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6114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6 14:17:43)  最新编辑:于归 (2011/3/6 14:17:43)
葉偉信
英文:Wilson Yip,Wai Shun
同义词条:Wilson Yip,Wai Shun
葉偉信
葉偉信
 
  葉偉信(Wilson Yip Wai Shun),中國香港著名電影導演。自1985年便在新藝城電影公司開始其電影幕後工作生涯,曾參與超過二十部電影的拍攝工作,於1995年首次擔任電影導演的副導演,拍攝作品《夜半一點鍾》。並憑1996年拍攝的《旺角風雲》穫得第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推薦電影,同時穫得最佳編劇獎。  
 
 
 
 
 
 

個人檔案


  中文名:葉偉信
葉偉信
葉偉信

  英文名:Wilson Yip/Wai Shun

  生日:1964年10月23日

  星座:天蠍座

  血型:A型

  偶像:李小龍

  職業:導演 演員 編劇

  最喜歡導演:吳宇森

  最喜歡演員:周潤發 張曼玉 

  代表作:《朱麗葉與梁山伯》《葉問》《葉問2·宗師傳奇》《殺破狼》《爆裂刑警》

星路曆程

葉偉信
葉偉信
  葉偉信自1985年在新藝城電影公司開始其電影幕後工作生涯,最初是當信差,後來再經鄭則士轉做場記,繼而再做上去當副導演。曾參與超過二十部電影的拍攝工作,一連做了10年的副導演,直到1995年才有機會獨立執導電影。首次擔任電影導演的副導演,拍攝作品《夜半一點鍾》。並憑1996年拍攝的《旺角風雲》穫得第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推薦電影,同時穫得最佳編劇獎。長期爲許多名導打下手也令葉偉信積累了不少拍片經驗,對其日後的發展產生了極大影響。

  葉偉信開始做導演的兩部作品《夜半一點鍾》和《迷奸犯》並不見有何出奇之處,充其量隻是普通的港產類型片罷了。稍後的《旺角風雲》通過一個初入黑幫的小混混的視角展示編導自己心中的古惑世界,雖然不算有新意,但葉偉信的對生活細節的准確把握已經展露出不俗的導演功底。

  葉偉信以拍鬼怪靈異片起家,而且也以擅拍此類影片聞名。早前的《生化壽屍》主幹情節雖取自西方游戲《生化危機》,卻注入了港人的本土特色。 2002年的《2002》和《五個嚇鬼的少年》雖然皆爲鬼片,但風格路數卻大不相同,前者的制作水准完全向好萊塢靠攏,尤其是一些影片的畫面、服裝和細節竟和美國科幻片《黑超特警組》極爲相似,隻有里面一些中國的敬鬼習俗和羅家瑛張口閉口的鬼魂超生投胎說,讓人還能記得這是部香港電影;後者則是葉偉信毫無壓力的的輕松之作,故事情節異常流暢,雖有親情說教,但並不沉重晦澀,很是難得,尤其結尾處天佑一家人在危急時刻卻幻想坐過山車一段絕對不落俗套的神來之筆,如若細品,當會令你感受到那濃濃的血緣溫情,並爲之振奮,而葉偉信的創作天才(甚或靈感?)在此處表露無疑。

  對於大多數港片影迷而言,葉偉信最棒的電影並不是他執導的票房成績不錯的鎗戰片《神偷次世代》或者愛情喜劇片《幹柴烈火》,相反卻是當年叫好不叫座的《爆裂刑警》和《朱麗葉與梁山伯》。兩部影片一個火爆激烈,於類型片中刻畫入情入理的刑警内心戲;另一部看似死水微瀾,以爲又是一個俗套的古惑仔故事,實則張力十足,一對平凡男女的愛情故事被演繹得淡而有味,回味無窮。近期作品《大城小事》和《殺破狼》、《龍虎門》反響不錯。

個人作品

導演作品

  1995年 《夜半一點鍾》
葉偉信
葉偉信

  1995年 《迷奸犯》

  1996年 《旺角風雲》

  1997年 《回轉壽屍》

  1997年 《誤人子弟》

  1998年 《生化壽屍》

  1999年 《爆裂刑警》

  2000年 《朱麗葉與梁山伯》

  2000年 《神偷次世代》

  2001年 《2002》

  2002年 《乾柴烈火》

  2002年 《五個嚇鬼的少年》

  2004年 《大城小事》

  2004年《小白龍情海翻波》

  2005年 《殺破狼》

  2006年 《龍虎門

  2007年 《導火線

  2008年 《葉問》
倩女幽魂
倩女幽魂

  2010年 《葉問II-宗師傳奇》

  2010年 《倩女幽魂

執行導演

  1994年 《青春火花》

  1996年 《鬼劇院之驚青豔女郎》

  第二組導演

  2001年 《4X100 水著份子》

副導演

  1987年 《心跳一百》
肥貓流浪記
肥貓流浪記

  1988年 《肥貓流浪記

  1989年 《瀟灑先生》

  1990年 《瘦虎肥龍》

  1991年 《正紅旗下》

  1992年 《花貨》

  1993年 《一九四九之劫後英雄傳》

  1994年 《新天龍八部之天山童姥》

制作人

  2008年《畫皮》 

演出作品

  1996年 《大内密探零零發》飾演 嫖客

  2001年 《願望樹》飾演 警察

  2001年 《恐怖熱線之大頭怪嬰》飾演 律師

  2002年 《當男人變成女人》

  2002年 《絕世好B》飾演 CID葉Sir
最強囍事
最強囍事

  2002年 《走火鎗》

  2002年 《新紮師妹》飾演 救護人員

  2002年 《風流家族》

  2004年 《太陽無知》

  2007年 《戲王之王》飾演 警察

  2011年 《最強囍事》飾 神父

個人榮譽


  1996年 第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編劇獎

  1999年 第六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編劇獎

  2001年 第二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提名

  2009年 第二十八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提名

  2009年 第十六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頒獎典禮最受歡迎導演獎

  2010年 第十七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頒獎典禮最受歡迎導演獎

  2011年 第三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提名

  《葉問》票房的優異自然不在話下,但是一部影片能夠穫得絕佳的口碑絕不是易事。《葉問》更穫得了第2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攝影”等12項提名,受到多項認可。近日,《葉問》再添殊榮,葉偉信導演穫得香港電影導演協會評選爲“2008年最傑出導演獎”,而《葉問》則被穫選“最受推介電影”。

影人特寫

葉偉信
葉偉信
  香港電影這30年(1979——2009)風起雲湧,堪稱百年港片史最氣象萬千之時期。其中跌宕起伏,大概分爲三個階段:80年代可謂全盛期,97前後應爲低潮期,《投名狀》(2007)之後進入轉摺期。若從一個影人角度管窺這30年間變化,竊以爲,少壯派葉偉信不失爲合適人選。他在全盛期入行,從底層做起,於低潮期一鳴驚人,至轉摺期大展拳腳;最難得是擅長各種題材類型,鬼片、江湖、鎗戰、喜劇、功夫、文藝,無不涉獵,皆有成就——較之那些全盛期意氣風發,如今已成明日黄花的前輩同年,無疑更有資格代表愈戰愈勇的香港影人。

少壯派成長備忘錄

  若從影迷角度,葉偉信同樣值得研究和親近,他本身就是Cult片發燒友,每部執導作品總有概念包裝和趣味表達,雖然也有妥協和失手,但始終保持一個影迷的激情心態。正因如此,葉偉信在香港電影轉摺期才應有更廣闊的上升空間,而追溯這位少壯派的影壇傳奇,想必對有志影迷也頗有借鑒價值……

初入江湖·全盛期的龍套

  1985 年,葉偉信中學畢業不久,湊巧看到新藝城登在報紙上的招聘信息,正中下懷。他自認念書不好,但很喜歡看電影,最想做編劇,因爲“我看電影的時候,感覺很多編的故事,好像不用讀大學啊”。爲此,葉偉信讀書的時候已經演過話劇,暑假期間也去工人俱樂部過一些編劇和導演課程。

  去新藝城面試很顺利,葉偉信被施南生招進來做Officeboy(辦公室文員),每天做的還真是與劇本有關的工作:“就是在打印新藝城的劇本,當時的複印機是一張張的印,我試過有一天從上午九點鍾複印到下午五點鍾,想想看,他們拍電影,有時候一個劇本印十套都不止,那就累死啦。”這種遭遇與杜琪峰70年代初入TVB不爽做Officeboy完全一樣,但有理想的年輕人絕不甘心於此,葉偉信開始等待機會。當時新藝城剛拍完《最佳拍檔》,正值一派蓬勃景象,公司需要很多人從事不同的工作,也給員工不同的選擇。葉偉信選擇了去劇組,同批的年輕人中有個叫張嘉輝的,選擇去學剪接,後來成爲知名剪接師,與葉偉信合作了《葉問》。
 
鄭則仕帶我入行
 
葉偉信
葉偉信
  在劇組,葉偉信認識了鄭則仕,“拍完《何必有我》,他就給機會我當場記了。他真的教我很多東西,也爲我想很多。雖然我隻是場記,但他開會討論劇本的時候,都叫我去,哎,你有什麼意見可以提出來,他希望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是他的朋友,平時也不擺明星、導演的架子,對我們很好,讓我們沒有害怕的感覺,我們都敢說一些話。後來他覺得我應該往副導演這條路上走,他常常說,做事情你要往120分去做,因爲你肯定不會做到120分,但是你打個八摺都快100分。”
 
  對葉偉信來說,鄭則仕是帶自己入行的貴人,“如果沒有他,我就不認識電影是什麼”。鄭則仕本人正是港片全盛期的受益者,全憑演技殺出一條血路,嚐試自導自演自己做老板,又能提擕後進,可謂最好的前輩。隻是,“黄金十年”雖然市場繁榮,卻導致大家爲追求票房利潤,而忽視了創作新意,王家衛、關錦鵬倒是拍出了《地下情》、《旺角卡門》,但他們也是做了多年副導演和編劇才熬上位。葉偉信初入江湖,縱懷電影夢,終究毛頭小子一名,反正每天有工開,前景如何完全暫不必想。

  1990年,葉偉信參與拍攝《瘦虎肥龍》,第一次與洪金寶合作,雖然名爲副導演,但更多時候隻是一個跑龍套的——“他(洪金寶)理你是誰啊,我們都是小朋友嘛,拍動作的時候,副導演沒有什麼可做,大哥的團隊已經很多人了,所以我們很輕松的。這部戲我常常做什麼呢,躺在地上的一個人,打戲嘛,總有人被打倒在地上,人不夠,大哥說,哎,你來躺下試試看,因爲我不用打的,每天都換衣服躺在這里,又要有錢收,好開心啊。”不過,洪金寶的專業素養也讓葉偉信受益匪淺,後來二人在《殺破狼》和《葉問》合作,洪金寶的身份分别是演員和動作導演“他分得很清,如果做演員,他會給演員的意見,做動作導演則始終要聽導演的,一點壓力都不會給你。”
 
錢永強給我機會
 
  時爲90年代前期,葉偉信做副導演已經弓馬嫻熟,雖說私下也看了不少電影補課,夢想有朝一日能升任導演大展宏圖,卻始終不見機會招手。還好那時港片依然走紅,葉偉信每日風風火火奔走片場工作,很難得閑。1993年,經朋友介紹,葉偉信擔任《天龍八部之天上童姥》的第二組副導演,另外一個副導演則是他好朋友勞劍華(後來執導過《陽光警察》、《豬扒大聯盟》)。《天山童姥》雖然是徐克重掀古裝武俠片巨浪的跟風之作,但始終是永盛公司的大制作,也曾趕赴上海拍攝,對葉偉信來說是一次難得的工作經驗——更重要的是,他因此認識了《天山童姥》的導演錢永強,此人以擅拍女性題材聞名,托港片全盛期之福,也搭上末班車執導了《天山童姥》這樣的大制作。之後錢永強自組公司,找葉偉信過去幫忙,這一幫不要緊,居然福從天降,葉偉信的導演夢就此實現!

  “當時我做《青春火花》副導演,剛拍了七天多吧,他又要開一部鬼片,就是《夜半一點鍾》,他說我讓你來做導演,哇,我能行麼?他說,我跟你一起合導。”本來錢永強想讓葉偉信獨立執導,但畢竟是第一次,《夜半一點鍾》的女主角袁詠儀已經拍了《新不了情》,還有演第一個故事的葉玉卿,當時都很紅,大牌演員不可能對新導演有信心,“所以要對他們說是錢永強和我聯合導演,但在拍的時候,錢永強隻是在背後看或者旁邊幫幫忙,都是讓我去面對他們,對我非常好。後來拍完了,他就覺得,他不必署名,導演隻提葉偉信就可以了。”

  作爲自己的第一部導演作品,葉偉信至今仍記得《夜半一點鍾》公映時與杜琪峰的《無味神探》對打。“我贏了他!因爲我們是鬼片嘛,鬼片在香港總有一定的票房,爲什麼我會這樣記得呢?因爲當時很多人都覺得杜琪峰很好嘛,我聽一些電台節目,他們就很不服氣的,鬼片都能贏了杜琪峰。”將近而立之年,終於有機會做導演,葉偉信也算得償所願,但香港電影的形勢卻愈來愈不妙。以葉偉信的兩個伯樂爲例,90年代中期,鄭則仕自組公司投資制片失敗,不得不拼命接戲還債,後來甚至轉戰内地電視劇市場。錢永強投拍《青春火花》失利,曝出賴掉主演爾冬升片酬的醜聞,慘遭圈内千夫所指,導致難以在香港影界立足……顯然,兩位前輩的遭遇不是個例,如果不是香港電影的疾速衰落,很多事情本不該發生,可惜現實就是這樣殘酷,鄭則仕與錢永強自身都難保,葉偉信也隻能自求出路。

  1996年,許多影人都開始沒戲可拍的時候,葉偉信卻在琢磨有沒有機會再做導演。適逢港片低潮期,必須有過人之處才有資格脱穎而出,葉偉信的自信和長項又在哪里呢?

拳怕少壯·低潮期的先鋒

  上世紀90年代後期,香港電影進入低潮期,連當年叱咤風雲的名導巨星都難以挽救連年下滑的票房,大量跟風模仿的爛片依然存在,但明顯已是苟延殘喘。這是最壞的時代,要想上位,隻有拼創意,出奇制勝,杜琪峰、韋家輝的“銀河映像”,文雋、劉偉強的“最佳拍檔”,陳嘉上、林超賢的“仝人制作”,查傳誼、鍾繼昌的“得意制作”,皆能逆流而上,取得不俗成績。至於葉偉信,如果不按資排輩,當然也在這批精銳之列。

  1995年導完《夜半一點鍾》之後,葉偉信又有機會拍了一部《迷奸犯》。這部戲根據當時一個熱門真實案例改編,由於之前已有一部搶錢之作《迷魂黨》,《迷奸犯》隻是跟風之作,加之制作水准普通,是以毫無反響。1996年,《古惑仔》票房大賣,一年連拍三集,自然再次引發跟風熱潮,葉偉信的《旺角風雲》又是其中一部,但就是這部“跟風之作”,成爲他電影事業的轉摺點——《旺角風雲》不僅斬穫了第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編劇獎,並榮登年度推薦電影。隨後,葉偉信連拍《回轉壽屍》、《生化壽屍》、《誤人子弟》三部電影,票房穩定,於類型片中展現不俗創意,自然受到業内矚目,初步確立了低潮期新銳導演的地位。
對於當時能夠脱穎而出,葉偉信自己總結了兩個異於常人的優勢。第一,他是個影迷發燒友,第二,他喜歡自己做劇本。《旺角風雲》里就有不少相當發燒的致敬橋段,“張耀颺、梁漢文踢足球那場,根本就是學日本動漫《足球小將》,連音樂都一樣,好玩嘛。我非常喜歡《殺人三部曲》,所以專門拍了一段戲中戲,叫黄秋生扮班德拉斯手提吉他盒開鎗扮酷。”葉偉信最喜歡的是cult片,推崇昆汀、邱禮濤的邪典電影,“我跟鄭保瑞、郭子健是好朋友,經常一起看這種電影。最記得郭子健,最早認識以後,我的《生化壽屍》首映請他去,他本來還說有什麼好看?看完才明白,原來你以爲題材是這樣子,其實可以放進許多元素概念,會有不同效果出來。”

  Cult片的最大特點就是類型糅雜概念混搭,葉偉信深得其中三味,“我喜歡喪屍片,比如《僵屍肖恩》,有機會一定要拍一部喪屍片,拍《生化壽屍》就是這個想法,這在香港是從來沒有過的。但誰打喪屍呢?當時很流行《古惑仔》,哈哈,幹脆概念就是古惑仔斬喪屍!”正在讀導演課程的郭子健對葉偉信的混搭概念新奇不已,二人遂結爲好友。後來郭子健成爲葉偉信《神偷次世代》一系列電影的編劇,更被提拔爲副導演,如今已貴爲香港金像獎最佳新導演。葉偉信的另一好友鄭保瑞,開始也是做葉偉信的副導演,最近則成爲杜琪峰“銀河映像”麾下的一員悍將。值得玩味的是,郭子健和鄭保瑞的電影依然保持Cult片的邪氣,當年的帶頭大哥葉偉信則成爲香港主流商業片的代表人物。

  葉偉信的另一個身份是編劇,但創作的都是自己執導的電影,在這方面,他仍是信奉作者論的專業影迷。“第一次做劇本是《鬼劇院之驚情豔女郎》,我也是副導演,導演說,好啊,你自己寫,再幫我拍吧。我一定要參與編劇。如果有一些劇本已經寫好了,除非我跟那個編劇已經溝通,否則我不一定相信或明白他寫的意思,有時候文字不一定能表達畫面的意思。我的電影一定要加進自己的生活,譬如說兩個人在咖啡廳說話,對話的環境很重要,爲什麼你要這個餐廳,爲什麼要在這里拍,不到公園去拍?所以不同的場景,對觀眾有不同的感受。我在跟你說話的的時候,爲什麼周圍不會發生一些事情呢,爲什麼你就能很容易探討故事呢?人生就是很多意外發生嘛。”

  自《旺角風雲》開始,葉偉信就不斷嚐試把生活經歷和個人趣味注入到影片中去,逐漸形成了個人風格。“《旺角風雲》寫給黄秋生演的角色,太賤了。他很開心,哇,怎麼會這樣子,我說爲什麼不可以,他非常喜歡。《誤人子弟》里有個學生經常被老師罰站,就是我。有些老師給我的感受,我從你身上沒學到什麼,我不覺得要尊重你。老師也是人,他也會去買三級片,他也可能去夜總會,但身份總是很尷尬,這就是生活,我都會放進去。雖然有時候不滿意老師,但他怎麼都是一個人嘛。”葉偉信從來都不是一個好學生,《旺角風雲》中“大佬”黄秋生可謂“至賤無敵”,隻有《旺角摣Fit人》和《黑道風雲之收數王》里的吳鎮宇可與之相比。《誤人子弟》讓林海峰、黄秋生醜態百出,但又對這兩位“老師”的尷尬人生飽含同情——正是這種寫實生活細節帶出意外的荒謬感,爲低穀期的港片出來一縷清新之風,但這也隻是葉偉信的牛刀小試,真正讓他坐穩少壯派先鋒導演位置的是1999年的《爆裂刑警》和2000年的《朱麗葉與梁山伯》。

  葉偉信之所以能拍成《爆裂刑警》和《朱麗葉與梁山伯》,好友馬偉豪功不可沒。“當時他有一個公司,是美亞附屬的制作公司,要開幾部戲。我就在里面拍了第一部,就是他監制的《生化壽屍》。馬偉豪最擅長愛情喜劇,他做監制,如果對這個類型不是很擅長的時候,譬如《生化壽屍》,很放手給你拍,非常信任你,隻要你不超支。但拍完之後,他會給你意見去剪,我就覺得這種關係非常好。拍《爆裂刑警》的時候,我一直在想,人不能控制自己命運的時候,總會有一種突破的力量,怎麼去表達那個力量?最好用警匪片或動作片表現出來,人通常會走到絕路之後,才會爆發出來。在生活中,人在美好的時候,謊話特别多,在大家都經歷痛苦的時候,人越來越真誠,人有災難的時候,不會再騙人,我們一起去努力。我很喜歡看真的感情,不要以爲我拍得很荒誕,其實最荒誕的事情都在生活中。”

低潮期的先鋒

  《爆裂刑警》是一部很另類的警匪片,貌似惡警破案的故事,重點渲染的卻是幾個互不相識的人居然組成一個奇怪家庭同舟共濟的溫馨場景,片中有很多黑色怪趣橋段,盡顯葉偉信的新銳才氣。再者,演員吳鎮宇與導演葉偉信也因這部戲達成默契。“之前我也有看過他演《古惑仔》,他能演成那樣子是很正常的,但我不想找他演靚坤,沒意思,他演技很好嘛,沒理由總演反派。後來我看他在《我愛你》(爾冬升監制、李仁港導演)演一個律師,哇,真是好。本來他跟古天樂看完《爆裂刑警》劇本後,說要不要我們兩個換一下,我說不可能,好像沒人找他演那麼有層次的複雜角色,所以他有點沒自信。”

  《爆裂刑警》公映後,雖然票房差強人意,但好評如潮,不僅奪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年度推薦電影和最佳編劇獎,更令吳鎮宇、羅蘭亦分穫最佳男女主角獎。同年香港金像獎羅蘭再次封後,吳鎮宇則穫得自己從影以來首個金像獎影帝提名。其實作爲新生代導演,葉偉信同樣渴望受到業内肯定,但2000年的香港電影依然在低穀徘徊,本土市場的萎縮,台灣及東南亞市場的陷落,内地市場還處於觀望階段,越來越少的產量令越來越多的影人無工可開,葉偉信盡管已躋身影壇少壯先鋒之列,但面對惡性循環的電影環境,要想“再上層樓”或“固執己見”,卻有“時不與我”之感。

  “拍了《爆裂刑警》之後,就很想往繼續這個類型方向,做一些小人物的感情生活。但馬偉豪告訴我,下一部你拍個喜劇,名字已經取好了,《朱麗葉與梁山伯》,我們有兩個演員,吳鎮宇和吳君如,都是喜劇演員,内容你跟鄒凱光(《爆裂刑警》編劇)去想。我回去想了一個晚上,做了一個決定……”

  拍完《爆裂刑警》,監制馬偉豪扔給葉偉信的下一個題材是喜劇。片名已經定好——《朱麗葉與梁山伯》,演員已經定好——吳鎮宇和吳君如。葉偉信回去想了一個晚上,做了決定:“我跟馬偉豪說,能不能讓我拍一種自己方式的電影,但不是喜劇,但肯定比拍喜劇好看。如果一定要我拍喜劇,我再想……”馬偉豪很幹脆,“好,你想拍什麼就拍什麼。”葉偉信如釋重負,“《朱麗葉與梁山伯》整個概念三天就成熟,其實有一部戲對我啟發很大,《兩個寂寞的心》,那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也算是《爆裂刑警》的一種延續吧。”

轉摺期的主將 - 魏君子

  《朱麗葉與梁山伯》被影迷公認爲葉偉信迄今最好的電影,葉偉信本人對其也是青睞有加。影片講述了一個不完美的愛情故事,古惑仔與女招待在殘酷的生活中互相取暖,充滿無奈與感傷。令人驚奇的是,《朱麗葉與梁山伯》隻拍了十八天,雖然之前已經寫了劇本,但葉偉信還是邊拍邊改。較之其他“急就章”港片的攝制粗糙,《朱麗葉與梁山伯》的鏡頭語言極顯意蘊,合作編劇的鄒凱光不理解葉偉信爲什麼拍那麼多沒有對白的鏡頭,葉偉信則一意孤行——“不要說太多才好看嘛。”

  “《朱麗葉與梁山伯》有一種宿命感,這跟我的親身經歷有關。十五歲時我爸爸就去世了,它給我永遠的一個感覺就是,好的東西不是你想留下來就留下,命運就是這樣子。但這也不重要,因爲我對爸爸的回憶全都是好的。後來就覺得,有的東西不是你能控制的,既然不知道明天發生什麼事情,那麼珍惜每一分秒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就常常用絕症去表現人生是有限的,你我要認真去過每一天。很多人都不喜歡《朱麗葉與梁山伯》,尤其是老板有一些建議,主要演員不要死好不好。我覺得死是一定要死,死不代表什麼,人總是會死的,但精神是有希望的,有人說《朱麗葉與梁山伯》很灰色,我覺得一點都不灰色,很有希望。”

  《朱麗葉與梁山伯》令葉偉信首次穫得香港金像獎最佳導演提名,那一年同台競技的有李安、杜琪峰、王家衛三大名宿,黑馬葉偉信雖敗猶榮,但最讓他感動的還是得到業内認同。“證明原來不隻是我喜歡,同行也覺得不錯,這是對我創作的一種肯定。”其實拍完《朱麗葉與梁山伯》,葉偉信馬上想再拍一部,主演還是吳鎮宇,與《爆裂刑警》一起湊成三部曲。可惜美亞的老板不允許,原因很簡單,《朱麗葉與梁山伯》票房慘淡,香港隻收得200多萬。“還是繼續拍喜劇好啦,”2001年,葉偉信穫得了業内的肯定,也聽從了老板的勸告,暫時收起自己喜歡的一套,繼續拍爲老板賺錢的電影,“我也在等機會,有機會就在電影里放一點自己的東西”。

  《朱麗葉與梁山伯》縱然票房欠佳,卻讓影界同仁認同葉偉信功力非凡。此後,葉偉信的合作對象除了馬偉豪和美亞,還多了穀德昭、黎明、嘉禾和東方電影公司等,動作片《神偷次世代》、喜劇片《4X100水着分子》、靈異片《2002》、都市愛情片《大城小事》、一路拍下來,或許不是葉偉信最喜歡的東西,但每次都有個人風格的發揮,即便《幹柴烈火》這類馬偉豪式的愛情喜劇,依然有關於家庭生活的溫暖細節。正如甄子丹所說:“葉偉信拍的電影怎麼可能沒有一家人吃飯呢?”

  2000年至2004年間,香港電影雖然有《無間道》重現警匪片風雲,周星馳再創功夫喜劇高峰,杜琪峰玩轉個人風格,但整體創作力較之九七前後更見頹勢,本該挑起大梁的少壯派如葉偉信、陳木勝、林超賢、馬偉豪、穀德昭,不能力挽狂瀾,隻好隨波逐流,偶有清新用心之作已算難得。這一時期,葉偉信最喜歡的作品,不是票房告捷的《幹柴烈火》,也不是黎明、王菲領銜的《大城小事》,反而是小明星小成本的《五個嚇鬼的少年》。正因如此,當筆者認爲最能表達他個人情趣的作品當屬該片時,葉偉信共鳴之餘也夾雜了些許無奈。

  “如果找不到好題材,我就會講,不如我們做鬼片吧。因爲一想到鬼片,腦里就會湧現很多故事。香港沒有拍過木乃伊,我是先想到要拍木乃伊,但想到後來,隻是爲了最後一場戲去拍,就是一家人玩游樂場過山車鬥木乃伊,前面先不理了。《五個嚇鬼的少年》第一稿劇本其實比拍出來的要好,當時有一點迷失方向,還在想觀眾喜歡什麼,年輕人是不是一定要看愛情片呢?所以中間加一段年輕人的愛情,到現在我很後悔,其實加沒問題,但當時沒有加好。”
葉問
葉問

  與甄子丹的合作,是葉偉信的轉摺點。《殺破狼》、《龍虎門》、《導火線》、《葉問》、《葉問2》,連續五年葉偉信連拍五部動作片,每部男主角都是甄子丹。這對動作二人組在港片低潮期奮勇打拼,居然就殺出一條血路:2009年第28屆香港金像獎上,《葉問》榮穫最佳電影大獎,更以内地票房過億,香港過兩千萬港幣的驕人成績,令葉偉信和甄子丹齊齊登頂目前香港電影的主將行列。談及與甄子丹這幾年的合作,葉偉信的總結顯然頗有心得。

  “最早是子丹簽了一個公司,然後找一個導演,就找到我。拍什麼電影呢?讓我去想,我說,能不能像杜琪峰的電影?他是開鎗的,子丹就是打了,能不能把這個感覺結合起來。我就跟司徒錦源一起做劇本,變了個《殺破狼》出來。我有甄子丹,當然用他的動作,我再加什麼東西,用來發揮出沒有演過的一種打,能帶到你的情緒。不代表好,但會很新,最重要就是嚐試,不嚐試就沒有。到《龍虎門》,我就把重點放在動作上面,反正漫畫全都是動作。黄玉郎的那個故事是不好看的,但動作畫的真是好看,但最後的教訓是原來人物和故事線不豐滿的時候,打得再好看也沒用。所以就希望在《導火線》能改善一點點,拍完又發現問題,人物是有了,但還不是很突出,也有子丹做動作,但兼職做演員時,我就覺得他太累了。”

  “還有一點很重要,就算是《殺破狼》,都說打得非常好看,但你記不記得,甄子丹的角色叫什麼名字呢?我們見到周潤發,就是小馬哥、船頭尺、賭神,看到李連傑就是黄飛鴻、霍元甲,所以我一定要給甄子丹一個代表性的角色,我就努力去做《葉問》,讓子丹跟葉問變成一個人。《葉問》不是最好的,但每個環節都有七八分,加起來就很平均,它還有一種回歸的感覺,很多年沒有這樣的功夫電影了。現在拍《葉問2》,相比較第一集,會加重五十年代的香港本土特色。其實現代香港成長的過程是從50年代開始的,那時候香港還是英國政府的殖民地,它影響到六七十年代的功夫片武俠片,爲什麼後面會有黑幫電影?還有李小龍的電影?真正實在的生活是怎樣的,這些都讓從佛山到香港的葉問看到了……最重要是努力去拍,要讓人家看完,你有沒有誠意!穫獎,你比人家有優勢,但不代表比人家好。”

  “2001 年,我以《朱麗葉與梁山伯》第一次穫得金像獎最佳導演提名,那年的競爭對手有李安、王家衛、杜琪峰,都是大導演,我知道沒希望啦。但我給自己三年時間回來,但三年之後又三年,一直到了2009年,我終於又有了機會卷土重來。這次我隻能說,輸了我未必會服誰,贏了也不覺得有多厲害。我希望穫獎能夠甩出人家老遠,做到真正的眾望所歸。”——第28屆香港金像獎前夕,葉偉信講完上述一席話後,我對他說:導演,看得出你很自信,你一定還有更大的進步空間。你也認同香港電影現在進入轉摺期,最低穀的時代都熬過去了,你覺得未來港片還有希望重現輝煌麼?”葉偉信略一沉吟,微笑道:“還是從每一部戲做起吧,隻要覺得這部電影是對的,就用心去拍,,尊重觀眾,也要尊重自己。”

  ——望葉導此務實之語與諸位華語電影人共勉!

相關資訊


  葉偉信十年磨礪終顯鋒芒 談電影江湖很無奈

  2010年05月11日16:16  深圳特區報
龍虎門
龍虎門

  電影導演大多有着霸氣的一面,因爲綜合藝術的特質,以及統領全局的身份。某種意義上說,好的電影導演應該具有領袖人物的氣度。從這個視角看,香港導演葉偉信似乎就成了特例。自《葉問》和《葉問2》陸續火爆影壇,一向躲在幕後的葉偉信被推到了前台,在無數媒體的聚焦下,白淨秀氣的葉偉信總有些不自在,他混雜在炙手可熱的甄子丹、洪金寶、黄百鳴,内地當紅小生黄曉明以及名模美女熊黛林等明星堆里,越發顯得文弱内斂,更像個初入劇組的一介書生。

  事實上,葉偉信的電影生涯確實經過了多年最底層最基本的磨礪。1985年他在新藝城電影公司開始其幕後工作,從當信差做起,後轉做場記,繼而就是10年的副導演,雖參與了超過二十部電影的拍攝,卻一直沒有真正擺脱打雜的命運。直到入行十年後的1995年,才有機會開始獨立執導電影。但他早期導演的作品,比如《夜半一點鍾》和《迷奸犯》等皆波瀾不驚,後來的鎗戰片《神偷次世代》和愛情喜劇《幹柴烈火》,讓他體會到高票房帶來的好感覺。《爆裂刑警》和《朱麗葉與梁山伯》雖在當年叫好不叫座,卻穫得了更多業界認可。近期的《大城小事》、《殺破狼》、《龍虎門》等片,才使葉偉信漸漸被確認爲影片的核心人物。他試圖將商業片和文藝片有機融合,《葉問》系列成爲他最被熟知與認可的作品。

  葉偉信有着高挑的身材,輪廓分明的臉型,目光炯炯有神。有些像平凡生活中的“超人”,低調、平和,甚至有些羞怯和謙卑。他將犀利的目光隱藏在鏡片之後,不喜表達,近乎沉默寡言。他很清楚,自己的電影之所以大熱,很大程度上是觀眾對明星的追捧。本月4日,記者在廣州采訪葉偉信,這個在銀幕上傾力打造了一代武術宗師的導演,卻常常覺得自己其實很無力。他說,電影上的英雄可以勇猛精進,背後的作者卻可能手無縛雞之力。

  像很多文弱的人癡迷武俠功夫英雄一樣,葉偉信說自己崇拜武林英豪,對此類型的電影更是每每看到都會熱血沸騰。與記者談到他喜歡的大導演黑澤明,其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但對黑澤明的眾多作品卻叫不出名字。他自己也覺得很奇怪,笑言,“可能是現在老了,所有的片名都說不出來了。”

  在揭祕影片幕後的創作甘苦的同時,他向記者坦言,對電影江湖的種種表現自己也是很無奈的。

  談市場

  電影俗套很無奈

  與其他類型電影相比,功夫影片是華語片中最成熟也是最被國際認可的片種。長期以來,該類型片一直在華語電影中占有很大比重,但近年來因主題老套,表現手法陳舊而屢遭詬病。《霍元甲》、《蘇乞兒》雖然得到不錯票房,卻受到很多專家和影迷的激烈批評。即使是穫得香港電影金像獎的《葉問》和正在熱映的《葉問2》,也不無俗套地將武術宗師與外國人比武當作影片的重頭戲,以國人遭欺侮男主角奮起打敗外國高手爲中心煽情,激發起觀眾廉價的愛國情緒。

  對此詬病,葉偉信覺得自己也是不得已而爲之。他透露說,拍攝《葉問2》時自己也是很猶豫,“第一部打日本人,第二部打英國人,開始我真的也不接受。但是一部電影總要找到激發觀眾的點,電影是綜合的藝術,不是某個人就能決定的。後來我想,不是好人就是壞人,反正都要打,爲什麼不可以跟外國人打?隻要主題正確就可以。”他覺得聊以自慰的說法,就是電影是大眾的藝術,必須對大眾迎合,把握准大眾的脈絡, “其實看電影就是看到你自己,你是怎麼想的就會看出什麼。一部影片出現一些不同的聲音是很正常的,我的電影就是拍給大眾看的,不是拍給一兩個人看的。”

  葉偉信承認,將電影歸結爲大眾的藝術有時確實是無奈的托詞,對此自己無能爲力,“電影必須有票房,否則你就進行不下去。有一天,我去看了一部很賣座的作品,它的結尾讓我覺得,一個如此悲觀的故事,結尾竟然可以如此的陽光。看後我心里真的很不舒服。拍《導火線》的時候我原想讓子丹的角色死掉,但是所有人都在跟我說,這個結尾不行。爲了票房,我不得不做出一些改變。但是我還是盡力堅持我的一點小理想,比如這次在《葉問2》里,當葉問說完一席尊重人格之類的話之後,所有的老外都起立鼓掌,我有意還是讓一個老外搖搖頭離開。”

  而說到對觀眾愛國情結的利用,葉偉信搖頭表示,這也是無奈的事,雖然有很多俗套,使用起來還是十分管用。最要緊的是要讓觀眾看了舒服,“東亞病夫的情結是這套戲的基礎,我們爲什麼會愛國,就由於有這種精神。就像電影江湖,它自有很多規律和規則,我做電影很難跳出來。”

  談類型

  不能隻見功夫不見人

  《葉問》讓葉偉信踏進億元導演行列,並收穫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影片。關於題材的緣起,影壇一直稱葉偉信是最早的提出者,對於這個榮譽,葉偉信不想掠美。他向記者透露說,其實自己不是主要提出者,而是一位不在影壇的武術師傅提出的動議,“他是葉准的徒弟,當時我們剛剛拍完《導火線》,就想趁熱打鐵再拍一部動作片。老板黄百鳴想拍倪匡的科幻小說《衛斯理》,我對此不以爲然。因爲我覺得,既然是拍甄子丹,那麼就應該拍一個子丹適合的角色,我一直想讓甄子丹演一個宗師的角色,我覺得他有這個氣質,隻是當時還沒有想到合適的角色,直到有人提到葉問。我覺得這個機會來了。”

  一直以來,葉偉信都在思索,爲何大量的武俠電影,除了眼花繚亂的打鬥場面,人物都很難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爲此,他對武術宗師的形象特别敏感,總期待在功夫片里刻畫出有血有肉的人物,之所以想讓甄子丹來塑造宗師形象,主要是想改變功夫電影“隻見功夫不見人”的老毛病。

  至於甄子丹是否具有宗師氣度,葉偉信認爲,演員並不是天然具有某種氣度。好的演員是可以塑造的。葉偉信回顧說,“我和甄子丹合作拍了三部動作電影,《殺破狼》、《龍虎門》、《導火線》。我發現,子丹的每部電影的武打都拍得非常好。但我一直不解,爲何人物難給人留下深刻印象。我就琢磨,沒事的時候就在旁邊研究,爲什麼甄子丹的動作拍得那麼好,但是觀眾還是記不住你。這個問題一直在我心里,後來,我就想到,我一直很喜歡李小龍的《精武門》,《精武門》其實打得蠻少,還有《猛龍過江》,李小龍的打鬥都很少,但是他爲什麼能夠打動全世界那麼多的觀眾。不隻是因爲功夫好看,更重要的是人物,功夫很重要,但不是一招一式,沒有人物,功夫隻是沒有靈魂的拳腳。由此我想到甄子丹,有個問題可能子丹沒有注意到,他一直在專心拍動作,每一部都想要有一個突破,但功夫再好,觀眾很難看出差别。我就告訴他說:觀眾不是你,他們對動作的要求不是一個武術家的視角,他們關心的是人物,你爲什麼要打,你的打代表了什麼。需要表現功夫背後的人物生活,有了性格和可信的人物才會讓人牢記你的電影。”

  因此,葉偉信在《葉問》系列里,將一代武術宗師的生活作爲重點進行刻畫,他認爲自己執導的兩部《葉問》是傳統的功夫電影,“但相比以往的功夫片,《葉問2》着重的不隻是武打設計,還在人與人之間的常態生活方面用了許多筆墨。這並不是我的創新,也不見得有很大突破,或者說,我隻是將功夫動作作爲吸引觀眾的手段,但我不願將葉問表現成武打機器,而是有着‘能文能武,剛柔並重’的氣質。我希望的結果是,觀眾走進電影院,打動他們的不是動作,而是葉問這個人的生活與個性。”

  葉偉信:讓劉亦菲飛起來
劉亦菲
劉亦菲

  2011-02-23  北京晨報

  葉偉信執導的《倩女幽魂》昨日宣布將於4月22日上映,而1200萬美元的海外版權前期收入也讓葉偉信信心十足,放言這次要讓劉亦菲飛起來。《倩女幽魂》翻拍自張國榮、王祖賢主演的同名電影,但葉偉信對劇情做了改動,燕赤霞聶小倩的愛情變成該片的主線,寧采臣隻是打醬油的。

  葉偉信與甄子丹合作過《殺破狼》、《葉問》等多部賣座電影,是私交很好的老搭檔。葉偉信執導的《倩女幽魂》昨天宣布將在4月22日公映,甄子丹新作《關雲長》的上映時間也在4月。兩位老搭檔勢必要展開一輪票房對決。葉偉信對此表現得很輕松,笑着告訴記者,“有一次我跟子丹遇到,說起過這個話題。他開玩笑地說,到時候要手下留情。我回答說不行,這次一定要讓劉亦菲(飾聶小倩)飛起來!”

  《倩女幽魂》取材自《聊齋》故事,翻拍自張國榮王祖賢主演的同名經典電影。爲了讓影片多一些新意,葉偉信對劇中人物關係做了大的改動。讓聶小倩在遇到寧采臣之前,先跟燕赤霞談一段驚天動地的戀愛。“我覺得,作爲一個‘獵妖師’,燕赤霞最有可能跟妖怪發生感情,他跟小倩的感情也可以算是前傳。”在聶小倩的扮演者劉亦菲眼中,燕赤霞和小倩一開始就知道這段感情沒有結果。“所以兩人都很糾結,也很痛苦。”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