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23219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4 17:54:09)  最新编辑:泪鱼 (2012/7/2 10:57:05)
武俠
拼音:wǔ xiá
英文:apersonadeptinmartialartsandgiventochivalrousconduct(inoldentimes)
同义词条:apersonadeptinmartialartsandgiventochivalrousconduct(inoldentimes)

詞語釋義

俠者
俠者

  拼音:wǔ xia

  釋義:舊指有武藝﹑講義氣﹑專打抱不平的人(精通武藝的俠客 )。

  書證:茅盾子夜》十七:“近來 學詩 也喜歡什麼武俠了;刀呀,鎗呀,弄了一大批!”


 

什麼是武俠?

簡介

  “武俠”,顧名思義,武者,武力也;俠者,道義也。
武俠
武俠

  武俠世界,就是一個依靠武力解決世間糾紛,以殺止殺!要想做好人,就是所謂的俠客,就得先把“武”學好,這樣才能“除魔衛道”;要想做惡棍,也得先練“武”,搶家劫舍,奪人妻女,搶人錢財,非“武”不可;正所謂,魔高一尺,道高一仗,武俠世界中,人有了欲望,所以分了善惡;有了善惡之分,才能有糾鬥;所以呢,必須得先有惡人,才能有好人。

  說白了,武俠世界,就是一個無)政)府無規則的混亂世界。

武俠與儒、道、禪

  “武俠”從其誕生的第一天起,就一直是屬於平民階層,武俠倫理實際上就是民間社會用以規範人際關係的道德標准,是一種“情義倫理”。它不僅和“儒家”思想相結合,又與“道家”、“禪家”等各種思想相結合,蘊涵了很深的倫理,包容了極大的範圍,是個不斷再包容的文化。雖然在歷史上,它們曾一度互相排擠、互相貶低,但隨着歷史發展到今天,它們可以說是完全融合,分不清彼此了。

  “武”再也不是上古時代單純的用招術、用兵器互相格鬥了。它已經成了一種倫理,一種文化,已經上升爲一種“俠”,一種精神,甚至成爲一種民族的象征,一種獨特的集體潛意識的人格崇拜,一種追求人格完美的中華民族的民族情結。

  因而,從某種層面上看中國四大傳統文化可歸爲:“武俠”、“儒”、“道”、“禪”。

武俠小說

東邪西毒
東邪西毒

  以俠客爲主人公的小說。内容多表現主人公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或表現他們輔助“清官”除暴安良的故事。故事中經常穿插武打場面,情節緊張。舊武俠小說以《七俠五義》爲代表,新武俠小說以金庸的作品爲代表。

中國古代武俠作品

  清代以前:《水滸全傳》、《包龍圖公案》、《海剛峰公案》

  清代後期:《三俠五義》、《兒女英雄傳》、《施公案》、《彭公案》、《海公大紅袍》、《海公小紅袍》、《永慶升平全傳》、《綠牡丹》、《聖朝鼎盛萬年青》、《劉公案》、《狄公案》、《林公案》、《白牡丹》《正德下江南》、《英雄大八義》(大宋八義)、《小八義》(梁山後代)等俠義公案小說。

  民國以後:還有民國以後出現的《明清八義》、《三俠劍》、《雍正劍俠圖》(童林傳)、《五女七貞》等等,盡管從年代劃分不屬於“古典文學”,但也都屬於傳統俠義小說,多以曲藝說書形式流行.到了當代,由於小說、影視、戲曲、曲藝的發展,傳統武俠文學被改編爲評書、評話、彈詞等各種形式的作品,不斷豐富發展,續書也很多,比如《金刀黄天霸》、《白眉大俠》等。

武俠分派

小龍女
小龍女

  中國現代武俠的分派

  武俠小說之所以有新、舊兩大派的說法,大抵是由新、舊文學之分而來。故範煙橋着《民國舊派小說史略》特加點明:“舊派”主要是指章回體小說。然而此一 界定對於武俠小說而言,並無太大意義;因爲凡是長篇武俠小說必分章回,無論其 爲對偶、孤句或是長短不一的回目,皆不例外。

  那麼所謂“新派武俠”小說究竟何所指?筆者認爲理應以作品的内容所表達的 新思想、新觀念及新文學技巧而定,且缺一不可。

  新派武俠誕生客觀上反映了中國作家追求民族獨立和人文關懷的思想,因此題材更加廣泛、更加精彩,人物形象也脱離了以往武俠一味求“俠”的風尚,更加貼近讀者,表現了俠骨柔情的精神内涵。新派武俠因爲其作者生活時代,在情節安排等方面抛棄了封建思想,也脱離了真實的歷史背景,使作品更像是在一個架空的卻與現實緊密相連的世界。如新派武俠開山之作《龍虎鬥京華》,就融入了義和團。在寫作技巧上,新派武俠融入了西方小說的寫作手法,人物形象更加豐滿。

  自梁羽生金庸先後崛起香江,武俠小說即在傳統的基礎上又有所發展。香港方面,除梁金二子外,另有蹄風、金鋒、張夢還牟松庭江一明 、避秦樓主、風雨樓主、高峰石沖等;而台灣方面則聲勢浩大,計有郎紅浣、成鐵吾、海上擊築生、伴霞樓主、臥龍生司馬翎(即吳樓居士)、諸葛青雲孫玉鑫、龍井天、墨餘生、天風樓主、醉仙樓主、獨抱樓主、蠱上九、古龍陸魚、上官鼎、東方玉、曹若冰、南湘野叟、武陵樵子、慕容美、蕭逸、古如風、向夢葵、 陳青雲、柳殘陽、司馬紫煙、秦紅、獨孤紅、溫瑞安賈羽等等(以上大略按其出道先後 排序);雲蒸霞蔚,極一時之盛。

  最近大陸新崛起的武俠小說作家有步非煙、鳳歌、閑雲綠柳、小椴、滄月、藤萍等等,對武俠小說的境界做了新的探索。步非煙的作品玄幻氣、脂粉氣較濃,如《華音流韶》。鳳歌初期學習金庸的痕蹟較重,如《昆崙》,帶有明顯的《射雕英雄傳》的影子,而新作《滄海》則已突破金庸境界,自創一脈風格。閑雲綠柳是夫妻二人的筆名合在一起(閑雲、綠柳),堅守傳統武俠路線的同時,側重於給武俠小說加入更多社會小說的元素,着力塑造了另類武俠人物宇文誠、隋雲逸等,代表作是《劍影茗香》。滄月在武俠中加入了其它各種如動漫等元素,有聽雪樓系列和鼎劍閣系列,文風空靈飄逸,比較華麗。藤萍的《香初上舞》,以上諸人都廣受讀者歡迎。

武俠小說名家

民國武俠小說名家及其作品

天龍八部
天龍八部
  武俠小說的淵源是在古代的傳奇、公案和清代的俠義小說。正當茅盾1921年大刀闊斧革新《小說月報》的第二年,《紅雜志》創辦,再一年《偵探世界》創刊,兩本通俗雜志在1923年的1月和6月,幾乎同時開始連載寫過《留東外史》的平江不肖生的兩部武俠代表作《江湖奇俠傳》和《近代俠義英雄傳》。平江不肖生(1890-1957)湖南平江人,原名向愷然,名逵。1907年和1912年兩度赴日浪游,曾入東京中央大學,在日本期間開始寫作。《江湖奇俠傳》流傳日廣,1928年上海明星電影公司將其一部分改變成武俠神怪片《火燒紅蓮寺》,極爲轟動,由1集一直到1931年拍成18集,反過來推動武俠小說的協作發行。《江湖奇俠傳》全書160回,前106是不肖生撰,未及寫完,1932年回湘,由也是小說家的編寫者趙茗狂用“走肖生”的名字續完。此書以湖南平江、瀏陽農民爭奪交界地引起械鬥爲線索,帶出昆崙派,崆峒派的劍俠爭雄。《近代俠義英雄傳》雖不如前者出名,實際比前者更完整,思想性也略優。這部書寫京城大刀王五與戊戌六君子的譚嗣同的情誼,及霍元甲以中華武術爲國爭光的事蹟,俠義、愛國交相輝映。尤其寫霍元甲反帝卻並不排外的行動,顯得格外可貴。這是二三是年代通俗文學作品中現代性頗強的一部書。從武俠小說的發展看,《江湖奇俠傳》里面的武技,已經由棍棒拳術發揮到呼風喚雨、吞吐飛劍,武術拳師已然變化成神魔一類的任務,幻想豐富。在表現生活方面,把武俠的世界和民間亞社會結合,小說中利用民俗和傳說的部分都很富生氣,隻是消化民俗材料的功力尚不足。結構上,兩部作品十分散漫,表彰俠義時不免摻雜了不少的封建思想,但已基本脱出了明清公案小說的框子,俠客有了一定的獨立地位,不再爲清官做忠僕,做捕快。這樣,民國的武俠小說便取得了獨立的品格,平江不肖生的奠基之功正是在這里得以顯示。

  其他武俠小說有趙煥亭的《奇俠精忠傳》、《大俠殷一官軼事》、《馬鷂子全傳》等,作風峭拔,注重繼承講史傳統而發揮之,從清代故事中杜撰出俠義情節,描摹世態人性皆入情入理。當時便與不肖生並擧,世有“南向北趙”之稱。還有姚民哀的《山東響馬傳》、《鹽梟殘殺記》。前者取材於當時轟動全國的山東臨城劫車案,時效性強,又是用第一人稱來叙述的,可稱繪聲繪色,寫的是“匪”。《鹽梟殘殺記》寫兩夥鹽梟之間的火並。這隻能是姚民哀日後“黨會武俠小說”的雛形。

  武俠想象世界的多方拓展

  南派社會言情小說雖衰落,但武俠小說在30年代並不示弱,平江不肖生的《江湖奇俠傳》影響深遠,顧明道]姚民哀各有各的路數;而北派經過趙煥亭的過渡,出現了還珠樓主,南北輝映,成熟的武俠小說大家和長篇巨作帶動了整個“武俠熱”。在通俗文學的諸多品種中,言情小說最接近現實,與當時新文學的現實主義潮流容易匯合,小說的描寫和結構技術的現代化也比較易學。武俠小說比較遠離現實,它一方面對中國主流政治社會外的亞社會,即民間社會、江湖社會的武術技擊世界加以表現,另一方面醉心於創造一個超現實的劍仙神魔世界,而俠義精神始終在傳統文化的範疇内運行,這就給武俠小說的新舊過渡帶來更慢半拍,但並非不輝煌的奇特景象。

  《江湖奇俠傳》連載不久繼之而出的,是顧明道(1897-1944年)自1929到1940年寫畢的《荒江女俠》,堪稱一部大作品。顧明道從小殘疾,是位奇人。他最初寫的是言情小說,早期的《啼鵑錄》1922年出版,内收18個短篇,多爲婚戀哀情題材。1929年後陸續發表長篇悲情小說《美人碧血記》、《紅蠶織恨記》、《哀鶼記》,或取材現實,或取材歷史,其中已經有俠客存身。正因爲顧明道是由言情寫到武俠的,這就給《荒江女俠》帶來俠情兩相結合的特點,開了言情武俠小說之端。

  《荒江女俠》寫方玉琴爲父報仇,學成劍術,在尋找仇人過程中遇同門師兄嶽劍秋,構成了“劍”膽“琴”心,相偕鋤奸的基本故事,中間輔叙男女俠客之間的恩怨和武林流派之間的恩怨,爲寫情創條件。因顧明道缺乏武術的知識,在設計“武”的打鬥場面和技巧套路的時候時常力不從心,就在出生入死的場景之間多安插情意纏綿的細節,來加彌補,這反而爲此書增加了特色。《荒江女俠》受長期連載和時常的拖累影響,結構松散;但值得一提的是它采用了武俠小說此前從來沒有的第一人稱限制叙事,使得依靠想象交織成的武俠世界具備了真實感、可信性,便於調整讀者與書中任務的感情。後來的武俠小說爲增加“情”的因素,而用書中人物的視角或口吻進行叙述,就都是借鑒了《荒江女俠》的。顧明道還作有《胭脂盜》,寫北地女強人英武而多情,還是發揮了俠情融合的長處,十分可讀。

  武俠除了與“情”結合產生顧明道,還與其他因素結合,使此種類型的通俗小說有多方面的拓展。與“史”結合的,有文公直的歷史武俠小說。所寫歷史隻是個背景,在其中虛構俠客門的活動。代表做是“碧血丹心”系列,包括1930年出版的《碧血丹心大俠傳》、1933年出版分别出版的《碧血丹心於公傳》、《碧血丹心平藩傳》等。本來計劃里還有《碧血丹心衛國傳》,未能完成。三書以明朝於謙的事蹟爲背景來寫爲國盡忠的眾俠客,同時抒發作者自己的鬱結。武俠與江湖幫會祕史結合的,有姚民哀寫的黨會武俠小說。因作者本人參加過清末的幫會,又是職業說書人,他1929到1930 年寫的《四海群龍記》說的是幫會複仇的故事。1930到1931年寫的《箬帽山王》是說“四海群龍”里的“一龍”如何組黨的故事,交代内幕,叙述行規黑話,都很到位,很能滿足讀者的知識欲和探祕的心理。他由一小說再因出另一小說的“連環式”形式,是後來長套的武俠小說慣用的結構。

  1932年,還珠樓主(1902-1961年)的《蜀山劍俠傳》在天津的《天風報》連載,剛開始並不十分出色,誰也沒有想到這竟是一部集武俠小說大成的奇作。小說一集連着一集寫下去,到1949年,出到55集。除了通俗小說,無法相信一部長篇可以有這樣的規模。

  還珠樓主,本名李善基,後名李壽民。幼有“神童”之稱,三上佛山峨嵋,四登道教勝地青城山,從小熟悉武術氣功。成人後做過幕僚和家庭教師,曆經坎坷,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