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8038 次 历史版本 3个 创建者:菱若蔻 (2011/3/4 13:36:16)  最新编辑:小狐狸 (2011/10/8 12:37:48)
《與妻書》
拼音:yǔqīshū(yuqishu)
同义词条:与妻书
目錄[ 隱藏 ]
  林覺民在赴廣州參加起義前三天,在香港江濱樓挑燈寫下的絕筆書之一——《與妻書》,全書婉轉千餘字,讀之斷腸,催人淚下,既傾訴了對妻子真摯的愛,更抒發了他憂國憂民,爲了中國的前途勇於奮鬥勇於犧牲的精神。林覺民的“與妻決别書”是香港開埠以來,在香港土地上寫下的最優美壯麗的文字,是中國歷史上最珍貴的文獻之一。

原文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别矣!吾作此書時,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書時,吾已成爲陰間一鬼。吾作此書,淚珠和筆墨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筆,又恐汝不察吾衷,謂吾忍舍汝而死,謂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爲汝言之。
與妻書
與妻書

  吾至愛汝,即此愛汝一念,使吾勇就死也。吾自遇汝以來,常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然遍地腥雲,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彀?司馬春衫,吾不能學太上之忘情也。語雲:仁者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爲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 汝身之福利,爲天下人謀永福也。汝其勿悲!

  汝憶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嚐語曰:“與使吾先死也,無寧汝先而死。”汝初聞言而怒,後經吾婉解,雖不謂吾言爲是,而亦無詞相答。吾之意蓋謂以汝之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與汝,吾心不忍,故寧請汝先死,吾擔悲也。嗟夫!誰知吾卒先汝而死乎?吾真真不能忘汝也!回憶後街之屋,入門穿廊,過前後廳,又三四摺,有小廳,廳旁一室,爲吾與汝雙棲之所。初婚三四個月,適冬之望日前後,窗外疏梅篩月影,依稀掩映;吾與(汝)並肩擕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語?何情不訴?及今思之,空餘淚痕。又回憶六七年前,吾之逃家複歸也,汝泣告我:“望今後有遠行,必以告妾,妾願隨君行。”吾亦既許汝矣。前十餘日回家,即欲乘便以此行之事語汝,及與汝相對,又不能啟口,且以汝之有身也,更恐不勝悲,故惟日日呼酒買醉。嗟夫!當時餘心之悲,蓋不能以寸管形容之。

  吾誠願與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事勢觀之,天災可以死,盜贼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輩處今日之中國,國中無地無時不可以死,到那時使吾眼睜睜看汝死,或使汝眼睜睜看我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離散不相見,徒使兩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試問古來幾曾見破鏡能重圓?則較死爲苦也,將奈之何?今日吾與汝幸雙健。天下人不當死而死與不願離而離者,不可數計,鍾情如我輩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顧汝也。吾今死無餘憾,國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依新已五歲,轉眼成人,汝其善撫之,使之肖我。汝腹中之物,吾疑其女也,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則亦教其以父志爲志,則我死後尚有二意洞在也。甚幸,甚幸!吾家後日當甚貧,貧無所苦,清靜過日而已。

  吾今與汝無言矣。吾居九泉之下遙聞汝哭聲,當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則又望其真有。今人又言心電感應有道,吾亦望其言是實,則吾之死,吾靈尚依依旁汝也,汝不必以無侶悲。

  吾平生未嚐以吾所志語汝,是吾不是處;然語之,又恐汝日日爲吾擔憂。吾犧牲百死而不辭,而使汝擔憂,的的非吾所忍。吾愛汝至,所以爲汝謀者惟恐未盡。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中國!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國!卒不忍獨善其身。嗟夫!巾短情長,所未盡者,尚有萬千,汝可以模擬得之。吾今不能見汝矣!汝不能舍吾,其時時於夢中得我乎!一慟!辛未三月廿六夜四鼓,意洞手書。

  家中諸母皆通文,有不解處,望請其指教,當盡吾意爲幸。

譯文


  意映愛妻,見字如面:我現在用這封信跟你永遠分别了!我寫這封信時,還是人世間一個人;你看這封信時,我已經成爲陰間一鬼了。我寫這封信,淚珠和筆墨一齊落下,不能夠寫完信就想放下筆,又怕你不體察我的心思,說我忍心抛棄你去死,說我不知道你不想讓我死,所以就強忍着悲痛給你說這些話。

  我非常愛你,也就是愛你的這一意念,促使我勇敢地去死呀。我自從結識你以來,常希望天下的有情人都能結爲夫婦;然而遍地血腥陰雲,滿街凶狼惡犬,有幾家能稱心滿意呢?江州司馬同情琵琶女的遭遇而淚濕青衫,我不能學習那種思想境界高的聖人而忘掉感情啊。古語說:仁愛的人“尊敬自己的老人,從而推及尊敬别人的老人,愛護自己的兒女,從而推及愛護别人的兒女”。我擴充我愛你的心情,幫助天下人愛他們所愛的人,所以我才敢在你之前死而不顧你呀。你能體諒我這種心情,在哭泣之後,也把天下的人作爲自己思念的人,應該也樂意犧牲我一生和你一生的福利,替天下人謀求永久的幸福了。你不要悲傷啊!

  你還記得麼?四五年前的一個晚上,我曾經對你說:“與其讓我先死,不如讓你先死。”你剛聽這話就很生氣,後來經過我委婉的解釋,你雖然不說我的話是對的,但也無話可答。我的意思是說憑你的瘦弱身體,一定經受不住失去我的悲痛,我先死,把痛苦留給你,我内心不忍,所以寧願希望你先死,讓我來承擔悲痛吧。唉!誰知道我終究比你先死呢?我實在是不能忘記你啊!回憶後街我們的家,進入大門,穿過走廊,經過前廳和後廳,又轉三四個彎,有一個小廳,小廳旁有一間房,那是我和你共同居住的地方。剛結婚三四個月,正趕上冬月十五日前後,窗外稀疏的梅枝篩下月影遮掩映襯;我和你並肩擕手,低聲私語,什麼事不說?什麼感情不傾訴呢?到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景,隻剩下淚痕。又回憶起六七年前,我背着家里人出走又回到家時,你小聲哭着告訴我:“希望今後要遠走,一定把這事告訴我,我願隨着你遠行。”我也已經答應你了。十幾天前回家,就想顺便把這次遠行的事告訴你,等到跟你面對時,又不開口,況且因你懷孕了,更怕你不能承受悲傷,所以隻天天要酒求得一醉。唉!當時我内心的悲痛,是不能用筆墨來形容的。

  我確實願意和你相依爲命直到老死,但根據現在的局勢來看,天災可以使人死亡,盜贼可以使人死亡,列強瓜分中國的時候可以使人死亡,貪官污吏虐待百姓可以使人死亡,我們這輩人生在今天的中國,國家内無時無地不可以使人死亡。到那時讓我眼睜睜看你死,或者讓你眼睜睜看我死,我能夠這樣做呢?還是你能這樣做呢?即使能不死,但是夫妻離别分散不能相見,白白地使我們兩地雙眼望穿,屍骨化爲石頭,試問自古以來什麼時候曾見過破鏡能重圓的?那麼這種離散比死要痛苦啊,這將怎麼辦呢?今天我和你幸好雙雙健在,天下的不應當死卻死了和不願意分離卻分離了的人,不能用數字來計算,像我們這樣愛情專一的人,能忍受這種事情嗎?這是我敢於索性去死而不顧你的緣故啊!我現在死去沒有什麼遺憾,國家大事成功與不成功自有同志們在繼續奮鬥。依新已經五歲了,轉眼之間就要長大成人了,希望你好好地撫養他,使他像我。你腹中的胎兒,我猜她是個女孩,是女孩一定像你,我心里非常欣慰。或許又是個男孩,你就也教育他以父親的志向作爲志向,那麼我死後還有兩個意洞在呀。太高興啦,太高興啦!我們家以後的生活該會很貧困,但貧困沒有什麼痛苦,清清靜靜過日子罷了。

  我現在跟你再沒有什麼話說了。我在九泉之下遠遠地聽到你的哭聲,應當也用哭聲相應和。我平時不相信有鬼,現在卻又希望它真有。現在又有人說心電感應有道,我也希望這話是真的。那麼我死了,我的靈魂還能依依不舍地伴着你,你不必因爲失去伴侶而悲傷了。

  我平素不曾把我的志向告訴你,這是我的不對的地方;可是告訴你,又怕你天天爲我擔憂。我爲國犧牲,死一百次也不推辭,可是讓你擔憂,的確不是我能忍受的。我愛你到了極點,所以替你打算的事情隻怕不周全。你有幸嫁給了我,可又爲什麼不幸生在今天的中國!我有幸娶到你,可又爲什麼不幸生在今天的中國!我終究不忍心隻完善自己。唉!方巾短小情義深長,沒有寫完的心里話,還有成千上萬,你可以憑方巾領會沒寫完的話。我現在不能見到你了,你又不能忘掉我,大概你會在夢中夢到我吧!寫到這里太悲痛了!辛未年三月二十六日深夜四更,意洞親筆寫。

  家中各位伯母、叔母都通曉文字,有不理解的地方,希望請她們指教。應當完全理解我的心意是好。

作者簡介

 
  林覺民福建閩侯(今福州)人,1900年入福建高等學堂,開始接受民主革命思想,推崇自由平等學說。1905年回鄉與陳意映結婚。1906年自費去日本留學,專攻日語。翌年補爲官費生,入慶應大學文科,攻讀哲學,兼習英文、德文。此間積極從事革命活動,並加入同盟會。1911年春,得知黄興、趙聲等在香港建立統籌部,籌劃廣州起義,遂赴香港,後回福建召集革命志士。4月24日夜,在香港給父親及妻子寫下絕命書,情真意切地表達了對親人的愛及爲國捐軀的決心。4月27日,陳更新等率福建志士進入廣州。下午5時30分,隨黄興勇猛地攻入總督衙門,縱火焚燒督署。沖出督署後,轉攻督練所,途中與清巡防營大隊人馬相遇,展開激烈巷戰,受傷力盡被俘。清兩廣總督張鳴歧、水師提督李准親自在提督衙門内審訊,他毫無懼色,在大堂上侃侃而談,綜論世界大勢和各國時事,宣傳革命道理。又在堂上發表演說,談到時局險惡的地方,捶胸頓足,憤激之情,不可扼抑。最後奉勸清吏洗心革面,獻身爲國,革除暴政,建立共和。被關押幾天,滴水米粒不進,泰然自若地邁進刑場,從容就義。爲黄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

背景故事


  《與妻書》是林覺民在1911年廣州起義的前三天4 月24日晚寫給陳意映的。當時,他從廣州來到香港,迎接從日本歸來參加起義的同志,住在臨江邊的一幢小樓上。夜闌人靜時,想到即將到來的殘酷而轟轟烈烈、生死難蔔的起義以及自己的龍鍾老父、弱妻稚子,他思緒翻湧,不能自已,徹夜疾書,分别寫下了給父親和妻子的訣别書,天亮後交給一位朋友,說:“我死,幸爲轉達。”寫《與妻書》時,林覺民滿懷悲壯,已下定慷慨赴死的決心,義無反顧,在信的第一句,他就毅然決然地告訴妻子“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别矣!吾作此書時,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書時,吾已成爲陰間一鬼。”寫信時,他“淚珠與筆墨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筆”,心中滋味無以言表。爲“助天下人愛其所愛”、“爲天下人謀永福”,他置生死於度外,抛卻與愛妻的兒女情長而“勇於就死”,大義凛然、無所畏懼地積極投身到推翻清政府黑暗腐朽統治的武裝起義中。

  在那樣一個即將面對生死訣别的時刻,林覺民在寫給愛妻的訣别書中,不可能再說什麼甜言蜜語,也不可能抒發什麼豪言壯語,整封書信從頭至尾娓娓傾訴的就是他“以天下人爲念”、不惜抛卻兒女情長、置生死於度外、舍身參加革命的堅決與執着,以及他對愛妻的留戀與不舍。眼看就要踏上凶險之路,和自己的親人永别,再堅強的人也難免心碎腸摺。林覺民也同樣是肉身凡胎,有着七情六欲、兒女情長,面對即將到來的生離死别、與愛妻嬌子的永别,任他鐵石心腸,也不可能不傷悲,不淚湧雙眼?但他畢竟是胸懷大志、“以天下人爲念”的革命者,面對生離死别雖然傷悲,卻悲而不戚、悲而不哀,沒有“小男小女”們那般悲悲切切、哭哭啼啼,而是滿懷悲壯、大義凛然,表現了一個革命者以天下爲己任,追求正義與真理,舍身取義的高尚情操和寬廣胸懷,令人肅然起敬。

  林覺民在廣州英勇就義後,消息傳到家中,陳意映悲痛欲絕,曾萌生自殺念頭,欲跟隨林覺民而去。後經林覺民雙親跪下求她念在孩子尚年幼,需要母親照料,她才放棄自殺念頭。但過了一年多,終因思念林覺民過度,終日鬱鬱寡歡而病死,在他們令人斷腸的故事中又添了一份辛酸。

相關評論


  這個人的名字,永遠的鐫刻於冰冷的石頭上,有人記得,有人忘記,有人懷念,有人漠然。一篇兒女情長的訣别書,讓人記得的,遠遠,多過於他的生平和犧牲。然而,還是有人被遺忘,還是有人被歲月的輕塵一層層模糊掉曾經的名字,一如曾經車水馬龍的大唐,一如曾經千瘡百孔的晚清,被歷史的浪潮托起,又壓下,這一起一落間,便空空流轉了幾個輪回。
與妻書
與妻書

  不會不記得那一篇寫在白手帕上作别的遺書,好男兒爲國抛頭顱、灑熱血,奔赴刑場的前夜,用最濃的情意,寫下對妻子全部的愛戀。“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别矣!吾作此書時,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書時,吾已成爲陰間一鬼……”每每讀至此處,喉頭便被噎住,忍不住眼眶就紅起來,通篇都是“淚珠和筆墨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筆”的繾綣情長,在血色腥風中,開出一朵絕美的情花。

  誰給你選擇的權利,讓你就這樣的離去?

  不是不愛,是太愛,愛到不能同生共死。從字里行間可以看出,陳意映之前是盡知丈夫的危險,不舍得獨活的,她那一句“與使吾先死也,無寧汝先吾而死。”早已表明了她的態度。然而,然而,她終究還是孤獨的活下來,爲了林覺民留下來的那個遺腹子,一個人,在剩下的歲月里,將短暫的歡愛,咀嚼成蒼白的回憶。她的餘生,永遠被定格在1911年3月11日,一篇《與妻書》,是林覺民人世的絕筆,是陳意映苦難的開始,她的一輩子,從此就延伸於數不完的夜和載沉載浮的凌遲中,永生永世,爲那個名字輾轉不眠。

  想來,陳意映不是沒有怨的。若能與林覺民同赴黄泉,對她而言該是件幸事,至少也是種解脱。而她不能,她隻能將青春一點點放於寂寞中褪色、老去,把繾綣的一時,當作被愛的一世。覺,覺,覺……寂寞越深的時候,回憶就越清晰,殘酷就是這樣冰冷的一把刀、一根刺、一張網、一道牆,生生將靈魂抽離,看青絲變白發,紅顏成黄花。隻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十四個字,又怎能道得盡一個女子少年喪夫的苦痛和淒涼?

  想來,林覺民不是沒有痛的。盡管他們的愛情開始於婚姻之後,他對陳意映的愛,卻是寫不盡的情深意長。我不知道這個二十四歲的年青男子在那一晚是怎樣複雜的心情,但是一篇《與妻書》,讓我們看到一個熱血革命者真實多情的一面。他不是神,他是人,一個用情極重極深的男人。他愛他的妻子,也愛他的國家,他可以從容的面對死亡,卻無法割舍摯愛的妻。聲聲血,字字淚,男兒柔情,到此時慟人心腸,寸斷難述。被這樣的男人深愛,是幸福的,也是痛苦的,放不下兒女情長,就隻有夜守空閨、獨坐暗泣了。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歷史一頁頁的翻過,那麼多的名字,輕輕蒙上了薄塵。然而,終究會有一個名字不會被我們忘記,有那麼一段血色的愛情,冷凝成黛色的淚滴,掛在長滿青苔的石頭墓碑,見證血雨腥風中,兩個人的生死契闊。隻看那百年黄昏,褪色成黯淡的一頁薄箋,空庭夜冷,十丈紅塵轉瞬就落成了青苔的記憶。

  面前有不同的片斷閃過,交叠,似是那夜流淚作别的林覺民,又似手捧與妻書痛哭失聲的陳意映,又見空庭日晚,又見長門青苔,又見墨淚斑斑,又見鮮血淋漓……意映卿卿,意映卿卿,夜半驚醒的時候,是誰在哭濕的枕邊輕聲低喚?怕隻怕縱使相見應不識,那蒼蒼白發,那一臉風霜,那蒼白憔悴,那斷腸傷心。縱使不負天下,可是,終究還是負了雲卿。

  齊豫的歌唱得低婉哀怨,再看《與妻書》,仿佛又回到1911年,看兩個紅色戀人,生死惜别淚眼婆娑。耳邊,有個渾厚深情的男生在吟哦: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别矣!吾作此書時,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書時,吾已成爲陰間一鬼……”

  不由大慟、淚流。

同名電影

基本信息

  導演: 金舸
電影與妻書
電影與妻書

  主演:李雪健 / 蔣夢婕 / 王柏傑 / 高一童

  類型: 傳記

  制片國家/地區: 中國大陸

  語言: 漢語普通話

劇情簡介

  影片以革命先驅林覺民從容就義前的絕筆“與妻書”“禀父書”爲獨特視點,講述林覺民烈士在廣州起義前後對愛情忠貞、對家人眷念、對理想執著舍生取義的傳奇人生追求。

幕後制作

  投資方表示,今年全國共有30餘部獻禮辛亥革命題材的作品,《與妻書》將用獨特的方式向世人展示這一歷史事件。投資人還透露,爲了讓影片更好發行、更具有地方特色,將像《讓子彈飛》一樣推出地方方言版,比如閩南語版。

  據本片導演、國内第六代導演金舸介紹,影片將以林覺民的故鄉福建閩侯爲第一外景地,力求真實還原當年的歷史人文情景。影片的女主角,是曾經扮演新版電視劇《紅樓夢》中林黛玉蔣夢婕。她是第一次來到福建福州,昨天她一身戲服出席成爲媒體的焦點。蔣夢婕在接受采訪時表示,“與妻書”這封百年情書很感人,她很高興能飾演收到革命先烈林覺民情書的女人。

  同時,制片方透露:老戲骨李雪健將在片中飾演重要角色,而林覺民將由台灣地區演員王柏傑扮演。

背景介紹

  林覺民是1911年廣州起義黄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出生於福州,後到日本留學接受革命思想。1911年,林覺民從日本回國參加廣州起義,起義失敗後被俘,犧牲時年僅24歲。廣州起義雖然以失敗告終,但這次起義極大地振奮了廣大群眾的鬥志,成爲辛亥革命的前奏。

  《與妻書》是林覺民在離家去廣州的路上給愛妻寫下的絕筆,情真意切,字字泣血,纏綿悱惻而又充滿激情,充滿凛然正氣,爲國捐軀的激情與對愛妻的深情兩相交融、相互輝映,叫人斷腸落淚又撼人魂魄。其中“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爲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爲天下人謀永福也。” 反映了一個民主主義革命戰士高尚的内心世界,表達了革命者的生死觀和幸福觀,雖然已時隔一百年,但文章的魅力依然,那種舍生取義的革命者的氣度風範,依然令人動容。
 




    8
    2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