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30930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1 17:40:07)  最新编辑:于归 (2011/3/1 17:40:07)
努爾哈赤
同义词条:天命汗,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覆育列国英明汗,承天广运圣德神功肇纪立极仁孝睿武端毅钦安弘文定业高皇帝,清太祖,英明汗
努爾哈赤
努爾哈赤
 
  天命汗愛新覺羅·努爾哈赤(1559—1626年),女真族。公元1582年至1588年,努爾哈赤首先統一了建州各部。以後又合並松花江流域的海西各部和長白山東北的東海諸部。在統一過程中,創建了八旗制度,並命人用蒙古文字母創制滿文。明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正月,割據遼東,定都赫圖阿拉,稱“覆育列國英明汗”,年號天命,國號金,史稱後金。在位11年。努爾哈赤顺應歷史發展趨勢,完成了統一女真各部大業,對後來滿族共同體的形成,對加強各民族間經濟文化的交流,促進遼東經濟的發展,起了積極作用。努爾哈赤所率領的八旗鐵騎所向披靡,一路南下,馬鞭幾乎指到了山海關。但就在這時(1626年),六十八歲的馬上皇帝在寧遠城遭到了明大將袁崇煥的頑強抵抗,兵退盛京(沈陽),不久便撒手人寰。突然駕崩的努爾哈赤爲自己的子孫們留下了未竟的大業,同時,也給後人留下了許多不解之謎。
 
 

基本資料


  姓名:愛新覺羅·努爾哈赤
努爾哈赤
努爾哈赤

  民族:女真(滿族) 出生: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2月21日)

  卒年:明天啟六年、後金天命十一年(1626年9月30日)

  享年:67歲

  諡號:承天廣運聖德神功肇紀立極仁孝睿武端毅欽安弘文定業高皇帝

  廟號:清太祖

  陵寢:福陵(沈陽東陵)

  父親:塔克世

  母親:喜塔拉氏,後尊爲宣皇后

  祖父:覺昌安

  初婚:19歲結婚,配偶佟佳氏

  配偶:16人,皇后(大福晉)葉赫那拉·孟古姐姐

  子女:16子,8女

  繼位人:皇太極

人物簡介

努爾哈赤
努爾哈赤
  努爾哈赤(1559-1626),愛新覺羅氏。滿族。即清太祖。明朝後期,女真族社會的發展,出現了統一的趨勢。  

  努爾哈赤生於建州左衛赫圖阿拉女真貴族家庭祖父任建州左衛都指揮,其父塔克世繼任指揮。努爾哈赤十歲喪母,十五六歲時寄居外祖父、建州首領王杲家,後常到撫顺、清河等地經商,廣交朋友,學會蒙漢語言文字,喜看《三國演義》、《水滸傳》。十八九歲時隸屬明朝總兵李成梁部,屢立戰功。明萬曆十一年襲父職爲建州左衛都指揮。他將家仇罪於圖倫城城主尼堪外蘭,以“遺甲十三副”起兵,組織近百人隊伍,攻破圖倫城。次年,率兵攻翁科洛城。萬曆十三年二月,擊敗界凡、薩爾滸、棟桂、巴爾達四城聯軍八百人。十四年七月,攻鵝爾渾城。萬曆十六年統一建州蘇克素護、渾河、完顏、董鄂、哲陳等部。十七年,整編軍隊,分爲環刀軍、鐵鎚軍、串赤軍和能射軍。十九年,吞並長白山鴨綠江部。二十一年六月擊敗葉赫、哈達、烏拉、輝發四部聯攻。九月,在古勒山之戰中迎戰葉赫、哈達等九部聯軍三萬之眾,斬葉赫貝勒布齋等四千人。三十四年,受喀爾喀等五部尊爲“昆都崙汗”。三十五年三月,與烏拉兵萬餘人激戰,斬三千餘人。九月,滅輝發部。四十三年,更定八旗制。後金天命十年,遷都沈陽,十一年正月,率軍約六萬,號稱十三萬,渡遼河攻明,在寧遠戰敗,八月十一日(1626年9月30日)因病逝世,終年68歲。

生平詳解

努爾哈赤
努爾哈赤

  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2月21日,努爾哈赤出生在赫圖阿拉(今遼寧省新賓縣)建州左衛一個小部酋長的家里。他的六世祖猛哥帖木爾,原是元朝斡朵里萬戶府的萬戶,明永樂三年(1405年)應明成祖朱棣的招撫,入京朝貢,封授建州衛指揮使,後掌建州左衛,晉升至右都督。宣德八年(1433年),因教授明都指揮僉事裴俊,被阿速江等衛“野人女真”殺死。其子董山是努爾哈赤的五世祖,初授指揮使,後晉升右都督,與叔父凡察分掌建衛、建州右衛,成化三年(1467年)以屢掠遼東人畜,被明朝斬殺。建州三衛遭到明軍殘酷征剿。董山的長子脱羅及其子妥義謨,先後襲職,多次進京朝拜明帝,貢獻方物。董山的第三子錫寶齊篇古,是努爾哈赤的四世祖。錫寶齊之子福滿,後被清朝追尊爲興祖直皇帝。福滿第四子覺昌安是努爾哈赤的祖父。覺昌安第四子塔克世娶妻喜塔喇·厄墨氣,生三子,長爲努爾哈赤,次爲舒爾哈齊,幼爲雅爾哈齊

  覺昌安是建州左衛枝部酋長,爲明都指揮使,人少勢弱,早期依附建州“強酋”親家王杲,也常率領部眾進入撫顺馬市貿易,以麻布、糧食易換豬牛,領取撫賞的食鹽、紅布、兀剌等物。萬曆二年(1574),明遼東總兵官李成梁率軍數萬,因王杲抗命,擾民搶掠,擴大實力,有不軌之心。遂攻取王杲之寨,殺掠人畜殆盡,覺昌安、塔克世爲平息戰火,充當明軍向導,勸說王杲罷兵息戰。萬曆十一年,王杲之子阿台圖報父仇,屢掠邊境,李成梁再率大軍出擊,取阿台的古勒寨及其同黨阿海的莽子寨,殺阿台,“杲自是子孫靡孑遺”。覺昌安、塔克世再次爲明軍向導,戰亂中被明兵誤殺。後來,明朝認識到誤殺的錯誤,歸還其祖、父遺體,並賠“敕書三十道,馬三十疋,封龍虎將軍,複給都督敕書”。

  噩耗傳來,二十五歲的努爾哈赤本想起兵索報父仇,但勢孤力單,怎能與擁兵百萬的大明“天皇帝”交鋒。無可奈何,努爾哈赤乃諉過於建州左衛圖倫城主尼堪外蘭,指責其唆使明兵殺害父、祖,奏請明臣執送。不料這一要求,竟惹惱了驕横跋扈的明朝邊將,被視爲無理取鬧,一口拒絕,並宣稱要於甲板築城,令尼堪外蘭爲“滿洲國主”,因而尼堪外蘭威望大升,“於是國人信之,皆歸尼堪外蘭”,甚至連親族子弟也“對神立誓”,欲殺努爾哈赤以歸之,尼堪外蘭則乘機逼努爾哈赤“往附”,儼然以建州國君自居。

  萬曆十一年(1583)五月努爾哈赤以十三副鎧甲、部眾三十人起兵。逐漸吞並了其他建州部落(僅棟鄂部長阿海就有兵四百),海西葉赫、烏拉、哈達強部,降服建州、海西、“野人”數以萬計的女真,建立後金國,登上女真王的寶座。

  建國後,努爾哈赤顺應時代潮流,憑借其雄才大略、遠見卓識,采取了正確的方針、政策和措施,在内政、外務兩大方面,取得了很大成效。在關係到一部、一國盛衰興亡的用人問題上,努爾哈赤強調了六項原則:一是必須任用賢人。二爲不論親疏門第,公正擧人,“勿論根基,見其心術正大者而薦之。莫拘血緣,見有才者即擧爲大臣”。三系不拘一格,用其所長,“有臨陣英勇者,用以治軍。有益於國政之忠良者,用以輔理國政”。四乃擧賢貶奸,因“善良公正之人不擧不升,則賢者何由而進。不肖者不貶不殺,則不肖者何由而懲”。五是獎懲分明,功必賞,過必罰,“有善行者,雖系仇敵,亦不計較,而以有功升之。有罪者,雖親不貫,必殺之”。六爲賞賜效勞官將,視其所需,賜予馬、牛、阿哈、食穀、衣服、財帛和妻室。

  努爾哈赤制定了厚待功臣的重要國策。對於早年來投、率軍征戰、盡忠效勞的“開國元勳”,如費英東、額亦都、何和里、扈爾漢、安費颺古等“五大臣”及楊古利、冷格里等人,給予特别禮遇和優待,賜給大量人畜財帛,任爲高官,封授爵職,聯姻婚娶,榮辱與共。當這些功臣出了差錯時,他着重指出“貧時得鐵,猶勝於金”,常以其功而從輕處治。

  努爾哈赤招徠了許多有才之人,他們獻計獻策,使女真部逐漸“民殷國富”,爲建立和壯大後金國,奠定了牢固的基礎。

  在軍事與外務上,努爾哈赤制定了正確的方針、政策和策略。采取了“恩威並行,顺者以德服,逆者以兵臨”,即以撫爲主,以剿相輔的方針。其具體内容有三,一爲抗拒者殺,俘穫者爲奴。因納殷部七村諸申降後複叛,據城死守,“得後皆殺之”。額赫庫倫部女真拒不降服,努爾哈赤遣兵攻克,斬殺守兵,“穫俘一萬”,滅其國, “地成廢墟”。二是降者編戶,分别編在各個牛錄内,不貶爲奴,不奪其財物。原是部長、寨主、貝勒、台吉,大都封授官職,編其舊屬人員爲牛錄,歸其轄領。三爲來歸者獎。對於主動遠道來歸之人,努爾哈赤特别從厚獎賜。當他聽說東海虎爾哈部納喀達部長率領一百戶女真來投時,專遣二百人往迎,到後,“設大宴”,厚賜財物,“爲首之八大臣,每人各賜役使阿哈十對、乘馬十疋、耕牛十頭”,以及大量皮裘、貂帽、衣、布、釜盆等物。對其他隨從人員,亦“俱齊備厚賜之”。這樣就縮小了打擊面,爭取到許多部長、路長帶領屬人前來歸顺。僅據《八旗滿洲氏族通譜》的記載,黑龍江、吉林、遼寧女真酋長統眾來歸的,就有二三百起之多,因而加速了女真統一的進程,減少了不必要的傷亡和損失。還采取了正確的用兵策略,一般是由近及遠,先弱後強,逐步擴大。他積極爭取與蒙古聯盟,盡力避免過早地遭到明朝的打擊,直到萬曆四十六年(1618)以七大恨發動叛亂以前,沒有受到明軍的征剿,這極大地有利於統一女真事業的顺利進行。充分發揮了軍事指揮才幹。他長於用計,重視保密,多謀善斷,議即定,定即行,出兵猶如暴風驟雨,迅不可擋,經常以少勝多,變被動爲主動。並認李成梁爲幹爹。

  努爾哈赤自幼喜愛兵獵,自稱:“吾自幼於千百軍中,孤身突入,弓矢相交,兵刃相接,不知幾經鏖戰。”從明萬曆十一年以遺甲十三副興師起,取圖倫,下巴爾達,斬尼堪外蘭,敗九部聯軍三萬,十年之内統一了建州女真部落。接着,他又滅哈達,並輝發,亡烏拉,降葉赫,取東海女真。三十六年内,吞並了建州、海西女真及大部分“野人女真”部落,“自東海至遼邊,北自蒙古嫩江,南至朝鮮鴨綠江,同一音語者俱征服”,“諸部始合爲一”。在吞並女真各部的過程中,努爾哈赤建立了叛亂政權。萬曆十五年(1587),努爾哈赤在呼蘭哈達東南加哈河、碩里加河兩界中的平崗築城三層,“建衙門樓台”。六月二十四日,“定國政,禁革作亂、竊盜、欺詐,立禁約法制”。萬曆二十三年,他自稱“女真國建州衛”王子。萬曆三十三年,他又自稱“建州地方等處國王”、“建州王”、“建州國汗”。與此同時,他命額爾德尼、噶蓋創制滿文,又逐步建立牛錄——八旗制度。萬曆四十三年,八旗制度正式確立,所有人員皆須編入八旗,一牛錄三百丁,設牛錄額真一員、代子二人、章京四人。五牛錄爲一甲喇,設一甲喇額真。五甲喇爲一旗,置固山額真一、梅勒額真二。八旗人員居住同一地區,互爲婚娶,耕田種地,牧馬放羊,采參打獵,遵守國法,納賦服役,聽從汗、貝勒統率,使用滿語滿文。服裝發式亦須一律,婦女不得纏腳,男子皆要剃發留辮。這樣一來,使原先來自不同地區、制度相異、習俗不一的幾十萬女真、蒙古、漢人,在生產力、生產關係、賦役負擔、國家法令、語言文字和風俗習慣等等方面,大體上達到了同樣的水平,舊有的差異迅速消失,一致性愈益增多,逐漸形成爲一個在經濟條件、語言文字、心理狀態等方面基本一致的新的民族共同體——滿族
努爾哈赤
努爾哈赤

  五十八歲的努爾哈赤,便於萬曆四十四年(1616)正月除夕,在赫圖阿拉擧行開國登基大典,自稱“承奉天命覆育列國英明汗”(簡稱“英明汗”),定國號爲後金,建元天命。一個轄地數千里、臣民數十萬的強大地方政權,出現在明朝東北地區。

  明萬曆四十六年(1618)四月十三日,努爾哈赤以的“七大恨”爲由發動叛亂:

  我之祖、父,未嚐損明邊一草寸也,明無端起釁邊陲,害我祖、父,恨一也;

  明雖起釁,我尚欲修好,設碑勒誓:“凡滿、漢人等,毋越疆圉,敢有越者,見即誅之,見而故縱,殃及縱者。”詎明複渝誓言,逞兵越界,衛助葉赫,恨二也;

  明人於清河以南、江岸以北,每歲竊窬疆場,肆其攘村,我遵誓行誅;明負前盟,責我擅殺,拘我廣寧使臣綱古里、方吉納,挾取十人,殺之邊境,恨三也;

  明越境以兵助葉赫,俾我已聘之女,改適蒙古,恨四也;

  柴河、三岔、撫安三路,我累世分守疆土之眾,耕田藝穀,明不容刈穫,遣兵驅逐,恨五也;

  邊外葉赫,穫罪於天,明乃偏信其言,特遣使臣,遺書詬詈,肆行凌侮,恨六也;

  昔哈達助葉赫,二次來侵,我自報之,天既授我哈達之人矣,明又黨之,挾我以還其國。已而哈達之人,數被葉赫侵掠。夫列國這相征伐也,顺天心者勝而存,逆天意者敗而亡。何能使死於兵者更生,得其人者更還乎?天建大國之君即爲天下共主,何獨構怨於我國也。初扈倫諸國,合兵侵我,故天厭扈倫啟釁,惟我是眷。今明助天譴之葉赫,抗天意,倒置是非,妄爲剖斷,恨七也;

  欺凌實甚,情所難堪。因此“七大恨”之故,是以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