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8087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海晗 (2010/2/27 4:10:45)  最新编辑:海晗 (2010/2/27 4:11:02)
語言學
拼音:yǔ yán xué
英文:linguistics
  語言學,研究人類語言科學。語言學研究句法詞語等語言的描述,語言的運用、語言的社會功能和歷史發展,以及其他與語言有關的問題,也研究語言的發展史。語言學和語言學習不同,學習語言是一個語文學習,但是基礎語言學是研究所有人類語文之後的相同規則(通常隻有根據語言,非文字)。

  語言學的歷史非常古老。人類最早的語言研究是從解釋古代文獻開始的,是爲了研究哲學歷史文學而研究語言的。中國漢朝時產生了訓詁學。在印度希臘,公元前4世紀到3世紀,就建立了語法學。現代的語言學建立於18世紀初期,是隨着歷史比較語言學的出現的。
  
  法國人類學家 C.列維 - 斯特勞斯把語言學家提出的結構主義運用於人類各種習俗和行爲(包括舞蹈、戀愛和宗教)的研究,因此有人說語言學是先行科學。但是語言學與許許多多别的東西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牽涉到生理、物理、心理、數學、地理、哲學、美學、社會學、歷史學、民族學、人類學、工程學各方面的問題,範圍既廣,頭緒又多,而且不能完全用實驗方法來解決,所以,雖然某些學者對語言學評價很高,不少人還感到,語言學本身仍在成長中,並沒有成爲精密的科學。     

語言學的性質和任務


  語言學有廣義狹義之分。狹義的語言學專指19世紀以來的語言研究和語言理論,廣義的語言學包括語文學。語文學以研究古代文獻和書面語爲主,而現代語言學卻以研究近代、現代語言和口語爲主,兼顧其他方面。本條所說的語言學,是廣義的語言學。
  
  瑞士語言學家F.de索緒爾把“語言”(即語言的體系,如漢語或英語的體系)和“言語”(即語言的運用,如用漢語或英語說的話)區别開來,以爲前者重要,後者不重要。美國語言學家N.喬姆斯基把“語言表現”和“語言能力”區别開來,以爲後者重要,前者不重要。本條所說的語言學,把這幾方面都歸入研究範圍之内。
  
  研究語言在某一時期的情況,叫做共時語言學;研究語言在不同時期所經歷的變化,叫做曆時語言學或歷史語言學。共時語言學也叫描寫語言學,這是與歷史語言學相對的;但是因爲描寫語言學要對語言習慣如實描寫,不加任何褒貶,所以有時又被當做是與傳統語法或規定語法對立的學科名稱。
  
  除研究個别語言外,人們還對多種語言作綜合研究,試圖找出其中的共同規律,這叫做普通語言學。由於普通語言學是講一般性理論的,所以又稱爲理論語言學。如果想要把語言學知識運用於實際工作,那就是應用語言學。應用語言學本來多指把語言原理應用於教學方面,但是隨着社會科學、自然科學和工程技術的發展,應用語言學的領域越來越廣,已經包括文字創制、語言政策制訂、語言疾病醫療、通信技術研究乃至人工智能研究等等。
  
  人們對多種語言進行比較,所抱目的可能不同。19世紀的歐洲學者想通過語音和詞形的比較追溯某些語言的親屬關係,這叫做歷史比較語言學。後來有人想要用比較方法發現人類各種語言的某些共同現象,這叫做類型語言學。近來還有人爲了解決教學或翻譯問題而對勘兩種語言不同之處,這叫做對比語言學。
  
  從古到今,語言學者們視線逐步轉移,視野逐步擴大,探索逐步深入,雄心也越來越大:從古代語言轉向當代語言;從書面語轉向口語;從個别語言項目轉向整個語言系統;從一種語言的某些配置轉向多種語言的共同特征;從語言的表面形式轉向語言的深層意義;從語言的結構轉向語言的功能;從語言作爲一個孤立的對象轉向語言與社會、語言與人腦的關係;從人們如何說出和聽懂語言到如何利用機器來分析、辨識、模擬和翻譯語言。如果過去的語言學隻是一家小商店,現在它已經發展成爲百貨公司,千門萬戶,五光十色,叫人眼花繚亂了。     

語言學的起源和發展


  公元前 600~前300年,語言學有3個中心:中國、印度和希臘。 8世紀以後,阿拉伯語言學勃然而興,那是較爲後起的流派,並且受到希臘和印度語言學的影響。19世紀以來的西方語言學,主要是希臘語言學的繼承和發展,在某些方面也是古代印度語言學乃至阿拉伯語言學的繼承和發展。中國語言學在周秦時代獨樹一幟,漢代以後音韻學受到外來影響,近代和現代的中國語言學者又從國外攝取了更多的營養。對於西方語言學,中國學者所產生的影響不多, 但是中國語法學家提出的 "虛字”、“實字”的區别,也曾引起歐洲學者 G.von der加布倫茲(1840~1893)、O.葉斯泊森等的注意和討論。

語言學的分支學科


  傳統的語言學稱爲語文學,以研究古代文獻和書面語爲主。在中國,傳統上一直將音韻學、訓詁學、文字學作爲經學的一部分。現代語言學則以當代語言和口語爲主。廣義的語言學包括語文學。
  語言學有許多分支學科:

     共時語言學
     歷史語言學
     普通語言學與微觀語言學
       語音學
       音系學
       構詞學
       語法學
       語義學
       語用學
       詞匯學
       方言學
       修辭學
       文字學
       語源學
       詞典學
       文體學
     比較語言學
       歷史比較語言學
       類型語言學
       對比語言學
       對照語言學
     語言地理學
     社會語言學
       方言學:方言地理學
       語體學
     心理語言學
       認知語言學
     應用語言學
       語言教學
       第一語言教學
       第二語言教學:英語教學
       外語教學
       話語語言學
       實驗語言學
       數理語言學
       代數語言學
       統計語言學
       應用數理語言學
       計算語言學
       語料庫語言學
       翻譯學
       神經語言學
     伴隨語言學
     人類語言學
     民族語言學
     音韻學
     詞義學
     寫作學
     語用學
     國際語學
     訓詁學
     語境學
     生物語言學   

中國語言學


  中國語言學史大致可以分爲 3個時期:古代期(公元前3世紀~公元17世紀初,約爲先秦至明末),近代期(17世紀初~1898年),現代期(1898年至現在)。
  
  先秦時代,孔子隻偶爾談到語言問題。他說,“辭達而已矣。”墨子、荀子談得多些。荀子(約公元前298~前238)說,“名無固宜,約之以命。約定俗成謂之宜,異於約則謂之不宜。”(《正名篇》)這里正確地指出,語言有社會性,事物的名稱不決定於它的本質屬性,而決定於社會習慣。墨子(約公元前480~前420)多談語言與邏輯的關係,這既是古代希臘哲學家所注意的問題,也是現代語言學家所常常討論的問題。
  
  中國的文字學和詞典學(包括字典學)起源最早,地位也特别重要,因爲漢字形體各異,數目也多。遠在春秋戰國至秦漢之間,就陸續編出了《史籀篇》、《倉頡篇》、《急就篇》等識字課本,拿來教學童。到了公元121年,更有許慎的巨著《說文解字》出現。這書分析字形,考究字源,注出字音,解釋字義,是一部系統嚴密,包羅宏富的詞書,當時在世界上無與倫比。不着眼於字形部首,而以字義爲綱的是《爾雅》,約在公元前2世紀編成。這部漢語訓詁學名著是中國最早的類語詞典。漢代颺雄的《方言》也是一部開山的著作,爲了積累這本世界上最早的方言詞典的材料,他花了27年工夫,總共寫成9000字。
  
  中國的音韻學隨文字學、訓詁學而興起,因爲漢字有形、有義也有音。許慎《說文》已經講字與字之間的語音關係。漢代末年(3世紀),孫炎在《爾雅音義》中開始講反切,把字音分爲聲母韻母。魏代(3世紀)李登著《聲類》,晉代(3~4世紀)呂靜著《韻集》,開了韻書的先河。按四聲分韻,大約始於沈約(441~513)的《四聲譜》。以後各朝陸續有重要的韻書出現,如隋代陸法言等的《切韻》(約601),宋代丁度等的《集韻》(1037),元代周德清的《中原音韻》(1324)。應當指出,從漢代開始的音韻研究,後來由於佛學東漸,梵語拼音字母傳到中國,這就更加發展。因爲許多音韻學古籍流傳至今,所以我們對1000多年來漢語語音的演變能畫出一個清楚的輪廓。
  
  古代漢語單音詞多,一個詞兒不像印歐語那樣有標明語法特點的屈摺形式,因而在組詞成句方面,虛字就特别重要。西漢《詩毛傳》注解《詩經》,許慎《說文》講文字,都談到虛字的語法作用。遠在1800年前,這些書的作者已經注意到漢語的語法特點了。
  
  中國語言學的近代期有兩項重要發展:一是清代經學複興,周秦音研究、隋唐音研究、訓詁研究、文字研究都突飛猛進,超過了宋、明兩代。1899年後,還開始了前所未有的甲骨文研究。二是西學東漸,西方傳教士和外交官寫了一些談漢語語法、音韻、方言的書,懂得外語的中國人也逐漸增加,從外國著作得到某些啟發。例如馬建忠的《馬氏文通》(1898)就得力於拉丁語法的學習,它是第一部有系統的漢語語法書,既采用西方傳統語法觀點(當時在歐洲占主導地位),又摸出了一些漢語所有而拉丁語所無的特征。
  
  中國語言學的現代期可以分爲兩個階段:第1階段由1898~1949年,第2階段由1949年至現在。
  
  在第1階段,中國語言學有了很可觀的發展。由於考古資料的發現,古文字研究達到了新的高峰。由於西方語言學的啟發,語音研究的成績超過了乾嘉以來的學者。在語法方面,也試圖擺脱印歐語系的羈絆,探索漢語自身特有的規律。
  
  在第2階段,最重要的成就是在實用方面,如制訂正確的語言政策,推廣漢語普通話,公布漢語拼音方案,合理地簡化漢字,廣泛進行少數民族語言調查,並爲某些民族制訂或改進文字。以上工作,有一部分仍在進行中。在音韻學、語法學、漢語史、漢語教材編寫方面,已有顯著的成就。關於現代和古代漢語,已出了幾部有分量的詞典,並正在編印其他詞典。漢語方言研究、少數民族語言研究正在逐步深入。利用計算機進行語言研究雖仍在試驗階段,也取得了初步成績。  

古代印度語言學


  印度語言研究發源很早,約在公元前6~前3世紀已達到了驚人的高度。波你尼約在公元前4世紀就寫成了8卷本的梵語語法,描寫古典梵語。20世紀的美國語言學家L.布龍菲爾德說,此書是“人類智慧的最高成就之一”,因爲現代描寫語言學所注意的許多問題這本書已談到了。這書有兩個長處:一是語音描寫准確而有系統,二是把一個單詞切分爲詞根和詞綴,並列出了詳盡的構詞規則。全書文字極其簡括,這可能是爲了便於記憶和背誦,但是從現代讀者看來,如沒有注解便很難懂得。英國R.H.羅賓斯說,這是供語法專家用的語法書,而不是供教師或學生用的,因此與下文所說的希臘語法書不可同日而語。  

古代至18世紀的歐洲語言學及阿拉伯語言學


  遠在公元前5世紀,希臘的哲學家就討論語言的起源問題。有的說語言是自然產生的;有的說語言是約定俗成的。公元前4世紀,亞里士多德派提出“整齊論”,認爲詞形和語法結構都有規則,語法形式與語義是平行的;斯多葛派則提出“參差論”,因爲詞形的單複數往往與語義的單複數不對應,語法性别也往往與自然性别不一致。
  
  古代希臘學者隻注意本族語,不注意外族語。自公元前4世紀以來,他們所關心的是什麼才是純正的希臘語,因爲他們所諷誦的荷馬史詩等古典著作,在語言方面和當時的口語已經差别很大了。再說,他們雖注意語法,可並沒有深入地研究語音。
  
  約在公元前100年,狄奧尼修斯·斯拉克斯編成了第一部希臘語法書,名爲《語法藝術》。這書把希臘語詞類分爲8類,但是隻講詞法,不講句法。到了公元2世紀,阿波羅尼奧斯才寫了一些討論希臘語句法的書。他把句子分爲主語、述語兩部分,2000年來這是傳統語法分析句子結構的基本原則。
  
  繼希臘語法學者而起的是拉丁語法學者。拉丁語是羅馬人的語言,可是拉丁語法著作卻以希臘語法爲藍本,因爲這兩種語言有不少地方相似。最有名的拉丁語法書是多納圖斯的《語法藝術》(約400年寫成)和普里西安的《語法規範》(約500年寫成),這些是中世紀長期奉爲經典的著作。
  
  在普里西安之後約200年,阿拉伯語言學者異軍突起。8~12世紀,他們在巴士拉和庫法兩地(都在今伊拉克境内)先後建立了學派,編出了有名的阿拉伯語詞典;並研究了阿拉伯語特有的三聯輔音詞根和發音方法。他們所下的詞根、詞綴的定義,對19世紀歐洲語言學者,尤其是對F.博普很有影響。他們還有個長處──非但研究阿拉伯語,也研究土耳其語、蒙古語、波斯語。他們受希臘語言學的影響,但是比希臘語言學家的眼界要開闊得多。
  
  與阿拉伯人相反,歐洲人在普里西安之後長期止步不前。直至過了1000年,才出現一部值得注意的語言學著作,這就是17世紀法國巴黎附近波爾瓦羅亞修道院所編的《普遍唯理語法》。17~18世紀,這書一直被廣泛采用。在編寫時,作者以R.笛卡兒(1596~1650)的唯理主義哲學爲理論基礎,認爲一切語言都是表達思想的,雖有民族之别,可都有共同特征。作爲這一主張的證據,這書從希臘語、拉丁語、希伯來語和歐洲近代諸語言引了許多例子。作者把詞分爲9類,其中6類與人們的思維客體有關(如名詞),3類與人們的思維形式有關(如連詞)。他們還按邏輯來分析句子,說“看不見的神創造看得見的世界”這個句子就包含着3個命題:①神是看不見的;②神創造世界;③世界是看得見的。這種語言哲學,300年後美國學者喬姆斯基又重新倡導並加以發展。
  
  由16世紀至18世紀末,歐洲人的視野逐漸擴大了:他們重新發現了古希臘語;學習了希伯來語和阿拉伯語;認識了歐洲各國近代語言的重要性;接觸了與歐洲語言大不相同的亞洲、非洲、美洲語言,也接觸了與基督教傳統大不相同的多種文化。尤其重要的是,18世紀末發現了亞洲的古梵語竟與歐洲的古希臘語、拉丁語等同出一源,又把波你尼的梵語語法翻譯了過去。  

19世紀的歐洲語言學

 
  歐洲中世紀的語言學家心竅很窄,19世紀的人天地已大得多。他們利用當時的條件,大力開展歷史比較語言研究(那時叫做“歷史比較語文學”),同時語言類型研究、民族語言心理研究、方言研究、語音研究也有很大進步。
  
  歷史比較語言學的工作,18世紀末年已經開始。1786年,英國W.瓊斯證明,亞洲印度的古梵語與歐洲古希臘語、拉丁語有共同的祖先。1799年,匈牙利人沙穆艾爾,G.(1751~1830)又證明匈牙利語與芬蘭語同出一源。到了19世紀,從事這種研究的就更多,如R.K.拉斯克、F.博普、J.格林、A.施萊歇爾等等都做了許多工作。他們考釋歷史音變,驗證詞項對應,給印歐語系編出了一個族譜。有的學者還根據梵語和歐洲古代語言構擬出原始印歐語的形態來。
  
  施萊歇爾設想,一個語系正如一棵樹,親語是樹幹,子語是樹枝,構成一個譜系樹。他的學生J.施密特(1843~1901)則提出“波浪說”,認爲語言變異以一個地區爲中心,像波浪一般範圍逐漸擴大,首先強烈地影響鄰近諸語言,距離遠些,影響就來得遲些、小些。
  
  除語言的歷史演變外,有的學者還注意到語言與民族的關係問題。遠在18世紀,德國哲學家J.G.von赫爾德(1744~1803)就指出,民族語言與民族心理有密切的關係。到了19世紀,這個思想就由W.F.洪堡特來加以發揮。
  
  洪堡特認爲,語言有“外部形式”和"内部形式"。外部形式是語音,無民族之别;内部形式是語義和語法結構,因民族而異。他還說,人會說話,這是他所不可缺少的心智能力,這種能力使語言能適應環境,隨環境的變化而變化。所以,不管你怎麼分析語言,總有一些東西分析不出來。他還說,思想與語言是互相依存的,一個詞兒非但是某一事物的名稱,還把這一事物納入一定的範疇之内。他這些思想,給20世紀美國語言學家E.薩丕爾和B.L.沃爾夫開辟了道路。
  
  洪堡特最有名的理論也許是他的類型語言學。他跟德國學者F.von施列格爾(1772~1829)都認爲語言有3種類型:孤立型(如漢語),粘着型(如土耳其語),屈摺型(如拉丁語)。他覺得屈摺型最好,可是又說,漢語雖然沒有用形式表現出來的語法類别,卻自有其優勝之處。  

20世紀的西歐、北美語言學


  現代國外語言學有3個主要區域──西歐、北美和蘇聯。自20世紀初期至中期,西歐各派陸續建立,各有其獨立的傳統。30~70年代,美國學者提出了一些學說,對西歐有影響。蘇聯的語言學者受西歐、北美的影響較少,他們的學說在西歐、北美也沒有廣泛傳播,因此西方學者對它還沒有詳細而具體地加以評論。
  
  從20~70年代,西歐、北美語言學有4項突出的發展:一是前半個世紀結構主義占統治地位;二是50年代生成語法異軍突起;三是50~70年代數理語言學和計算語言學應運而興;四是類型學研究和語言共性研究引起了廣泛興趣。與此同時,語言學與哲學、邏輯、心理學、神經學、社會學、民族學、人類學、物理學、工程學打交道越來越多,關係越來越密切。有些交叉性學科變得十分專門,一般人已經覺得難以了解了。
  
  一般認爲,歐洲結構主義的鼻祖是瑞士學者索緒爾,但是他自己並沒用過“結構主義”這個名稱。他的理論見於《普通語言學教程》(1916),這是他的學生根據聽課筆記編成的,並不是他親自寫成的書。他研究語言采用3個二分法:①把“言語”(個人的話語)與“語言”(語言的系統)分開。②把柵性的“聚合關係”(如在“快走”、“慢走”中,按語法“快”“慢”可以互相替換)和線性的“組合關係”(如在“快走”中,按語法“快”修飾“走”)分開。③把共時研究和曆時研究分開,而且認爲共時研究比曆時研究更重要。這些理論,大部分已爲語言學界所接受。
  
  索緒爾說,語言是一個大系統,其中有詞匯、語法、語音三個小系統,這三個小系統中又各有其許許多多彼此有聯繫的成分。在語言這個大系統中,無論給哪一個成分下定義,都必須考慮與其他成分的關係。這正如在一盤象棋里,要知道任何一個棋子的作用,都必須考慮與别的棋子的關係一樣。他由此得出一個結論:語言是形式,不是實體。
  
  在索緒爾的間接影響下,並且通過自己的摸索,歐洲好些學者在某些方面得到了與索緒爾相似的結論,因此都被認爲是結構主義者。但是他們的側重點各不相同,成績大小、影響大小也各不相同。一般分爲如下幾個學派:①法蘭西學派,也叫社會學學派,以A.梅耶、M.格拉蒙(1866~1946)、J.房德里耶斯爲代表。他們認爲語言與社會、文化二者有密不可分的關係,語言既是社會事實,又是文化的一部分。②布拉格學派,以H.C.特魯别茨科伊、V.馬泰休斯、R.雅柯布遜爲代表。他們在音系研究方面有特殊貢獻,並且着重語言的句法功能和風格特點。③倫敦學派,以J.R.弗斯、韓禮德爲代表。弗斯提出語言的“多系統論”,他還指出語義與上下文以及說話環境有密切的關係,並強調詞的搭配方式。韓禮德提出“系統語法”,最近還進一步提出“功能語法”,研究社會方言、規範語言、文章風格以及句子和篇章中各成分如何互相聯繫等問題。④哥本哈根學派,以V.布倫達爾(1887~1942)、L.葉爾姆斯列夫爲代表。他們充分發揮索緒爾的語言是形式而不是實體的理論,注重語言成分的相互關係,並且認爲語言是人類所用的符號系統之一,其特征要與其他符號系統(如邏輯、舞蹈等)比較才能說得清楚。
  
  美國的結構主義的興起,差不多與歐洲的同時,但是背景不同,目的也不同。它的創始人是F.博厄斯,他所寫的《美洲印第安語手冊》出版於1911年,比索緒爾的《普通語言學教程》還早幾年。但是一般認爲,美國結構主義的主要代表是L.布龍菲爾德和E.薩丕爾。前者的《語言論》出版於1933年,後者的《語言》出版於1921年,都是這一派的奠基之作。不過,布龍菲爾德和薩丕爾的興趣和主要傾向並不完全相同。
  
  美國結構主義在20世紀初期勃然而興,這是由於人類學研究的需要。當時美國的人類學者並不像歐洲的語言學者那樣,要發現什麼語言的共性;相反,他們覺得弄清美國土著語言(印第安人的各種語言)的特性才是重要的。在他們看來,應當首先關心的不是語言的一般原理,而是處理陌生的語言的方法。碰到一種自己不懂的語言,必須設法分析它的結構,做出正確的記錄。
  
  薩丕爾對洪堡特在19世紀提出的民族心理與民族語言的關係深感興趣,布龍菲爾德所崇信的卻是哲學上的邏輯實證主義和心理學上的行爲主義。在布龍菲爾德看來,語言不外乎刺激和反應,隻有那具體的、可以觀察到的刺激和反應才是實在的,至於意義,那是空靈飄渺,無法測度的,因此暫可不談。布龍菲爾德雖然講語言的結構和系統,而且有一套嚴格的分析方法,但是眼界比索緒爾狹窄。到了50年代,Z.S.哈里斯等人就更着重語言形式的研究,希望完全把意義撇開,隻憑一套“發現程序”就能把一切語言材料都分析得清清楚楚。
  
  按照D.海姆斯的意見,布龍菲爾德派到50年代已經分爲兩支。一支包括G.L.特拉格、H.L.史密斯、M.朱斯,他們把語言分爲音系、語法、語義三層;另一支包括K.L.派克、R.朗格克爾,他們把語言分爲音系、語法、詞匯三層。前一支認爲,語言學的任務是研究語言的結構,“超語言學”才研究語言與社會、語言與文化的關係;後一支也着重結構,但是把“序位”作爲研究的重點,那是語法形式和語法功能相結合的單位。
  
  對布龍菲爾德派提出挑戰的是喬姆斯基,他在1957年出版了《句法結構》,1965年又出版了《句法理論面面觀》。他的學說稱爲生成語法。
  
  喬姆斯基師承布龍菲爾德派哈里斯所創造的轉換理論而加以改造,又師承布拉格派雅柯布遜所倡導的語言共性理論而加以發展。他批判布龍菲爾德派所崇奉的行爲主義心理學,尤其是B.F.斯金納的學說,而遠繼17世紀法國波爾瓦羅亞修道院語法學者的傳統,發颺笛卡兒的唯理主義。在他看來,語法所要說明的不是語言表現(說出的話),而是語言能力(說話的心理過程)。他說,從未學過的句子,人們能說出;從未聽過的話,一聽就懂得──這是由於人有天生的“語言習得機制”。他認爲,一個小孩聽到的語言材料很有限,可是到了五六歲,已經能不經老師指導就總結出一套完整的語法規則來,這個平凡而奇特的事實,布龍菲爾德派從未想到,更無法說明。
  
  1957~1965年,喬姆斯基的看法大致如下:語言的基本單位是句子。句子的生成不是從意義產生形式,而是從形式產生意義。先有個句法語符列,這叫做“深層結構”。對深層結構插入若幹個詞,這些詞按“轉換規則”轉換,於是深層結構變爲“表層結構”。深層結構在轉換爲表層結構之前,經過“語義傳譯”,這就成爲有意義的東西;表層結構形成之後,再經“語音傳譯”,這就成爲有聲音的東西。
  
  喬姆斯基的學說,60年代初期風行一時,可是到了1965年,生成語法派内部就開始分裂了。10年前,喬姆斯基曾經批評過布龍菲爾德派,說他們有兩個缺點:①不能說明歧義句。例如Flying planes can be dangerous這個句子,隻有一個表層結構,但是有兩個深層結構,一是“正在飛行的飛機可能是危險的”,一是“開飛機可能是危險的”。由於布龍菲爾德派的結構主義隻講表層結構,不提深層結構,它對歧義的產生無法解釋。 ②不能說明主動句與被動句的關係。例如The student hastaken the book away(學生拿走了書)和 The book has been taken away by the student(書被學生拿走了),二者表層結構不同,可是深層結構相同。由於布龍菲爾德派隻講表層結構,這個在意義上二而一的關係他們也無法解釋。但是到了60年代中期,J.R.羅斯和G.雷科夫對喬姆斯基同樣也加以責難。他們說,喬姆斯基的生成語法也有缺陷,因爲它不能說明同義句。好比Seymour sliced the salami with a knife和Seymourused a knife to slice the salami 這兩句話,表層不同,可是最深層都是“西摩拿刀子切香腸”,可惜憑着喬姆斯基那一套轉換規則,怎麼也不能把二者統一起來。
  
  60年代後期,C.菲爾莫爾(1929~ )還從另一方面非難喬姆斯基。喬姆斯基把“名詞短語”、“動詞短語”這些句法單位作爲“原始成分”, 以爲這些是最深的根底,可是菲爾莫爾卻提出“格”的觀念,認爲“施事”、“受事”這些語義關係才是最基本的層次。例如表示某人用鑰匙開門, 可以說The man opened the door with the key,或The door was opened by(或with)the key,也可以說The key opened the door。
  
  在這幾個句子的表層中,主語、賓語各不相同,但是在深層結構中, the man(人)總是施事格,the door(門)總是受事格,the key (鑰匙) 總是工具格。他所謂“格”不是傳統語法中的語法形式,而是語義關係,所以他的學說稱爲“格語法”。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海晗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172.16.32.*在 2018/6/28 3:53:44 发表
  • hey there and thank you for your information ?I have certainly picked up something new from right here. I did however expertise several technical points using this web site, since I experienced to reload the website a lot of times previous to I could get it to load correctly. I had been wondering if your web host is OK? Not that I'm complaining, but slow loading instances times will very frequently affect your placement in google and can damage your high-quality score if advertising and marketin
  • 172.16.32.*在 2018/4/2 8:34:22 发表
  • Hi there I am so happy I found your website, I really found you by error, while I was searching on Yahoo for something else, Regardless I am here now and would just like to say thanks a lot for a remarkable post and a all round interesting blog (I also love the theme/design), I don't have time to go through it all at the moment but I have saved it and also added your RSS feeds, so when I have time I will be back to read a great deal more, Please do keep up the fantastic job.
    Parajumpers USA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