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7532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小白不白 (2011/2/14 15:38:08)  最新编辑:小白不白 (2011/2/14 15:38:08)
金媛善
拼音:Jīn yuán shàn
 
拼布大師金媛善
拼布大師金媛善
 
 
  金媛善,朝鮮族的中國拼布藝術家,癡迷於拼布幾十載。她兩次穫得中國國際家用紡織品設計大賽獎,成爲清華大學藝術系的客座教授。2007年在東京國際拼布博覽會上,她的《姹紫嫣紅》穫得二等獎。
 
 

拼布藝術

 
  拼布藝術,顧名思義,就是將零碎小布縫制在一起成爲一件物品的手工藝術。除了純裝飾性的藝術形式,比如裝飾畫,該藝術結合實用的特點,將小布塊縫制成被子、坐墊、手機袋子、手提袋、零錢包等日用品。在歐洲,美國日本韓國已經廣泛流行。近年來,拼布藝術在中國受到越來越多人的青睞。
 
  金媛善,這位曾經做過與藝術毫不沾邊的統計師的人,對拼布藝術有她獨到的理解。“我始終說畫家是用筆和墨在紙上畫,我是用針和五彩的線在五彩的布上畫。但是我並不是藝術家。每一幅作品做的時候,都寄托了自己的心願。我跟任何人都是這樣說,我的一生是藏在五彩線里的。”

拼布作品爭芳鬥豔

 
金媛善作品《姹紫嫣紅》
金媛善作品《姹紫嫣紅》
  許多人都認爲拼布藝術是在一個平面上的穿針引線,拼貼組合,是一種靜態的美感,而金媛善的一些作品富有動感,有些甚至還是三維的。
 
  金媛善翻開拼布圖冊讓我看到《百花爭豔》的時候,我馬上聯想到夜空中正在燦爛綻放的一簇簇煙花。有人看到該幅作品,稱它可使金媛善躋身世界拼布大師之列,原因就是這幅作品仿佛整個在流動般,充滿動感,讓人眼前一亮。
 
  另一幅叫《姹紫嫣紅》的作品制作也很精巧,通過鮮豔誇張的色彩運用,以及韓國國旗太極八卦圖創造性的呈現,構成了富有個性、激情和沖擊力的視覺語言,探索了拼布藝術可能帶來的獨特魅力。“後來我拿出其中一塊做了靠墊,現在韓國滿街都是這種靠墊”。
 
  金媛善指着上面突出來的部分講到:“這個蝙蝠,蝙蝠不是有福的意思麼,這作品是個壁掛,意思就是福在眼前。我開玩笑和别人說,每個人多看一次就多得一個福。”
 
  這幅最初被金媛善稱其爲《念想》的作品,從背面迎着光線看有一層白的布,朦朧的透着正面的五彩斑斕,讓人暗暗感歎當時制作的匠心獨具。

  1997年,韓國纖維博物館要做一次中韓日美四國的展覽,從中國邀請的是金媛善,這幅作品在那穫得了二等獎。
 
  談起這幅作品,金媛善提到它制作的針法特别,並非慣用手法,而是使用了“倒三針”。“過去我在國外參加展覽,外國人就是認爲中國在拼布行業上技術不行,拼布上都是慣用針法,倒三針其實是沒有的。爲什麼我使用倒三針?因爲我希望有中國的民族風格。退一步海闊天空,我退了一針,退了一針,再退一針,總共退了三針,然後大跨步走一步,在這個針法里完全體現了我們中華民族的風格。現在日本倒三針很瘋狂,他們說是受我的影響。”
 
  拼布的文化含義當然不限於在針法運用上,通過傾聽金媛善對十八年前送給孫子的那副作品的解讀,我們了解到設計的每個細節都蘊含着情感的表達和寄托。
 
  “那個被子是藏在五彩線里的奶奶的夢想。兩邊各有二十四個小布塊,分别表示奶奶今天的二十四小時,和奶奶明天的二十四小時。另兩邊各有十八個小布塊,象征着上下祖祖輩輩要發。這兩個大的布塊是孫子的父母,一年四季爸爸媽媽看着你長大,外圈由瑣碎的布拼上,是奶奶一生的夢想、喜怒哀樂。我跟孫子說爲什麼反複的一針一針這樣的做呢,是因爲要培養忍耐性。拼在一起是希望鄰里之間兄弟姐妹之間要團結,拼成的美麗圖案是說團結之後的成果是這樣的。蓋這個被的時候希望他能感受到父母的愛,但是怎樣付出需要你來決定。現在,他長大了,能看懂我給他寫的信了,就問我什麼叫付出。幫助别人、多做好事、不要計較自己,這個就是付出。”
 
  在日本參展時,有個已經教了二十五年拼布課的日本人走上前來對金媛善說,“我們做一個作品時,到埃及看到那里風景時試圖將其和作品聯繫,到某處海邊的時候或者看到海底的奇妙世界時,也會試圖將看到的這些元素融入我們的作品。我曾經做過一個作品叫《母親的愛》,雖然做的時候是想着母親的愛,但是並沒有像你這樣的寓意,一針一針是培養忍耐性,拼是培養團結,這個沒想到。你的每一幅作品都包含着一種人性教育。這點要向你學習。”

將五十六個民族母親的藝術傳下去

 
金媛善正在拼布
金媛善正在拼布
  在色彩協會上,有個作品優秀的學生說,“這個世界上還是男人第一,做服裝設計師也是男人做的最好。”金媛善聽了,反駁道,“這個社會吧,沒了女人的香氣存在不了。經過我們女人手的東西全有香氣。女人戴的飾品,不適合女人的眼光,女人是不會戴的,所以這些還是要女人來做的。女人生孩子,撫養長大,然後默默地把一切傳授給後代,是這個偉大呢還是你們男人偉大?這就是母親文化。”
 
  金媛善接着就談到台灣女紅文化展。“那一百個母親弄的那個多好啊。我們要組織一個母親的協會,想要幫助看不見的母親。我愛人由於癌症看不見了,特别痛苦,他後來看不見的時候和我說,我在生命的最後時候,隻要有兩分鍾時間看見陽光,就欣慰了。”說到這里,金媛善聲音慢慢壓低。“後來我回哈爾濱,跟人商量說我們一定要成立個母親協會,將母親的藝術傳下去。我們五十六個民族的拼布特别漂亮,每一個民族的都很漂亮。最精細的拼布都是給自己孩子的。”
 
  金媛善:每個少數民族做的圖案都有含義。侗族做錢字紋,四個角,東南西北,意在一切邪氣都不能進來。苗族也是做的這種圖案,是希望自己的子女全部都吉祥。總的來說,這個錢字文是個吉祥的圖案。這個在中國歷史很悠久,唐代就有。
 
  現在我在蒐集五十六個民族的拼布,我已經找到了十四個民族的拼布,希望能把它們都放在一起設計成一個大的作品,就是一個中國民族大團結的拼布。我希望讓大家看到中國的拼布就是這麼精湛,讓大家震撼。
 
  我至今爲止都是免費教的。我現在免費教,希望在這樣傳播的過程中,拼布的愛好者多了,每個人能做一下自己本民族的東西。所以通道侗族自治縣的有個人,和我啥關係都沒有,我把他帶到韓國去了,我跟韓國那邊說他那邊挺貧窮的,所以韓國那邊就包了吃住,然後他就去韓國展出了。之後效果也很好,然後他就開始做拼布了。通道的宣傳部長很支持這個,給着錢讓你做。
 
  我曾經說,如果我們五十六個民族的拼布去日本展出,可以說前五十六名是中國的。我那樣說有點太狂了,後來我去各個地方,他們都不做。因爲這個東西很精細,現在的人又都急於掙錢,會針線活的人又都不願意做針線活。我問有個人他一個月工資是多少,他說是六百,我又問他這個民族的拼布作品他需要做多久,他說六個月。六個月是三千六,還有這些圖案材料費是多少錢,他說是兩千多,然後我就和他說好,那我就現付給你六千塊錢,如果我們這個去東京參賽的話,這個得了獎,獎金就是你的。得了獎之後呢,如果你想拿這個作品就付給我六千塊錢,如果你不想拿,那麼這個東西就是屬於我的。我感覺他得了獎之後這個東西肯定是不會給我的。侗族的拼布是很漂亮的,有它的特色。政府現在也支持起來了。
 
  苗族和侗族現在都在拼着。苗族這個人有點不太像話,八個月了都還沒弄出來,不過我能理解,這個又要繡,又要弄圖案,我就和他說明年八月份之前必須做出來,他說他已經用六千塊錢他買了一頭牛了。現在蒙古族也開始做這個拼布了。
 
  很多人問我做這個五十六個民族拼布項目的目的是什麼。我就說我沒什麼目的,就是想出去的時候有個伴。别人都說我是因爲有韓國的血統才做的這麼好,我說不對。很多欣賞者在提到中國的時候,那個眼神就不像提到法國人時候那樣,提到中國人的時候就很淡薄了。如果有幾個人一起出去,有個伴,或者有個協會就會好很多,我始終在爲成立一個協會奔波着,到現在是有些眉目了,現在紡織工業協會要成立一個拼布色彩藝術委員會,這樣就是一個國家的。

積累拼布知識

 
金媛善
金媛善
  並未接觸過拼布學習的金媛善曾經是位統計師。因爲媽媽是服裝裁剪師的緣故,家里布頭特别多。她感覺到如果做一些拼布出來,家人就會特别高興。一開始做茶杯墊。“當時,一天能做出三個來,那時候年輕,眼睛也好。當時就做出來送人。我沒想到我送了五塊以後,人家給我的化妝品不是迪奧就是香奈兒這些品牌的,他們說看來金老師是不化妝,我們得給你化妝品。當時一看真合適啊,我給了這麼五塊,就給了我這麼高級的東西。整整三年,我全把拼布作品送人了。”
 
  金媛善也從未接受過專業的色彩培訓。“我是統計師,需要打算盤的,算盤就兩種顏色。”金媛善調侃道。今天她對於色彩的悟性絕對是生活中從點滴的實踐中積累而來。“走在外面,哪怕馬賽克的色彩我都不放過。生活中處處我都關注色彩。人們總是問我爲何色彩把握得那麼好,可能和我的觀察有關。特别是接觸拼布之後,觀察得更集中了。走到哪我都看書,任何畫報我都看,會思考這里那里放哪種顏色更好,回去之後就會做筆記,什麼顏色和什麼顏色搭配起來更好看。” “人們問,我的職業並沒有和拼布相關,但沒有專業素質怎麼會拼成這樣呢。他們沒想到持之以恒堅持的力量。我總和别人說,一個人爲了實現自己的夢想,堅持是很不容易的,盡管我自己也是有很多次想放棄。”
 
  金媛善的包里隨時備有剪子,針等工具,走到哪里,任何一個眼里的東西都不放松。遇到任何產生靈感的東西就馬上試剪。

綠色拼布源頭

 
  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金媛善的拼布作品的都由小塊的面料組成。許多布頭都是面料做完衣服剩下的稍微大些的邊。與一些其他的拼布課堂不一樣,金媛善不提倡學生使用一百二十塊一平米的面料和昂貴的工具。金媛善的學生曾說,一根針,一個尺,一把剪子,一些線和幾塊布就可以參加金老師的課。
 
  “我的材料全都是布頭。所以我的作品里面沒有大塊的布。爲什麼我堅持這樣做,因爲傳統就是這樣做的——使用剩餘的面料。我媽媽做的時候一點點布頭都不會扔,都會拼上。所以我堅持用這種傳統的方式。”
 
  金媛善曾在電話里對杭州的一個拼布老師建議道,不要一開始給學生增加那麼多負擔,杭州很多服裝廠,可以問他們要些布頭,如果我有時間我肯定去要,老太太要嘛肯定會給的。要回來,第一個月不要向學生收面料錢。可能要做成品去參賽需要買布料來做,但是練習都能用布頭來做,足夠了。扔的話太可惜了。如果一開始就是工具收多少錢,面料收多少錢,就會把學生嚇走了。
 
  “最後這麼小塊都能用,沒有扔的,隻是碎片可以扔,這個特别環保。我周圍的朋友都幫着我收集。”金媛善一邊說,一邊愛惜的捧着色彩紛呈的布頭。
 
  有一段時間,她每天早上到賣菜的地方去,爲的是撿從洋蔥上撥下來的皮。撿的次數多了,買菜的人納悶了。看這位老太太穿的挺時髦,怎麼會來撿菜。有一天問她,是撿來入藥吧?金媛善解釋她用來染布。“洋蔥皮染的特别好看”。第二天金媛善把撿回的菜染成的布拿過去給買菜人看,對方不相信,說這種黄色怎麼能染成咖啡色。到後來,都不用她去,買菜人就會把從家里剩下的皮都弄成大包給她,作爲回報,金媛善送他們一些衣服穿。“賣菜的那些人也都挺高興的,總是給攢。我總是說我是剝削人的勞動力的。”金媛善開玩笑說。

從藝術到產業再到藝術

 
金媛善拼布藝術展在北京服裝學院開展
金媛善拼布藝術展在北京服裝學院開展
  數年前,金媛善曾經爲拼布藝術產業化作出了很多努力。除了上海國際拼布節上的服裝設計師對她的拼布有濃厚興趣,許多喜歡她作品的人也曾同她商量是否能將她的拼布藝術做成奢侈品。
 
  盡管金媛善認識到手工制作的物品產業化是很困難的,而男女老少的喜愛讓她無法忽視,她同時也發現了不少的農村閑散勞動力。“這不僅是一個愛好,也是學藝術的一個機會,而且經濟上也是有效益的。當時組織在農村的人做,一天就可以拼完,他也不用想,拼就好。我給中間商是四十塊錢,他們給下面的人是二十塊錢,隻要我給他們四十能拿回來就行。”

  藝術品收藏家王子瑞分析了拼布產業化的意義:“這樣產業化是有意義的,爲什麼說現在非物質文化遺產沒人傳承,老藝術家沒有了,傳不下去了,恰恰就是因爲和市場經濟結合不到一塊,因爲現在用農耕時期的思想要求現在的人是不可能了,過去做這些事情是自娛自樂,以物載情。但是現在不同了,要生存啊,這樣的結合非常好。”
 
  金媛善還有更高遠的理想。 除了忙着眼前的五十六個民族的拼布藝術,她希望能多培養幾個學生;目前最大的願望是在中國成立一個拼布協會。

拼布與排憂解難

 
  金媛善從外面一回來隻要一進屋就做這個活,她的先生孩子就會知道她今天在外面有生氣的事了。看到這個五彩的布,腦子里就隻有這一件事情了,沒有煩惱的事了。所以她一直提倡老年人做這個,特别好,這樣就根本沒有想法來怪兒媳婦啊兒子啊不對了。
 
  金媛善有一個朋友,她就和兒媳婦關係特别不好,之後做了這個之後她就和兒媳婦關係特别好了,因爲做這個之後家里的活都是兒媳婦做了,她就覺得兒媳婦特别好。

拼布教學

 
  金媛善不特意招學生,走到哪里,遇到有愛好者就在學校開講座教授。她培養的唯一一個長期聽課的學生是一個清華大學染服系的研究生,和金媛善一樣,是哈爾濱人。他畢業設計做了拼布,後被中央美院招去教書。因爲一次采訪之機到金媛善的家中拜訪,對她家中陳設的物件很是欣賞。“一股腦地照相。看到哪就照哪。我一看就感動於他的熱情,就把我之前的拼布啊屏風什麼的都拿出來給他看。”男孩家境貧苦,卻對拼布情有獨鍾,熱情和耐心打動了金媛善收他爲徒。
 
  “那個男孩跟我學了兩年多,放假回哈爾濱就學,我來北京他就跟着我學。放假期間有時候就跟着我整個星期地學。那個男孩特别有耐心。”金媛善語重心長地讚颺道。
 
  金媛善在北京的時候,學生一個星期來一兩次,然後回去練習拼。隻要兩個月時間,去她那里總共八天就行。“但是,悟、練是要靠自己,這些圖案就都會做了。”

拼布與中國文化

 
金媛善拼布藝術展作品
金媛善拼布藝術展作品
  因爲拼布,金媛善有許多與外國同行接觸的機會。在這些交流中,金媛善不僅僅是圍繞拼布藝術、參賽作品等,而且處處滲透着對中國文化的理解、捍衛和傳承。
 
  2006年,在韓國有一次國際研討會上,有個歐洲的作者說一種錢字型的圖案是從歐洲傳到中國的,仿佛是天主教的窗。這一觀點並非一家之言,中國翻譯過來的書里也都稱其爲“教堂之窗”。金媛善當時一聽就擧手了,對歐洲作者說,“你剛才說的那個完全錯了。這個不是歐洲的,中國唐代的時候就有這種圖案了,而且特别精細。我1992年到新疆去的時候,去了庫車博物館,這個博物館陳列着出土的蓋臉布就是這個圖案,九個花一組。在韓國叫做如意紋,做法稍有不同。現在歐洲的做法和韓國的一樣。你們歐洲的這個圖案僅僅是一種,錢字圖中國的我所看到的就已經五種了。所以這個東西是中國的,不是你們的。”
 
  金媛善講完那件事,信手拈來一個延伸出的問題:“爲什麼要將它蓋在逝者臉上呢?”她接着解釋道,是希望他在天堂里還能看到錢,有錢花了,就不跟在世的子女要錢了,所以說即是祝福生者的有生之年更好。後來我母親去世以後,我做了一個蓋在她的臉上。後來,我們姐妹說,爲什麼媽媽走了,我們幾個的生意都好,特别特别好,是不是跟這事有關係啊。”
 
  現在國外大都是用棉布來進行教學和制做,在中國很多人也是用棉布。金媛善卻提倡用真絲作爲原材料。“我用真絲來做是因爲中國是絲綢之國,我現在上課和學生說,不要把外國的原原本本地搬過來,要用中國的元素來做。用中國的絲綢和植物印染來做。植物印染在《本草綱目》這些中國的文獻里能夠找到。我們中國有這麼好的資源爲什麼不拿來做呢。我是不做棉布的。我給我的學生說一旦玩真絲了就不願意玩棉布的。國外剛剛開始用真絲來做。在展覽上,國外的人用棉布做,我的真絲作品一出現就立馬顯出我的作品的高貴了。我一直主張中國拼布愛好者在做參賽的作品時,一定要用真絲來做。”

    1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