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8757 次 历史版本 3个 创建者:高山流水 (2011/2/8 21:42:48)  最新编辑:贪狼 (2015/6/29 11:11:14)
武漢保衛戰
拼音:wǔ hàn bǎo wèi zhàn
同义词条:武汉会战,武汉攻略战
目錄[ 隱藏 ]
  1938年(民國二十七年)8月至10月,在抗日戰爭中,中國第5、第9戰區部隊在湖北省武漢地區抗擊日軍進攻的防禦戰役。

會戰簡介


  武漢會戰(中國稱爲武漢保衛戰,日本稱爲武漢攻略戰)是抗日戰爭中一場大規模戰役,超過一百萬名國民革命軍在蔣介石的領導下防守武漢,以抗擊由畑俊六指揮的日本帝國陸軍,戰場在長江南岸及北岸,横跨安徽省河南省浙江省湖北省,該戰役共進行了四個半月,是整個抗日戰爭中時間最長、規模最龐大和最出名的戰役。  

歷史背景

  
武漢會戰
       武漢會戰
    日軍侵占南京(參見南京戰役)後,國民政府雖西遷重慶,但政府機關大部和軍事統帥部卻在武漢,武漢實際上成爲當時全國軍事、政治、經濟的中心。1937年12月13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擬定保衛武漢作戰計劃。在徐州失守(參見徐州會戰)後,即調整部署,先後調集約130個師和各型飛機200餘架、各型艦艇及布雷小輪30餘艘,共100萬餘人,利用大别山、鄱陽湖和長江兩岸地區有利地形,組織防禦,保衛武漢。由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7月中旬~9月中旬由白崇禧代理)指揮所部負責江北防務;第九戰區司令長官陳誠指揮所部負責江南防務。另以第一戰區在平漢鐵路(今北京一漢口)的鄭州至信陽段以西地區,防備華北日軍南下;第三戰區在安徽蕪湖、安慶間的長江南岸和江西南昌以東地區,防備日軍經浙贛鐵路(杭州一株洲)向粵漢鐵路(廣州一武昌)迂回。

會戰過程


  中日雙方布陣

  1938年(民國二十七年)6月至10月,在抗日戰爭中,中國第5、第9戰區部隊以湖北武漢地區爲中心,在皖中-皖西、贛北-贛西北、鄂東、豫南等廣闊地域抗擊日軍進攻的大會戰。   

  1938年6月12日,日軍波田支隊在安慶登陸,很快占領安慶,武漢會戰正式開始。9月6日,廣濟失陷。29日,日軍攻陷長江要塞田家鎮。至10月下旬,武漢三鎮全部淪於敵手,武漢會戰結束。   

  日軍侵占南京(參見南京戰役)後,國民政府雖西遷重慶,但政府機關大部和軍事統帥部卻在武漢,武漢實際上成爲當時全國軍事、政治、經濟的中心。1937年12月13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擬定保衛武漢作戰計劃。在徐州失守後,即調整部署,先後調集約50個軍130個師和各型飛機200餘架、各型艦艇及布雷小輪40餘艘,共100萬餘人,利用大别山鄱陽湖和長江兩岸地區有利地形,組織防禦,保衛武漢。由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7月中旬~9月中旬由白崇禧代理)指揮23個軍所部負責江北防務;第九戰區司令長官陳誠指揮27個軍負責江南防務。另以第一戰區在平漢鐵路(今北京一漢口)的鄭州至信陽段以西地區,防備華北日軍南下;第三戰區在安徽蕪湖、安慶間的長江南岸和江西南昌以東地區,防備日軍經浙贛鐵路(杭州一株洲)向粵漢鐵路(廣州一武昌)迂回。   

  1938年5月日軍攻陷徐州後,積極准備擴大侵略戰爭。決定先以一部兵力攻占安慶,作爲進攻武漢的前進基地,然後以主力沿淮河進攻大别山以北地區,由武勝關攻取武漢,另以一部沿長江西進。後因黄河決口,被迫中止沿淮河主攻武漢的計劃,改以主力沿長江兩岸進攻。4日,日軍華中派遣軍調整戰鬥序列,由其司令官畑俊六指揮第2、第11軍共約140個大隊25萬兵力負責對武漢的作戰。以岡村寧次指揮第11軍5個半師沿長江兩岸主攻武漢;東久邇宮稔彥王指揮第2軍4個半師沿大别山北麓助攻武漢。以及海軍及川古志郎第3艦隊120餘艘艦艇,日本第一個飛上天的飛行員德川好敏的航空兵團500餘架飛機,另以華中派遣軍直轄的5個師團分别擔任對上海、南京、杭州等地區的警備任務,以鞏固後方,保障此次作戰。   

  武漢會戰包括有:馬當戰鬥、九江戰鬥、黄梅戰鬥、廣濟戰鬥、田家鎮戰鬥、瑞昌戰鬥、馬頭鎮戰鬥、星子戰鬥、萬家嶺大捷、富金山戰鬥、信陽戰鬥。

  波田支隊序戰

   波田支隊(台灣混成旅)由蕪湖溯江西進,6月11日夜,波田支隊趁雨夜突襲安慶,川軍27集團軍楊森部作戰不力,一夜間就被逐出城外,蔣介石大怒,致電楊森,“輕棄名城,騰笑友邦”。要他反攻安慶,楊森回電,徐源泉的26集團軍檔不住日軍第六師團的攻擊,暴露了他的側背,他不得已才退出安慶,這事也就不了了之。   
  
武漢會戰
武漢會戰中的日軍
     波田支隊在攻占安慶後,繼續搭乘海軍艦艇沿長江西進,6月下旬抵達了江防要塞馬當的封鎖線外。馬當要塞由德國軍事顧問設計,中國軍隊經營了幾個月,耗資無數,堅固異常,是阻攔日本海軍的堅固堡壘,蔣介石對它寄於厚望,認爲它至少能阻止日軍攻勢一個月左右。日本海軍首先試圖從江上打開通道,無奈水雷、沉船和人工暗礁太多,而且掃雷艇在守軍的炮火下也無法掃雷。見江上行不通,日軍就改爲陸路迂回進攻,而馬當要塞附近守軍爲李韞珩的16軍,兩周前,李韞珩不知哪根觔搭錯了,大敵當前竟然還辦了一個爲期兩周的“抗日軍政大學”。6月24日,李韞珩還大肆鋪張地辦了一個隆重的結業典禮,邀請了16軍各級軍官和當地士紳參加。日軍肯定事先得到了這個情報,於是6月24日凌晨,在16軍的防地東流登陸成功,然後顺利地攻下了既無准備,又無主官指揮的香山、香口等地。還好,防守馬當要塞長山核心陣地的海軍陸戰隊2大隊沒有派人參加結業典禮。在總隊長鮑長義的指揮下,2大隊頑強抵抗,打退了了波田支隊的三次大規模集團沖鋒。鮑長義這邊打得昏天暗地,李韞珩那邊結業典禮則開得隆重得很,講完話之後又有用餐,喝得一塌糊塗。見16軍暫時指望不上,鮑長義趕緊發報給在武漢的老上司謝哲剛。謝哲剛一看電報,吃驚不小,立馬報告了蔣介石,同時還緊急請空軍出動。蔣介石看了謝哲剛送來的電報,更是大吃一驚,馬上打電話給在田家鎮視察的白崇禧,讓他想辦法。白崇禧很快就反應過來,看了一下地圖就馬上打電話到彭澤的167師,要師長薛蔚英立刻率部增援長山。這邊李韞珩和鮑長義通過電話後也反應過來了,這麼巧也一個電話打到167師。薛蔚英一下子接到了兩個不一樣的命令,白崇禧命令他從公路火速馳援,李韞珩則叫他走小路。面對兩個不一樣的命令,薛蔚英想了很長時間,最後出於對老雜牌白副總長的鄙視,選擇了聽李韞珩的走小路。這邊鮑長義的2大隊在堅持了兩天後,傷亡已經過半,而且炮彈也打光了。爲了避免全軍覆沒,2大隊不得不撤離陣地。日軍占領長山陣地後,16軍一度反擊,但很快就失敗了,連馬當炮台也跟着丟了。老蔣見自己希望能守一個月的馬當竟然連一周都沒守到就丟了,連夜把九戰區司令長官陳誠叫過去罵了一頓。陳誠立馬命令16軍和49軍反攻馬當。日軍依托馬當堅固的一級國防戰備工事頑強抵抗,使中國軍隊的進攻屢屢受挫、傷亡慘重,陳誠不得不命令停止進攻,退守彭澤。老蔣對這個結果實在是太不滿意了,李韞珩被撤職查辦,薛蔚英被鎗斃。   

  波田支隊在打退國軍反撲後,與來增援的106師團一起直撲彭澤,6月29日彭澤失守。見情況嚴重,陳誠嚴令駐紮湖口的李漢魂64軍反攻彭澤。經過一番拉據戰,日軍不但打退了李漢魂的進攻,還乘勢撲向了湖口,7月4日,湖口陷落,64軍退往九江。占領湖口後,疲憊不堪的日軍休整了十幾天,22日繼續出發向下一個江防重鎮九江挺進。23日凌晨,日軍又故伎重演,冒雨潛入鄱陽湖,終於在姑塘以南的預11師登陸成功。守軍不知什麼原因,日軍12點就已經登陸了,直到四點才報告上面呼叫增援,後面來援的顧家齊128師又是由湘西土著改編而成的,碰上日軍沒打幾下就被打得潰散而逃。穩固登陸場後,106師團在艦炮掩護下向縱深推進,配合正面進攻的波田支隊包圍九江。見整體態勢不利,張發奎命令第2兵團轉進,放棄九江,退往二線陣地金官橋一帶防守。

  長江南岸作戰

  攻戰九江後,南岸的日軍兵分兩路,松浦的106師團則沿南潯路攻向德安。波田支隊和海軍陸戰隊搭乘海軍艦艇繼續沿江西進,攻擊下一個要點瑞昌;8月11日,在瑞昌東北的港口強行登陸成功,並擊破守軍孫桐萱的第12軍的反擊,向瑞昌進攻。第3集團軍在湯恩伯第32軍團增援下奮力抗擊。8月下旬,日第9師團也在在艦艇的護送下抵達瑞昌,前鋒第6旅團登陸後一路勢如破竹,連下鯉魚山、筆架山等要地,8月24日攻占瑞昌。占領瑞昌後,丸山政男的第6旅團本應該往西南攻擊,切斷粵漢鐵路,可是看到南潯路106和101師團竟然被薛嶽的第1兵團打得寸步難進,覺得不可思議,一多事就殺了過來。丸山率部進入岷山山脈,直插南潯路正面守軍的背後。防守岷山的是川軍王陵基部是保安隊改編的,戰力薄弱,一觸即潰,薛嶽還以爲川軍謊報軍情,就命令74軍派一個團去驅趕岷山之敵,掩護南潯路正面守軍側背的安全。74軍派去的一個旅差點被包了餃子。151旅周志道立馬回過味來,一面率部隊邊打邊撤。王耀武接到報告也害怕151旅有什麼不測,急忙率51師其它部隊前往支援,誰知51師一起上也不是對手。51師被打得節節後退,俞濟時這時終於搞清了敵人的兵力和番號,也急忙率74軍其它全部部隊趕往支援。但還是不支節節敗退。到9月3日,丸山支隊占領回馬嶺,南潯路正面守軍第4軍、64軍、18軍等部側背受威脅被迫撤退,退到下一道防線烏石門陣地繼續堅守。丸山來如狂潮的攻勢終於被頂住了。丸山旅團自己回瑞昌會合第9師團歸建和波田支隊繼續沿長江西進,同時以第27師團向箬溪方向進犯。第30集團軍和第18軍等部在瑞昌-武寧公路沿途地區逐次抗擊,相持月餘,至10月5日,日軍第27師團攻占箬溪後,轉向西北進攻,18日陷湖北辛潭鋪(屬陽新),向金牛(今屬大冶)方向進犯。在此期間,守軍第31集團軍和第32軍團等部在瑞昌以西地區節節抵抗沿長江西進的日軍,田家鎮對面的富池口要塞也因爲18師師長李芳郴棄職潛逃,軍心動搖,於9月24日失陷,日本人終於打開了通向武漢的長江水路。第2兵團組織第6、第54、第75、第98軍和第26、第30軍團等部在陽新地區加強防禦,戰至10月22日,陽新、大冶、鄂城(今鄂州)相繼失守,日軍第9師和波田支隊向嶽陽急進,以期截斷粵漢鐵路,遭到第54軍陳烈部阻擊。

  當西進日軍進攻瑞昌的同時,第106師團從九江沿南潯鐵路(南昌-九江)南犯。守軍第1兵團第29軍團李漢魂和歐震第4軍、李玉堂第8軍等部依托廬山兩側及南潯鐵路北段的有利地形進行頑強抗擊,日軍進攻受挫。隻好轉攻70軍李覺的金官橋陣地,誰知的70軍依托廬山上的天險頑強抵抗,松浦的進攻又受挫了。8月20日,岡村寧次命日軍第101師團從湖口横渡鄱陽湖增援,突破第25軍王敬久防線,攻占星子,協同第106師團企圖攻占德安,奪取南昌,以保障西進日軍的南側安全。第1兵團總司令薛嶽以葉肇第66軍、俞濟時第74軍、第4、陳寶安第29軍等部協同第25軍在德安以北的隘口、馬回嶺地區與之激戰,雙方成膠着狀態。中國軍隊擊傷日101師團長伊東政喜,9月底,見南潯路進展如此慢,岡村急得要命。通過空中偵察他發現經過一個月的激戰,南潯路與瑞武路之間的防守間隙越來越大,這時派一支奇兵從這個縫隙穿過去突然出現在守軍的背後,那麼南潯路正面20萬中國守軍就有可能被日軍的三個師團合圍。岡村親自爲松浦籌劃了一切,他把106師團分成五部分,以便能隱蔽地穿過國軍防線的縫隙以及在受攻擊時能相互支援。9月25日,106師團正式開始行動,進至德安西面萬家嶺地區,因地圖失誤而迷路。被薛嶽發現指揮第4、第66、第74軍等部從側後迂回,將其包圍。日軍第27師團一部增援,在萬家嶺西面白水街地區被第32軍等部擊退。10月7日,中國軍隊發起總攻,激戰三晝夜,多次擊敗日軍反撲。日軍由於孤立無援,補給斷絕,戰至10日,日軍第106師團被殲3000餘人,這是贛北地區主要作戰中殲敵最多的一役。第106師團在連遭兩次殲滅性打擊之後已失去進攻能力,即在南潯路北段地區擔任守備任務,進行休整補充,原定與第101師團進攻南昌的任務被迫取消。   
  
武漢會戰地圖
   武漢會戰地圖
    萬家嶺大捷後,正當薛嶽兵團重新部署之際,被阻於隘口以東的日軍第101師團不斷向德安以北隘口一帶實施小規模的攻擊,企圖牽制薛嶽兵團的行動。武漢撤守以後,薛嶽兵團主力向修水以南轉移,日軍乘虛向德安發動進攻。當時擔任德安城及附近地區防守的是第32軍的第139師(附第141師的第723團)。10月27日,日步兵、炮兵、航空兵協同,猛攻德安城北的義峰山。第139師第716團團長柴敬忠陣亡。陣地失守,日軍攻入城内。第723團團長王啟明率所部堅守城内東南城區,與日軍進行巷戰,逐屋爭奪,寸土必爭,並組織反擊,一度將突入城内的日軍擊退,堅持戰鬥3晝夜方奉令撤出。此事頗爲當時輿論所稱頌。馮玉祥曾作詩讚之。   
      
     在整個贛北地區的作戰中,第1兵團較好地完成第九戰區所賦予的阻止日軍向南擴展的任務,不僅打破了日軍攻占武昌的企圖,而且給日軍第11軍的第106、第101師團以殲滅性打擊,爲武漢會戰爭取了時間。

  長江北岸作戰

  6月初,日軍第六師團從合肥南下;突破了徐源泉26集團軍的防禦,13日攻占桐城後,轉向西南方向進攻,17日陷潛山。至7月初,日軍在江北占領太湖、望江以東,在江南占領江西湖口以東的長江沿岸地區。   

  7月24日,日軍第11軍第6師團在稻葉四郎指揮下從安徽潛山向太湖進攻,一路血戰,相繼突破第31、第68軍、84軍防線,至8月3日,先後攻占太湖、宿松、8月4日經過激烈的巷戰終於占領了廣濟的門戶黄梅。丟掉黄梅後,五戰區代理司令白崇禧立即指揮部隊反擊,但日軍據險死守,還施放大量毒氣,硬攻慘失慘重。見強攻不行,白崇禧就調部隊側擊日軍的後方,8月26日李品仙兵團收複太湖、潛山,切斷了日軍第6師團的陸上補給線和陸上退路,使稻葉處境艱難。白崇禧抓住機會,指揮正面對峙的28軍、84軍等部隊趁機猛攻,意圖全殲曾在南京大屠殺中犯下累累罪行的第6師團。這一回白崇禧的布局雖然高明,但還是低估了日軍的戰鬥力。第6師團據險死守,同時施放大量毒氣,死撑硬頂渡過了難關。岡村也立刻派遣海軍在九江對面的小池開辟了補給通道,爲第6師團被給彈藥和補充兵員。稻葉得到補充後,8月30日開始反攻,白崇禧雖然親臨前線督戰,但也於事無補。在日軍的猛攻下,28軍、68軍和84軍傷亡慘重,而且預備隊用盡,但還是無法扼止日軍的攻勢,被迫向廣濟撤退。日軍見守軍撤退,立馬尾隨追擊到了廣濟,在廣濟又是一番激烈的撕殺,中國軍隊最後不支撤退,田家鎮的門戶廣濟於9月6日失守。經過這場慘烈的戰鬥,第6師團損失慘重,無力繼續進攻,在廣濟就地休整7天,並補充了新兵3200人和一些裝備。   

  接着稻葉第6師團先以一個旅團攻擊東界嶺,試圖單獨從公路西進,可是遇到頑強抵抗、屢屢碰壁,不得不回頭於9月15日派今村支隊從廣濟出發,開始來砸田家鎮的大門了。田家鎮是長江最重要的江防要塞,是屏障武漢的最重要的門戶,要是田家鎮丟了,武漢可以說得上是朝不保夕。對於如此重要的地方,國軍當然是重兵把守,第11軍團長李延年率第2軍駐守要塞,外圍覃聯芳84軍、張義純48軍和劉汝明68軍在外圍策應作戰。剛開始富池口還沒丟失,田家鎮隻是遭到今村支隊的攻擊,壓力並不大。在天氣不好,日本空軍不能出動時,外圍的三個軍又不斷的圍攻今村支隊,使得稻葉兩次大規模增援今村支隊維持攻勢。9月24日富池口被沿江西上的波田支隊攻陷,天氣又好轉過來,情況頓時變得不妙了,日軍開始海陸空立體攻擊。空軍一來就是上百架,炸得國軍直恨入地無門。海軍一來也是上百艘艦艇,還載着海軍陸戰隊從江上向田家鎮猛攻,得到增援的今村支隊又趁勢從陸路猛攻,29日國軍不得不從田家鎮撤退,長江的大門被撞開了。岡村寧次爲了搶在日本第二軍前面搶占漢口,特别組織了快速縱隊,由36旅旅團長牛島滿率領長途奔襲,並期望能在武漢以北和第二軍會師以截斷五戰區大軍的退路。

  大别山北作戰

  日本第2軍 因爲北邊的張鼓峰事件,行動晚了許久,直到8月22日,東久邇宮稔彥王才從合肥帶隊出發。8月27日,第2軍同時向大别山的門戶六安和霍山進攻。剛開始日軍強攻守軍正面陣地,守軍依托外圍工事和城牆頑強抵抗,頂了兩天,使日軍進攻屢屢受挫。和以前一樣,日軍見正面強攻不行,又使出了正面進攻的同時,側後迂回的老招數。守軍也是老樣子,一點防備都沒有,日軍迂回成功,守軍被迫撤退。攻占六安、霍山後,第2軍兵分兩路。左路第13、16師團穿越大别山北麓直逼武漢,右路直搗羅山、信陽,迂回武漢。左路第13師團9月2日逼近葉家集,開始進攻富金山。富金山靠葉家集很近,在商六公路的南翼,在山上可以居高臨下地封鎖公路,日軍想繞過去都不行,沒辦法隻好硬着頭皮進攻富金山了。守富金山的是宋希濂71軍的兩個師和原東北軍51軍的114師,由宋希濂統一指揮。宋希濂以他最精銳的德式師36師守中間的主陣地,原東北軍114師守左邊,右邊是88師。日軍進攻矛頭首先是直指中間36師的主陣地。日軍進攻模式可謂是千篇一律,先以飛機輪番轟炸,再以重炮集中轟擊,最後步兵沖鋒。富金山不算很險要,坡面根本就不怎麼斜,但36師不愧是中央王牌,拼死據守,使日軍攻勢屢屢受挫,直到9月6日,日軍還在山腳下仰望山頂無可奈何地苦笑。見36師實在太硬,日軍沒辦法隻好轉攻左翼的114師,同時使出了奇兵迂回後方的招數。這一回日軍的迂回部隊被88師發現了,被打了個伏擊,損失了400多人,不得不原路返回,真是偷雞不行蝕把米。同時正面進攻的部隊也被打退了。第13師團荻洲立兵真是沒有辦法了,隻好向東久邇宮求援。9月11日,日軍的增援部隊16師團到達富金山,中國守軍因爲奉行節節抵抗,避免決戰,所以防守的部隊一般是沒有援軍的,隻有防守的時間限制,守到時間就可以撤了。面對增加一倍的日軍,宋希濂也沒有辦法,經過九日的激戰,守軍傷亡慘重,無力再戰,隻好撤離陣地,轉移到沙窩、小界嶺一線陣地。日軍乘勝追擊國軍,連占葉家集和商城,逼近小界嶺防線。小界嶺防線是大别山北麓最後一道阻擋日軍的穩固防線,如被突破,日軍就將越過大别山山脈,沿公路一路顺暢無阻地前進,國軍將無可以依托的有利地形來阻擊日軍。小界嶺防線由宋希濂的71軍、田鎮南的30軍和馮安邦的42軍來防守,其中71軍缺36師(36師富金山一役,隻剩下800多人),孫連仲這一回讓富金山一役已經損失慘重的71和30軍來防守小界嶺防線的頭沙窩,比較完好的馮安邦42軍則獨自防守小界嶺防線的頭尾新店。守軍三個軍利用地形優勢,頂住了日軍一輪又一輪的猛攻,從9月18日一直打到10月下旬,第13和16師團終於突破了小界嶺防線,穿越了大别山,於10月25日占領麻城,可是這時國軍已經放棄武漢了。    

  日軍第2軍左路軍行程不暢,右路軍與之相比稍好一點,第3和第10師團猛攻固始,一番激戰後於9月7日占領該城。接着,兩個師團沿公路西進潢川,撞上了國軍一代名將張自忠。張自忠從9月9日一直打到9月19日,整整守了10天,比原來預定的守七天整整超了三天,最後還能在敵人面前安全撤退。日軍占領潢川後,直搗羅山、信陽,胡宗南的第1軍、46軍早已在那里嚴陣以待。胡宗南的第一軍是當時國民黨軍隊裝備最好的,有邱清泉的坦克部隊(當時國軍唯一的坦克部隊)和彭孟緝的炮兵旅(當時最大的炮兵編制)。胡宗南坐擁國軍最好的裝備,用三個軍七個師與日軍已經血戰數次的兩個師團激戰20多天竟然還處於下風,最後10月12日丟了信陽,李宗仁曾“電令胡宗南自信陽南撤,據守桐柏山、平靖關,以掩護鄂東大軍向西撤退。然胡氏不聽命令,竟將其全軍7個師向西移動,退保南陽,以致平漢路正面門戶洞開。武漢會戰打到了10月中間,外圍要點盡失,如果還要守,就隻能固守城垣了。更要命的是,蔣介石沒想到這時日軍竟然還能分兵在廣東登陸並很快於21日占領華南重要港口廣州。

  日軍突襲廣州
  
武漢會戰
       武漢會戰
    青島上海等地陷落後,廣州就成了中國最重要的港口了,但與它的重要性相比,防守卻顯得很松懈,粵軍竟然被抽調半數去參加武漢會戰,蔣介石認爲日軍已經傾盡全力在武漢會戰上面了,不可能還能抽出兵力在其它的方向上面進攻,本來,日軍由於兵力不足,還打算在武漢會戰結束後再抽調兵力來進行進攻廣州的作戰的,誰知在武漢會戰國軍頑強抵抗,使得戰局進展緩慢,日軍大本營等不及了,迅速抽調三個師組成21軍,由古莊幹郎大將統領,在海軍第5艦隊司令長官鹽澤幸一支援下,奇襲廣州。廣東這邊到是聽到一點風聲,廣東省長吳鐵城還向重慶作了報告,可是蔣介石居然以爲這是日本人故意制造出來的“假”情報,試圖讓國軍從武漢戰場抽出兵力支援廣東。不給增加兵力也就算了,10月10日,老蔣竟然還發報讓餘漢謀再調一個師去武漢戰場。10月11晚,日軍7萬多人,2.7萬疋馬在廣州大亞灣登陸成功,一路勢如破竹,連下淡水、惠州、博羅和增城,21日已經攻到廣州近郊。餘漢謀的12集團軍僅僅10天就被日軍打得落花流水、潰不成軍。無奈之下,餘漢謀下令廣州守軍撤退,廣州於21日下午淪陷。廣州一失,粵漢鐵路被切斷,武漢就更不值得用重兵防守了,面對這種情況,蔣介石又吸取去年南京保衛戰的教訓,不做孤城困守,決定迅速放棄武漢。10月25日,日軍占領漢口,次日占領武昌,27日占領漢陽,武漢保衛戰至此結束。   

  武漢會戰期間,中國空軍和海軍也積極參與了作戰。在蘇聯航空志願大隊的配合下,中國空軍鏖戰長空,與日軍航空兵空中大戰7次,擊毁日機78架,炸沉日艦23艘,有力地支援了地面部隊的作戰。中國海軍也英勇作戰,擊沉,擊傷日軍艦艇及運輸船隻共50餘艘,擊落日機10餘架,但自身也損失慘重,基本上全軍覆沒。 

會戰結果和影響


  武漢會戰曆時4個半月,以中國軍隊主動撤出武漢而宣告結束。就戰役而言,日軍占領了武漢三鎮,並控制了中國的腹心地區,取得了勝利。但就戰略而言,則日本並未能實現其戰略企圖。日本大本營認爲“隻要攻占漢口、廣州,就能支配中國”,於是日本禦前會議決定發動武漢會戰,迅速攻占武漢,以迫使中國政府屈服。爲此還規定“集中國家力量,以在本年内達到戰爭目的”、“結束對中國的戰爭”。但是,中國政府既未因武漢、廣州的失守而屈服,日本的侵華戰爭也未因日軍占領武漢、廣州而結束。中國政府在武漢失守後聲明說:“一時之進退變化,絕不能動搖我國抗戰之決心”,“任何城市之得失,絕不能影響於抗戰之全局”;表示將“更哀戚、更堅忍、更踏實、更刻苦、更猛勇奮進”,戮力於全面、持久的抗戰。而在日軍已經占領的後方,大批的抗日人民武裝成長起來,大片的國土又被收複。用日軍自己的話說,日軍占領的“所謂治安恢複地區,實際上僅限於主要交通線兩側數公里地區之内”。因而可以這樣說:武漢會戰,不僅使日軍又遭到一次戰略性的失敗,而且成爲日本由戰略進攻走向戰略保守的轉摺點。

會戰點評


  此戰,曆時兩個多月,是抗日戰爭初期規模最大的一次戰役。中國軍隊由於處處設防,分兵把守,且未掌握強有力的預備隊,沒有充分發動群眾,破壞對方交通線,因此未能重創日軍。但中國軍隊英勇抗擊,也消耗了日軍有生力量(日軍承認傷亡共2.1萬餘人,其中將校級軍官近700人),遲滯了日軍行動。日軍雖然攻占了武漢,但其速戰速決,迫國民政府屈服以結束戰爭的戰略企圖並未達到。此後,抗日戰爭進入戰略相持階段。

  

    8
    4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