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7532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Beckham (2011/2/8 9:51:18)  最新编辑:Beckham (2011/2/8 9:51:18)
吐蕃
拼音:tǔ bō
同义词条:吐蕃国
  吐蕃是中國歷史上一個位於青藏高原的政權,由松讚幹布達磨延續兩百多年,是西藏這片土地有史以來創立的第一個政權。雖然有資料說明西藏早期已經建立了一個政治實體,但關於六世紀末以前的情況還沒有確鑿的歷史證據。
  公元六世紀時,一個名叫囊日論讚(570年-620年)的部落酋長企圖用武力兼並其鄰近的部落。後來他的兒子松讚幹布(620年-649年)完成了這項使命。公元七世紀初,松讚幹布先後征服、兼並蘇毗、羊同、白蘭、黨項、附國等古羌人部落,633年,建都邏些(Luósuò)(今拉薩),國號“大蕃”或“吐蕃”。公元8世紀中葉至9世紀爲鼎盛時期,其面積東至唐朝原州、西及克什米爾高原、南括尼泊爾、北臨回鶻

歷史

  吐蕃,就是現在的西藏唐朝以前和中土沒有來往。
  公元七世紀,棄宗弄讚繼位做了吐蕃讚普(國王),人們又稱他爲松讚幹布,是一位驍勇慓悍的領袖。他率領軍隊統一了青藏高原上的許多部落,建立了以邏些城(今西藏拉薩)爲中心的強盛王國。
  據說,吐蕃人是東晉末年南涼國王鮮卑人禿發利鹿孤的後代,因失國而輾轉流徙到西藏高原,爲紀念祖先,他們以“禿發”爲國號,後依語音相近訛變爲“吐蕃”。吐蕃人過着以游牧爲主的生活,飼養犛牛、馬、豬和獨峰駱駝,有的也種植青稞和蕎麥。吐蕃國的《國王遺教》一書中,還記載着一個“獼猴變人”的傳說。
  傳說,西藏的古獼猴滿身長毛、面色赤紅。這些獼猴起初與其他獼猴及飛禽走獸群居在西藏雅魯藏布江流域的大森林中,以采摘果實爲生。不知過了幾百萬年,這些獼猴由於身體結構和生活習性上的差異,逐漸脱離其他古獼猴,離開森林,轉移到林間草原上生活。這時,這些獼猴已能直立行走,以樹葉爲衣,以不種自收的野生穀物爲食,居住在山洞里。在漫長的歲月中,他們與自然界鬥爭,打制一些粗糙的石器,開始有目的地勞動,逐步進化爲原始人類,這就是吐蕃人的祖先,同時也是藏族人的祖先。
  山南澤當一帶,至今還可見到某些凹地深溝中積存着幾丈深的腐爛樹葉和埋葬很深的大樹根。說明這一帶曾經是原始大森林,這片森林一直綿延伸展到工布、達布一帶。解放後,在雅礱河穀發現恐龍化石等等,這一切說明西藏的東南地區,在遠古可能是熱帶地區。後來,隨着氣候的變化和森林的減少,古獼猴爲了尋找食物,從森林走向地面生活。如今在西藏傳說中,澤當一帶的山洞被稱爲藏族祖先古獼猴的遺蹟,而索當一帶的一片園田則被稱爲是藏族古先民人工控制作物生長和繁殖的第一片農田。因此,後來朝山拜神的人們都會在這些地方掘一撮土帶回去留作紀念,認爲這是神土。
  “吐蕃”一詞,始見於唐朝漢文史籍。蕃,藏語作“bo”,爲古代藏族自稱。根據較普遍的說法,蕃是由古代藏族信奉的原始宗教——“本”音轉而來;也有人認爲,蕃意爲農業,與卓(牧業)相對。吐,多數人認爲是漢語“大”的音轉,是對吐蕃向唐朝自稱“大蕃”而音譯;也有解釋爲藏語“lho”(山南,吐蕃王室的發祥地)或“stod”(上部、西部)的音轉。
  公元六世紀時,興起於今西藏山南地區澤當、窮結一帶的藏族先民雅隆部,已由部落聯盟發展成爲奴隸制政權。其領袖人物達布聶賽、囊日論讚父子,逐漸將勢力擴展到拉薩河流域。公元七世紀初,囊日論讚之子松讚幹布以武力降服古代羌人蘇毗(今西藏北部及青海西南部)、羊同(今西藏北部)諸部,將首邑遷至邏些(今西藏拉薩),正式建立吐蕃王朝。

吐蕃與羌族

  羌族居住在中國西部,是一個古老的大游牧族。它和漢族在遠古傳說時代已有往來,到了商朝,屢見於蔔辭,周朝以下,史書記載愈益詳備。羌族居地以西海(今青海)爲中心,向四方伸展,主要是向西方伸展,出東面以及南北面都受到漢族的遏阻。據《後漢書·西羌傳》所說,羌人隻有部落酋長,沒有君臣上下,部落多至一百五十個,各隨水草遷徙,不相統屬,長時期停留在原始社會階段上,不能建立起國家來。
  戰國初年,秦獻公出兵攻掠羌地,羌部落的酋長印爲避秦兵,率部眾向南方遷徙,與青海諸羌隔絕。後來,印的子孫繁衍,自立部落,散居各地,其中有犛牛部,也稱爲越嶲羌(今四川西昌);又有白馬部,也稱爲廣漢(四川廣漢縣)羌。這些部落在蜀邊境内外,遷徙無常。
  西晉時,吐穀渾率部西遷,他的子孫征服羌族,建立吐穀渾國。吐穀渾國受漢文化影響,采用一些漢族制度,其統治下的羌族也自原始社會進入低級的封建社會,少數慕容部貴族與眾多羌族部落酋長融合成爲一個統治階級,鮮卑人羌化了。
  漢和帝永元十三年(公元101年),青海燒當羌首領迷唐被東漢兵擊敗,殘眾不滿千人,一直向西走去,投奔發羌。而發羌正是吐蕃的祖先。
  另有一支與吐撥有重要關係的羌族是唐旄,即蔥茈羌,也就是前一部書在介紹精絕國時提到的女兒國——蘇毗國。唐旄原先居住在天山南至蔥嶺一帶,一部分遷徙到西藏,以邏些(拉薩)一帶爲中心,占有廣大土地。
  隋文帝開皇六年(公元568年),唐旄遣使朝貢,《隋書·西域傳》稱之爲“女國”,因爲唐旄以女爲王,風俗重女輕男,男人專管戰爭,國政由女王和小女王各一人共同執掌。女王死後,按慣例在王族中選出賢女二人,一爲女王,次爲小女王。女王的丈夫號金聚,不參與政事。後來,吐蕃攻陷了唐旄,唐旄人與吐蕃人融合在了一起。
  吐蕃史書記載的遠古傳說稱:“在天的中心之上,住着六父王天神的王子棄端己,他有三兄三弟,連他共計七人。棄端己的第三子爲棄聶棄讚普。他到下界爲人主……做了六犛牛部的王”。根據傳說推測,犛牛部與越嶲一帶游牧的羌族部落爲同一支系。犛牛部盛強後,分立爲六個兄弟部落,棄聶棄讚普是最強的酋豪,又自立一部,並降服了其餘六部,六部酋豪被稱爲父王六臣。另外,又有三個通婚姻的部落,被稱爲母後三臣。傳說中,六父王天神的名字叫做鶻提悉勃野,棄聶棄自稱就是天神所生,所以窣勃野爲姓。讚普的意思是“雄強丈夫”,棄聶棄擁有這一稱號,說明他是特别雄強,能夠統率六臣的大酋長。棄聶棄時,尊卑之别出現,階級逐漸形成。棄聶棄以後,子孫世襲讚普稱號,已經進入奴隸社會。
  傳說在漢武帝時,六犛牛部進入西藏,第八世讚普布袋鞏甲定居瓊巴(今西藏窮結),冶鍊礦石,取得銀、銅、鐵,又制造木犁,用牛開墾平原作田,引湖水灌溉,開始農業活動。到第十五世讚普意肖烈,建立了瓊巴堡寨,《通典》稱爲疋播城,《新唐書·吐蕃傳》稱爲跋布川。第十七世讚普德朱波那木雄讚設置大相(宰相),作爲讚普的輔佐。第二十三世讚普號甲多熱弄讚廢除“與神和龍族通婚”,改“與臣民通婚”。到第二十八世讚普號棄業頌讚,改進農業,興修水利,牧地與農田相接,國力日漸興盛。第三十世讚普號達布聶西,雜養犏牛與騾,定物價,蓄積幹草。依據這些記載,吐蕃部落自棄聶棄讚普時開始,逐漸形成爲國家,經濟政治和文化,也逐漸在進展。
  當時唐旄還屬於獨立存在的古國,北接於闐,西邊是天竺,南邊是吐蕃。唐旄女王達甲瓦住在年卡寧波(今西藏尼木東南部),小女王棄邦孫居住在儒那堡寨(今西藏墨竹工卡西北部)。後來,唐旄内亂,棄邦孫吞並達甲瓦的領地。一些貴族不服,暗通吐蕃吐蕃讚普論讚弄囊與唐旄謀叛的貴族盟誓,親自帶領一萬精兵攻破儒那堡寨,唐旄領土從此被吐蕃所占有。論讚弄囊因此被尊爲朗日論讚,意思是“政與天比高,盔與山比堅”。朗日論讚論功行賞,以都瓦堡寨及一千五百戶奴隸賜給娘·臧古,以薩格森的土地及一千五百戶奴隸賜給巴·魚澤布,以一千五百戶奴隸賜給農·仲波,以一千三百戶奴隸賜給哲蚌·納生,以兩萬戶農奴賜給邦色。這五人都是唐旄國的領主,他們助吐蕃滅唐旄有功,都成了讚普的重要大臣。朗日論讚重用這些新臣,引起吐蕃舊臣的不滿,紛紛離叛、作亂。此時,唐旄殘部羊同、蘇毗、達布、工布、娘波等也四面起兵攻擊吐蕃,朗日論讚被叛臣毒死。新即位的棄宗弄讚讚普最終戰勝了敵對勢力,從此,吐蕃走上強盛的道路。
  羌族從一百幾十個聚散無常的原始部落進而組成吐穀渾、唐旄、吐蕃等國家,又從這些分立的國家進而組成統一的吐蕃國,都是劃時代的大發展。盡管仍舊存在着嚴重的分立傾向,但經過吐蕃國的強盛時期,羌族人產生以吐蕃文化爲中心的共同心理狀態,此後,原來的羌族爲具有初步穩定的人們共同體性質的蕃族或藏族所代替了。

文成公主遠嫁吐蕃

  中國歷史上,有不少以公主或宗室女下嫁蕃邦國王和親的事例,唐太宗時期,文成公主遠嫁吐蕃,便是和親情況的典範。在她的影響下,漢藏兩族的友誼有了很大的發展,所以把文成公主譽爲何晴公主中最成功的女外交家之一實不爲過。
  吐蕃第三十二世讚普棄宗弄讚又叫松讚幹布。松讚幹布一生的事業,主要是穩定内部,鞏固王權,建立起統一的吐蕃國;其次是對外用兵,兼並強鄰,保衛國家的安全。
  公元七世紀初,松讚幹布少年登基,十三歲時便當了吐蕃部落的第三十三代讚普。他年少有爲,又有幾個得力的大臣當幫手,平息内亂,穩定内部,鞏固王權,遷都拉薩。然後發展經濟,制定法律,統一官制兵制,劃分軍政區域,任命官員、派遣將領,建立了統一的吐蕃奴隸主政權,使西藏歷史上出現第一個王朝-——吐蕃王朝,吐蕃的疆域擴展到北至吐穀渾,南至泥婆羅(今尼泊爾)、天竺(今印度),東與唐朝相鄰,形成了有史以來吐蕃疆域最大的時期。
  松讚幹布生於隋大業十三年(公元617年),十三歲繼位。唐太宗貞觀十二年(公元638年),松讚幹布率吐蕃大軍進攻大唐邊城松州(今天四川松潘)。此時的唐朝被唐太宗治理得國富兵強,根本不怕吐蕃。唐太宗派上柱國侯君集督率領大軍出擊,大敗吐蕃於松州城下。松讚幹布隻好俯首稱臣,並對大唐的強盛讚慕不已。他在上書謝罪的同時,還特遣大相祿東讚至長安,獻金五千兩,珍玩數百,向唐朝求婚。
  唐太宗經過一番考慮,決定答應他的請求,於是在宮中選定了一個通曉詩書的宗室之女,封她爲文成公主。文成公主原是唐太宗一個遠親李姓侯王的女兒,名李雁兒,人長得端莊豐滿,自幼飽讀詩書,她雖然對遙遠的吐蕃心存疑慮,卻又充滿了新奇的向往,因而也就答應了。經過兩個多月的准備,唐貞觀十五年(公元641年)隆冬,一支十分壯觀的送親隊伍在禮部尚書江夏郡王李道宗的率領下,由吐蕃迎親專使祿東讚的伴隨,護送文成公主前往吐蕃和親。
  之所以要在隆冬季節出發,是因爲由長安經隴南、青海到西藏有一個多月的路程,沿途要經過幾條湍急的大河,隆冬季節河水平緩,才便於送親的隊伍通過。這支隊伍,除了擕帶着豐厚的嫁妝外,還帶有大量的書籍、樂器、絹帛和糧食種子;組成人員除文成公主陪嫁的侍婢外,還有一批文士、樂師和農技人員,幾乎就象是一個“文化訪問團”和“農技隊”。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爲當時吐蕃已經擊潰了吐穀渾,成爲了西南擧足輕重的強邦;唐太宗深謀遠慮,覺得隻有對吐蕃加強籠絡,才能保證大唐西南邊陲的穩定,因此才千方百計地對他們從經濟和文化上予以協助,使吐蕃在潛移默化中感激和追隨大唐。文成公主實際上就是肩負着這項和睦邦交的政治任務遠嫁的,這支送親的隊伍也是前去協助她完成這項使命的。
  經過一個多月的頂風冒雪的艱苦跋涉,春暖花開的時候,文成公主一行到了黄河的發源地——河源,這里水草茂盛,牛羊成群,一改沿途風沙迷茫的荒涼景象,讓人精神爲之一振。一路上很爲吐蕃地勢惡劣而憂心的文成公主這時也松了一口氣,送親隊伍也在這里作了數日的短暫休整。
  這時,松讚幹布親自率領的大隊迎親人馬也趕到了河源,松讚幹布一行見到大唐使臣江夏郡王李道宗納頭便拜,並行了子婚大禮,他已認定把大唐作爲吐蕃的上國。李道宗請出文成公主與松讚幹布相見,這位馳騁高原的吐蕃王一見到中土的金枝玉葉,頓時爲她而傾倒。隻見文成公主身着華美的盛服,神態端莊,氣度文雅,與原始質樸的吐蕃女子完全不同。而文成公主所見到的松讚幹布,雖然被高原的烈日和狂風塑造得黝黑而粗獷,但配上他高大健壯的身材和眉宇間流露出來的豪爽之氣,顯得十分英武。文成公主心中暗自慶幸,自己算是嫁了一個偉丈夫。
  在離黄河源頭不太遠的紮陵湖和鄂陵湖畔,松讚幹布建起“柏海行館”,一對異族夫婦便在這美麗的地方度過了他們的洞房花燭夜。
  松讚幹布和文成公主至玉樹(今青海玉樹)時,看到這里景色優美,氣候宜人,而且長途跋涉,需要休息,兩人便在一條山穀里住了一個月。文成公主閑暇時,拿出父皇送給她的穀物種子和菜籽與工匠一起向玉樹人傳授種植的方法和磨面、釀酒等技術。玉樹人非常感激文成公主,當公主要離開繼續向拉薩出發時,他們都依依不舍。當地的藏民還保留了她的賬房遺址,把她的作爲和相貌都刻在石頭上,年年膜拜。唐中宗景龍四年(公元710年)時,唐室的又一名公主金城公主也遠嫁藏王,路過這里時,爲文成公主修了一座廟,由唐中宗賜名爲“文成公主廟”。
  送親和迎親的隊伍前呼後擁、威風八面地進入了邏些城,在李道宗的主持下,松讚幹布與文成公主按照漢族的禮節,擧行了盛大的婚禮,全邏些城的民眾都爲他們的讚普和夫人歌舞慶賀。松讚幹布樂不可支地對部屬說:“我族我父,從未有通婚上國的先例,我今天得到了大唐的公主爲妻,實爲有幸,我要爲公主修築一座華麗的宮殿,以留示後代。”
  不久,一座美輪美奐的宮殿就建成了。宮殿屋宇宏偉華麗。亭榭精美雅致,還開鑿了碧波盪漾的池塘,種上了各色美麗的花木,一切建制都模仿大唐宮苑的模式,用來安頓文成公主,借以安慰她的思鄉之情。爲了與文成公主有更多的共同語言,松讚幹布脱下他穿慣了的皮裘,換上文成公主親手爲他縫制的絲質唐裝,還努力向文成公主學說漢語,一對異族夫妻,感情融洽,互愛互敬,開始了他們新的生活。
  據《吐蕃王朝世襲明鑒》等書記載,文成公主進藏時,所率隊伍非常龐大,唐太宗的陪嫁十分豐厚,其中有“釋迦佛像,珍寶,金玉書櫥,三百六十卷經典,各種金玉飾物”;又有多種烹飪食物,各種花紋圖案的錦緞墊被,蔔筮經典三百種,識别善惡的明鑒,營造與工技著作六十種,一百種治病藥方,醫學論著四種,診斷法五種,醫療器械六種;還有各種穀物和蕪菁種子等。
  按照傳統習慣,吐蕃人每天要用赭色制土塗敷面頰,說是能驅邪避魔,雖說樣子十分難看,但因是傳統習俗,誰也沒有提出異議,大多數吐蕃人隻是照章行事。文成公主到吐蕃後,仔細了解和揣摩了這種習慣,認爲這樣做毫無道理,又不衛生,實在是一項鄙俗的陋習,因此她婉轉地向松讚幹布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松讚幹布聽了覺得她的話很有道理,立即下令廢除這項習俗。最開始一些念舊的吐蕃人很不習慣,但慢慢地都覺得保持自己的本來面目,既方便又好看,大家也就都樂意接受了,還十分感激文成公主爲他們破除了陳規。
  待生活安定下來後,文成公主帶來的漢族樂師們開始履行職責。他們爲松讚幹布和文成公主演奏唐宮最流行的音樂,音樂舒緩優美,使松讚幹布大有如聞仙音的感覺,他對樂師和音樂大加讚歎,並選撥了一批資質聰慧的少男少女,跟隨漢族樂師學習,使漢族的音樂漸漸傳遍了吐蕃的領地,流進了吐蕃人的心田。
  隨來的文士們也開始工作。他們幫助整理吐蕃的有關文獻,記錄松讚公布與大臣們的重要談話,使吐蕃的政治走出原始性,走向正規化。松讚幹布欣喜之餘,又命令大臣與貴族子弟誠心誠意地拜文士們爲師,學習漢族文化,研讀他們帶來的詩書;接着他還派遣了一批又一批的貴族子弟,千里跋涉,遠赴長安,進入唐朝國家,研讀詩書,把漢族的文化引回吐蕃。
  農技人員並不宣颺什麼,他們隻是先把從中原帶去的糧食種子播種在高原的沃土上,然後精心地灌溉、施肥、除草,等到了收穫的季節,驚人的高產讓吐蕃人瞪大了眼睛,因爲吐蕃人那時雖然也種植一些青稞、蕎麥之類的作物,但因不善管理,常常是隻種不管,所以產量極低,他們不得不佩服漢族農技人員高超的種植技術。在松讚幹布和文成公主的授意下,農技人員開始有計劃地向吐蕃人傳授農業技術,使他們在游牧之餘,還能收穫到大量的糧食。尤其在把種桑養蠶的技術傳給他們後,吐蕃也逐漸有了自制的絲織品,這些光澤細柔、花色濃豔的絲織品極大地美化了吐蕃人的生活,使他們喜不勝收,因此都十分感謝文成公主入吐蕃後給他們帶來的好處。
  文成公主以款款柔情善待松讚幹布,使得這位生長於荒蠻之地的吐蕃國王深切體會到漢族女性的修養與溫情。松讚幹布對文成公主不但備加珍愛,而且對她的一些建議盡力采納。文成公主則憑着自己的知識和見地,細心體察吐蕃的民情,然後提出各種合情合理的建議,協助丈夫治理這個地域廣闊、民風慓悍古樸的國家。文成公主不是那種有權勢欲的女人,她參預治國,卻從未要求松讚幹布給自己一個什麼官職。對於吐蕃國的重大政治決策,她隻是提出自己的看法,並不強行幹涉,因此松讚幹布和大臣們對她非常悦眼,經常向她討教唐宮的政治制度以作爲他們行政的參考,而廣大的吐蕃民眾更視她如神明。
  從唐太宗貞觀十五年初春文成公主下嫁松讚幹布開始,到唐高宗威享元年薛仁貴率兵征討吐蕃爲止,整整三十年的歲月,文成公主對吐蕃國的開化影響很大,不但鞏固了唐朝的西陲邊防,更把漢民族的文化傳播到西域。這是唐太宗的得意之作,可惜唐高宗最終不能善加利用,輕易挑動戰爭,造成了不可收拾的局面,使得文成公主苦心孤詣所營造的和睦局勢戞然而止,令人痛惜!
  唐永隆元年(公元680年),文成公主逝世,吐蕃王朝爲她擧行隆重的葬禮,唐遣使臣赴吐蕃弔祭。至今拉薩仍保存藏人爲紀念她而造的塑像,距今已一千三百多年歷史。另外,在青海省玉樹縣的文成公主廟里,一年四季香火不斷,酥油燈晝夜長明,前來朝拜的藏漢群眾絡繹不絕。

金城公主嫁入吐蕃

  後來的唐開元十八年(公元730年),唐玄宗使皇甫惟明到吐蕃講和,棄隸縮讚讚普大喜,拿出貞觀以來唐帝文書給皇甫惟明看,並在上唐玄宗表文里說:“外甥(讚普自稱)是先皇帝舅宿親,又蒙降金城公主,遂和同爲一家,天下百姓,普皆安樂。”這幾句話最足以表明吐蕃與唐的基本關係和民眾的共同感情。早在郭元振出使時,吐蕃民眾已經厭惡戰爭,希望和親,因爲和親帶來的是“普皆安樂”,戰爭帶來的是窮困和死亡。
  金城公主是唐中宗養女,是一位真正的公主。他是雍王李守禮之女,李守禮的父親父是章懷太子李賢,即高宗李治第六子,中宗與睿宗之兄,本身又是中宗養女,身份高貴。在金城公主以前,中原王朝嫁出去的公主雖都稱是宗室之女,但要麼是由宮女、妃嬪假扮,要麼是皇族旁系成員的女兒。真正有皇族血統的和親公主,金城公主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
  唐神龍三年(公元707年),像松讚幹布一樣,吐蕃赤德祖讚讚普遣使替兒子向唐朝請婚。唐中宗同意了赤德祖讚的請求,決定將金城公主嫁給他。
  傳說,西藏吐蕃王朝時期,讚普赤德祖讚的妃子赤尊生了一位王子,長的威武英俊,如天神降臨人間,因爲其母是羌族姑娘,所以給他取名“薑擦拉溫”,意思是“羌族的外甥,天神的子孫”。王子漸漸長大,到了該取親的年齡了。讚普召集文武大臣商議選王妃之事,說:“先祖松讚幹布,雄才大略,娶大唐之女文成公主爲妻,使兩國和睦相處,使吐蕃繁榮穩定。今王子長大成人,應有一美麗賢慧的姑娘作其妃子。我聞唐中宗之女金城公主美而嫻,故欲娶之。”大臣們紛紛表示統一,於是吐蕃派使臣擕重禮前往長安請婚。唐中宗看過奏章和聘禮,決定將金城公主許配給吐蕃王子。金城公主知道後,想到吐蕃遙遙千里,遠離家鄉,又不知王子人品如何,因此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幸好公主有一面寶鏡,可照未來和遠方的事物,她從鏡中看到吐蕃雅礱河穀美麗富繞,王子神俊。於是滿心歡喜答應嫁給薑擦拉溫。
  唐景龍四年(公元710年)春,吐蕃遣使迎公主入藏。《新唐書·吐蕃傳》記載:唐中宗親自送金城公主至始平縣,“帳飲,引群臣及虜使者宴,酒所,帝悲啼噓欷,爲赦始平縣,罪死皆免,賜民徭賦一年,改縣爲金城,鄉曰鳳池,里曰愴别。”再以左衛大將軍楊矩持節送往吐蕃。
  金城公主到達吐蕃後,讚普爲其另築城居。金城公主入蕃三十年,力促唐蕃和盟。此間,唐、蕃雖曾進行過多的次戰爭,但由於金城公主的努力,雙方使臣往來頻繁,雙方終於在唐開元二十一年(公元733年)定界刻碑,約以互不侵犯,並於甘松嶺互市。
  人們所不知道的是,金城公主入藏,本是要嫁給吐蕃年輕英俊的王子善擦拉溫,誰知王子在迎親途中墜落馬下,竟然一命嗚呼。
  傳說,金城公主當時正行至漢藏兩族交界處,突然心緒煩燥,就拿出寶鏡觀看。誰知鏡中原來年青英俊的王子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滿臉胡須的老頭。公主迷惑不解,内心悲痛,不覺寶鏡從手中滑落,摔成兩半,變成了兩座山。這兩座山就是青海境内的日月山。
  傳說隻是傳說,金城公主並沒有什麼寶鏡,兩座山也不是寶鏡所化,但王子已死確實事實。王子雖死,其父還在,和親的使命必須完成。金城公主隻得繼續艱難之旅,陰錯陽差嫁與本應爲其公爹的赤德祖讚,成了一名偏妃。
  後來,金城公主生了一個兒子。赤德祖讚聽到喜迅,急忙從外地趕回。不料,在他回來之前,金城公主的兒子被出身於納囊家族的妃子喜登搶去了。當喜登來搶嬰兒時,金城公主又氣又急,哭着喊到“這是我的孩子”,同時還拿有奶的乳房證明。誰想到,納囊妃子早已存心搶孩子,事先在乳房上塗了藥,也擠出奶汁來,因此鬧得大家搞不清孩子到底是誰生的。最後,孩子還是被納囊妃子恃強搶去了。
  爲了判斷孩子到底是誰生的,赤德祖讚想出了個辦法,把孩子放在宮殿的一頭,讓兩個妃子去抱,誰先抱到,孩子就是誰的。金城公主拼命先跑到那兒,把孩子抱到懷中。喜登後到,見孩子被金城公主抱去,又急又恨,心想:孩子死就死了,也不能讓你抱去。便不管死活地向公主懷中去搶。扯來扯去,金城公主害怕把孩子搶傷了,便大聲說:“孩子本是我生的,你這潑婦,别把孩子搶傷了,你抱去吧。”就這樣,大家看在眼里,心里也就清楚了。但納囊家族權大勢眾,誰也不敢明說,又沒有很好的解決辦法,孩子被喜登抱走了。
  過了一年,王子已經周歲了,要擧行慶祝會,赤德祖讚想趁這個機會判明王子的親生母親。於是,他把漢族親友和納囊氏親友都邀來參加慶祝會。等大家坐定,赤德祖讚拿起一隻金杯,杯中盛滿美酒,然後交給王子,並說道:“把這杯美酒獻給你的真正的舅家親,由此來判誰是你的親生母親。”納囊家族的人手中拿着各種令孩子喜歡的東西逗引小王子,但小王子連看都不看一眼,說:“我是漢家的好外甥,納囊家族怎能當我的親舅舅!”說完,擧起酒杯,堅定的走向漢家舅親一邊。金城公主見此情景,流下了激動的眼淚,連聲叫到“我的好兒子”,小王子終於回到了金城公主的懷抱。
  身心受到傷害之金城公主,遠離家鄉,遠離親人,命運坎坷,於吐蕃生活未及三十年而逝。

吐蕃與唐關係

  公元648年(唐貞觀二十二年),唐太宗派長史王玄策出使吐蕃,一方面和洽兩國關係,另一方面也是去看望遠嫁的文成公主。王玄策率出使隊伍帶着大批絹帛物品上路,途經天竺國時,不幸遭到天竺人的搶掠,除了王玄策帶着少量人馬逃出外,大部分人馬及物品全都搶去。王玄策狼狽地抵達吐蕃,拜見了松讚幹布並說明了遭劫的情況。松讚幹布認爲天竺國是有意挑釁,破壞他與大唐的關係,於是派遣大軍討伐天竺,搗毁了他們的都城,俘虜了天竺王子,還繳穫了大批牲畜,救回了唐朝使節隨從人員,算是替大唐使節出了一口氣。
  唐貞觀二十三年(公元649年),唐太宗李世民駕崩,太子嗣位爲唐高宗。新任大唐天子授松讚幹布爲駙馬都尉,封西海郡王,並且派特使送去大量的金銀、絹帛、詩書、穀種,並特爲文成公主送去了飾物和化妝品,以嘉勉她和親撫蕃的功德。松讚幹布因此上書謝恩,並忠心地表示:“天子初即位,若臣下有不忠之心者,當勤兵赴國除討。”並獻上珠寶十五種,請代置太宗靈前,以表哀思。唐高宗對松讚幹布的忠心十分感動,又晉封他爲賓王,更賜彩帛三千段;吐蕃使者到長安後大開眼界,趁唐高宗高興之機,向他請求賜給造酒、碾米和制造紙筆墨硯的技術,唐高宗都一一答應了。大唐王朝與吐蕃的關係,在文成公主聯絡的基礎上,至此已到了水乳交融的頂峰。
  在松讚幹布與文成公主努力推行改革及大論(吐蕃的宰相職)祿東讚的妥善謀劃下,吐蕃在軍事、政治、經濟、文化等各個方面,都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因而能稱霸西域,成爲大唐王朝西方的有力屏障。
  唐永徽元年(公元650年),松讚幹布去世後,文成公主一直居住在西藏。她熱愛藏族同胞,深受愛戴。她曾設計和協助建造大昭寺和小昭寺;在她的影響下,漢族的碾磨、紡織、陶器、造紙、釀酒等工藝陸續傳到吐蕃;她帶來的詩文、農書、佛經、史書、醫典、曆法等典籍,促進了吐蕃經濟、文化的發展,加強了漢藏人民的友好關係;她帶來的金質釋迦佛像,至今仍爲藏族人民所崇拜。
松讚幹布去世後,他的孫子繼位爲讚普。因讚普年幼,所以國事多由祿東讚一手掌握理,家事則由文成公主操持,這時一切還算平穩。然而不久,祿東讚也死去,他的兒子欽陵沿襲作了大論,吐蕃與鄰邦土穀渾關係惡化,他們均向唐廷上書,請求論斷是非,而唐高宗遲遲不予裁決。欽陵按捺不住,起兵擊潰了土穀渾。這一擧動卻觸犯了唐廷的威嚴。唐高宗認爲在他還沒有作出判決之前,吐蕃就擅動武力,簡直不把大唐天朝放在眼里,因此派薛仁貴督師討伐吐蕃。誰知薛仁貴的軍隊在大非川一帶被吐蕃軍隊打得一敗塗地,從此吐蕃人不再懼怕大唐,連年興兵進犯大唐邊境。唐廷派大軍長駐洮河鎮守,以防吐蕃軍隊的騷擾,雙方陷入了敵對局面,吐蕃成爲唐王朝始終無法解決的最大敵人。
  隨着大唐經濟的騰飛,國家安定日久,玄宗時期的國力達到了最爲強盛的地步。玄宗時代的大唐王朝實現了空前的統一,版圖從東到東南環臨大海,包括台灣以及琉球(今沖繩)、南沙群島在内的海南各島;西南以世界屋脊喜馬拉雅山爲天然屏障,與泥婆羅(今尼泊爾)、天竺(今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國接壤;西到帕米爾高原和大食(古阿拉伯帝國)毗鄰;西北至巴爾喀什湖畔(今哈薩克斯坦東南部),和拜占庭帝國(即東羅馬帝國)交界;北到貝加爾湖(今俄羅斯東西伯利亞南部);東北面至外興安嶺(今俄羅斯勒拿河流域)以南,直至包括庫貝島在内的鄂爾茨克海(今千島群島和亞洲大陸之間),和日本列島隔海相望。
  大唐王朝的繁榮與強盛超過了歐洲查里曼大帝統治時期的法蘭克王國、地跨歐亞大陸的拜占庭帝國和雄踞中亞的阿拉伯帝國。這與唐玄宗奉行強硬的拓邊政策和無數臣僚同心協力是分不開的。中原地區和邊疆少數民族之間由於種種阻礙,得不到很好的交流,不利於經濟發展和民族融和,玄宗皇帝爲了消除這個障礙,決定拓展邊疆。

高仙芝和王忠嗣拓疆

  如果說唐玄宗是政策的制定者,那麼,高仙芝和王忠嗣等人就是政策的執行者了。
  高仙芝
  高仙芝出身於將門之家。他善於騎射,驍勇果敢。少年時隨父親到安西(今新疆庫皮朗舊城),二十餘歲時即拜爲將軍,人稱鮮族大將。
  民國二年(公元1913年),英國探險家斯坦因重走高仙芝活捉小勃律國王的路線後,萬分感慨:“這位勇敢的中國將軍,行軍所經歷的艱難險阻,比之漢尼拔、拿破崙翻越阿爾卑斯山,不知要超過多少倍”。
  高仙芝先後在安西四鎮節度使田仁琬、蓋嘉運手下任職,未受重用。當夫蒙靈詧成爲安西四鎮節度使的時候,高仙芝的好運氣來了。他不斷升遷,直至安西副都護、四鎮都知兵馬使。高仙芝成了安西軍政二把手以後,要招30名隨從,誰知卻招來了細瘦、跛腳、眼睛斜視的封常清,然而兩人卻成爲歷史上著名的好搭檔。說起兩人相識相知的過程,頗有一番傳奇色彩。
  一天,當盔甲鮮明的高仙芝騎馬從大街上奔馳而過的時候,封常清看到了他,當即決定要做他的侍從。高仙芝見封常清相貌醜陋,不肯答應。封常清怒氣沖沖地指責他:“我羨慕將軍的高義,才願意爲你效勞,你隻知道以貌取人,拒賢才於門外,如何能夠成就大事業?”高仙芝還是不願意收下他,封常清就每天在高仙芝的家門口蹲點,數十日如一日。高仙芝無可奈何,隻好讓封常清成爲自己的侍從。
  高仙芝發現封常清的才幹,是在一場激烈的戰爭之後。唐開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原來歸附大唐的西突厥達奚部落擧兵反叛,從哈密一帶逃到了碎葉城(今俄羅斯伏龍芝市北),夫蒙靈詧指派高仙芝率領兩千騎兵追擊達奚部落,將他們斬盡殺絕。封常清在帳中寫好了捷報,詳細陳述了“次舍井泉,遇贼形勢,克穫謀略”,凡是高仙芝想說的話,封常清已經替他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高仙芝吃驚不已,在夫蒙靈詧的犒勞宴會上,推薦了封常清。以後,封常清跟着高仙芝不斷升遷,先後被授予鎮將、果毅、摺沖。
  大唐的天可汗制度一直護衛着西域各國的平安,西域各國也定期向大唐朝貢,當時的吐蕃是大唐爲數不多的敵人之一。爲了控制小勃律國(今克什米爾西北部),進而控制西北各國,吐蕃讚普把公主嫁給了小勃律王爲妻。小勃律國本來是大唐的附屬國,現在由於姻親關係,倒向了吐蕃一邊,連帶西北二十多個小國都臣服了吐蕃,停止了對大唐的朝貢。小勃律國位於通往安西四鎮的咽喉要道上,大唐和吐蕃對克什米爾地區的爭奪就從小勃律國着手了。田仁琬、蓋嘉運以及夫蒙靈詧接連討伐,都未能取勝,高仙芝是第四個派去征討小勃律國的將軍,與他同往的還有做監軍的内侍邊令誠。
  唐天寶六年(公元747年)農曆4月,高仙芝率領一萬騎兵從安西都護府的所在地龜茲出發了,經過一百餘日的行軍,唐軍逼近了吐蕃邊境上的軍事要塞連雲堡(今阿富汗東北的薩爾哈德)。
  高仙芝精通兵法,很快作出了妥善布置:兵分三路,加快行軍速度。其中一路由疏勒守捉使趙崇玼統領,三千騎兵從北直插連雲堡,一路由撥換城守捉使賈崇瓘統領,沿赤佛堂路南下,一路由高仙芝和中使邊令誠統領,從護密國南下,約定七月十三日辰時會攻連雲堡。
  連雲堡三面都是山崖,隻有北部是平地,還有噴赤河作爲屏障。堡中守軍共有上千人,城南十五里處修築了木柵,駐紮了八九千吐蕃軍,成犄角之勢拱衛連雲堡。時值夏季,噴赤河水暴漲,如何渡河又不被敵人發現,成了横在唐軍面前的一道難題。高仙芝命令士兵們帶足三天的幹糧,次日清晨渡河。將士們都以爲高仙芝是在瞎指揮,不料,在高原夜間極度寒冷的天氣中,唐軍“人不濕旗,馬不濕韉”,顺利過河。高仙芝喜不自勝,對邊令誠說,“如果我們正在渡河,吐蕃軍發起進攻,我們多半要打敗仗,現在唐軍集合完畢,吐蕃人注定要成爲我們的俘虜”。進攻開始了,高仙芝下了死命令,中午之前必須拿下連雲堡。唐軍勇猛無敵,很快斬首五千,生擒一千,“得馬千餘疋,軍資器械不可勝數”,當然,唐軍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瀚海闌幹百丈冰,愁雲慘淡萬里凝”,小勃律國的屏障被高仙芝拔掉了,剩下的就是翻越海拔4600多米的坦駒嶺(今克什米爾北部德爾果德山口),直搗小勃律國了。監軍邊令誠看着一望無際的冰川,心生怯意,高仙芝就讓他和老弱士卒三千人留守連雲堡,自己率領精銳部隊繼續前進。如同當年曹操使用“望梅止渴”的方法一樣,高仙芝知道怎樣解除士兵們的後顧之憂。他派遣了二十多人先行下山,扮成阿弩越城人前來迎接唐軍,讓唐軍產生了這樣的希望——阿弩越城人歡迎唐軍!此際,吐蕃增援小勃律國的必經之地娑夷河(今克什米爾西北)上的藤橋已經被砍斷。但勝利在望的誘惑令唐軍將士們顧不得山高路險,紛紛沿着冰川滑下山坡。
  過了三天,阿弩越城的守軍果然投降,唐軍進入城中休整。高仙芝讓將軍席元慶、賀婁餘潤先修橋梁道路。第二天進軍,席元慶率領一千精騎打頭陣,假稱借道小勃律國,去攻打大勃律國。詭計之下,小勃律國的眾大臣被唐軍俘穫,小勃律王和他的妻子吐蕃公主逃進了石窟。高仙芝一面命令斬殺小勃律國大臣中心向吐蕃的死硬分子,一面快馬加鞭,趕到離孽多城60里的地方,在日落時分,砍斷了吐蕃通往小勃律國的藤橋。這時,吐蕃的援軍已經趕到,但已喪失了先機。修好藤橋殺過來,起碼要花一年的功夫。小勃律王得知吐蕃軍救援無望,喪失了抵抗的意志,帶着吐蕃公主一起投降。唐軍勞師動眾,遠征的目的達到了,高仙芝挑選了王族中的“親唐分子”當了新國王,還在當地招募了幾千士卒,防禦吐蕃人的進攻。至此,唐軍奪回了克什米爾以西和以北的軍事霸權,“拂菻、大食諸胡七十二國皆震懾降附”。
  唐天寶六年(公元747年)農曆9月,高仙芝押着小勃律王和吐蕃公主返回了安西,卻招致他的上司中丞夫蒙靈詧的一的嫉妒和排擠,甚至有了生命危險。
  玄宗得知了高仙芝的處境,當機立斷,讓他取代夫蒙靈詧,並授予高仙芝鴻臚卿、御史中丞,征夫蒙靈詧入朝。這下,人們以爲高仙芝可以一出惡氣了,所有的人都是這樣想的,不料,高仙芝對夫蒙靈詧依然恭恭敬敬,“趨走如故”,夫蒙靈詧越發不安。高仙芝知道,如果不把話挑明,所有與自己有積怨的人都會提心弔膽。以前,副都護程千里、押衙畢思琛、行官王滔、康懷顺、陳奉忠等人都在夫蒙靈詧的面前說過高仙芝的壞話,高仙芝把他們都找來了,當面了斷恩怨。
  高仙芝一生轉戰南北,立功無數,成爲大唐西域的守護神。他爲促進中原地區和邊疆的交流、打開通往絲綢之路的通道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王忠嗣
  在玄宗時期,還有一位大將很小就展現出了軍事才華。他對唐朝邊界的防守做出了傑出的貢獻,是唐玄宗開拓邊疆的又一位良將,他就是被人譽爲唐朝“霍去病”的王忠嗣。
  王忠嗣出生於唐中宗神龍二年(公元706年),其父王海賓,官至太子右衛率、豐安軍使,封太穀縣男,以驍勇聞隴上,於公元714年(唐開元二年)在反擊吐蕃的戰鬥中,壯烈殉國。當時王忠嗣年僅九歲,唐玄宗念他爲忠臣烈士遺孤,接入宮中,賜名忠嗣,希望他長大以後,能做一位繼承父親遺志的忠臣良將。
  王忠嗣剛進宮時,因不習慣周圍環境,加之懷念亡父,經常偷偷啼哭。唐玄宗就以漢朝霍去病的事蹟勉勵他,還讓忠王李亨陪他練武學藝。王忠嗣雖然年幼,卻很懂事,從此每天刻苦鍛鍊,發憤學習,終於成長爲一個身材魁梧、富有謀略的年輕人。一次,唐玄宗與他談論用兵之道,沒想到他應對從容,縱横捭闔,令唐玄宗異常驚喜。從此,唐玄宗對他十分器重,逢人便說:“此子爾後必爲良將。”
  爲了鍛鍊和培養他的實際才能,唐玄宗任命他試守代州(今山西代縣)别駕。王忠嗣上任之後,抑制豪強,整頓社會治安,執法非常嚴明,當地的土豪惡霸爲之斂蹟。他還經常輕騎出塞,偵察敵情,尋找戰機。忠王李亨擔心他年輕氣盛,爭強好鬥,捐軀沙場,建議父皇把他召還朝廷。
  後來,王忠嗣又被派到河東副元帥、信安王李褘、河西節度使蕭蒿麾下爲兵馬使。有一次吐蕃讚普正在鬱標川閱兵,王忠嗣帶領部分將士們去襲擊。一些人見吐蕃軍旗幟鮮明,刀戟光亮,膽怯了,王忠嗣卻一馬當先沖向敵陣。吐蕃軍猝不及防,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王忠嗣率部斬首幾千級,俘穫羊馬一萬多隻。蕭蒿把戰報送到朝廷,唐玄宗非常高興,立即提拔王忠嗣爲左領軍衛郎將、河西討擊副使、左威衛將軍、代州都督,封爵清源縣男。
  唐開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王忠嗣在河西節度使杜希望發動的奪回新城(今青海門源)的戰役中,又建奇勳,升任左威衛郎將。同年秋,他又在新城保衛戰中,創造了以少勝多、擊潰吐蕃軍的戰績,升任左盤吾衛將軍、兼左羽林軍上將軍、河西節度副使、河東節度使兼大同軍使、朔方節度使。這時的王忠嗣已在戰火的洗禮中,成長爲一名獨當一面的年輕指揮官。
  唐天寶元年(公元742年),王忠嗣又兼任靈州(今寧夏靈武)部督,指揮北伐,與源出鮮卑宇文部的一支少數民族奚人大戰於桑乾河,三戰皆捷,抓穫了不少俘虜。王忠嗣召集漠北各少數民族首領聚會,要求維護祖國統一,把唐朝的國威遠播塞北。他還獻上“平戌十八策”,要求堅決鎮壓分裂祖國統一的叛亂活動。他曾平息了突厥叛亂,修建了大同、靜邊二城,派清塞軍、横野軍駐紮,又把受降城和振武城合而爲一(今内蒙托克托),縮小了唐軍防線,從此“塞外晏然”,“虜不敢盜塞”。王忠嗣進爵爲清源縣公。
  王忠嗣自幼以勇武好戰出名,但自從升任爲節度一方的重要將領以後,主張“以持重安邊爲務”。他曾經對人說:“國家升平之時,爲將者在撫其眾而已!吾不欲疲中國之力,以徼功名耳”。他這樣做並不是麻痹大意,喪失警惕。他仍經常注重軍事訓練,妥善保養軍械,充實邊防,隨時補充兵源。他本人就隨身常帶着一張重一百五十斤的漆弓,但從不輕易使用。他帶領的部隊,士氣十分高昂。他還注意蒐集情報,以便迅速做出正確的決斷,不打無准備之仗。因此他幾乎每戰必勝,深得將士們擁戴。
  每當有大規模的軍事行動,王忠嗣都要進行周密的安排與部署。他首先要親自召集各級軍官進行戰前動員,按士卒多寡發放兵械,一弓一箭,都要標上使用者的姓名,仗打完後如數交還軍械庫。戰士們都互相監督,愛護兵械,保障了軍資的充足供應。他從朔方至雲中廣袤數千里的邊境線上,選擇險要之處修築城堡,開疆辟地,使得邊境上的人民安居樂業,不複言戰,萬里邊塞烽火不擧,“自國初以來,未之有也”。
  唐天寶五年(公元746年),王忠嗣兼任朔方、河東、河西、隴右四節度使,天下勁兵良將,邊塞重地,盡在他的控制與指揮之下。他曾領導了對吐蕃的幾次戰役,出征青海、積石(今青海貴德),大穫全勝。又北征奚,西討吐穀渾,利用西突厥各部貴族之間的矛盾。削弱其實力,進一步鞏固和發展了我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
  王忠嗣雖然功名赫赫,但是他並不留戀權勢,主動提出讓出朔方、河東節度大使二職。他的請求得到了朝廷的批准。此後,他就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捍衛西北邊防之中。
  王忠嗣長期擔任邊防重將,“當世號爲名將”。他很重視同當地少數民族的友好往來。公元741年(唐開元二十九年),他任朔方節度使時,與突厥等西北各族開展互市,以高價購買他們的馬疋,“諸蕃聞之,競來求市,輒買之”。同時,内地的絲綢、鐵器、糧食等物品也輸入突厥地區,促進了少數民族地區生產的發展,豐富了他們的物質文化生活。他還主張各民族和平相處,盡量避免沖突和戰亂的發生。
  唐天寶八年(公元749年),王忠嗣暴卒,年僅四十五歲,英年早逝,實在令人惋惜。

吐蕃與唐戰爭

  唐玄宗的文治武功,使中國在開元年間,成爲地域空前遼闊、民族空前團結、國力空前強盛的封建帝國,使得當時的唐朝成爲世界經濟文化交流的中心。阿拉伯人、波斯人、印度人、日本人、朝鮮人都不斷慕名而來,帶來了外域的科技與文化,也帶走了中國先進的文明,中國造紙術、印刷術,以及書法、天文、建築、武器等方面的知識被介紹到世界各地,爲世界的文明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大唐帝國的名字也因之而遠播至世界各地,成爲一個享有極高聲譽的國家。
  吐穀渾是羌族大國。唐貞觀九年(公元635年),唐太宗發兵擊破吐穀渾,可汗慕容伏允敗死,太子達延芒波結失國,逃歸吐蕃(吐蕃史書稱其在公元659年被唐將蘇定方所殺)。唐立伏允長子慕容顺爲可汗。慕容顺被國人殺死,兒子諾曷缽嗣位。諾曷缽年幼,大臣爭權,國中大亂。唐支持諾曷缽,抑制國中親吐蕃的勢力。
  唐顯慶五年(公元660年),祿東讚使兒子起政(當即尊業多布)率兵擊吐穀渾。唐高宗龍朔三年(公元663年),祿東讚自率兵攻吐穀渾。兩國各遣使者到唐朝廷論曲直,請求援助,唐高宗都不聽從,實際自然是助吐穀渾。吐穀渾大臣素和貴逃入吐蕃,陳述吐穀渾内部情形,吐蕃發兵大破吐穀渾,諾易缽率殘部數千帳棄國逃到涼州,吐穀渾國亡。祿東讚屯兵青海,遣使者論仲琮入朝,請求和親,意思是要唐承認吐蕃占有吐穀渾土地。唐高宗沒有答應。
  唐乾封二年(公元667年),祿東讚死,子尊業多布繼任爲大相。吐蕃既得吐穀渾,即在唐高宗總章三年(公元670年)出兵攻西域,取得十八個羈縻州,又合於闐國兵攻入龜茲國的撥換城(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阿克蘇縣)。這樣,唐不得不出兵來攻吐蕃。唐高宗任用薛仁貴爲邏娑(今西藏拉薩)道行軍大總管,阿史那道真、郭待封爲副,率兵十餘萬人,表示要進攻吐蕃都城。唐軍進到大非川(今青海共和切吉曠原)時,尊業多布的兒子論欽陵率大軍殲滅唐軍。薛仁貴與論欽陵約和,唐殘兵多得生還。經這次決定性的大戰,吐蕃切實占有了吐穀渾,完成了統一羌族各國的大業。
  哥舒翰於唐天寶十四年(公元755年)上唐玄宗奏疏中說:“蘇毗一蕃,最近河北,吐渾部落,數倍居人,蓋是吐蕃擧國強援,軍糧馬疋,半出其中。”論欽陵擊薛仁貴,集中兵力多至四十萬人,除蘇毗外,大部分當是吐穀渾人。鎮守吐穀渾的大將,總是吐蕃大相的子弟,吐穀渾的重大意義即此可見。
  唐鹹亨元年(公元670年),薛仁貴軍在大非川覆沒,唐西域四鎮(龜茲、於闐、焉耆、疏勒)大部分土地被吐蕃奪去。
  唐武後如意元年(公元692年),武則天使將軍王孝傑率兵大破吐善軍,取回四鎮。唐設安西都護府於龜茲(今新疆庫車),屯兵鎮守。
  當時唐有些朝臣議放棄四鎮,右史崔融上書說,唐高宗時主管官員溺職,不能守四鎮,吐蕃因而強大,從焉耆(今新疆焉耆)西面長驅東來,經高昌、車師、常樂(甘肅安西縣西北),渡過莫賀延磺,就兵臨敦煌。現在王孝傑一戰收複四鎮,怎能棄而不要,如果四鎮無守,吐蕃一定得西域,住在西域南方的群羌,勢必被迫歸降,吐蕃與群羌結合,唐河西諸郡一定受威脅。莫賀延磧寬二千里,無水草,吐蕃控制沙磧,唐就無法渡過去,這樣,伊州、西州、北庭、安西等地將全部喪失。武則天從崔融議,不聽那些主張放棄四鎮的建議。此後,唐與吐蕃在西域和青海兩方面常有戰爭,勝敗相當。
  唐萬歲通天元年(公元696年),吐蕃大相論欽陵遣使到唐朝,要求唐撤退四鎮守兵,並分西突厥十姓的土地給吐蕃。武則天派郭元振到吐蕃交涉。郭元振問論欽陵:“吐蕃要唐撤四鎮守兵,是否有意兼並四鎮十姓土地?”論欽陵答:“吐蕃如果貪得土地,向東攻甘州(今甘肅張掖)、涼州(今甘肅武威),不是很方便麼?何必到遙遠的西域去爭利。”
  雙方議不能決。論欽陵遣使者隨郭元振來到唐朝,提出要求。郭元振上書說,吐蕃想要四鎮、十姓,唐朝的朝廷也想要青海、吐穀渾,不如直截告訴使者說:朝廷駐兵西域,是要分吐蕃兵力,使它不能全力向東攻河西。如果吐蕃真的無意東侵,那麼,請將吐穀渾諸部及青海歸還朝廷,朝廷也可分五弩失畢部給吐蕃。如此答複,既表示朝廷有和意,又足以阻止論欽陵的計謀。吐蕃再有擧動,曲在彼方了。武則天采用了郭元振的建議,拒絕論欽陵的要求。郭元振又上書說:吐蕃民眾負擔徭役過重,感到疲勞,早願和親;論欽陵擁兵專權,獨不願講和。如果朝廷每年派去和親使,讓他拒絕不從,日子久了,彼國人對他不滿將愈深,望和將愈切,他想大擧用兵,也就難了。等到上下猜疑,内部是會發生變亂的。郭元振看得很准確,公元699年(唐聖曆二年),吐蕃果然發生事變。論欽陵作大相,讓自己的弟弟都分據要職,棄都松讚普要收回權力,乘論欽陵外出,發兵殺他的親黨兩千餘人。論欽陵擧兵對抗,讚普親自討伐,論欽陵兵潰自殺,其弟弟與兒子率吐穀渾七千帳降唐。
  祿東讚一家三世爲大相,立功甚大,但專擅國政,削弱讚普的權力,連年用兵,違反民眾的願望,在國内逐漸陷於孤立,最後不出郭元振所料,全家被殺,吐蕃也因而一時不振,停止對外擴張。
  唐開元十年(公元722年),吐蕃發兵攻唐屬國小勃律(今克什米爾北部),企圖從小勃律進攻四鎮,唐北庭節度使張孝嵩派兵協助小勃律,大破吐蕃軍。
  唐開元十四年(公元726年),吐蕃攻唐瓜州城(今甘肅安西),謀截斷唐與四鎮的交通。
  唐開元十七年(公元729年),唐軍從瓜州出擊,吐蕃軍大敗;唐軍又攻取吐蕃百堡城(在青海西寧市西南),吐蕃被迫放棄奪取四鎮的計劃。
  唐開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吐蕃攻小勃律,唐河西節度使崔希逸在青海西大破吐蕃軍。吐蕃與唐在青海相持,無力進攻四鎮。吐蕃與小勃律王和親,小勃律歸附吐蕃。西域二十幾個唐屬國朝貢路被阻,也都轉向吐蕃朝貢。
  唐天寶六年(公元747年),唐將高仙芝攻破小勃律國,設歸仁軍,駐兵三千鎮守,唐又與西域諸國往來無阻。論欽陵曾對郭元振說:“所有鄰國都被唐降服了,吐蕃還能存在,隻是靠我兄弟數人小心相保。青海地勢險阻,唐必不能從這一路深入,五弩失畢部地近吐蕃,很容易來侵,所以我要求唐撤四鎮守兵,分十姓土地。”吐蕃爲本身安全,與唐爭奪西域,是有理由的。唐在安史亂前是強大國,爲本身安全決不退出西域,也同樣是有理由的。
  唐天寶十四年(公元755年),安祿山反叛,唐内部大混亂。第二年,吐蕃攻取石堡城(青海西寧市西南),進取唐隴右(節度使駐鄭州,青海樂部縣)河西(節度使駐涼州)兩鎮。唐朝宗時,河隴及京西許多州縣全爲吐蕃所占有。唐北庭節度使李元忠、安西四鎮留後郭聽率將士守境,與朝廷聲問中斷。
  唐建中二年(公元781年),兩鎮使者借道回紇來到長安,唐德宗大喜,封李郭二人爲郡王,將士都升官七級。吐蕃猛攻隴右道伊州(今新疆哈密),唐伊州刺史袁光庭堅守累年,最後在糧竭兵盡,不可再守的情況下,袁光庭先殺妻子,自己跳入火中燒死,足以表明唐人守土是堅決的,吐蕃取唐州縣必須用重兵攻守,也就無力遠攻西域。
  唐德宗貞元六年(公元790年),吐蕃攻北庭(治今新疆吉木薩爾北破城子),擊敗回紇救兵,唐節度使楊襲古棄北庭逃到西州(位於今新疆吐魯番地區),不久被回紇殺死。吐蕃得北庭後,又得西州和安西四鎮。
  吐蕃與唐爭奪西域,前後一百二十餘年,吐蕃勝利了,但新的形勢反使吐蕃陷於軍事上的被動地位。當時,阿拉伯人占有蔥嶺以西土地,經常向東與吐蕃互相攻擊,東方的回紇地近北庭,也向天山南北擴張勢力。吐蕃在西域要用很大兵力抵禦東西兩個強敵,在新征服的唐朝舊境又要用相當兵力鎮壓唐人的反抗。過重的負擔,使得強盛的吐蕃雖然離長安很近,有滅唐的意圖,卻缺乏對唐的攻擊力量。唐朝失去西域,反而有利於長安的保存。
  在進占西域的同時,吐蕃也加強了對羌族的兼並行動,最終兼並諸羌州成功,建立羌族統一國家的事業基本完成了。
  早在唐高宗鳳儀三年(公元678年),吐蕃讚普尊業多布就率兵攻西洱河(今雲南洱海)諸“蠻”。唐在茂州(今四川茂縣)西南築安戎城,試圖阻絕吐蕃通諸“蠻“的道路。吐蕃以生羌爲向導,攻拔安戎城,增兵駐守,西洱河諸“蠻”相率降附。
  唐長安三年(公元703年),器弩悉弄讚普親征今雲南麗江一帶的烏蠻。次年,在軍中死去。吐蕃史書說,此王“向白蠻征税,烏蠻亦款服,兵精國強,爲前王所未有”。諸“蠻”與羌種族不同,吐蕃逐漸征服諸“蠻”部,是多年經營的結果。
  唐天寶十年(公元751年),南詔國(建都太和城,雲南大理縣)與唐失和,降附吐蕃。南詔是大國,吐蕃穫得這個大屬國,國勢發展到最高點。吐蕃以邏娑爲中心,向外擴張,取得上述的成就,接下來就想進攻唐朝了。
  吐蕃對唐作戰,起初是以掠取財物爲主,後來以奪取土地爲主。唐玄宗設隴右、劍南兩節度使,專防吐蕃内侵。由於雙方國力強盛,連年發生戰爭,勝敗相當,吐蕃並未得利。
  唐天寶十四年(公元755年),安祿山反叛,隴右、河西兩鎮精兵内調,邊防空虛,吐蕃陸續攻取兩鎮所屬諸州。
  唐廣德元年(公元763年),吐蕃自大震關(今清水隴山)長驅直入,破涇州、邠州,攻奉天(今陝西乾縣)、武功,唐兵潰散,唐朝宗逃往陝州,吐蕃入長安城,立李承宏(金城公主之侄)爲唐帝。吐蕃軍掠奪府庫市里,焚毁房屋,還想擄掠城中子女和百工,整軍歸國。郭子儀設疑兵,恐嚇吐蕃軍,吐蕃軍驚慌出城,退守屯原(今寧夏固原)、會(今寧夏中衛)、成(今甘肅成縣)、渭(今甘肅隴西)等形勝之地,窺伺唐境。數年間,西北數十州相繼失守,自鳳翔以西,邠州以北,都成爲吐蕃的領地。同年,吐蕃攻入劍南道的松、維、保(今四川理縣)三州。這是吐蕃與唐多年戰爭中最大的一次勝敗,唐朝廷的腐朽,吐蕃力量的限度,都表現出來,但極盛的吐蕃要消滅腐朽的唐朝是不可能的。
  以後,吐蕃連年入侵,戰爭激烈,唐在鳳翔、涇州、邠州、渭北等地設節度使,駐重兵,抵禦吐蕃。
  唐建中元年(公元780年),唐德宗即位,遣使到吐蕃講和。唐建中四年(公元783年),兩國在清水(今甘肅清水)會盟,唐以“國家務息邊人,外(棄)其故地,棄利蹈義”爲理由,承認吐蕃所占唐州縣爲吐蕃領地。接着在長安西郊築壇定盟,又遣大臣爲人蕃會盟使,在邏娑定盟。
  唐貞元二年(公元786年),吐蕃撕毁盟約,進攻京西諸鎮,又破鹽(今寧夏鹽池)、夏(今陝西横山)二州。當時,吐蕃大相尚結讚看到唐朝内亂頻繁,認爲有機可乘,想用詐計去掉唐朝李晟、馬燧、渾瑊三個良將,以便隨後攻取長安。
  唐貞元三年(公元787年),尚結讚遣使到馬燧軍中求和,卑辭厚禮,欺騙馬燧。馬燧信以爲真,請唐德宗請和。李晟主張出擊,被唐德宗罷免。尚結讚又要求唐派渾瑊主盟,准備在會上擒穫渾瑊。渾瑊到達平涼,正要登上盟壇,吐蕃伏兵殺了出來,渾瑊倉皇逃遁,幸運脱險。
  尚結讚使詐不成,唐朝内部強硬派反因此勢力抬頭,反對和蕃的一派官員被重用,唐與吐蕃的關係從此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反對和蕃的李泌勸德宗北和回紇,南通南詔,西結大食、天竺,使吐蕃四面受敵。唐德宗依言行事,果然與回紇、南詔、大食、天竺建立了友好往來。此時,蕃兵大半駐紮在西域,以抵禦大食東侵。早在兩年前,唐潤州節度使韓洸在請伐吐蕃收複河湟疏中就說:“聞其(吐蕃)近歲以來,兵眾寢(漸)弱,西逼大食之強,北病回紇之眾,東有南詔之防,計其分鎮之外,戰兵在河隴者,五六萬而已。”據入蕃使者崔翰密查,吐蕃駐河隴兵馬實際數目隻有五萬九千人,馬八萬六千疋,可戰之兵僅三萬人,其餘的都是老弱之卒。吐蕃兵力如此薄弱,唐德宗不謀收複失地,卻力求講和;尚結讚不堅守清水盟約,卻想用詐計取長安,雙方都做着愚蠢事,愚而詐的一方,後果自然要更壞些。自從唐德宗采用李泌的建議,吐蕃自食其果的日子也就很快到來了。
  吐蕃經過統一戰爭,很快建立起大吐蕃國。但是,當他們將戰爭推進到唐本部境内以後,就顯得能力與環境不能相適應,一直走失敗的道路。
  吐蕃起初隻知道地重要,不知道人重要,圍涼州城時,就乘城中人窘迫時宣告:我們要的是城池,人不論老少都可以遷往唐境。取其他城池也是如此。李晟曾說:河隴失守,並不是吐蕃有多大的力量,主要是唐將帥貪暴,内附部落離心,民眾不得耕種,輾轉向東遷徙,自己放棄土地。吐蕃不利用這種情形,爭取城中人留下來,倒不是因爲尊重唐人的愛國心,而是保持落後國家戰爭的慣例,即“出疆之費,亦無定給,而臨陣所得,便爲己有”,也就是出兵不准備糧草,讓將士任意去擄掠;城中多有財物,要城池與擄掠財物意思是相同的。到了需要勞動力的時候,吐蕃又進行擄掠人口的戰爭。
  唐貞元二年(公元786年),唐德宗給尚結讚信里說:“又聞放縱兵馬,蹂殘禾苗,邊境之人,大遭驅掠。”
  唐貞元三年(公元787年),尚結讚焚毁鹽、夏二州城,擄走所有居民。同年,吐蕃大掠汧陽(今陝西千陽)、吳山(今陝西隴縣)、華亭(今甘肅華亭)三縣,殘殺老弱人,壯年男女全被擄去,放在安化峽(今甘肅清水)西,准備分給羌、渾(吐穀渾)諸部。吐蕃人對那些被擄的人說:准許你們向東哭别故國。眾人大哭之後,千餘人投崖自殺。
  唐貞元四年(公元788年),吐蕃大掠涇邠等五州,擄去人畜數萬口。此後,吐蕃連年攻入唐境,破壞極爲嚴重,沈亞之《臨涇城碑》說“今每秋戎人塞寇涇,驅其井(市)閭(民居)父子與牛馬雜畜,焚積聚,殘廬舍,邊人耗盡”。
  吐蕃對唐人有兩種待遇法。一種是河隴地方未曾東徙的居民約有五十萬人,其中勞動民眾都被看作賤隸。唐朝人曾向吐蕃降唐的人詢問唐人在吐蕃的情形。吐蕃降者說:唐人平民的子孫生下來就是奴婢,種田放牧,或聚居城鄉中,或散處荒野間。這部分人無論是誰,吐蕃都不敢信任;世族豪家社會地位不變,有些被任爲文武官,還受免税、擴大產業等優待。
  唐建中元年(公元780年),唐使臣韋倫自吐蕃歸國,經過河隴,一路上看到唐人都披着毛皮,頭髮散亂,還在牆縫里偷看,有些捶心流涕,有些向東拜舞,也有人暗送書信,報告吐蕃虛實,盼唐軍來如饑渴人盼飲食。
  唐長慶元年(公元821年),唐穆宗任劉元鼎爲會盟使,前往邏娑,路過河西一帶,見到舊時城郭還在,蘭州廣種水稻,桃李榆柳茂盛。看來,漢族地主階級仍保持原狀,民眾雖說是奴婢,實際是農奴性質,與純粹奴隸還有區别,生產仍以農業爲主。廣大農民被貶爲完全農奴,是社會的大退步。吐蕃又迫令所有唐人改換服裝,隻許每歲元旦用唐朝衣冠祭拜祖先,祭畢收藏。每當這一天,唐人無不向東痛哭,想念故國之心更甚。至龍支城(今青海樂都),有上千老人來見劉元鼎,哭拜一番,問:天子安好否?因從軍被擄,陷沒在這里,自己和子孫不忍忘記朝廷,朝廷也還記得我們麼?說完都嗚咽涕淚,不敢出聲哭。劉元鼎低聲詢問,才知道這些人是豐州人(今内蒙古五原)。吐蕃國唐人自地主階級到農民,都願意回到唐朝來,吐蕃的統治顯然不能維持多久。
  吐蕃對俘虜還有另一種待遇:無專長的唐俘,面上刻黑字(黥面),分配到各地充奴役。有專長的唐俘,右臂上刻黑字,等候讚普親自發落。其中有些人被任爲小官吏,不論文武,統稱爲舍人。唐憲宗時,淮南小將譚可則在邊上被俘,因通曉文字,將要被任爲知漢書舍人。他臂上刻的蕃字,譯意爲“天子(讚普)家臣”。讚普選取有才能的人作自己的家奴,分配無才能的人給貴族作家奴,符合俘虜爲奴的慣例。劉元鼎覲見讚普,讚普賜宴,餚饌和酒器,略與唐同,樂工奏《秦王破陣曲》,又奏《涼州》、《胡渭州》,《綠腰》等。樂工和伎人都是唐人,廚師和制酒器的工匠,大概也是唐人。
  唐貞元十七年(公元801年),吐蕃攻破麟州(今陝西神木),擄走居民及黨項部落。一個叫延素的僧人被擄。一個蕃將號稱徐舍人,對延素說:“我是英公李勣第五代孫,武後時我祖先避難逃入吐蕃,世代做蕃將,想念故國的心永不能忘,隻是宗族大了,無法回去。你現在遇見我,我放你走。”像徐舍人這種避難入蕃的人,在吐蕃的社會地位可能高一些,其餘有專長和無專長的俘虜,都是家奴身份。
  吐蕃曾攻蜀,讚普命令諸將說:我要蜀州作東方大鎮,凡有技藝的工匠都送到邏娑來,平常年歲隻要他們納一疋帛的賦税。在新疆發現的吐蕃文書里說:在當妥關,棄劄、穹恭和桑恭三人分派奴隸,將他們的人名、家庭、職業及如何納税等分别予以登記。以此爲例,家奴不是純粹奴隸而是農奴性質的賤民。當然,充當純粹奴隸的人也不會很少。吐蕃多年來爲掠穫人口而戰,一定有大量唐人被掠穫,他們生活在吐蕃日久,逐漸融合在蕃人中,成爲社會下層的一部分,這對吐蕃既補充了人口,又流入了文化和技藝。
  棄松德讚讚普後期,即唐德宗貞元三年(公元786年)左右,吐蕃開始由極盛轉向衰弱。由於與唐、大食、回鶻爲敵,戰爭負擔遠遠超過實有的力量。民眾困於兵役,又遭災荒,所謂“差征無時,凶荒累年”,實是吐蕃的致命傷。統治階級根本不留意這個危機,卻一心隻想着爭奪權利,變亂接連發生。正如在唐德宗貞元九年(公元793年)南詔王給韋臯信里所說:“天禍蕃廷,降釁蕭牆,太子兄弟流竄,近臣横污,皆尚結讚陰計以行屠害,平日功臣,無一二在。”
  尚結讚爲首的一部分宦族,獨攬大權,排斥異己,連讚普的家庭也敢加以幹涉。他居大相之位將近二十年,造成了讚普失權。此後四十餘年,讚普繼承都由權臣安排,内部矛盾因而愈趨激烈。唐貞元十二年(公元796年),棄松德讚讚普死,吐蕃内亂表面化,正式進入衰亡時期。
  棄松德讚讚普有三子,他死後,長子牟尼讚讚普繼位。牟尼讚凡三次平均百姓之財富,但仍不能解決激烈的社會矛盾。吐蕃原來保存濃厚的氏族社會殘餘,自由民按照慣例使用一定數量的耕地或牧地。祿東讚袒孫三世爲大相,屢次劃田界、定賦税,推行封建土地所有制,即土地爲讚普所有或貴族所有,自由民隻能使用劃定的田地,向土地所有者繳納租税並服役。這種情形,曾見於漢族西周至戰國的初期封建社會。漢族自秦漢以下,名義上國内土地全爲國家所有,而皇帝、貴族、地主和有些平民又是大小不等的土地私有者,除皇帝以外,其餘都得向國家納租税和服役,因爲皇帝是國家的主人,也就是土地的最高所有者,有權征收所有土地的租税,稱爲國課,作爲軍事費用。包括皇帝在内的各個土地私有者,也有權向租用土地的耕作人收租,收入的租歸土地私有者本人所有。這是封建土地所有制進一步發展的形式。吐蕃社會比漢族落後,隻有初期封建社會的生產關係,不過,在當時也還是一個進步。由於長期用兵,貴族加增租税,破壞田界,剝奪自由民的土地使用權,自由民逐漸淪爲農奴,造成社會的不安。
  牟尼讚讚普三次平均百姓的財富,雖然都遭到失敗,但從中可以看出他是有作爲的君主。然而,貴族卻不許他有所作爲。他在位僅僅十九個月,就被母後哲蚌氏毒死了。
  牟尼讚讚普死後,二弟牟如讚普剛繼位,就被仇家大貴族那囊殺死。三弟棄獵松讚繼位,得僧人缽闡布的保護,才免於得到哥哥們一樣的下場。棄獵松讚在《缽闡布紀功碑》里感激地說:“未掌國政之前,缽闡布如我之父母……而缽闡布其初於我父子、兄弟、母子、上下之間樂於調和,於國有利之事累建讜議,身體力行,勤奮忠藎,有足多者!此後父王與長兄怨隙既成,我於未掌國政之前,頗多魔障,端賴缽闡布爲之消解……”從這段記載中可見,棄松德讚晚年,家庭間、讚普與貴族間的鬥爭是劇烈的,缽闡布調和有功,因此,棄獵松讚時佛教在吐蕃盛行,僧侶成爲了吐蕃新興的政治勢力。
  唐元和十年(公元815年),棄獵松讚死,子棄足德讚讚普繼位。此時,吐蕃内部已經趨於分裂,國力削弱;而另一邊,唐朝平定了藩鎮,聲勢頗盛。這樣,吐蕃有誠意要求和好關係的恢複;唐朝方面“瘡痍未複,人皆憚戰”,也希望與吐蕃和好。
  唐穆宗長慶元年(公元821年),吐蕃接連三次遣使官來唐朝求和請盟。棄足德讚讚普及宰相缽闡布、尚綺心兒先寄來盟文要節,說“蕃漢二邦各守現管本界,彼此不得相征,不得相爲寇讎,不得侵謀境土,若有所疑,或要捉生,問事訖,便給衣糧放還”。唐穆宗完全同意,命宰相及大臣十六人與吐蕃使官論納羅在長安西郊結盟。盟文要旨是“中夏現管,維唐是君,西裔一方,大蕃爲主”;“自今而後,屏去兵革,宿忿舊惡,廓焉消除”。唐王朝承認吐蕃占有河隴,吐蕃承諾不再侵唐邊境。這種交換條件符合當時雙方的國勢,不同於唐德宗時唐弱蕃強的清水會盟。
  這次會盟意義很重大,因爲它實現了唐蕃兩國民眾愛和好厭戰爭的共同願望。兩國統治者也都滿意,因爲雙方保證互不侵犯。但是,留在河隴的數十萬唐人是不能承認這個盟約的,因爲它讓自己陷於奴役地位。
  棄足德讚讚普長期患病,缽闡布代替讚普執政,造成僧侶擅權,僧侶成爲封建主的一派,缽闡布就是這一派的首領。其他貴族自然不肯交出手中的權力,以滅佛爲名同僧侶爭奪政權。他們誣陷缽闡布與王後通奸,將缽闡布殺死。
  唐武宗會昌元年(公元841年),滅佛大臣縊殺棄足德讚讚普,立棄足德讚的弟弟達磨爲讚普。達磨信缽教,反佛教,因此虐待僧人,結果在公元846年(唐武宗會昌六年)被信佛大臣殺死。信不信佛都要被殺,這是當時吐蕃讚普的悲慘命運。
達磨讚普沒有子嗣,王後綝氏立内侄乞離朋爲讚普。大相結都那反對立異姓子,被王後一黨殺死。另有一派大臣則擁立讚普支屬俄松爲讚普。吐蕃分裂了。
  兩個讚普爭位,實際是大貴族爭奪政權,首先是王族與宦族的爭奪。洛門川討擊使論恐熱擧兵擊渭州(今甘肅平涼),大相尚思羅戰敗,西奔松州。論恐熱追擊至松州,殺尚思羅,自稱大相。後出兵二十萬攻打鄯州(今青海樂都)節度使尚婢婢。兩軍混戰,互有勝敗。
  唐宣宗大中三年(公元849年),尚婢婢大敗,引殘眾到甘州西游牧。
  河隴民眾乘吐蕃統治崩潰,擧秦、原、安樂三州及石門(今寧夏固原)等七關歸唐。離戰爭中心稍遠的地方,吐蕃治下的唐人起義就更早些。
  唐大中元年(公元847年),沙州(今甘肅敦煌)張議潮起義,唐人群起響應,吐蕃守將逃走。張議潮出兵收取瓜、伊、西、甘、肅(今甘肅酒泉)、蘭(今甘肅蘭州)、鄯、河(今甘肅臨夏)、岷(今甘肅岷縣)、廊(今青海化隆)十州。
  唐大中五年(公元851年),張議潮讓哥哥張議譚帶着沙、瓜等十一州地圖入朝歸唐,唐宣宗在沙州設置歸義軍,以張議潮爲節度使。
  唐宣宗大中十一年(公元857年),吐蕃將領尚延心帶着河湟二州投降唐朝,河湟一帶也全爲唐所有。
  吐蕃失去了上述這些地盤,也就失去經濟重心,在吐蕃本部進行爭奪讚普位號的戰爭,必然就地重征,逼得民眾無法生存。
  唐懿宗鹹通十年(公元869年),吐蕃農牧民和奴隸開始大起義。吐蕃史書說:“達磨讚普卒後,未幾而有叛亂,初發難於康,寢而及於全藏,喻如一鳥飛騰,百鳥影從,四方騷然,天下大亂。”民眾初次起義,缺乏經驗,雖然聲勢浩大,但抵不住貴族的殘酷鎮壓。起義失敗後,貴族愈益得勢,吐蕃國就此崩潰,形成國土分裂、貴族割據稱雄的局面。

“吐蕃”的讀音

  在中國大陸,大多數史學家及《現代漢語詞典》、歷史教科書等一般都將“吐蕃”讀作“tǔbō”;而部分大陸、台灣及西方學者讀成“tǔfān”。另外日本人讀作“トバン”,即toban。關於這個問題,可謂是眾說紛紜,尚無定論。
  《舊唐書》認爲“吐蕃”是“禿發”(即拓跋)二音的訛傳,而《新唐書》則認爲吐蕃是西羌之後,“蕃”與“發羌”的“發”音近而得名,二字應該讀作“播”音。
  認爲應該讀“tǔbō”的學者指出,西方語言對藏區的名Tibet,漢語“吐蕃”和藏文bod三個名稱相對應,蕃字是藏語bod的譯音,所以應該讀入聲(山合一入末幫),相當於普通話的bō。也有人認爲在吐蕃之前西藏人就建立了博部落,吐蕃政權不過是擴大了統治範圍而已。並且認爲“蕃”與“博”在藏文中是同一個字,同時藏族信奉的本教的“本”與“蕃”在藏文中也可能是同一個字,隻是由於後綴字母的讀寫造成了形體上的差異。
  持相反觀點的學者則提出,在《廣韻》里蕃字的反切爲 甫煩切 (山合三平元非),屬於平聲,沒有入聲的讀法,因此從音韻學的角度,沒有任何證據把蕃字讀成bō。
  “吐蕃”國號爲“大蕃”,有人猜測“吐蕃”之稱是唐朝君臣不肯稱其爲大,故别寫作“吐蕃”,用“吐”表示音譯字,含有貶義。西方許多漢學家則認爲可能源於藏文“duo”字,與“吐”(tu)音近,爲上部的意思,“吐蕃”就是“上蕃”之意。也有學者認爲“吐”是讀音爲“teu”的藏文的音譯,爲“崇高”之意,可專注爲漢語中的“大”。因此唐人用“吐蕃”作爲“大發”,“大蕃”的音意合譯。讚同這種觀點的學者進一步認爲藏文"dao"可能發音爲“teu”。同時“吐”是漢唐時期常用來譯寫北方、西方少數民族人名等的專用字。而“蕃”既是音譯,又有“茂盛”之意,“吐蕃”含有褒義。
 
 
 
 
 

    4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Beckham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