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6790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Beckham (2011/2/8 9:51:18)  最新编辑:Beckham (2011/2/8 9:51:18)
吐蕃
拼音:tǔ bō
同义词条:吐蕃国
  吐蕃是中國歷史上一個位於青藏高原的政權,由松讚幹布達磨延續兩百多年,是西藏這片土地有史以來創立的第一個政權。雖然有資料說明西藏早期已經建立了一個政治實體,但關於六世紀末以前的情況還沒有確鑿的歷史證據。
  公元六世紀時,一個名叫囊日論讚(570年-620年)的部落酋長企圖用武力兼並其鄰近的部落。後來他的兒子松讚幹布(620年-649年)完成了這項使命。公元七世紀初,松讚幹布先後征服、兼並蘇毗、羊同、白蘭、黨項、附國等古羌人部落,633年,建都邏些(Luósuò)(今拉薩),國號“大蕃”或“吐蕃”。公元8世紀中葉至9世紀爲鼎盛時期,其面積東至唐朝原州、西及克什米爾高原、南括尼泊爾、北臨回鶻

歷史

  吐蕃,就是現在的西藏唐朝以前和中土沒有來往。
  公元七世紀,棄宗弄讚繼位做了吐蕃讚普(國王),人們又稱他爲松讚幹布,是一位驍勇慓悍的領袖。他率領軍隊統一了青藏高原上的許多部落,建立了以邏些城(今西藏拉薩)爲中心的強盛王國。
  據說,吐蕃人是東晉末年南涼國王鮮卑人禿發利鹿孤的後代,因失國而輾轉流徙到西藏高原,爲紀念祖先,他們以“禿發”爲國號,後依語音相近訛變爲“吐蕃”。吐蕃人過着以游牧爲主的生活,飼養犛牛、馬、豬和獨峰駱駝,有的也種植青稞和蕎麥。吐蕃國的《國王遺教》一書中,還記載着一個“獼猴變人”的傳說。
  傳說,西藏的古獼猴滿身長毛、面色赤紅。這些獼猴起初與其他獼猴及飛禽走獸群居在西藏雅魯藏布江流域的大森林中,以采摘果實爲生。不知過了幾百萬年,這些獼猴由於身體結構和生活習性上的差異,逐漸脱離其他古獼猴,離開森林,轉移到林間草原上生活。這時,這些獼猴已能直立行走,以樹葉爲衣,以不種自收的野生穀物爲食,居住在山洞里。在漫長的歲月中,他們與自然界鬥爭,打制一些粗糙的石器,開始有目的地勞動,逐步進化爲原始人類,這就是吐蕃人的祖先,同時也是藏族人的祖先。
  山南澤當一帶,至今還可見到某些凹地深溝中積存着幾丈深的腐爛樹葉和埋葬很深的大樹根。說明這一帶曾經是原始大森林,這片森林一直綿延伸展到工布、達布一帶。解放後,在雅礱河穀發現恐龍化石等等,這一切說明西藏的東南地區,在遠古可能是熱帶地區。後來,隨着氣候的變化和森林的減少,古獼猴爲了尋找食物,從森林走向地面生活。如今在西藏傳說中,澤當一帶的山洞被稱爲藏族祖先古獼猴的遺蹟,而索當一帶的一片園田則被稱爲是藏族古先民人工控制作物生長和繁殖的第一片農田。因此,後來朝山拜神的人們都會在這些地方掘一撮土帶回去留作紀念,認爲這是神土。
  “吐蕃”一詞,始見於唐朝漢文史籍。蕃,藏語作“bo”,爲古代藏族自稱。根據較普遍的說法,蕃是由古代藏族信奉的原始宗教——“本”音轉而來;也有人認爲,蕃意爲農業,與卓(牧業)相對。吐,多數人認爲是漢語“大”的音轉,是對吐蕃向唐朝自稱“大蕃”而音譯;也有解釋爲藏語“lho”(山南,吐蕃王室的發祥地)或“stod”(上部、西部)的音轉。
  公元六世紀時,興起於今西藏山南地區澤當、窮結一帶的藏族先民雅隆部,已由部落聯盟發展成爲奴隸制政權。其領袖人物達布聶賽、囊日論讚父子,逐漸將勢力擴展到拉薩河流域。公元七世紀初,囊日論讚之子松讚幹布以武力降服古代羌人蘇毗(今西藏北部及青海西南部)、羊同(今西藏北部)諸部,將首邑遷至邏些(今西藏拉薩),正式建立吐蕃王朝。

吐蕃與羌族

  羌族居住在中國西部,是一個古老的大游牧族。它和漢族在遠古傳說時代已有往來,到了商朝,屢見於蔔辭,周朝以下,史書記載愈益詳備。羌族居地以西海(今青海)爲中心,向四方伸展,主要是向西方伸展,出東面以及南北面都受到漢族的遏阻。據《後漢書·西羌傳》所說,羌人隻有部落酋長,沒有君臣上下,部落多至一百五十個,各隨水草遷徙,不相統屬,長時期停留在原始社會階段上,不能建立起國家來。
  戰國初年,秦獻公出兵攻掠羌地,羌部落的酋長印爲避秦兵,率部眾向南方遷徙,與青海諸羌隔絕。後來,印的子孫繁衍,自立部落,散居各地,其中有犛牛部,也稱爲越嶲羌(今四川西昌);又有白馬部,也稱爲廣漢(四川廣漢縣)羌。這些部落在蜀邊境内外,遷徙無常。
  西晉時,吐穀渾率部西遷,他的子孫征服羌族,建立吐穀渾國。吐穀渾國受漢文化影響,采用一些漢族制度,其統治下的羌族也自原始社會進入低級的封建社會,少數慕容部貴族與眾多羌族部落酋長融合成爲一個統治階級,鮮卑人羌化了。
  漢和帝永元十三年(公元101年),青海燒當羌首領迷唐被東漢兵擊敗,殘眾不滿千人,一直向西走去,投奔發羌。而發羌正是吐蕃的祖先。
  另有一支與吐撥有重要關係的羌族是唐旄,即蔥茈羌,也就是前一部書在介紹精絕國時提到的女兒國——蘇毗國。唐旄原先居住在天山南至蔥嶺一帶,一部分遷徙到西藏,以邏些(拉薩)一帶爲中心,占有廣大土地。
  隋文帝開皇六年(公元568年),唐旄遣使朝貢,《隋書·西域傳》稱之爲“女國”,因爲唐旄以女爲王,風俗重女輕男,男人專管戰爭,國政由女王和小女王各一人共同執掌。女王死後,按慣例在王族中選出賢女二人,一爲女王,次爲小女王。女王的丈夫號金聚,不參與政事。後來,吐蕃攻陷了唐旄,唐旄人與吐蕃人融合在了一起。
  吐蕃史書記載的遠古傳說稱:“在天的中心之上,住着六父王天神的王子棄端己,他有三兄三弟,連他共計七人。棄端己的第三子爲棄聶棄讚普。他到下界爲人主……做了六犛牛部的王”。根據傳說推測,犛牛部與越嶲一帶游牧的羌族部落爲同一支系。犛牛部盛強後,分立爲六個兄弟部落,棄聶棄讚普是最強的酋豪,又自立一部,並降服了其餘六部,六部酋豪被稱爲父王六臣。另外,又有三個通婚姻的部落,被稱爲母後三臣。傳說中,六父王天神的名字叫做鶻提悉勃野,棄聶棄自稱就是天神所生,所以窣勃野爲姓。讚普的意思是“雄強丈夫”,棄聶棄擁有這一稱號,說明他是特别雄強,能夠統率六臣的大酋長。棄聶棄時,尊卑之别出現,階級逐漸形成。棄聶棄以後,子孫世襲讚普稱號,已經進入奴隸社會。
  傳說在漢武帝時,六犛牛部進入西藏,第八世讚普布袋鞏甲定居瓊巴(今西藏窮結),冶鍊礦石,取得銀、銅、鐵,又制造木犁,用牛開墾平原作田,引湖水灌溉,開始農業活動。到第十五世讚普意肖烈,建立了瓊巴堡寨,《通典》稱爲疋播城,《新唐書·吐蕃傳》稱爲跋布川。第十七世讚普德朱波那木雄讚設置大相(宰相),作爲讚普的輔佐。第二十三世讚普號甲多熱弄讚廢除“與神和龍族通婚”,改“與臣民通婚”。到第二十八世讚普號棄業頌讚,改進農業,興修水利,牧地與農田相接,國力日漸興盛。第三十世讚普號達布聶西,雜養犏牛與騾,定物價,蓄積幹草。依據這些記載,吐蕃部落自棄聶棄讚普時開始,逐漸形成爲國家,經濟政治和文化,也逐漸在進展。
  當時唐旄還屬於獨立存在的古國,北接於闐,西邊是天竺,南邊是吐蕃。唐旄女王達甲瓦住在年卡寧波(今西藏尼木東南部),小女王棄邦孫居住在儒那堡寨(今西藏墨竹工卡西北部)。後來,唐旄内亂,棄邦孫吞並達甲瓦的領地。一些貴族不服,暗通吐蕃吐蕃讚普論讚弄囊與唐旄謀叛的貴族盟誓,親自帶領一萬精兵攻破儒那堡寨,唐旄領土從此被吐蕃所占有。論讚弄囊因此被尊爲朗日論讚,意思是“政與天比高,盔與山比堅”。朗日論讚論功行賞,以都瓦堡寨及一千五百戶奴隸賜給娘·臧古,以薩格森的土地及一千五百戶奴隸賜給巴·魚澤布,以一千五百戶奴隸賜給農·仲波,以一千三百戶奴隸賜給哲蚌·納生,以兩萬戶農奴賜給邦色。這五人都是唐旄國的領主,他們助吐蕃滅唐旄有功,都成了讚普的重要大臣。朗日論讚重用這些新臣,引起吐蕃舊臣的不滿,紛紛離叛、作亂。此時,唐旄殘部羊同、蘇毗、達布、工布、娘波等也四面起兵攻擊吐蕃,朗日論讚被叛臣毒死。新即位的棄宗弄讚讚普最終戰勝了敵對勢力,從此,吐蕃走上強盛的道路。
  羌族從一百幾十個聚散無常的原始部落進而組成吐穀渾、唐旄、吐蕃等國家,又從這些分立的國家進而組成統一的吐蕃國,都是劃時代的大發展。盡管仍舊存在着嚴重的分立傾向,但經過吐蕃國的強盛時期,羌族人產生以吐蕃文化爲中心的共同心理狀態,此後,原來的羌族爲具有初步穩定的人們共同體性質的蕃族或藏族所代替了。

文成公主遠嫁吐蕃

  中國歷史上,有不少以公主或宗室女下嫁蕃邦國王和親的事例,唐太宗時期,文成公主遠嫁吐蕃,便是和親情況的典範。在她的影響下,漢藏兩族的友誼有了很大的發展,所以把文成公主譽爲何晴公主中最成功的女外交家之一實不爲過。
  吐蕃第三十二世讚普棄宗弄讚又叫松讚幹布。松讚幹布一生的事業,主要是穩定内部,鞏固王權,建立起統一的吐蕃國;其次是對外用兵,兼並強鄰,保衛國家的安全。
  公元七世紀初,松讚幹布少年登基,十三歲時便當了吐蕃部落的第三十三代讚普。他年少有爲,又有幾個得力的大臣當幫手,平息内亂,穩定内部,鞏固王權,遷都拉薩。然後發展經濟,制定法律,統一官制兵制,劃分軍政區域,任命官員、派遣將領,建立了統一的吐蕃奴隸主政權,使西藏歷史上出現第一個王朝-——吐蕃王朝,吐蕃的疆域擴展到北至吐穀渾,南至泥婆羅(今尼泊爾)、天竺(今印度),東與唐朝相鄰,形成了有史以來吐蕃疆域最大的時期。
  松讚幹布生於隋大業十三年(公元617年),十三歲繼位。唐太宗貞觀十二年(公元638年),松讚幹布率吐蕃大軍進攻大唐邊城松州(今天四川松潘)。此時的唐朝被唐太宗治理得國富兵強,根本不怕吐蕃。唐太宗派上柱國侯君集督率領大軍出擊,大敗吐蕃於松州城下。松讚幹布隻好俯首稱臣,並對大唐的強盛讚慕不已。他在上書謝罪的同時,還特遣大相祿東讚至長安,獻金五千兩,珍玩數百,向唐朝求婚。
  唐太宗經過一番考慮,決定答應他的請求,於是在宮中選定了一個通曉詩書的宗室之女,封她爲文成公主。文成公主原是唐太宗一個遠親李姓侯王的女兒,名李雁兒,人長得端莊豐滿,自幼飽讀詩書,她雖然對遙遠的吐蕃心存疑慮,卻又充滿了新奇的向往,因而也就答應了。經過兩個多月的准備,唐貞觀十五年(公元641年)隆冬,一支十分壯觀的送親隊伍在禮部尚書江夏郡王李道宗的率領下,由吐蕃迎親專使祿東讚的伴隨,護送文成公主前往吐蕃和親。
  之所以要在隆冬季節出發,是因爲由長安經隴南、青海到西藏有一個多月的路程,沿途要經過幾條湍急的大河,隆冬季節河水平緩,才便於送親的隊伍通過。這支隊伍,除了擕帶着豐厚的嫁妝外,還帶有大量的書籍、樂器、絹帛和糧食種子;組成人員除文成公主陪嫁的侍婢外,還有一批文士、樂師和農技人員,幾乎就象是一個“文化訪問團”和“農技隊”。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爲當時吐蕃已經擊潰了吐穀渾,成爲了西南擧足輕重的強邦;唐太宗深謀遠慮,覺得隻有對吐蕃加強籠絡,才能保證大唐西南邊陲的穩定,因此才千方百計地對他們從經濟和文化上予以協助,使吐蕃在潛移默化中感激和追隨大唐。文成公主實際上就是肩負着這項和睦邦交的政治任務遠嫁的,這支送親的隊伍也是前去協助她完成這項使命的。
  經過一個多月的頂風冒雪的艱苦跋涉,春暖花開的時候,文成公主一行到了黄河的發源地——河源,這里水草茂盛,牛羊成群,一改沿途風沙迷茫的荒涼景象,讓人精神爲之一振。一路上很爲吐蕃地勢惡劣而憂心的文成公主這時也松了一口氣,送親隊伍也在這里作了數日的短暫休整。
  這時,松讚幹布親自率領的大隊迎親人馬也趕到了河源,松讚幹布一行見到大唐使臣江夏郡王李道宗納頭便拜,並行了子婚大禮,他已認定把大唐作爲吐蕃的上國。李道宗請出文成公主與松讚幹布相見,這位馳騁高原的吐蕃王一見到中土的金枝玉葉,頓時爲她而傾倒。隻見文成公主身着華美的盛服,神態端莊,氣度文雅,與原始質樸的吐蕃女子完全不同。而文成公主所見到的松讚幹布,雖然被高原的烈日和狂風塑造得黝黑而粗獷,但配上他高大健壯的身材和眉宇間流露出來的豪爽之氣,顯得十分英武。文成公主心中暗自慶幸,自己算是嫁了一個偉丈夫。
  在離黄河源頭不太遠的紮陵湖和鄂陵湖畔,松讚幹布建起“柏海行館”,一對異族夫婦便在這美麗的地方度過了他們的洞房花燭夜。
  松讚幹布和文成公主至玉樹(今青海玉樹)時,看到這里景色優美,氣候宜人,而且長途跋涉,需要休息,兩人便在一條山穀里住了一個月。文成公主閑暇時,拿出父皇送給她的穀物種子和菜籽與工匠一起向玉樹人傳授種植的方法和磨面、釀酒等技術。玉樹人非常感激文成公主,當公主要離開繼續向拉薩出發時,他們都依依不舍。當地的藏民還保留了她的賬房遺址,把她的作爲和相貌都刻在石頭上,年年膜拜。唐中宗景龍四年(公元710年)時,唐室的又一名公主金城公主也遠嫁藏王,路過這里時,爲文成公主修了一座廟,由唐中宗賜名爲“文成公主廟”。
  送親和迎親的隊伍前呼後擁、威風八面地進入了邏些城,在李道宗的主持下,松讚幹布與文成公主按照漢族的禮節,擧行了盛大的婚禮,全邏些城的民眾都爲他們的讚普和夫人歌舞慶賀。松讚幹布樂不可支地對部屬說:“我族我父,從未有通婚上國的先例,我今天得到了大唐的公主爲妻,實爲有幸,我要爲公主修築一座華麗的宮殿,以留示後代。”
  不久,一座美輪美奐的宮殿就建成了。宮殿屋宇宏偉華麗。亭榭精美雅致,還開鑿了碧波盪漾的池塘,種上了各色美麗的花木,一切建制都模仿大唐宮苑的模式,用來安頓文成公主,借以安慰她的思鄉之情。爲了與文成公主有更多的共同語言,松讚幹布脱下他穿慣了的皮裘,換上文成公主親手爲他縫制的絲質唐裝,還努力向文成公主學說漢語,一對異族夫妻,感情融洽,互愛互敬,開始了他們新的生活。
  據《吐蕃王朝世襲明鑒》等書記載,文成公主進藏時,所率隊伍非常龐大,唐太宗的陪嫁十分豐厚,其中有“釋迦佛像,珍寶,金玉書櫥,三百六十卷經典,各種金玉飾物”;又有多種烹飪食物,各種花紋圖案的錦緞墊被,蔔筮經典三百種,識别善惡的明鑒,營造與工技著作六十種,一百種治病藥方,醫學論著四種,診斷法五種,醫療器械六種;還有各種穀物和蕪菁種子等。
  按照傳統習慣,吐蕃人每天要用赭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