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4436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小白不白 (2011/2/7 15:38:37)  最新编辑:小白不白 (2011/2/7 15:38:37)
齊思和
拼音:qí sī hé
英文:QiSiHe
 
齊思和
齊思和
 
  齊思和(1907~1980)  中國歷史學家。山東寧津人。生於1907年5月7日(清光緒三十三年三月二十五)。1935年回國,任北平師大教授,燕大歷史系主任,文學院院長。院系調整後,任北大歷史系教授,世界古代史教研室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歷史研究所學術委員等職。學識淵博,兼通古今中外。在先秦史,世界中世紀史方面造詣尤深。重要論著有《西周地理考》、《戰國制度考》、《中西封建制度研究》、《世界中世紀史講義》等。1961年任《世界歷史小叢書》副主編,對歷史科學的普及做出了貢獻。1980年病逝。
 
 

生平介紹

 
  齊思和,字致中。中國歷史學家。山東寧津縣寧津鎮五胡同人。1931年畢業於燕京大學歷史系後,留學美國,在哈佛大學研究院攻讀西洋史。1935年7月穫得歷史科哲學博士學位,同年回國。先後在北平師範大學、燕京大學、私立中國大學等校歷史系任教授,曾先後兼任中國大學歷史系主任、燕京大學歷史系主任、燕京大學文學院長等職。1952年轉入北京大學歷史系任教授,1958年起擔任北京大學歷史系世界古代史教研室主任,1979年被推選爲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會名譽理事長。齊思和學識淵博,貫通古今中外,對中國近代史、中外關係史、中西交通史、世界中世紀史、世界近代史、世界現代史、英國史、美國史、史學史均有研究,尤其對先秦史和世界中世紀史造詣頗深。齊思和長期從事中國古代史和世界史的教學和研究,開設過中國史商周至秦漢諸斷代史、世界中世紀史、世界現代史、英國史、美國史等課程。他精研中國先秦史和世界中世紀史,並注重中國歷史和西方歷史的對比研究,撰寫了大量有價值的論著。著有《中國史探研》、《世界中世紀史講義》、《史學概論講義》等。1980年2月29日因心力衰竭在北京逝世。
 

南開中學與曹禺豐子愷同窗

 
青年時代的齊思和
青年時代的齊思和
  齊思和先是在燕京讀大學,後來又在燕京執教,前後有二十多年。
 
  齊思和是屬於二十世紀的人:出生在二十世紀,受教育在二十世紀,去世在二十世紀。二十世紀的中國正處於一個大變化的時期,那個時代的學者也是各式各樣的,齊思和應該是屬於二十世紀新式學堂教育出來的學者,從他的履曆來看他完全符合這一點:他的小學是在天津私立第一小學度過的,中學則是南開中學,大學一年級是在南開大學,二年級轉到燕京,後來又去哈佛……在這方面可以比較的是周一良先生,他在上大學之前完全是由自己家庭私塾培養的。
 
  齊思和在南開中學的那批同學可謂是人才濟濟:曹禺,天天拿着毛筆在那里寫小說;他的另外一個同班同學豐子愷畫畫;齊思和那個時候已經對歷史發生了興趣,經常寫一些關於歷史的文章。這就引起了範文瀾先生的注意,在當時也有點對父親“重點培養”的意思。後來也是在範老的鼓勵下,齊思和在南開中學畢業之後就報考了南開大學的歷史系。
 
  也是由範老教,讀了一年之後,範老對齊思和說:“你這麼喜歡念書,不如到北京去,天津畢竟是一個商業城市,北京才是文化城市,那里的名師多。”
 
  那是在1928年,燕京正好在招收插班生,齊思和就報考了燕京歷史系的二年級。
 
  齊思和剛到燕京大學的時候,燕京大學的名氣並不大,但是已經頗受重視。到了燕京大學之後,他像是到了另外一個天地,這個天地里的空氣跟天津截然不同。當時燕京大學剛剛從北京城内盔甲廠舊址搬到西郊海澱新址,美麗的校園内匯集了大量的名師。創辦人司徒雷登一心想把燕京大學辦成世界一流的大學,洪業先生剛從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學成回來,在他看來,現代化的中國首先要有現代化的教育,洪先生是搞歷史的,自然把歷史看成是現代化教育中的重中之重。所以洪先生按照美國的模式,帶着自己的期望,在燕京開始改造歷史系,延請了大量的名師。
 
  在此之前,燕京有名的老師不過陳垣先生一個人而已,之後顧頡剛、容庚等人都陸陸續續地來到了燕京。後來燕京的發展,處處都帶着洪業先生設計的影子。
  

“父命不可違”被“逼”留學哈佛

 
齊思和
齊思和
  齊思和進入燕京大學的那一年,哈佛大學也正在中國尋找合作者,由美國鋁業大王霍爾的基金會出錢,在中國創辦一個漢學中心,最後這個機會被司徒雷登和洪業先生爭取了過來,穫得了那批資金的五分之四,組成了一個漢學機構,這就是哈佛燕京學社。資金則由燕京來管,具體負責人是一個美國人,但是洪先生的意見擧足輕重。
 
  齊思和是第一個由燕京派往哈佛的學生。當時燕京每隔四年可以推薦一個人到哈佛去學習,由哈佛燕京學社出獎學金。哈佛要求這個人一定要在四年之内拿到博士學位,如果拿不到,哈佛就要在别的學校去物色這樣的人選。齊思和一進入燕京就顯示了自己的史學根基,當時顧頡剛先生在燕京講授“中國上古史研究”, 齊思和非常喜歡這門課。他回憶顧先生上課的時候常常旁征博引,見解新穎,學生都特别歡迎。顧先生上課,每堂課都要寫滿三個黑板。每遇到報刊雜志上發表了不同他的學術觀點,顧先生必定在課堂上引導學生各抒己見,開展討論,借此來啟發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齊思和聽了顧先生的課,在大學期間就寫了《與顧頡剛師論〈易系傳〉觀象制器書》那篇文章。1929年,燕大歷史系籌辦《史學年報》,編輯《史學年報》的任務竟然落到了齊思和這個“外來戶”的身上。
 
  齊思和擔任《史學年報》的主編一共三年,一直到他畢業。他畢業的時候,他的同學在《燕大年刊》上爲他的畢業照片題詞說:“於學無所不窺,上自群經諸子,下至康、梁、胡、顧;每讀一書必有新奇問題發現,尤精於考證學、史學方法、兩漢歷史。”
 
  可能是這個原因,洪業先生看重他,把他作爲去哈佛留學的人選。可齊思和開始並不想去,因爲他當時的興趣在中國史方面,他自己說:“四年的工夫在中國我可以做出很多成績來,到美國我去做什麼呢?做中國史?那里沒有書,教授也不如中國。”但是洪先生就是看中了他,認爲齊思和能在四年之内拿到博士學位。
 
  他勸告齊思和說:“你應該去,不光是能夠保證四年之内拿到博士學位,保證這個人選落在燕京大學,而且對於你個人也有好處,到美國去,看看他們的研究方法,可以開闊你的眼界。”但是齊思和還是不想去,洪先生無奈之下,就去動員齊思和的父親,。齊思和當時還是有傳統的思想,覺得“父命不可違”,隻好去了哈佛。
 
  但是去哈佛也有難題,讓齊思和感到犯難的是不知道到了美國之後學什麼,學中國史,好像在那里沒有什麼可學的。洪業先生又建議他:“你到那里去就學他們最擅長的學科。”三四十年代的哈佛,是美國史研究的重鎮,所謂“明星教授”雲集。洪先生建議齊思和到那里去學美國史,他當時還不太情願:“美國史那麼短?!”洪先生說:“雖然美國歷史比較短,但是他們研究得比較深,你可以學習他們研究的方法,回來之後用這種新方法研究中國史,對於中國史你就能有新的突破。”齊思和到了哈佛之後,覺得自己責任重大,因爲不單關係到自己的學業,還關乎到學校。所以到了之後一頭紮進了圖書館,開始了現在所謂的“三點一線”的生活。他的苦工沒有白費,在哈佛,就連當時以嚴格要求著稱的施萊辛格教授,都不得不對齊思和刮目相看,給了他的論文很高的評價。這樣度過了四年,算是不辱使命,把博士學位拿了下來。
   

回國任教開辟比較史學

 
《齊思和史學概論講義》名師講義
《齊思和史學概論講義》名師講義
  齊思和學成回國之後,就任北師大歷史系的教授。齊思和爲什麼去北師大呢,他說:“我一直在私立學校學習,我想到國立學校去教書,了解一下那里的情況。”齊思和帶回來的是一個新的學科,聽父親說當時在美國真正學美國史的包括他在内就隻有兩個人,另外一位是皮明擧先生,後來一直在湖南,是清代大學者皮錫瑞的後代。當時齊思和除了在北師大專職任教之外,還在北大、清華和燕京同時兼課。齊思和在北大開的是史學理論和世界現代史。
 
  史學理論在當時的中國是一門新學科,很受重視,齊思和利用自己在美國學到的方法樹立了自己獨特的一種學風,即研究中國的也研究外國的,形成了“比較史學”的學術特點。齊思和回國的第二年,胡適曾經打算把父親聘請到北大專職任教,跟他談了之後,齊思和也希望到北大去。齊思和在北師大辭職,決定接受北大的邀請,但是緊接着“七七事變”就爆發了,因爲其父齊璧亭(天津直隸第一女子師範校長)跟隨學校搬到了大後方,齊思和不得不留在北京以便就近照顧在天津的母親,又不願意在日本人控制下的學校里教書,所以就回到了燕京執教,北大沒有去成。
 
  直到1952年,齊思和才到了北大,齊思和和北大的緣分,到了這里才算“圓”了。
   

兩度回燕京出任人文學院院長

 
  齊思和重回燕京的時候,齊思和一家從琉璃廠旁的一個胡同搬到燕京。從1937年一直到1941年珍珠港事變,他們先是在燕京附近的冰窖胡同住,後來就一直住在燕南園56號。
 
  珍珠港事變以後他們就搬出了燕京,爲了謀生,齊思和和一批不願意和日本人發生關係的教授都去了中國大學教書,那是當時跟日本沒有關係的一所大學。
 
  1946年,燕京複校,又是洪業先生策劃的,當時洪先生在城里新開路的住所,成了燕京人聯絡的中心,不停地研究複校的方案。那一年,齊思和全家也都回到了燕京,搬進了燕南園51號,當時是燕南園最大的房子,因爲他的藏書比較多,而且當時還是人文學院的院長。1949年,學校開始調整房子,從1949年到1952年的幾年里,齊思和一家在燕南園搬來搬去,最後在燕南園66號定居下來。那個院子,曾經是冰心先生住的。

齊思和的會通之學

 
《中國史探研》齊思和
《中國史探研》齊思和
  齊思和先生是我國20世紀的著名史學家,是世界中古史學科的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他學識淵博,貫通中西古今,尤精研先秦史、晚清學術思想史、乾嘉考據學和世界中古史等。他又深得歷史理論之要旨,融會中西、縱横古今,多所發明。
 
  齊思和注重比較研究的方法,提出要“將古代史與近、現代史,中國史與外國史聯繫起來,進行比較”。但他的這種中西比較、互證的方法,並不是“古今中外人天龍鬼,無一不可取以相比較”,而是有其嚴格的規定。他要求會通之學的通,要建立在專的基礎之上。首先要有窄而深的專題研究,然後才可能有各學科之專家;集各專家研究之成果,才可能做到通,才可以編寫通史。他指出,梁啟超著《中國歷史研究法》,影響很大。但梁氏關於西方史學的知識,不過是依據幾本中、日譯成的教科書,這些通俗教科書,不能代表西方史學研究之理論與方法。所以,梁不知道近世西洋史學是建立在專題研究基礎之上的,而號召天下研究整個的通史。用這種方法來治史,是不會有成績的。齊先生會通之學的通,也不是把不同的事物做簡單的排比,而是研究其共同的規律。他在“周代錫命禮考”中說:“人類文化之發展,雖遲速不同,質文各異。然所循之途徑,則大致相同。”所以,把西洋封建制度和中國的封建制度相比較,則犖犖大端,並無二致。齊先生運用其會通之學,做中西古今之互證與互較,得出許多創見,試擧一二,以明其博大精深:
 
  關於封建制度的研究。齊思和著“周代錫命禮考”,即首先擧西方封建制中臣服禮、宣誓效忠禮等,以與之對照,說明二者之相似。“孟子井田說辯”,則應用西方莊園制度,說明井田雖然是孟子的理想,當亦有所依據,並非完全憑空杜撰。他1935年在哈佛寫的博士論文,“春秋時期中國的封建制度”,主要講封土制、國家形態、經濟社會狀況等,頗有後來布洛赫《封建社會》一書之氣勢。在該書中西封建之比較中,齊先生說,中西封建制度有其驚人的相似之處,也有不同之處,如宗教,中國就沒有西歐那樣強有力的天主教會,不過西方天主教的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在羅馬教廷統治下的中央集權組織、永久和平理念等,亦與封建制不合,經過多年的調整,教會始得適應於封建。而中國的宗教則並不構成對封建之妨礙,政治統治和宗教祭祀之職,統一於王、公、卿大夫之一身,故其權力更爲強大;關於再分封,則中國的宗法制度既是一個祖先祭祀制,也是再分封制,如此使整個帝國轉化成爲一個大家族。而歐洲的再分封制則領主來源多種多樣,雖然有長子繼承制,可是其他次子則多得到修道院生活。所以中國的封建制比之西歐的封建制更有系統,組織更完善。
 
  齊思和關於史學理論和史學史之研究,更顯示其中西會通、中西互證之學問。目前出版的先生於1936年在北平師範大學和北京大學講授的《史學概論講義》,就是一部融會中西史學的大著,今日尤有重要的參考價值。他還寫過不少有關論文。早在1929年,他就寫出“先秦歷史哲學管窺”,用西方歷史哲學之方法,勾勒出中國先秦豐富的歷史哲學内容。他比較中西史學,以爲中國古代史學最爲發達,廣博豐富、包羅萬象,二十四史是知識的海洋,文化的總匯;而歐洲的史學,直到18世紀,仍然是以政治、軍事史爲主,19世紀方才有了經濟、文化等内容。到了現代,我們的史學就落後了,所以要吸收西史之長,改造國史。他在論述晚清學術時曾說,康有爲著《新學偽經考》、《孔子改制考》,乃是一政治運動,政治運動過去,其書已經無人問津。可是今日一些漢學家,還在那里批駁康梁,以顯示其方法的細密,其實這一派的學說在中國早已過去了。又說,晚清我國之翻譯運動,嚴複譯《天演論》等,林琴南譯小說,均是學術名著,所以在社會上發生了很大的影響,可是世界史的翻譯,隻是一些教科書,沒有一本一流著作,使我們隻略知西洋的史事,而不知西洋的史學,隻有教育作用,而無學術價值。這些意見,今日仍然值得我們注意。而隻有會通,才能提出如此深刻的意見來。
 
  齊思和晚年寫成“匈奴西遷及其在歐洲的活動”,後來有人對該文提出意見,即西遷地點的確切位置問題。但齊先生此文本意,在於證明歐洲史上的匈人即匈奴。這是先生又一會通之作。他計劃寫一部民族大遷徙的歷史,從中國匈奴的西遷一直寫到日爾曼人的遷徙。而匈奴人的遷徙,在此最爲重要。先生認爲,北匈奴的活動,中國有許多的記載,而匈奴進入歐洲的活動,見於羅馬歷史家的記載,中西文獻的記載是互相銜接的。可是許多西方學者不承認匈人即匈奴,實爲割斷歷史。他的努力,就在於要證明中西記載之連接,證明中西歷史之相互影響。可惜他晚年體弱多病,這一宏願未能實現。

學術貢獻

 
《齊思和自選集》
《齊思和自選集》
  齊思和少年早熟,就讀於燕京大學歷史系時已主編該系《史學年報》,並以《與顧頡剛師論易系辭傳觀象制造故事》、《黄帝的制器故事》等論文初露頭角。 1931年穫哈佛燕京社獎學金,爲燕大首位保送哈佛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畢業生。留美時主修美國史,並選修英國史、中世紀史、政治思想史、史學方法及國際關係史等課程,更能吸取美國“新史學”一派的方法。返國後十數年間,雖經八年淪陷的困苦,但能精勤不怠,力作疊出,達到一生著述的巔峰。
  
  齊氏成就的精華,集中在先秦以上的課題,多已收入《中國史探研》。西周時代,有《封建制度與儒家思想》、《西周地理考》、《周代錫命禮考》、《西周時代之政治思想》;戰國時代,有《戰國制度考》、《商鞅變法考》、《戰國宰相表》;農業及農學史方面,有《毛詩穀名考》、《牛耕之起源》、《孟子井田說辨》、《先秦農家學說考》;文獻方面,有《孫子兵法著作時代考》、《〈戰國策〉著作時代考》。無不法度謹嚴,論證堅實,集中國傳統考證學的功夫與西方現代歷史學的規範於一體。其中以西洋中古封建制度解釋西周社會,包括以策封典禮解釋錫命制度,以莊園經濟解釋井田制度,尤能中西會通,爲比較史學的典範。
齊思和長期從事中國古代史和世界史的教學和研究工作,開設過中國史商周至秦漢諸斷代史、世界中世紀史、世界現代史、英國史、美國史等課程。
 
  他精研中國先秦史和世界中世紀史,並注重中國歷史和西方歷史的對比研究。他撰寫的有關中國歷史的主要論著有:《戰國制度考》(1938)、《周代錫命禮考》(1947)、《孟子井田說辯》(1948)、《毛詩穀名考》、《中國和拜占廷帝國的關係》(1955)、《中國史探研》(1981)等。此外,還擔任了由周一良、吳於主編的四卷本《世界通史》第一卷上古部分(1962)的主編,主持編定《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中的《鴉片戰爭》(六卷,1954),《第二次鴉片戰爭》(六卷,1979),並主持編譯《中世紀初期的西歐》(1958)、《中世紀晚期的西歐》(1962)兩部資料集。還曾撰寫了《世界中世紀史講義》(1957),《英國封建土地所有制形成的過程》  (1964),《從英國封建莊園看歐洲莊園制度的特征》(1964)等世界史論著。

史學專家紀念齊思和百年誕辰

 
齊思和
齊思和
  2007年5月7日,爲紀念我國著名歷史學家齊思和先生(1907—1980)誕辰一百周年,北京大學歷史系擧行了齊思和先生百年誕辰學術研討會。
 
  齊思和先生是享譽國内外的“博古通今,學貫中西”的史學大師,早年就讀於南開大學、燕京大學。1935年在哈佛大學穫得博士學位,回國後在北平師範大學、燕京大學、中國大學等校歷史系任教授。1952年後任北京大學歷史學系教授、世界古代史教研室主任。齊思和先生學識淵博、中西兼長,治學嚴謹、著作豐富,研究領域遍及世界古代中世紀史、英國史、美國史、史學理論、先秦史、中國近代史、中西交通史。著有《中國史探研》、《世界中世紀史講義》、《史學概論講義》等,主編《鴉片戰爭》、《第二次鴉片戰爭》、《世界通史》(古代史卷),編譯有文獻資料集《中世紀初期的西歐》和《中世紀晚期的西歐》,譯有《新史學》,合編《中外歷史年表》等。《20世紀中華學術文庫•歷史卷》中的《中國史卷》、《中國近代史卷》、《世界史卷》、《史學理論卷》都收錄有齊思和先生的代表作,充分體現了其在中國史、世界史、史學理論三大領域所取得的豐碩成果。
 
  紀念會上,來自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北京師範大學、首都師範大學等教學科研單位的史學家和史學工作者,以及齊思和先生的子女分别在研討會上發言,深切緬懷齊思和先生的大師風範,表示要繼承和發颺老一代學者的治學傳統和治學精神,整理其治學曆程,努力爲我國的歷史學發展貢獻應有的力量。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