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7969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高山流水 (2011/2/6 22:09:28)  最新编辑:贪狼 (2015/6/27 11:56:46)
昆崙關戰役
拼音:kūn lún guān zhàn yì
目錄[ 隱藏 ]
  1939年12月爆發於廣西賓陽縣境内的昆崙關戰役,是中國國民政府發動反攻的決策與日本侵略軍當局發動“一號作戰”計劃硬碰硬的結果,它其實是整個桂南會戰的核心戰役。也是蔣介石的嫡系“中央軍”歸桂系(二號人物白崇禧)指揮的又一戰例。此戰爲中國軍隊首次以攻堅戰打敗日本“鋼軍”的光輝戰例,在中國近代戰爭史上,這是一筆濃彩,確實值得後人景仰。

戰事背景


  昆崙關,爲南寧北側之天然屏障。1939年12月16日,桂林行營下達了反攻南寧的作戰命令。

  中國軍隊參戰部隊序列爲:第38集團軍總司令徐庭瑤所部:第5(是當時全國唯一的一個機械化軍第5軍)、第6、第99、第36等五個軍,共約十三個師。

  第16集團軍總司令夏威所部,第31、第46兩軍,共約六個師。

  蔡廷鍇部,四個步兵團。鄧龍光第64軍二個師。

  葉肇第66軍二個師。第43軍一個師和教導總隊。

  空軍飛機一百架。總計:154642人。總指揮爲白崇禧。

  日本發動南寧戰役的決策
  
昆崙關戰役地圖
戰役地圖
       1938年10月,日本占領武漢廣州。但日本非但沒有達到迫使中國政府投降的目的,反而遭遇到更頑強的抵抗。日本軍部“南進”派即認定:必須切斷中國對外最後的交通線,以期實現一擧解決“中國事變”的計劃。1939年4月15日,日本海軍部《情況判斷》認定,僅靠陸軍已很難進行内陸方面的大規模積極作戰,“在此情況下,由陸、海軍協同盡快占領華南沿海的最大貿易港口汕頭。成功之後,即以一個兵團向廣西方向挺進攻占南寧,以切斷敵經法屬印度支那方面的海外最大補給交通線。” 日本決心發動桂南戰役,爲的是徹底切斷中國抵抗其侵略的最主要補給路線。據日本軍事偵察所得情報,中國穫得外援最重要的路線即法屬印度支那線,僅1939年9月運進中國總噸位14700噸中的12500噸即經此路線,達85%。6月,日本參謀本部《兵要地志》也強調“一旦進入南寧,以該地爲基地,則交通四通八達,遠可通往廣東湖南貴州雲南。所以南寧――諒山的道路,形成了蔣政權聯絡西南的大動脈。爲了直接切斷它,首先必須奪取南寧。南寧一旦占領,無須置重兵於東京灣附近即可以完成作戰目的。”(參見:《中國事變陸軍作戰史》第三卷,第一分冊,第38-39頁。中華書局1981年版。)   

  同年9月1日,德國進攻波蘭。3日,英、法對德宣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日本更急於解決中國問題,以便騰出兵力搶占西方列強在亞洲和太平洋的殖民地,以配合德、意兩個盟國,並緩解德國對其解除了對蘇聯威脅的不滿。認爲:“中國事變的解決之所以如此拖延,是由於蘇聯和英、法、美對蔣介石政權的支援”,現在應“藉歐戰發生各列強無力顧及中國的時機”,“解決中國事變”(《中國事變陸軍作戰史》第三卷,第一分冊,第2頁。)4日,日本内閣首相、陸軍大將阿部信行發表聲明:“值此歐洲戰爭爆發之際,帝國不予介入,決定專向解決中國事變邁進。”(《日本軍國主義侵華資料長編》上,第493頁。日本防衛廳戰史室編纂,天津政協譯校,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日本隨即在南京設立以西尾壽造大將任總司令、坂垣征四郎中將任總參謀長的“中國派遣軍總司令部”,統轄華北方面軍、第11軍、第13軍、第21軍。9月23日,日軍大本營發出“准備迅速處理中國事變”的命令;10月16日,又發出《大陸命令第375號》:“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應以一部協同海軍迅速切斷沿南寧至龍州之敵補給路線。”同日,還發出“大陸指第582號”陸、海軍中央協定:“本作戰之目的,在於直接切斷沿南寧――龍州敵補給聯絡路線,並強化切斷沿滇越鐵路及滇緬公路敵補給聯絡路線之海軍航空作戰。”並規定作戰時間爲11月中旬。(同上書,第499頁。)19日,西尾壽造下達作戰命令,開始廣西作戰,命令參加作戰的部隊爲:第五師團、台灣混成旅團、其他配合部隊、第五艦隊(11月中旬改稱第二派遣支艦隊)、海軍第三聯合航空隊。其兵力總共約三萬人;軍艦70餘艘;航母2艘、飛機約100架。   

  日軍廣西作戰的主力第五師團爲日本陸軍第一流精銳機械化部隊,號稱“鋼軍”。參加過南口、忻口平型關太原、上海、台兒莊、廣州等戰役,屢次擔任主攻任務。坂垣征四郎原爲該師團長,他升任中國派遣軍總參謀長後,師團長由今村均中將接任。可見日本方面何等重視這次戰役。日本認定,切斷這條路線將必然使中國喪失抵抗能力,從而可以立即結束在華戰爭,完成它對中國的侵略任務。大本營陸軍部作戰部長富永恭次更宣布:“這是中國事變的最後一戰。”(《中國事變陸軍作戰史》第三卷,第一分冊,第39頁。) 

中國政府的反抗准備


  世界著名軍事理論家克勞塞威茨認爲:“戰爭是從被進攻一方的抵抗開始的。”如果沒有這種抵抗,也就沒有戰爭。而任何侵略都隻是針對被侵略國中央政府的。如果該國中央政府“不抵抗”,戰爭也就結束了。法國政府不抵抗,於是法國沒有衛國戰爭。雖然戴高樂在倫敦組織了流亡政府,也隻被稱爲“抵抗運動”。據此,斯大林堅決否認法國享有“戰勝國”地位;隻是美、英兩國強調法國光複以後的中央政府繼續進行了對德戰爭,這才保住了法國的“戰勝國”地位。中國的中央政府是二戰中抵抗最早因而也是抗戰最久的,中國理所當然地成爲二戰的戰勝國。饒勇善戰的中國軍隊

  昆崙關戰役爆發前,1939年9月,中國軍隊擊退了日本陸軍第11軍對長沙的進攻。10月,國民政府在衡山召開第二次南嶽軍事會議,總結了第一次長沙戰役的作戰情況,並決策發動新的攻勢。29日,蔣介石在會議訓詞中宣布:“我們今後的戰略運用和官兵心理,一定要徹底轉變過來,要開始反守爲攻,轉靜爲動,積極采取攻勢。”(《蔣總統集》第1184頁。)會議結束的11月5日,蔣接穫了“日本有南犯企圖”的情報,美、英軍事情報機關也發出情報:“日本艦隊目前在東京灣集結,它說明對南寧的作戰已迫在眉睫。”於是蔣立即從衡山直接飛桂林,爲迎戰日本新攻勢作戰鬥安排。   
  
戰役遺址
戰役遺址
       但中國軍隊的准備狀況確實混亂不堪:守衛兩廣海防的是原桂系部隊第16集團軍,轄第46軍(軍長:何宣)、第31軍(軍長:集團軍副總司令韋雲淞兼)。總司令夏威對他被調往第11集團軍任總司令極其不滿,借母喪之機躲在容縣老家鬧别扭。新上任的16集團軍總司令蔡廷鍇又不敢就任理事,於是有關日軍進犯的情報無人處理。桂林行營主任白崇禧赴重慶開國民黨五屆六中全會,行營參謀長林蔚則奉蔣之命前往容縣弔唁夏威母喪並勸慰夏本人,行營成了空營。第四戰區司令長官張發奎遠在廣東韶關,沒有行營命令也不敢自作主張。這一系列因素使行營、戰區、集團軍三級首腦機關形同虛設,這對於大戰即臨的中國無異一場災難。   

  第46軍的新編第19師(師長:黄固。該師於1938年秋組建,大部爲民團轉成。)駐防欽縣、防城一帶;第175師(代師長:秦鎮、後任師長:馮璜)駐防合浦、北海一帶;第170師(師長:黎行恕)駐防貴縣一帶。第31軍的第131師(師長:副軍長賀維珍兼)駐防桂平;第135師(師長:蘇祖馨)駐防大湟江口一帶;第188師(師長:魏鎮)駐防平南。這個軍事部署是基於桂林行營主任白崇禧判斷日軍隻可能從廣州灣(湛江)登陸北上奪取柳州,不可能冒險奪取南寧而設置的。由於新編第19師是一支剛組建的地方隊伍,武器、訓練、士氣都極差。因此,從欽縣到南寧可以說基本上無防禦兵力。   

  更加嚴重的是,白崇禧見廣東開平、陽江、陽春、新興一片富庶地區既無中央軍又無日軍,如果桂系控制便掌握了廣東南路,還掌握更多的出海港口。於是迫不及待命令第31軍加速完成戰備,並開進廣東上述地區。防線一下子擴大到上千公里,守備實際上非常薄弱,而且沒有縱深防禦。 

戰役過程


  9日,日本全部進攻部隊在三亞港集結完畢。第21軍司令官安藤利吉中將親自到三亞指揮。13日,艦隊從三亞啟航。14日先頭艦隻抵達北海,以10餘艦發動佯攻。駐守北海的175師一個營,給予日軍以回擊。軍事當局命令防衛部隊徹底炸毁北海市,隻是因爲指揮北海保衛戰的國軍第46軍175師第524團團長巢威感到日本軍並非要在北海登陸,從而避免了北海的徹底破壞。當晚,日艦停止對北海的進攻,轉向欽州方向。防城企沙、龍門兩地各一個營抵抗一天後敗陣,日軍登陸。在欽縣犁頭嘴防守連連長報告新編第19師55團黄廷才團長,他竟然認爲這是敵慣常騷擾而已,不必認真。結果毫無戰鬥准備的新編第19師所屬部隊潰敗,日軍顺利登陸。   

  戰至17日,日軍占領欽州、防城,並立即分兵北上。18日攻新19師師部所在地小董,師長黄固臨陣退縮,竟隻身逃跑。(後來該師師長黄固被撤職,黄廷才交軍法審判。)所轄軍隊潰散,日軍繼續北上。而十萬大山區土匪組成許多便衣隊爲日軍先導,致使日軍加快北進速度,22日傍晚抵達南寧市邕江南岸。   

  日軍登陸後,16日,蔣介石在重慶召見白崇禧,令其不必再參加國民黨五屆六中全會,立即返桂林指揮作戰。白要求以桂林行營主任資格全權指揮,不須第四戰區司令張發奎插手,各軍須直接聽從行營命令。蔣批准該項要求,並調其最精銳的第五軍等直系部隊歸白指揮。白立即電令該軍代軍長杜聿明,立刻率部乘火車從衡陽赴桂南;又電令恢複夏威第16集團軍司令職務,原已任命的蔡廷鍇待命。16集團軍立即集結,副總司令韋雲菘及指揮所人員19日抵達南寧,各部分别趕赴日軍進軍必經之地阻敵北進。   

  白崇禧本人於19日由重慶飛桂林,21日率部抵達遷江,設立行營指揮所。這樣,當日軍抵達南寧之時,國軍170師22日抵達邕寧、135師兩個團23日到達南寧市區、200師第600團24日下午抵達南寧東北的二塘。另外六個軍分别從外省向柳州、賓陽集結。由於原來的防衛方向錯誤,這次集結實在過於匆忙,屬亡羊補牢之擧。   

  23日日軍第5師團在飛機掩護下開始強渡邕江,夜晚,135師405團團長伍宗駿擅自令其所轄404、405兩團放棄陣地撤退,韋雲菘命令135師師長蘇祖馨截回所部,伍宗駿抗命不肯恢複原來的陣地(伍後來被判刑五年),南寧市内正面已無軍隊防守。24日拂曉,170師在邕寧與日軍激戰,上午日軍第5師團21旅團之21聯隊從市區渡江,下午南寧全城陷落。25日晨,200師第600團在二塘獨戰日軍第21、42兩個聯隊。日軍在飛機掩護下,對170師和200師兩個團陣地猛攻,國軍頑強抵抗。600團團長邵一之、團副吳其升陣亡。鑒於戰況不利,170師師長黎行恕與200師師長戴安瀾決定黄昏後撤退至高峰隘。雖然未能阻止日軍前進,但這是日軍自欽、防登陸後遇到的最激烈抵抗,戰鬥進行了兩天兩夜。   

  26日,日本第21軍司令官安藤利吉宣布所有日軍組成邕欽兵團,由第5師團長官今村均指揮。安本人則於27日離開欽州回廣州。日軍於26日起,在飛機掩護下猛攻高峰隘,國軍盡管頑強抵抗,終於不支,於12月1日失守高峰隘,4日日軍占領昆崙關。接着暫停進攻,調整部署,雙方以昆崙關一線山地爲界,暫時對峙。該處山嶺延綿,無論往北往南,均爲平坦地勢。昆崙關曆來爲兵家必爭之地,至少遠至宋朝,狄青征南時此處便成了著名戰場。

  關北中國軍隊爲白崇禧的桂林行營指揮,參謀長林蔚;轄第四戰區,司令長官張發奎,參謀長吳石;第16集團軍,司令夏威。統率:第31軍(軍長韋雲菘;轄131師,師長賀維珍;135師,師長蘇祖馨;188師,師長魏鎮。)第46軍(軍長何宣;轄170師,師長黎行恕;175師,師長馮璜;新19師,師長黄固。)第5軍第200師(師長戴安瀾。)之一部。連同廣西教導隊獨立步兵1-4團,總兵力約六萬人。   

  接着集結來到的除第5軍之榮譽第一師(副軍長鄭洞國兼師長)、新編第22師(師長邱清泉)之外,第5軍裝甲團、騎兵團、炮兵團、工兵團等全部抵達,當時中國裝備最精良的一個軍全員上陣;蔡廷鍇的第26集團軍;葉肇的第37集團軍;鄧龍光的第35集團軍;以及第5軍所在的第38集團軍亦陸續集結到位。該集團軍司令徐庭瑤,以下第2軍(軍長李延年);第6軍(軍長甘麗初);第99軍(軍長傅仲芳)第36軍(軍長姚純);連同輔助部隊,共達30萬之眾。   

  固守昆崙關及關南的日本第21軍(司令官安藤利吉中將)之一部,轄第5師團(師團長今村均中將;轄第9旅團,旅團長及川源七少將;第21旅團,旅團長中村正雄少將;台灣混成旅團,旅團長鹽田定七少將。)連同海軍陸戰隊(軍艦70餘艘)、空軍(飛機100架)共計約三萬人。後期補充抵達的近衛師團;第18師團之一個旅團;兵員總數約10萬人,實際參加戰鬥總兵力隻有4.5萬人。   

  還在日軍剛占領南寧時,白崇禧即要求立即趁日軍立足未穩,兵力尚薄弱馬上發動反攻。未穫蔣批准後,白要求杜聿明向蔣和軍委會提出反攻要求,杜贊成,並於12月1日發出要求電報:“重慶委員長蔣,軍令部長徐。重慶軍政部軍務司王司長轉呈部長何鈞鑒:密。目前侵占南寧之敵,其兵力尚不及兩師,此次乘我兵力分散雖僥幸成功,但以交通阻塞,除少數山炮外,其他重兵器及機械化部隊均無使用,而補給尤爲困難,現我軍所處情況則實爲相反,故此時我軍正宜乘敵孤軍深入後援未濟之時,集結優勢兵力,配合地方民眾,迅速(12月10日前)反攻,以擊破該敵而恢複國際之重要交通,用敢不揣冒昧,謹申關於攻擊前部署意見如下:(略)以上所陳是否有當,伏維鑒核示遵。 遷江第5軍代軍長杜聿明東午參一。”(《廣西文史資料》第19輯,第12-13頁。)   

  老蔣疑人也用,用人也疑,可見一斑。身爲最高指揮官的白崇禧,屢奏不准便隻好求其下屬越級上奏,但也未能如願。老蔣遲疑不決,貽誤了最佳戰機。所幸日本方面輕敵,在接穫漢奸密報,謂南寧昆崙關以北已有十餘萬國軍集結之後,今村均認爲是“不可能的事”,未予理睬。而更高層則仍希望繼續開展“謀略工作”,企圖策動桂系反蔣,分裂的中國無疑是有利於日本侵略的。   

  還在八月間,日本駐上海特務機關便派出漢奸做李、白和龍雲的策反工作,要求他們倒蔣,日軍給予協助。被李、白、龍雲拒絕。12月10日,今村均發出《致李、白將軍書》的通電,表示尊敬李、白治理廣西的業績;此次進攻南寧僅爲切斷蔣政權的交通線,希望兩位將軍洞察世界大勢,促進日華提擕。如仍執迷不悟奪取南寧,日軍南寧駐屯軍必勝無疑。最後告知:“對在南寧戰鬥中戰殁之將軍部下4200餘名勇士,我軍已予合葬於南寧中山公園,鄭重供祭,尚乞安心。”(《日本軍國主義侵華資料長編》上,第505頁。)   

  直至12月7日,蔣突然決定反攻。8日白崇禧將此決定轉達各部,目標是“攻略昆崙關而後收複南寧”,各部亦開始反攻准備。中旬,國軍集結基本完成。蔣又派陳誠李濟深監督白崇禧作戰,第四戰區司令張發奎也由韶關抵達遷江。15日,白以桂林行營名義發出第一號反攻令。白崇禧部署如下:   

  北路軍,總指揮徐庭瑤,部第5軍主攻昆崙關;第99軍第92師繞伶俐圩西進,攻擊七塘側擊昆崙關之敵。西路軍,總指揮夏威,部第一縱隊(司令周祖晃)攻擊高峰隘;第二縱隊(司令韋雲菘)在南寧南部蘇圩集結,阻止敵後增援南寧。東路軍,總指揮蔡挺鍇,部何宣第46軍向陸屋、靈山破襲邕欽公路;葉肇的第66軍攻擊昆崙關則翼之古辣、甘棠敵軍。第99軍另外兩師作爲戰略預備隊。   

  12月16日杜聿明(此時已任軍長)召開第5軍團長以上軍事會議,布置對昆崙關之攻堅戰。他制定的是“關門打虎”的包圍全殲戰術,以第200師(師長戴安瀾)、榮譽第一師(師長鄭洞國)正面主攻昆崙關;新編第22師(師長邱清泉)爲右翼迂回部隊,由小路繞過昆崙關,攻占五塘、六塘,打擊南寧方面日本援兵;第200師副師長彭璧生率兩個補充團擔任左翼迂回支隊,繞甘棠、長安攻擊七塘、八塘,則擊昆崙關之外,堵住其退路並阻擊援軍。   

  昆崙關守敵爲第5師團主力第21旅團的松本總三郎大隊。其第42聯隊及第21聯隊在九塘至南寧一線。中日兩軍之最精銳部隊在昆崙關碰撞了。今村均的輕敵再次幫助了中國軍隊,他同日命令第九旅團長及川源七少將率領數千日軍奔襲龍州、鎮南關(友誼關),這支部隊於17日出發,中國軍隊總攻擊時間定於18日拂曉。   

  18日凌晨,戰鬥打響。先是炮戰,中國第5軍的重炮兵團以及各師炮營同時開火,日本方面除炮兵外,最令中國軍人頭疼的是上百架飛機的轟炸。炮火延伸後,第200師與榮譽第一師開始攻堅,至夜晚,榮一師攻占了昆崙關附近的仙女山、老毛嶺、萬福村、羅塘和411高地;第200師攻占了653、600兩個高地,並一擧攻占昆崙關主陣地。   

  19日中午,日軍出動飛機狂轟濫炸,今村均派出第21旅團第21聯隊,由聯隊長三木吉之助大佐率領抵達昆崙關陣地,並奪回昆崙關。其他陣地也在得而複失、失而複得的激烈爭奪中。新22師右翼迂回部隊占領五塘六塘,其中五塘複被日軍奪回,六塘則始終堅守住,在打擊日軍增援上作用極大,有效地保證了昆崙關戰鬥。今村均命令台灣混成旅團由南寧增援昆崙關時,被邱清泉親率主力堵在六塘激戰;杜聿明不失時機命令鄭洞國派該師鄭庭笈第三團從右翼包圍九塘,鄭團利用黑夜攻占九塘西側高地。   

  20日,昆崙關敵漸不支,頻頻告急。今村均命令第21旅團長中村正雄率第42聯隊增援昆崙關,但在五塘被邱清泉部堵截,激戰兩天不能前進。直至22日拂曉,方抵達七塘,又被阻截,中村本人23日上午也受傷。下午1時半,三木大佐告急:“黄昏前旅團如不能到來,第一線難以確保。”   

  另一邊,11日奉今村均命令增援昆崙關的台灣混成旅團林義雄大佐第一聯隊、渡邊信吉大佐第二聯隊在邕欽路上被175師各部阻擊,不能及時趕赴昆崙關。其渡邊聯隊在陸屋遭遇第524團(團長巢威)阻截,激戰三日不能通過,渡邊大佐被擊斃,殘敵逃回欽縣。20日,今村又命令奔襲龍州、鎮南關的第9旅團分出第三大隊伊藤部隊乘坐105輛汽車返回馳援昆崙關。   

  21日,蔣介石對昆崙關戰役及整個桂南戰役進展緩慢極其不滿,給桂林行營及各參戰部隊下達命令:“前方各部隊與炮兵等,如有不積極努力進攻,或不能如限期達成任務者,應即以畏敵論罪,就地處置可也。”(《反攻南寧戰役經過》廣西博物館藏油印本。)此令發出也非無由,18日西路軍170師發起高峰隘戰鬥,19日占領高峰隘附近山頭,但當晚即被日軍偷襲,20日該處失守,國軍敗退至葛圩一帶。白崇禧親自作陣地視察,亦無改觀,始終無法攻占高峰隘,致使阻擊日軍援軍初衷無法實現。而邕龍路伊藤部則在西長圩被131師截擊,22日今村均不得不派南寧僅有的兩個中隊和兩個機鎗小隊前往援救,又在蘇圩附近遭188師阻擊。伊藤大隊在西長被圍整三天之久,卻因131師不敢近戰而免被殲之命運。最後,在飛機掩護下,這兩部日軍均得以突圍,26日下午返回南寧。   

  24日,及川支隊接到今村均返回南寧的命令,便銷毁繳穫的大批戰略物資,撤離龍州、鎮南關。白崇禧得知第一批回竄之敵逃脱,第二批又在返回後,唯恐增援昆崙關導致我軍進攻失敗,急電西路軍總指揮韋雲菘:“如再放過第二批回竄的敵軍,影響主力兵團方面的戰局,該副總司令應受嚴懲。”(《廣西文史資料》第25輯,第27頁。)結果仍被敵軍主力逃脱。地方部隊習慣於保存實力、互相推諉使日軍穫益。例如馮璜於11月22日接任175師師長時白崇禧對其交代:“現在大敵當前,第16集團軍各部隊長官間還鬧意見,你見他們時,傳達我的意思,請他們好好的以大局爲重,放棄成見,共同抗日。”而16集團軍司令夏威則交代馮璜:“抗戰是相當長期的,不可把‘本錢’一下賭光。”(馮璜:《第175師戰鬥在桂南》,載於《粵桂滇黔抗戰》第192頁,中國文史出版社1995年版。)   

  在昆崙關主攻陣地上,鄭庭笈的迂回部隊建立了功勳。他用望遠鏡發現九塘公路邊大草地上有日軍軍官正集合開會,馬上命令第一營以輕重機鎗、迫擊炮集中火力猛擊。炮彈擊中目標,敵軍官死傷慘重,乃至後來不得不空投軍官來補充作戰。中村正雄少將即是被炮火擊中於24日身亡的,隻是沒有明確證實是哪一次炮火所擊斃。   

  我軍第二次奪取昆崙關陣地。但不久又被日軍奪回。   

  到23日,僅第5軍正面進攻的兩個師,傷亡就達二千餘人,日本軍傷亡也在千人以上。六天戰鬥未穫理想戰果,而敵軍援兵已從各地開來,形勢不容樂觀。杜聿明分析兩得兩失的教訓,是日軍在關口兩側有堅固的堡壘工事,組成交叉火力網,致使我軍攻擊失敗。於是決定改變戰法,集中優勢兵力,從外圍攻擊各據點,逐漸縮小包圍圈。25日,榮一師第二團在團長汪波率領下,步炮協作,攻下羅塘南高地,全殲守敵二百餘人。這是很重要的突破,杜聿明傳令嘉獎。接着各師、團軍心振奮,依次攻克昆崙關周邊諸高地。    
戰役遺址
       戰役遺址
       同日,日軍台灣混成旅團之兩個聯隊到達八塘,中村旅團的第42聯隊更到達九塘。中村正雄被擊斃後,第42聯隊長坂田元一代理21旅團長。經白崇禧批准,杜聿明決定集中全部兵力,一擧殲滅這支日本精銳之師。於是除調回第5軍全部兵力猛攻昆崙關之外,加配葉肇第37集團軍所屬之第66軍和作爲總預備隊的第99軍兩個師,將這五個師全部用於打擊八塘以南敵人援軍。28日,重新部署的陸軍第5軍加緊攻關,至30日,昆崙關周圍敵據點和側防機關基本肅清,關里的日本精銳之師――“鋼軍”主力第21旅團已成甕中之鱉!   

  我們有必要着重介紹一個攻堅戰鬥。界首高地位於昆崙關北,是敵最堅固的據點。擔任攻堅任務的是杜聿明調撥給第200師指揮之鄭庭笈榮一師第三團。28日晚該團開始攻擊界首高地,盡管敵機在頭上掃射、轟炸,該團士氣旺盛,不顧犧牲頑強進攻。鄭組織爆破手,以手榴彈塞進敵據點鎗眼,該團九個步兵連,七個連長傷亡!鄭庭笈身邊的司號長李均也中彈犧牲,鄭庭笈始終戰鬥在第一線,終於在29日上午攻克界首高地。30日,新編第22師鄧軍林團勝利攻克昆崙關。

  第5軍第三次攻克昆崙關,並殲滅了第21旅團的兩個主力聯隊之後,本以爲可以顺利進軍,一擧收複南寧。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第21旅團的剩餘部隊、台灣混成旅團的第一、第二聯隊仍在九塘至八塘間。1940年1月1日中午,及川支隊數千主力抵達八塘,今村均命令及川少將接替被擊斃的坂田元一擔任前線總指揮。   

  第5軍向南寧方向繼續進攻的第一仗便在昆崙關至九塘間的441高地打響。攻打昆崙關時榮一師便攻占了高地北側,日軍頑強守衛這高地的南側。1日,日軍飛機對高地北側狂轟濫炸,步兵大擧進攻。榮一師守衛高地的一個團加一個營,戰至僅剩百餘人,但仍堅守陣地。2日拂曉,榮一師擧全部殘餘兵力反攻,激戰一整天,毫無進展,雙方仍舊維持原有陣地。3日,杜聿明調集200師主力及新22師一部協同榮一師繼續戰鬥,戰況更爲慘烈,雙方死傷都極爲慘重。入夜,日軍抵擋不住敗退九塘,戰鬥結束。   

  4日,榮一師因傷亡慘重,奉命撤出戰鬥移師思隴休整。第5軍繼續進攻。而敗退九塘之日軍也奉及川源七命令,於4日拂曉放棄九塘撤退至八塘固守。國軍新編第22師進駐九塘。第5軍繼續進攻八塘,日軍拼死抵抗,戰至12日,毫無進展。而第5軍在經過苦戰之後,傷亡甚重,人員疲憊,已經不適合戰鬥,於12日奉命轉移至思隴、黄圩、太守等地休整。攻擊任務移交姚純的第36軍接替。這樣,國軍第5軍正式退出戰鬥序列。有人認爲這是老蔣保存嫡系部隊的擧措,其實說不過去。第5軍激戰經月,傷亡慘重,本應休整。而戰場上尚有20萬中國軍隊,但這20萬生力軍上陣卻毫無建樹,隻因日軍固守待援,他們才得以維持原來的陣地。   

  蔣介石於7日飛桂林,10日親臨遷江,與白崇禧、陳誠、張發奎徐庭瑤林蔚等討論下步作戰計劃。白提議:乘敵新敗,援軍未到,傾新到廣西的李延年第2軍、甘麗初第6軍、姚純第36軍、傅仲芳第99軍會同第5軍等部隊,發動攻勢,一擧收複南寧。蔣批准了這個計劃。第二天,正當白崇禧發布部署命令准備開戰時,返回柳州的蔣致白一封信,推翻頭一天的會議上的決定。這樣,白崇禧隻好發出改變作戰部署的新命令,中國軍隊全部進入固守狀態。日本方面贏得時間從容部署直至發動反攻。   
  
戰役紀念館
      戰役紀念館
    日本軍部被中國軍隊的攻勢震撼,派大本營參謀次長澤田茂從東京趕到廣州;第21軍於12月29日派軍副參謀長佐滕賢了、作戰主任藤原五,陪同日軍參謀本部作戰主任荒尾興功、中國派遣軍副參謀長鈴木宗作等到達南寧,但未能改變第21旅團的失敗命運。鑒於今村均企圖親自上陣並以第5師團全力爲第21旅團報仇,並打算1月1日與中國軍隊開始決戰,21軍軍長安藤利吉命令其固守南寧待援:“波集團(第21軍)企圖將有力兵團調至南寧,殲滅聚集於南寧方面的敵軍。第5師團仍應確保南寧及附近要地,以利轉用兵團之挺進。”(《日本軍國主義侵華資料長編》第515頁。)7日起,調往桂南的第18師團(師團長久納誠一中將)、近衛混成旅團(旅團長櫻田武少將)共1.5萬人從廣州上船。10日日本第21軍制定《賓陽會戰指導方案》,定於1月下旬在以賓陽以南地區決戰。   

  如果沒有蔣介石的臨時幹預,白崇禧趁敵援軍未到,全殲第5師團的計劃是有可能實現的。   

  1月14日,近衛混成旅團第4聯隊3000餘人在欽州登陸。一部千餘人於16日在欽縣、靈山交界的泗合坳與46軍175師524團(團長巢威)激戰三晝夜,日軍被擊斃二百餘人,並致使日軍整個聯隊被46軍包圍。但日軍雖傷亡慘重但主力仍由飛機掩護突圍而去。顺便說一句,這個團在12月配合昆崙關戰役的打援戰鬥中,指揮果斷,士氣高昂。該團主動出擊,盡管日軍有飛機助戰,且施放毒氣,渡邊聯隊仍被擊潰,聯隊長渡邊大佐亦被擊斃。殘部逃回欽縣,未能及時支援昆崙關之戰。   

  另一路日軍台灣混成旅之部隊也於1月13日與西路軍韋雲菘部激戰於塘報一帶。但所有日軍部隊,基本上實現了在南寧周邊的集結。如果執行1月10日乘勝攻擊的部署,日軍是不可能顺利完成反攻准備的。老蔣幹預下級的軍事部署,其後果可見一斑。而且昆崙關戰役勝利所激勵起來的戰鬥熱情也因半個月的固守雲消霧散,直至1月25日,白崇禧才在遷江指揮所召開軍政聯席會議,商討對付日軍大反攻的對策。27日,李濟深、陳誠、張治中等也抵達遷江。   

  會議決定的軍事部署爲:徐庭瑤指揮第2軍、第36軍、第99軍爲中路軍,固守九塘、昆崙關一帶;以甘麗初第6軍爲右翼軍,向三莊嶺方向側擊日軍;以葉肇第66軍爲左翼軍,在甘棠方向阻敵(程思遠:《政壇回憶》第135頁)。我們不難發現,這個部署與10日會議決定的部署差了十萬八千里!那個被蔣介石否定的決策,是個乘敵空虛迅速進攻的決策;現在實施的決策,則是被動挨打的防守決策。以中國軍隊的實力,災難已經難免。   

  更要命的是,白崇禧沒有料到日軍會采取包抄戰術。23日,安藤利吉中將親臨南寧指揮反攻。24日下達反攻命令。27日日軍開始反攻:第5師團主力、近衛混成旅團主力、台灣混成旅團主力由今村均指揮沿邕賓公路向昆崙關進攻;第18師團全部和近衛混成旅團一部,由久納誠一指揮,沿邕江南岸東進,在永淳渡江北上,迂回包抄昆崙關後路。盡管今村均指揮的正面進攻遭到中國軍隊頑強抵抗,但白崇禧發現:日軍真正主力在甘棠方向!它極其嚴重地威脅了昆崙關一帶的中國軍隊。   

  白崇禧緊急命令剛從廣東調來的鄧龍光第35集團軍之第64軍(軍長陳公俠)急進甘棠;第46軍率其主力175師由江口北渡鬱江,協同阻擊進攻日軍;另以第6軍第49師南下武陵圩,企圖阻止敵軍北上賓陽。不過,這些措施均已太遲了!日軍司令安藤下達命令決定2月1日開始總攻:“此次作戰的勝敗,即在明日一日之決戰,望全體官兵努力奮戰,期其必勝。”(《中國事變陸軍作戰史》第3卷,第一分冊,第73頁。)   

  蔣介石的錯誤更嚴重了,他恰恰在日軍開始總攻的這天,即2月1日,命令第四戰區長官張發奎接替白崇禧指揮桂南戰役!臨戰易帥,此乃古今中外兵家大忌!   

  張上任伊始即命葉肇第66軍固守原陣地,並須側擊日軍。他還命令所有增援部隊向甘棠集結,預定2月2日向日軍甘棠部隊發動攻擊!而此命令尚未傳達到各部,日軍的總攻就開始了!葉肇擅自命令所部稍微抵抗即向黎塘、陶圩撤退,根本不理會他們的防線背後沒有設置預備隊!這導致中國軍隊陣線徹底崩潰。日軍不費吹灰之力便向賓陽長驅直入,日軍飛機又炸毁了設在賓陽的第38集團軍總部,通訊中斷導致戰場一片混亂。2日下午,日軍開進賓陽縣城。   

  在九塘、昆崙關防禦的第99軍、第36軍、第2軍及第6軍,失去集團軍指揮各自爲戰;賓陽失守後路被斷致使軍心潰散,全都倉皇逃竄,沿山間小路各奔東西。3日,今村均部隊顺利奪取九塘、昆崙關等陣地。第2軍副軍長兼第9師師長鄭作民中將在撤往上林時中炮身亡(《國民黨抗戰殉國將領》河南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194頁)。4日,日軍占領上林,6日占武鳴,7日占黎塘。可憐第5軍將士浴血奮戰半個多月才攻占的地盤,頃刻間灰飛煙滅。   

  2月4日上午,安藤利吉到達賓陽,當晚宣布“賓陽會戰已結束,應將兵力集結南寧附近”之命令,到8日,日軍各部停止追擊,返回南寧。血戰過的昆崙關上,日軍題大幅標語留念:“我皇軍擊潰蔣軍三十餘師,已璧還賓陽、昆崙關各地。”  

戰役點評


  此役,昆崙關戰役是國民黨正面戰場自武漢失守以來取得的一次重大勝利。中國軍隊共斃傷日軍8100餘人,擊斃日少將旅團長中村正雄。中國軍隊陣亡14000餘人。
 

    1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