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29368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first (2011/1/29 12:39:57)  最新编辑:first (2011/1/29 12:39:57)
舞台劇
拼音:wutaiju
英文:living theatre,stage play
 
  舞台劇可以理解爲在舞台上呈現的戲劇,按表現形式的不同可分爲話劇歌劇舞劇啞劇詩劇等,按照劇情内容結局分可分爲悲劇、喜劇、正劇、鬧劇、問題劇等。

舞台劇類型

 
話劇《戀愛的犀牛》
話劇《戀愛的犀牛》
  【話劇】 以對話和動作爲主要表現手段的戲劇。比其他戲劇形式更接近真實生活。西方一般通稱戲劇。我國話劇最早出現在辛亥革命前,稱文明戲或新劇。曾在上海、武漢等地盛行,後漸衰落。影響較大的團體有春柳社、春陽社等。五四運動後,現代話劇興起,稱愛美劇或白話劇。1928年由洪深提議,改稱話劇。

  【歌劇】 以歌唱及器樂爲主要表現手段,並綜合詩歌、舞蹈等藝術形式的戲劇。近代西洋歌劇源於16世紀末的意大利,通常由詠歎調、宣叙調或說白以及重唱、合唱、序曲、間奏曲、舞曲等組成。我國傳統戲曲,也是以歌唱爲主要表現手段的戲劇。五四運動以來,具有民族特色的中國新歌劇開始發展起來。

  【舞劇】 以舞蹈爲主要表現手段,並綜合音樂、啞劇等藝術形式的戲劇。一般以民族民間舞或古典舞爲基礎,通過各種舞蹈語言塑造形象,表現情節或沖突。歐洲古典舞劇一般統稱“芭蕾”。

  【啞劇】 不用台詞對白,隻以表情、動作表達劇情的戲劇。源於古代的情節性舞蹈。最早在印度、埃及形成無聲表演的藝術形式。後在許多國家發展爲一種獨立的表演藝術。也有的被用作其他戲劇形式的表現手段。

  【詩劇】 用詩體對話的戲劇。西方19世紀前多用此形式。有的並不適合劇場演出,隻供閱讀用。

  【悲劇】 戲劇的一種類型。戲劇沖突一般表現爲主人公所從事的事業,由於自身的過失或惡勢力的強大與迫害而導致失敗,甚至個人受難或毁滅。世界上最早出現的是古希臘的“命運悲劇”。近代以來又出現了“英雄悲劇”、“恐怖悲劇”、“家庭悲劇”、“社會悲劇”等形式。中國傳統戲曲和當代戲劇中,也不乏描寫悲劇矛盾沖突的優秀作品。

  【喜劇】 戲劇的一種類型。以巧妙的結構和誇張的手法,通過諷刺或嘲笑、幽默或詼諧的表演和台詞,揭露醜惡和落後事物的本質,使觀眾在笑聲中否定反面、肯定正面的人和事。按描寫對象和手法的不同,一般又分爲諷刺喜劇。抒情喜劇、幽默喜劇和鬧劇等樣式。

  【正劇】 戲劇類型之一,亦稱“悲喜劇”。西方18世紀興起的戲劇。理論上由狄德羅首創,稱“嚴肅的喜劇”。後博馬舍又作了發揮,定名爲“嚴肅戲劇”。特點是兼有悲劇與喜劇的因素,不受傳統戲劇創作原則的束縛,能夠多側面地反映社會生活。現已爲各國戲劇家廣泛采用。

  【鬧劇】 又稱“笑劇”。喜劇的一種極端形式。由古希臘喜劇演變而來。15世紀後在歐洲開始流行(主要是法國)。特點是用強烈的誇張和滑稽手法刻畫人物,對喜劇創作影響很大。

  【問題劇】 又稱“社會問題劇”。19世紀中葉歐洲興起的一種戲劇。多以批判現實主義精神,揭露資本主義社會中某些醜惡現象,提出令人深思的社會問題。不少作品宣颺了個人的叛逆精神。如易蔔生的《娜拉》、《人民公敵》等。

創作來源


  舞台劇的劇情可以原創也可以根據小說、動漫、電視劇、電影等改編而來。舞台劇基本上采用“演唱+舞蹈+對白”這樣的形式,再加上是現場演出,所以對演員的要求非常高。另外還不可避免的涉及到音樂、劇本、造型、舞台設計、燈光等專業技能,所以一台成功的舞台劇所具備的條件是很苛刻的。

  由於現代科技的進步,不僅舞台的配套設施日臻完美,而且舞台自身的功能愈發齊全——燈光的鏇、掃、閃,裝置的升、移、搖,音效可以在劇院環繞,影像可以在舞台升騰;舞台可以横移,舞台可以鏇轉,舞台可以雲山霧罩,舞台可以呼風喚雨。

劇本創作技巧

 
  舞台劇包括的種類很多,比如戲劇、話劇等等都屬於舞台劇。一般來講,舞台劇的創作還是有一些自身的自然規律的,比如主題思想、故事情節等等。我們要想創作出一部優秀的舞台劇,除了靈感和創作的沖動外,還是要掌握一些藝術的技巧的。

  一、要溫情不要煽情

  這個題目,其實是已故我國着名女導演張暖忻說過的一句話。這是她的電影藝術總結,其實對於我們舞台劇的創作來說,也未嚐不是一個很好的借鑒。我們看現在很多的電視連續劇,無不是惡俗煽情令人作嘔。其實很多時候我們看到的並不是文化精品,從某種角度上講,我們的電視人電影人很多時候生產的都是文化垃圾。
張柏芝舞台劇照
張柏芝舞台劇照

  我一直認爲,做爲舞台劇的創作來講,是要給人以高層次的審美享受的。顯然我們很多導演在創作中由於對生活觀察的不夠,已經生命體驗的匱乏,很容易便將情節落入煽情的俗套。

  二、個性的語言設計

  舞台劇的語言設計是很重要的,根據我們要表達的主題的不同,劇情的不同。表達内涵的不同,語言的應用也可以使多種多樣的。盡可能不要局限在一個框架之内。比如有些時候要用口語,而有些時候可以用一些詩化的語言。前些年有一部熱播的連續劇《大明宮詞》就很好營運的莎翁式的對白,結果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我們說藝術的創作沒有定式,在舞台劇中尤其如此。

  三、深刻的主題高度

  舞台劇一般來說面對的觀眾人數不會太多,相比電視電影來講屬於小眾傳播的途徑。而對於關心舞台劇的觀眾來講,文化層次大多還是比較高的。所以我們在主題設置的時候一定要有深度,一定要反映普遍的人性,已經人類在命運面前的無奈與渺小。

  其實中國的話劇還是有很高的藝術水准的,比我們的電影要強的多,我們的電影現在全方位接受好萊塢的路子,而我們的話劇卻依然堅持着自己的追求和探索,並沒有盲目的效仿百老匯。從這一點上來講,就對我們的舞台劇創作人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四、自然流暢的情節設置

  情節的設置很重要,人物與人物之間的矛盾、高潮、轉機等等,都要通過情節的鋪陳來表現,現在有些實驗劇的創作者,提出了反情節,反高潮的路子。我們說,這樣的藝術探討是可以在小範圍被允許的,但對於一台面對觀眾的真正的舞台劇來講,是不合適的。比如有一個年輕導演叫李紅旗,前段時間拍了個騙子叫《黄金周》全片沒有一點劇情,甚至連人物的表情都沒有。觀眾看下來一頭霧水。我們說這樣的創作其實說到底還是一種奇觀效應。並不能滿足廣大人民的文藝需求。

  五、把握人物性格,揭示人物性格的矛盾。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們的劇本創作,對人物性格的把握存在過於單一化,過於臉譜化的傾向,好人就是好人,壞人就是壞人,黑白分明。但其實生活中的人,大多數都數灰色的,你很難界定一個人的好壞。人本身也就是一個矛盾的對你統一體。所以我們人物性格的設置時,切忌平面化,一定要全方位立體化的表現人物的複雜性格。比如司馬遷寫《史記》《李將軍列傳》的時候,對李廣的人物表現,就很立體,既表演他親善士兵、英勇無敵的。又表現他頤指氣使,心胸狹隘的一面。

  總之,在舞台劇的創作中,一定要掌握一條美學的底線就是有對人性的終極關懷,不媚俗、不煽情。要拿出真誠和激情來對待自己的創作。

日本舞台劇

 
  日本的舞台劇形式其實跟眾所周知的歐美音樂劇差不多,而比較有名的有寶塚歌劇團、四季劇團、音樂做Musical等等具有代表性的劇團,以及東寶等等制作公司推出的專業方式混合的日本舞台劇。而實際上就制作方面來說,主要是針對東京爲中心的首都圈,位於兵庫縣的寶塚歌劇團則是主導首都圈以外地方上的演出。

  日本的舞台劇種類多樣,從百老匯的經典劇目,到具有日本本國特色的各種劇目,應有盡有包羅萬象。而這其中,首先以當年在日本推出第一部舞台劇的寶塚歌劇團爲最亮眼的存在,她們創作伊始就秉承着“能讓男女老幼都享受到的劇目”的理念,從1914年推出了日本的第一部舞台劇,從此拉開了日本舞台劇的帷幕,並且現在依然是雷打不動的日本國寶,甚至受到世界各國的推崇。

  可以發現,從1914年到現在,日本舞台劇已經發展了接近一個世紀,所以早已度過成熟期達到了百花齊放的繁榮期,並且也開始出現各種各樣的舞台劇,比如寶塚代表的唯女性演員的超級華麗舞台劇,甚至傑尼斯、Hello Project公司推出的各種偶像類舞台劇等等,從傳統到新式,從優雅到通俗,從西化到完全的東方故事等等,應有盡有。

  說道日本的舞台劇,那麼有兩個人物,森光子和森繁久彌則不可不提,而大名遠播甚至在我國也掀起過鏇風的寶塚歌劇團,更是不可忽視,這兩人一團可以說是日本舞台劇的代表。

代表劇目《SHOCK》

《SHOCK》中的堂本光一
《SHOCK》中的堂本光一
  《SHOCK》是反映日本集體文化的舞台劇,更可說是日本歷史劇和現代劇的集合,集合了魔術、雜技、舞台劇、歌劇和日本演劇等多種不同的元素,再加上華麗的舞台和服裝,以及光一精彩的演出,令每年的公演都一票難求。每年都造成全日本數百萬人轟動,卻隻有幾萬人能幸運中選前去“朝聖”的,堂本光一主演的舞台劇《SHOCK》,將在明年3月29日劃下最完美的句點,並將推出讓萬千粉絲日夜期盼的原聲CD和最新的完整版DVD!

  2000年11月,堂本光一在有東方的百老匯之稱的日本帝國劇場主演了《MILLENNIUM SHOCK》,並成爲日本歷史上最年輕的座長(我國稱爲劇團團長,在日本有“帝劇座長就是帝劇的天神”一說),堂本光一最年輕座長的紀錄保持至今仍然沒有人能打破!隨後每年都會在帝國劇場上演的《SHOCK》,包含了舞台劇、我國川劇變臉、雜技、魔術、日本演劇等多種要素在内,被其制作人,傑尼斯事務所社長喜多川固執地稱爲“秀劇”。且“SHOCK”並不呆板墨守陳規,而是會隨着每年名字的變化,内容也會不斷推陳出新!

  每年的SHOCK雖然隻在帝國劇場演出,卻吸引了全球各地的人前去觀看,搶票率年年都會創下驚人的紀錄,幾乎是一開始購票就立刻賣光,且還有上百萬人買不到!堂本光一更因此於去年擧辦了第一次的全國巡回個人演唱會,内容以 “SHOCK”爲中心,盡量以類似舞台劇的形式爲表現手法,以補償日本地方上不能到帝國劇場觀賞SHOCK的粉絲們的遺憾。

真人舞台劇


  真人舞台劇又叫角色扮演,即cosplay。

  在人類歷史傳統上,Cosplay主要被用作演繹神話傳說、民間逸聞、節日故事、文藝作品、哲理學說、祭祖情節、振奮助興情節、側繹願望訴求、心靈幻想等,並以相應的服飾、道具和情節,把要演繹的角色和内容活靈活現地呈現出來。

  比如說有希臘祭祀們的裝扮,繼而有兩部偉大希臘史詩《伊利亞特》和《奧德賽》的那群活躍於公元前8世紀的游吟詩人們扮演着别人的角色。前者引變爲後世的先知、先見,成功地演繹出神之使徒的存在,而後者則如同是現今舞台話劇的鼻祖,出神入化地演繹出若幹英雄事蹟。

  歐洲的游牧民族吉普賽人也可以說是最早的一批扮裝表演者。每當路經一地,爲了生存,他們就透過演出神話傳說、民間逸聞、吟游彈唱的方式來穫得麵包與水,這其中各種演出用的服飾與道具自然是必不可少的裝備。

  隨時隨地擧行的角色化妝舞會、萬聖節游行、新年大游行、國慶日游行活動或特别盛典時中,不少人裝扮成節日故事的人物或各類吉祥物,濃厚的扮裝文化得以體現。

代表劇目《木偶奇遇記》

  此舞台劇的構想要特别感謝意大利著名Carlo Collodi基金會及國家文化文化協會,本劇於2000年9月,在第一屆蒙特卡羅疋諾曹文化藝術節中首演,當時的演出是在托斯卡納的城市公園内擧行。
真人劇《木偶奇遇記》
真人劇《木偶奇遇記》

  當年首次演出,在當地引起了強烈的反響,成爲藝術節最耀眼的舞台。市民們興奮的跟隨音樂家們一起跳躍舞蹈,穿過整個城市和公園。整個的表演隊伍中人們可以看到身着各色服裝的童話仙子、孩子們、貓、狐狸等動物。

  通過連續的演出,該劇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於是創作者們繼而將該劇又改編成了適合在劇場内演出的演出。確定了一個改編後的劇本,完全在室内的演出。我們將演出的定位,放在兒童和成年人身上。因爲我們相信一個事實,即《疋諾曹》的作品是最受廣大觀眾歡迎和喜愛的一本世界性文學作品。

  這部作品並不是一部全新創作的作品,而是依托先前創作的一部劇場童話《小王子安托萬德聖》而改編的;直到現在廣大觀眾也認爲它是多部舞台劇作品之中最好的一部。

  事實證明《疋諾曹》的上演在意大利穫得了巨大的成功!

  值得一提的是,時裝屋的設計師羅伯特·卡沃利贊助了這部劇目原聲帶的錄制。並且所有的銷售收入都將捐贈給佛羅倫斯兒童醫院。

  這是人道主義的精神,許多著名歌手和音樂家都參與到了這部劇目原聲帶的錄音工作中。在錄制完成的CD當中展現了多種有趣的音樂風格。

舞台劇獎項

托尼獎

  托尼獎全稱爲安東尼特·佩瑞獎,是由美國戲劇協會爲紀念該協會創始人之一的安東尼特·佩瑞女士而設立的。托尼獎設立於1947年,被視爲美國話劇和音樂劇的最高獎,共設21個獎項,穫提名劇目均是在百老匯各劇院演出的劇目。1947年4月6日,第一屆托尼獎在紐約市着名的華爾道夫大飯店揭幕,並由佩瑞的好友兼合作夥伴、美國戲劇協會主席布魯克·佩貝頓主持。當時的決策機構6 人委員會聘請了15位專家,通過祕密投票方式選出了穫獎人。

  這兩年的托尼獎穫獎劇目在題材方面沒有局限,範圍非常廣泛。不過,在評獎方面,似乎更偏重於英國戲劇,如今年的《高校男生》、去年的穫獎或提名作品《枕頭人》、《民主》等,都是在英國上演並穫得了好口碑後才引進百老匯。

  托尼獎對中國戲劇和戲劇界的影響也越來越明顯,比如去年穫托尼獎的作品《懷疑》就曾同步引進國内,由中國國家話劇院演出。上海話劇藝術中心也很關注托尼獎作品,每年會翻譯演出五至六部。而今年2月,《高校男生》在香港藝術節的上演,就曾在中國業内引起轟動,從那時起我們就已經關注這個劇本。這是一出反映英國教育題材的戲劇,我們國内也曾引進這類的劇目,這種題材適合在國内上演。

  此外,托尼獎的評獎機制對中國也有一定的借鑒作用,托尼獎的評委都是一些制作人或是具體操作的人,因此獎項的評比會直接影響到戲劇制作、創作和表演的形式。

菊田一夫演劇賞

  菊田一夫演劇獎設立於1976年,該獎項是爲了紀念劇作家菊田一夫而於1975年設立的,至今已有30多年的歷史。該獎旨在表彰全日本爲舞台藝術做出傑出貢獻的人士或團體,堪稱日本音樂劇屆最高獎項。

香港舞台劇獎

  香港舞台劇獎是1992年由香港戲劇協會創立,每年頒發多個獎項與本地制作,表颺台前幕後等專業人士,獎項包括最佳演出,最佳男女主角獎(悲/正劇,喜/鬧劇),最佳導演(悲/正劇,喜/鬧劇),最佳編劇,最佳舞台設計等,另每年設特别獎項。

  獎項由香港戲劇協會會員提名及投票選出。
 
  另,很多國内外的電視電影獎項也會爲舞台劇開辟獨立獎項。

著名導演

賴聲川

賴聲川照
賴聲川照
  賴聲川1954年生於美國華盛頓,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戲劇博士,現任台北藝術大學教授、美國史丹福大學客座教授及駐校藝術家。賴聲川29歲開始劇場創作,被譽爲“台北劇場最閃亮的一顆星”。他的《那一夜,我們說相聲》使瀕於滅絕的台灣相聲起死回生,《暗戀桃花源》成爲經典舞台劇,二十多年來爲喜愛戲劇的人們所稱頌。賴聲川至今編導舞台劇20多部(包括轟動亞洲的七個半小時史詩《如夢之夢》)、電影2部(包括享譽國際的《暗戀桃花源》)、電視作品300集(包括家喻戶曉的《我們一家都是人》),另有劇場導演作品22部(包括莫紮特歌劇3部)等。出版書籍《賴聲川的創意學》,這是國内第一本將創意規則化、步驟化的實用工具書。

林奕華

  林奕華,香港出生,是香港文化界著名人物,亦是一位同性戀人士。他曾寫過多套舞台劇,部份劇作探討同性愛及異性愛之間的異同。

  林奕華中學畢業前曾在前麗的電視及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擔任編劇。畢業後與友人組成前衛劇團進念。二十面體。1989年至1995年在倫敦居住,期間組成非常林奕華舞蹈劇場,先後在倫敦、布魯塞爾、巴黎、香港發表舞台創作。1994年憑《紅玫瑰白玫瑰》關錦鵬導演)穫台灣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1995年回港後致力推動舞台創作,編導了超過40出作品,並與不同媒體、不同城市的藝術家及團體合作。1995年穫香港藝術家年獎,2005年穫頒授“民政事務局局長嘉許獎”。

孟京輝

  孟京輝1964年生於北京。1986年首都師範大學中文系本科畢業。 1991年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研究生畢業,穫文學(藝術)碩士學位,1992年進入中央實驗話劇院(現中國國家話劇院)。中國國家話劇院導演,國家二級導演,着名青年先鋒戲劇導演,電影導演。他執導的《思凡》《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百年孤獨》《戀愛的犀牛》《臭蟲》《關於愛情歸宿的最新觀念》《琥珀》《鏡花水月》《豔遇》都引起了強烈的反響。曾榮穫第55屆瑞士洛迦諾國際電影節評委會“特别關注獎”,香港國際電影節費比錫影評人大獎,在話劇領域反響很大。

蜷川幸雄

  蜷川幸雄,生於日本埼玉縣川口市。日本知名劇場導演、電影導演、演員,是日本當代戲劇的代表人物之一,執導多部莎翁戲劇。蜷川幸雄常啟用並培養演劇新人,發掘了被稱爲“日本30年難得一遇的舞台天才”的藤原龍也。

崔喆基

  崔喆基的兩部作品韓國音樂劇《亂打》與《開心炫打》在韓國長演不衰,曾在愛丁堡藝術節上大放異彩,在美國百老匯定期上演,深受歡迎。作爲兩部劇的導演,崔喆基表示自己受到了周星馳喜劇風格的很大影響,劇中還將穿插包括卓别林等不同的幽默風格。

著名演員

堂本光一

  堂本光一,出生於日本兵庫縣蘆屋市,日本藝能界着名男性偶像、演員、歌手、作曲家、作詞家、創作人、舞台劇演員。所屬經紀公司爲傑尼斯事務所。與堂本剛於1993年組成人氣團體KinKi Kids,1997年出道。到目前爲止所有單曲CD作品,發行當周均穫得日本Oricon公信榜第一,至今仍保持吉尼斯世界紀錄。出演過很多舞台劇,2000年成爲日本史上最年輕的座長(我國稱爲劇團團長,在日本有“帝劇座長就是帝劇的天神”一說)。

莎拉·布萊曼

  莎拉·布萊曼1960年出生於英國倫敦,三歲開始學習舞蹈,十三歲首度登上了倫敦琴卡迪利劇院《我與亞伯特》舞台劇的演出,隨後又加入了舞蹈團體:“潘神一族”和“醜聞”,後來在新倫敦劇院參與《貓》劇的原創和演出。1986年,在“英國女王陛下劇院”的演出使得這部名劇傳遍了全世界,這次演出使得她穫得了當年英國戲劇論壇獎的提名,兩年後她將該劇帶到紐約的百老匯。此外,她也曾在查爾斯史特落斯的兒童歌劇《夜鶯》,韋伯的《歌舞劇》及《鏇轉木馬》中演唱過,另外她還發行過許多跨界音樂專輯如“逝去的歌”、“卸除防備”、“末期的歌”,以及最近的“永相隨”,這張成功的專輯在倫敦的艾比錄音室進行錄音。而最令人心動的主打歌“永相隨”則是和意大利天王級的男高音流行歌手波切里與她一起合唱的。關於這首“永相隨”還有一個感人的傳奇故事:“永相隨”這首曲子是德國拳王亨利·馬克斯爲告别他傳奇的職業生涯而特别邀請他最鍾愛的女歌手莎拉演唱的。莎拉在接受了這個委托後,再由她挑選了這首意大利歌曲並指名與波切里合唱。然而在這場1996年11月擧行的拳賽中亨利意外失手,當他登場謝幕時,“永相隨”那動人的鏇律與之同時響起,莎拉傷感的歌聲令聞者莫不動容。於是,一個傳奇的告别時刻卻是另一個音樂的傳奇性的登場。
莎拉·布萊曼照
莎拉·布萊曼照

  “永相隨”這首歌在歐美歌壇影響巨大,就連戴安娜香消玉隕,葬禮之前,BBC也是以這首歌作爲對戴妃的最後告别。

  1992年到1994年間,她則進一步在多部音樂劇擔任要角。幾乎美國、加拿大、歐洲和日本各地的重要歌劇院、音樂廳、劇場和露天劇場都有她演唱的足蹟。當今世界許多重要的指揮家和樂團都和她合作過。

  1992年她應邀與卡列拉斯一同在巴賽羅納奧運會上演唱主題曲,1994年她曾與多明戈在日本一同擧行古典音樂演唱會。這幾次演出均穫得一片讚譽,也確定了她樂壇天後的地位。

Simon Callow

  1949年出生,當代英國戲劇舞台呼風喚雨的人物、最高級巴思爵士勳章穫得者作爲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英國戲劇舞台呼風喚雨的人物、最高級巴思爵士勳章穫得者,Simon Callow在電影中顯得很低調,幾乎從來也沒作爲主角出現。但在我看來,Simon Callow幾乎可以算作英國文藝電影的象征,幾乎數得着的文藝片,比如《看得見風景的房間》《莫里斯》《霍華德莊園》《四次婚禮和一次葬禮》《戀愛中的莎士比亞》《諾丁山》……都有他的身影。盡管都是配角,但卻是影片不可缺少的一味調料。

  令人驚異的是,Simon還是位很不錯的作家,着作頗豐,專寫演員傳記(包括Charles Laughton、Orson Welles等)和表演專業着作(比如《Beingan Actor》)。

  此外,作爲公開的同性戀者,Simon被賦予lesbian and gay hero的地位。據說,Simon Callow參演了去年在美國金球和艾美頒獎禮上風光無限的《Angelsin America》,這部劇有AlPacino、Meryl Streep、Emma Thompson等巨星加盟。

森光子

  森光子,原名村上美津,從1961年10月20日開始在“藝術座”上演《放浪記》,美麗嬌小的森光子對舞台藝術有着驚人的執着,這部精彩的音樂劇,其實按照我們來說可能更應該說是舞台劇,是日本最着名的舞台藝術家之一菊田一夫編劇、執導的精彩作品,一開始還年輕的森光子演出了之後,就再也找不到能夠替代她的人選,所以到現在依然每年都在上演的《放浪記》,還是她在繼續演出,並且早已成爲她的舞台代表作。到2009年5月9日森光子89歲當天,本劇總上演次數已經達到2000場。森光子也因爲《放浪記》成爲當之無愧載入史冊的日本舞台劇代表人物之一。

謝君豪

  謝君豪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畢業後即加入香港話劇團,在團里第三年即被升爲首席演員,年僅30歲。在香港話劇團的8年間,他出演了多部膾炙人口的作品,尤以93年首演,後多次重演的《南海十三郎》最爲着名,同名電影爲他帶來了一座金馬影帝的獎杯。

  拿到獎之後,老謝又回到了話劇行業,繼續他摯愛的事業。他於97年加入春天制作,演出多部劇目,爲香港話劇走向尋常百姓家做出了突出的貢獻。

  直到2000年,老謝開始北上拍戲,如今也近10個年頭,01年,他的女兒謝采湳呱呱墜地,作爲一家之主的他,知道自己身上的擔子更重了。他也從未諱言拍電視劇的報酬更好,如今的他,在内地影視界,同樣樹立了良好的口碑,這與他的才華和努力分不開。

楊婷

  楊婷是中國大陸著名舞台劇演員、導演。1995年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畢業後先後任職於北京有線電視台和中央電視台。從1998年起重返戲劇舞台,成爲中國話劇舞台上最耀眼的一顆明星。曾演過《戀愛的犀牛》《臭蟲》《盜版浮士德》《切格瓦拉》《第一次的親密接觸》《西區故事》《關於愛情歸宿的最新概念》《他沒有兩個老婆》《情人》等。2005年起,她開始轉行當戲劇導演,曾先後推出《聖井》、《切·格瓦拉》、《大大大明星》等多部舞台劇,成爲中國戲劇界少有的表演、導演俱佳的女性創作人才。

蘇玉華

  香港着名舞台劇演員。曾就讀於香港演藝學院表演系,並以優異成績畢業。其後加入香港話劇團成爲全職演員。曾演出多出經典舞台劇作,如《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南海十三郎》、《伴我同行》、《蝴蝶君》、《蝦碌戲班》、《莫劄特之死》、《新傾城之戀》(2002/05/06版、美加、上海及北京巡演)、《生死界》及《你今日拯救佐地球未呀?》等。當中《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共演出超過100場,穫得空前的成功,其電影版亦創下票房奇蹟。

  曾多次被提名香港舞台劇獎,並分别在2003年憑《生死界》穫最佳女主角(悲/正劇);1993年憑《蝦碌戲班》穫最佳女配角(喜/鬧劇)。於2002 年演出《新傾城之戀》後,亦贏得『最佳白流蘇』的讚譽。2006年,蘇玉華更憑《新傾城之戀》榮穫全國性舞台表演獎項殊榮,穫頒發第十六屆上海白玉蘭戲劇表演藝術獎主角提名獎。同年穫頒演藝家年獎- 我最喜愛舞台劇演員(金獎)。2006-2007年度穫壹傳媒選爲十大電視藝人。

潘燦良

  潘燦良作爲香港話劇團的主要演員,在大部份劇目中飾演重要角色,而且以細膩的表演和具難度的角色令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表演系,隨即加入話劇團任全職演員,至今參演劇目逾80出,演繹過不少本地原創劇和古今中外名劇。其中被受注目的角色包括《南海十三郎》飾唐滌生、《德齡與慈禧》飾光緒皇帝、《如夢之夢》飾五號病人B、《黑鹿開口了》飾狂馬、《家庭作孽》飾何必達、《凡尼亞舅舅》飾阿斯特羅夫醫生、《請你愛我一小時》飾布約翰醫生、《不可兒戲》飾華應真和《藝術》飾思哲。在《暗戀桃花源》中飾江濱柳、《我愛阿愛》飾林大勇和《家庭保衛隊》飾風澤亦大受好評。

  演出以外曾參與《三人行》的編作、導演的工作,以及擔任《拳手》的導演,並多次參與團内其它演出的副導演和助理導演工作。

  另外,潘燦良亦曾參演電影《人間有情》、《南海十三郎》及《愛情觀自在》等,憑《南海十三郎》的演出分别穫提名97年度台灣金馬獎及98年度香港電影金像獎之最佳男配角獎。

  2005年,潘燦良穫亞洲文化協會頒發獎學金前赴美國紐約進修戲劇。
羅冠蘭照
羅冠蘭照

羅冠蘭

  羅冠蘭是香港資深舞台劇、電影、電視劇演員,戲劇導師。前香港話劇團首席演員,曾參與及演出近一百部舞台劇,均擔演主要角色。在電影方面,因其精湛演技也多次穫提名角逐香港電影金像獎、金紫荆獎及台灣金馬獎之最佳女配角。九零年代中期起活躍於電視劇的演出,雖然大多爲綠葉角色,但羅氏扮演的角色反差很大,亦莊亦諧,既能演韋春花,又能演武則天。憑借深厚的表演功力,羅氏將各種角色發揮得淋漓盡致,演賢妻良母,可以把觀眾感動得潸然淚下,而扮市井師奶,又能逗得大家捧腹大笑,尤其是她的招牌笑容,極具感染力。

  羅冠蘭是香港演藝界學院派的代表人物。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英國倫敦密德薩斯大學 (Middlesex University) 東西方戲劇研究碩士,穫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Post Graduate Diploma(戲劇研究生),並修畢羅富國教育學院(歷史及地理系)證書課程,以及英國倫敦珊薩密學院 (Sesame Institute, UK)“行爲及戲劇治療”證書課程,曾穫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獎、香港十大傑出青年(1994)。

相關資訊

國内首部校園舞台劇將在平安夜溫情上演

  2010年12月22日,由北京市海澱區教師進修學校附屬實驗學校出品的舞台劇《我們的學校名字很長很長》新聞發布會在該校的校園内隆重擧行。
首部校園舞台劇宣傳照
首部校園舞台劇宣傳照

  此次舞台劇是由發生在校園里的真人真事改編,以中學師生生活爲故事背景,以一位年輕教師的教學發展經歷爲主線,一反傳統概念中的形象,從全新的角度去詮釋教師這一角色。

  該舞台劇的主創人員表示:交流是他們要着力表現的部分。現當代學生是社會特别關注的一個群體。他們與學校以及家庭的矛盾已經成爲社會焦點之一。該舞台劇講述了課改進程中發生在教師、學生及家長之間一系列的沖突和情感的故事。其中包括:學生與家長一起准備並參加的演講比賽;生物課要求學生們親身接觸各類動植物;設立書店經營課,讓同學們體驗經營的苦與樂;設立咖啡屋的經營課,讓同學們學會怎樣經營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店,曆練適應未來社會發展所需要的能力和素養、他們可能就是未來的社會精英或商界領袖;布置非常規、開放性的作業題等。

  這是中國中學教育首次突破傳統的課堂教學模式,探索讓課堂教學走上舞台的新課改之路。師生成爲創編、排練、表演的主角,重新演繹進修實驗學校師生在課改過程中發生的一系列的沖突和情感故事。在創、排、演的過程中,師生與劇中人物的心理、情感、精神世界進行對話,這種體驗式育人模式,以舞台劇的形式,由師生自編、自演,激發了他們的激情,學生的學習興趣空前高漲。爲教育走進師生心靈,營造了天然氧吧。在這個過程中,師生重新認識自我,互動情感體驗,精神世界升華。師生的創新思維、創新能力得到拓展,提升了生命價值。

  將師生成長過程中的人和事改編爲校園舞台劇的創擧,體現了海澱區教師進修學校附屬實驗學校對課程改革理念的深刻解讀,爲課程改革深化提供了新思維和更廣闊的創新之路。

  該舞台劇得到“中國媒體界教育專家”李昂先生和目前國内最具影響力的八零後青年才俊導演王偉的鼎力相助。他們爲學校的校本課程開發、學生社團建設和學生導演、演員水平的提高提供了專業支持。海澱區教師進修學校附屬實驗學校的師生及知名青年演員李小萌 (微博)傾力出演該劇,並邀請中央電視台着名主持人陳鐸;《家有兒女》系列總導演林叢;着名演員英壯;着名演員馬蘇等多位業内知名人士作爲該劇的藝術顧問,制作整容可謂強大。

  這次舞台劇的公演面向社會、面向所有關注中國基礎教育事業發展、關注基礎教育改革的社會大眾。據悉,本劇將在2010年12月24日至2010年12月27日在北京民族宮大劇院連續上演四場。

  此次舞台劇的公演究竟會給教育界帶來怎樣的變化?對傳統教育模式又會帶來怎樣的沖擊?讓我們拭目以待!

舞台劇狂現明星臉

  最近上演的舞台劇中見到不少明星臉,正在國家大劇院上演的《原野》就囊括了北京人藝胡軍濮存昕徐帆呂中四大老中青實力組合的明星陣容,國家話劇院即將推出的話劇《四世同堂》更是排出了劇院年輕一代實力演員集體亮相的重磅班底,囊括了辛柏青朱媛媛陶虹秦海璐,還有久未在舞台上露面的孫紅雷。剛剛考上中戲研究生的陳好,也選擇在話劇舞台上證明自己,飾演《日出》中的陳白露;演員王斑也在今年北京人藝紀念曹禺誕辰一百周年的特殊日子,擔綱主演《雷雨》和《北京人》兩部大戲。名角傍名著,本是錦上添花的事兒,但是一個不小心,也有可能“濕了腳”。

  明星 名著加身有保障

  演員要想證明自己通常有兩條路可走,電視劇演員的“身價”必須要靠登上大銀幕演電影才能被“推高”,鞏俐章子怡這樣的國際大牌明星從未有電視劇作品,而周迅趙薇李冰冰範冰冰在近幾年走紅以後拍電影越來越多,對拍電視劇的要求也越來越苛刻。

  而另一條路,就是影視演員要靠登上話劇舞台,方能證明自己的演技,雖然舞台劇的收入和影視比起來杯水車薪,但贏得口碑也是一種資本,所以明星話劇在最近幾年的商業話劇市場熱度不減。但既然舞台劇是個考驗功力的考場,就免不了有不少演員在這里栽跟頭,尤其那些常常在晚會中露個臉就以爲了解話劇舞台的人,擧個前幾年的例子,潘長江演小品不錯,一上台演話劇就露怯,一做動作,台詞就說不清楚,戲沒演完,台下不少觀眾就紛紛退場。朱時茂擔綱主演的話劇《波音,波音》改編自法國喜劇,因爲水土不服,也遭遇觀眾口碑與票房的雙重質疑,還有眾多超女、快男主演的舞台劇更都是惡評如潮。

  原來說“台上一分鍾,台下十年功”,現如今明星沒那麼多閑工夫,要想露臉漂亮,又不能玩現了,他們不約而同地找到一條捷徑 演名着。劇本是一劇之本,現在原創作品匱乏是不爭的事實,至少在舞台劇最重要的劇本環節上先保證不失分,其次也在宣傳上增加了很多噱頭,這個秋天“名角傍名著”愈演愈烈,這也是演員降低風險提高演技的一條捷徑。

  角色 深入人心看功力

  選擇適合自己的劇本,可以說是每一個成功演員的首要條件,既然名著的魅力已被證明,那麼下一步就要看這出戲如何爲自己加分了。縱觀最近幾年通過舞台劇爲自己演技加分的演員挺多,比如宋丹丹《萬家燈火》中扮演的老太太,劉曉慶白先勇的作品《金大班》中扮演的金大班,斯琴高娃在《月牙兒》中扮演的蟲兒媽,還有最近宋春麗在霍達的話劇作品《海棠胡同》中扮演的唱大鼓書的肖夫人,無不是證明了她們演技的鑪火純青,盡管多年未登台,功夫還在身上。

  但很多年輕一些的演員可能沒有那麼深厚的功力,離開話劇舞台久了難免生疏。那麼就要看他到底能否吃透這個角色了,比如正在上演的《原野》,胡軍扮演的仇虎非常難得地穫得了一致認可,就是因爲胡軍本人常年的“硬漢”形象跟仇虎這個角色基本是一致的。連導演也說,“除了胡軍,一時想不出還有哪個男演員具備這樣的氣質。”因此,選擇自己熟悉的角色套路,扮演同一類型的角色,也是更好地把握一部名著的要旨。同樣的,陳好在完成“萬人迷”、“貂蟬”這類妖媚形象之後,選擇了話劇《日出》中的交際花陳白露來挑戰舞台,也是一個萬全之策。

  名著 能載明星亦能覆明星

  就像新版電視劇《紅樓夢》遭遇廣泛惡評惡搞一樣,說明了一個最淺顯的道理,就是“名著同樣有風險,名角要演需謹慎”。名着之所以成爲名着,就是因爲在很多觀眾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固定的模式,甚至有了被“神化”的趨向,不少創作人員下意識地在名着面前畏手畏腳,“改編還是不改編,真是一個問題”。

  一般來說,循規蹈矩的搬演容易得到觀眾的廣泛認可,北京人藝由於劇院多年的傳統和培養出戲迷的習慣,基本對待名着的態度都是原汁原味地搬演,此次任鳴導演的《日出》、顧威導演的《雷雨》與陳薪伊導演的《原野》都是尊重原著的套路。胡軍、王斑、陳好的表演隻要不出錯,基本就可穫得肯定。

  但有的明星顯然不甘心這種“保全”穩妥的路線,比如濮存昕就選擇了與以往角色差異很大的焦大星,完成這樣有難度的挑戰,對演員來說是更勝一籌的完美境界,當然風險也就更大。在紀念曹禺誕辰一百周年的四部名着中唯獨有所不同的是李六乙導演的《北京人》,傾斜的舞台寓意着封建家庭的失重,帶有實驗性質,王斑在《北京人》中的演出也就刻意和周萍這個大少爺有所區分,能同時在曹禺兩部作品中演繹出不同“大少爺”的風格,也證明了王斑在人藝接班濮存昕、何冰的潛力,這對於演員來說更爲成功。

李立群細說台灣舞台劇

  内地的觀眾認識李立群,恐怕是從無數部台灣電視劇開始,直到有一天,一段台灣相聲劇《那一夜,我們說相聲》通過不同渠道亮相,似乎才對李立群的身份有了新的界定,舞台劇演員,台灣職業劇團表演工作坊創始人之一,台灣話劇複興、繁榮期的參與與見證者。與他的對話,不是台灣又一段娛樂史,而是將表演藝術融於血液的那幫人的人生故事。

  李立群:台灣演員,表演能力範圍很廣,口白精彩,是廣告界的最愛,也是台灣難得的全才演員。1981年以《卿須憐我我憐卿》一劇穫金鍾獎最佳電視男演員獎,之後參演了多部電影演出,像《光陰的故事》、《黑金》等電影,爲此他穫得過台灣電視金鍾獎最佳男演員獎、最佳社教節目主持人獎和1997年加拿大魁北克省國際影展最佳男演員獎。

  而他最爲人熟悉的就是與賴聲川一起成立了表演工作坊,參與了包括《那一夜,我們說相聲》、《暗戀桃花源》、《紅色的天空》、《誰家老婆上錯床》等戲劇演出。還和李國修一起創立了“李氏風格”的相聲劇,包括《那一夜,我們說相聲》、《這一夜,我們說相聲》和《台灣怪談》,以上三部就是表演工作坊甚至是台灣劇場中最爲經典的相聲劇。這三部的錄音帶每一張都賣到四白金(《那》爲六白金)以上,經典段子廣爲傳頌,並且讓已被人遺棄的相聲重新風靡全台;在這里,李立群的演出讓老一套的相聲表演活絡起來,他的台詞功力和表演身段讓一切顯得舒服熨帖,笑料來得自然而然,《那》更將人們帶進劇場,從此改變了很多台灣劇場的動作模式。
《那一夜,我們說相聲》海報
《那一夜,我們說相聲》海報

  涉足電視

  綜藝小品是在拿腎上腺素去演

  李立群在念海專的時候通過中國青年劇團受到話劇表演啟蒙,然而當時的台灣話劇仍處在一片慘淡的環境里,畢業後他隻參演過一部舞台劇作品,無奈之下,惟有轉戰他最不喜歡的表演環境——電視公司。

  南都周刊:中國青年劇團是什麼性質的團體?很火嗎?

  李立群:不不,它不是一個很火的劇團,實際上,那時候台灣劇團也沒有一個很火的。有一個在新中國成立前在重慶做藝專教授,叫做李曼瑰老師,70多歲,他組織了當時台灣一批優秀的戲劇老師,用國家給的經費成立了這樣一個劇團,免費招生,老實說,我看到那個名字,還以爲是教京戲的,就跑去了,結果一看原來是話劇,想着既然來了就報名唄,就報了舞台技術組,當時想學習打打燈光也很好玩嘛。那個劇團也有趣,就招過那一次生,一共20多人,所以其實那個劇團比較像是我們大學時期的課外業餘興趣小組,畢業了,也就煙消雲散了。

  南都周刊:後來你也去參加了華視演員訓練班,這個對舞台表演有幫助嗎?

  李立群:沒有,那個訓練班其實是一個敲門磚,如果沒有參加那個,你就沒有辦法以華視基本演員的身份去電視台演戲,我那一屆1978年報名的人數有一兩萬,隻錄取20人。其實那個班學的東西更形式化,反而沒有中國青年劇團學的具體踏實。

  南都周刊:在電視公司里的《綜藝一百》也沒有鍛鍊到你的演技麼?

  李立群:我是從話劇的基本理論學習開始入行的,從旁觀者來看當時的電視劇,就是很粗糙,這是它的一個特質,它不允許你慢工出細活,我們是很不喜歡這樣的形式的,這個環境對演員是消耗大於成長的,隻能更努力去學,所以在頭幾年我是以不聊天出名的,變成了其他演員眼中的怪人。至於《綜藝一百》,確實就是實戰,每場都要專注去做,而且這種小品式的表演跟一般正常表演的節奏是很不同的,小品的内容專門有個編劇在寫,結果到後來幾乎是焦頭爛額,編不動了,就隨便丟一個題目給我們這些演員,自由發揮。它的形式跟精神有點類似於現在王偉忠做的《全民大燜鍋》,它們都是很急,要求立刻拿出東西來,所以逼得演員的神經很緊繃,最後我們形容這是在用腎上激素表演。

  回歸戲劇

  直到看到賴聲川我才有動力回舞台

  直到1984年賴聲川出現,一直在關注台灣舞台劇演出的李立群才真正有了動力,想要做點什麼,彼時,金士傑的蘭陵劇團已經通過全新的藝術創作《荷珠新配》給戲劇界打了一劑強心針。

  南都周刊:你跟賴聲川成立表演工作坊花了多少錢?

  李立群:一毛錢都沒花,政府有一個考試官會過來看,結果一看到是我們三個人,也不敢考就走了。那時候有個機構叫新象文藝中心,許博允先生負責,他就在做藝術買辦的工作,經常引進一些藝術團體表演,他幫我們出錢,負責那些場地成本。演出需要執照,我又找台北市政府社教司去辦了一個表演藝術劇團的執照,對外我們則稱爲表演工作坊。賴聲川學曆最高,我們就叫他當團長。這個過程並沒有壓力,也沒有什麼使命感。

  南都周刊:怎麼想到要創作《那一夜,我們說相聲》?

  李立群:有一天賴聲川說,相聲怎麼都好久不見了?台灣所有的媒體差不多有十幾年看不到聽不到相聲,相聲已經死掉了。於是我們構思,如果文化要跟你說再見的時候,不是政府投入多少錢就可以複興的,而新的文化要產生,你也壓抑不住。釐清了這個前提,我們就想借相聲說一個再見,於是我跟李國修、賴聲川三個人慢慢每天聊、每天聊,我也不作秀了,差不多搞了半年,才產生《那一夜,我們說相聲》。

  南都周刊:這種相聲劇的表演是當時其他劇團沒有的?

  李立群:在表演坊以前,最重要的劇團應該是蘭陵劇團,更早則有張小風的一個藝術團體,那時是台灣舞台劇最無奈、最灰暗的時期,張小風那個團體的表演方式有點類似林兆華的《趙氏孤兒》,我們稱爲散文劇,在我們心目中,那隻是一種很華麗的舞台呈現,它沒有戲劇沖突,不能叫作戲。《那一夜,我們說相聲》還產生了一個新的創作模式即集體創作。

  南都周刊:結果轟動一時。

  李立群:當時不清楚大家會不會喜歡,我們的原則就是相信相聲的第一精神,讓人笑,要讓觀眾笑多少呢?定了一個規矩,一分鍾之内要讓觀眾發笑,三分鍾如果都笑不出就失敗了。一開始打算在小劇場演,沒想到彩排第一天大家就笑翻了,後來我們就改成在國立藝術學院,可以坐700多人,演了不知道多少場,場場爆滿,後來又在國父紀念館加演兩場,那是2500人的場地,買票的人從仁愛路排隊排到了信義路,大概三個鍾頭就賣光了票。

  影響全亞洲

  那時候蔣經國還在,但從來沒有受過政治影響

  和台灣電視環境不同,台灣劇場的表演空間要大許多,對當年的職業劇團來說,政治層面的長官意志並沒有扼殺創作空間,如何生存,如何進行藝術探索是那一代藝術工作者最艱難的課題。

  南都周刊:那時舞台演出生存空間大嗎?
李立群照
李立群照

  李立群:從來沒有受政治影響,那時候蔣經國還在,言論也沒那麼開放,但我們那群人的創作想法並沒有受到禁錮,因爲有太多事情可以聊,完全不需要去挑戰執政者的幽默感,每一個做戲劇的人都會有這樣的基本意識,在這條界限以上,你還有很大的理想空間去創作。反而是當時的電視劇會受影響,這個詞不准說、那個詞不准念,比如當時不可以出現國民黨的犯人,連“後媽”這樣的話都不能說,很奇怪。

  南都周刊:表演工作坊對台灣劇壇有多大的推動作用?

  李立群:蘭陵劇團的《荷珠新配》一下子打出新的方向,正是因爲它的出現,那批從國外回來的博士碩士如賴聲川、胡耀恒等才有地方容納。蘭陵讓觀眾重新走回劇院,是台灣舞台劇的一個轉摺點。而表演工作坊出現後,就慢慢取代了蘭陵的票房位置,在它成立的頭七八年,它的演出是每一年台灣舞台劇的重要事件。後來李國修從表演工作坊出來,成立了屏風表演班,賴聲川教出來的學生如梁志民、羅北安,又成立了果陀劇場、綠光劇團,所以在那以後的十年間,台灣有大概六七個賣座的職業劇團。全都是民間個體的,可以說從1984年到1995年,台灣舞台劇呈現了煥然一新的面貌。我跟賴聲川偶爾也會出現一種使命感,就是暗暗希望台灣的舞台劇能夠走向健康壯大,台灣舞台劇的藝術性地呈現能影響全中國,甚至全亞洲……

  南都周刊:你在表演坊呆了11年,離開的原因是?

  李立群:主要是跟賴聲川創作的想法不一樣了。我當時反對我們培養出來的舞台劇演員去演早上看報紙、中午編劇本、晚上就演出的電視劇,即《我們都是一家人》,我覺得這會把演員這些年舞台上訓練的表演情緒組合的能力和習慣大量破壞,他則執意要做,他覺得能這樣演的人非常有才華。那時我體會到可以交一輩子的好朋友並不會共事一輩子,不過這種分歧超越是良性的,我跟賴聲川到現在也不會臉紅。

  結束語

  做好演員這份工

  從表演工作坊出來,李立群誓志做好演員一份工,但電視圈的制作環境並沒有發生大的變化,從年輕時期就建立起“戲無好壞之分,隻求用心演出”的價值觀令他一路在戲劇表演路上堅持,從楊佩佩那些配角戲開始到主演内地劇集《田教授的28個保姆》,終於讓觀眾對他真正有了印象,到現在,他仍然不挑戲,不等劇本,憑借對表演的熱愛活躍在電視熒屏。

那是林青霞唯一一部舞台劇

  賴聲川,被稱爲台灣舞台劇的“墾荒者”。

  20年前,一部由他創作的《暗戀桃花源》點燃了一個舞台劇時代,此後《紅色的天空》、《千禧夜,我們說相聲》和《他沒兩個老婆》等許多“賴氏出品”,都先後在世界各地火爆巡演,口碑在全華人地區不做第二想。

  賴聲川和李安這對密友,被奉爲“國寶級大師”。

  今年12月8日至13日,賴聲川將帶着他的《暗戀桃花源》來到上海大劇院,在劇組排戲開始之前,本報獨家采訪了賴聲川。

  比起李安更加幸運

  賴聲川說,和李安相比,他是個幸運兒。

  從美國學成歸國,賴聲川的第一部舞台劇《暗戀桃花源》便大穫成功,而好朋友李安,在家煮飯十年,才逮住機會拍《推手》。

  但本質上,兩個做藝術的男人非常相似,他們骨子里刻着濃鬱的故鄉情結。

  “《暗戀桃花源》發生在中國,但故事相當具有宇宙性,它可以被理解成這個時代華人的心理感受,他們懷念故鄉,向往桃花源。和李安的‘家庭’系列相似,這個故事20年,30年之後,仍然站得住腳。”

  1986年,《暗戀桃花源》最初創作時並沒有寫劇本,隻構架出一個故事背景。賴聲川和幾個主角———妻子丁乃竺、金士傑和李立群,每晚聚在家里煮大鍋飯,吃畢,大家撤掉餐桌開始排練,邊演邊即興構思台詞和戲劇沖突,揣摩觀眾能不能接受。

  “開始,我們沒想商業上的事情,就想把戲做好,做到每個從不看舞台劇的人都想去看,那就算成功了。至於《暗戀桃花源》意外取得巨大的商業成就,我當然不反對。”賴聲川很坦白,在《暗戀桃花源》前後幾個版本中,他都邀請明星出演主角,“我們何必爲了維護學院派作風,硬是要找不認識的學生做這個戲?有觀眾喜聞樂見的明星肯來演《暗戀桃花源》,何樂不爲,反正有我把關。”

  賴聲川反問,誰說舞台劇不可以又藝術又商業?
《暗戀》先後兩位女主角袁泉與林青霞
《暗戀》先後兩位女主角袁泉與林青霞

  他一直以自己的表演工作坊“票房養劇團”爲驕傲,“說明觀眾足夠喜歡我的戲,這是精致藝術最好的出路”。

  擁有林青霞的“唯一”

  《暗戀桃花源》是林青霞藝人生涯中唯一出演過的一部舞台劇。

  她對此劇感情之深,以至於《暗戀》紀念20周年的大陸地區巡演,林青霞欣然答應前往上海大劇院觀看首映。

  “林青霞很難請動嗎?我不覺得,打一個電話就可以啦!”賴聲川靦腆地笑笑,就像是1992年《暗戀桃花源》再版,他打電話詢問林青霞,願不願意出演《暗戀》部分的女主角“雲之凡”。

  “你們還能找到比她更適合‘雲之凡’的女演員嗎?她不僅僅是完美的‘雲之凡’,也是那個時代‘白茶花氣質女孩’的代表人物。1992年前後,正是林青霞在瓊瑤電視劇中最青春美貌的時候。如果說,有一個女人,是男人一輩子無法和她在一起,卻又一輩子惦念着,那女人非林青霞莫屬。”

  彼時鼎盛的林青霞,居然也同樣爲賴聲川和《暗戀桃花源》名聲所吸引,欣然前往。

  “林青霞真正是明星,一個時代的女人。”賴聲川感慨,如今的快速娛樂年代,偶像年年批量生產,但明星已瀕臨絕種。

  看到湯唯的“明星氣質”

  就在李安回到上海爲《色戒》選女主角時,賴聲川把湯唯推薦給好朋友,因爲看到她身上有“明星氣質”。

  “我第一眼看到這個女孩子,就對我妻子乃竺說,我猜湯唯畢不了業,她畢業前必然被人簽走。果然,李安選角時,通過另外的渠道找到了湯唯。他當時來問過我,就像一個大老板聘用重要職員時需要向另一個大老板打聽情況,我知道,就是她了。”

  11月賴聲川在上海排練《暗戀桃花源》時,恰逢李安也在上海拍《色戒》,賴聲川會去探好朋友班嗎?

  “也許去一次,但不會很多,李安是個在拍戲時候很認真的導演。我們同年、同月差一天出生,脾氣相似,我很了解這個老朋友。他拿了奧斯卡之後,完全沒有必要再回亞洲拍戲,帶新人,隻要李安開口,有什麼世界級明星不肯低頭?但他仍然堅持《色戒》,就是希望爲華人電影效力。”

  和李安抱着同樣的信念,賴聲川21年來從未停止爲舞台劇開辟疆域。

  “上海人不需要崇洋,他們要相信自己的藝術,中國人的藝術不會比紐約或者倫敦的差。我的《紅色天空》在紐約演出時,《紐約時報》記者曾找到後台,特地告訴我,《紅色天空》比當晚紐約上演的其他近百部舞台劇都精彩。”
《暗戀桃花源》眾演員
《暗戀桃花源》眾演員

  聽到如此褒颺的評論,賴聲川並沒有很高興,他當時想的是———原來紐約每天晚上看戲的人有100個選擇;台北人大概也有10來個選擇;那麼上海呢?兩個,還是三個,或許一個也沒有。

  “我都不能接受這個事實,何況上海人?舞台劇是一個大都市必需的文化活動。我希望這里的藝術家能從又商業又藝術的《暗戀桃花源》中,找到一個答案。”

  《暗戀桃花源》講述了一個雙線故事:《暗戀》和《桃花源》兩個不相幹的劇組,與同一個劇場簽訂了當晚彩排的合約。雙方爭執不下,誰也不肯相讓。演出在即,他們不得不同時在劇場中彩排,成就一出古今相對、悲喜交錯的舞台奇觀。

  《暗戀》講述一對戀人江濱柳、雲之凡二戰後在上海分别,約好來日再見。不料内戰爆發,男子去了台灣,兩人就此斷絕聯繫。老年的江濱柳臨死前十分惦念舊情人,登出尋人啟事,想當年的女朋友去台北醫院再見他一面。終於舊情人相見,歲月不再,感懷重現。

  而《桃花源》則是一部快速古裝喜劇,漁人老陶的老婆偷漢子,老陶大怒出走,來到了桃花源。在那里他遇見一對夫婦,和自己的老婆及其奸夫長得一樣。桃花源日子雖然快樂,老陶卻總是想回家。等回到家,他發現奸夫淫婦生活並不快樂,失望之餘老陶想再返桃花源,已找不到來時路。
 

    6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first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