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4389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尺素 (2011/1/25 14:10:43)  最新编辑:李明芬 (2011/1/28 14:03:11)
俞作柏
拼音:Yu Zuobai
同义词条:俞健侯
  俞作柏  (1889~1959年) 桂軍高級將領,民主人士。廣西陸軍速成學堂畢業。廣西北流人,俞作豫的兄長(俞作豫1929年以後與李明瑞等人起義,成爲紅軍將領),李明瑞的表兄。
 

生平

 
俞作柏
俞作柏
  在廣東護國軍討伐袁世凱時,曾任參謀連長等職務。粵桂戰爭以後,被粵系陳炯明任命爲粵桂邊防軍李宗仁第三路軍第一統領,下轄倆營。親曆過李宗仁等桂軍將領發起的統一廣西的戰爭。曾於1923年擔任黄紹竑“廣西討贼軍”團長。參加過1924年征討桂系陸榮廷戰役。又隨李宗仁、黄紹竑的“定桂討贼聯軍”驅逐了陸榮廷殘部;對抗沈宏英、擁護孫中山先生.
 
  1925年,參加廣東東征戰役。其間曾於10月,南征占據瓊崖的鄧本殷軍隊,就任粵軍名將陳銘樞將軍的南路軍副總指揮。月底,任南路聯軍第四路軍總指揮,連戰連捷、所向披靡。11月30日攻下廉州。

  1926年任廣西省政府農工廳廳長,切實執行新三民主義三大政策。5月,任黄埔軍校南寧分校【中央軍事政治學校第一分校(即:廣西分校)】校長。在國民革命軍北伐時期,曾經與李宗仁第七軍第二旅少將旅長(兼任第三團團長)李明瑞支持工農運動,與共產黨保持合作。
 
  1927年“四一二”以後,駐滬、粵、桂等地的國民黨新軍閥相繼背叛國民革命。黄紹竑認爲他同情和支持工農運動,開除其國民黨黨籍。被迫去香港。1929年蔣桂戰爭中,李明瑞和楊騰輝的兩個師歸蔣中正,李宗仁、白崇禧、黄紹竑敗走香港。7月,俞作柏在南寧就任廣西省政府主席。違背蔣令其對桂系“根本剷除”之命令,收編桂軍殘部。爲了防止蔣吞並廣西,組建廣西編遣分區教導總隊【由南寧警備司令張雲逸(共產黨員)領導】,培養初級軍政幹部。9月,沒有聽從中共中央代表鄧斌(鄧小平)的勸阻,響應了粵軍張發奎反蔣戰爭,任汪精衛“護黨救國軍”南路總司令,同廣西綏靖司令李明瑞進軍粵境,被陳濟棠等廣東將領所敗。10月,又去香港。
 
  張雲逸的教導總隊以及廣西警備第四、第五大隊後來參加了廣西百色、龍州起義。抗戰時期,爲了積極抗日,俞作柏曾經擔任蘇皖浙‘忠義救國軍’副總司令。後因不願跟隨戴笠推行消極抗日、積極反共的政策,憤而來到四川重慶。解放戰爭時期又赴港,擁護國統區‘反内戰、反迫害、反饑餓’民主運動。1956年應邀來到廣東廣州,任廣東省政協委員、廣東省人民政府參事室參事、全國政協委員等。1959年在廣州市去逝。
 

俞作柏與百色起義


 
百色起義
百色起義
  俞作柏是新桂系元老之一,在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曾擔任國民黨廣西省黨部農民部長、省政府農工廳長兼國民黨中央軍事學校第一分校(又稱黄埔南寧軍校)校長。深受中共和工農運動的影響,傾向革命。他一直受李宗仁、黄紹竑、白崇禧的排斥,“四一二”反革命政變時,他被桂系軍閥政府通緝並查封家產,被迫退居香港。李明瑞是俞作柏的親表弟,他曾任國民革命軍第七軍旅長、師長,參加北伐戰爭,屢立戰功,有“虎將”之稱。他也遭受桂系軍閥李宗仁等人的排斥,積憤不平,早就想擺脱桂系的羈絆,故在蔣桂戰爭中,他與俞作柏一起,借助蔣介石力量,擊敗了李宗仁黄紹竑、白崇禧爲首的桂系軍閥集團,於同年7月率部進占南寧,掌握了廣西軍政大權。 

  俞作柏、李明瑞主政後,他們要求中共派幹部協助其工作,以便建立一個獨立於蔣介石和桂系軍閥集團之外的、類似北伐戰爭廣東革命政府那樣的新政權。當時,中共中央和中共廣東省委,便決定利用這有利時機,先後派遣了鄧小平(化名鄧斌)、龔楚(化名龔鶴村,後叛變)、賀昌、張雲逸、陳豪人(又名陳導民)、葉季壯、龔飲冰(又名龔仁)、徐冠英(又名徐開先)、石遲鋒、史書元(又名史遽然)、何世昌、宛旦平、袁任遠、許進、許卓、李謙、胡斌、馮達飛、李樸、袁振武(又名袁也烈)、佘惠、沈靜齋、李幹輝、閻伯英、章健、李顯、王展、張翼(後叛變)、楊茂、雲廣英、王逸(後被開除黨籍)、林禮等40多名有豐富政治、軍事工作經驗的幹部,通過各種渠道,陸續進入廣西。他們與原先在廣西工作的雷經天、俞作豫、韋拔群、陳洪濤等同志一起,開展革命武裝鬥爭,中共中央代表鄧小平同志當時的公開身份是廣西省政府祕書。鄧小平同志就利用這一合法身份,傳達黨中央的意圖,推動廣西的工農革命運動。他通過中共黨員俞作豫與俞、李的關係(俞作豫是俞作柏的胞弟、李明瑞的表弟),做俞作柏、李明瑞等上層人物的統戰工作,幫助他們整頓和培訓部隊,共籌反蔣、反桂系軍閥的大計,又趁機開展兵運工作和發展革命武裝力量。 

  經過鄧小平等同志的細致工作和内部活動,使俞、李與中共建立了較好的合作關係,同意接納、安排中共派來的一批幹部到其軍政部門任職,如陳豪人到省府任機要祕書,龔鶴村先任省府船務處長,後調任南寧市公安局長;同意開放工農運動,釋放政治犯,起用羅少彥、岑伯英、陳可福、陳可夫、張震球、陳漫遠等當地的中共黨員幹部和革命青年到省和縣有關部門工作。從此,廣西局勢爲之一振,各地的工農革命運動又蓬勃開展起來。

 
李明瑞
李明瑞
  俞作柏、李明瑞非常重視擴建軍隊,鄧小平等同志便趁機向俞、李建議,開辦以培養部隊初級軍官爲目標的廣西教導總隊,並活動由徐開先和張雲逸分别擔任總隊長和副總隊長。該總隊設3個營9個連,共有學員約1000人。黨組織選送100多名優秀青年,安插到教導總隊當幹部或學員。9個連的幹部都是共產黨員,排長也是挑選學員中思想進步的人來擔任,各連隊都建立了黨的祕密組織。僅兩個月時間,就發展了300多名黨員。該教導總隊,名義上是訓練軍官,實際上是中共爲改造舊軍隊、建立革命武裝而培養幹部。由於加強對學員的政治宣傳教育,向他們灌輸革命思想,使學員的思想政治覺悟迅速提高,結業後分配到各部隊去,成爲改造舊軍隊的骨幹力量。 

  接着,鄧小平同志通過内部活動,推薦張雲逸、俞作豫分别擔任駐南寧的廣西省政府警備第四、第五大隊長。這兩個大隊是李明瑞回廣西後收編一些土匪、民團和散兵游勇組成的,成分複雜,紀律性差,缺乏戰鬥力。張雲逸、俞作豫等便按照鄧小平同志的指示、黨組織的部署,對這兩支部隊進行改造。首先在士兵中進行革命民主教育,提高他們的政治覺悟。在此基礎上,發動士兵起來揭發反動軍官克扣軍餉和打罵、虐待士兵的罪行,果斷撤換一批反動軍官,另派中共黨員幹部去替代。同時,吸收一批工人、農民、進步學生參加部隊,增加部隊中的工農成分比重,使這兩支部隊面貌一新,其領導權基本掌握在中共手里。 

  鄧小平同志在開展兵運,訓練掌握革命武裝的同時,積極推動廣西的農民革命運動。8月中旬,隨着各地農民運動的蓬勃發展,廣西第一次農民代表大會在南寧召開。會議決定成立廣西農民協會籌備處,選擧雷經天、韋拔群、陳洪濤等11人爲執行委員。大會還決定出版《廣西農民》三日刊,這個刊物實際上是中共廣西黨組織的機關刊物。會議期間,經黨組織安排,俞作柏會見了右江地區農民運動領袖韋拔群,並同意成立“右江護商大隊”,撥給東蘭、風山地區農軍一個營的武器裝備,訓練農軍。 

  會後,中共推薦了一批共產黨員和革命青年,由俞作柏委任爲右江和左江地區各縣縣長或農運特派員,進一步推動左右江地區農民運動的蓬勃發展。9月10日至14日,鄧小平同志和賀昌同志指導廣西特委,在南寧津頭村祕密召開中共廣西第一次代表大會,通過“廣西黨的政治任務決議案”,提出了“深入土地革命宣傳和行動”、“准備武裝暴動奪取政權”的正確主張,對後來擧行百色起義、龍州起義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黨代會結束後不久,汪精衛派陳公博、薛嶽到南寧游說俞、李與廣東軍閥張發奎聯合反蔣。俞、李迫於形勢,決定參加反蔣戰爭。俞任討蔣南路總司令,李任副總司令。鄧小平同志得到這一消息時,立即與其他負責同志進行了研究,認爲俞、李掌握廣西政權隻有3個多月,立足未穩,加上其部隊内部複雜,倉促出兵,必然失敗。因此決定:一方面勸說俞、李不要出兵參加軍閥混戰;另方面,做好應變准備,應付可能出現的不利局面,以便使我黨掌握的武裝部隊,隨時撤離南寧,到農民運動基礎較好的左、右江地區建立革命根據地。根據這個決定,中共廣西特委對左右江地區的工作進行了部署,並派出一批黨員幹部建立和加強地方黨的領導,爲戰略轉移作准備。 

  俞、李不聽中共的善意勸告,於10月1日在南寧擧行反蔣誓師大會,會後即出兵廣東,進攻親蔣的廣東軍閥陳濟棠。鄧小平等同志以廣西教導總隊和廣西警備第四、第五大隊未訓練好,後方需要保衛爲理由,向俞、李建議讓這些部隊和軍校學員留守南寧,俞、李同意這一建議,並同意由張雲逸擔任南寧警備司令。 

  不出所料,俞、李的討蔣部隊尚未走出廣西,他的十六師師長呂煥炎、五十七師師長楊騰輝和十五師四十四旅旅長黄權都被蔣介石重金收買後倒戈投蔣,俞、李隻好帶幾個隨從逃回南寧。 

  這時,親蔣的廣東軍閥陳濟棠,按照蔣介石的命令,派香翰屏、餘漢謀、蔡廷鍇3個師逼近南寧。鄧小平、張雲逸等同志在此關鍵時刻,當機立斷,決定把中共在南寧掌握的廣西警備第四、第五大隊和廣西教導總隊這三支隊伍撤離南寧,挺進右江和左江地區。 

  張雲逸同志率警備第四大隊和教導總隊向百色方向挺進,鄧小平等同志帶領警衛部隊和地方機關幹部,指揮裝滿武器彈藥的軍械船,溯右江而上,經平馬到達百色。 

  在第四大隊撤離南寧的前一天,俞作豫率領廣西警備第五大隊挺進左江地區的龍州。俞作柏經越南到了香港,李明瑞則留在龍州,後參加了革命隊伍。  

蔣李最大裂痕制造者——俞作柏

  提起俞作柏,或許很多人對他已經淡忘,即使是廣西較年輕一輩的軍政人員,可能對他也有點茫然。但在筆者的回憶中,卻深感數十年來中國局勢之始終動盪不安,其間蔣先生與李宗仁之忽離忽合,總未能做到彼此精誠無間的地步,實居最重要因素。溯自國民革命軍北伐以還,在蔣李二氏之間制造最深最巨之裂痕而終致無從彌縫者,當推俞作柏所經手之一次爲最。

  俞作柏做過三個月的廣西省短命主席,他反李之後,繼而反蔣。晚年落拓香港,曾以行醫爲活,五年前以不甘寂寞,北上靠攏,終致鬱死紅朝爲其最後的結局!

  方頭巨眼、腦後見腮 

  俞氏字健侯,廣西北流縣人。民元,俞爲響應武昌起義的廣西學生軍之一,由桂而輾轉到了武漢,以後這批學生軍經北京政府陸軍部特准進入武昌陸軍第二預備學校肄業。俞氏在“陸預”卒業後,於民國三年又得入保定軍校第三期,此期同學後來在廣西出人頭地者頗多,如黄紹竑、白崇禧、夏威、呂煥炎、梁朝璣、雷飚、李朝芳等皆是。俞氏於民五畢業返桂,初隸林虎部下任排長,一直不甚得意,直到民國十年因陸榮廷攻粵失敗,林虎殘部循南路退回廣西,其時桂局紛亂,新舊勢力,各自爲政,李宗仁在「時勢造英雄」局面下,率領林虎所部一股武力駐防鬱林,維持地方秩序,是時俞氏亦糾合了地方上民鎗約二三百枝,投向李宗仁,充任統領。不久後,黄紹竑、白崇禧亦皆率部來歸,聲勢益壯。李氏乃將俞部撥歸黄紹竑指揮,並擴編爲團,由俞氏任團長,其時俞屬下之李明瑞營,戰鬥力甚強,明瑞出身於韶關講武堂,與俞氏爲姑表兄弟,英年有爲,擅於沖鋒陷陣,當時頗受李宗仁、黄紹竑之器重。因此,俞在那時的李氏軍中便已顯露出桀騖跋扈的神氣,常令人爲之側目。 

  俞氏方頭巨眼,腦後見腮,陰鷙險狠,甚工心計,彼時軍中袍澤,多以「俞大眼」呼之,彼亦不以爲忤。李宗仁在創業之初,待人接物,雖寬厚能容,然内心對俞氏爲人殊不滿,某次李氏私下與筆者談起他來,曾這麼說:「老俞這人陰險得很,從前他當排長時,有一次在剿匪戰中,他因升官心切,竟在火線上從後面發彈擊斃其連長,當剿匪完畢,我一時不察,即以他升任連長以補其缺。事後從目擊此擧的某班長口中露出這消息,我爲之駭然,不過不便明言,心里知道就算了。」我聽罷此一祕聞,亦爲之搖頭不已。

  野心勃勃、晤鮑羅庭 

  民十一年冬,李、黄等在桂之勢力,已日漸壯大,黄紹竑因襲擊沈鴻英部得手,顺利占領了梧州,俞氏所部此時又擴編爲縱隊(略同旅)。接着殘留在廣西境内的陸榮廷、沈鴻英、林俊廷、甚至唐繼堯的滇軍,熊克武的川軍,都被李、白、黄等分别掃盪,各個擊潰,俞氏在疊次戰役中,則任縱隊指揮官(略同師),亦曾建立戰功不少。惟俞心高氣傲,不甘久居人下,在桂局將定未定之際,彼即有欲取李、黄而代之野心。 

  到了民十五年,廣西經已統一,一面准備北伐,一面則忙於建設。當時省政由黄紹竑主持,俞氏出任農工廳廳長。因廣東方面既已掀起北伐高潮,俞在此時靈機一動,以廣西農工廳長身份,突赴廣州密晤俄顧問鮑羅庭,表示彼親附共黨,願奉行社會主義的決心。其時鮑羅庭正認爲廣西李、白、黄諸人爲國民黨死硬派,絕非可以說服者,廣西自告統一,軍事實力已不可輕侮,將來必爲共產黨的強敵。何況當時鮑羅庭派入廣西的共黨幹部,又多無法活動。俞氏既然肯移樽就教,表示附共,這在鮑羅庭看來,自是大好利用的機會,於是,雙方越談越入港,鮑羅庭且替俞氏劃策,建議他回桂後,應馬上要求由他負責辦理廣西軍校,名爲訓練幹部,實則爲了培養與控制自己的實力。據筆者所知,當時鮑羅庭曾面告俞氏道:“你看!現在蔣介石他能成爲廣東革命的重心人物,就是他有黄埔軍校,造就幹部。你在廣西要想發展,若不能控制大量心腹幹部是不行的。隻要你肯照這樣幹,我決定派出優秀共黨人員無條件的去協助你,使你穫得成功。”

  一意孤行、烏煙瘴氣 

  民十八年夏初,武漢政權既已迅速解決,李、白等亦成喪家之犬,漏網之魚。其時俞作柏卻統率第七軍李明瑞、楊騰輝兩師之眾,浩浩盪盪,由海運經粵,回抵梧州。第七軍既回桂,亦不願自相殘殺,省内原有之第十五軍此時集結桂林、柳州一帶,由黄紹竑交由師長梁朝基率領,編入呂煥炎部(按:呂氏當時爲編遣副主任兼師長)。至於李明瑞與楊騰輝則仍歸俞氏節制。俞抵邕後,即成立省政府,重彈舊調,大量任用共黨份子,一時省内軍民,無不側目,原有之軍政人士,彼此愈形對立。呂煥炎反對俞氏行爲,疊勸不聽,隻得任由其一意孤行。此時李、白兩人因家鄉存身不得,迫得遠赴西貢,浪蹟異邦。黄紹竑則蟄處故鄉,表面上韜光養晦,實則力圖俟機再起。 

  當時共黨重要份子如張雲逸(瓊州人,民卅八年廣西變色,曾任中共廣西省主席)、韋拔群等,皆被重用,在俞氏主桂任内,一方作赤化廣西計劃,一方又作反抗中央行動,在共黨份子挾持下,竟於是年八九月間宣布組織「反蔣軍」,又宣布實行社會主義。在此短暫時期中,已把整個廣西攪得烏煙瘴氣,面目全非。 

  主席垮台、東鳳遭劫 

  俞氏如此胡幹蠻幹,顯然隻有加速其垮台,中央方面得報後,立即明令將俞氏撤職查辦,並令編遣副主任呂煥灸暫兼省主席職,着即派兵進剿。而中央明令抵桂之時,俞氏部下軍隊已有甚多自動背俞歸呂,而鬧到眾叛親離之境。俞見情勢不妙,立即出走龍州,僅李明瑞率三千餘人偕行。俞之介弟俞作愈則另率一部人馬(約千餘人)往投東蘭、鳳山,與土共韋拔群合流,遂造成“東鳳土共根據地”之慘局。 

  東鳳者乃指廣西省境西北部與黔省邊境交界之東蘭、鳳山兩縣也,其地極爲瘠苦,人口每縣不過三萬人,地勢均爲高山峻嶺,苗僮雜居,文化低落;既無河流通航,又無公路建築,土共韋撥群原爲僮族,狡詐慓悍,曾在宜山中學修業。民十三間,到滬讀書,得閱共黨書刊,又憤於少數民族生活之不平等,遂投入共黨。然因民十四年以後廣西統一,社會安定,無法活動。至十八年桂局破亂,乃乘機糾集少數土鎗,作土匪式之劫殺,横行鄉里間。及俞氏主桂,竟委以縣長之任,韋乃正式主持縣政,實行赤化。迨俞氏垮台,李、白、黄重回廣西,但以接連兩三年間,桂省戰爭未停,李、黄均無暇過問邊事,遂使韋氏坐大,附近兩三縣均爲其控制,而人民因被鬥爭殺害者,不下三四萬人,原野白骨,纍纍棄地,慘不忍覩!直至民廿二年政府始派兵進剿,經八個月之時間,兩師的兵力,始將兩縣土共肅清,然田園寥落,人口稀疏,精壯男女,所遺無幾,牛隻耕具,均由政府重新供給,分發與人民,其荒涼悲慘,真難筆述。韋拔群後爲其族人捕殺,解頭到政府報案。然廣西共黨種子已遠播各處,始終無法徹底肅清,大陸變色後,繼張雲逸出任廣西省主席之韋時清,即韋拔群之族侄也。

  至於隨俞氏出走之李明瑞(字珏生)亦北流人,與俞作柏爲姑表弟兄,畢業韶關講武堂,早年即隨俞隸李宗仁第五旅某團,由下級軍官以戰功遞升甚速,北伐至武漢時,已升旅長。明瑞相貌頗清秀,沉默寡言笑,輕財好義,治軍甚嚴,而作戰時輒身先士卒,實爲桂軍中一極優秀之青年將校。每隨白崇禧作戰時,凡任務艱難及遇敵人之強大者,白氏多任明瑞當之,彼亦從無怨言,不加推委。且無不以少勝眾,以奇摧強,是次武漢之變,雖因俞作柏以親誼動之,而李、白兩人當時均不在武漢,亦爲失策,否則明瑞或不至遽爾倒戈。迨既變之後,俞又使一班共特伺其左右,致使明瑞不易自拔。此後彼率領數千人,輾轉流徒於黔桂湘數省邊境,最後竄入贛南,與中共合流,仍以新七軍爲番號。明瑞因久厭共黨行爲,又怨俞氏出賣自己,於民廿二年在贛南紅區中聞粵桂軍駐防不遠,即率親信衛士數十名擬奔向駐軍投誠,詎事機不密,爲共特所悉偵,由該軍政工主任張雲逸派定大隊半途截回殺之。其相從衛士數十名均遭活埋雲。 

  茶樓行醫、北上投靠 

  俞氏本人自在桂失敗後,再度匿居香港多年,直至民廿六年抗戰軍興,中央赦免過去一切政治犯,以精誠團結號召救國。此時俞氏乃夤緣投歸戴笠,願作敵後工作,在蘇皖邊境組識游擊隊,號稱「忠義救國軍」,然以蒐羅敵後情報,供政府參考,並無多大成就,故不爲政府重視。及抗日戰爭勝利,俞氏以不穫政府任用,乃三度來港閑居,生活艱困,頗爲潦倒,幸俞早年對中醫頗具興趣,研究頗精,用藥處方,時亦能見奇效。在港朋友多勸其懸壺濟世,以醫爲業,而俞氏又不欲公開掛牌,乃由友人輩作介紹式之推薦,代爲宣傳。俞氏每日上午即到九龍彌敦道龍風茶樓代人診脈,每次看病多則三十元少則十元八元不等,其貧苦者俞氏亦能贈醫,如此雖勉可維持生活,但仍時感艱窘,且俞氏個性又非能甘寂寞者,在此種困苦環境情形下,自然靜極思動,又打算别尋出路。

  四五年前中共在海外展開統戰工作,在港爭取過氣人物,遂有人向俞氏活動,勸其返回大陸。在俞氏雖與桂系脱節已久,關係早絕,但究竟他曾作過廣西省主席,中央以其剩餘價值仍可利用,以爲統戰宣傳之助,故對俞氏利誘甚力。俞氏逃荒在港,本屬無可無不可,自問能回去生活有着,免得海外飄泊亦大佳事,遂決定於一九五八年四月間,由港赴穗、表示擁護毛主席,願聽黨的指導,並再向人民學習。當時大公報、文匯報均曾拍有俞氏在廣州謁見陶鑄之相片,及後俞氏由廣東省府委爲參事之職,月支人民幣二百元。年前廣州來人談及,俞到粵後,生活雖已有着,但精神時感痛苦,鬱鬱致疾,俞雖能自醫,但購藥不易,卒至一病不起,於一九五九年八月間死去,已是七十二歲的老翁了。此一制造蔣李裂痕之作俑者,終不能保其晚節以終,可慨也夫! 
 

《廣西軍事大事記》中的俞作柏

  2004年出版的《廣西軍事大事記》(下簡稱《大事記》),記述自公元前221年至公元2003年在廣西發生的軍事大事。民國前、中期,俞作柏是廣西較爲活躍的軍事人物,《大事記》自然不會漏記他。他在《大事記》中最早出現的時間是民國11年(1923),其時他任李宗仁部的營長;最後一次出現的時間是民國18年,他隨俞作豫、李明瑞上龍州,以後他離開廣西。《大事記》中記述與俞作柏有關的軍事大事有3O多件,從多方面記述俞作柏參加的軍事活動,現把這些大事摘錄井歸類如下,以供世人研究俞作柏之用。

     一、襲擊怎軍
 
  民國10年(1921),爆發粵軍與新桂系之間的戰爭,粵軍攻入廣西。民國11年,粵軍撤出廣西。民國11年4月《大事記》載:“俞作柏、李明瑞部在興業縣石嶺南鎮橋襲擊回粵之粵軍,截其後隊輜重,穫輜重200擔。

  二、襲擊馬君武
 
  民國元年5月12日《大事記》載:“廣西省長馬君武率省政府部分職員和衛士一營的500人,乘船下梧州。途經貴縣,遭李宗仁部營長俞作柏襲擊,馬省長之隨員及衛士死10餘人。”   
 
  三、在黄紹竑爭取孫中山的支持時,參與了重要的軍事活動
 
  民國12年2月,廣州海陸空軍大元帥孫中山,委任沈鴻英爲桂軍總司令,沈駐防西江。李宗仁“自治軍”第二路第三支隊司令黄紹竑設法與孫中山聯絡,爭取廣州革命軍政府的支持。黄紹竑接受沈鴻英的委任,任旅長。民國 12年3月,“俞作柏部受黄紹竑統率”,“開赴梧州附近戎圩駐防。後沈鴻英背叛孫中山。黄紹竑在梧州設立“討贼軍”(付沈)總指揮部,下設3個團,俞作柏任第2團團長。

  四、是推翻舊桂系軍閥的主力

  民國13年(1924)7月22日《大事記》載:“李宗仁率主力進攻陸榮廷部”,“中路由俞作柏、蔡振雲指揮,向那馬、都安一帶之蒙仁潛、陸福祥部進攻’。“8月中旬,俞作柏中路軍擊敗陸部陸福祥、蒙仁潛,占領那馬、都安等地”。民國14年2月2日,陳修棠、李宗仁粵桂聯軍向沈鴻英軍發動總攻,以“第二軍俞作柏、黄紹武部爲中路軍,向蒙山進攻。2月3日,“俞作柏、黄紹武部擊退進攻藤縣太平的沈鴻英軍陸雲高部”。2月4日,“俞作相部占領蒙山”。2月5日,“俞作柏部占領荔浦。

  五、抗擊人桂的滇軍
 
  民國14年(1925)1月,反對孫中山的雲南省長唐繼堯以“黔滇聯軍總司令” 的名義,出兵借道廣西赴粵,欲吞井兩廣,稱霸西南。3月2日,李濟深、黄紹竑在梧州聯銜發布討伐唐繼堯檄文,李、黄軍由賓陽之北向滇軍龍雲部前鋒周人文旅發動進攻,雙方在賓陽高田圩展開激戰。3月28日《大事記》載:“俞作柏部率2000人繞攻古漏,直搗昆崙關,周人文旅不支,倉惶退卻。”

  六、討伐廣東南路軍間
  
  民國15年(1926),兩廣組成粵桂聯軍,李濟深爲總指揮,討伐盤踞廣東南路的欽廉。高雷、兩陽、三羅的鄧本殷申保藩。聯軍分四路進剿,第2、4路爲桂軍。9月《大事記》載:“俞作柏率第2路軍由陸川向高州、廉州進攻’。‘11月30日,國民革命軍第4軍李濟深所部陳銘樞第10師,會同桂軍俞作柏所部第7軍挺進廉州、北海討伐南路軍閥鄧本殷所部8屬軍,8屬軍潰退”。

  七、培養廣西軍事人才

  《大事記》載:民國15年(1926),“5月16日,新桂系擧辦的中央軍事政治學校1分校校址,在南寧東郊原陸軍講武堂舊址,考擧學生300餘人爲學生班,考選現役軍人44餘名爲學員班,分步、炮、工兵及政治科。5月16日擧行開學典禮。校長俞作柏。”

  八、主持農軍和韋拔群
 
  《大事記》載:民國16年(1927),“得州四屬(桂平、平南、貴縣、武宣)農軍領導人黄一平與蘇其禮等計劃再組織一次更大規模的爆動,並得到國民黨左派人士俞作柏的支持。當農軍前往接運俞作相支援的鎗支彈藥時,被新桂系的密探偵悉,接運彈藥
的44名農軍戰土全部被捕遇害。” 民國18年7、8月間,“時任廣西省政府主席俞作柏還同意以成立‘右江護商大隊’名義撥給東蘭、鳳山地區農軍1個營的武器。韋拔群即調東蘭、鳳山農民300多人到南寧,編成3個連,領了200支鎗和5萬發子彈,在南寧進行訓練。”

  九、支持中共
 
  民國18年7月,“中共中央派鄧小平(鄧斌)抵達南寧,對俞作柏、李明瑞進行統戰和兵運工作。在此前後,中央還派賀昌、張雲逸、陳豪人(陳導民)、龔鶴村(龔楚)、徐冠軍、葉季壯、袁任遠、李謙、胡斌、李林、何世昌、宛平旦、馮達飛、魏伯岡、沈靜齋。許卓等40多名黨員幹部到廣西工作,分别在省政府和軍隊任職,開展對俞作柏、李明瑞的統戰工作和兵運活動。”在7、8月間,“中共通過俞作豫與其兄俞作柏、表哥李明瑞的關係,推薦徐開優任廣西教導隊主任,張雲逸任廣西教導隊總隊副主任兼廣西警備第4大隊大隊長,俞作豫任廣西警備第5大隊大隊長。安排了一批中共黨員、共青團員擔任這些部隊的各級幹部,並在部隊中建立中共祕密組織,積極發展黨員。” 民國18年10月13日,俞作豫率廣西警備第5大隊1500多人從南寧向龍州進發時,“俞作柏、李明瑞率特務營一同前往。20日,進駐龍舟縣城,並以省政府主席俞作柏的名義宣布俞作豫爲廣西全邊對汛督辦。”俞作柏離開南寧後,將其在南寧軍械庫的武器交給中共;“10月15日,鄧小平、張雲逸率領廣西警備第4大隊及教導總隊部分學員2000多人,將俞作柏、李明瑞在南寧的軍械庫的全部輕重武器、彈藥和軍用物資裝船,從南寧撤往右江地區。”

  十、受蔣利用,後又公開反蔣
 
  民國18年(1929)2月中旬,蔣介石“派楊永泰去香港收買俞作柏,委以國民革命軍陸海空總司令部上將總參議職,由俞祕密赴武漢策動李明瑞、楊騰輝反桂投蔣”。4月3日,“桂軍第3路代總指揮李明瑞及李朝芳、尹承綱、楊騰輝部在湖北黄陂前線脱離桂系獨立,打亂了桂軍的整個部署,使桂軍全線潰敗”。6月13日,“國民政府任命俞作柏爲廣西省政府主席,李明瑞爲廣西各部隊編遺特派員”。隨後,俞作柏、李明瑞與呂煥炎、範石生部“共同反李宗仁,帶兵沿江直搗南寧。7月3日,占領南寧”。同月,“柳州守軍330餘人被俞作柏、李明瑞收編爲第16師第1旅(旅長梁朝機)”。

  9月17日,張發奎在湖北通電反蔣,移師廣西與李宗仁組成“護黨救國軍”,謀攻廣東O 9月27日,“廣西省政府主席俞作柏在南寧通電就任‘護黨救國軍’南路總司令,師長李明瑞爲副司令,表示反對蔣介石,歡迎張發奎軍來桂”。同時,“汪精衛派薛嶽到南寧,策動俞作柏、李明瑞反蔣”,“俞、李宣布‘廣西獨立’。”10月1日,“俞作柏。李明瑞聯合張發奎反蔣,於是日在南寧擧行反蔣誓師大會。俞作柏就任‘討蔣南路軍’總司令,豐明瑞爲副司令,通電反蔣。會後下令出兵沿西江向依附蔣介石的廣東陳濟棠軍進攻”。“由於俞、李所部師長呂煥炎、楊騰輝被蔣介石收買倒戈,至中旬,俞、李反蔣失敗”。被蔣介石收買的楊騰輝,“通電擁護蔣介石,反對俞作柏”。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