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7989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suiyuerushi (2011/1/20 15:25:06)  最新编辑:suiyuerushi (2011/1/20 15:33:20)
王鵬運
拼音:wang pengyun
目錄[ 隱藏 ]
 
王鵬運
王鵬運
 
 
  王鵬運(1849-1904),字幼霞,一字佑遐,號半塘老人,廣西臨桂(今桂林市)人,原籍浙江紹興。同治九年(1870)擧人,曆官内閣侍讀、監察御史、禮科給事中。他憂心國事,積極參加變法維新,因上疏指陳時事,幾遭殺身之禍。辭官後主講於颺州儀董學堂,後客死蘇州。其詞宗蘇、辛,多家國之痛,黍離之感,氣勢雄渾。葉恭綽曰:“半塘氣勢宏闊,籠罩一切,蔚爲詞宗。”(《廣篋中詞》)被譽爲晚清四大詞人之首。自刻所作詞《袖墨》、《秋蟲》、《味梨》等集,晚年刪定爲《半塘定稿》。
 
 

人物簡介

 
  王鵬運(約1848~1904)近代詞人。字佑遐,一字幼霞,自號半塘老人,晚年又號鶩翁、半塘僧鶩。廣西臨桂(今桂林)人,原籍浙江山陰。同治九年(1870)擧人。十三年(1874),爲内閣中書,升内閣侍讀。先後直實錄館。光緒十九年(1893),授江西道監察御史,後爲禮科掌印給事中,彈劾諫諍有直聲。他支持並參與康有爲的改良主義運動,康未受知於光緒帝之前,奏摺多由他代上。他屢次抗疏言事,幾罹殺身之禍。光緒二十八年,離京南下,寓颺州,主儀董學堂,並執教於上海南洋公學,最後客死於蘇州

  王鵬運初嗜金石,20歲後始專一於詞。與鄭文焯、朱孝臧、況周頤稱“晚清四大家”。由於他大力倡導詞學,且能獎掖後輩,著名詞人文廷式、朱孝臧、況周頤等均曾受其教益。成就突出,在詞壇聲望很高,向被尊爲"晚清四大家"之冠。他力尊詞體,尚體格,提倡“重、拙、大”以及“自然從追琢中來”等,使常州詞派的理論得以發颺光大,並直接影響當世詞苑。況周頤的《蕙風詞話》許多重要觀點,即根源於王氏。晚清詞學的興盛,王氏起了重要作用。

  朱孝臧評王鵬運的詞作,“導源碧山(王沂孫),複曆稼軒(辛棄疾)、夢窗(吳文英),以還清真(周邦彥)之渾化”(《半塘定稿序》),大體是符合實際的。其早年詞與王沂孫爲近,多寫身世之感,如〔百字令〕《自題畫像》等。甲午至辛醜間(1898~1901)身爲諫官,並與文廷式等唱和,頗有傷時感事之作,詞風近辛棄疾。如〔祝英台近〕《次韻道希感春》、〔謁金門〕"霜信驟"、〔滿江紅〕《送安曉峰侍禦謫戍軍台》等,蒼涼悲壯,饒有壯夫扼腕之概。他同朱孝臧、劉伯崇合作的《庚子秋詞》,也不乏對國勢衰微的深沉悲憤。但是,他的作品,更多的還是反映了對清廷江河日下趨勢的無可奈何的哀歎。有的詞用典過多,不免流於晦澀。

  王鵬運用了30年的時間,校勘《花間集》以及宋元諸家詞爲《四印齋所刻詞》和《四印齋匯刻宋元三十一家詞》,又校刻《吳夢窗詞》。他用漢學家治經治史的方法以治詞,校勘精審,向爲學者所稱道。

  著有《袖墨集》、《蟲秋集》、《味梨集》、《鶩翁集》、《蜩知集》、《校夢龕集》、《庚子秋詞》、《春蟄吟》、《南潛集》,統名《半塘詞稿》。晚年刪定爲《半塘定稿》2卷,《剩稿》1卷。

個人成就

 
  王鵬運初嗜金石,20歲後始專一於詞。與鄭文焯朱孝臧況周頤稱“晚清四大家”。由於他大力倡導詞學,且能獎掖後輩,著名詞人文廷式、朱孝臧、況周頤等均曾受其教益。成就突出,在詞壇聲望很高,向被尊爲"晚清四大家"之冠。他力尊詞體,尚體格,提倡“重、拙、大”以及“自然從追琢中來”等,使常州詞派的理論得以發颺光大,並直接影響當世詞苑。況周頤的《蕙風詞話》許多重要觀點,即根源於王氏。晚清詞學的興盛,王氏起了重要作用。

影響評價

 
  朱孝臧評王鵬運的詞作,“導源碧山(王沂孫), 複曆稼軒(辛棄疾)、夢窗(吳文英),以還清真(周邦彥)之渾化”(《半塘定稿序》),大體是符合實際的。其早年詞與王沂孫爲近,多寫身世之感,如〔百字令〕《自題畫像》等。甲午至辛醜間(1898~1901)身爲諫官,並與文廷式等唱和,頗有傷時感事之作,詞風近辛棄疾。如〔祝英台近〕《次韻道希感春》、〔謁金門〕"霜信驟"、〔滿江紅〕《送安曉峰侍禦謫戍軍台》等,蒼涼悲壯,饒有壯夫扼腕之概。他同朱孝臧、劉伯崇合作的《庚子秋詞》,也不乏對國勢衰微的深沉悲憤。但是,他的作品,更多的還是反映了對清廷江河日下趨勢的無可奈何的哀歎。有的詞用典過多,不免流於晦澀。

作品選摘

 
  和馮延巳《鵲踏枝》十首

  其一

  落蕊殘陽紅片片,懊恨比鄰,盡日流鶯轉。似雪楊花吹又散,東風無力將春限。

  慵把香羅裁便面,換到輕衫,歡意垂垂淺。襟上淚痕猶隱見,笛聲催按梁州遍。

  其二
王鵬運圖像
王鵬運圖像

  漫說目成心便許,無據楊花,風里頻來去。悵望朱樓難寄語,傷春誰念司勳誤?

  枉把游絲牽弱縷,幾片閑雲,迷卻相思路。錦帳珠簾歌舞處,舊歡新恨思量否?

  其三

  望遠愁多休縱目,步繞珍叢,看筍將成竹。曉露暗垂珠簏簌,芳林一帶如新浴。

  檐外春山森碧玉,夢里驂鸞,記過清湘曲。自定新弦移雁足,弦聲未抵歸心促。

  其四

  斜日危闌凝伫久,問訊花枝,可是年時舊?濃睡朝朝如中酒,誰憐夢里人消瘦。

  香閣簾櫳煙閣柳,片霎氤氳,不信尋常有。休遣歌筵回舞袖,好懷珍重春三後。

  其五

  晝日懨懨驚夜短,片霎歡娛,那惜千金換。燕睨鶯顰春不管,敢辭弦索爲君斷。

  隱隱輕雷聞隔岸,暮雨朝霞,咫尺迷雲漢。獨對舞衣思舊伴,龍山極目煙塵滿。

  其六

  風盪春雲羅樣薄,難得輕陰,芳事休閑卻。幾日啼鵑花又落,綠箋莫忘深深約。

  老去吟情渾寂寞,細雨檐花,空憶燈前酌。隔院玉簫聲乍作,眼前何物供哀樂。

  其七

  誰遣春韶隨水去?醉倒芳尊,望卻朝和暮。換盡大堤芳草路,倡條都是相思樹。

  蠟燭有心燈解語,淚盡唇焦,此恨消沈否?坐對東風憐弱絮,萍飄後日知何處。

  其八

  對酒肯教歡意盡?醉醒懨懨,無那忺春困。錦字雙行箋别恨,淚珠界破殘妝粉。

  輕燕受風飛遠近,消息誰傳,盼斷烏衣信。曲幾無憀閑自隱,鏡奩心事孤鸞鬢。

  其九

  幾見花飛能上樹,難系流光,枉費垂楊縷。箏雁斜飛排錦柱,隻伊不解將春去。

  漫詡心情黏地絮,容易飄飏,那不驚風雨。倚遍闌幹誰與語?思量有恨無人處。

  其十

  譜到陽關聲欲裂,亭短亭長,楊柳那堪摺。挑菜湔裙春事歇,帶羅羞指同心結。

  千里孤光同皓月,畫角吹殘,風外還嗚咽。有限墜歡爭忍說,傷生第一生離别。

  念奴嬌 登暘台,上絕頂,望明陵。

  登臨縱目,對川原繡錯,如接襟袖。

  指點十三陵樹影,天壽低迷如阜。

  一霎滄桑,四山風雨,王氣銷沉久!

  濤生金粟,老松疑作龍吼。

  惟有沙草微茫,白狼終古,滾滾邊牆走。

  野老也知人世換,尚說山靈呵守。

  平楚蒼涼,亂雲合遝,欲酹無多酒。

  出山回望,夕陽猶戀高岫。

  八聲甘州 送伯愚都護之任烏里雅蘇台 是男兒、萬里慣長征,臨歧漫淒然。

  隻榆關東去,沙蟲猿鶴,莽莽烽煙。

  試問今誰健者?慷慨着先鞭。

  且袖平戎策,乘傳行邊。

  老去驚心鼙鼓,歎無多哀樂,換了華顛。

  盡雄虺瑣瑣,呵壁問蒼天。

  認參差、神京喬木,願鋒車、歸及中興年。

  休回首,算中宵月,猶照居延。

  祝英台近 次韻道希感春 倦尋芳,慵對鏡,人倚畫闌暮。

  燕妒鶯猜,相向甚情緒?

  落英依舊繽紛,輕陰難乞,枉多事、愁風愁雨。

  小園路,試問能幾銷凝?流光又輕誤。

  聯袂留春,春去竟如許!

  可憐有限芳菲,無邊風月,恁都付、等閑風絮。

  玉漏遲

  望中春草草,殘紅卷盡,舊愁難掃。載酒園林,往日游情倦了!幾點飄零花絮,做弄得陰晴多少?歸夢好,宵來猶記,驂鸞空到。尾長翼短如何?算愁里聽歌,也傷懷抱。爛錦年華,誰信春殘恁早?留取花梢日在,休冷落舊家池沼。吟思悄,此恨鷓鴣能道。

  點絳唇

  抛盡榆錢,依然難買春光駐。錢春無語,腸斷春歸路。春去能來,人去能來否?長亭暮,亂山無數,隻有鵑聲苦。

  南鄉子

  斜月半朧明,凍雨晴時淚未晴。倦倚香篝溫别語,愁聽,鸚鵡催人說四更。此恨拼今生,紅豆無根種不成。數遍屏山多少路,青青,一片煙蕪是去程。

  浣溪沙 題丁兵僕丈畫馬

  苜蓿欄幹滿上林,西風殘秣獨沈吟,遺台何處是黄金?空闊已無千里志,馳驅枉抱百年心,夕陽山影白蕭森。

  減字木蘭花

  婆娑醉舞,呵壁無靈天不語。獨上荒台,秋色蒼然自遠來。古人不見,滿目荆榛文字賤。莫莫休休,日鑿終爲渾沌憂。

  沁園春

  島佛祭時,豔傳千古。八百年來,未有爲詞修祀事者。今年辛峰來京度歲,倡酬之樂,雅擅一時。因於除夕,陳詞以祭,譜此迎神。而以送神之曲屬吾弟焉。

  詞汝來前!酹汝一杯,汝敬聽之。念百年歌哭,誰知我者?千秋沆瀣,若有人兮。芒角撑腸,清寒入骨,底事窮人獨坐詩?空中語,問綺情懺否?幾度然疑。玉梅冷綴莓枝,似笑我吟魂盪不支。歎春江花月,競傳宮體,楚山雲雨,枉托微詞。畫虎文章,屠龍事業,淒絕商歌入破時。長安陌,聽喧闐簫鼓,良夜何其?

  【評】葉恭綽曰:奇情壯采。(《廣篋中詞》二)

  沁園春 代詞答
王鵬運
    王鵬運

  詞告主人:?君一觴,吾言滑稽。歎壯夫有志,雕蟲豈屑?小言無用,芻狗同嗤。壽麝塵香,贈蘭服媚,煙月文章格本低。平生意,便俳優帝畜,臣職奚辭?無端驚聽還疑,道詞亦窮人大類詩。笑聲偷花外,何關著作?情移笛里,聊寄相思。誰遣方心,自成遝舌,翻訝金荃不入時!今而後,倘相從未已,論少卑之。

  摸魚子 以匯刻宋、元人詞贈次珊,承賦詞報謝,即用原調酬之。

  莽風塵雅音寥落,孤懷鬱鬱誰語?十年鉛斬殷勤抱,弦外獨尋琴趣。堪歎處,恁拍到紅牙,心事粉如許!低徊弔古。試一酹前修,有靈詞客,知我斷腸否?文章事,覆瓿代薪朝暮,新聲那辨鍾缶?憐渠抵死耽佳句,語便驚人何補!君念取,底斷譜零縑,留得精神住?伫辛伫苦。且醉上金台,酣歌擊築,雜遝任風雨。

  臨江仙 枕上得《家山》二語,漫譜此調。夢生於想,歌也有思,不自知其然而然也。

  歌哭無端燕月冷,壯懷銷到今年。斷歌淒咽若爲傳。家山春夢里,生計酒杯前。茆屋石田荒也得,夢歸猶是家山。南雲回首落誰邊?凝呵湘水壁,一問左徒天。

  三姝媚

  次珊讀唐人《息夫人不言賦》,有感於《外結舌而内結腸,先箝心而後箝口》之語,賦詞索和,聊複斷聲,亦《盍各》之旨也。

  蘼蕪春思遠。采芳馨愁貽,黛痕深斂。薄命憐化,倚東風羅袖,淚珠偷泫。瞑入西園,容易又林禽聲變。那得相思,付與青蘋,自隨蓬轉。惆悵羅衾捫遍。便夢隔歡期,舊恩還戀。芳意回環,認鴛機錦字,斷腸緘怨。繼繼絲絲,棄嫋盡香心殘篆。漫想歌翻壁月,臨春夜滿。

  【評】葉恭綽曰:纏綿往複。(《廣篋中詞》二)

  玉樓春

  好山不入時人眼,每向人家稀處見。濃青一桁撥雲來,沈恨萬端如霧散。山靈休笑緣終淺,作計避人今未晚。十年緇盡素衣塵,雪鬢霜髯塵不染。

  浪淘沙 自題《庚子秋詞》後

  華發對山青,客夢零星,幾寒濡句慰勞生。斷盡愁腸誰會得?哀雁聲聲。心事共疏檠,歌斷誰聽?墨痕和淚漬清冰。留得悲秋殘影在,分付旗亭。

  滿江紅 朱仙鎮謁嶽鄂王祠,敬賦

  風帽塵衫,重拜倒朱仙祠下。尚彷佛英靈接處,神游如乍。往事低徊風雨疾,新愁黯淡江河下。更何堪雪涕讀題詩,殘碑打!黄龍指,金牌亞。旌旌影,滄桑話。對蒼煙落日,似聞悲咤。氣讋蛟鼉瀾欲挽,悲生笳鼓民猶社。撫長松鬱律認南枝,寒濤瀉。(道光季年,河決開封,擧鎮惟嶽祠無恙,壬午扶護南歸,曾夢游祠下。)

  鷓鴣天 登玄墓還元閣,用叔問《重泊光福里》韻。

  雲意陰晴覆寺橋,秋聲瑟瑟徑蕭蕭。五湖新約尊前訂,十月輕寒畫里銷。憑翠檻,數煙橈,一樓人外萬峰高。青山閱盡興亡感,付與松風話市朝。

相關介紹

 
  葉嘉瑩-清詞選講之王鵬運

  王鵬運,字幼遐,自號半塘老人,也叫半僧,晚號鶩翁。他曾經娶妻,但妻子早死,曾經有過一個兒子,但這個兒子也很早就死了。所以他叫做半塘是表示懷念他的父母,因爲半塘是他家祖墳所在。而他也自號半僧,是因爲妻兒早死,他家里的人給他算命,說他有一半和尚的命。至於爲什麼又叫鶩翁呢?這種鳥的特色是鳴而無聲,飛而不能遠。王鵬運覺得自己平生沒有什麼成就,所以給自己取這個别號。他給自己的詞集按乙丙丁戊己庚辛編了一個次序,但沒有甲稿。因爲他說自己科第沒有考上甲科,深以爲憾。可是他做官曾做到監察御史,且以直聲震天下。當慈禧擕光緒帝常駐在頤和園不上朝的時候,隻有他敢糾彈勸劾。他與文廷式,朱祖謀相往還。王鵬運生於西元一八四八年,卒於西元一九零四年。文廷式生於西元一八五六年,也卒於西元一九零四年。他們死在同一年,都親身經歷了很多國家的恥辱和災難。

  除了填詞以外,王鵬運還值得我們注意的就是他平生致力於詞集的校勘。他把詞當做經,史這麼重要的東西來給它做校勘,整理,最後再刻版,印行,推廣。王鵬運是清季四大詞人之一,另外幾位是鄭文焯,況周頤,朱祖謀。鄭文焯所致力的是詞的音律;況周頤致力於評詞的衡量准則與作詞方法門徑的探討,著有《蕙風詞話》;朱祖謀卒於民國二十年,是清末民初很重要的一位詞人,他也整理了很多詞集,刻有《彊村叢書》。我們現在要講的王鵬運和鄭文焯的幾首詞其内容所寫的,都是在他們經歷了八國聯軍攻陷北京,慈禧光緒倉皇西逃時,他們内心的淒惶和痛苦。

  歌哭無端燕月冷,壯懷銷到今年。斷歌淒咽若爲傳。家山春夢里,生計酒杯前。

  茆屋石田荒也得,夢歸猶是家山。南雲回首落誰邊?擬呵湘水壁,一問左徒天。

  ----《臨江仙》枕上得“家山”二語,漫譜此調。夢生於想,歌也有思,不自知其然而然也。

  這首詞是王鵬運有一天夜晚夢醒後,在枕上翻來覆去睡不着,他心里面有很多感慨,他夢到了“家山”這兩句話。他說他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會有這樣的句子。他在北京親眼看見戊戌變法的失敗,親眼看到八國聯軍占領北京,親眼見着國家一步一步走向敗亡。當八國聯軍攻入北京的時候,王鵬運是淪陷在京城里面的,他是怎麼樣排遣度日的?那就是填詞。這真是“歌哭無端”。我們一般人說歌,是歡喜;哭才是悲哀,哭泣。但古人說“長歌當哭”,當你哭不出來的時候,你就放聲唱一首歌,把感情發泄出來。“燕月冷”,“燕”指北京。月亮是永遠不變的,月亮在北京郊外的長城之上,閱遍了多少的歷史興亡?如果天上的月亮有知,從秦漢照到現在滿清的敗亡,被列強瓜分的下場。它將會有什麼樣的悲哀和感慨?“壯懷銷到今年”,他年輕的時候直聲震動天下,他在朝廷上敢言國家的缺失。他也有關心國家前途的壯懷,可是沒有人重用他。所有的豪情壯志將消磨殆盡了。

  “斷歌淒咽若爲傳”,我在這已淪陷的京城藉着小詞令曲來傳達我的感情,像這種“斷歌”,這種唱不出來的歌聲。爲什麼清朝人的詞寫得這樣幽咽?因爲清朝有文字獄,一般人不敢暢所欲言。如果大膽的寫出真話,說不定就有飛來横禍的可能,甚至有抄家斬首的罪名。王鵬運是廣西人,他呼喚我的家山在哪里?國在哪里?我的家鄉是在遙遠的廣西,而旅食在京師。我已沒有豪情壯志,沒有前程和理想,隻剩下頹唐的飲酒麻木自己。這真是“家山春夢里,生計酒杯前”。

  “茆屋石田荒也得,夢歸猶是家山”,他剛才那兩句“家山”是他夢里的兩句詞;國家弄到這樣的下場真是家山何在?所以他接着又說:現在我故鄉臨桂老家破茅屋前貧瘠的田地都已成了荒榛蔓草,就算是我隻能在夢里回去,那畢竟還是我的家鄉。但京師現在已淪陷在八國聯軍的手中,我已經回不去了。“南雲回首落誰邊?” 我廣西的家鄉遠在西南,遙遠得像在天上白雲的另一端。家鄉那麼遙遠我是回不去了,這又是爲什麼呢?用問句表示悲慨。

  “擬呵湘水壁,一問左徒天”,湘水就是湖南的湘水,是屈原的故鄉。屈原所寫的一篇文章《天問》,他提出了很多問題,把天地宇宙一切的現象事理都質問遍了。漢朝的王逸認爲天問是屈原被放,彷徨在楚地時呵壁問天之辭。他一腔憤懑無處宣泄,昂首問天共一百七十二個疑問。自天,地,山川,以至聖賢神怪,用來舒解内心的憤慨及憂愁。而屈原做過楚懷王的左徒。他給我們留下了那麼多的作品,那些作品傳達出來的是一份最完整,最美好的追求,對於人格品行美好的追求。他對楚國有一份執着的忠愛,連孔子孟子都周游列國,屈原爲什麼不像孔子孟子?去找别的國君用你?你爲什麼那麼執着一直待在楚國?因爲屈原是楚國王室的宗族。你們要了解這種感情,這種和自己國家民族認同不能分割的感情。並不因爲自己的國家衰弱腐敗了,就把國家丟掉了,不要了,唯其因爲你壞,我才要把你變好。所以王鵬運說,我要像屈原一樣,“一問左徒天”。

  人的感情很奇怪,最早李雯寫這樣的感慨,是因爲他的明朝滅亡了,清朝侵略入關。而現在晚清這幾位大詞人都是漢族人,而卻在爲滿清的危亡憂傷感歎。三百年把人世間一切都改變了,人世間的興衰真令人慨歎。而在這樣的人生之中,你怎麼站住你自己的腳步?怎麼樣完成你自己?這就是張惠言說的:“門外春來路,芳草不曾遮。”雖然是:“誰教春去也”,如果是你自己心里有了春天,那個春天就不會走了。蘇東坡說的:“浮空眼纈散雲霞,無數心花發桃李。”這是中國讀書人真正學道有得的話。
 
《半塘老人》
《半塘老人》

  半塘老人──王鵬運傳

  錄自蔡丏因編《清代七百名人傳》〔第五冊〕

  王鵬運,號幼霞,自號半塘老人,晚號鶩翁。臨桂人。同治九年,本省鄉試擧人。十三年,以内閣中書分發到閣行走,鏇補授内閣中書。久之,陞内閣侍讀。先後值實錄館,辦大婚慶典,敍勞加三品銜,賞戴花翎。光緒十九年七月,授江西道監察御史,奉命巡視中城,轉掌江西道監察御史,陞禮科給事中,轉禮科掌印給事中。二十二年春,上奉皇太後駐蹕頤和園,鵬運上書曰:竊自今年入春以來,皇上恭奉皇太後駐蹕頤和園,誠以聽政之暇,皇上得以朝夕承歡,而事機之來,皇太後便於隨時訓迪。聖慈聖孝,信兩得也。況禦園駐蹕,祖宗本有成憲,如臣梼昧,尚複何言。然毣毣之忱,以爲皇太後園庭駐蹕,顺時頤養,以迓祥和,誠天下臣民所至願,若皇上六飛臨駐,揣時度勢,有不得不稍從緩圖者,謹爲我皇上敬陳之。自和議既成之後,財匱民離,敵驕國辱,久在聖明洞鋻之中,無俟微臣贅述。恭讀去年四月硃諭,我君臣當艱苦一心,力圖自強之策。至哉王言。今日非力持堅苦之操,難策富強之效。聖言及此,真天下之福也。昔齊頃公敗於鞍,歸而弔死問疾,七年不飲酒食肉,而浭陽之田以歸。夫飲酒食肉,何礙於政。史臣特擧人所至近易忽之處,以狀其日不暇給之忱。是以風聲所樹,不必戰勝攻取,鄰國畏沮之心自生。實效先生,理固相因而至。夫人情不遠,援古可以知今,而環伺綦嚴,返觀能無滋懼。臣非不知我皇上宵衣旰食,在宮在園,同此勵精圖治。然宸衷之痛苦,左右知之,海内臣民不能盡悉也。在廷知之,異域旅人不能盡見也。恐或以溫凊之晨昏,爲宸游之逸豫,其何以作四方觀聽之新,杜外人覬覦之漸哉。臣又聞皇上前次回還,乙夜始入禁門,不獨披星戴月,聖躬無乃過勞,而出警入蹕之謂何。亦非慎重乘輿之道。而今之頤和園,與圓明園情形迥異,其時承平百年,各署入直之廬,百官待漏之所,規模大備,相習忘勞,今則蕪廢已逾三十年一切辦公處所,悉皆草創,俱未繕完。大臣雖僅有憩息之區,小臣之踟躕宮門,露立待旦者,不知凡幾。而綴衣趣馬,先後犇走於風露泥淖之中,更無論矣。體群臣爲九經之一,亦願皇上垂鋻及之也。又近讀邸鈔,立山奉命管理圓明園,皇上兩次還宮,皆至園少坐,外間訛傳,遂疑有修複之擧。臣愚以爲值此時艱,斷不至以有限之金錢,興無益之土木。且借貸業已不赀,更何從得此钜款。此不足爲聖明慮,然臣因之竊有進者。當同治改元之始,禦園甫經兵燹,興葺非難,乃竟聽其蕪廢,豈憚勞惜費哉。蓋欲使深宮不暇自逸之心,昭示以薄海内外。是以數年之内,海宇敉平,武功克蕆。前事具在,聖謨孔彰,伏願皇上念時局之艱難,體垂簾之德意,頤和園駐蹕,請暫緩數年。俟富強有基,經營就緒,然後長承色笑,侍養湖山。蓋能先天下之憂而憂,自能後天下之樂而樂,其所謂以天下養者,不且比隆虞帝哉。疏入,上欲加嚴譴,王大臣陳論至再,意稍解。徐曰:朕亦何意督過言官,重聖慈或不懌耳。樞臣以鵬運摺内夾片附奏,略謂鵬運雖冒昧瀆奏,亦忠愛微忱,臣等公同閱看,尚無悖謬字樣,可否籲恩免究,意在聲敍寬典之邀,出自臣下乞請也。疏留中。即日車駕恭詣聖安,面奉懿旨:御史職司言事,餘何責焉。王大臣奉諭旨,此後如再有人妄奏嚐試,即將王鵬運一併治罪。著即傳諭知悉。鵬運直諫垣十年,疏數十上,大都關係政要,此尤犖犖大者。二十八年,得請南歸,寓颺州。時艱日亟,憤懣滋甚。三十年春,以省墓道蘇州,病卒,年五十六。鵬運内性悙篤,接物和易,能爲晉人清談,閑涉東方滑稽,往往一言雋永,令人三日思不能置。甫通朝籍,即不諧時論,致身言路,敢於抨擊權強,夙不慊於津要。惎之者複百計中傷之,卒坎壈於仕途。才識閎通,不穫竟其用。官内閣侍讀,兩屆京察一等,不記名。給事中試俸期滿,援例截取,奉旨以簡缺道員用,如直省道府簡缺,歸部銓或外補。故事,京曹截取,皆以繁缺用,以簡缺用者,自鵬運始。鵬運微尚蕭遠,書卷而外,嗜金石書畫,亦不爲意必。唯精揅詞學,生平悃款抑塞,一寄讬乎是。其四印齋所刻詞,自南唐迄元若幹家。著有半塘定稿,袖墨蟲秋味梨蜩知等集。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