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7006 次 历史版本 6个 创建者:小乐 (2011/1/18 0:00:23)  最新编辑:小乐 (2012/6/12 20:53:27)
柳江人
拼音:Liǔjiāng rén (Liujiang ren )
柳江人頭骨化石
柳江人頭骨化石
   柳江人是舊石器時代晚期智人,是中國以至整個東亞迄今所發現的最早的晚期智人。柳江人化石於1958年9月中旬發現於中國廣西壯族自治區柳州市柳江縣新興農場附近通天岩内,主要爲一個中年男性頭骨化石。人頭骨屬中頭型,面、鼻部短而寬,眶部低寬,門齒呈剷形,眉棱骨很顯著,額骨、頂骨較現代人扁平,定名爲“柳江人”。古人類學家吳汝康考證,“柳江人”爲華南區生活在舊石器時代晚期的新人(智人),是迄今爲止在中國以至整個東亞發現的最早的現代人的代表,是蒙古人種一個南方屬種的典型代表。南京師範大學和澳大利亞南開普敦大學專家利用國際上公認的最精確的測年法測定,“柳江人”的年代至少早於7萬年。“柳江人遺址”1963年被定爲廣西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另有說法將在柳州市轄區内的白蓮洞、通天岩、大龍潭鯉魚嘴等地先後發現的古人類遺址,統稱爲“柳江人”,他們生活在距今數萬年至數千年期間,其中以通天岩的柳江人遺址距今年代最遠,白蓮洞遺址迄今出土的石器和化石最多。

 

化石信息

  化石名稱:柳江人頭骨化石
  時期:舊石器時代晚期(距今7萬年)
  目前所在地: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
  出土時間:1958年9月中旬
  出土地點:廣西壯族自治區柳州市柳江縣新興農場附近通天岩
  學術地位:對研究中國南方地區早期現代人演化具有重要的意義。對探討人類起源,特别是中國人和東亞人的起源有重要意義。

化石特征

  在通天岩内發現的柳江人化石保存有完整的頭骨(缺下頜)、最下的4個胸椎和全部5個腰椎、骶骨、右髖骨及左右股骨各1段,除股骨可能屬另1個體外,其餘都屬1個中年男子個體。

  人頭骨屬中頭型,面、鼻部短而寬,眶部低寬,門齒呈剷形,眉棱骨很顯著,額骨、頂骨較現代人扁平。眉骨微隆起,腦殼容積約1400多毫升;前額膨隆,嘴部後縮,無猿人向前突出特征;枕部有粗壯肌脊,可推測出“柳江人”頭部姿勢與現代人相同;體質形態上和現代人基本相似。但仍保留一些頭頂比現代人稍低矮,眼眶很扁等較原始性質,頭骨顏面扁平程度表明“柳江人”具有蒙古人種(黄種人)主要的特征。

  從遺存的頭骨和部分肢骨化石判斷其體質特征,“柳江人”比藍田猿人和北京猿人進步,但比“山頂洞人”和“資陽人”原始。

發現情況

  廣西柳江縣的新興農場,位於柳州市東南十六公里處,在柳石公路(柳州到石龍)的西側。通天岩因洞口朝陽,從洞底仰視可見天空而得名。因發現柳江人頭骨化石,又被稱爲柳江人洞。1958年9月中旬,該農場的工人們在挖掘通天岩旁的另一個較小岩洞時發現了人類化石。這個岩洞位於場部以東約一公里的一灰岩山的近山腳處,洞口離山腳約5米多。山旁附近現在無河流或水源。

  在洞内還發現許多屬於“大熊貓-劍齒象動物群”的哺乳動物化石,如犀牛等。

  通天岩是一個狹長的管狀溶洞。主洞總長120米,洞内分支較多,寬窄不等,寬處達2米, 窄處隻能通行1人,中間有兩個小廳,面積各爲5平方米。洞口高出沖溝溝底6米,標高爲165米,洞口高1.97米,寬2.56米,洞長255米。 洞道以裂隙狀爲主。洞内堆積物以紅黄色和灰黄色砂質粘土爲主,表層爲鈣板,石鍾乳類沉積較少。洞穴圍岩爲二叠系含燧石中厚層灰岩。

柳江人發現故事

 柳江人遺址
柳江人遺址
  柳州監獄離休幹部姚大安曾披露“當年挖出頭骨化石的是一名叫潘定芳的服刑人員,我是在現場親眼看見他挖到的”。服刑人員潘定芳的來曆比較特殊,他是一名土匪頭子,被判處12年有期徒刑。

  潘定芳是柳江縣進德鎮人,1958年時約爲40歲。個頭中等,略胖,工作積極且腦觔很靈活,爲此還被其他一些服刑人員所嫉恨。那時候生活和勞動條件都很艱苦,農場需要種植木薯等作物來作爲養豬的飼料,而化肥極其匱乏,潘定芳帶頭用紅色的硝泥來堆肥,在農場周邊就地取材。

  當年9月中旬的一天,姚大安和幾名幹部帶着潘定芳等幾十名服刑人員,繼續來到通天岩旁的一個無名小山洞挖硝泥。他們在該處挖泥已有好一陣子,從洞口不斷往里深挖,通過小推車運出來,再由山下等候的牛車運回農場。這個山洞寬和高都在3米左右,彎彎曲曲,洞内寒氣襲人。服刑人員們點了火把,姚也在洞内監督。挖了幾小時後,潘告訴姚,自己挖到了一個人頭骨殼,幾乎變得跟石頭一樣了。

  當時,幹部們以爲這可能是舊社會什麼土匪留在這兒的,畢竟從前鑽山洞當土匪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不過收工時大家仍把頭骨用衣服包好帶回隊部辦公室,在辦公室一個角落里放置了一個星期左右。姚記得是放在他坐的位置的右側。

  後來,有人終覺得這頭骨可能大有來頭,於是向上級作了匯報。該市博物館專家接穫通知後第二天就趕到了,鑒定後認爲這是一個年代久遠的人頭骨殼化石,很有研究價值。他們把化石帶走後,通天岩的無名山洞也隨即被封鎖起來。

  翌年,中科院專家接着在山洞里發掘出更多的人類骨骼和哺乳動物骨骼化石,其中還有完整的大熊貓骨架、箭豬頭骨以及中國犀牛、東方赤象、野牛、鹿等的牙齒。最初發掘的頭骨化石,推斷爲一中年男性,被命名爲“柳江人”.化石送到北京後,經著名的人類學家吳汝康的研究,發表了題爲《廣西柳江發現的人類化石》的重要論文,從此柳江人開始聞名。根據2001年由研究機構所作的年代測定,“柳江人”應該是生活在距今約7萬年前,比過去認爲的年代提早了5萬年。

  姚回憶說,在那個淳樸的年代,潘定芳挖出了價值巨大的化石,當時好像也沒有穫得特别的嘉獎,仍是跟其他服刑人員一樣踏實接受勞動改造。中隊要管理的服刑人員很多,潘後來去向如何,姚就不清楚了。曾擔任柳江縣文化局局長的韋春芳則回憶,潘因爲作出重要貢獻而穫得減刑。

考察大事記

  1963年柳江人遺址成爲廣西壯族自治區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20世紀70年代美國密執安大學古人類學家沃爾波夫教授自費到廣西壯族自治區柳州市考察通天岩的柳江人遺址,回國後曾書寫了一本相關的考察專著,產生了不小的反響。

  1987年12月7日, 日本國立自然博物館人類學部部長醫學博士山口敏,專程考察柳州白蓮洞、柳江人洞等古人類洞穴遺址。

專家觀點

 柳江人頭骨化石側面
柳江人頭骨化石側面
  吳汝康(1959)認爲,柳江的全部人骨化石可能屬於同一個中年男性個體。生物分類上歸於晚期智人。柳江人是中國以至整個東亞迄今所發現的最早的晚期智人。一般認爲其生存年代在距今3—5萬年間。

  經研究,確定他是比北京猿人和早期智人進步,但比一般晚期智人原始的人類化石,是分化和形成中的蒙古人種的早期類型(吳汝康:《廣西柳江發現的人類化石》)。
 
  黄現璠認爲:“柳江人所在的區域,恰好是壯族先民的活動地域,也是今天壯族的聚居地區。基於此,壯族是這些古人類的後裔之—”。

  日本有關專家研究認爲,日本人的祖先可能是“柳江人”的一個支系。1984年,《科學之春》雜志第一期刊載日本東京大學人類學教授植原和郎一篇題爲《日本人起源於中國柳江?》的文章。文章稱,“到目前爲止在日本所發現的人骨化石形態都是矮個子,類似中國柳江人,許多日本人類學家認爲日本人的起源要到中國南方去找。”

專家評論

  古人類學家周國興評柳江人 · 周文斌

  近幾年來,我國古生物學界不斷傳出驚人的消息,一次又一次地推翻了人類的“非洲起源”學說。但仔細推敲,卻發現這些新論大都過於草率,很難站穩腳跟。不久前,一些媒體上又有新聞:經過對埋藏柳江人頭骨化石的地層的年代測定,證明了現代中國人起源於中國,挑戰了現代中國人“非洲起源”學說。

  此說是否真有道理?“非洲起源”說是否真被推翻?筆者帶着這樣的問題,與我國古人類學家周國興進行了一次交談。

  問:據稱,這次推翻現代中國人的“非洲起源”學說,是因爲有一個研究小組“首次”進行了有關地層的年代測定,發現柳江人可能生活在距今7萬年至13萬年或更早,而不是原先所認識的不超過3萬年。此說是否可靠?

  周國興:所謂“首次”年代測定一說,是很不確切的。事實上,早在上世紀80年代,北京大學原思訓等人就對柳江人化石地點堆積物的年代進行過測定,除了碳14法外,也采用了鈾系法,測得的年代從大於距今4萬年、7萬年或8萬年,直至距今約10萬至22萬年。

  應當指出的是,對柳江人年代的測定數據,均不是來自人骨化石本身,它要麼來自地層,要麼來自伴生的哺乳動物的骨化石或牙齒化石,故都是間接年代。嚴格地說,柳江人究竟有多古老,尚難定論。此外,柳江人化石並非正式考古所得,是農場工人挖岩泥時得到的,它的確切出土方位並不明朗,所測數據不一定能准確地反映柳江人的生活年代。正因爲此,所以原思訓等提供的年代數據並未被古生物學界全部采納,僅僅作爲參考數據,還得參照地層、古生物學、人類化石形態特征以及同期其他古人類遺址等多方面的考量,來考慮柳江人的生存年代,一般認爲這一年代在距今3-5萬年間。

  問:看來,古生物學界對柳江人年代的認定還存在分岐。但認定它存在於距今7-13萬年或更早的研究人員卻斷定這些年代是具有可靠性的,因爲他們采用的鈾系測年法,“被公認爲是一種最成熟、可靠的新方法”.您認爲這個說法對嗎?

  周國興:如果我沒有搞錯的話,他們所說的“鈾系法”,可能是指“新生碳酸鹽岩鈾系測年法”.我國有些學者曾利用此法測定與柳江人地點鄰近的柳州白蓮洞人遺址,結果與用碳14法所測出的年代相差甚遠,竟把白蓮洞人牙化石年代從距今3-4萬年提前到16萬年前,他們還測定了柳江人化石地點的地層,認爲柳江人不少於16萬年。須知,在這個年代,柳江人生活的溶洞尚未形成,這顯然是不符合邏輯的。另外,如果承認柳江人和白蓮洞人生活在16萬年前,那麼它勢必成爲化石智人的早期代表,但它在形態特征上卻與華南地區已知的化石智人早期代表馬壩人差距太大,柳江人是現代型,馬壩人接近猿人型,這同樣是不合邏輯的。綜上所述,我們不能認爲這種“鈾系法”測出的年代一定可靠,任何一種測年法都需要經過多方的驗證。

  問:據了解,學術界對現代人的“非洲起源論”一直爭論不休。您是否可以介紹一下相關的主要觀點。

  周國興:有關現代類型智人的起源方式,的確是一個早有爭議的問題,主要有單地區起源與多地區起源,最近尤以非洲起源和歐亞非各自起源兩種觀點爲盛。這兩種觀點早年被人們形象地稱爲“帽架式”和“燭台式”演化模式。自上世紀60年代分子生物學興起以來,“帽架式”與“燭台式”的爭論出現了更爲複雜的局面。1987年,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卡恩、斯通京和威爾遜三位分子生物學者研究了祖先分别來自非、歐、亞、中東和澳大利亞、新幾内亞的土著婦女共147人胎盤細胞内的線粒體DNA,最後追蹤到20萬年前生活在非洲的一個婦女身上,認爲這個非洲婦女是當代世界人類的祖先。

  在距今9-18萬年前,她的後裔離開非洲,分散到世界各地,代替了當地的土著居民。這就是現代人起源的“夏娃說”.這一學說,爲早已有之的“非洲起源”說注入了新的活力。1997年,斯坦福大學的恩德希爾等人根據Y染色體的研究結果,認定現代人的最早男性出現在非洲,是謂“亞當說”.2001年,他們又利用DHPLD技術,分析得到了218個Y染色體“非重組區”位點構成的131個單倍體,在對全世界各地區1062個代表性個體進行考察後,顯示明顯的親緣關係:最早的分支都發生在非洲人群中,而後再分出歐洲和亞洲人群,美洲和澳大利亞的分化則都在亞洲的分化之下。這顯然也支持了“非洲起源論”.我國和日本的分子生物學家們也進行了這方面的研究,穫得了相同的結論。

  分子生物學在人類起源與演化方面的研究也遭到了來自各方面(包括遺傳學)的質疑。2001年,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索恩等人研究了從距今6萬年前的蒙戈湖附近人化石提取到的線粒體DNA,發現它與世界其他地區被認爲是源自非洲的早期現代人類古老DNA在遺傳上沒有聯繫,所以他們認爲澳大利亞出現的早期現代人獨立於非洲古人類之外。這一發現無疑爲現代人起源多地區論提供了依據。此外,我國人骨化石某些形態特征的相承性,也支持了多地區論。例如距今170萬年前的元謀人的上中門齒舌面呈剷形,這一特征在後繼的北京人、丁村人直至東亞地區現代人中均有體現。除了形態特征外,有些專家還認爲,在古文化方面,主要是石器制作技術上承襲了祖先的技術,而看不到來自非洲的因素。這也是對多地區論的支持。

  問:聽您的介紹,似乎關於現代人起源的爭論隱含了先鋒學科與傳統學科的矛盾。您作爲一個傳統的古生物學工作者,是否更能接受傳統學科的觀點、以至影響自己的判斷力呢?

  周國興:從我的知識結構來看,當然是傳統的東西多一點,但每個學科都是與時俱進的,我非常歡迎新學科介入到人類學考古中來。事實上,分子生物學在研究人與猿的血緣關係及從猿到人轉變過程的時間與地點等方面已取得巨大成果。我相信,他們的成果必將對整個學科的發展產生深遠的影響。

  問:根據當前在分子生物學與傳統考古學方面取得的成果,您認爲究竟應當怎樣看待現代中國人的起源問題呢?

  周國興:我國在這個問題上的爭論,是因分子生物學的研究而得以加強的。我國分子生物學家根據線粒體DNA和Y染色體的研究估算出,現代東亞人群的非洲祖先大約在距今6-1.8萬年前首先進入東南亞,再轉入中國南方,最後越過長江進入北方地區。這些專家認爲中國古人類化石記錄中有一個“空白期”,即距今10-5萬年間尚未有古人類化石的確切記錄。他們將這一現象歸於末次冰期降臨,使絕大多數生物種類難以存活,人類也因此而滅絕。冰期結束後,來自非洲的現代類型人群進入中國大陸,成了這塊土地的新居民。這就是現代中國人祖先“非洲起源論”的來曆。

  但這種“非洲起源論”也不是沒有破綻的。且不說是否真的存在這個“空白期”,並無充分的科學依據,即使有這個“空白期”,也有些問題不好解釋。晚更新世始於距今10-13萬年前,最後一次冰期始於距今7萬年,最冷的冰盛期是在距今2.5-1.6萬年前,非洲來的居民正好趕上最嚴酷的寒冷環境,如果原來的居民不能生存的話,非洲來的居民又豈能生存下來!

  正因爲有一個人類化石的所謂“空白期”,所以有些人就力圖用柳江人來填補這個空白,以推翻“非洲起源論”.但問題並沒有那麼簡單,且不說柳江人的確切年代尚需求證,即使這個年代被認定了,也還有很多問題需要探討,雙方都要認真研究對方的材料和觀點,切不可抓住一點皮毛就炒作。

被破壞的問題

  2002年,柳江人遺址曾多次遭到破壞,山洞外的鐵門被人撬走,標示牌被人砸碎。

同期廣西人類化石

  在廣西境内與柳江人同時或稍晚的人類化石有:

  荔浦縣兩江的荔浦人
  都安加貴的幹淹岩人
  都安地蘇的九山人
  桂林市的寶積岩人
  柳州市的白蓮洞人
  柳江縣土博的甘前人
  國東祥周的定模洞人
  隆林祥播的那來洞人

  專家認爲這樣眾多的晚期智人化石的發現,表明在更新世晚期,廣西境内已遍布人類活動的蹤蹟,廣西很可能是蒙古人種(即黄種人)的發源地之一。(蔣廷瑜、彭書琳:《廣西古人類的發現與研究》)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