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3500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许是蔷薇开 (2011/1/6 21:37:15)  最新编辑:lanwei87 (2013/5/4 20:25:56)
《檀香刑》
拼音:tan xiang xing
英文:Sandalwood Penalty
同义词条:檀香刑
目錄[ 隱藏 ]

《檀香刑》
《檀香刑》
 
    《檀香刑》是作家莫言瀝膽苦心磨礪出的長篇小說。在這部結構精巧、語色濃鬱的作品中,真實地再現了清末山東半島發生的一起民間反殖民的鬥爭事件。帶頭領導這起反殖民鬥爭的民間藝人孫丙最終被施以“檀香刑”。作品以“施刑”爲主線,展示了中國王朝政治沒落中的諸多驚心動魄的事件,包括戊戌變法義和團、外國殖民者的強取豪奪等等。小說圍繞着檀香刑的實施,將封建王權和權力鬥爭的殘酷性和非人道性表現得淋漓盡致,也凸顯了專制權力作用於個體上的歷史機制,成功地摺射出專制權力賴以存活的黑色土壤和陰暗法則。



 
 

書籍信息

作  者:莫言
出 版 社:長江文藝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0-4-1
版  次:1
頁  數:314
字  數:317000
印刷時間:2010-4-1
開  本:16開
紙  張:膠版紙
印  次:1
I S B N:9787535442932
包  裝:平裝

内容簡介

    《檀香刑》是作家莫言瀝膽苦心磨礪出的長篇小說。在這部結構精巧、語色濃鬱的作品中,真實地再現了清末山東半島發生的一起民間反殖民的鬥爭事件。帶頭領導這起反殖民鬥爭的民間藝人孫丙最終被施以“檀香刑”。作品以“施刑”爲主線,展示了中國王朝政治沒落中的諸多驚心動魄的事件,包括戊戌變法義和團、外國殖民者的強取豪奪等等。小說圍繞着檀香刑的實施,將封建王權和權力鬥爭的殘酷性和非人道性表現得淋漓盡致,也凸顯了專制權力作用於個體上的歷史機制,成功地摺射出專制權力賴以存活的黑色土壤和陰暗法則。

  1900年,貓腔戲班班主孫丙的妻子被洋人侮辱,孫丙借助義和團的力量反抗洋人。孫丙的女兒眉娘是縣令錢丁的情人。在袁世凱的壓力下,錢丁被迫將孫丙關入牢房,並給他施行一種殘酷的死刑——檀香刑。

  行刑者趙甲是大清朝的頭號劊子手、也是眉娘的公公。趙甲把這次死刑視爲他退休生涯中至高的榮譽,一心要讓親家死得“轟轟烈烈”……檀香刑,是讓一截檀木,在人體五髒六腑之間游走,最後從鎖骨上面穿出來,刑犯眼睜睜看着自己的身體長滿蛆蟲……

  莫言以德國人在山東修建膠濟鐵路、袁世凱鎮壓山東義和團運動、八國聯軍攻陷北京、慈禧倉皇出逃爲歷史背景,用搖曳多姿的筆觸、大悲大喜的激情,活靈活現地講述了發生在“高密東北鄉”的一個可歌可泣的故事。

    小說刻畫了一大批鮮活的人物形象,富有浪漫氣質的戲班班主孫丙、具有正義感的高密知縣錢丁、從京城刑部大堂告老還鄉的劊子手趙甲以及他們的女兒、幹女兒、兒媳婦孫眉娘、殘酷而狡猾的政客袁世凱等等。

作者簡介

 
莫言
莫言
 
 
       莫言(1955年2月17日- ),原名管謨業,生於山東高密縣,中國當代著名作家香港公開大學榮譽文學博士。他自1980年代中以一系列鄉土作品崛起,充滿着“懷鄉”以及“怨鄉”的複雜情感,被歸類爲“尋根文學”作家。其作品深受魔幻現實主義影響,寫的是一出出發生在山東高密東北鄉的“傳奇”。莫言在他的小說中構造獨特的主觀感覺世界,天馬行空般的叙述,陌生化的處理,塑造神祕超驗的對象世界,帶有明顯的“先鋒”色彩。
 
 

 

目錄

鳳頭部
第一章 眉娘浪語
第二章 趙甲狂言
第三章 小甲傻話
第四章 錢丁恨聲
豬肚部
第五章 鬥須
第六章 比腳
第七章 悲歌
第八章 神壇
第九章 傑作
第十章 踐約
第十一章 金鎗
第十二章 夾縫
第十三章 破城
豹尾部
第十四章 趙甲道白
第十五章 眉娘訴說
第十六章 孫丙說戲
第十七章 小甲放歌
第十八章 知縣絕唱

文摘

       第一章 眉娘浪語
       太陽一出紅彤彤,(好似大火燒天東)膠州灣發來了德國的兵。(都是紅毛綠眼睛)莊稼地里修鐵道,扒了俺祖先的老墳塋。(真真把人氣煞也!)俺親爹領人去抗德,咕咚咚的大炮放連聲。(震得耳朵聾)但隻見,仇人相見眼睛紅,刀砍斧劈叉子捅。血仗打了一天整,遍地的死人數不清。(嚇煞奴家也!)到後來,俺親爹被抓進南牢,俺公爹給他上了檀香刑。(俺的個親爹呀!)
                                                                                                                                                 ——貓腔《檀香刑•大悲調

       那天早晨,俺公爹趙甲做夢也想不到再過七天他就要死在俺的手里;死得勝過一條忠於職守的老狗。俺也想不到,一個女流之輩俺竟然能夠手持利刃殺了自己的公爹。俺更想不到,這個半年前仿佛從天而降的公爹,竟然真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俺公爹頭戴着紅纓子瓜皮小帽、穿着長袍馬褂、手撚着佛珠在院子里晃來晃去時,八成似一個告老還鄉的員外郎,九成似一個子孫滿堂的老太爺。但他不是老太爺,更不是員外郎,他是京城刑部大堂里的首席劊子手,是大清朝的第一快刀、砍人頭的高手,是精通曆代酷刑、並且有所發明、有所創造的專家。他在刑部當差四十年,砍下的人頭,用他自己的話說,比高密縣一年出產的西瓜還要多。

       那天夜里,俺心里有事,睡不着,在炕上翻來覆去烙大餅。俺的親爹孫丙,被縣太爺錢丁這個拔屌無情的狗雜種抓進了大牢。千不好萬不好也是爹啊,俺心煩意亂,睡不着。越睡不着心越煩,越煩越睡不着。俺聽到那些菜狗在欄里哼哼,那些肥豬在圈里汪汪。豬叫成了狗聲,狗吠出了豬調;死到臨頭了,它們還在學戲。狗哼哼還是狗,豬汪汪還是豬,爹不親還是爹。哼哼哼。汪汪汪。吵死了,煩死了。它們知道自己的死期近了。俺爹的死期也近了。這些東西比人還要靈性,它們嗅到了從俺家院子里散發出來的血腥氣。它們看到了成群結隊的豬狗的魂兒在月光下游盪。它們知道,明天早晨,太陽剛冒紅的那個時辰,就是它們見閻王的時候。它們不停地叫喚,發出的是滅亡前的哀鳴。爹,你呢,你在那死囚牢里是個什麼樣子?你哼哼嗎?你汪汪嗎?你還是在唱貓腔呢?俺聽那些小牢子們說過,死囚牢里的跳蚤伸手就能抓一把;死囚牢里的臭蟲,一個個胖成了豌豆粒。爹啊爹,本來你已經過上了四平八穩的好日子,想不到半空里掉下塊大石頭,一下子把你砸到了死牢里,俺的爹……

       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俺的丈夫趙小甲是殺狗宰豬的狀元,高密縣里有名聲。他人高馬大,半禿的腦瓜子,光溜溜的下巴,白天迷迷糊糊,夜晚木頭疙瘩。從打俺嫁過來,他就一遍一遍地給俺講述他娘給他講過的那個關於虎須的故事。後來,不知他受了哪個壞種的調弄,一到夜里,就纏着俺要那種彎彎曲曲、金黄色的、銜在嘴里就。能夠看清人的本相的虎須。這個傻瓜,夜夜粘人,一塊化開的魚鰾,拿他沒法子,隻好弄一根給他,這個傻瓜。他蜷縮在炕頭,打呼嚕咬牙說夢話:“爹爹爹,看看看,搔搔蛋,甩個面……”煩死人啦!俺踹他一腳,他把身體縮一縮,翻了一個身,巴咂巴咂嘴,似乎剛剛咽下去什麼好東西,然後,夢話繼續,呼嚕不斷,咬牙不停。罷了,這樣的憨人,由着他睡去吧!

       俺摺身坐起來,背靠着涼森森的牆壁,看到窗戶外邊,月光如水,光明遍地。欄里的狗眼,亮成碧綠的小燈籠,一盞兩盞三盞……閃閃爍爍,一大片。孤寡的秋蟲,一聲聲嗚叫,淒淒清清。腳穿木底油靴的值夜更夫,從青石條鋪成的大街上,踢踢踏踏走過去,柝聲“梆梆”,鑼聲“當當”,三更天了。三更天了,夜深人靜,全城都睡了,俺睡不着,豬睡不着,狗睡不着,俺爹也睡不着。

       “咯吱咯吱”,是老鼠在咬木箱。俺把一個笤帚疙瘩扔下去,老鼠跑了。這時俺聽到從公爹屋子里,傳出細微的響聲,又是豆粒在桌子上滾動。後來俺知道了,這個老東西不是在數豆粒,他是數人頭昵;一顆豆粒代表着一顆人頭。這個老雜毛,在夢里也念想着他砍下的那些人頭啊,這個老雜毛……俺看到,他擧起鬼頭刀,對着俺爹的後項窩砍去,俺爹的頭,在大街上滴溜滴溜地滾動着,一群小孩子跟在後邊用腳踢它。俺爹的頭爲了逃避孩子們的追打,一下接一下地跳上了俺家的台階,然後滾進了俺家的院子。俺爹的頭在俺家院子里轉圈,狗在後邊追着咬。俺爹的頭很有經驗,有好幾次,馬上就要讓狗咬住了,但那腦後的辮子,挺成一根鞭子,横着掃過去,正中狗眼,狗怪叫着轉起圈子來。擺脱了狗的追趕,俺爹的頭,在院子里滾動,一個巨大的蝌蚪水里游泳,長長的大辮子拖在腦後,是蝌蚪的尾巴……

       四更的梆聲鑼聲,把俺從噩夢中驚醒。俺渾身冷汗,不是一顆心,是一大堆心,在撲通撲通亂跳。公爹還在數他的豆粒,老東西,現在俺才明白,他爲什麼那樣威人。他的身上,散發着一股涼氣,隔老遠就能感覺到。剛住了半年的那間朝陽的屋子,讓他冰成一個墳墓;陰森森的,連貓都不敢進去抓耗子。俺不敢進他的房子,進去身上就起雞皮疙瘩。小甲沒事就往那屋里鑽,進去就粘在他爹身上,讓他爹講故事,膩歪得如同一個三歲的孩子。三伏天里,幹脆就膩在他爹屋里不出來了,連覺也不跟俺睡了,簡直把他爹當成了老婆把俺當成了他的爹。爲了防止當天賣不完的肉臭了,小甲竟然把肉掛在他爹的梁頭上,誰說他傻?誰說他不傻!公爹偶爾上一次街,連咬人的惡狗都縮在牆角,嗚嗚地怪叫。那些傳說就更玄了,說俺的公爹用手摸摸街上的大楊樹,大楊樹一個勁地哆嗦,哆嗦得葉子嘩嘩嘩響。俺想起了親爹孫丙。爹,你這一次可是做大了,好比是安祿山日了貴妃娘娘,好比是程咬金劫了隋帝皇綱,凶多吉少,性命難保。俺想起錢丁,錢大老爺,進士出身,五品知縣,加分府銜,父母官,俺的幹爹,你這個翻臉不認人的老猴精。俗言道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魚面還要看水面,你不看俺給你當了這三年的上炕幹閨女的情面,你也得想想,三年來,你喝了俺多少壺熱黄酒,吃了俺多少碗肥狗肉,聽了俺多少段字正腔圓的貓腔調。熱黄酒,肥狗肉,炕上躺着個幹閨女,大老爺,俺把您伺候得比當今的皇上都舒坦。大老爺,俺豁出去一個比蘇州府的綢緞還要滑溜、比關東糖瓜還要甜蜜的身子盡着您耍風流,讓您得了多少次道,讓您成了多少次仙,你爲什麼就不能放俺爹一馬?你爲什麼要跟那些德國鬼子串通一氣,抓了俺的親爹,燒了俺的村莊,早知道你是這樣一個無情無義的東西,俺的黄酒還不如倒進尿罐里,俺的狗肉還不如填到豬圈里,俺的戲還不如唱給牆聽,俺的身子,還不如讓一條狗去弄……

       ……

相關評論

       作者的津津樂道讓人膽寒

       花了一天的時候來讀這本書,卻要用數倍於讀書的時間來穩定下情緒。

  作者讓劊子手當上了主人公,一板一眼地講述着殺自己同類時的方方面面。對於細節近乎偏執地描繪,讓人從文字里真真切切地體會到疼痛。劊子手把殺人當成了藝術,事業,再拔高一點,可以說是信仰。各種酷刑層出不窮,隨時隨地可以花樣翻新。凌遲的時候,五百刀結果,一刀不能少,一刀不能多,每一刀要割下一樣重量的肉,最後一刀要削去心頭。還有檀香刑,難以想象爲了一次行刑如此費時日地煮油,浸泡,搭台,當然還有那一下接一下地敲擊,檀香木在内髒間游走,最後破體而出。

  有時候爲了表達對受刑者的敬意,或者爲了自己,甚至爲了台下的看客,劊子手有時候會一刀斷頭,有時候,又會像藝術家那樣仔細地雕刻,不容得一點瑕疵。

  作者莫言對於酷刑的描繪,是如此地理智與清晰,甚至有些津津樂道,讓人膽寒。對於自己同胞的手段,能夠達到如此地殘忍,也不得不讓人佩服幾千年來在這個土地上生存過的人們。

  當死亡已經不能威嚇住野性的時候,從施刑手段上下功夫,讓這個“三百六十行”之一的行業就這麼延續了幾千年。那樣的刑法,就這樣曾經切切實實地存在在我們生活的土地上。

  在作者筆下,那個時代,大人物,義和拳,縣令,劊子手,農村少婦,都帶着活靈活現的臉譜,在每一次的酷刑之間,上演了一出鬧劇。歷史本來就該是這麼一場鬧劇,我們太過於嚴肅地看待它了。

       一點殘忍的繼續

  說實話,莫言的作品中透露這一些殘忍和無奈,也頗有與世不合的氣味,當然不是從這本書開始,遠在《紅高粱家族》的時候就是這樣了。
  
  很細致的慢慢的講述刑罰的做法,放縱的感情,顛倒的黑白,仿佛世界就是這樣,美好、齷齪。什麼都有,什麼又都不那麼真。
  讀這本書,還需要一點心理的准備。

       劊子手哲學

  《檀香刑》主要寫了一個著名而陰鬱的人物趙甲,他是趙小甲的親爹,眉娘的公爹,孫丙的親家,也是袁世凱的座上賓,曾受過慈禧太後和皇帝的嘉獎,更重要的,“他是京城刑部大堂里的首席劊子手,是大清朝的第一快刀,砍人頭的高手,是精通曆代酷刑,並且有所發明、有所創造的專家。他在刑部當差四十年,砍下的人頭,用他自己的話說,比高密縣一年出產的西瓜還要多”。

   “他的身上,散發着一股涼氣,隔老遠就能感覺到。”他“偶爾上一次街,連咬人的惡狗都縮在牆角,嗚嗚地怪叫”。趙甲不是一般的劊子手,而是劊子手中的精英,“劊子手行里的大狀元”,甚至是劊子手精神傳統在清代的完美化身,它精湛的技藝爲劊子手這一古老而卑賤的職業書寫了新的輝煌。其最高境界之一,就是他爲六君子行刑的那次,“他感到,屠刀與人,已經融爲一體”。“屠刀”與“人”融爲一體,於是,殺人成了一種藝術。

   “一個優秀的劊子手,站在執行台前,眼睛里就不應該再有活人;在他眼睛里,隻有一條條的肌肉、一件件的髒器和一根根的骨頭。經過了四十多年的磨鍊,趙甲已經達到了這種鑪火純青的境界。”

  在劊子手趙甲眼里,人不再是那個有情感、道德、意志和價值判斷力的複雜個體,也不再是所謂的“萬物的靈長”,他被還原成了一個純粹物質的人,“一條條的肌肉、一件件的髒器和一根根的骨頭”,是劊子手惟一關注的人的特性,他眼中的人與動物在本質上已經沒有區别。有意思的是,就在這點上,劊子手對人的態度與專制君主對臣民的態度達到了完全的一致。專制者爲了達到他對臣民的絕對統治,總是希望消滅臣民獨立的情感和意志,讓他們都成爲一個個物質性的人,動物性的人,這樣他就可以隨意支配和生殺了。所謂的奴隸,不就是喪失了個人的情感和意志、隻剩下物質性和動物性的人麼?趙甲也許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才瘋狂地熱愛上劊子手這門職業。“别人瞧不起我們這一行,可一旦幹上了這一行,就瞧不起了任何人,跟你瞧不起任何豬狗沒兩樣。”他甚至勸自己的兒子趙小甲說:“我的兒子,你就准備着改行吧,同樣是個殺字,殺豬下三濫,殺人上九流。”對趙甲來說,殺人是一門神聖的技藝。從他制作刑具到行刑過程的細心、講究、要求盡善盡美這點看,他是把行刑看作是一次美學表演的,同時也把它看作是實現自身最高價值的理想途徑來追求的。他的工作是爲了配合專制者對它的臣民的統治,也爲了迎合專制君主和大臣們的歡心而要討他們的歡心,隻有一個辦法,就是如何把殺人這活做得漂亮。趙甲爲此找到了祕訣:首先是把犯人看作物質人,“一條條的肌肉、一件件的髒器和一根根的骨頭”;接着再把自己也降低到沒有感情的物質人的水准上,“作爲一個優秀的劊子手,站在莊嚴的執刑台上時,是不應該有感情的。如果冷漠也算一種感情,那他的感情隻能是冷漠。除此之外的任何感情,都可能毁掉他的一世英名”。最後就是進入“屠刀與人,已經融爲一體”的境界。至此,一套物質意義上的殺人美學帶着某種詩意悄悄地建立了起來,與此同時,劊子手的重要性也似乎變得不言而喻。

   “其實,你幹的活兒,跟我幹的活兒,本質上是一樣的,都是爲國家辦事,替皇上效力。但你比我更重要。”劉光第感歎道:“刑部少幾個主事,刑部還是刑部;可少了你趙姥姥,刑部就不叫刑部了。因爲國家縱有千條律法,最終還是要落實在你那一刀上。”

  趙甲自己也在袁世凱面前驕傲地說:
 
  小人鬥膽認爲,小的下賤,但小的從事的工作不下賤:小的是國家威權的象征,國家縱有千條律令,但最終還要靠小的落實。……隻要有國家存在,就不能缺了劊子手這一行。……爲盜殺人,於理難這大約就是劊子手哲學,它恰好暗合了中國數千年專制社會所實行的政治哲學。在專制社會里,以國家的名義殺人,無論它有怎樣堂皇的理由,其利益最終總是指向專制者自身的,與維護社會正義無關,因爲罪與非罪的界限掌握在他們手里。比如,古代有“反贼”,近代有“反革命”,又有幾個不是冤死者?“才行反時者死無赦”(荀況),法家這種冷酷的統治思想,才是各個歷史階段專制政權真正所青睞的。盡管中國號稱是一個儒學大國,但其統治,從來推行的都是儒表法里統治者隻不過是用儒來實行愚民政策,使之馴服地做奴隸,背後則實行法家的不擇手段、鉗制輿論的專制統治,無“仁”可言。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