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6093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boygot (2011/1/4 14:13:06)  最新编辑:boygot (2011/1/4 14:13:06)
劉宗敏
拼音:liú zōng mǐn
目錄[ 隱藏 ]
  劉宗敏(?—1645) 明陝西藍田人,一說米脂人。原爲鍛工,從李自成起義。崇禎十一年(1638)隨李自成突圍潼關原,隱於商洛山。十三年助李自成突圍巴西、魚腹諸山,入河南,勢複大振。十六年任權將軍,次年,在西安封汝侯。率師出固關、下真定,與農民軍主力會師北京,加左都督銜。入京後,對明降官拷掠助餉。後東討吳三桂時負傷。於撤往九江途中被清軍俘穫殺害。 

簡介

 
劉宗敏
劉宗敏
  劉宗敏,陝西藍田人們孟村鄉大王村人,李自成部將。原爲鍛工,從李自成擧事,勇猛無比。從李自成於潼關南原突破重圍,隱於商洛山。複助李自成突圍商洛諸山,入河南,勢複大振,任權將軍,封汝侯。率師出固關、下真定,與大顺軍主力會師北京。入京後對明降官拷掠助餉,霸占陳園園,激怒吳三桂。後與吳三桂、多爾袞大戰於山海關一片石,負傷,致使大顺軍潰退。後隨李自成撤往湖廣,在武昌府突圍中被清軍俘殺。
  

生平


  李自成起義

  崇禎十一年(1638年),李自成農民軍在陝西潼關遭明軍合擊,他與李自成率餘眾18人騎突圍,隱至商洛山。次年再起。崇禎十三年助李自成突圍巴西、魚腹諸山,入河南災區,聲勢大振。十六年任權將軍。次年,農民軍兵分南、北兩路,東渡黄河,直趨京師。後宗敏協助李自成率北路軍經大同(今屬山西)、宣府(河北宣化),至北京城下。三月十七日夜,指揮北路的農民軍攻占外城。十九日,攻克京城。崇禎於煤山自盡。

  李自成進北京後,實施“助餉”政策,設立“比餉鎮撫司”,以劉宗敏、李過主之。規定助餉額爲“中堂十萬,部院京堂錦衣七萬或五萬三萬,道科吏部五萬三萬,翰林三萬二萬一萬,部屬而下則各以千計” (《甲申核真略》)。

  討伐吳三桂

  四月十七日,李自成在武英殿召集軍事會議,擬派大將劉宗敏出兵山海關。劉竟頂撞說,大家都是做贼的,憑什麼你在京城享受,讓我去前線賣命?李自成無奈,隻好率隊親征。劉宗敏不好再推托,隨李自成討吳三桂。

  四月二十六日,大顺軍向山海關猛攻,吳三桂拼死抗拒。後吳三桂引清軍入山海關,攻入京城,農民軍被迫撤退。清顺治二年(1645)隨李自成撤往湖廣,劉宗敏所部在武昌被清軍包圍,突圍中被清軍俘穫殺害。

  《鹿樵紀聞》記載劉宗敏曾強占吳三桂愛妾陳圓圓,暴怒的吳三桂隻好引清兵入關。明末清初詩人吳偉業《圓圓曲》寫道“痛哭三軍俱縞素,沖冠一怒爲紅顏。”但小說家姚雪垠在《論<圓圓曲>》(《文學遺產》季刊198O年第一期)一文,認定陳圓圓當時已不在北京,早就到了寧遠(興城,在錦州南邊),不久病死。
劉宗敏
劉宗敏

  相提並論

  對一個歷史人物,無論後人如何評價,但多是從文學作品中去認識的,因爲文學創作來源於現實生活,是以歷史爲依據的。姚雪垠的長篇歷史小說《李自成》中劉宗敏是李自成手下的第一員驍將,坐武將第一把交椅,在長期艱苦卓絕的階級鬥爭中,他們患難與共,結下了深厚的兄弟友情,可以說李劉班底是成就自成事業的基石。

  說到劉宗敏在義軍中的地位,我們可以打個形象的比喻,把事隔二百多年後由洪秀全領導的太平天國農民起義中的馮雲山、楊秀清與他相提並論,實再合適不過。

  毛澤東曾說過:“你們要學劉宗敏,我勸你們不要學”和“ 你們要做劉宗敏,我可不想當李自成啊!” 

小說人物


  人物出場

  在《李自成》中,劉宗敏出場時,就是總哨劉爺,收局仍然是李自成的左右手。李自成最終敗亡,先問到的兩個人的下落,一是劉宗敏二是宋獻策。

  劉宗敏出場在潼關南原。崇禎十一年(1638年),李闖王在陝西潼關遭明軍合擊,全軍崩潰。劉宗敏持雙刀,舍命沖殺,最終與李自成率18騎突圍,隱至商洛山,其間有咬舌除奸的壯擧。次年再起。1641年助李自成突圍巴 西、魚腹諸山,入河南災區,聲勢大振。1643年任權將軍。次年,農民軍兵分南、北兩路,東渡黄河,直趨京師。宗敏助李自成下北京,稱帝。

  得餉七千萬

  李自成進北京後,實施“助餉”政策,設立“比餉鎮撫司”,以劉宗敏、李過主之。據說拷掠京師諸公臣僚,幾無人色,廝文盡失。史家之記載也有趣,中國幾千年,公堂之上打人就是這樣,好像是應該的。 劉宗敏打幾個王親貴族,就了不得了。這些明朝大員們也有趣,當初崇禎皇帝窮得沒錢理國,向他們借餉幾百萬而不得。如今,劉宗敏李過往死里一頓打——得餉七千萬!崇禎弔死煤山,“朕非亡國之君,臣皆亡國之臣。”這話說得,也不是完全沒道理。

  5月26日,大顺軍向山海關猛攻,吳三桂拼死抗拒。後吳三桂引清軍入山海關,攻入京城,農民軍被迫撤退。這一退就沒有停止過,而且是一敗再敗,由北京—河北—陝西,直敗入湖北。清顺治二年(1645),劉宗敏在長江流域作戰,被清軍俘穫殺害。

  姚雪垠撰寫《李自成》,對明史特别是明末農民起義進行了深入的研究。與李自成共同起家的有多人,劉宗敏同時,還有一個劉敏政,也是鐵匠,是李自成的發小。姚雪垠進行了取舍,最終把兩個人物集中到了一起。 

劉宗敏的腐化

  迅速腐化

  作爲大顺最重要的軍事首領,劉宗敏腐化得極其迅速。這人仗着功勞極大又與李自成情同手足,強横之極,到後來,李自成也操縱不了他了。劉宗敏一到北京,就開始“挾妓”取樂,而在追餉的過程中他一定是有着深深的快感的,對於這個窮了一輩子的人來說,可以任意捕捉毆打那些以前令自己高山仰止的權貴們,還可以從他們身上榨錢,這是一個比打仗好玩多了的事。所以他成爲追餉的最得力支持者,他的軍隊是大顺最精銳的部隊,在他的影響下迅速腐化,去捉這些有錢人拷打玩弄,成了比任何軍國大事都重要的事,北京城内,到處跑的都是劉宗敏的兵,“腰纏多者千餘金,少者亦不下三百、四百餘金,人人有富足還鄉之心,無勇往赴戰之氣。”(《明季北略》)白色恐怖時代似乎到來了。

  大顺軍所到之處,開始“便街提士大夫”,就是現在說的“滿大街的抓人”。追餉是以大冊登記姓名,每一百人爲一組,由八名騎兵武裝押送到各營拘禁,從早到晚,“冤號之聲不絕於耳”,三月二十三日,李自成下了一道命令:無論新舊翰林官,每人派餉銀萬兩以上。二十七日又下了令,向“京中各官”派餉,規定:不論起用或不起用的官,皆派餉,其中被起用的官員,派餉數目少些,不被用的官,攤派的數目多,敢說一句“不辦”的話,立即用夾棍嚴刑拷追。很多人被拷打至死,這里麵包括“勸進”黨的國丈周奎,交了五十萬兩黄金仍難逃一死。

  追餉總指揮

  劉宗敏成了追餉活動的總指揮,他命令各處兵營的士兵均可任意追餉,即使在路旁街邊也可上刑,“人人皆得用刑,處處皆可用刑”。派餉的具體數目,按等追繳:中堂官即原明首輔、大學士一級的官,須出白銀十萬兩,各部院、京堂、錦衣官爲七萬或五萬、三萬,科道吏部官爲五萬、三萬,翰林官多則爲三萬、二萬,少則爲一萬,各部屬員以下的,均以千計。至於皇室勳戚之家,“無定數,人財兩盡而已。”從三月二十七日至四月一日,追餉的活動越來越擴大,由原來的官員、勳戚、宦官,到一般地士大夫階層、商人甚至百姓,史料記載,“各處蒐求漸宏,販鬻之家稍有赀產,則逮而夾之,老稚冤號,徹於衢路。”北京城内一片鬼哭狼嚎之聲音。當時的著名文人楊士聰親眼看見,劉宗敏所居府第有三個大院,受夾棍刑罰的每院有百人,這些人中,真正的有錢階層隻占十分之一二,大多數還是一些低級官員和小吏,還有一些商人,他們身受酷刑,慘狀令人不忍目睹,而當天過後,據說這幾百人無一生還。(楊士聰《甲申核真錄》)

  用劉宗敏來完成追餉大任務,也充分體現了李自成在用人上的極爲不明智,如果稍有頭腦之人,對劉宗敏這樣殘暴而又難以馴服的家夥都會有所提防,如果換成朱元璋,平定天下後會肯定會賞他一把屠刀,但李自成卻把這樣一個油水極大、極易失控的工作交給了他,可能是出於哥們義氣吧,他認爲劉宗敏忠心耿耿,與自己私交甚好,才委以重任,但卻忘了,政治家是最不能講個人感情的,以李自成這樣的品性,當個黑老大差不多,當政治家,差之甚遠。

  整苦明朝遺臣

  劉宗敏的追贓活動整苦了明朝遺臣,北京陷入白色恐怖之中,但對於老百姓來說,依然沒有什麼好日子過,在金錢與殘虐中尋求最大快感的大顺軍,到後來已經完全失控了。他們榨完了權貴的錢,開始任意捕捉富戶和平民百姓,大白天,店鋪和居民經常遭受搶劫,而在劉宗敏的縱容下,搶掠變成了淫掠,強搶民女的事件也多有發生。對長期在外作戰的大顺軍來說,進城後掠奪美女亦是其欲望宣泄手段之一,李自成在這方面也起了帶頭作用,他一進北京,就住到皇宮,將宮女集中起來,分賞給諸將和群臣,其他將領也多有此等劣蹟。這里面最厲害的是劉宗敏,他占據皇親田弘遇府第,將其中數十名女性盡數掠去,而在追餉活動中,爲了保命,甚至還有明官獻出妻女家小,收買農民軍領導人或下屬將領,軍紀之壞,已經全無章法。甚至到夜間,“兵丁斬門而入,掠金銀奴女,民始苦之。”(《流寇志》)

  大顺軍領袖在追餉、搶奪美女的狂潮中,還爭着攀比享受,除了李自成入居皇宮外,各將帥則“分居百官第”,如劉宗敏占都督田弘遇府第、李過占都督袁佑府第、穀可成占萬駙馬府、田見秀據曹駙馬府、李岩占嘉定伯府等等。劉宗敏是其中行事最惡之人,“殺人無虛日,大抵兵丁掠搶民財者也”,(《甲申核真錄》)這是對劉宗敏治下軍隊最真實的寫照。對北京老百姓來說,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這支秋毫無犯的義軍就成了左良玉的軍隊了,甚至還不如左良玉的軍隊。李自成最初曾號令軍隊:“軍令不得藏白金,過城邑不得室處,妻子外不得擕他婦人,寢興悉用單布幕綿。”這些命令在追餉面前,都盪然無存了。

  陳圓圓風波

  大顺政權的領導剛剛有所平定,馬上就要走上正軌,劉宗敏卻在這個時候昏了頭,竟然做了一件膽大包天的事:他到吳襄府把吳三桂寵妾陳圓圓掠來,想強占之,而又有一種說法是,李自成貪圖陳圓圓美貌,命劉宗敏奪之,竟然想納之爲妃。

  他們倆不論是誰做的這件事,都令歷史由此改寫。這個風月事件,令陳圓圓,一個不經意間出現在歷史舞台上的女人,讓吳三桂這個原本應該在歷史舞台上歸於沉寂的人物,突然又卷進風起雲湧的大時代浪尖,更讓李自成、吳三桂、多爾袞等人的命運突然間發生了徹底的逆轉。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boygot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