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0399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boygot (2011/1/4 12:51:33)  最新编辑:boygot (2011/1/4 12:51:33)
李自成
拼音:lǐ zì chéng
同义词条:鸿基,闯王
目錄[ 隱藏 ]
  李自成(1606~1645年?),原名鴻基。陝西米脂人。稱帝時以李繼遷爲太祖。人稱闖王、李闖。明末農民軍領袖之一,大顺政權的建立者。 

簡介

 
李自成
李自成
  李自成(1606-1645),明末農民起義領袖。原名鴻基。稱帝時以李繼遷爲太祖。世居陝西米脂李繼遷寨。 童年時給地主牧羊(一說家中非常富裕),曾爲銀川驛卒。崇禎二年(1629年)起義,後爲闖王高迎祥部下的闖將,勇猛有識略。八年滎陽大會時,提出分兵定向、四路攻戰的方案,受到各部首領的讚同,聲望日高。次年高迎祥犧牲後,他繼稱闖王。十一年在潼關戰敗,僅率劉宗敏等十餘人,隱伏商雒叢山中(在豫陝邊區)。次年出山再起。 十三年又在巴西魚腹山(腹一作複)被困,以五十騎突圍,進入河南。其時中原災荒嚴重,階級矛盾極度尖銳。李岩提出“均田免賦”等口號,穫得廣大人民的歡迎,散布“迎闖王,不納糧”的歌謠。部隊發展到百萬之眾,成爲農民戰爭中的主力軍。崇禎十六年(1643年)在襄陽稱新顺王。同年,在 河南汝州(今臨汝)殲滅明陝西總督孫傳庭的主力,鏇乘勝進占西安。次年正月,建立大顺政權,年號永昌。不久攻克北京,推翻明王朝。由於起義軍領袖犯了勝利時驕傲的錯誤,迫害吳三桂的家屬。逼反吳三桂,滿清貴族入關,聯合進攻農民軍。他迎戰失利,退出北京,率軍在河南,陝西抗擊。永昌二年(1645年)在湖北通山九宮山考察地形,李自成神祕消失,李自成餘部降清後,又反叛滿清,繼續抗清鬥爭。 

生平


  李自成,萬曆三十四年(1606)八月出生。 自成出生在米脂河西200里的李繼遷寨,距他的老家長峁鄢60多里(兩地現均爲横山地)。李自成的祖籍是米脂縣李家站,在米脂縣殿市鎮有個村落,名叫李繼遷村,當地人也叫做李家站,村里的人代代口口相傳,是李繼遷的後人。

  李自成先祖由甘肅太安遷入陝西省米脂縣李家站(西夏李繼遷兵站)居住.其祖父李海因生活所逼,遷至原米脂地長峁村(現屬横山縣).人們所說李自成“生在李繼遷寨,長在長峁村”,即指的是這段事。《米脂縣? 李自成族裔考》中記載到:"自成籍本縣太安里二甲,世居北鄉,距城七十里海會寺溝之李家站。"

  《米脂縣志》記載:“米脂李姓,分太安里二甲李氏和永和石樓李氏。一支是太安里二甲,李自成家庭屬太安里二甲,明代前由甘肅太安里遷徙來。而另一支李氏是由山西永和石樓縣遷移到米脂的,二支李氏不屬於同宗同室。太安里二甲的李氏,是一大族,遍及米脂城鄉各處。”

  李自成家庭屬太安里二甲,明代前由甘肅太安里遷徙來到李家站。而這個李家站正是當年黨項拓跋平夏部從甘肅東遷後居住的地方。 

兵變


  李自成少年喜好鎗馬棍棒。父親死後他去了明朝負責傳遞朝廷公文的驛站當驛卒。明朝末年的驛站制度有很多弊端,明思宗在崇禎元年(1628年)驛站進行了改革,精簡驛站。李自成因丟失公文被裁撤,失業回家,並欠了債。同年冬季,李自成因繳不起擧人艾詔的欠債,被艾擧人告到米脂縣衙。縣令晏子賓將他“械而游於市,將置至死”,後由親友救出後,年底,殺死債主艾詔,接着,因妻子韓金兒和村上名叫蓋虎的通奸,李自成又殺了妻子。兩條人命在身,官府不能不問,吃官司不能不死,於是就同侄兒李過於崇禎二年(1629年)二月到甘肅甘州(今張掖市甘州區)投軍。當時,楊肇基任甘州總兵,王國任參將。李自成不久便被王國提升爲軍中的把總。同年在榆中(今甘肅蘭州榆中縣)因欠餉問題殺死參將王國和當地縣令,發動兵變。 

征戰


  崇禎三年(1630),李自成率眾投農民軍首領不沾泥,繼投高迎祥,號八隊闖將。
李自成
李自成

  六年,在農民軍首領王自用病卒後,收其遺部2萬餘人。後與農民軍首領張獻忠等合兵,在河南林縣(今林州)擊敗明總兵鄧玘,殺其部將楊遇春,隨後轉戰山西,陝西各地。

  七年,連克陝西澄城,甘肅乾州(今乾縣)等地,後於高陵,富平間爲明總兵左光先擊敗。

  八年,與各路農民軍首領聚會河南滎陽(一說無此會),共商分兵定向之策。遂轉戰江北,河南,又入陝西,在寧州(今甘肅寧縣)擊殺明副總兵艾萬年等。鏇在真寧(今正寧西南)再敗明軍,迫總兵曹文詔自殺。

  九年,在高迎祥被俘殺後,被推爲闖王。領眾“以走致敵”,采取聲東擊西,避實擊虛的戰法,連下階州(今甘肅武都),隴州(今陝西隴縣),寧羌(今寧強)。鏇兵分三路入川,於昭化(今廣元西南),劍州(今劍閣),綿州(今綿陽)屢敗明軍,擊殺明總兵侯良柱。

  十年冬,圍攻成都多日未克,後摺師梓潼迎戰明總兵左光先,曹變蛟失利。遂分道返陝,移師潼關,遭明軍伏擊,將卒傷亡散失甚眾,率部將劉宗敏,田見秀等18騎隱伏於陝西商,洛山中。不久,親赴穀城(今屬湖北),穫取爲明廷招撫的張獻忠資助。

  十二年,與複起的張獻忠合兵破竹溪,移師截斷明軍糧道。後協助羅汝才於香油坪擊敗明總兵楊世恩部。

  十三年,爲明總兵左良玉敗於房縣,重入河南,破永寧(今洛寧),斬萬安王朱采?。與當地農民軍首領一鬥穀合兵,眾至數十萬,攻克宜陽。進至盧氏,得牛金星,寧獻策,用爲謀士。納李岩均田免賦建策,深得民眾擁護,有歌謠“迎闖王,不納糧”(《明史?李自成傳》)。

  十四年春,移師圍洛陽,得守軍策應破城,執殺福王朱常洵。鏇揮師圍開封,數攻不克,南走鄧州,與脱離張獻忠的羅汝才合兵,眾號百萬。後乘明軍四路向河南新蔡,項城調集,遣精兵於途中伏擊,致明軍陣亂敗逃,執殺明總督傅宗龍於項城

  1634年後金軍第二次入塞。1635年高迎祥、張獻忠、老回回、羅汝才、革里眼、左金王、改世王、射塌天、横天王、混十萬、過天星、九條龍、顺天王等十三家七十二營起義軍在河南召開“滎陽大會”,李自成提出“分兵定向、四路攻戰”方略。會後高迎祥、張獻忠率部攻下南直隸鳳陽,掘明皇室的祖墳,焚毁朱元璋曾經出家的“皇覺寺”,殺宦官六十多人,斬中都守將朱國相。張獻忠與李自成不合,乃分軍東走。

  1636年後金改清。清軍第三次入塞。高迎祥進攻西安時兵敗被陝西巡撫孫傳庭殺。李自成便被推爲“闖王”,繼續征戰四川、甘肅、陝西一帶。

  崇禎十年(1637年),楊嗣昌會兵10萬,增餉280萬,提出“四正六隅,十面張網”策略,限制起義軍的流動性,各個擊破,最後殲滅。此擧在二年内頗見成效。張獻忠兵敗降明,李自成在渭南潼關南原遭遇洪承疇、孫傳庭的埋伏被擊潰,帶着劉宗敏等殘部17人躲到陝西東南的商洛山中。崇禎十一年(1638年)八月,清兵從青口山(今河北迂安東北)、牆子嶺(今北京密雲東北)兩路毁牆入關,發動了第四次入關作戰。楊嗣昌爲貫徹其“安内方可攘外”的戰略,力主與清議和,但遭到宣大總督、勤王兵總指揮盧象升的激烈反對。崇禎和戰不定,急調洪承疇等人東去勤王,李自成竟大難不死。

稱王

 
農民領袖李自成
農民領袖李自成
  1639年張獻忠在穀城(位於湖北襄樊)重新起義,李自成從商洛山中率數千人馬殺出。1640年李自成趁明軍主力在四川追剿張獻忠之際入河南,收留饑民,鄭廉在《豫變紀略》載李自成大賑饑民的盛況:“向之朽貫紅粟,贼乃藉之,以出示開倉而賑饑民。遠近饑民荷鋤而往,應之者如流水,日夜不絕,一呼百萬,而其勢燎原不可撲”。自此李自成軍隊發展到數萬,提出“均田免賦”口號,即民歌之“迎闖王,不納糧。”崇禎十四年正月二十日(1641年1月)攻克洛陽,殺萬曆皇帝的兒子福王朱常洵,從後園弄出幾頭鹿,與福王的肉一起共煮,名爲“福祿宴”[1],與將士們共享。稱“奉天倡義文武大元帥”。之後在一年半之内三圍省城開封未果,最後一次1642年黄河決堤沖毁開封。先後殺死陝西總督傅宗龍、汪喬年。10月在河南郟縣敗明陝西巡撫孫傳庭。與此同時明朝對清朝戰事不利,3月,洪承疇降清。11月,清軍第五次入塞,深入山東,掠走36萬人。

  1643年1月李自成在襄陽稱“新顺王”。3月,殺與之合軍的農民領袖羅汝才。4月殺叛將袁時中。5月張獻忠克武昌建立“大西”政權。10月,李自成攻破潼關,殺死督師孫傳庭,占領陝西全省。1644年1月李自成在西安稱帝,以李繼遷爲太祖,建國號“大顺”。  

入京


  崇禎十七年(1644年)一月李自成東征北京,突破寧武關,殺守關總兵周遇吉,攻克太原、大同、宣府等地,明朝官吏薑瑞、王承胤紛紛來降,又連下居庸關、昌平,三月十七日半夜,守城太監曹化淳率先打開外城西側的廣甯門,農民軍由此進入今複興門南郊一帶。三月十八日,李自成派在昌平投降的太監杜勳入城與崇禎祕密談判。據《小腆紀年附考》卷4載,李自成提出的條件爲:“闖人馬強眾,議割西北一帶分國王並犒賞軍百萬,退守河南……闖既受封,願爲朝廷内遏群寇,尤能以勁兵助剿遼藩。但不奉詔與覲耳。”雙方談判破裂。三月十九日清晨,兵部尚書張縉彥主動打開正陽門,迎劉宗敏率軍,崇禎皇帝在景山自縊,李自成下令予以“禮葬”,在東華門外設廠公祭,後移入佛寺。二十七日,葬於田貴妃墓中。李自成入住紫禁城,封宮女竇美儀爲妃。大顺軍進城之初京城秩序尚好,店鋪營業如常。但從二十七日起,大顺軍開始拷掠明官,四處抄家,規定助餉額爲“中堂十萬,部院京堂錦衣七萬或五萬三萬,道科吏部五萬三萬,翰林三萬二萬一萬,部屬而下則各以千計”,劉宗敏制作了五千具夾棍,“木皆生棱,用釘相連,以夾人無不骨碎。”[3]城中恐怖氣氛逐漸凝重,人心惶惶,“凡拷夾百官,大抵家資萬金者,過逼二三萬,數稍不滿,再行嚴比,夾打炮烙,備極慘毒,不死不休”[4],談遷《棗林雜俎》稱死者有1600餘人。李自成手下士卒搶掠,臣將驕奢,“殺人無虛日,大抵兵丁掠搶民財者也”[5]。四月十四日,西長安街出現告示:“明朝天數未盡,人思效忠,定於本月二十日立東宮爲皇帝,改元義興元年。”十三日,由李自成親率十萬大軍奔赴山海關征討吳三桂。

  據說李自成進北京後,從宮中蒐出内帑“銀三千七百萬錠,金一千萬錠”,“舊有鎮庫金積年不用者三千七百萬錠,錠皆五百(十?)兩,鐫有永樂字”(《明季北略》卷二十)。時人許重熙在《明季甲乙兩年匯略》借談遷之口謂曰:“損其奇零,即可代兩年加派,乃今日考成,明日蒐括,海内騷然,而扃鑰如故,豈先帝未睹遺籍耶?不勝追慨矣。”但可信度並不高。計六奇認爲:“予謂果有如此多金,須騾馬一千八百五十萬方可載之,即循環交負,亦非計月可畢,則知斯言未可信。”據梁方仲估計,1390年至1486年,中國國内白銀總產量隻有三千萬兩上下。明亡前,雖有大量白銀流入,但也隻有四千五百萬兩。 

覆滅

 
李自成
李自成
  四月二十一日,李自成與駐守山海關將領吳三桂進行一片石戰役。戰至四月二十二日,吳軍漸漸不支。吳三桂乃降於清朝攝政王多爾袞,兩軍聯手擊潰李自成,主將劉宗敏受傷,急令撤退。二十六日李自成逃到京城,僅三萬餘人,二十九日李自成在北京稱帝,怒殺吳三桂家大小34口,次日逃往西安,由山西、河南兩路徹退。臨行前火燒紫禁城和北京的部分建築,七月渡黄河敗歸西安,不久,棄西安,經藍田,商州,走武關。由於南明弘光帝朝廷的建立和大顺軍的節節敗退,很多投降大顺的原明朝將領複投南明或清朝,李自成於是疑心日盛,終於妄殺李岩等人,致使人心離散。

  顺治元年(1644年)十二月,清軍出擊潼關,大顺軍列陣迎戰,清軍因主力及大炮尚未到達,堅守不戰。顺治二年(1645年)清軍以紅衣大炮攻破潼關,李自成采避戰的方式流竄,經襄陽入湖北,試圖與武昌的明朝總兵左良玉聯合抗清,左良玉東進南京去南明朝廷“清君側”征討馬士英病死途中。4月李自成入武昌,但被清軍一擊即潰。5月在江西再敗,於1645年神祕消失。  

李自成墓

 
李自成墓
李自成墓
  李自成墓屬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位於湖北省通山縣九宮山下牛蹟嶺。李自成(1606一1645),明末農民起義領袖。本名鴻基,陝西省米脂人。據記載,大顺永昌二年(1645年)初夏,他由武昌揮師東下南京,因形勢逆轉,征途受阻,即取道九宮山轉戰江西,不意在山下李家鋪突遭清軍襲擊,倉促突圍,單騎誤入葫蘆槽,被小源口寨勇頭目程九伯殺害,遂葬於此。建國後曾多次維修,並增建了拱橋、層台、花壇、墓碑、陳列館、休息廳等附屬建築。墓碑上書“李自成之墓”系郭沫若所題,墓後高處聳立着下馬亭,附近還有落印盪、激戰坡等遺址。 南虹橋在通城縣城東南16公里鯉港河上。因形若長虹坐落塘湖之南而名。清鹹豐七年(1857年)建,爲邑中著名石橋之一。青石叠砌,五拱並置,長40米,高5米,寬5米,設計大方,結構堅實,卓躒宏偉。經歷百餘年風雨,迄今依然如故。碧波盪漾,夾岸樹木,煙霞掩映,異景别趣。  

李自成行宮


  位於米脂縣城北的盤龍山上。明崇禎十六年,李自成在西安建大顺國後,遂命人在這里修建了行宮和祖墓,山名也是因此而來。行宮構思精巧,造型别致,主要建築有樂樓、梅花亭、捧聖樓、玉皇閣、慶祥殿和北慶宮等,是陝北别具一格的宮殿園林旅游區。行宮内還設有米脂婦女革命史蹟展。

  近年來,當地政府對行宮進行了修葺,恢複了原來規模和景觀,並建立李自成紀念館介紹其生平事蹟,正殿中安放着李自成的玻璃鋼鑄像。

  交通:從榆林乘車到米脂即可,行程約 2小時,車費6元左右(單程)。  

評價


  甲申年中國歷史的巨變,李自成的大起大落,給人們留下了深刻記憶。實際上他的真正失敗是在永昌二年。這年夏天後,從陝西敗退至湖廣的李自成,再沒有在政治.軍事舞台上出現。有人以爲他兵敗後就死了,也有人說他從此潛隱了。但即使人真未死,他的政治生命也於此時終結了。

  透過數百年歷史煙雲,回望李自成成功、失敗的經歷,特别是他的品德、作風和“愛民”精神,是有意義的。逼上梁山,揭竿起義兵。

  明萬曆三十四年八月二十一日(1606年9月22日),李自成出生於陝西米脂縣雙泉里李繼遷寨。他的祖上本居米脂城北七十里屬於泰安里的李家站村,因無定河之西土地廣,草地寬,生活困難的李自成之父李守忠、祖父李海遷居距縣城二百里的李繼遷寨,後又移居同屬雙泉里的常峁焉村。在河西,作爲養馬戶的李家遭遇破產,李自成給姬氏、艾氏攬過工,牧過羊。二十一歲,在米脂城内的銀川驛應募當驛卒。生長在封建腐朽統治下的窮荒邊地,他青少年時期飽嚐了人生艱辛,世態炎涼。
農民領袖李自成
農民領袖李自成

  明末驛遞積弊甚深,驛站經費本來就少,地方官克扣,過往官員也勒索,驛馬倒斃道旁,驛夫枵腹應差的現象十分嚴重。李自成爲生活所迫,隻好借貸度日。盡管驛卒的差使非常苦累,畢竟聊可謀生。在陝北農民軍風起雲湧之時,李自成並未較早起義。可是明政府的裁驛使他失了業。

  在此前後,他因死了三疋驛馬,官府索賠追逼甚嚴。富紳艾同知趁危逼債,還送官責治,唆使縣令晏子賓將他枷於街頭烈日中笞打示眾,不給飲食。眾驛卒不勝其忿,毁枷擁他出城。李自成驛卒失業,無所得食,除了“造反”,走投無路,遂於崇禎三年在米脂西部西川一帶揭竿起義。

  李自成少年開始習武,當驛卒後仍習騎射,見識日增,起義之後作戰驍勇,多智而有膽略,很快在眾義軍首領中脱穎而出。幾經大浪淘沙,他領導的農民軍,成爲爲數不多的一支勁旅。

  他當初是被明官紳“逼勒爲寇”的,後將崇禎逼上煤山自縊之人,正是被明政府裁掉的驛卒李自成。崇禎裁驛節省的財政開支用於“剿寇”,卻不料失業的驛卒又參加了起義大軍,其中的李自成最終成了他的掘墓人。他自釀自食的苦酒,真是耐人尋味。

  明末農民軍在戰略防禦和相持階段,勢力不強,不斷受到官軍的追殺,至崇禎十一年陷入低穀,首領們有的徘徊觀望,有的投降官軍。李自成這年於潼關南原慘敗,妻女俱失,僅十八騎突出重圍。在此情況下,性格倔強的李自成絕不言降,潛伏深山,養精蓄銳,矢志東山再起。崇禎十三年冬,他看准時機,星馳入豫,饑民群附,很快發展到百萬之眾。他初爲闖將,破洛陽後,正式繼稱已故農民軍首領高迎祥的闖王稱號,確定了“據河洛,取天下”的目標。

  盡管軍需給養數量巨大,爲不增加百姓負擔,改善饑民生活,李自成提出和推行了“均田免糧”、“蠲免錢糧”、“三年免征”等政策,還拿出錢糧賑饑濟貧。大顺政權財政、軍需的主要來源和打擊的對象,是明宗室貴族、貪官污吏及豪紳地主。這必然引起他們的不滿和反抗,這是李自成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但爲貧民百姓着想,他還是義無反顧地去做。

  史籍有李自成“敬天愛民”、“除暴恤民”、“問民疾苦”等許多記載。他進京不久,就將紫禁城乾清宮原有匾額“敬天法祖”四字改爲“敬天愛民”。在如見原明代檢討梁兆陽時,他說:“朕隻爲幾個百姓,故起義兵”。他還兩次召見京師耆老,問民疾苦,了解士兵對百姓有無擾害。李自成農民軍軍紀規定,“各營有擅殺民者,全隊皆斬。”“敢有掠民財者,凌遲處死。”“馬騰入田苗者斬之。”

  如此等等,可見李自成政策.軍令所出,無不爲農民群眾的利益着想。正因爲如此,李自成理所當然地受到了民眾的擁護、支持和頌颺。遠近饑民荷旗結隊往應者有之,滿城結彩焚香迎接者有之。各地百姓更有“盼星星,盼月亮,盼着闖王出主張”,“吃他娘,着他娘,吃着不夠有闖王,不當差,不納糧,大家快活過一場”等許多歌謠,表達自己的願望與喜悦之情。這種情況,在中國歷史上是不多見的。

  李自成議事講民主,軍中有事,召集主要將領和謀士共同商議,他聽取和采納合理意見。《明史紀事本末》卷七十八載:“每有謀畫,集眾訐之,自成不言可否,陰用其長者,人多不可測也”。沈國元《大事記》也說,李自成“凡事皆共謀之”。

  與農民軍首領羅汝才和張獻忠妻妾成群相比,李自成妻妾很少,即使在稱帝之後,他的後妃也隻有高氏、陳氏、竇氏等數人。這與封建帝王妃嬪三宮六院不可同日而語。

  李自成進入北京,雖然身居皇宮,生活仍然十分儉樸。“早起喝少許米湯,憚用他物。”不用宮中華貴的龍鳳器物。“衣帽不異人”,仍是氈帽箭衣。出行騎馬,隻張小黄蓋,沒有鋪張排場的儀仗。

  李自成出身寒門,起義前生活艱辛,深知衣食來之不易,奢侈危害良多。盡管義軍破城,經常是美女如雲,財物堆積如山,但作爲義軍首領,甚至稱王稱帝後,他仍能自奉甚儉,不好酒色財物,充分顯示了他勞動人民的英雄本色。

  敗之過速,功績垂青史。

  李自成進入北京後,對官紳、富商追贓助餉,當他發現刑拷面過寬,波及到無辜時,立即糾正,並對負責追贓的將領說:“何不助孤作好皇帝?”他有做一個好皇帝的理想,但他從往外流亡至垂敗僅曆一年,戰爭尚未結束,人民沒有得到休養生息,美好的願望竟成遺憾。

  李自成目睹明末統治階級横征暴斂造成廣大農民生活極度困苦的悲慘境況,“不忍坐視”,在占領區内推行“均田免糧”.“割富濟貧”等政策,大力恢複農業生產,推行“招商賑饑”.“平買平賣”等工商業政策,取得明顯成效。這說明若無清軍的入關,起自社會底層,深知百姓疾苦的李自成,必能迅速結束戰爭,統一全國,推進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

  有學者指出,由於清兵的南進,民族矛盾激化,連年的戰禍使勞動人口等社會生產力遭到極大破壞。代替大顺朝的清王朝,是一個以社會發展水平較低的滿族貴族同漢族中最腐朽的地主階級相勾結建立起來的王朝,推遲了明末凋敝的社會生產的恢複,導致了我國社會在較長時期里,陷入發展緩慢的境地。

  清政權入關後推行民族征服政策,尤其是清軍對江南颺州等城士民的屠殺是那麼殘酷。滿族無法比擬漢文化的悠久豐厚、博大精深,清代,動輒大興文字獄,是那麼小氣。清中後期,在西方國家大興工業革命時,清王朝仍以天朝大國自居,閉關鎖國……當人們回顧這段不很遙遠的歷史,很自然地思及李自成,更有人感言:“十八子當主神器”。

  盡管李自成成之艱難,敗之過速,但他仍建立了不可磨滅的歷史功績。一代偉人毛澤東於1944年給李鼎銘的信中說:“實則吾國自秦以來二千餘年推動社會向前進步者,主要的是農民戰爭,大顺帝李自成將軍所領導的偉大的農民戰爭,就是二千餘年來幾十次這類戰爭中極著名的一次。”李自成領導的農民起義軍,使深受欺壓的貧苦百姓颺眉吐氣,猛烈地沖擊了封建制度,推翻了腐朽的明王朝,爲清前朝休養生息,發展生產掃平了道路,奠定了基礎,提供了借鑒。他的功績將永遠彪炳史冊。

  明朝官方和其代表的地主階級把李自成當作十惡不赦的贼寇。而黎民百姓是從不認爲李自成是贼寇的。史料記載:“贼(指李自成)令嚴明,將吏無敢侵略。明季以來,師(指官軍)無紀律,所過鎮集,縱兵搶掠,號曰‘打糧’井里爲墟。而有司供給軍需,督逋賦甚急,敲樸煎熬,民不堪命。至是陷贼,反得安舒,爲之歌曰:‘殺牛羊,備酒漿,開了城門迎闖王,闖王來時不納糧。’由是遠近欣附,不複目以爲贼。”

  曾爲明官的有識之士對他也有高度評價。李自成進入北京後,梁兆陽就盛讚他說:“我皇上救民水火,自秦入晉,曆恒抵都,兵不血刃,百姓皆簞食壺將以迎王師,其神武不殺,直可比隆唐若湯武不足道也。”

  李自成推翻明朝,卻抗清失敗,實際上爲清入關扮演了清道者的悲劇角色。滿清以爲明複仇爲名,行入主中原之實,竊取了李自成農民軍的勝利果實,卻以正統自居,仍將他罵爲贼寇。清政府修的《明史》就把李自成列入“流贼”傳。這正應了“成者王侯敗者贼”這句古話。

  然而歷史是公正的,清亡之後,明、清官府戴給李自成的贼寇帽子終被扔掉。現當代論者,無不認爲他是偉大的農民起義領袖。

    1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boygot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