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5167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boygot (2011/1/4 12:20:05)  最新编辑:boygot (2011/1/4 12:20:05)
吳三桂
拼音:wú sān guì
同义词条:月所
  吳三桂(1612年-1678年10月2日)),字月所,明朝遼東人,吳周王朝建立者吳周太祖。祖籍江南高郵(今江蘇高郵),錦州總兵吳襄之子。以父蔭襲軍官。明崇禎時爲遼東總兵,封平西伯,鎮守山海關。1644年降清,引清軍入關,被封爲平西王。1661年殺南明永曆帝,1673年叛清,發動三藩之亂,並於1678年中秋夜病死。其孫吳世璠繼其皇帝位,諡爲太祖高皇帝。 

人物經歷


吳三桂
吳三桂
  1612年出生明天啟末年,帶二十餘名家丁救其父於四萬滿洲人之中,孝勇之擧遍聞天下,有“勇冠三軍、孝聞九邊”的美譽崇禎四年(1631年)八月,任遼東總兵官,鎮守山海關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初,崇禎帝飛檄加封他爲平西伯。

  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二十二日,山海關之戰中大敗李自成,受清(此時已降清)封平西王。

  清顺治十四年(1657),會同清軍多尼等進攻南明雲貴等地

  清顺治十六年(1659),鎮守雲南,引兵入緬,迫緬王交出南明永曆帝。

  清康熙元年(1662),殺南明永曆帝於昆明。同年,清廷晉封吳三桂爲平西親王,兼轄貴州省,永鎮雲貴。

  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下令撤藩。吳三桂聞訊後叛清。自稱周王、總統天下水陸大元帥、興明討虜大將軍,發布檄文,聯合平南王世子尚之信、靖南王耿精忠及廣西將軍孫延齡、陝西提督王輔臣等以反清複明爲號召起兵反清,揮軍入桂、川、湘、閩、粵諸省,戰亂波及贛、陝、甘等省,史稱三藩之亂。

  康熙十七年(1678年),吳三桂在湖南衡州稱帝,國號大周,建元昭武。同年秋在長沙病死。

  清軍平定雲南後,被掘墳摺骨。 

坎坷生平


  崇禎四年(1631)八月,皇太極發動大凌河之役,吳襄在赴援時逃亡,導致全軍覆滅,祖大壽降清,孫承宗罷去,吳襄下獄,乃擢吳三桂爲遼東總兵官,鎮守山海關。史載吳三桂部“膽勇倍奮,士氣益鼓”,是明末最後一支有戰力的鐵騎部隊。

  崇禎十七年(1644)三月初,李自成破大同、真定,逼近北京 ,崇禎帝飛檄加封他爲平西伯,令其放棄寧遠(今遼寧興城)入衛京師,起用吳襄提督京營。吳三桂奉旨入援京師,十六日抵山海關,一路上“遷延不急行,簡閱步騎”,二十日抵達河北豐潤時,李自成領導的農民起義軍已進入北京,崇禎帝自縊景山(煤山),北京失陷,吳三桂撤兵退保山海關。李自成後曾多次招他歸降,吳三桂再三猶豫,因其妾陳圓圓被李自成部將掠去,其父也被拘押“拷掠甚酷”,大怒。遂上書清睿親王多爾袞 ,請清兵入關滅贼。李自成聞知此訊,4月13日,親率大軍十萬號稱二十萬,奔赴山海關攻討吳三桂。22日山海關之戰,吳軍初敗,吳三桂求救於清攝政王多爾袞,清兵入關。吳三桂與清軍在一片石戰役中聯合大敗李自成,受清封平西王。

  不久,吳三桂又爲清軍先鋒,追擊李自成,並平滅陝西等地的流寇餘部,並滅四川軍閥張獻忠,結束了其在四川建立的暴虐政權。清顺治十四年(1657),會同清軍多尼等進攻南明雲貴等地區。十六年,清廷命他鎮守雲南,引兵入緬,迫緬王交出南明永曆帝。康熙元年(1662),吳三桂殺南明永曆帝於昆明。同年,清廷晉封吳三桂爲平西親王,兼轄貴州省,永鎮雲貴。與鎮守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鎮守廣東的平南王尚可喜子尚之信相呼應,成爲擁兵自重的三藩。
吳三桂
吳三桂

  顺治十七年,朝廷以賦税不足,令吳三桂裁減兵員。吳三桂將綠營及投誠兵從六萬人減至二萬四千人,汰弱存強,留下的全是精銳之師。清廷於康熙十二年(1673年)下令撤藩。吳三桂聞訊後叛清。自稱周王、總統天下水陸大元帥、興明討虜大將軍,發布檄文,,聯合平南王世子尚之信、靖南王耿精忠及廣西將軍孫延齡、陝西提督王輔臣等以反清複明爲號召起兵反清,揮軍入桂、川、湘、閩、粵諸省,戰亂波及贛、陝、甘等省,史稱三藩之亂。清政府調重兵全力鎮壓叛亂,逐漸扭轉了戰局,康熙十七年(1678年),吳三桂在衡州(今衡陽)稱帝,稱衡州爲“應天府”,國號大周,建元昭武。其本人也開始蓄發,改穿明朝皇帝冠袍。同年秋在衡州皇宮病死 。其孫吳世璠繼位衡州,退據貴陽、雲南 。康熙二十年(1681年)昆明被圍,吳世璠自殺,餘眾出降。吳三桂的子孫後代幾乎被徹底殺光,包括繈褓中的嬰兒,其中一些爲躲避誅九族,在貴州、雲南部分地區隱居數百年。《清史稿》有吳三桂本傳。

  本是大周皇帝的天子命,卻爲大清朝打下半壁江山的人,敢爲愛情失去江山的人,使一代梟雄李自成命喪其手的人。諸多的悲劇與無奈造就了他色彩鮮明、複雜多變的人生性格:既有“沖冠一怒爲紅顏”的真情實感;又有愛江山甚於愛美人的殘暴與貪婪;他反複無常,言而無信,仕明叛明,聯闖破闖,降清反清……人生之善與惡,無一不在他身上迸發……然而,作爲歷史上的傳奇人物之一,吳三桂在明末清初的歷史舞台上卻又是最最關鍵的籌碼。曾左右了當時的歷史走向。因此,後人對其評價多是毁譽參半、亦颺亦抑的。很難勾勒出他本身的性格及其演繹出的那些光怪陸離、令人目不暇接的人生變故。 

性格特點


  吳三桂孝勇善戰,勇敢無畏,使其年紀輕輕,就擁有了“勇冠三軍、孝聞九邊”的美譽,上演了“少年救父”之擧。然而他性格反複,暴躁圓滑,使其作出仕明叛明,聯闖破闖,降清反清之事,並因此背上了“漢奸叛贼”的千古罵名。

  吳三桂軍事才能過人,一生戰功不斷,年過七旬仍可帶兵上陣大敗清軍,但他卻缺少作爲一國之君的雄才和領導能力,無法形成自己獨立的政治綱領和政治目標,無法長期團結一批有識之士,穫得長久的影響力和號召力,使其在揭竿反清時,雖能連連攻城拔寨,短期内奪下清王朝半壁江山,卻無法讓新生的吳周政權免於夭摺。 

衡州稱帝

  

吳三桂衡陽建都


  1678年4月22日,吳三桂在衡陽稱帝加冕典禮,定國號爲“周”。

  吳三桂,明崇禎時爲遼東總督。李自成攻陷北京,擄去吳三桂愛妾陳園園,“沖冠一怒爲紅顏”,吳三桂降清,爲建立清王朝立下汗馬功勞,被封爲平西王鎮守雲南。康熙皇帝爲加強中央集權,下令削藩,降旨令吳三桂歸老遼東。吳三桂在雲南、貴州兵精將廣,儼然小王國,不甘失去到手的大權,便自稱“天下都招討兵馬大元帥”,以康熙十三年爲“周王”元年,並聯合福建靖南王耿精忠、廣東平南王尚可喜之子尚之信和各地反清勢力起事。
吳三桂
吳三桂

  康熙十五年(1676)十一月初五,吳三桂率兵經潭州至衡陽,以衡永郴桂道衡州知府衙門(舊衡南縣政府所在地)爲“行殿”,指揮各路軍事。清兵的反擊挫敗了吳三桂的鋒銳,吳三桂爲鼓舞士氣,挽救危局,穩定軍心、民心,於康熙十七年(1678)閏三月初二日築壇於回雁峰前饅頭嶺,擧行稱帝加冕典禮,稱“大周昭武皇帝”,定國號爲“周”,改元“昭武”,稱衡州爲“應天府”,改鍾鼓樓爲“五鳳樓”,回雁門爲“正陽門”,大街名“棋盤街”等,一切用京城名稱,加封文武百官。八月開科錄士,錄取者60人。建造皇帝宮殿95間,象征九五之尊。然而好夢不長,吳三桂忽患重病,於八月十五日深夜在皇宮死去,隻做了五個多月的皇帝,“皇孫”吳世璠衡州繼位。翌年正月初,臣屬們抬着吳三桂的棺材,擁吳世璠離開衡陽,經寶慶入貴州,大元帥馬寶留守衡陽。康熙十八年(1679)九月,清軍複克衡陽,結束了衡陽作爲帝都的短暫歷史。 

吳三桂稱帝古錢漳州詔安首現

  吳三桂在衡州稱帝,並鑄造的「昭武通寶」錢幣在漳州詔安發現。這枚古銅錢直徑3.5釐米,孔徑0.8釐米,正反面都是篆體字,正面文字爲 「昭武通寶」,背面爲「壹分」。

  吳三桂稱帝後的「大周」政權鑄造了一批「昭武通寶」及「利用通寶」錢幣,兩錢並行,傳世的“昭武通寶”有平錢及壹分錢二種,平錢有篆楷二種,人稱“小昭武”。壹分錢人稱“大昭武”,存世僅見篆書一種。流通範圍爲湖南、貴州、雲南、福建、四川廣東、廣西等地區。清政府平亂後,嚴禁「昭武通寶」下令一律收繳,因而「昭武通寶」絕大多數被付之一炬。當地專家稱,該錢幣在詔安首次發現,對研究當時的衡制、重量、度衡有一定的價值。 

周王吳三桂政權文縣守禦所印


  “文縣守禦所印”印,印面7.6×7.6cm,通高10cm。印銅鑄,柱鈕。印面陽線寬邊框内鑄陽文叠篆書體印文,右上起顺讀。印台有楷書刻款“文縣守禦所印。禮曹造。周五年二月 日。天字四千六百九十三號”。

  康熙十七年(1678年)吳三桂在衡州稱帝。直到康熙二十年(1681年)三藩叛亂被徹底平定。文縣守禦所印刻年款爲“周五年二月日”,說明此印是吳三桂稱周王時頒行的地方官印,印款推行紀年,也表明吳三桂在衡州稱帝之前即有稱帝之心。印款編號之大,足見吳三桂當時的影響與號召盛極一時。此印的整體鑄造形式與同類的清政府官印基本相同。 

永曆皇帝的絕筆信

  將軍本朝之勳臣,新朝之雄鎮也。世膺爵秩,藩封外疆,烈皇帝之於將軍可謂甚厚。詎意國遭不造,闖逆肆志,突我京師,逼死我先帝,掠殺我人民。將軍縞素誓師,提兵問罪,當日之本衷原未盡泯也。奈何清兵入京,外施複仇之虛名,陰行問鼎之實計。紅顏幸得故主,頓 忘逆贼授首之後,而江北一帶土宇,竟非本朝所有矣。南方重臣不忍我社稷顛覆,以爲江南半壁,未始不可全圖。詎鸞輿未暖,戎馬卒至。閔皇帝(指弘光)即位未幾,而車駕又蒙塵矣。閩鎮興師,複振位號,不能全宗社於東土,或可偏處於一隅。然雄心未厭,並取隆武皇 帝而滅之。當是時,朕遠竄粵東,痛心疾首,幾不複生,何暇複思宗社計乎?諸臣猶不忍我二祖列宗之殄祀也,強之再四,始膺大統。朕自登極以來,一戰而楚失,再戰而西粵亡。朕披星戴月,流離驚竄,不可勝數。幸李定國迎朕於貴州,奉朕於南(寧)、安(隆),自謂 與人無患,與國無爭矣。乃將軍忘君父之大德,圖開創之豐勳,督師入滇,犯我天闕,致滇南寸地曾不得孑然而處焉。將軍之功大矣!將軍之心忍乎?不忍乎?朕用是遺棄中國,鏇渡沙河,聊借緬國以固吾圉。出險入深,既失世守之江山,複延先澤於外服,亦自幸矣。邇來 將軍不避艱險,親至沙漠,提數十萬之眾,追煢煢羈旅之君,何視天下太隘哉!豈天覆地載之中,竟不能容朕一人哉!豈封王錫爵之後,猶必以殲朕邀功哉!第思高皇帝櫛風沐雨之天下,朕不能身受片地,以爲將軍建功之能。將軍既毁宗室,今又欲破我父子,感鴟鴞之章, 能不慘然心惻耶?將軍猶是中華之人,猶是世祿之裔也。即不爲朕憐,獨不念先帝乎?即不念先帝,獨不念二祖列宗乎?即不念二祖列宗,獨不念己身之祖若父乎?不知新王何親何厚於將軍,孤客何仇何怨於將軍?彼則盡忠竭力,此則除草絕根,若此者是將軍自以爲智,而 不知適成其愚。將軍於清朝自以爲厚,而不知厚其所薄,萬祀而下,史書記載,且謂將軍爲何如人也。朕今日兵單力微,臥榻邊雖暫容鼾睡,父子之命懸於將軍之手也明矣。若必欲得朕之首領,血濺月日,封函報命,固不敢辭。倘能轉禍爲福,反危就安,以南方片席,俾朕 備位共主,惟將軍命。是將軍雖臣清朝,亦可謂不忘故主之血食,不負先帝之厚恩矣。惟冀裁擇焉。 

相遇陳圓圓


  有一年,吳三桂隨祖父到蘇州采購綢緞,閑暇時與蘇州好友周仝游覽太湖。二人正在茶館品茶,忽見隔岸游艇上有一位妙齡女子翩翩起舞,歌聲優美動聽,吳三桂不覺怦然心動。他問周仝:“這是何方女子,聲色超群,令人傾倒?”周仝道:“你有所不知,她叫陳圓圓,是蘇州藝美戲班子的當紅歌妓,名震江南。”
吳三桂
吳三桂

  吳三桂與周仝分别後,心神不定,腦海里總浮現陳圓圓的身影。他無心經商,常借故“與同窗好友相會”,實則跟隨藝美班觀看演出,以目睹陳圓圓的芳容。陳圓圓每次出場演出,總看見前排座位上有一位英俊青年,目不轉睛地盯着自己,使她六神無主。她偷偷觀看這位青年,儀表堂堂,文質彬彬,從他的衣着打扮看來不像普通人家子弟。後來聽老板說,這青年姓吳,叫吳三桂,是將門子弟。陳圓圓每次演出,隻要看見吳三桂,便心不由己地暗送秋波。

  一日,陳圓圓缷妝後回家,忽聽背後人叫,回頭看時卻是吳三桂,她喜出望外,於是放慢了腳步。吳三桂緊走幾步,趕上陳圓圓,約她“春來茶館”叙話。二人來到茶館就坐,先客套了一番,要了壺茉莉花茶,邊品茶邊聊天,互訴愛慕之情。二人難分難舍,大有相見恨晚之感。吳三桂說:“我一定要把你贖出來,娶你爲妻,永不分離。”陳圓圓說:“我出身貧賤,不配當你的妻子,隻要你對我好,能在身邊伺候你我就心滿意足了。”於是二人海誓山盟,私定終生,隻等吳三桂父親應允,再明媒正娶,接陳圓圓進入吳家大門。

  誰知風雲突變。正當吳三桂與陳圓圓“情切切,意綿綿”之時,吳三桂的父親吳襄從北京給他發來急書,讓他立即動身來北京參加武擧考試。吳三桂父命難違,隻好忍痛與陳圓圓分别,留下無限遺憾。

  吳三桂赴京應試那年,隻有16、7歲,他英俊瀟灑,武功高強,一擧考中武擧人。

  吳三桂中擧後,除習武練功外,常閱讀《孫子兵法》和諸子百家著作,對史書也是愛不釋手。《漢記》中的“仕官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得陰麗華”是他的座右銘。立誓要做朝廷身邊的大官,娶陰麗華那樣的大美人爲妻。 吳三桂文武雙全,仕途一帆風顺,很快當上了寧遠總兵,擁有精兵2萬、吳家軍3千,成爲東北的勁旅。吳三桂當了總兵後,實現了第一個願望,可是嬌妻在那里?他日夜思念陳圓圓。自從蘇州一别,陳圓圓杳無音信。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得知圓圓仍在蘇州當歌妓,生活非常淒苦,於是他派親信吳勇擕黄金500兩,去蘇州贖陳圓圓。

  吳勇到達蘇州後,找到藝美戲班。李老板對他說:“自從吳將軍離開蘇州後,陳圓圓茶飯不思,大病一場。病愈後她無心演出,每日在家吟詩作畫,彈琴歌舞,專等吳將軍前來迎娶她。”李老板停了一會接着說:“有一天,田妃之父母田畹到蘇州巡視,他得知陳圓圓的下落,用重金將陳圓圓買走。田畹,什麼人物?我們惹不起呀!唉,吳將軍要是早來一步就好了!”李老板兩手一攤,擺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原來事情是這樣的,崇禎最寵愛的田妃暴病身亡後,田畹失去了依靠,他早就有心買個美女獻給崇禎皇帝,以鞏固自己在後宮的地位。他聽說蘇州的陳圓圓歌舞超群,貌美無比,便專程來蘇州用千兩黄金買下陳圓圓,將她送給崇禎。當時崇禎皇帝内外交困,無意女色,便將陳圓圓退回田府,田畹就把陳圓圓藏於府中,從此她與外界斷絕來往。

  吳勇回到山海關,把陳圓圓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吳三桂。吳三桂聽了,搥胸跺腳地說“都怪我,隻顧打仗,把接圓圓的事放在腦後,現在說啥也晚了!”吳勇安慰他說:“將軍也用不着着急,既然知道了陳圓圓的下落,就不愁找到她,那時再想法把她接回吳府好了。”吳三桂隻好作罷。

  吳三桂一時無了牽掛,作戰更加勇敢,屢建功勳。清兵擄掠京畿時,吳三桂堵截,戰功卓著,受到皇帝賜宴,並賞上方寶劍。吳三桂在北京逗留期間,千方百計地想見陳圓圓,隻是沒有機會。

  田畹將陳圓圓藏在田府,百般呵斥,給她穿金戴銀,珍饈美味,由8名侍女伺候,所須之物應有盡有,可是陳圓圓總是鬱悶不樂。後來田畹得知陳圓圓與吳三桂有染,至今二人仍相互愛慕。爲了找靠山,田畹決定忍痛割愛,把陳圓圓送給吳三桂。田畹得知吳三桂在京接受禦宴,便借機宴請吳三桂。酒席間田畹請陳圓圓獻舞陪酒。吳三桂見到陳圓圓,百感交集,淚流滿面。陳圓圓見了吳三桂,恍恍惚惚以爲在夢中,當場暈倒,侍女趕緊將她扶起,送她到室内休息。這時田畹看在眼里,喜在心頭,他當場將陳圓圓贈予吳三桂,並選擇良辰吉日令二人完婚。正當吳三桂與陳圓圓如糖似蜜,如膠似漆難分難舍之時,忽然傳來信息,清兵入侵寧遠邊關吃緊,崇禎皇帝急催吳三桂回山海關禦敵。吳三桂隻好將陳圓圓送往吳府,然後再一次忍痛與陳圓圓離别。 李自成農民軍以摧枯拉朽之勢攻陷北京,崇禎帝在煤山自縊。李自成隨即派要員擕白銀萬兩、黄金千兩、錦緞千疋前往山海關招降吳三桂,並封吳三桂爲侯。

吳三桂與陳圓圓
吳三桂與陳圓圓
  吳三桂見了來使,深思良久。降清即漢奸,必落萬世罵名;歸顺李自成,雖說對皇帝不忠,但明朝已亡,還是歸降李自成,共禦外辱爲上策。正在這時,吳三桂派往北京的密探回來了。他把探子叫到密室,詢問北京城里的情況。密探說:“吳府被劉宗敏抄了!”吳三桂說:“這不要緊,我回去後,他們自然會歸還我。”吳三桂又問:“老太爺如何?”探子說:“老太爺被劉宗敏抓起來了!”吳三桂說:“這也不要緊,我回去後,他一定會放出來的。”接着他又追問了一句:“夫人陳圓圓怎麼樣?”密探哭喪着臉半天才說出:“大事不好,陳夫人被劉宗敏霸占了!”

  吳三桂一聽,二目圓睜,怒髮沖冠,拔劍斬去案角,仰天大叫:“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何面目見人耶!不滅李贼,不殺劉宗敏,我誓不爲人!”吳三桂咬牙切齒,一不做二不休,立斬來使,投降清廷,引清兵入關,很快攻下北京,將李自成農民軍趕出北京城。

  吳三桂率兵追殺李自成至降州,忽聽部將在北京找到陳圓圓,並護送她來降州。吳三桂派兵列隊30里,自己騎着高頭大馬披紅戴花,親自前去迎接。降州大街上旌旗招展,鑼鼓喧天,嗩呐歡唱,鞭炮噼里啪啦地響,整個降州沉浸在歡樂之中。當吳三桂見到陳圓圓,隻見她發鬢不整,面容憔悴,不覺潸然淚下。吳三桂拉着陳圓圓的手,泣不成聲地說:“圓圓,不是做夢吧?想不到今生今世我還能見到你。”陳圓圓看見吳三桂已經削髮,知他降清,已不是大明將軍,心中百感交集,她說:“你現在已不是大明山海關總兵,而是滿清的平西王了!”吳三桂一臉無奈,低聲說:“我這也是沒辦法,爲了你才出此下策呀!”隨後,吳三桂將陳圓圓護送到吳府。

  吳三桂把陳圓圓接到家,大擺宴席,爲陳圓圓接風洗塵。他把陳圓圓安頓停當後對她說:“我軍務在身,不能在家久留,我要繼續追擊李自成。”陳圓圓對吳三桂說:“李自成待我彬彬有禮,照顧周全,望將軍手下留情。”於是,陳圓圓一五一十地道出李自成對她的禮遇。

  李自成進京後,得知劉宗敏從吳府中搶走陳圓圓,心中非常憤怒,又感到不安。他怕此事惹惱了吳三桂,“招降”會毁於一旦。他立即派高夫人去見劉宗敏,望他不要胡來。高夫人見過劉宗敏,婉轉地對他說:“自成聽說陳圓圓聲色藝冠絕天下,欲請她宮中表演歌舞,不知將軍意下如何?”劉宗敏就是一百個不願意,他也不敢得罪李自成,駁高夫人的面子,於是答應道:“請陳圓圓進宮。”就這樣,陳圓圓來到李自成身邊。

  李自成見了陳圓圓非常驚愕,心想:“天下竟有這樣的美人!”但他不敢有非分之想,先用好言好語安撫陳圓圓,並答應吳將軍進京時定使他們團圓,然後挑選10名宮女照顧陳圓圓的起居飲食,從此把陳圓圓保護起來。

  一日,李自成去後宮看望陳圓圓,見面後他對陳圓圓說:“聽說你的歌聲優美動聽,能否爲朕唱一曲?”

  陳圓圓清了清嗓子,唱了一首昆曲。李自成聽了,大呼“不好!”原來他是陝西米脂人,聽不懂江南話,於是他讓陳圓圓改唱秦腔。陳圓圓唱的秦腔,字正腔圓,聲音嘹亮,李自成

  聽了眉開眼笑,拍案叫絕。李自成又叫宮中歌女改唱西調,自己也鼓掌隨唱,陳圓圓聞聲翩翩起舞。李自成陶醉在歌舞聲色之中,面帶微笑,親切地問陳圓圓說:“這個曲調好不好聽?”陳圓圓爲討李自成歡心,隨口答道:“此曲隻應天上有,非南鄙之人所能及。”李自成聽了哈哈大笑,他拉着陳圓圓的手說:“你真會說話!”從此陳圓圓被奉爲上賓。

  不久,李自成得知吳三桂在山海關“殺來使,降清廷,引清兵入關”,頓時氣憤填膺,怒不可遏,他欲殺陳圓圓,以解心頭之恨。陳圓圓不動聲色,大義凛然地說:“妾聽說吳將軍隻所以拒降大王而歸顺清廷,完全是因妾身被劉宗敏所辱,以致叛國投敵。大王殺我,我命不足惜,隻怕吳將軍誓與大王血戰到底,對大王反而不利,還望大王三思而後行。”

  李自成聽了陳圓圓的話覺得有理,便將陳圓圓留在皇宮,派人保護,自己與劉宗敏率兵40餘萬攻打山海關。

  李自成敗退到北京後,欲帶陳圓圓一同撤退。陳圓圓非常機敏,她對李自成說:“妾身既事大王,豈敢再有三心二意。妾若同大王一塊西行,吳將軍必然窮追不舍。大王若將妾留在京城,我將大王對我的知遇之恩告訴吳將軍,勸他不要追趕,大王也可以安全西撤。大王對我的大恩大德,妾將永生不忘。 李自成聽了陳圓圓的話,凝思良久,覺得她的話全是肺腑之言,於是將陳圓圓留在京城。

  吳三桂聽了陳圓圓的一番話,心有所動,不想再去追殺李自成,與陳圓圓一起共享榮華富貴。可是轉念一想,覺得有所不妥。他對陳圓圓說:“我也想給李自成留一條生路,不過清廷聖旨難違,服從命令乃是軍人的天職,望夫人諒解。”第二天,吳三桂率兵繼續追殺李自成的農民軍。

  吳三桂擊敗李自成,有功於大清王朝,被顺治皇帝封爲親王。其妻張氏被封爲福晉,令其子吳應熊赴京供職,還把清太宗(皇太極)的十四女和碩公主許配他爲妻,命吳三桂鎮守雲南。此時吳三桂權傾朝野,富甲天下。

  當了雲南王的吳三桂非常寵愛陳圓圓,欲廢掉張氏,立陳圓圓爲“正妃”。陳圓圓深知自己由歌妓而貴爲藩王姬非常滿足,再也沒有非分之想。她婉言謝絕吳三桂的美意,並語重心長地說:“妾以章台陋質,謬污瓊寢。始於一顧之恩,繼以千金之聘。流離契闊,幸得殘驅。穫與奉匜之役,珠服玉饌,依享殊榮,分已過矣。今我王析珪祚上,威鎮南天,正宜續鸞戚里,諧鳳侯門,上則立體朝廷,下則重型裨屬,稽之大典,斯曰德齊。若欲蒂弱絮於繡。培輕塵於玉幾,既蹈非耦之嫌,必貽無儀之刺,是重妾之罪也!其何敢承命。”
吳三桂書籍
吳三桂書籍

  陳圓圓深諳貴極而險,盛極必衰的道理,不願卷入是非之鏇渦,力勸吳三桂晉封張氏爲王妃,這使張氏對陳圓圓刮目相看,她雖霸道卻不敢加害於陳圓圓。

  吳三桂見陳圓圓不願接受封號,便在昆明建金殿,他像吳王夫差對待美女西施那樣,日夜與陳圓圓飲酒作樂,將陳圓圓奉爲藩王府中的陳娘娘。吳三桂荒淫無恥,他不但寵愛陳圓圓,還寵愛“八面觀音”和“四面觀音”,將她們藏於麗宮,王府中美女不下千人,過着窮奢極欲皇帝般的生活。

  陳圓圓不願與吳三桂同流合污,便借口自己體弱年邁,到昆明三聖庵出家爲尼,終日焚香誦經,頤養天年。

  康熙十六年(1678年),吳三桂在衡州稱帝,不久病逝。孫子吳世瑤繼位,1681年9月,吳世瑤在昆明自殺,部下棄城投降,吳家男女老幼盡遭殺戮,唯陳圓圓下落不明。據說,3年後她在昆明三聖庵圓寂。 

與《圓圓曲》


  吳三桂降清後,文人對之諷刺不絕,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吳偉業(號梅村)所寫的《圓圓曲》。

  由於世人將吳三桂變節歸咎於其愛妾陳圓圓被擄,令吳三桂爲奪回陳氏而出賣國家,吳梅村以西施諷今,譜下七言長詩《圓圓曲》,指出陳圓圓無一絲損害國家之擧,責任應在吳三桂。

  雖然晚清名家王國維比較《圓圓曲》與唐代詩人白居易之《長恨歌》時認爲前者不若白氏之平白,境界遜後者一籌。然無可否認,吳偉業能將西施與陳圓圓之際遇融合得絲絲入扣。但最令吳三桂介懷的卻是詩中中段幾句與西施無關,矛頭直指吳三桂的詩句:

  嚐聞傾國與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

  妻子豈應關大計?英雄無奈是多情。

  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紅妝照汗青!

  此段不但爲陳圓圓開脱,更露骨地諷刺吳三桂賣國外另一令人不恥的原因:其家人均因其投清而被李自成所殺。據說吳三桂曾出重金希望吳梅村刪改上述幾句,然爲吳梅村所拒絕。

人物評價

  漢奸說

  一部分人認爲,看人看本質,吳三桂是漢奸,這話沒錯。但關鍵在於這個“漢”不是“中國”的意思而是“漢族”的意思。由於他作爲漢人,卻與滿清勾結,導致大顺政權及南明政權等漢人政權的覆亡,故他的行爲應被視爲“漢奸”。說他投降是爲個女人,太戲劇化,他的本意是愛命惜身,榮華富貴,不是爲了中國的命運。他後來背叛清朝,嘴上是說恢複大明恢複漢人河山,其實又是爲一己私欲陷萬民於水火。
影視中的吳三桂
影視中的吳三桂

  反“漢奸”說

  另一部分人則認爲,吳三桂是一代梟雄,他明大義,識大體,棄暗投明。大明亡、大清盛乃是歷史趨勢。他顺應歷史潮流,應天理、顺民心,五萬關寧鐵騎所向披靡,功勳赫赫名垂青史。清朝對中國目前的疆土定型,以及文化的傳承等方面都有着突出的貢獻。他引導清軍的行爲在客觀上促進了國家的統一和民族的融合,具有正面意義。他疾惡如仇,替天行道剿闖贼;他雄才大略,鎮守西南三十載;他有情有義,熱血男兒,爲陳圓圓沖冠一怒。

  “逼反”說

  也有人認爲,吳三桂讓清軍入關時的初衷隻是爲了借清軍而消滅李自成率領的農民軍,或使二者兩敗俱傷,當時並沒有投降之意,隻是後來的局勢發展導致身不由己。故客觀因素是促成吳三桂蜕變爲漢奸的重要原因。

  這客觀因素就是李自成入京後所采取的一系列錯誤作法。基於農民起義軍對地主豪紳階級和故明官僚的痛恨,大顺軍許多將士對明庭降臣進行拷掠追贓是可以理解的。問題在於李自成並不具備一個封建改朝換代者的眼光和胸襟。大顺要能站穩腳跟就必須與故明官僚合作。而且這些故明官僚已抛棄朱明政權張開雙臂准備與大顺朝合作了。如禮科給事中惠世颺就十分肉麻地向李自成下跪說:“天生老臣,以遺陛下。”可是李自成竟對個中奧祕欠缺洞悉。任由大顺將士去拷掠故明官員,甚至騷擾百姓,於是李自成大失京師民心。許多故明官員降後複萌叛志,有的則化裝潛逃。

  從整體上來看,大顺的作法是丟棄了於自身政權的穩定十分重要的故明官僚的合作,從局部上來看,是逼反了吳三桂。這既是促使吳三桂降清,也是使大顺朝由盛至衰最終覆滅的關鍵。在劇烈的變動面前,吳三桂情緒激動擧止失措。有記載說他已接受李自成的招降。隻是在還沒有完全公開之時,又陸續得到父親被關押拷掠和愛姬被霸占的消息。有說是,他還勉強能接受父親的遭難,卻決不能接受愛姬的受辱。他明白自己是處在滿清和李自成兩大勢力的夾縫之中。無論是出於父親滯留京城的考量,還是從他與滿清拼殺了十幾年的仇恨來看,他歸降大顺才是顺理成章的。可是三十二歲血氣方剛的青年武將在斬了李自成的使節並口出“李贼自送頭來”的狂言後,就自斷了這條應該走,並且本來已打算走的路。可是盡管如此他對降清仍有顧慮,以至在穫悉李自成起兵後曾想自戕以了斷一切。然而當他面對現實後,隻得走出向滿清搬兵的招數。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boygot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