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7640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Beckham (2010/12/31 2:10:37)  最新编辑:Beckham (2010/12/31 2:10:37)
李善長
拼音:lǐ shàn cháng
目錄[ 隱藏 ]
  李善長(1314年~1390年),字百室。鳳陽定遠(今屬安徽)人。明朝開國功臣。

李善長生平

  元至正十四年(1354年),朱元璋經略滁陽(今安徽滁州)時,李善長經丁德興引薦隨之起義,留爲掌書記(軍政機要祕書),預機謀,至饋餉,甚見親信。論功被封爲宣國公。裁定明初制度,監修《元史》。洪武三年(1370年)進左丞相,封韓國公,予鐵券。四年以疾致仕。
  胡惟庸以李善長推薦,被擢爲太常寺少卿,後爲丞相,兩人往來甚密。洪武十三年(1380年),胡惟庸案發。二十三年(1390年),李善長以胡黨穫罪,謂其元勳國戚,知逆謀不擧,狐疑觀望,心懷兩端,大逆不道,連其妻女弟侄家口七十餘人一律處死。朱元璋手詔條列其罪,傳著獄辭,爲《昭示奸黨三錄》布告天下。
  李善長死後第二年,虞部郎中王國用上書爲之辯冤,認爲李善長“謀反”的罪名難以成立,他指出李善長與朱元璋同心協力,出生入死開國平天下,功居勳臣第一,生得封公,死得封王。他的兒子李祺被朱元璋招爲駙馬,眾多的親戚也紛紛拜官封爵。作爲一位人臣,他已安享了萬全富貴,其榮譽已臻於極致,絕不會冒險謀反以圖僥幸。再者來說,倘若有人說他要圖謀不軌,自立爲帝,這一罪名或許還能成立;但現在竟說他要襄助胡惟庸謀反,則大謬不然。李善長與胡惟庸隻是侄兒、侄女輩的親家,而與朱元璋卻是兒女親家。不僅兩家的親疏不可同日而語,而且,即使李善長幫助胡惟庸謀反成功,他之多也不過仍是個“勳臣第一”罷了,其地位絕對不會比他在朱元璋手下來得更高。王國用的這些話說的句句在理,連朱元璋也被駁得啞口無言,不再罪責王國用。

史籍記載

  《明史》(卷一百二十七)
  李善長,字百室,定遠人。少讀書有智計,習法家言,策事多中。太祖略地滁陽,善長迎謁。知其爲里中長者,禮之,留掌書記。嚐從容問曰:“四方戰鬥,何時定乎?”對曰:“秦亂,漢高起布衣,豁達大度,知人善任,不嗜殺人,五載成帝業。今元綱既紊,天下土崩瓦解。公濠產,距沛不遠。山川王氣,公當受之。法其所爲,天下不足定也。”太祖稱善。從下滁州,爲參謀,預機畫,主饋餉,甚見親信。太祖威名日盛,諸將來歸者,善長察其材,言之太祖。複爲太祖布款誠,使皆得自安。有以事力相齟齬者,委曲爲調護。郭子興中流言,疑太祖,稍奪其兵柄。又欲奪善長自輔,善長固謝弗往。太祖深倚之。太祖軍和陽,自將擊雞籠山寨,少留兵佐善長居守。元將諜知來襲,設伏敗之,太祖以爲能。
  太祖得巢湖水師,善長力讚渡江。既拔采石,趨太平,善長預書榜禁戢士卒。城下,即揭之通衢,肅然無敢犯者。太祖爲太平興國翼大元帥,以爲帥府都事。從克集慶。將取鎮江,太祖慮諸將不戢下,乃佯怒欲置諸法,善長力救得解。鎮江下,民不知有兵。太祖爲江南行中書省平章,以爲參議。時宋思顏、李夢庚、郭景祥等俱爲省僚,而軍機進退,賞罰章程,多決於善長。改樞密院爲大都督府,命兼領府司馬,進行省參知政事。
  太祖爲吳王,拜右相國。善長明習故事,裁決如流,又嫻於辭命。太祖有所招納,輒令爲書。前後自將征討,皆命居守,將吏帖服,居民安堵,轉調兵餉無乏。嚐請榷兩淮鹽,立茶法,皆斟酌元制,去其弊政。既複制錢法,開鐵冶,定魚税,國用益饒,而民不困。吳元年九月論平吳功,封善長宣國公。改官制,尚左,以爲左相國。太祖初渡江,頗用重典,一日,謂善長:“法有連坐三條,不已甚乎?”善長因請自大逆而外皆除之,遂命與中丞劉基等裁定律令,頒示中外。
  太祖即帝位,追帝祖考及冊立後妃太子諸王,皆以善長充大禮使。置東宮官屬,以善長兼太子少師,授銀青榮祿大夫、上柱國,錄軍國重事,餘如故。已,帥禮官定郊社宗廟禮。帝幸汴梁,善長留守,一切聽便宜行事。尋奏定六部官制,議官民喪服及朝賀東宮儀。奉命監修《元史》,編《祖訓錄》、《大明集禮》諸書。定天下嶽瀆神祗封號,封建諸王,爵賞功臣,事無巨細,悉委善長與諸儒臣謀議行之。
  洪武三年大封功臣。帝謂:“善長雖無汗馬勞,然事朕久,給軍食,功甚大,宜進封大國。”乃授開國輔運推誠守正文臣、特進光祿大夫、左柱國、太師、中書左丞相,封韓國公,歲祿四千石,子孫世襲。予鐵券,免二死,子免一死。時封公者,徐達、常遇春子茂、李文忠、馮勝、鄧愈及善長六人。而善長位第一,制詞比之蕭何,褒稱甚至。
  善長外寬和,内多忮刻。參議李飲冰、楊希聖,稍侵善長權,即按其罪奏黜之。與中丞劉基爭法而詬。基不自安,請告歸。太祖所任張昶、楊憲、汪廣洋、胡惟庸皆穫罪,善長事寄如故。貴富極,意稍驕,帝始微厭之。四年以疾致仕,賜臨濠地若幹頃,置守?塚戶百五十,給佃戶千五百家,儀仗士二十家。逾年,病愈,命董建臨濠宮殿。徙江南富民十四萬田濠州,以善長經理之,留濠者數年。七年擢善長弟存義爲太僕丞,存義子伸、佑皆爲群牧所官。九年以臨安公主歸其子祺,拜駙馬都尉。初定婚禮,公主修婦道甚肅。光寵赫奕,時人豔之。祺尚主後一月,御史大夫汪廣洋、陳寧疏言:“善長狎寵自恣,陛下病不視朝幾及旬,不問候。駙馬都尉祺六日不朝,宣至殿前,又不引罪,大不敬。”坐削歲祿千八百石。尋命與曹國公李文忠總中書省大都督府御史台,同議軍國大事,督圜丘工。
  丞相胡惟庸初爲寧國知縣,以善長薦,擢太常少卿,後爲丞相,因相往來。而善長弟存義子佑,惟庸從女婿也。十三年,惟庸謀反伏誅,坐黨死者甚眾,善長如故。御史台缺中丞,以善長理台事,數有所建白。十八年,有人告存義父子實惟庸黨者,詔免死,安置崇明。善長不謝,帝銜之。又五年,善長年已七十有七,耄不檢下。嚐欲營第,從信國公湯和假衛卒三百人,和密以聞。四月,京民坐罪應徙邊者,善長數請免其私親丁斌等。帝怒按斌,斌故給事惟庸家,因言存義等往時交通惟庸狀。命逮存義父子鞫之,詞連善長,雲:“惟庸有反謀,使存義陰說善長。善長驚叱曰:‘爾言何爲者!審爾,九族皆滅!’已,又使善長故人楊文裕說之雲:‘事成當以淮西地封爲王。’善長驚不許,然頗心動。惟庸乃自往說善長,猶不許。居久之,惟庸複遣存義進說,善長歎曰:‘吾老矣。吾死,汝等自爲之!’”或又告善長雲:“將軍藍玉出塞,至捕魚兒海,穫惟庸通沙漠使者封績,善長匿不以聞。”於是御史交章劾善長。而善長奴盧仲謙等,亦告善長與惟庸通賂遺,交私語。獄具,謂善長元勳國戚,知逆謀不發擧,狐疑觀望懷兩端,大逆不道。會有言星變,其占當移大臣。遂並其妻女弟侄家口七十餘人誅之。而吉安侯陸仲亨、延安侯唐勝宗、平涼侯費聚、南雄侯趙庸、滎陽侯鄭遇春、宜春侯黄彬、河南侯陸聚等,皆同時坐惟庸黨死,而已故營陽侯楊璟、濟寧侯顧時等追坐者又若幹人。帝手詔條列其罪,傅着獄辭,爲《昭示奸黨三錄》,布告天下。善長子祺與主徙江浦,久之卒。祺子芳、茂,以公主恩得不坐。芳爲留守中衛指揮,茂爲旗手衛鎮撫,罷世襲。
  善長死之明年,虞部郎中王國用上言:“善長與陛下同心,出萬死以取天下,勳臣第一,生封公,死封王,男尚公主,親戚拜官,人臣之分極矣。藉令欲自圖不軌,尚未可知,而今謂其欲佐胡惟庸者,則大謬不然。人情愛其子,必甚於兄弟之子,安享萬全之富貴者,必不僥幸萬一之富貴。善長與惟庸,猶子之親耳,於陛下則親子女也。使善長佐惟庸成,不過勳臣第一而已矣,太師國公封王而已矣,尚主納妃而已矣,寧複有加於今日?且善長豈不知天下之不可幸取。當元之季,欲爲此者何限,莫不身爲齏粉,覆宗絕祀,能保首領者幾何人哉?善長胡乃身見之,而以衰倦之年身蹈之也。凡爲此者,必有深仇激變,大不得已,父子之間或至相挾以求脱禍。今善長之子祺備陛下骨肉親,無纖芥嫌,何苦而忽爲此。若謂天象告變,大臣當災,殺之以應天象,則尤不可。臣恐天下聞之,謂功如善長且如此,四方因之解體也。今善長已死,言之無益,所願陛下作戒將來耳。”太祖得書,竟亦不罪也。
 
 
 
 

    1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Beckham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