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5246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葛礼菊 (2010/12/28 2:04:56)  最新编辑:葛礼菊 (2010/12/28 17:08:54)
《古書解讀初探——黄現璠學術論文選》
拼音:gǔ shū jiè dú chū tàn——huáng xiàn fán xué shù lún wén xuǎn
目錄[ 隱藏 ]
   《古書解讀初探——黄現璠學術論文選》由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於2004年7月出版發行。本書所收集的論文,雖僅僅是黄現璠一生著述中的一小部分,但時間跨越半個世紀,内容涉及先秦史、中古史、語言學、社會生活史、壯學以及少數民族社會歷史考察等領域,充分反映出黄老的淵博學識和民族理念。

本書目錄

序一……韋純束
黄現璠著《古書解讀初探》精裝版
黄現璠著《古書解讀初探》精裝版

序一……塚田誠之
序三……馬克·本德爾
最近三十年中等學校中國歷史教科書之調查及批評
唐代之賤民階級
宋代太學生之政治活動
北宋亡後北方的義軍
元代佃戶之生活
我國禮節形態與演變之研究
中外坐俗研究
漢代學術思想之三變
吸煙風俗傳播考
我國飲食風俗之起源及其傳播
我國服裝演變之研究
抗戰論
黔桂邊區考察記
三國時代魏滅吳蜀之因初釋
殷周社會初考
儂智高起兵反宋是正義的戰爭
土司制度在桂西
古書解讀初探
我國民族歷史沒有奴隸社會的探討壯學論叢
附錄一:黄現璠先生小傳
附錄二:黄現璠先生學術年表
附錄三:黄現璠先生著譯目錄
編後記
 

本書評價

本書序一

文/韋純束(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原主席)
黄現璠著《古書解讀初探》簡裝本
黄現璠著《古書解讀初探》簡裝本
 
      1999年(11月13日),是我國已故著名歷史學家、壯學宗師黄現璠教授誕辰100周年,作爲其紀念活動之一的《古書解讀初探——黄現璠學術論文選》的編輯出版,無疑將是一件十分有意義的事。本書編輯組的同志約我爲該書作序,本來我不擅長文辭,但出於對這樣一位實事求是,直言不諱,在逆境中仍對民族文化事業堅貞如一的壯族前輩的文選作序深感榮幸,且爲義不容辭之事。

     黄老出生於我區西南壯鄉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他的求學之路頗爲曲摺,人生曆程頗爲坎坷,爲此形成了他生活中頑強拼博、百摺不回的非凡個性和孜孜以求、勇往直前的崇高信念。他早年就讀於北京師範大學,在學九年,畢業後赴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研究院留學兩年,曾有幸在國内外著名高等學府受到多位史學大師的嚴格教育和學術熏陶,由此打下了他堅厚紮實的史學基礎。這種自強不息的精神與深厚的學問根基,正是黄老日後在民族文化事業中能作出較大貢獻的兩個重要條件。

      黄老一生從事史學研究50餘年,治學刻苦,著述勤奮,他在求學時代就曾編著譯過《中國通史綱要》、《高中外國史》、《元代農民之生活》、《唐代社會概略》、《宋代太學生救國運動》等著作以及發表過不少史學論文。留學歸國後,他在高等院校長期從事教學工作的同時,又將精力投入到社會生活史和民族學研究當中,著述豐碩。特别是在壯學領域建樹卓著。黄老對壯學的重要貢獻,主要表現在他一絲不苟地從基礎工作做起。他非常重視田野調查和收集第一手史料,曾數十次親自組織和參加少數民族社會歷史學術考察,足蹟踏遍區内各少數民族地區。他曾參加過中央民族訪問團的訪問工作。他曾領導過廣西少數民族社會歷史調查組的大規模調查工作。他曾參與過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的民族事務活動。他在對收集到的大量調查資料進行綜合整理和系統研究的基礎上,力求對壯族的族源、社會性質、歷史人物、文化藝術等重要學術問題作出科學的解釋與合理的總結。黄老有關壯族歷史文化的研究成果,是理論與實踐辯證統一的結晶,受到民族學界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據我所知,黄老是我國壯族第一位教授,他撰著的《廣西僮族簡史》是我國第一部系統研究壯族歷史的專著,填補了我國民族史研究的空白;他撰著的《儂智高》是我國第一部研究壯族歷史人物的專著;澄清了封建王朝近千年來強加在儂智高身上的歷史污名;他與學生合著的《壯族通史》是我國第一部壯族通史,極大地豐富了我國少數民族研究的成果。他開拓了壯學研究的一代風氣, 因此可以說,黄老是我國20世紀學術事業的奠基人之一。

     本書所收集的論文,雖僅僅是黄老一生著述中的一小部分,但時間跨越半個世紀,内容涉及先秦史、中古史、語言學、社會生活史、壯學以及少數民族社會歷史考察等領域,充分反映出黄老的淵博學識和民族理念。我個人認爲:本書出版的現實意義,不僅僅在於它本身所具備的學術和史料價值,更重要的是它能促使後輩學人深入研究黄老,進一步了解黄老這位歷史人物的史學和民族思想,加深理解黄老之所以在逆境中仍忍辱負重、一如既往地執着於壯學研究,這源於他始終從心底堅信中華各民族各自具有輝煌燦爛的歷史文化,崇尚各民族團結、平等、共同發展的多元化理念,從而不斷地繼承他那種在學術上勇於探索,爲振興民族文化事業而奮鬥終身的無私奉獻精神。

       這是我對黄老生平及其道德文章的一點了解以及對本書出版的文化價值和歷史 意義的一點期望,以此爲序。
                                              

本書序二

文/塚田誠之(日本國立民族學博物館博導教授)
 
     《古書解讀初探——黄現璠學術論文選》是從已故壯族研究碩學黄現璠教授生前撰述的大量學術論文中精選部分反響較大又頗有學術價值的有關社會史和文化史方面的論文匯編而成。黄現璠教授出身壯族,作爲壯族歷史研究中至今仍閃爍光輝的《廣西僮族簡史》一書的著者名響中日學術界,系20世紀中國廣西最具代表性的民族學家和歷史學家之一。
 
      學術界普遍認爲,基於實地調查研究而撰述發表的現代意義上的中國民族志的最初問世,大都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的民族學研究興盛期的20世紀30~40年代。在廣西,劉錫藩所著《嶺表紀蠻》(1934年,商務印書館)屬於代表作。《嶺表紀蠻》系基於少數民族地區現地調查的所見所聞實錄,著者在書中將少數民族與漢族一視同仁、平等看待,擺脱了傳統的《地方志》民族史觀,可謂是具有重要意義的研究成果。但是,劉錫藩本人出身漢族,又擔任着政府的教育行政職務,其言行主張不可能完全站在少數民族的立場。加之,書中所反映出的當時以漢族爲中心的時代思潮“漢蠻同源說 ”等主張,從現在研究的成果和水平上看,明顯帶有時代的局限性已成爲學術界公認的事實。《廣西壯族簡史》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政府實行民族平等政策以及廣西壯族自治區即將成立的時代背景下,著者站在壯族人的立場上,基於豐富的實地調查和嚴謹細致的文獻考證,從而撰成的一部有關壯族自古以來針對各種歧視壓迫而奮起鬥爭的反抗史。書中除主要叙說壯族在歷史上被封建統治王朝置於的政治和社會不平等地位以及壯族人民對此所作的諸多不屈不撓抗爭外,著者還主張:壯族在數千年的歷史長河中維持着本民族傳統的同時,一邊吸收着漢族先進文化的一面,一邊逐步形成了本民族固有的優秀文化,以及壯族是廣西的土著民族。這些主張富有創見,以致備受學術界注目。這不僅使《廣西僮族簡史》在壯族研究史上具有了劃時代的里程碑意義。同時,透過其書,也可一窺黄教授對壯族人民懷有的熱愛之心和深厚感情。 筆者從事壯族研究已有20餘年。在中國改革開放前,對外國人而言,要想來到中國深入少數民族地區進行實地調查研究,極爲困難。而且,改革開放前的中國民族學者的許多優秀研究成果多以内部發行的形式出版(例如,黄現璠遺作《儂智高》於1983年10月由廣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時就在内頁上印有“内部發行”——編者注)。這又使得海外學者深入研究中國民族史時資料入手較爲不易。筆者最初開始研究黄教授,記得是在1985年以後。當時,黄教授已成故人,無緣面受教誨。但當我仔細研讀黄教授所撰的《廣西壯族簡史》等著作後,對廣西學術界存在這樣一位學識如此淵博的傑出歷史學家深感震驚,再通過深入研究,繼而了解到新中國成立後黄教授曾在民族學界長期肩負指導重任時,深受感銘之情,至今記憶猶新。

      最近,由廣西壯族自治區博物館副館長吳偉峰先生介紹,得以結識黄教授之子甘文傑,從相互交流中進一步了解到黄教授的曲摺人生和崇高人格,由此對黄教授產生的敬仰之情與日俱增。再則,黄教授早期曾留學於日本東京帝國大學,以所深造的東洋史學(中國史學)及其精深研究法打下了自己堅實的學術研究之基。這表明在中日兩國學術交流史上,黄教授曾起到過重要作用。由這點而言,黄教授又像是我近在身旁的師長。

      值黄教授誕辰百年之際,後輩學人將黄教授生前發表過的論文和遺稿整理成該書出版,這無疑具有重大意義。本書所收論文,其中有不少至今仍屬難得一見之作,可說是了解黄教授一生從事學術研究概貌的一本最佳學術論著。其中有些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30年代發表的有關唐、宋、元社會史方面的論文,有些是在大戰中發表的有關中國古代社會史的論文,還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有關儂智高起義和壯族社會發展方面的論文,這些論文對學界都產生過重大影響。

      我深信透過《廣西僮族簡史》和《古書解讀初探——黄現璠學術論文選》這兩本重要學術著作,必然會使包括海外研究者在内的更多的研究者進一步全面認識研究黄現璠教授的現實意義,更深入的評價黄教授在開拓壯學研究上的特有貢獻,從而以此成爲後輩學人從事民族學研究的動力和指南。最後期盼該書的出版能起到有力促進廣西民族學研究發展的作用。是爲序。
                                                                                          
      2003年3月21日撰於日本國立民族學博物館

摘錄

附錄一:黄現璠先生小傳
 
     黄現璠先生,原名甘錦英,廣西扶綏壯族人,清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生。幼穎異,性向學,九歲開蒙,年十二,旁聽私塾授業,所肄四書五經,皆能倒背如流,塾師驚聞奇之,許以免費就讀,自此嗜學如命。然先生少時喪母,家境酷貧,身棲茅屋,簞瓢屢空,無錢買書,隻能借而讀之。故先生讀書,益自刻厲,夜無油燈,則把卷讀月下。某日先生放牛在外,夜臨牛歸人無影,生父遍覓之,方於荒山坡上見先生借月光持卷吟誦興起,可見先生劬學如此。而生父幫工砍柴,節衣省食,專餉於學。先生常言:“餘家道貧寒……生父送餘讀書,備極艱辛,”餘自讀書以至教學,對於學問孜孜不倦,實感動於餘父艱苦恩愛之心情也。”
 
      ......1926年,聞北京師範大學在廣西招生,告示整考三日,先生以三夜不睡之功應試,穫錄。是歲,負笈上京,入北師大預科埋頭於學。課餘則泛覽經史子集,喜閱史部籍,好讀《日知錄》,尤爲顧炎武經世致用學尤所心摺,至有先生懷治史濟世,事教育爲職,以振興少數民族文化爲己任之志,始終若一。越兩年,入北師大史學系,受教於陳垣、鄧之誠、蕭一山諸師。時以學資唯堅,先生遂謀職助學,在蕭一山先生所辦“平中中學”教國文,歷史數年,邊學邊教,文史學養根底,自深益固,卒業時,先生即有兩篇元史論文及與同窗合著鴻章巨制《中國通史綱要》三冊相繼問世。文如(即鄧之誠,字文如)師撰序渭:“近代恒重視歷史一科,重其能隨時代思想以前進也。自晚近世界競爭益烈,空標大同主義之名,而其實民族思想,乃愈趨於窄狹之境域,於是表現之本國史,乃尤重。……蓋史學之鑽研,已成爲一世之風尚矣。獨惜中國通史之編纂,尚未爲學者所注意,坊間所見之本,非稗販東西洋陳籍,以其見解爲見解,即徒事零星掇抬,詳則嫌於支蔓,略則嫌於掛漏,求其詳略得宜,去取適當,足以發颺中國文化,供一世參考及自修者,殆無有也。……黄君現璠劉君鏞專意讀史.以其鑽研之暇,共成《中國通史綱要》三冊,雖僅備綱領,而首尾貫串可觀,遍及各個時代之制度沿革社會進化,而因果關係一目了然.取材皆注其出處.使讀者可以由是而中國史之梗概,更可由是而加詳加博,可謂繁簡相馭,條理分明矣。”      
 
      嗣因學有所成,先生本科卒業後得以免試升人北師大研究所當研究生,師從陳垣治考據學,錢玄同治音韻學。三載深造歲月,終日身浸書海;纂錄筆耕不輟,每至廢寢忘食,以致有“苦讀苦作一書生”(陶希聖評語)之評,鉤沉發微之碩果,時所刊之《東北之歷史考察》等五篇論文及出版《高中外國史》兩冊.《元代農民之生活》譯著一冊、《唐代社會概略》專著一冊,皆爲先生此期勞作。陶希聖(1899—1988,歷史學家。原名匯曾,曾任中央大學、北平師範大學、北京大學教授,《中央日報》總主筆,國民黨中央宣傳部副部長。於封建社會史研究造詣精深——編者注)先生於書序謂:“民國二十年,我在師範大學史學系講授中國社會史,這時,常和我討論的一人就是本書編著者黄現璠先生。”      
 
      先生於研國史之際,又以餘力蒐閱西洋典籍,於中服膺美國新史學派開山大師魯濱遜之說,漸置疑國史研究傳統思維,欲以彼國之史學進化觀,匡我之所不逮。是時,寇入國破山河碎,歷史教育,尤關中華民族存亡,先生始留意調查研究中學通用歷史教課本,繼而托思幹文,於是有《最近三十年中等學校中國歷史教科書之調查及批評》一作、初以文呈錢玄同師,錢氏評曰:“觀念進化,議論激昂.持之有理,點評中肯”,遂薦於北師大月刊揭載。而先生平生治學,以“無權威、無頂峰、無禁區”爲其宗旨,蓋自此始。      
 
      1935年冬,先生告别寒窗苦讀近十年之北師大,本欲浮洋赴美,投身美國新史學派門下,無奈學資無着,久聞日本西學盛,遂東渡扶桑,考入東京帝國大學研究院,師事和田清(1890—1963,歷史學家。曾任日本東京帝國大學教授、研究院導師,日本學士院院士,被日本學界譽爲日本現代研究中國滿蒙史.清史最高權威)與加藤繁(1880—1946,歷史學家。曾任日本清國留學生總教習,東京帝國大學教授,研究院導師,於東洋史學研究造詣精深,成果豐碩)倆導師磨礪史學。越半年,穫廣西省zf公費,攻碩士學位。留學期間,先生於學,黽勉窮研,昕夕無間。時所刊之《北宋亡後北方的義軍》等五篇論文及出版專著《宋代太學生之救國運動》,即爲先生此期矻矻於學之證。同時,又於問學之暇,時常探訪在日學者郭沫若先生,一道探討中國古代社會問題,頗受切磋之益。      
 
      1937年,七七事變起,抗日軍興,先生毅然歸國,操守志節,返回廣西,一生事教,曆任廣西大學、中山大學、桂林師範學院等校教授,成爲我國壯族第一位大學教授。先後授“中國通史”、“上古史”、“斷代史”、“中國文化史”、“歷史文獻”、“歷史唯物論”諸課,相繼兼廣西大學訓導長、中文系主任、圖書館長等職。      
 
      抗戰期間,先生與雷沛鴻、歐陽予倩等人一道應邀擔任《國防周報)編撰委員,於該報辟《漢族對外抗戰史》專欄,以筆代鎗,把史爲證,匡正時惑,喚醒民志,激昂士氣。先生滿腔抗日熱血,是時盡貫注筆端,......其愛國情熱,浩浩正氣,躍然紙上。而先生此期治學重心,爲之一變,始轉向社會生活史研究,以師授“說文”功底,周讀注疏盡數卷,月撰一文,考證中外古今禮節飲食服飾風俗起源傳播,求其演變沿革,務在疏通貫穿,成數十篇。       内戰期間,先生冶學,又爲一變.專意從事少數民族社會歷史田野調查及研究,於大學假期,帶領學生,放蹟邊區,跋山涉水,不顧安危,深入叢嶺萬弄、刀耕火種之地,考察民情,博采民風,蒐集史料,數度進出,先後達一年之久,與“蜷伏於荒山長穀之中,度其黯淡非人生活”之少數民族同吃同住,食不飽腹,夜無臥具。目睹苗民壯人生活苦不堪言,備受外族歧視壓迫之狀,先生義憤填膺,秉筆直書,抨擊時政,曆數國民黨當局強制推行民族同化政策之罪。又受西大學生會之邀,登台講演,痛詆專制,疾聲呼曰:“封建社會是家天下、國天下,今日演變成蔣家王朝黨天下,大眾要爭民天下。”以致有先生身背“左派分子”之名、險遭逮捕從而數次入黑名單之曆。      
 
     1953年,院系調整,西大撤銷建制,先生改教於新建廣西師範學院(現廣西師範大學)歷史系,任院圖書館館長職。於此執教近三十載,迄至去世,系現代學界終生在職教授之一。此後還相繼兼任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民委員、第一屆中國人民對外文化協會理事、廣西省人民委員會委員等職。      
 
      新中國成立後,先生自1951年擔任中央民族訪問團廣西分團(團長費孝通)副團長以來,其治學重心轉向少數民族社會歷史田野凋查和帶隊深入山區,做學術考察,收集史料。又以全國人大代表身份經常走訪少數民族地區,視察民情,他的足蹟踏遍區内壯、瑤:苗、侗;遠及西南諸省窮鄉僻壤。1956年,先生受全國人大民委之托,協助籌建“廣西少數民族社會歷史調查組”,任副組長兼壯族組組長,實際負責和主持中國有史以來廣西首次最大規模的少數民族社會歷史調查工作,先草提綱,續搞試點;繼而不顧年高,帶領壯族組,一馬當先,入壯鄉,出瑤寨,過侗地,翻苗嶺,訪幹家萬戶。搞統計,開座談.作講演,探史蹟,理材料,撰調查,修報告,先生皆不辭辛勞,親勵躬爲,故被學界譽爲“20世紀中國少數民族研究從事全面系統田野調查的先驅之一”。      
 
      1957年,在周恩來總理的鼓勵下,先生將多次調查所集史料,整理成《廣西壯族簡史》一書出版。“壯族是我國少數民族中人口最多、經濟文化發達、歷史悠久的民族。但在黄老之前,還沒有一部自己獨立的歷史著作,壯族有自己獨立的歷史著作,自黄老始。因而,黄老不僅是是壯族人民的好兒子,也是中華民族的好兒子。”由此先生有“壯族文化歷史研究開拓與奠基者”盛名。是歲,反右運動起,先生以肝膽之心,恪盡全國人大代表之職,四處講演,號召鳴放,爲爭取早日成立廣西壯族自治區呐喊呼籲,從而蒙冤受屈,遭《人民日報》點名批判,以“狹隘的民族主義者”等莫須有罪,錯劃爲“廣西文化教育界頭號大右派”、“全國96名極右分子之一”。翌年2月,全國人大一屆五次會議做出決議:“罷免了費孝通、黄現璠、歐百川的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委員職務。”接踵而至的“文革”浩難,先生自然在劫難逃。此後,先生講壇上雍,歸讀我書,潛心學問,操筆寫志,繼續殫精竭慮於壯族文化歷史研究,窮半生之力,孜孜兀兀,沒身而止,成《韋拔群傳》初稿三卷、《儂智高》初稿一卷、《壯族通史》提綱和部分書稿以及論文十餘篇,又涉研他家,修改前稿,成《我國人民起居衣食生活之演變》初稿三卷、《古書解讀基礎知識》初稿一卷,凡二百萬餘字。其中以《儂智高》、《壯族通史》兩稿,最使先生嘔心瀝血。前著出版後,專家評曰:“本書以豐富的史料,對廣西歷史上著名的壯族人物依智高及其起兵反宋的問題作了精辟的論述和深入研究,科學地評價了儂智高起義的性質和影響……”。《儂智高》是目前我國第一部論述壯族歷史人物依智高的專著,它澄清了國朝近千年來一直被曆代統治階級誣蔑爲“蠻寇”、被正統史家辱罵爲“贼寇”的壯族民族英雄依智高的歷史污名。《壯族通史》稿經門生整理補充合著成近七十萬字宏篇巨著,出版後,專家評曰:“本書以豐富充實的史料爲佐證,詳盡地論述了壯族的起源,全面地介紹了壯族各個歷史時期的政治、經濟、文化諸方面的發展狀況。它是目前我國第一部壯族通史,本書豐富了我國少數民族的研究成果,也爲壯族史的研究提供了較新,較全的資料……”。該書榮穫1987至1990年度廣西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爲此先生有“壯學一代宗師”之尊。      
 
      1979年,先生右派冤案,平反昭雪,相繼增補爲第五屆全國政協委員,當選爲“百越民族史研究會”副會長。先生時已八十高齡,仍老當益壯,奮爭朝夕,拄着拐杖,奔赴各地,投身社會、學術諸活動,在桂主持召開全國性“百越民族史學術研討會”,又創辦“漓江業餘大學”,擔任校長,親臨授課。並盡全國政協委員之職,竭盡全力,爲“反右”和“文革中蒙冤者伸張屈枉,四處奔走,向有關部門以至中央反映,每每爲人爲徹,使一位在“反右運動”中被錯判“死緩”,在鐵窗下已度過二十三個春秋的“政治犯”得以出獄。眾多政治運動中蒙冤受屈又穫先生一臂之助而得以昭雪者齊稱先生爲“黄青天”,蓋自有由也。1981年12月18日夜,先生赴市委書記家商談有關“漓江業大”事宜,返途中,遭寒風,腦血管破裂,被迫人院治療。翌年1月18日因病醫治無效,駕鶴西歸,最終圓滿實現了其生前所立“爲廣西民族文化教育事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之志,終歲八十三。爲表彰其生平業績,自治區人民zf將其骨灰盒安置於南寧“廣西壯族自治區革命陵園”,昭示後代。      
 
     先生自少迷書,卷未一日離手,筆無一刻弗輟,興起欣然忘食,至老依然如故。中歲時,某日與夫人劉麗華上街,先生邊走邊看書,突然“撲通”一聲跌倒在地,抬頭一望,原來撞着路邊樹幹。先生不顧頭破血流,趕緊尋書檢視,見卷未遭污損,方才破口一笑。好讀如此,可謂“書癡”中人,然先生博觀書傳,讀破萬卷,則書生之氣甚淡,是以學以致用、文以載道尤爲先生平生讀書所抱宗旨又力尚躬行使之然也。先生於書,無所不窺,而每以“不通”自謙,嚐言:“餘平生所讀之書,得‘通者’自覺少矣。”此非愚笨,誠爲讀書有得,又極虛心者,方肯出此語,故有學者評日:”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不恥下間’是孔子講的至理名言,但試問已經成了名,有了地位的名教授真正能按孔子這些話做的人有多少?說實在話,黄現璠教授是真正做到了這幾句話的名師。”      
 
      先生冶學,以“不學‘千人之諾諾,而作‘一夫之諤諤”’爲座右銘,以經世致用爲主,以疏通知遠爲要,以“民爲本,君爲輕”爲主題,根柢於史,旁及諸家,淹貫古今,而法宗考據,生平持論,以爲“大民族史觀與教條主義是客觀研究歷史的最大障壁”,於是呼,欲辟奇論以砭庸陋,樹新義而昭後學,自拓蹊徑,窮探百世不見之論,積數十載苦研之功,推出驚世駭俗之說:“中國民族歷史沒有經歷過奴隸社會”,“我國少數民族歷史大都未經歷過奴隸社會”,沖破禁區,挑戰群賢,提出“中國歷史應重新分期”新見。故被學界尊爲“無奴派”領袖。古今史家,有此論者(指中華各民族歷史沒有經歷過奴隸社會的主張),先生始也。標新立異乎?實事求是乎?自待歷史評說。      
 
      先生史論,總不肯蹈襲前人,從不泥顯學之說,尤不爲權威之見所惑,對風派奉命史觀更不以爲然,固以爲歷史研究法優於一切,嚐謂:“凡研究一事一物,欲得其完全知識,不外三種方法:第一,科學研究法;第二,哲學研究法;第三,歷史研究法。第一爲事物‘當然’的研究。第二爲事物‘所以然的研究:第三則兼此兩者,不獨爲事物‘當然’的研究,且爲事物‘所以然’的追求,以明其演進次序。”故先生將“歷史科學與“歷史哲學”的辯證統一,當作自己探究學問所欲達之最高境界。又以爲所有歷史,就其目的與意義而言,都是一部現代史,嚐謂:研究歷史,實爲幫助我們明白自己和同胞以及人類的問題和希望。換言之,即爲明了現在,所以研究歷史,並非崇拜成例,一法古人也。”遂以今務爲先。先生也主張繼承傳統,但他承繼的是歷史科學之方法論傳統,而非歷史哲學之認識論傳統。      
 
     其論上古史,成《中國殷代社會史》、《中國封建社會史》兩大卷,嚐謂:“後稷非農業發明者”,“周代無井田制”,“殷周農奴,並非奴隸”。殷商爲領主封建社會雛形,周代爲領主封建社會典型,皆非奴隸社會”。      
 
      其論斷代史,成《魏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史講稿》(經濟史觀)、《魏晉南北朝通史》、《隋唐五代史》三大卷,嚐渭:“曆代興亡,主以經濟要素使然,其他諸因,當爲次之。”      
 
      其論文化史,成《中國文化史講稿》、《日本漢化史稿》兩大卷,嚐謂:“國無文化,唯民族有也。”“文化本位主義是文化專制主義的溫床,而文化專制又是曆代封建王朝實行民族壓迫政策的思想武器,互爲因果。”“隻有認同中華各民族自身擁有的文化平等,才能真正實現各民族間的平等。”“日本神道傳說實基於中國道家思想,而日本國之建立則基於吸收中國文化。日本近代史家關此所論,多違事實。”      
 
      其論現代史,成《舊民主主義革命史稿》兩卷、《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史講稿》一卷,嚐謂:“世人論中國近百年社會史,一般有封建社會、半封建半資本主義社會、資本主義社會三說,餘以爲實則皆非。從歷史、經濟、文化三方面考察,應爲殖民性資本主義社會。”      
 
      其論少數民族史,成論文數十篇.嚐謂:“中國少數民族歷史大多末經歷過奴隸社會。”      
 
      其論社會生活史,成《我國人民起居衣食生活之演變》(後改名《中國生活學--古代食衣住行研究》)三大卷,嚐謂:”古今考據家凡論社會生活史,多以精深顯其學,而疏其變遷沿革之究,佘以爲偏執一端,必自閉其學,若要推陳出新,尤當重貫穿疏通。”並推出史無前例的新學問“中國生活學”。      
 
      其論語言學,成《古書解讀基礎知識》一大卷,嚐謂:“文字研究,不能割斷歷史,致意於中華各民族語言文字演變之蹟及其相互影響之‘所以然’,尤爲要也。”      
 
      傲睨古今,議多違俗,見悖顯學,物淪駭吐,於古今眾說無所不采,亦無所不掃,又無嫌鄙屑,是爲先生問學釋疑之顯著特征。士林每讚先生覃精壯學,而寡見其學如此廣博,誠爲失焉。      
 
      中歲以後,先生由博返約,致力壯學,窮積史料,殫研往籍,冥思孤慮,抉精指誤,闡幽發微,奮其獨見,深築體系,如是者三十餘載,終集大成,開一代風氣之先。其所創“壯族土著說”、“儂智高起兵反宋正義說”、“銅鼓文化壯人建立說”,皆爲後學宗之。而先生魂系壯族,勞其心力,忍辱負重所欲號壯人者,又志不在此。嚐言:“壯族若要立於世界優秀民族之林,當以推動廣西民族文化教育事業,啟發壯人民族憂患意識,提高壯民文化素質和凝聚力爲要,而此尤需吾輩努力。”故先生曾積極策劃成立“廣西少數民族聯誼會”,倡議建制“壯族大學”,擬定“壯族史研究學會”設立草案,皆爲此也。其篳路之功,啟蒙之力,奉獻之勳,後學又豈可忘哉!      
 
      先生終身布衣,一世清貧,極重躬行,經歷傳奇,軼事無窮,而最堪爲人稱道處,即其人格。立身處世,光明磊落,屹然雅操。人世時必露鋒芒,執言仗義,從“左派”淪爲“右派”,尤磨而不磷,涅而不緇,一如既往,每聞世間不義事,即刻奮袂攘襟,拍案而起。出世時則隨遇而安,淡泊名利,歸我學海,以朝夕神交古人爲樂。望之凝重如山嶽,近之溫和如醇酒,碩德高風,不言而化,有口皆碑,是爲先生生命史上最輝煌可貴之處。其學如海,其德如山,深博高遠,蓋壯族學人,自古迄今,未之有比者,非過譽也。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