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1491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且听东歌 (2010/12/24 11:20:12)  最新编辑:小乐 (2013/7/3 9:46:58)
玄武门之变
拼音:xuánwǔmén zhī biàn(xuanwumen zhi bian)
同义词条:玄武门政变
目录[ 隐藏 ]
  玄武门之变发生于公元626年7月2日,唐高祖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庚申日的一次流血政变。唐高祖李渊次子李世民伏兵玄武门(长安太极宫北正门)发动政变,杀太子李建成、四弟(当时的齐王李元吉)等。高祖乃立李世民为太子,两月后,李世民登帝位,是为唐太宗,年号贞观。历史学家对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大部分持理解、同情甚至赞赏的态度。

原因分析

 
玄武门之变
玄武门之变
  唐高祖统一全国后,皇室内部却发生了强烈的政争,政争的双方对手是太子李建成和秦王李世民,政争的目的是皇位继承权,政争的最高潮是武德九年的一次政变-玄武门之变。

  唐高祖共有二十二个儿子,高祖的元配窦皇后生四子:长子李建成为太子,次子李世民封秦王,三子玄霸早卒,四子元吉封齐王。建成、世民、元吉都有才干,不过,太原起事前,只有世民参与策划,而起事之后,讨平群雄的战争中,世民立功最大,但是世民不是嫡长子,按照传统习惯,皇位应由嫡长子继承,所以,唐高祖即位后,便立建成为皇太子。

   由於李世民能征惯战,智勇兼备,成为唐军的重要领导人,武德四年平王世充、窦建德之后,唐高祖特任命世民为“天策上将”,位在诸王之上,并兼司徒、陕东道大行台、尚书令。在秦王府中设置官属,世民并在府中开置文学馆,延揽四方文学之士,礼遇甚隆,房玄龄、杜如晦、虞世南孔颖达、褚亮、姚思廉、李玄道、于志宁、苏世长、薛收、陆德明、李守素、蔡允恭、颜相时、许敬宗、薛元敬、盖文达、苏勗等十八人并为文学馆学士,轮流值宿,讨论为史,世民每与学士们谈至深夜,其后,世民令闾立本画十八位学士的图像,由褚亮为赞,号为十八学士,士大夫皆以为荣,为十八学士登瀛洲,这些人都是世民的谋民策士。此外,世民南征北讨,在天策府中网罗了不少勇将猛士,如初唐名将李世绩、尉运敬德、秦叔宝、程如节、段知节等都在天策所内。

  既然拥有众多的谋士与勇将,秦王世民自然形成当时政治上一个强而有力的集团,直接威胁到太子建成。在专制政体之下,政治权力是具有排他性的,太子建成为了巩固太子的地位,确保未来皇位的继承,必然起而与秦王世民抗衡,希望能消减世民的势力。

  太子建成并非无能之辈,只因位为储君,不能多临战场,所以军功反不及世民显赫。武德五年,刘黑闼引突厥入寇,唐高祖令太子建成前往讨伐,实是有意让太子建成也建立军功。齐王元吉才疏而多欲,和太子建成勾结,共同对付秦王世民,元吉曾对建成说:“秦王功业日隆,为上所爱,殿下虽为太子,位不安,不早计,还踵受祸矣,请为殿下杀之。”元吉欲杀世民,并非真正爱护建成,元吉曾对他的都属薛宝说:“但除秦王,取东官如反掌耳”所以,元吉助建成是另有阴谋的。

  太子建成采取了三个策略来强化自己并削弱世民的势力, 第一个策略是曲意联络唐高祖的妃嫔,求她们为内助,高祖晚年多内宠,其中张婕妤和尹德妃最受为高祖宠爱,太子建成与之交结。当时各处尚在用兵,秦王世民经常将兵在外,妃嫔们很少见到世民,等到洛阳平定,高祖遣诸妃往洛阳查看隋的后宫,这些妃嫔们见到洛阳后官珍宝很多,都想索取一些据为己有,并且妃嫔们也为自己的兄弟谋求官职,但主管洛阳事务的秦王世民则表示,留下的珍宝已逐一登记,送入国库,无法赠给私人,至於官职要依据功劳来赏给,没有功是不能给与官职的。

  於是,妃嫔们大为怨恨世民。这时,秦王世民任陜东道行台,高祖允许世民在管辖区内可以决定一切事务,世民便将辖区内一块田地赐给作战有功的惟安王李神通,正巧张婕妤也为父亲求取这块田地,高祖下诏书把这块田地赐给张婕妤之父,但李神通表示秦王世民赐给他田地在先,不肯交出来,张婕妤便歪曲事实,向高祖说:“皇上赐给我父亲田地,秦王夺了过去,赐给别人。”

  高祖大怒,召秦王世民入官,责备说:“我的诏令难道不如你说的话吗?”过了几天,高祖对裴寂说:“秦王久典兵,为儒生所误,已经不是当年我的儿子了。”又有一次,秦玉府的学士社如晦骑马经过尹德妃父亲的家门口,手指,尹父看闯了祸,便要尹德妃在高祖面前先诬告秦王的左右殴打尹父,高祖大怒,责问秦王世民说:“你的左右竟敢凌辱我妃子的家,对百姓岂不更坏吗?”秦王世民赶快自我解释,高祖却不予理会。在妃嫔们的挑拨离间下,高祖便逐渐与世民疏远了。高祖曾召诸王宴会,秦王世民在宴会中,想到自己的母亲(窦皇后)不及看到平定天下便去世了,不觉伤感而落泪,高祖看到世民的举动而不高兴,妃嫔们遂乘机中伤世民,为建成游说,妃嫔们说:“现在天下太平,陛下应该娱乐享受,但秦王却悲伤落泪,他是在怨恨和妒忌我们。如果陛下不幸过世以后,秦王当权,我们这些人全会被他所杀,我们觉得还是太子慈爱,他必能照顾我们。”妃嫔们的哭哭啼啼打动了高祖,高祖原本并不太喜欢建成,经过妃嫔们的游说,逐渐改变了对建成的观感,建成的太子地位便巩固了。

  太子建成的第二个策略是加强自己的军力。建成在京师暗中召募壮丁二千人为东宫卫士,屯驻在东宫的长林门,号称“长林兵”。此外,建成又与广州(今甘肃庆阳)总管杨文干勾结,命文干募兵送来京师,准备发动政变。建成派郎将尔朱焕、校尉桥公山运送军器给文干,要文干发兵趋京师,尔朱焕等害怕,乃自首告密,称文干欲反,与太子里外呼应。高祖急召文干,文干见事机败露,乃率兵反。高祖知杨文干之反系太子建成所策划,乃召建成,建成单身入官,向高祖叩头请罪,高祖怒,囚禁建成。不久,杨文干攻陷宁州(今甘肃宁县),高祖秦王世民讨伐文干,文干为其部下所杀,时在武德七年七月。乱事平后,高祖责备建成与世民兄弟不相容,但对两人并没有处分。只将太子身边的谋臣王珪、章挺和天策而的兵曹参军社淹贬到远方去,然而建成和世民之间的冲突更加尖锐。

  太子建成的第三个策略是收买秦王世民的部下。建成曾密函致世民的骁将尉运敬德,表示争取之意,并 赠金银器物一车,敬德不为所动。建成又以金帛引诱世民的另一勇将段志玄,也未成功。收买既然不成,遂改以排挤的方法,建成向高祖进言,出世民的骁将程知节为康州刺史,并将世民的谋臣房玄龄、社如晦逐出秦王府,以剪除世民的势力。
  
  在三个策略之下,秦王世民的确受到很大的威胁。於是,世民乃有意经营洛 阳为根据地,遂派秦王府车骑将军张亮率领一千余人赴洛阳,暗中结纳山东豪杰,齐王元吉告张亮图谋不轨,高祖命拘捕张亮,追查真相,结果未曾查出有罪的证据,便释放了张亮。

  有一天夜晚,太子建成召秦王世民饮酒,在酒中下了毒,世民喝了酒立刻心痛,吐了几升血,淮安王神通扶了世民回官,高祖听到此事,便赶去探视世民,然后对建成说:“秦王素不能饮,以后不得再夜饮。”高祖又对世民说:“首建大谋,削平海内,皆汝之功,吾欲立汝为嗣,汝固辞,且建成年长,为嗣日久,吾不忍夺也。观汝兄弟似不相容,同处京邑,必有纷竞,当遗汝还行台,居洛阳,自陕以东皆主之,仍命汝建天子旌旗,如汉粱孝王故事。”高祖的这一指示无异将唐帝国分为东西两部,世民据有东部,建成据有西部,对於世民来说,京师内太子建成的势力庞大,难以对抗,向东寻求发展不失为一可行的途径,於是,世民答应赴洛阳。当世民准备出发时,建成和元吉商量道:“秦王若至洛阳,有土地甲兵,不可复制,不如留之长安,则一匹夫耳,取之易矣。”於是,密令数人向高祖报告说:“秦王左右开往洛阳,无不喜跃,观其志趣,恐不复来。”又使高祖身边的近臣向高祖进言,於是,高祖改变了主意,不让世民赴洛阳。
  
  建成、元吉和后官妃嫔日夜在高祖耳边说世民的坏话,高祖渐渐有些相信,欲将世民治罪,陈叔达向高祖谏道:“秦王有大功於天下,不可以治罪,而且秦王性情刚烈,如果加以挫抑,恐怕会不胜忧偾,如有不测,陛下后悔都来不及了。”高祖遂作罢。元吉密请杀世民,高祖说:“世民有定天下之功,罪状未著,何以为辞?”元吉说:“秦王初平东都,顾望不还,散钱帛以树私恩,又违敕命,非反而何?但应速杀,何患无辞。”高祖不肯答应。

  武德九年六月,局势对世民十分不利,秦的王府僚属忧惧万分,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都劝世民发动政变,诛杀建成、元吉,世民犹豫未决。这时,突厥数万骑入寇,建成荐元吉代世民督军北征,高祖从之,命元吉督右武卫大将军李艺等出征,元吉请调派秦王府的几位勇将尉运敬德、程知节、段志玄、秦叔宝等偕行。率更丞王晊密告世民说:“太子告诉齐王,现在你得到秦王的骁将精兵,拥数万之众,我与秦王在昆明池饯别你,命壮士把秦王杀死,再向皇上禀告说秦王得急病死去,皇上大致不会不信。”世民以王晊之言告诉长孙无忌等,长孙无忌、尉迟敬德等人均以事机急迫,应该先发制人。事实上,世民也明白自己的险境,除了发动政变,真是别无选择了。

事变经过

  唐朝建立不久,李世民和皇太子李建成之间,就为争夺皇位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玄武门之变
玄武门之变

  本来,唐朝的建立,李世民出力最多,功劳最大,他又网罗了尉迟敬德、秦叔宝李靖等这些著名将领,广泛结交知名人士。所以,他的势力无人能比。李建成在太原起兵之后,也统领一支军队,打过一些胜仗,虽然没有李世民那样雄厚的实力,但是,他有太子这个合法的身份,使得一大批皇亲国戚聚集在他的周围;他长期留守在关中,在京城长安一带有坚固的基础,甚至宫廷的守军(玄武门的卫队),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他还把齐王李元吉拉拢过去。总的来说,李建成和李世民是旗鼓相当。

  唐高祖武德九年的一天,李世民上朝去控告李建成和李元吉,揭发他们在后宫胡作非为。高祖大吃一惊,说:“竟有这样的事”?李世民说:“不但如此,他们还几次想谋害我。如果他们得逞,儿就永远见不到父皇了!”高祖说:“你讲的事情,关系重大,明天我要亲自审问!”当天夜里,李世民调兵遣将。

  公元626年7月2日,李世民亲自率领长孙无忌等人,埋伏在玄武门附近。守卫玄武门的将领叫常何,原来是李建成的心腹,但已经被李世民收买过去了。李建成和李元吉走到临湖殿,发现情况异常,立即掉转马头往东宫跑,只听有人喊:“太子、齐王,为什么不去上朝?”李元吉回头一看,正是对头李世民,他急忙取弓搭箭,一连向李世民发了三箭,都没射中。李世民对准李建成回射一箭,李建成从马上摔下来,断了气,李元吉急忙向西逃去,被尉迟敬德一箭射死了。

  三弟兄火并的时候,唐高祖正带着大臣、妃子在海池中乘船游玩。忽然看见尉迟敬德匆匆赶来,高祖就问:“你来这里干什么?”尉迟敬德说:“太子、齐王叛乱,秦王恐怕惊动陛下,特派臣来护驾”。高祖大吃一惊,忙问:“太子、齐王现在何处?”尉迟敬德说:“已经被秦王杀死了”。高祖十分难过,吩咐游船靠岸,回头对裴寂等人说:“想不到会有今天这样的事发生,你们看怎么办?”萧和陈说:“建成、元吉本来就没有大功,秦王功德盖世,深得人心,理该立为太子”。高祖说:“我本来也是这样想的”。尉迟敬德忙说:“外面还没有完全平静,请陛下降旨,要各路军队都接受秦王指挥。”高祖立即派人传旨结束了这场政变。

  三天之后,唐高祖宣布立秦王为太子,国家大事,一律由太子处理。这年八月,唐高祖被迫让位,自称太上皇。李世民当了皇帝,就是唐太宗。第二年,改年号为贞观。历史上把这次政变,叫做“玄武门之变”。

力量对比

太子集团

 
玄武门之变
玄武门之变
  太子集团除了首领李建成以外,还有以下主要成员:

  一是齐王李元吉。李元吉在两个哥哥的相争中,为什么选择支持大哥李建成,而不支持天下归心的二哥李世民呢?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第一,李建成曾经救过李元吉的命。李渊在太原准备起兵反隋的时候,李建成、李元吉并不在太原,而是和同父异母弟智云居住在河东。李渊秘召李建成等回太原,这时二十九岁的李建成把十五岁的李元吉带上潜回太原,而把同父异母弟十四岁的智云留在河东,结果李智云被隋朝官员逮捕并杀害。可以说当时他们回太原的路上是很危险的,要不然,李建成肯定会把两个弟弟都带上的。李建成把李元吉带上一同潜回等于是救了他一命,李元吉肯定非常感激。第二,李建成对待弟弟们相对比较宽容,如果李建成当上皇帝后,只要不是威胁到其皇位的事,其它的事即使触犯大唐刑律也不会过于追究责任;而李世民却恰恰相反,为了大唐帝国的兴盛,会对弟弟们严格要求的。李渊的小老婆们就曾对李渊说过:“太子仁厚,陛下升天后,我们母子可以相托”。而李元吉一向喜欢玩猎,不太愿意遵纪守法,当然希望宽容要求的哥哥上台了。第三,李元吉曾被李世民的手下大将尉迟敬德三夺其槊,李元吉感到这是十分耻辱的事,由此对尉迟敬德和李世民怀恨在心。公元621年(武德四年),李世民率大军攻打洛阳王世充,李元吉和尉迟敬德随同出征。尉迟敬德这个人善于避槊,每次单骑突入敌军阵中,即使敌军环绕周围用槊刺尉迟敬德,也不能伤他,不仅如此,而且他还能夺取敌人的槊,用来回刺敌人。李元吉也是使槊的,而且一贯非常骁勇,很看不起尉迟敬德被别人这么吹捧,于是要求同尉迟敬德进行比试。李元吉命令把槊刀去掉,只用杆来刺,尉迟敬德却说:“即使有槊刀,也不能伤到我,请不要去掉槊刀。”果然,李元吉不能刺到他。这时,李世民问尉迟敬德:“避开槊和夺取槊,谁更难?” 尉迟敬德回答说:“当然夺槊更难了。”于是李世民命令尉迟敬德与李元吉再次进行夺槊比试。李元吉刚刚用槊没刺着尉迟敬德,感到面子上很过意不去,这时听说尉迟敬德还夸海口能空手夺取自己手中的槊,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于是手拿着槊刀,跃马奔过去就刺,结果连续三次都被尉迟敬德将槊给夺过去了。对于这件事,李元吉虽然表面上对尉迟敬德的夺槊能力非常惊叹,但暗地里感到十分耻辱,非常怀恨李世民和尉迟敬德在众人面前丢了自己的面子。还有太弟一说,不过那已是武德九年的事了,那时李元吉早已是太子集团的核心成员了,李建成的允诺只不过是让李元吉更加忠于自己的手段而已。

  二是后宫妃嫔,也就是李渊的小老婆们。李渊晚年娶了不少小老婆,这些小老婆们也为李渊生了二十个年幼儿子,这些小老婆们为了以后母子有个依靠,竞相结交李渊年长的儿子。那么她们为什么选择投靠李建成,而不是李世民呢?主要是李世民有几件事使得罪了皇帝老子的后宫妃子们。第一件事是公元621年(武德四年),李世民平定王世充后,李渊命贵妃等数人去洛阳宫中为皇宫选取宫女和珍宝,这些贵妃却私下向李世民为自己求取珍宝,而且还为亲属求官,李世民都没有答应。由此,贵妃们很生气。第二件事张婕妤为其父向李渊求取的几十公顷良田被李世民先赏赐给了淮安王李神通,张婕妤父去要,李神通因为李世民已经赏赐给他了,所以不同意。得不到地,张婕妤当然要怨恨李世民了。第三件事是李世民的部下杜如晦经过尹德妃父亲尹阿鼠的家门,却被骄横的家丁给拉下马来暴打一阵,打断了一个手指,还骂到:“你是什么人?竞敢经过贵妃家门不下马。” 尹阿鼠担心李世民向李渊告状,却指使尹德妃恶人先告状:“秦王左右欺负我父亲家。”双方结怨更深。这边,李世民对李渊妃嫔们的无理要求都不答应,而李建成和李元吉“曲意事诸妃嫔,谄谀赂遗,无所不至,以求媚于上”(《资治通鉴》)。这样两相比较,后宫妃嫔当然选择站在太子这边了。

   三是魏征等太子府文官。魏征原是李密的部下。公元618年,唐帝国才刚刚建立,只拥有长安一带的关中地区,这时拥有洛阳附近广大地区的李密与洛阳的王世充在偃师进行对峙。李密在决战前召开了军情会议,就关于是否进行决战进行了讨论。魏征投了反对票,魏征认为:“虽然我军多次取得胜利,但精锐部队伤亡很大,最近刚同宇文化及打了一仗,虽获胜,但急需休整,士兵的心里也很倦怠,很难迎敌。我们不如深沟壁垒,不与敌战,等敌人粮食吃尽撤退后,到时候我们追击,没有不胜的道理的。”可是李密受众将骄傲求战的影响,最终没有听魏征的意见,而与王世充决战,结果一败涂地,没有办法只好投靠唐帝国。魏征也随同李密一道投奔唐帝国,后来太子李建成闻其大名,将其引入太子府中,任太子洗马,对其礼遇甚加。魏征感谢其知遇之恩,也尽其所能为李建成出谋划策。公元622年(唐帝国建立第五年),原窦建德手下大将刘黑闼在河北地区聚众反叛,魏征和太子中允王??一同建议太子亲自出征讨伐刘黑闼,以取得功绩名望来镇服天下,同时还能结交当地豪杰,巩固自己的地位和势力。李建成采纳了这个建议,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很快就平定了刘黑闼的叛乱,结交了大批当地豪杰。为保太子之位,魏征为李建成出了许多计策,但大多不被李建成采纳。王??也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但是公元624年(唐帝国建立第七年),因太子手下杨文干在庆州谋反受牵连,被流放到外地。太子集团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智囊。

  四是薛万彻、杨文干、韦挺、冯立、谢叔方等武将。薛万彻原是幽州都督李艺手下的猛将,后被李建成收为左右,对太子忠心耿耿。杨文干是太子的心腹卫士,后被派为庆州都督,私下为太子秘密招募壮士,公元624年,受太子指使起事失败被杀。冯立、谢叔方皆是太子集团的重要大将,对李建成也都十分忠心。

   另外,在当朝宰相中,封伦是暗中支持太子集团,他数次在李渊面前帮助李建成说好话。杨文干事件中,李建成差点被废,幸亏他在李渊面前竭力营救才使李建成转危为安。
 
  最重要的是皇帝老子李渊也是支持李建成的。太原起兵,李世民功劳最大,李建成也统率军队建立赫赫战功。李渊被封为唐王后,因李建成是长子,所以被立为世子。唐帝国建立后,李建成又顺理成章被立为太子。这时李渊还是十分喜欢李建成的,李建成太子的地位也十分巩固。后来,随着李世民功劳越来越大,李渊又产生了废立的想法,但在自己宠爱的小老婆不断地吹床头风下,最终放弃了这样的想法,转而一心一意支持李建成。李渊就曾说过:“建成作为太子已经很久,我不忍心夺去他的权力啊!”到武德九年的时候,李渊基本上对太子集团的奏请都一一满足了。

  另外,为一旦有变做准备,太子集团还暗中招募长安和各地的勇士二千余人为太子宫卫士,驻扎在长林门,号称长林兵。齐王也暗中招募勇士作为齐王卫士。

  在地方上,由于河北地区是李建成率军平定的,因此太子集团在河北地区有着一定的支持基础。幽州都督李艺也暗中支持太子集团,李建成曾向其征调三百幽州突骑为卫士,后因人告发而未调成。

秦王集团

  秦王集团这边可谓人才济济,除了领导才能十分突出的李世民外,还有以下主要成员:

 
 
玄武门之变
玄武门之变
  一是长孙无忌、长孙顺德等秦王长孙夫人的娘家亲戚。长孙无忌是李世民夫人长孙氏的哥哥,这个人非常有才能,虽然生长于富贵的家庭,但十分好学,精通文史,善于出谋划策。他从小就和李世民关系就非常好,李世民和父亲于太原起兵后,他投奔李世民,经常跟随李世民南征北战。他是秦王集团的核心成员和重要谋士。长孙顺德是长孙夫人的堂叔,也是秦王集团的重要成员。

   二是房玄龄杜如晦等秦王府文官。在秦王府文官中,房玄龄、杜如晦是最核心人物。房玄龄博览经史,才能卓著。李世民率兵攻打渭北的时候,他投奔李世民,李世民一见如故,对其十分赏识,引为知己。房玄龄也感谢李世民知遇之恩,尽心尽力辅助李世民。房玄龄不仅为李世民计划谋略,政变计划是他最先提出的;更重要的是他潜心为李世民搜集人才,杜如晦就是他荐留于秦王府的。“贼寇每平,众人竞求珍玩,玄龄独先收人物,致之幕府。及有谋臣猛将,皆与之潜相申结,各尽其死力。”(《旧唐书》)杜如晦也和房玄龄一样,聪明悟性高,熟读文史。隋朝吏部侍郎高孝基夸他是“有应变之才,当为栋梁之用”。他是公元617年,李世民平定长安的时候,被收为秦王府兵曹参军。此后一直跟随李世民左右,是秦王集团的核心人物。后来有一次,他曾经差点被调离李世民。当时,由于秦王府里有才能的人比较多,秦王府属官被任命为地方官的很多,李世民感到十分忧虑。这时,杜如晦也被调任地方官,房玄龄对李世民说:“府中官属被调走的虽然很多,但都不足惜,唯有杜如晦有辅助帝王的才干,大王要经营四方,没有杜如晦是不行的。” 以房玄龄的识人才能,对杜如晦如此评价,可见杜如晦的重要性。此后,杜如晦一直跟随李世民左右,是秦王集团的核心人物。另外,李世民还于公元621年(唐帝国建立第四年)开设文学馆,招纳博学之士,虞世南、文学褚亮、姚思廉、主簿李玄道、参军蔡允恭、薛元敬、颜相时、咨议典签苏勖、天策府从事中郎于志宇、军咨祭酒苏世长、记室薛收、仓曹李守素、国子助教陆德明、孔颖达、信都盖文达、宋州总管府户曹许敬宗,以及杜如晦、房玄龄等皆为文学馆学士,时称“十八学士”。

历史评价

 
玄武门之变
玄武门之变
  诚如某些学者所言:“玄武门那场唐太宗一生中最艰危的苦斗,对他本人来说,绝不是可以夸耀后世的愉快记忆。 李世民和他父亲这一段不愉快的往事,怎能在李世民受伤的心上摘脱干净?”(胡戟、胡乐《试析玄武门事变的背景内幕》)

  也许,当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待贞观的时候,就会发现在李世民缔造这份赫赫功业的过程中,很可能一直有某种难与人言的潜在力量在参与和推动。

  这样的力量是什么呢?

  也许,我们可以将其称之为一种“内在的自我救赎”。

  当年夺嫡继位的手段越不光明,李世民为世人缔造一个朗朗乾坤的决心就越大;玄武门事变对李世民造成的隐痛越深,他开创贞观的动力也就越强;弑兄、杀弟、逼父、屠侄的负罪感越是沉重,他从造福社稷苍生的事功中寻求道德解脱的渴望就越加强烈!

  从这个意义上说,贞观伟业又何尝不是一面巨大的“招魂幡”呢?

  无论盛世贞观在后人的心目中获享怎样的景仰和尊崇,也无论它在历史上是一个多么光辉而伟大的政治典范,但是在李世民心中某个尘封的角落,它却可以是一种自我救赎的产物,也可以是一面招魂的旗幡。

  换句话说,对于父兄和弟侄在道德与亲情上的巨大亏欠,使李世民不得不用尽一生的努力去偿还。而这样的努力,也就构成了开创盛世的种种动因之中那最不为人所知却又最不可或缺的一种。当然,这种努力对李世民本人来讲很可能是不自觉的,是极为隐晦而难以自知的。但毋庸置疑的是,这种“灵魂的自我救赎”的确具有非凡的意义 就像是一种无上的信仰之于一个虔诚的信徒一样,它造就了李世民登基御极后的种种自律、宽宏和坚忍。惟其如此,它才能推动李世民从“个体的小我”走向“历史的大我”,从阴暗而血腥的玄武门走向华丽而光明的贞观玄武门之变是李世民一生中最为重大的转折点,它将李世民一举推上了大唐帝国的权力巅峰,同时也将他推上了一个彪炳千秋的历史制高点。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这个骨肉相残的悲剧事件无疑也使他背上了一个沉重的道德包袱 终其一生,李世民也未能真正摆脱玄武门之变留下的心理阴影。

  一代圣主唐太宗李世民文武全才,驰骋沙场打下李家天下,广开言路享有贞观之治。但他却因为玄武门之变惹来杀兄逼父的骂名。

  其实,我以为玄武门之变是李世民有预谋的政治自卫。如果因为保住名声而让步:对于李世民自己不仅仅失去帝位,更会丢掉性命;对于血战沙场的秦王府诸将也会遭受兔死狗烹的下场;更重要的是会因李建成继位影响大唐江山的命脉。所以,玄武门前的罪行应该是李渊思想中的“立储以长”。
 
  不过,骨肉相残,躁血禁门,毕竟是一件贻笑千古的丑事。像唐太宗这样一位贤明的君主,在历史上竟然留下诛杀兄弟,逼迫父亲的恶名,这真是可惜。而且,既然太宗皇帝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后代子孙便可以纷纷效法,以后的肃宗取代玄宗,代宗取代肃宗,便都可以引祖宗的作法为借。正值安史之乱,父子争位,天下二主,唐朝能有不败之理?这些也许是玄武门之变的负面影响吧!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他能弑兄,亦有其过人之处,作为一代圣王导致他的所作所为,错不在他,环境所逼,正所谓时势造英雄,历史功过留到后世个人观点理应不同。

  有时候,形势比人强。假如有人想诟病玄武门之变,我想不妨同时问问自己,李世民在当时还有没有其它更好的出路,可以不杀兄屠弟、不喋血宫门?他的暴力是不是合理的?他把暴力扩大化没有?

  真的,我真的看不出李世民除了死里求生,还有什么其它道路可走。你总不能让一个人放弃生命吧!

  司马光都认为,“立嫡以长,礼之正也”,所以也不要苛责李渊,何况中国两个短命王朝,都是亡于废长立幼,隋的教训又活生生摆在眼前,你让李渊如何不犹豫?他一直是拿不定主意的,从个人感情上,他更偏爱一起生活、一起起兵的二子,正是他的这种摇摆,才让李建成恐惧,并因恐惧而日甚一日的排挤李世民,这是玄武门之变的重要原因之一。玄武门之变只有怪命运,没有让李世民生为长子。

  在中国历史上,平定乱世,建立不世功勋的大功臣基本只有两条路:一,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二,发动政变叛乱成者为王,败则为寇。

  从这方面来说,李世民做了一个最正确的选择。

  自古有大功者,必遭主忌。李世民在李唐统一天下的赫赫战功,比之汉之韩信不遑多让,韩信是什么下场,李不会不知道。二者不同在于李是王子(而且是第二顺位继承人),这又导致两点不同:1,杀大臣易,杀王子难;2,韩信要想保全性命就必须推翻刘邦,而李只需干掉第一继承人即可(前提是没人知道是他干的)。我想在玄武门政变之前,不止李建成忌,恐怕李渊也一样忌惮李世民。要知道平定乱世的绝世功勋带来的肯定是人民大众的绝对爱戴,而李极有可能是那个年代的第一英雄。极受民众爱戴的人如果是文人倒罢了,如果是将领,帝王没有猜忌之心可能性不大,除非他真有那种就算你反我也能击败你的自信(历史上我只从李世民身上看到过),从李渊不放过一个反王可推断他不是有那种自信的帝王(当然在这件事他还有别的目的)。所以李氏父子的对立是迟早的事,当然如果李世民没有野心,李渊可能只是把他监禁或软禁,他在位应该不会杀李世民(李渊对子嗣是很宠爱的)。但李建成继位后就难说了,尽管他与渊在性格上很相似,但他不能保证经过多年监禁的兄弟没有怨言、还是没有野心,而且为了后代子孙,既有可能会想法除去这个不稳定因数(一如他父李渊大杀反王)。所以没有野心的李世民是不可能寿终正寝的。而事实上李世民是有极大的野心的,而且极富才能和心计,我想如果不是李建成率先发难,想架空李世民,李世民极有可能在神鬼不觉中干掉李建成,然后顺利登基(个人认为这是李世民最期待的情况)。观李世民的一生战事,其对战局的把握堪称出神入化,在政治斗争中也是如此,如果不发动政变,等待他的结局就是前一种了,而且他成功了。李世民就算没有贞观之治,也不能说他有什么不对。

   自古为帝王者,心思定狠于常人,否则只能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或成为傀儡。唐太宗千古流芳,但他是怎么登基的呢?玄武门之变,亲手杀了他一兄一弟,还跑到他父皇那儿去喊冤,逼父亲做太上皇。即位后修改史书,把建成、元吉贬的一文不值。但是他做皇帝却是成功的。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