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816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1002ban (2010/12/23 20:24:53)  最新编辑:1002ban (2010/12/23 20:24:53)
东胡林人
拼音:dōng hú lín rén
目录[ 隐藏 ]
       考古工作者在发掘北京郊区东胡林村距今约1万年前的新石器早期“东胡林人”遗址时获得重大发现,引发了我国考古界和地质界的极大震动。专家说最新的考古发现将旧石器晚期到新石器早期人类链条联接起来,填补了自山顶洞人(距今约3万年)以来北京地区人类发展史上的一段空白。

东胡林人遗址

 
东胡林人
东胡林人
      在门头沟区军饷乡东胡林村西侧。遗址地处更新世马兰黄土台地间。是新石器时代早期的人类文化遗址,距今约1万年,1966年发现。文化遗址内出土有人骨化石,经鉴定属两个成年男性和一个少年女性个体,在少女遗骸的颈部位置有用小螺壳串制的项链,腕部佩戴有牛胁骨制成的骨镯。该处文化遗址,是继“北京人”和“山顶洞人”旧石器文化遗址之后的又一重要发现,因发现于东胡林村,被命名为“东胡林人”。
  
   发掘的遗迹有灰坑3个,灰堆8处,石器制作场1处。8处灰堆遗迹堆积状况大致相似,位于T3的东北部,范围约为80×60平方厘米。中心区域有大量的黑色灰烬,包含物中数量较多的是有烧烤痕迹的砾石块、有打制疤痕的石核和动物骨骼(可辨识的主要是鹿骨)等.该遗迹自上至下都发现有石块,上部的石块堆积较乱,底部的石块则大致堆如环状,排列比较整齐。遗址的发现是考古史上的一个重大发现,也让世人更加意识到北京地区的远古时代还有很多可探究的地方。 

  1966年在清水河西岸的第二级黄土台地上出土人骨3具,未发现有墓圹。正中一具为16岁左右的少女,是一次葬,有颅骨、椎骨、股骨、髌骨、胫骨和耻骨,还有若干指(趾)骨。两侧各为男性成人骨骼1具,是二次葬,仅残存一些体骨和头骨碎片,其中比较完整的有左侧股骨、腔骨和骸骨。在少女骨骼颈部周围发现由50余枚小螺壳制成的项链,最大者长18毫米,宽16毫米,厚11毫米;最小者长11.5毫米,宽8毫米,厚6毫米。在少女骨骼的腕部周围发现由7枚骨管制成的骨镯,骨管是由牛肋截断磨制而成。骨管形状稍偏,最长的约39毫米,宽17毫米,厚9.5毫米;短的长29毫米,宽22毫米,厚10毫米。另外,在其胸部还发现蚌类的壳制品2件,一件扁平,另一件为扁平长棒,上端均有穿孔。在人骨附近发现灰色石英岩石片8件,其中6件有明显的人工打击痕迹。1995年春,在遗址断面发现人骨1具,并采集有螺壳项链和石制品等,但未发现有墓圹。2001年在T1东隔梁外发现比较集中的一堆人骨,但明显经过扰动,未发现有墓圹。2003年在T8第8层下发现1座保存完好的墓葬,墓圹清楚。墓向北偏西70°,墓口距地表150厘米,墓坑长220厘米,宽42-48厘米,深52-76厘米。墓内有保存完整的人骨1具,仰身直肢,人骨长约1.6米。随葬磨制而成棍状玉石制品(初步鉴定为方解石类)1件,该随葬品位于人骨鼻与口间。

出土记

       东胡林人,因1万年前生活在北京西郊的东胡林村而得名的古代人类,作为生活在旧石器晚期向新石器早期过 渡期间的古代人
东胡林人遗址现场
东胡林人遗址现场
类,东胡林人甚至被有些专家看作是北京地区新石器文化的创造者和革命者,是北京地区创造新石器文化的鼻祖。

   考古工作者在发掘北京西郊的东胡林人遗址时发现1具古人类尸骨,后来被专家认定正是东胡林人遗骨。

   锁定东胡林人身份

   2003年9月24日,东胡林人考古发掘队开始对东胡林人遗址进行最新一次的科学发掘。

   最初发掘出的是一些石器、陶器、骨器和几处用火遗迹,在东胡林人的“火塘”中还发现一些烧焦的兽骨和木炭。但在发掘工作进入尾声时的10月19日,在发掘区的东部偶然挖到一具完整的尸骨。后被专家认定是东胡林人尸骨。

   为什么就认定这具尸骨属东胡林人?东胡林考古发掘队领队、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赵朝洪教授对此解释说,先前已有研究证实北京地区早期东胡林人活动的地质构层为紫褐色土层,此次出土尸骨的墓葬地层明显位于紫褐色土层以下,而且墓葬的开口在早期东胡林人的活动地层——紫褐色土层内,这就有力地证明了出土的尸骨属于东胡林人。

   东胡林人运回北京大学

   10月30日,东胡林人尸骨被安全运抵北京大学。考古人员表示,对东胡林人更深入的研究将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实验室进行。
   
  东胡林人考古队副领队、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研究员郁金城告诉记者,尸骨整体搬运,必须保证其完整性,所以要“套箱”搬运。所谓“套箱”就是将尸骨连同它身下附着的土层一起挖出来,然后整体打包装箱搬运。估计整个土块长约190厘米,宽约70厘米,厚约40厘米。

    由于遗骸目前已经非常脆弱,为了确保安全,考古人员首先在尸骨上覆盖了一层宣纸,并在上面喷水,以防干裂,同时在尸骨的头部及骨盆等容易移位和断裂处用石膏进行了加固。

    在尸骨套箱搬运之前,考古工作者对古人类尸骨做了最后的整理工作:拍照片、画草图,将考古挖掘过程中每一个细节如实记录下来。

东胡林人遗址发掘成果

        北京发现古人类尸骨填补北京人类发展史空白
   
       考古工作者在发掘北京郊区东胡林村距今约1万年前的新石器早期“东胡林人”遗址时获得重大发现。考古专家告诉记者,最新
东胡林人遗址现场
东胡林人遗址现场
的考古发现将填补自山顶洞人(距今约3万年)以来北京地区人类发展史上的一段空白。
 
  据东胡林考古发掘队领队、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赵朝洪介绍,此次考古发掘出1具完整尸骨、几处用火遗迹和大批石器、陶器、骨器、蚌器等重要遗物。

  赵朝洪说:“此次最大的收获是发现1座保存完好的新石器时代早期墓葬。这是自1966年东胡林遗址发现以来第一次通过科学发掘手段获得的有明确地层关系的墓葬,对研究中国新石器时代早期人类及其文化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记者在距北京约80公里的门头沟区斋堂镇东胡林村遗址挖掘现场看到,挖掘区东侧考古工作者正在小心翼翼地清理新发掘出的尸骨。尸骨长约1.65米,保存完好,仅头部左眼眶略有破损。尸骨口鼻之间有一块小指大小的玉制品,专家认为可能是装饰品。

  尸骨南侧是已经清理好的3处用火遗迹,其中一处可明显看出用石块垒成且有火烧过的痕迹。挖掘区中部散放着大量大小不一的石制品,旁边还分布有一些兽骨和兽牙。
 
  赵朝洪说,发掘区内除位于东部的墓葬区外,就是“东胡林人”的活动区,对这些地方的发掘和研究,对判断新石器时期人类的生产和生活方式、饮食习惯、社会组织等都有很重要的价值。更为重要的是,在此次遗址发掘中,还首次揭露了自更新世晚期以来的连续地层剖面,剖面中既有古代人类活动的文化堆积,又有自然形成的地层堆积,对于研究华北地区环境变迁及人地关系具有重要的意义。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副所长郁金城告诉记者,此次考古挖掘工作始于9月24日,由北京大学文博学院和北京市文化研究所联合进行。最初发掘出的“火塘”中发现了大量沉积物,其中包括烧焦的兽骨和木炭。在发掘工作进入尾声时,10月19日在发掘区的东部偶然挖到了“东胡林人”尸骨。

  据介绍,1966年北京大学学生郝守刚在东胡林村西发现村民无意中挖出的三具尸骨。这是最早被发掘出的“东胡林人”尸骨。这三具尸骨后来下落不明。

        北京发现新石器早期完整人类骨架全国仅一处

       专家称填补了山顶洞人以来北京地区人类发展史一段空白,将旧石器晚期到新石器早期人类链条联接起来。
 
  在位于北京市门头沟区斋堂镇东胡林村村西的东胡林人遗址考古挖掘中,发现了我国最早的新石器早期完整人类骨架,据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吕遵谔教授说,这么完整的墓葬在全国仅此一处。同时,还挖掘出一批新石器早期的陶器、石器、骨器、装饰品和烧火遗迹等重要文化遗存。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周昆叔教授称,此次发现找到了北京创造新石器文化的鼻祖,称东胡林人是新石器文化的创造者、革命者,是新文化的迎接者。

  被挖掘出来的东胡林人,目测身高在1.60cm以上,由于骨架还没有完全从地里取出,具体身高还要等骨架完全取出之后才能确定。从表面看东胡林人骨架保存完好,鼻部有类似玉石的覆盖物,据专家考证可能是陪葬物。在考古学上被挖掘出来的骨架是男是女对考证人类社会制度及陪葬制度都有重要意义,因此,现场专家对此都持慎重态度,虽然对骨架的性别进行了较为细致的考证,但拒绝透露是男是女,只说骨架的性别要在实验室内进行详细研究及经过DNA检测后才能确定。

  2001年7月,在东胡林考古发掘队进行发掘时,又出土一批重要石器、陶器、骨器,还发现东胡林人的烧火遗迹多处。

东胡林人的生活方式

 
东胡林人遗址
东胡林人遗址
       在东胡林遗址中发掘出的文化遗存有分布密集的烧火遗迹(火塘)、墓葬、灰坑、石器加工地点等遗迹,也发现有数量较多的石器、陶器、骨器、蚌器及大量的兽骨与植物遗存。

       石器可分为打制石器、磨制石器与细石器。打制石器所占比例最大,主要有砍砸器、刮削器、尖状器、石砧等,石料多来自就近的河滩砾石;磨制石器数量很少,仅见小型石斧、石锛等,有的仅局部磨光;琢打加磨的石器有磨盘、磨棒等;此外,也发现有用于研磨赤铁矿颜料的研磨盘,磨盘表面仍保留有红色的赤铁矿粉。细石器在石质工具中占有一定比例,主要有石核、石片、石叶,另有数量较多的崩片,原料主要为燧石。据初步研究,东胡林人使用的各种工具主要适用于狩猎及采集活动。至于石磨盘、石磨棒是否也加工种植的粟类旱地农作物,东胡林人是否已经营了农业,尚需对浮选出的植物遗存作科学鉴定后才能得出正确认识。从发掘出土的大量兽骨看,东胡林人的狩猎对象主要是鹿科动物,也有食肉类动物及杂食动物猪。至于此时的猪是否已被驯化,也需要进一步作科学鉴定。赤铁矿颜料的发现说明东胡林人有使用赤铁矿颜料的习惯,虽然东胡林人研磨的赤铁矿粉究竟用于何处,目前尚未找到明确的证据,但至少可以看出,自山顶洞人以来,华北地区的古代先民已经有了利用赤铁矿粉进行美化生活或者从事宗教活动的习俗。
  
       陶器多为红褐色,均为夹砂陶,但已有夹粗砂与夹细砂的区别。质地疏松,火候不匀,多为素面,个别饰有附加堆纹、绳纹。从陶片断面看,陶器制作采用了泥条筑成法,有的似为泥片贴塑法制成,陶器器型似为罐、盂、钵类平底器。
 
      骨器主要是骨锥及骨笄,一般磨制光滑,尖端锐利。有的两端磨尖,有的一端磨尖。多用动物肢骨加工而成。
   
      蚌器有的用大型蚌壳磨制而成,一般磨成圆形或椭圆形,并在一端或两端穿孔以供系挂。也有的用小型蚌壳或螺壳在一端穿孔做成。这些蚌器多是用于系挂的装饰品。

      鉴于东胡林遗址火塘分布密集,且尚未发现房屋及窑洞等可供长久居住的遗迹,初步推断,东胡林遗址曾是东胡林人季节性活动的营地。

专家点评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赵朝洪教授

       据东胡林考古队领队,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赵朝洪教授介绍,东胡林人类骨架的发现对考古学、人类学、环境地理学等多学科的研究都具有重要意义。从考古学上说,东胡林人骨架的发现对研究北京地区乃至华北地区的地层,对研究距今一万年左右的新石器时代早期墓葬,对发现东胡林人与北京周口店人、山顶洞人的历史渊源等有重要学术价值。
   
       中科院院士吴新智

  中科院院士吴新智认为,东胡林人所处的考古阶段正是新旧石器交替时期,能发现这么早期的新石器人类骨架,而且保存的如此完整,填补了自山顶洞人(距今约3万年)以来至距今一万年左右人类发展链条中的空白。吕遵谔教授认为这个遗址很重要,因为在旧石器晚期到新石器早期这个历史环节上缺乏必要的材料,东胡林人的发现是很关键的环节,将旧石器晚期到新石器早期的人类链条联接起来了。

       中科院黄慰文教授

  中科院黄慰文教授说,东胡林人所处的考古阶段正好是从冰期向冰后期转变的时期,这一时期地球上自然环境发生巨变,人类如何适应这种突变,一直是国际上学者们研究的重点课题,此次考古发现对研究北京地区特别是山区气候的变化,研究环境变化与人类早期文化发展的关系具有重要的意义。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1002ban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