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7078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Beckham (2010/12/16 18:22:41)  最新编辑:Beckham (2010/12/16 18:22:41)
萨尔浒之战
拼音:sà ěr hǔ zhī zhàn
同义词条:萨尔浒战役
   萨尔浒之战是1619年后金明朝在萨尔浒(今辽宁抚顺市东大伙房水库东南岸,是一座山名)进行的一场大战,后金军大败明军,从而改变了辽东的战略格局。

战争背景

  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四月十三日,努尔哈赤宣布脱离明朝统治,并以“七大恨”誓师,历数大明朝廷的七大罪状及向明朝宣战。以后便出兵偷袭辽东各堡,连陷抚顺、东州、马根单、抚安堡等地,抚顺总兵李永芳乞求降后金,范文程兄弟亦投降后金,抚顺守备王命印拒降而战死殉国。辽东巡抚李维翰急命广宁总兵张承胤、辽阳副总兵顾廷相、海州参将蒲世芳、游击梁汝贵率军一万前往救援,却遭后金军反击而全部阵亡。七月,后金军攻入鸦鹘关(今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苇子峪镇),越过辽东边墙攻占清河堡(今辽宁本溪),清河副总兵邹储贤、游击张旗、清河堡守备张云程战死。此役掳掠人畜三十万,获马九千匹、甲七千副。终于惊动明朝廷君臣上下。

双方力量对比

  辽东丧失,明朝努力建立二百多年的辽东防御系统面临崩溃危机。明朝决定发动一次性大规模战役,企图彻底消灭后金。此时明朝驻守辽东的各处的守军,总计约有两万余人。因屡次遭后金打败,以致军心靡溃,几成惊弓之鸟。辽东守军只能被分兵驻守各个卫所,不能参与反击和进剿后金。所以明朝从全国各防区抽调军队,组成一支在数量上与装备上都是压倒后金的大军。

后金兵力概况

  后金军共分为八旗,每旗完整建制为七千五百人左右,八旗合共总数约为六万人。全部都由努尔哈赤与他的子侄们统率,由如努尔哈赤家族的亲兵,因而有超强的组织力和凝聚力。加上战术组织严密,在努尔哈赤长达三十余年统一女真的征程中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并且一直保持着高昂的士气。成为当时世界冷兵器时代最后一支强大的军队。

明军兵力概况

  宣府、大同、山西三镇,各发精骑一万,共约三万人;
  延绥、宁夏、甘肃、固原四处,各发兵精骑六千,共约两万五千人;
  四川、广东、山东、陕西、北直隶、南直隶,各发步骑兵五七千不等,共约两万人;
  浙江发善战步兵四千;
  永顺、保靖、石州各处土司兵,河东西土兵,数量各二三千不等,共约七千人;
  明军总数约八万八千人。与盟友海西女真叶赫部军一万人,朝鲜军一万三千人,总计十一万多人,号称四十七万。
  明末时卫所制已经名存实亡,已经转为募兵制,每次战役军队都调自全国各地,主力通常都是来自九边重镇、四川和浙江。
  九边重镇主要以骑兵为主,除了辽东、延绥、宁夏等镇经常与蒙古作战以外,其余边镇皆久无战事,使军队战斗力一般。九边重镇有为数不少的“跳荡铁骑”。骑兵配有大量的火器。其中车营由炮兵部队和骑兵部队构成。炮兵部队配有火炮射程远、威力大的各种火炮,如大将军炮、虎蹲炮、佛郎机炮等。隶属车营的骑兵部队备有火统。但明军由于采取车骑合营的编制,并无独立骑兵部队,导致其机动性远不如后金的骑兵部队。
  四川播州之役起,西南大小战事不断,使川军积累丰富作战经验,由其以步兵尤其善于山地和攻坚作战。浙军主要是由名将戚继光缔造的军队,时常与倭寇作战,加上戚继光的军事训练,使因而浙军有优良的战术修养,曾于万历援朝战争中打败日本小西行长而攻克平壤的战斗中留下显赫的名声。明军的步营配备大量仿制自欧洲各国及鄂图曼帝国鸟统和多管仿制日式火绳枪。同时步、骑兵也配备了相当数量的冷兵器,如弓箭、刀枪等。但是由于过于依赖火器的中远距离打击,致使埋身肉搏作战多数都是不堪一击。
  整体来说,明军战斗力、机动力和士气皆在后金军之下,只有装备、武器领先。
  万历四十六年十二月(1618年),明神宗任命杨镐为辽东经略,与蓟辽总督汪可受、巡抚周永春、巡按陈王庭等四人与总兵杜松、刘綎、马林、李如柏等人齐集辽阳,共同商议出征之事。并定议定四路进兵,直捣赫图阿拉。四路分别为:
  西路军,即抚顺路,以山海关总兵官杜松为主将,率保定总兵王宣、原任总兵赵梦麟、经略标下右翼营管游击事都司刘遇节、原任参将柴国栋、原任游击王浩、原任游击张大纪、原任游击杨钦、原任游击汪海龙、管抚顺游击事备御杨汝达、原任参将龚念遂、原任参将李希泌等以下宣府、大同、山东、陕西官兵三万余人,以分巡兵备副使张铨为监军,由沈阳出抚顺关,沿浑河右岸(北岸),入苏克素浒河谷,从西面进攻赫图阿拉城。为主力军队。
  南路军,既清河路,以辽东总兵官李如柏为主将,管辽阳副总兵事参将贺世贤、经略标下左一营管游击事都司张应昌、管义州参将事副总兵李怀忠、总镇坐营游击戴裕光、总镇右翼营管游击事都司冯应魁、武靖营游击尢世功、西平备御徐成名、加衔都司李克泰、原任游击吴贡卿、原任游击于守志、原任游击张昌胤、等以下辽东边防和京营官兵二万余人,以守兵备参议阎鸣泰为监军,推官郑之范为赞理,由清河出鸦鹃关,从南面进攻赫图阿拉城。作为只援各路的军队。
  北路军,即开原路,以原任开原总兵官马林为主将,开原管副总兵事游击麻岩、管海州参将事游击丁碧、游击葛世凤、管新兵右营原任游击赵启祯、管新兵中营原任参将李应选、原任守备江万春、铁岭游击郑国良、庆云管游击事都司窦永澄及马燃、马熠等以下真定、保定、河北、山东等官兵二万余人,暨叶赫部贝勒金台石、布扬古盟军一万余人,以开原兵备道检事潘宗颜为监军,岫岩通判董尔砺为赞理。靖安堡出发,趋开原、铁岭,从北面进攻赫图阿拉城。为次要主力的军队。
  东路军,即宽甸一路,以辽阳总兵官刘綎为主将,管宽奠游击事都司祖天定、南京陆营都司姚国辅、山东管都司事周文、原任副总兵江万化、叆阳守备徐九思、淅兵管备御周翼明、管镇江游击事都司乔一琦、同知黄宗周为赞理、海盖兵备副使康应干为监军与刘招孙等四川、湖南、湖北、浙江、福建等南方官兵一万余人,会合朝鲜军朝鲜派出由朝鲜都元帅议政府左参赞姜弘立、中军官原任节度使李继先、总领大将副元帅平安道节度使金景瑞、中军官虞侯安汝讷、分领边禆防御使文希圣、左助防将金应河、右助防将李一元等率领一万三千人。从宽甸堡路由凉马佃出发,从东面进攻赫图阿拉城。作为佯攻的疑兵军队。
  又以总兵官官秉忠、辽东部司张承基部驻守辽阳,作为机动;李光荣率军驻广宁保障后方;副总兵窦承武驻前屯监视蒙古各部;以管屯都司王绍勋总管运输粮草辎重。杨镐本人则坐镇沈阳,居中指挥。时杨镐奏上“擒奴赏格”经兵部尚书黄嘉善复奏,明神宗批准,颁示天下。赏格规定,擒斩努尔哈赤、八大贝勒、努尔哈赤十二亲属伯叔弟侄,及其中军、前锋、领兵大头目、亲信领兵中外用事小头目等,一律重赏并且封授世职。还下令叶赫贝勒金台石、布扬古若能擒斩努尔哈赤,即予建州敕书,以龙虎将军封殖其地。
  杨镐遣后金逃兵带书信给努尔哈赤,声称明朝集结天兵四十七万,并以发兵日期万历四十七年二月二十一日相告,企图威吓努尔哈赤及后金上下。但此举却使明军尚未出动,其部署和师期皆被后金掌握,反使后金军早作准备,降将李永芳献计以“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方针,集中兵力、逐个击破的,以多战少。

战争过程

  原定于万历四十七年三月二十一日(1619年)出师,但是因为此役明朝四方调兵,使辽东军饷骤增三百万两,明朝上下皆认为是此役是一场速战速决,十日内便能打败后金,加上当时明朝财政状况不佳,战争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所以不敢冒着破产的风险。所以明朝虽有内帑积储数百万两,明神宗与内阁等都不肯拨发。于是内阁大学士方从哲、兵部尚书黄嘉善、兵科给事中赵兴邦等廷臣唯恐师老饷匮,不断发出兵部红色令旗,督促杨镐尽快出兵。于是杨镐决定提前于二月二十一日出征。但时因天降大雪,行军困难。马林向杨镐劝谏“王师当出万全,宜并兵一路,鼓行而前,执取罪人,倾其巢穴。”刘綎则提出地形未谙、大雪迷路,应推后进军的日期,同时也对军队的战力质疑,并且要求调集其手下川军三万,可惜兵部只准许调集五千川军。杜松亦认为朝廷兵饷不足,士卒久未训练,各营彼此又不熟悉,将领之间的关系也不协调,根本就未能大规模兴兵。但是杨镐皆置之不理,最后只延期至二月二十五日,四路明军同时由辽阳教场分道出征。

先败杜松

  二月二十八日,时西路军杜松,从沈阳出发,到抚顺关稍作休息,杜松为抢头功心切,于是星夜列炬,一日内冒雪急行百余里,二月二十九日直抵浑河岸,此时杜松得知后金兵正于铁背山上的界凡城修筑防御,企图阻挡明军前进。因界凡城形势险要,是后金都城赫图阿拉的咽喉要塞,战略位置十分重要。界凡城北,便是浑河东岸的吉林崖,为界凡第一险要之处,界凡城南为扎喀关,为界凡另一处险要之地,扎喀关旁苏子河对岸是萨尔浒山。皆距后金都城赫图阿拉只有百余里。过了界凡之后便是一马平川、无险可守。因此界凡地位极度重要,于是杜松便将大军兵分二处,分两万人于萨尔浒山(今抚顺大伙房水库一带)麓扎营,杜松亲率轻装一万人渡过浑河,进攻界凡城下以北的吉林崖。但是此时杜松只知后金军在界凡城上防御的情报,却未得知后金已经向界凡方向大规模调动军队,注下败亡之祸。
  三月初一早上,杜松不听总兵赵梦麟劝等众将劝谏休整,反而强命渡河,其部参将龚念遂、李希泌等因辎重营渡河困难,被遗留在大军之后,屯于斡浑鄂谟,结果杜松军只能轻装渡河,留下大量火炮等重型火器。杜松军渡河间,努尔哈赤于浑河上游毁坝放水,时河水陡涨,明军被水淹死者甚多,致兵伤马毙,锐气大挫。杜松军渡河后连破两个后金小兵寨,只俘获十四名后金兵。杜松以全军攻打吉林崖。午时后,后金军已经到达界凡城南的扎喀关,二贝勒代善下令进军至毗邻界凡的铁背山。此时攻打吉林崖的明军也看到大批的后金军队陆续到达,但杜松已无法改变战略。无论自己率领的一万明军渡河往到萨尔浒大营会合,还是令对岸的二万明军渡河到吉林崖山下会合,都必定在渡河时被后金军阻击,于是杜松便令继续强攻打吉林崖。当时吉林崖守军只有几百人,后金方面眼看要抵挡不住,代善命一千精兵火速增援吉林崖。明军虽有火器之利,却也一直未能攻下。
  时努尔哈赤率军亦率军赶到,并认为申时已到天色渐晚,于是命左翼四旗兵先击萨尔浒之明军,破萨尔浒后,进攻吉林崖的明军自必动摇。后再加一旗的兵力,合共五旗三万七千骑兵,以绝对优势的兵力攻向萨尔浒明军大营。
  萨尔浒大营由总兵王宣、赵梦璘等统率抵挡后金兵的奋力冲击,最后因后金军多,明军不能抵挡,结果萨尔浒明军大营被攻破,明军争相逃命,结果全部溃灭,王宣、赵梦麟战死。逃走的明军最后到达力阿哈时被后金军追上,亦被全部杀死。时吉林崖杜松军看见萨尔浒大营被攻破后,军心早已动摇。此时,后金军将攻打萨尔浒的兵力与同部署在吉林崖的兵力汇聚,吉林崖上的后金军亦蜂拥而下合攻杜松军。杜松亲率官兵奋战,。但是后金军已经尽占河畔、莽林、山麓与谷地,以数倍于杜松的兵力将明军包围。战至夜晚,明军点燃火炬,从明击暗,反让后金军能够从暗击明,使明军死伤惨重。杜松被后金贝勒赖幕布射杀。参将柴国栋、游击王浩、张大纪 、游击杨钦、汪海龙、和管抚顺游击事备御杨汝达也战死。明西路大军全军覆没。经略标下右翼营管游击事都司刘遇节率残兵逃脱。监军张铨被俘,誓死不降,被处死。此时于屯于斡浑鄂谟的龚念遂、李希泌会合北路军马林欲往救杜松。

再破马林

  三月初二,北路军马林经三岔儿堡率军刚到了尚间崖,得到西路杜松军战败,北路军大惊。马林决定把军队一分为二,马林营在萨尔浒西北三十余里富勒哈山的尚间崖,命潘宗颜营驻斐芬山,用战车围起来挖了战壕。与西路军杜松辎重营的龚念遂、李希泌成成犄角之势,共且等待叶赫部援军到来。三月初三清晨,时努尔哈赤破杜松后,后金军三倍于马林军的兵力往攻马林,见明军亦是分兵立营,于是决定各个击破。努尔哈赤亲自与后金四贝勒皇太极先攻龚念遂营。潘宗颜被后金军包围,不能往救,结果龚念遂营被突破。参将龚念遂、李希泌战死,全营败没。努尔哈赤转往攻打尚间崖。
  位于尚间崖的马林营防守严整。努尔哈赤便命令莽古泰与阿敏率军冲向马林营。马林迅速令游击丁碧、葛世凤抵挡,马林在后押阵命营中明军发鸟枪、放巨炮。两军正在酣战之际,后金军蜂拥而上,马林大惧,带率亲兵数千逃回开原。北路军军因为失去主帅以致四面溃散,丁碧、葛世凤死阵中。时开原管副总兵事游击麻岩誓死抵抗,坚守半日,最终还是全营皆没,马林二子马燃、马熠,也战死于尚间崖。管新兵右营原任游击赵启祯、管新兵中营原任参将李应选、原任守备江万春、赞理为岫岩通判董尔砺、铁岭原任游击郑国良、庆云管游击事都司窦永澄等皆战死于尚间崖。
  当努尔哈赤攻下尚间崖马林营后,便急往被攻打中的潘宗颜营,潘宗颜此时指挥火铳、大炮抵挡,并且“奋呼冲击,胆气弥厉。”善用火器的优势,使后金军伤亡惨重。努尔哈赤将攻下尚间崖马林营后的兵汇聚,将潘宗颜营重重包围,攻势猛烈,最后明军寡不敌众,潘宗颜亦中箭身死,其死时“骨糜肢烂,惨不忍睹”。后金兵伤亡亦很大。努尔哈赤趁机攻占裴芬山。时叶赫部首领金台吉、布扬古闻明军大败而退走,明朝北路军亦全军覆没。努尔哈赤收军回赫图阿拉休整,并且大肆庆祝胜利,与及处死明军降卒。

歼灭刘綎

  时东路军以总兵刘綎会同朝鲜国都元帅姜弘立等统率的一万三千人,从东面宽甸堡进攻赫图阿拉。刘綎因为于万历援朝之役中与杨镐结怨,结果被派往东路,并且器械龃龉,又无大炮火器,兵弱将寡,为四路中最弱的一支,皆为刻意杨镐安排,并安排亲信二人监察刘綎,欲置刘铤于死地。若刘铤短留,即时夺取兵权,由杨镐亲自指挥。并且因为东路刘铤军孤军深入,所以全然不知西路杜松军和北路马林军已经败没的消息。由于东路军是佯攻,因而比西路明军及北路明军要早两日出师。
  东路刘綎军自宽甸出塞后,过凉马佃,连克牛寨毛、马家寨,深入到榛子头。当行至董鄂路时,与阻击明军的五百后金军骑兵爆发发生战争,后金军死伤过半,两员裨将被阵斩,大败溃逃。刘綎军继续深入三百多里。当时大雪初停,天气放晴,但仍然十分寒冷,东路军多数由南方士兵组成,未能适应辽东严酷气候,加上孤军深入,粮草也渐渐未能及时供给,以致而东路军一直行军缓慢,直到三月二日才渡过深河。读过深河便与后金军托宝大营激战,东路军作战十分勇猛,击溃了托宝营。后金死伤两千余人。三月初三。东路刘綎军已经距赫图阿拉约七十里,将至阿布达里冈(今辽宁桓仁满族自治县老道沟岭)。努尔哈赤先派降顺汉人装扮成杜松军卒,诱骗刘綎孤军深入。刘綎唯恐杜松独得头功便急命轻军前进。阿布达里冈一带地形重峦叠嶂、隘路险夷,刘綎督令兵马单列急进。三月初四凌晨,努尔哈赤再令大贝勒代善、三贝勒莽古尔泰、四贝勒皇太极率领大军四万余人迅速前往东路迎敌。努尔哈赤则率领二万大军座镇赫图阿拉防守,以防南路李如柏军的进攻。三月初五,皇太极占令阿布达里冈山顶上,从上而下攻打,代善则攻打明军侧翼,刘綎败退往瓦尔喀什山前时遭达尔汉、阿敏假冒西路杜松军的后金军,刘綎误以为援军到达,后金兵发动攻击,明军猝不及防,兵马大乱。刘綎败走至瓦尔喀什之旷野,后金军蜂拥四起,将刘铤军包围,刘铤死战厮杀,最终战死,其义子刘招孙六身中数箭而死。管宽奠游击事都司祖天定、南京陆营都司姚国辅、山东管都司事周文、原任副总兵江万化、叆阳守备徐九思、淅兵管备御周翼明、赞理为同知黄宗周全部阵亡。
  后金军再进击刘綎余部与朝鲜军。管镇江游击事都司乔一琦、海盖兵备副使康应干率明军与朝鲜主帅姜弘立率朝鲜军于到达富察之野(今辽宁桓仁满族自治县富沙河铧尖子镇至二户来镇一带),下令军队安营。营刚扎下,后金二贝勒代善统领数万骑兵于富察之野打败管镇江游击事都司乔一琦、海盖兵备副使康应干,康应干战死,乔一琦兵败,率残兵奔向朝鲜营。后金军转攻朝鲜军,左助防将金应河战死。三月初五,朝鲜都元帅议政府左参赞姜弘立、总领大将副元帅平安道节度使金景瑞、中军官虞侯安汝讷、分领边禆防御使文希圣、右助防将李一元及中军官原任节度使李继先战败投降。而乔一琦亦走投无路,留下遗书,投崖而死(一说自缢而死)。东路明军全军覆没。

逼退李如柏

  时南路军总兵李如柏率领二万余人,出师最晚,于三月初一由清河堡出鸦鹘关,从南面进攻赫图阿拉,李如柏晚年贪生怕死,亦毫无战意,所以南路军进军援慢。此时西路杜松军、北路马林军相继战败,李如柏大惊失色,三月四日,副参将贺世贤向李如柏建言火速进军刘铤会合,拯救东路刘铤军。李如柏没有采纳,结果东路刘铤军全军覆没。三月初六,经略杨镐急令南路李如柏军回师。李如柏接令后,急命回军,并大肆掳掠。遭后金军偷袭。明军大乱,奔走相践,死者千余人。李如柏逃回清河,遭朝廷言官弹劾。

萨尔浒之战的影响

  明军在萨尔浒之役中被努尔哈赤打败,伤亡者四万五千八百余人、文武将官死者达三百一十人,丢失马、骡、驼二万八千余匹,损失火器大小枪炮二万余件,使精英尽失。四路军中仅南路军能全身而退。此役是明朝与后金在辽东地区进行的一场决定性的会战。在这次战争中,努尔哈赤集中兵力、各个击破,本来明军以多战少,却因兵力分散,使得后金军变成以多胜少,取得了胜利,从而改变了辽东的战略态势。明朝方面由进攻转为防御,后金方面由防御转为进攻,最后失去大部份辽东领土,山海关以外仅余少部份城池,直至李自成攻陷北京,吴三桂引清兵入关为止。朝鲜则采取中立政策,直至后来仁祖反正,改为与明朝联合,结果遭到后金及后来满清二次入侵,最终被逼臣服于满清,但亦暗中与明朝交往,直至明朝灭亡。而蒙古则分裂成东、中、西三大部份,东部科尔泌部则结交后金,而中部由林丹汗统治与明朝结交共抗满清,直至被满清打败为止。
  萨尔浒战役是集中使用兵力、选择有利的战场和战机,连续作战、速战速决、各个击破,在战略上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在战斗中,充分显示了努尔哈赤机动灵活的指挥才能和后金将士的勇猛战斗作风,在五天之内,在三个地点进行了三次大战,战斗前部署周密,战斗中勇敢顽强,战斗结束后迅速脱离战场,立即投入新的战斗。结果,后金大胜,明军惨败。这次战斗对双方都是十分关键的一仗,从此,明朝的力量大衰,它阻碍女真各部统一发展的政策彻底失败,不得不由进攻转入防御;后金的力量大增,它的政治野心和掠夺财富的欲望随之增长,由防守转入了进攻。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Beckham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