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9428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于归 (2010/12/8 12:03:39)  最新编辑:于归 (2010/12/8 13:21:28)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在五代十国时期,有几位被称作花蕊夫人的女性,她们不仅容貌美丽,而且能诗善赋,多才多艺。有关她们的事迹,多散见于五代至两宋的各种史籍之中,因其所处时代相同,且又均被称为花蕊夫人,她们的身份、事迹至今仍有许多疑谜。
 
  五代十国间,被称为花蕊夫人者,一共有三人。其一为前蜀主王建淑妃徐氏(约883~926),成都人,宫中号为花蕊夫人,后封顺圣太后。其子王衍,世称后主。因其姐也为王建妃,故亦称小徐妃,姐妹皆受宠幸,乃交结幸臣,纳贿干政,导引后主荒戏失政,后与王衍皆被后唐庄宗所杀。其二为后蜀主孟昶的妃子,也姓徐(一说姓费),封为慧妃,青城(今四川灌县)人,貌美如花蕊故称为“花蕊夫人”。孟昶降宋后,她可能被虏入宋宫,为宋太祖所宠。其三是在清代学者赵翼《陔余丛考》中出现的,说这位花蕊夫人是南唐后主李煜的妃子,闽人之女,雅好赋诗。她于南唐亡后,被俘入宋宫,后为晋王所杀。人称小花蕊

 
  “花蕊”一词,或系当时美妇人的特称。世传《花蕊夫人宫词》 100多篇,其中确实可靠者90多首。《全唐诗》归属于孟昶妃,但据词中“法云寺里中元节,又是官家降诞辰”语,中元节为旧历七月十五日,正是王衍生日,而孟昶则生于十一月十四日,可知当出于王建淑妃手笔。诗作渲染宫苑中游宴风物之盛,描叙情事翔实真切,可借以考见前蜀的宫闱生活面貌,近人浦江清著有《花蕊夫人宫词考证》一文。后世盛传孟昶妃所作“君王城上竖降旗”一诗,当是后人改易后唐王承旨(失名)咏王衍出降的“蜀朝昏主出降时,衔璧牵羊倒系旗”诗句而成,似不足信。其事见中华书局《全唐诗外编》。
 
  几位花蕊夫人都是有较高的文学修养,擅长写作,工诗词,传说中都写了宫词,那么今天相传的宫词百首者到底是哪一位花蕊夫人写作的呢?有人主张是前蜀的花蕊夫人所作,有人认为是后蜀的花蕊夫人所作,未知孰是孰非。

南唐宫人

  
  其实,当时还有另一位被称作花蕊夫人的女性,南唐李煜的宫人,据史书《十国春秋》记载:“又有南唐宫人,雅能诗,归宋后,目为小花蕊。”看来,南唐的小花蕊也是一位才貌双全的女性,不过,她虽与后蜀花蕊夫人为同时代人,但其得名为小花蕊,则在降宋之后了。

前蜀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前蜀花蕊夫人即王建小徐妃,两姊妹一起被选入宫为王建妃,号大小徐妃。大徐妃生王衍,小徐妃为王衍姨母(一说小徐妃为王衍生母)。
 
  花蕊夫人得名于前蜀开国皇帝王建的妃子徐氏(约883年—926年),成都人。宫号为花蕊夫人,后封顺圣太后。当时她们两姐妹都得到王建的宠爱。大徐妃为王建生下一个儿子王衍,后被立为皇太子。
 
  王建当上皇帝后不久去世,王衍当上皇帝后荒嬉无度,对吃喝玩乐十分在行。而大、小徐妃更是结交宦官卖官鬻爵,弄得不成体统,后唐庄宗乘机灭掉前蜀,可见这位花蕊夫人是不值得称道的。
 

后蜀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徐氏,青城人。幼能文,尤长于宫词。得幸蜀主孟昶,赐号花蕊夫人。其宫词描写的生活场景极为丰富,用语以浓艳为主,但也偶有清新朴实之作,如“三月樱桃乍熟时,内人相引看红枝。回头索取黄金弹,绕树藏身打雀儿”这一首,就写得十分生动活泼,富有生活情趣;其《述国亡诗》亦颇受人称道,实难得之才女也。诗一卷(全唐诗下卷第七百九十八)。

  《述国亡诗》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生平简介

  前蜀亡后,后唐庄宗以孟知祥为两川节度使,大练甲兵,到唐明宗死后,孟知祥就僭称帝号。死后儿子孟昶继位。孟知祥处心积虑,昼夜辛劳所创下的局面,传到孟昶的手上,十年不见峰火,不闻干戈,五谷丰登,斗米三钱。士民採兰赠芬,买笑追欢,显示出一派升平的景象。

  孟昶是个奢靡的人,他的的溺器与众不同,乃是七宝装成,精美无比。亡国后,太祖见了孟昶的溺器,不觉叹道:溺器要用七宝装成,却用什么东西贮食呢?奢靡至此,安得不亡!
 
  孟昶是个非常懂得享乐的人,他广征蜀地美女以充后宫,最宠爱的是“花蕊夫人”费贵妃。花蕊夫人最爱牡丹花和红桅子花,于是孟昶命官民人家大量种植牡丹。孟昶除与花蕊夫人日夜盘桓花下之外,更召集群臣,开筵大赏牡丹。昶日日饮宴,渐觉烦腻,花蕊夫人用红姜煮白羊头,石头镇压,以酒淹之,切如纸薄,风味无穷,号称“绯羊首”。

  孟昶最怕热,在摩河池上,建水晶宫殿,用楠木为柱,沉香作栋,珊瑚嵌窗,碧玉为户,四周墙壁,不用砖石,用数丈开阔的琉璃镶嵌。殿内罗帐锦被,奢华无比。
 
  孟昶是每遇炎暑天气,便觉汗流夹背,难于就枕,于是建筑水晶宫殿,作为避暑的地方。再将后宫中的明月珠移来,夜间也光明透澈。四周更是青翠飘扬,红桥隐隐。孟昶回看夫人,见穿着一件淡青色蝉翼纱衫,里面隐约地围着盘金绣花抹胸,乳峰微微突起,映在纱衫里面,愈觉得冰肌玉骨,粉面樱唇,格外娇艳动人。孟昶情不自禁,把夫人揽在身旁。夫人低着云鬟,微微含笑道:“如此良夜,风景宜人,陛下精擅词翰,何不填词,以写这幽雅的景色呢?孟昶大喜,取过纸笔,一挥而就,夫人捧着词笺诵道: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冰肌玉骨,正清凉无汗。

  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

  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试问夜如何?

  夜已三更,金波淡绳低转。

  但屋指西风儿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就在二人醉生梦死之时,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并命忠武节度使王全斌率军六万向蜀地进攻,十四万守成都的蜀兵一溃千里,孟昶自缚出城请降。山花烂漫的春天,孟昶与花蕊夫人被迫离开他们醉生梦死的蜀地乐园,前往汴梁。赵匡胤久闻花蕊夫人艳绝尘寰,为睹芳容,他赏赐了孟昶及其家人,并在他们来宫中谢恩之时见到了花蕊夫人。七天以后,孟昶暴死,许多人认为是被赵匡胤毒杀。孟昶之母本来就为儿子的请降而觉羞愧,也绝食而死。太祖把花蕊夫人留在宫中侍宴,要她即席吟诗,花蕊夫人吟道:初离蜀道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年,马上时时闻杜鹃。三千宫女皆花貌,共斗婵娟,髻学朝天,今日谁知是谶言。这词离开蜀国,途经葭萌关时写在驿站墙壁上的,当年在成都宫内,蜀主孟昶亲谱‘万里朝天曲’,以为是万里来朝的佳谶,妇人戴高冠,皆呼为‘朝天’却是降宋的应验。太祖又命她作诗一首,花蕊夫人念道:君王城上树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宋太祖感于花蕊夫人的故国之思,更加倾慕她,携花蕊夫人同入寝宫,不久封为贵妃。

  但花蕊夫人并没有忘记与孟昶的夫妻之情,经常偷偷的朝拜他的画像。有一次被宋太祖看见,问她画像上是谁,她只好说是俗传的送子张仙。打这以后,宫中各妃嫔也都供起了张仙像

  花蕊夫人后来因政治纷争而触怒了太祖的弟弟赵光义,在一次打猎中被赵光义一箭射死。  

人物传奇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后蜀主孟昶的费贵妃,五代十国女诗人,青城(今都江堰市东南)人,也号花蕊夫人。其宫词描写的生活场景极为丰富,用语以浓艳为主,也偶有清新朴实之作。世传《花蕊夫人宫词》100多篇,其中可靠者90余。诗一卷,《全唐诗》下卷第七百九十八,归属于孟昶妃
 
  艳惊两朝帝王

  据史书记载,她十四岁入宫为妃,从此孟昶眼中再看不到别的女子。

  他为她描眉,他为她作诗赋,为她在池上建筑水晶宫殿,为着她爱芙蓉花,便把沿城四十里种满芙蓉。

  她写宫词,孟昶甚至传谕大学士将《花蕊夫人宫词》刊行天下。

  他曾得意的说:“今生能得花蕊为妃,我要叫天下人都羡慕我、嫉妒我!”

  她以为,她会是永远的幸福快乐,因为有他。他是君王,撑起她头上的一片天。

  那时,真的是千古安平盛世。

  然而,天也是会塌的。

  蜀亡之前她疑惑过,问过,劝过。

  她效法前贤脱簪侍罪过,然而孟昶轻轻巧巧地一句:“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卿尽管放心,一切有孤!”

  她欲节省宫中的花费以资军用,却惹来孟昶的怒气:“蜀中富甲天下,何用你作此小家小户之行!”

  后周归德军节度使、检校太尉、殿前都检点赵匡胤效法郭威,“黄袍加身”取代后周而君临天下,国号宋,改元建隆整军经武,南征北伐,目标逐渐指向后蜀。

  可是孟昶却调兵调错,用将用错,十四万人不战而溃,导致一万宋兵围城。臣子们请求拼死抵抗,他不。李太后劝他自尽保君王体统,他怕。因着宋主允诺保他家眷性命,于是着了白衣白帽,自缚出城请降。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怎能不心碎不心伤不心死。原来在心中敬若神明的男子,也不过如此。

  蜀亡了,花蕊被指骂为红颜祸水。因为她,陷了君王,亡了国。

  随孟昶流亡北行,夜宿葭萌驿站,感怀国破家亡的哀愁,花蕊在馆壁上题《采桑子》

  “初离蜀道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年,马上时时闻杜鹃。 ”

  因军骑催促,只得半阕,却一字一泪。

  后来,宋主赐恩蜀后主一家入宫,花蕊夫人亦是随行。

  赵匡胤年少时能千里送京娘而情怀不乱,且阅尽女子数千。花蕊乃亡国之妃,自初难入眼。而花蕊只是于殿前低头不语。

  知她能作诗,赵匡胤便道:“朕听闻花蕊夫人才貌双全,如此盛会,岂能无诗。朕命你作诗一首,题目——就叫《蜀亡》吧。”

  这题出得有些许刁难。让亡国人写亡国诗。

  可花蕊并不思索,提笔直书:

  “君王城上树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亡国之痛,俗世中红颜误国的愤怒,心中的不甘。

  书笺被送到赵匡胤的面前,他震惊了:“你且抬起头来。”

  花蕊微微抬头,看着宋主。

  赵匡胤看着她的脸,一动不动,一言不发。过了许久,忽然起身,执诗笺拂袖而去,未留下只言片语。

  我想,赵匡胤定也是为花蕊的美貌而震惊,尽管史书记载的仅是当时场景而无他的内心。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于是——

  三天后,孟昶复被邀请入宫喝酒。

  翌日,孟昶重病于塌。

  十天后,孟昶因纵酒过度不治而亡。

  次日,花蕊夫人入宫。

  宋太祖因她的才华和气骨甚是倾慕她,封为贵妃,颇为恩宠。

  如果真是这样,对于一个命运坎坷羁袢的女子也算善终。

  据野史。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入宋时,第一眼见到她的,是白袍将军赵光义,英俊威武。然后,他们相爱。

  当宋太祖宣花蕊入宫时,她有寻于赵光义,可得到的是闪烁其词的拒绝。

  晋王赵光义无非是不想太祖怀疑到他的篡位之心,使然将爱人相让。

  于是,花蕊承宠于太祖。

  而且,关于花蕊的死,仍是因了赵光义。

  那天,赵光义在猎场林间的小屋里将夺权篡位之谋告诉花蕊,并允诺让她日后母仪天下。

  可花蕊并未依从。欲告密于太祖。

  于是,一支箭从背后穿透。

  临死的时候,她躺在赵匡胤的怀中,眼神却在赵光义的身上:“皇上……”

  赵光义的呼吸忽然停住,那一刻,似乎连空气也凝结。

  花蕊用极轻微的声音,挣扎着道:“我有一句话要对晋王说……”

  赵匡胤疑惑地看着赵光义,也看到了他身后那扔在来时路上的弓箭,眼神冰冷。

  赵光义如同木偶般地走到花蕊身边。

  花蕊的脸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她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我知道,你一定会射这一箭的!”

  赵光义失声:“花蕊……”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的眼睛已经闭上,嘴角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那一刻,赵光义明白了:花蕊,她根本就是逼他亲手射杀自己。

  只是为什么,为什么花蕊宁愿不要共享尊荣不要天长地久,宁愿决绝的弃他而去甚至要他的亲手射杀来作为对他的惩罚。

  花蕊是骄傲的,她怎么会容忍男子将自己作为政治的筹码,更何况是她深爱的男子。

  当爱情里参杂了政治因素的时候,女子,终究只是男子手上的一粒棋子。既然无力改变整局棋的走势,不如玉碎。这也是一种改变的方式。

  花蕊夫人死去数年后,赵匡胤死,是为宋太祖

  史载:那一夜,太祖夜召晋王(太宗),嘱以后事,左右皆不得闻。但遥见烛影下晋王时或离席,若有所逊避之状。既而上引柱斧戳地,大声谓晋王曰:“好为之。”

  晋王赵光义登基为皇,是为宋太宗

  宋太宗灭南唐北汉,最终一统天下。

  在灭南唐的时候,他得到了南唐的小周后。唐宫中还有一个妃子,容貌酷似花蕊,他称她为小花蕊夫人。

  在他一生中,拥有过无数女子,然而却永远没有一个女子,比得上花蕊让他刻骨铭心。

  明明是君王无道,却总是问怒红颜;爱的男子,临了也不过把她当了政治筹码。

  历史中那些青楼佳人,柳如是鱼玄机苏小小绿珠……都有着各自的命运。她们都貌美如花,文质才凛。同为歌妓出身的花蕊夫人,真正让文人倾慕的,理应是她在作那首《述亡国诗》时呈现出的冷静,还有在政治纷争中的恣意骄傲。

  也许她们唯一相同之处,便是作为女子,都没能也不可能——从一而终。

  在乱世里,贞洁,本来就是一种奢侈。

  面对宿命,注定无处可逃。一切只能留给后人,随着对历史的解读,再度评说。

  熟谙中国历史还有古代文学的人也应该知道,有时那些才情女子,她们的才气与容貌也许并不能美满的相容契合。有的才华横溢却面容只能称的上是平凡。有的姿色过人却文才智慧一般甚至不及男子。例外的,是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她美丽却不妖娆。

  她为后蜀主恩宠,却全无蛊惑之心,相反还时刻提醒孟昶要善于国政。

  她聪慧大气而智慧警醒。

  她忧于后蜀清于宋。无论是面对宋太祖赵匡胤还是宋太宗赵光义,都有着她的傲骨清醒。

  而且,她比谁都沉默。

  撇开中国厚重的历史,且说诗词渊源。我读诗读词许久时日,亦是今日才偶然得知。她安静的在宫廷作着诗词歌赋,远没有引起任何文学上的轰然绝唱,只是融入了平常生活。

  可是——

  五代十国,那么多的功臣名士佳人,能有多少为历史铭记。

  只有她,与历史永不相离。提及那段年代,都有她的影子。

  未知,是否更多的是因了她的存在,才成全了历史的完整。

  “花不足以拟其色,蕊差堪状其容”。花蕊,花中的那一点瑟瑟动人的娇蕊。

  也许再没有女子比得上她的骄傲,聪慧,理智;没有女子,能像她那样冷静大气的宠辱不惊。不论是面对着万种风的情诗词歌赋,还是身处在纷繁复杂的君王世界,把握得犹如清晰的掌心的纹路,她都俯而视之。

中国古代最具真性情的皇帝老婆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本姓费,是五代十国时,后蜀国后主孟昶的贵妃。名为花中之蕊,自是容貌不凡。不仅如此,她还是位才女,是位前比鱼玄机后比李清照的女诗人。善写宫词,著作颇丰,光《全唐诗》中就收录40多首。然而和那些能呼风唤雨的女强人相比,花蕊夫人并不惹人注目。她没有吕后蛇蝎般的狠毒心肠;也缺少武则天的心机和手段;更不具备杨贵妃狐媚惑主的万千风情。她更像是一个普通女人,一个从不掩饰自己悲喜、从不修饰自己情绪的真实女人。拥有富贵时,她会快乐、满足;失去安乐时,她会失意、落寞;国破家亡时,她会呐喊、愤怒。她是完全透明的,没有丝毫的矫情和造作。这在充满虚情与狡诈的皇宫中,显得尤为可贵。

  性情,指的是一个人的禀性和气质,以及表现在性格和脾气上迥异。真性情,则是一个人内心情感的完全流露,无形中自带一种凛然正气。杜甫有诗“由来意气合,直取性情真”,也是对真性情的肯定和赞美。花蕊夫人的性情,少了女性的娇弱,添了男儿的豪爽,是一种率真而泼辣的美。那首著名的《述亡国诗》,便是花蕊夫人成为阶下囚时,在宋太祖赵匡胤的大殿之上,挥毫而就的,饱含着花蕊夫人对后蜀国的遗恨。

  花蕊夫人的丈夫孟昶,作为一国之君,在治政上无疑是失败的。他的父亲经过6年的乱世打拼和苦心经营,才在巴蜀一地站稳脚跟,建立割据政权,有皇帝的命却没皇帝的福,在位仅一年便病死。孟昶秉承父业,成为后蜀国第二任也是最后一任国君。创业难守成也不易,能在乱世的夹缝中立稳脚跟,则尤为不易。孟昶“少不亲政事”,喜欢“打球走马”,又好“房中之术”(《新五代史》),兴趣根本不在治政上。先祖留下的基业很快便消耗殆尽,后蜀国也一步步走向灭亡的边缘。应该说,作为一个小国,后蜀灭亡是迟早的事,然而,大宋大兵压境,孟昶仅66天便“草表以降”(《新五代史》),也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国灭之后,孟氏皇族包括庞大的后宫,全部被押解开封,成为大宋国的阶下囚。花蕊夫人也在其中。历史总有相似之处,这样逶迤前行的悲壮队伍,并不是第一次,倒退十年,南唐国后主李煜也曾感同身受过。花蕊夫人和李煜,一个是末代贵妃,一个是亡国之君,他们一样失去了昔日的荣华富贵,一样成为大宋的阶下囚徒。更为相似的,他们都喜欢用诗词来表达自己的悲喜人生,同样的才华横溢。

  相同的生活环境,也让他们有着相似的词风。看看花蕊夫人的“嫩荷花里摇船去,一阵香风逐水来”,多么地悠闲惬意,还有“回头索取黄金弹,绕树藏身打雀儿”,神仙一样的皇宫生活让人陶醉,让人乐在其中。再看看李煜,“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落英缤纷的江南美景,如诗如梦的无忧生活,同样令人沉醉。皇宫的生活是富足美好的,“汗手遗香渍,痕眉染黛烟”(李煜)的卿卿我我、儿女情长,更适合春暖花开的静谧祥和,而不是秋风萧瑟的征伐杀戮。

  而面对突变,花蕊夫人与李煜却表现出迥异的性情。亡国的阵痛,让曾贵为天子的李煜,变得消沉落寞、困顿无助。一个是堂堂七尺男儿,平添了女人般的矫情与寡柔。在叹息、悔恨之中,无奈地吟唱“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将情长化作愁肠,将甘怡化作苦酒。昔日的荣华“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道不尽绵绵心痛,说不尽缕缕伤愁。内心是不可追回的凄凉。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人的性情,在困苦和磨难中最易彰显。面对亡国,花蕊夫人伤心程度并不逊于李煜。在押解途中,她曾题写过半阙《采桑子》:“初离蜀道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年,马上时时闻杜鹃。”杜鹃啼血的哀鸣,直击心灵最深处,个中滋味难以言表。然而面对天子威严的赵匡胤,花蕊夫人却是血性彰显、豪气干云,仍旧昂着高贵的头,酣畅痛快地表现她的真性情。“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傲骨铮铮的诗句,是掷地有声的呐喊,是酣畅淋漓的怒骂,也是恨不能策马扬鞭、拼死疆场的慨叹。

  花蕊夫人活得非常真实,她性格大张大合,敢爱敢恨,通透爽朗。孟昶“至于溺器亦装以七宝”(《续通鉴》),马桶上都要镶宝石,可以想见皇宫的奢华。花蕊夫人尽情地享受着这种奢华,尽情地享受着君王的宠爱,她喜欢这样的生活。谁又能说喜欢这种生活就有错呢!人都是向往富足、渴望美好的。我们不能过分地要求一个后宫女子,应该怎样以天下为大任,应该有怎样的治国治政方略,那样的要求太苛刻、太残忍。她手无缚鸡之力,不能冲锋陷阵;她远离政治战争,无法力挽狂澜。“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亡国与否,本就不是一个后宫女子所能左右的。但她却能真实地活出自我!这对于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身居后宫的女人来说,已然足够。仅凭这一点,就很值得我们去尊敬。

代表诗作

  《述国亡诗》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宫词(梨园子弟以下四十一首一作王珪诗)

  五云楼阁凤城间,花木长新日月闲。

  三十六宫连内苑,太平天子住昆山。

  会真广殿约宫墙,楼阁相扶倚太阳。

  净甃玉阶横水岸,御炉香气扑龙床。

  龙池九曲远相通,杨柳丝牵两岸风。

  长似江南好风景,画船来去碧波中。

  东内斜将紫禁通,龙池凤苑夹城中。

  晓钟声断严妆罢,院院纱窗海日红。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殿名新立号重光,岛上亭台尽改张。

  但是一人行幸处,黄金阁子锁牙床。

  夹城门与内门通,朝罢巡游到苑中。

  每日日高祗候处,满堤红艳立春风。

  厨船进食簇时新,侍宴无非列近臣。

  日午殿头宣索鲙,隔花催唤打鱼人。

  立春日进内园花,红蕊轻轻嫩浅霞。

  跪到玉阶犹带露,一时宣赐与宫娃。

  三面宫城尽夹墙,苑中池水白茫茫。

  直从狮子门前入,旋见亭台绕岸傍。

  离宫别院绕宫城,金版轻敲合凤笙。

  夜夜月明花树底,傍池长有按歌声。

  御制新翻曲子成,六宫才唱未知名。

  尽将觱篥来抄谱,先按君王玉笛声。

  旋移红树斫新苔,宣使龙池更凿开。

  展得绿波宽似海,水心楼殿胜蓬莱。

  太虚高阁凌虚殿,背倚城墙面枕池。

  诸院各分娘子位,羊车到处不教知。

  修仪承宠住龙池,扫地焚香日午时。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等候大家来院里,看教鹦鹉念新诗。

  才人出入每参随,笔砚将行绕曲池。

  能向彩笺书大字,忽防御制写新诗。

  六宫官职总新除,宫女安排入画图。

  二十四司分六局,御前频见错相呼。

  春风一面晓妆成,偷折花枝傍水行。

  却被内监遥觑见,故将红豆打黄莺。

  殿前排宴赏花开,宫女侵晨探几回。

  斜望花开遥举袖,传声宣唤近臣来。

  小球场近曲池头,宣唤勋臣试打球。

  先向画楼排御幄,管弦声动立浮油。

  供奉头筹不敢争,上棚等唤近臣名。

  内人酌酒才宣赐,马上齐呼万岁声。

  殿前宫女总纤腰,初学乘骑怯又娇。

  上得马来才欲走,几回抛鞚抱鞍桥。

  自教宫娥学打球,玉鞍初跨柳腰柔。

  上棚知是官家认,遍遍长赢第一筹。

  翔鸾阁外夕阳天,树影花光远接连。

  望见内家来往处,水门斜过罨楼船。

  内家追逐采莲时,惊起沙鸥两岸飞。

  兰棹把来齐拍水,并船相斗湿罗衣。

  新秋女伴各相逢,罨画船飞别浦中。

  旋折荷花伴歌舞,夕阳斜照满衣红。

  少年相逐采莲回,罗帽罗衫巧制裁。

  每到岸头长拍水,竞提纤手出船来。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

  早春杨柳引长条,倚岸沿堤一面高。

  称与画船牵锦缆,暖风搓出彩丝绦。

  内家宣锡生辰宴,隔夜诸宫进御花。

  后殿未闻宫主入,东门先报下金车。

  端午生衣进御床,赭黄罗帕覆金箱。

  美人捧入南薰殿,玉腕斜封彩缕长。

  选进仙韶第一人,才胜罗绮不胜春。

  重教按舞桃花下,只踏残红作地裀。

  侍女争挥玉弹弓,金丸飞入乱花中。

  一时惊起流莺散,踏落残花满地红。

  七宝阑干白玉除,新开凉殿幸金舆。

  一沟泛碧流春水,四面琼钩搭绮疏。

  山楼彩凤栖寒月,宴殿金麟吐御香。

  蜀锦地衣呈队舞,教头先出拜君王。

  天外明河翻玉浪,楼西凉月涌金盆。

  香销甲乙床前帐,宫锁玲珑闭殿门。

  细风欹叶撼宫梧,早怯秋寒著绣繻。

  玉宇无人双燕去,一弯新月上金枢。

  夜寒金屋篆烟飞,灯烛分明在紫微。

  漏永禁宫三十六,燕回争踏月轮归。

  晓吹翩翩动翠旗,炉烟千叠瑞云飞。

  何人奏对偏移刻,御史天香隔绣衣。

  金井秋啼络纬声,出花宫漏报严更。

  不知谁是金銮直,玉宇沉沉夜气清。

  内庭秋燕玉池东,香散荷花水殿风。

  阿监采菱牵锦缆,月明犹在画船中。

  东宫花烛彩楼新,天上仙桥上锁春。

  偏出六宫歌舞奏,嫦娥初到月虚轮。

  纱幔薄垂金麦穗,帘钩纤挂玉葱条。

  楼西别起长春殿,香碧红泥透蜀椒。

  翠华香重玉炉添,双凤楼头晓日暹。

  扇掩红鸾金殿悄,一声清跸卷珠帘。

  金作蟠龙绣作麟,壶中楼阁禁中春。

  君王避暑来游幸,风月横秋气象新。

  清晓自倾花上露,冷侵宫殿玉蟾蜍。

  擘开五色销金纸,碧锁窗前学草书。

  翠钿贴靥轻如笑,玉凤雕钗袅欲飞。

  拂晓贺春皇帝阁,彩衣金胜近龙衣。

  琐声金彻阁门环,帘卷珍珠十二间。

  别殿春风呼万岁,中丞新押散朝班。

  鸡人报晓传三唱,玉井金床转辘轳。

  烟引御炉香绕殿,漏签初刻上铜壶。

  御按横金殿幄红,扇开云表露天容。

  太常奏备三千曲,乐府新调十二钟。

  宫女熏香进御衣,殿门开锁请金匙。

  朝阳初上黄金屋,禁夜春深昼漏迟。

  三月金明柳絮飞,岸花堤草弄春时。

  楼船百戏催宣赐,御辇今年不上池。

  内人稀见水秋千,争擘珠帘帐殿前。

  第一锦标谁夺得,右军输却小龙船。

  夜色楼台月数层,金猊烟穗绕觚棱。

  重廊屈折连三殿,密上真珠百宝灯。

  天门晏闭九重关,楼倚银河气象间。

  一点星球重绛阙,五云仙仗下蓬山。

  禁里春浓蝶自飞,御蚕眠处弄新丝。

  碧窗尽日教鹦鹉,念得君王数首诗。

  斗草深宫玉槛前,春蒲如箭荇如钱。

  不知红药阑干曲,日暮何人落翠钿。

  太液波清水殿凉,画船惊起宿鸳鸯。

  翠眉不及池边柳,取次飞花入建章。

  御座垂帘绣额单,冰山重叠贮金盘。

  玉清迢递无尘到,殿角东西五月寒。

  春心滴破花边漏,晓梦敲回禁里钟。

  十二楚山何处是,御楼曾见两三峰。

  博山夜宿沈香火,帐外时闻暖凤笙。

  理遍从头新上曲,殿前龙直未交更。

  春殿千官宴却归,上林莺舌报花时。

  宣徽旋进新裁曲,学士争吟应诏诗。

  钓线沈波漾彩舟,鱼争芳饵上龙钩。

  内人急捧金盘接,拨剌红鳞跃未休。

  蕙炷香销烛影残,御衣熏尽辄更阑。

  归来困顿眠红帐,一枕西风梦里寒。

  东宫降诞挺佳辰,少海星边拥瑞云。

  中尉传闻三日宴,翰林当撰洗儿文。

  酒库新修近水傍,泼醅初熟五云浆。

  殿前供御频宣索,追入花间一阵香。

  白藤花限白银花,閤子门当寝殿斜。

  近被宫中知了事,每来随驾使煎茶。

  西球场里打球回,御宴先于苑内开。

  宣索教坊诸伎乐,傍池催唤入船来。

  昭仪侍宴足精神,玉烛抽看记饮巡。

  倚赖识书为录事,灯前时复错瞒人。

  后宫阿监裹罗巾,出入经过苑囿频。

  承奉圣颜忧误失,就中长怕内夫人。

  管弦声急满龙池,宫女藏钩夜宴时。

  好是圣人亲捉得,便将浓墨扫双眉。

  密室红泥地火炉,内人冬日晚传呼。

  今宵驾幸池头宿,排比椒房得暖无。

  画船花舫总新妆,进入池心近岛傍。

  松柏楼窗楠木板,暖风吹过一团香。

  三清台近苑墙东,楼槛层层映水红。

  尽日绮罗人度曲,管弦声在半天中。

  安排诸院接行廊,外槛周回十里强。

  青锦地衣红绣毯,尽铺龙脑郁金香。

  安排竹栅与笆篱,养得新生鹁鸽儿。

  宣受内家专喂饲,花毛间看总皆知。

  年初十五最风流,新赐云鬟便上头。

  按罢霓裳归院里,画楼云阁总重修。

  金画香台出露盘,黄龙雕刻绕朱阑。

  焚修每遇三元节,天子亲簪白玉冠。

  六宫一例鸡冠子,新样交镌白玉花。

  欲试澹妆兼道服,面前宣与唾盂家。

  三月樱桃乍熟时,内人相引看红枝。

  回头索取黄金弹,绕树藏身打雀儿。

  小小宫娥到内园,未梳云鬓脸如莲。

  自从配与夫人后,不使寻花乱入船。

  锦城上起凝烟阁,拥殿遮楼一向高。

  认得圣颜遥望见,碧阑干映赭黄袍。

  水车踏水上宫城,寝殿檐头滴滴鸣。

  助得圣人高枕兴,夜凉长作远滩声。

  平头船子小龙床,多少神仙立御旁。

  旋刺篙竿令过岸,满池春水蘸红妆。

  苑东天子爱巡游,御岸花堤枕碧流。

  新教内人供射鸭,长将弓箭绕池头。

  罗衫玉带最风流,斜插银篦慢裹头。

  闲向殿前骑御马,挥鞭横过小红楼。

  沉香亭子傍池斜,夏日巡游歇翠华。

  帘畔玉盆盛净水,内人手里剖银瓜。

  薄罗衫子透肌肤,夏日初长板阁虚。

  独自凭阑无一事,水风凉处读文书。

  婕妤生长帝王家,常近龙颜逐翠华。

  杨柳岸长春日暮,傍池行困倚桃花。

  月头支给买花钱,满殿宫人近数千。

  遇著唱名多不语,含羞走过御床前。

  小雨霏微润绿苔,石楠红杏傍池开。

  一枝插向金瓶里,捧进君王玉殿来。

  锦鳞跃水出浮萍,荇草牵风翠带横。

  恰似金梭撺碧沼,好题幽恨写闺情。

  春天睡起晓妆成,随侍君王触处行。

  画得自家梳洗样,相凭女伴把来呈。

  舞头皆著画罗衣,唱得新翻御制词。

  每日内庭闻教队,乐声飞上到龙墀。

  春早寻花入内园,竞传宣旨欲黄昏。

  明朝驾幸游蚕市,暗使毡车就苑门。

  半夜摇船载内家,水门红蜡一行斜。

  圣人正在宫中饮,宣使池头旋折花。

  春日龙池小宴开,岸边亭子号流杯。

  沈檀刻作神仙女,对捧金尊水上来。

  梨园子弟簇池头,小乐携来候宴游。

  旋炙银笙先按拍,海棠花下合梁州。

  慢梳鬟髻著轻红,春早争求芍药丛。

  近日承恩移住处,夹城里面占新宫。

  别色官司御辇家,黄衫束带脸如花。

  深宫内院参承惯,常从金舆到日斜。

  日高房里学围棋,等候官家未出时。

  为赌金钱争路数,专忧女伴怪来迟。

  摴蒱冷澹学投壶,箭倚腰身约画图。

  尽对君王称妙手,一人来射一人输。

  慢揎红袖指纤纤,学钓池鱼傍水边。

  忍冷不禁还自去,钓竿常被别人牵。

  宣城院约池南岸,粉壁红窗画不成。

  总是一人行幸处,彻宵闻奏管弦声。

  丹霞亭浸池心冷,曲沼门含水脚清。

  傍岸鸳鸯皆著对,时时出向浅沙行。

  杨柳阴中引御沟,碧梧桐树拥朱楼。

  金陵城共滕王阁,画向丹青也合羞。

  晚来随驾上城游,行到东西百子楼。

  回望苑中花柳色,绿阴红艳满池头。

  牡丹移向苑中栽,尽是藩方进入来。

  未到末春缘地暖,数般颜色一时开。

  明朝腊日官家出,随驾先须点内人。

  回鹘衣装回鹘马,就中偏称小腰身。

  盘凤鞍鞯闪色妆,黄金压胯紫游缰。

  自从拣得真龙种,别置东头小马坊。

  翠辇每从城畔出,内人相次簇池隈。

  嫩荷花里摇船去,一阵香风逐水来。

  高烧红烛点银灯,秋晚花池景色澄。

  今夜圣人新殿宿,后宫相竞觅祇承。

  苑中排比宴秋宵,弦管挣摐各自调。

  日晚阁门传圣旨,明朝尽放紫宸朝。

  夜深饮散月初斜,无限宫嫔乱插花。

  近侍婕妤先过水,遥闻隔岸唤船家。

  宫娥小小艳红妆,唱得歌声绕画梁。

  缘是太妃新进入,座前颁赐小罗箱。

  池心小样钓鱼船,入玩偏宜向晚天。

  挂得彩帆教便放,急风吹过水门前。

  傍池居住有渔家,收网摇船到浅沙。

  预进活鱼供日料,满筐跳跃白银花。

  秋晚红妆傍水行,竞将衣袖扑蜻蜓。

  回头瞥见宫中唤,几度藏身入画屏。

  御沟春水碧于天,宫女寻花入内园。

  汗湿红妆行渐困,岸头相唤洗花钿。

  亭高百尺立春风,引得君王到此中。

  床上翠屏开六扇,折枝花绽牡丹红。

  内人承宠赐新房,红纸泥窗绕画廊。

  种得海柑才结子,乞求自送与君王。

  翡翠帘前日影斜,御沟春水浸成霞。

  侍臣向晚随天步,共看池头满树花。

  金碧阑干倚岸边,卷帘初听一声蝉。

  殿头日午摇纨扇,宫女争来玉座前。

  嫩荷香扑钓鱼亭,水面文鱼作队行。

  宫女齐来池畔看,傍帘呼唤勿高声。

  新翻酒令著词章,侍宴初闻忆却忙。

  宣使近臣传赐本,书家院里遍抄将。

  寒食清明小殿旁,彩楼双夹斗鸡场。

  内人对御分明看,先赌红罗被十床。

  寝殿门前晓色开,红泥药树间花栽。

  君王未起翠帘卷,又发宫人上直来。

  海棠花发盛春天,游赏无时引御筵。

  绕岸结成红锦帐,暖枝犹拂画楼船。

  日晚宫人外按回,自牵骢马出林隈。

  御前接得高叉手,射得山鸡喜进来。

  朱雀门高花外开,球场空阔净尘埃。

  预排白兔兼苍狗,等候君王按鹘来。

  会仙观内玉清坛,新点宫人作女冠。

  每度驾来羞不出,羽衣初著怕人看。

  老大初教学道人,鹿皮冠子澹黄裙。

  后宫歌舞今抛掷,每日焚香事老君。

  法云寺里中元节,又是官家诞降辰。

  满殿香花争供养,内园先占得铺陈。

  金章紫绶选高班,每每东头近圣颜。

  才艺足当恩宠别,只堪供奉一场闲。

  内人深夜学迷藏,遍绕花丛水岸傍。

  乘兴忽来仙洞里,大家寻觅一时忙。

  小院珠帘著地垂,院中排比不相知。

  羡他鹦鹉能言语,窗里偷教鸲鹆儿。

  岛树高低约浪痕,苑中斜日欲黄昏。

  树头木刻双飞鹤,荡起晴空映水门。

  大臣承宠赐新庄,栀子园东柳岸傍。

  今日圣恩亲幸到,板桥头是读书堂。

  树叶初成鸟护窠,石榴花里笑声多。

  众中遗却金钗子,拾得从他要赎么。

  小殿初成粉未干,贵妃姊妹自来看。

  为逢好日先移入,续向街西索牡丹。

  内人相续报花开,准拟君王便看来。

  逢著五弦琴绣袋,宜春院里按歌回。

  巡吹慢遍不相和,暗数看谁曲校多。

  明日梨花园里见,先须逐得内家歌。

  黄金合里盛红雪,重结香罗四出花。

  一一傍边书敕字,中官送与大臣家。

  宫人早起笑相呼,不识阶前扫地夫。

  乞与金钱争借问,外头还似此间无。

  小随阿姊学吹笙,见好君王赐与名。

  夜拂玉床朝把镜,黄金殿外不教行。

  日高殿里有香烟,万岁声长动九天。

  妃子院中初降诞,内人争乞洗儿钱。

  宫花不共外花同,正月长生一半红。

  供御樱桃看守别,直无鸦鹊到园中。

  殿前铺设两边楼,寒食宫人步打球。

  一半走来争跪拜,上棚先谢得头筹。

  大仪前日暖房来,嘱向朝阳乞药栽。

  敕赐一窠红踯躅,谢恩未了奏花开。

  御前新赐紫罗襦,步步金阶上软舆。

  宫局总来为喜乐,院中新拜内尚书。

  鹦鹉谁教转舌关,内人手里养来奸。

  语多更觉承恩泽,数对君王忆陇山。

  分朋闲坐赌樱桃,收却投壶玉腕劳。

  各把沈香双陆子,局中斗累阿谁高。

  禁寺红楼内里通,笙歌引驾夹城东。

  裹头宫监堂前立,手把牙鞘竹弹弓。

  舞来汗湿罗衣彻,楼上人扶下玉梯。

  归到院中重洗面,金花盆里泼银泥。

  宿妆残粉未明天,总立昭阳花树边。

  寒食内人长白打,库中先散与金钱。

  众中偏得君王笑,偷把金箱笔砚开。

  书破红蛮隔子上,旋推当直美人来。

  水中芹叶土中花,拾得还将避众家。

  总待别人般数尽,袖中拈出郁金芽。

  玉箫改调筝移柱,催换红罗绣舞筵。

  未戴柘枝花帽子,两行宫监在帘前。

  窗窗户户院相当,总有珠帘玳瑁床。

  虽道君王不来宿,帐中长是炷牙香。

    5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