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9564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成事在人 (2010/11/29 22:43:24)  最新编辑:Gnian (2010/11/29 23:51:39)
噶玛兰族
英文:Kebaran
 
噶玛兰族
噶玛兰族
 噶玛兰族(Kebaran),为台湾平埔族原住民,主要分布于宜兰罗东苏澳一带,以及花莲市附近、东海岸之丰滨乡、与台东县长滨乡等地,人口约1,226人(2010年3月数据)。原居于兰阳平原,是最晚汉化的平埔族。噶玛兰族人是现今台湾平埔族群当中族群意识强烈、文化特质最鲜明的一群人。

  台湾的宜兰地区,旧称蛤仔难或甲子难,正是“噶玛兰”(Kebaran)一语的音译。“Kebaran”在噶玛兰语里面,是“平原之人类”的意思,主要是该族族人用来区别当时居住于山区之泰雅族的称谓。西班牙人占领北部之后于噶玛兰居住地划定“噶玛兰省”(Cabarán)。清朝领台以后,宜兰归诸罗县管辖,至1723年又归新设立的“彰化县”,7年后再划入同样成立于1723年的“淡水厅”。在这段期间内,清朝政府对宜兰地区只有名义上的管辖,并没有真正设管治理。由于宜兰被视为行政边疆,常成为海盗流寇的聚集地。为便于经营开发,在台湾知府杨廷理多次奏请设置行政区以后,才于1810年设“噶玛兰厅”,1875年噶玛兰废厅改县,而以噶玛兰的“兰”字,冠上“宜”字,改称“宜兰县”,由新设的台北府管辖。自此以后,“噶玛兰”这三个字就不见了,而“宜兰”则变成该县新的专属名称。

  关于噶玛兰族的起源地,至今尚未有定论。不过从其口传故事Sanasai传说的內容可以得出“南方岛屿漂来”的推论,并且,他们的祖先与哆罗美远人、立雾溪流域猴猴人(甚至太鲁阁人)、东北角马赛人等的祖先,具有同源的关系。他们之所以在台湾分化成不同的族群,是因为迁徙到台湾的时间不同。

  噶玛兰族在距今大约二千年前迁入宜兰平原,主要分成二支,分别在兰阳溪的南边和北边各自发展。一支在三貂角登岸,经由头城进入宜兰,以打马烟社为首,形成溪北各社;一支在兰阳溪口登陆,以加礼宛社为首,形成溪南各社。当初登陆三貂角的噶玛兰人自称Basai(马赛),Kavalan(噶玛兰)则是进入宜兰平原之后才产生的自称。

  进入宜兰平原的噶玛兰人,以滨海地区为根据地,逐渐向內陆发展,多集中在海拔五至十公尺的海岸地带居住,聚落型态是采取近河的小型集村。为了适应低湿的地理环境,他们的居住空间以干栏式房屋为主。噶玛兰人天生乐水,喜欢滨水而居,也是一支擅水的民族,其居住、饮食都与宜兰平原的水系脫离不了关系。

  十八世纪末(乾隆末年),汉人开始入垦宜兰平原,这股入垦的潮流在十九世纪初(嘉庆初年)达到高峰,紧接著政府将宜兰纳入版图。尽管清政府为保障噶玛兰人生存而设计出“加留馀埔”土地制度,但仍无法遏止汉人占垦噶玛兰村落土地,于是噶玛兰村落从稳定的传统社会文化状态开始迈向动荡不安之途。

  从十九世纪中叶(道光年间)开始,噶玛兰人开始进行大规模的迁徙活动。在此族群扩散过程中,噶玛兰人除在宜兰平原境內开拓了头城、苏澳、三星等地区的分布空间之外,也南下花莲平原,在台湾东部开展出新的族群空间。其后,在花莲新社落地生根的噶玛兰人,甚至成为噶玛兰传统文化得以传承的中坚,是今日噶玛兰复振、正名运动中最坚强的一股力量。从1980年开始,噶玛兰人就展开寻根及正名运动。经过长久的奋斗,总算紧接在邵族之后,于2002年被官方正式认定为原住民的第十一族。

  在噶玛兰族的文化特质中,织布是其最具特色的一部份。噶玛兰人的织布在其物质文化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特别是在其过去还未接触汉人的传统社会中。其衣物来源主要是靠家里的女人从事手工织布而来。织布在当时的噶玛兰社会具有相当的经济交換价值,可以用来赚取财富。所织的布也被当作财产一般,死后由母亲遗留给子女。织布器具也专属于女人,女人的织布工具变得很神圣,平常不能随便拿出来,男人更不能碰,这是一种社会禁忌。

  噶玛兰人所用的织布机和台湾其他的南岛民族十分相似,从这一点来看,可以知道他们在物质文化的发展上是很接近的。而在织布材料方面,兰屿的达悟族与琉球群岛的原住民,跟噶玛兰人一样,都是使用香蕉纤维来织布,称做香蕉布。噶玛兰人现在用来织布的香蕉茎是牙蕉,就是一般大家所称的香蕉。另一种是芭蕉,但因其纤维不及牙蕉韧,所以很少用芭蕉。

地理分布


 
噶玛兰族在台湾岛的分布示意图
噶玛兰族在台湾岛的分布示意图
 噶玛兰族人居住地大多集中在花莲、台东两县,其馀分布在台湾各县市等。总人口数约为一千七百多人。

  噶玛兰族是兰阳平原已知最早的原住民。他们为母系社会,天性平等,最早因为西班牙的征讨而为世人所知,到了清嘉庆年间,因为闽人吳沙率领林爽文事败后的馀党入侵兰阳,而逐渐步入衰亡与被同化之命运。噶玛兰人的血缘卻普遍融入宜兰人当中,目前不少世居宜兰者之轮廓都具有噶玛兰人的特征,与台湾西部平原“有唐山公,无唐山嬤”的情況可说同出一辙。

  噶玛兰族因为故地遭汉人占据而向花莲移民,大约是在1803到1840年之间。主角以加礼苑社人为首,南迁到北埔建立加礼苑社,一部份迁居南澳,直到1878年,加礼苑社噶玛兰人因不满汉人再度入侵花莲,联合当地萨奇莱雅人发动加礼苑抗清事件,事败后远逃至东海岸与阿美族隔邻而居。

族群特质


  噶玛兰族人最可贵、最引以为傲的地方,在于日常生活作息中保存了噶玛兰文化。以新社族人而言,保留了噶玛兰语言、风俗(如新年祭祖palilin)、以 metiyu为中心的祭仪(如pagalavi,patohoka等)、以及与农渔业相关的祭典(如入仓祭、海祭),噶玛兰族人也恢复或创造了一些传统文化(如歌谣舞蹈、丰年祭,香蕉丝织布等),还建构出与噶玛兰族人相关的族群图腾(如大叶山榄gasop等)。

社会制度

噶玛兰族人
噶玛兰族人

组成特色


  噶玛兰人传统的社会型态,和台湾其他平埔族一样,是一种母系社会。但噶玛兰人是一个沒有阶级的平等社会,就算再富有的家庭,也沒有仆人。首领是以推举的方式产生的。部落內其他的公眾事务,则由各年龄阶层的族人分工合作。有事的时候,以大海螺当号角,来召集大家。

财产继承


 
噶玛兰族儿童
噶玛兰族儿童
 噶玛兰族是属于长女继承制,长女继承大部份的财产。家里沒有女儿,则由大儿子继承大部份财产。

婚礼


  噶玛兰族的婚姻制度有女方嫁娶及男方入赘。噶玛兰人男女均需下田工作,男女经常在田埂上认识进而喜欢对方。消息传至双方家长耳中时,则由一方家长相约共同商议男女双方的婚事。

文化


饮食


  噶玛兰人的原始生产方式系游耕(旱田农作)、焚猎、捕鱼、打鹿等自给自足式的采集经济。他们的衣食,一切都取之于大自然。以小锹从事旱田耕种,作物有小米、玉米、地瓜及旱稻等,并在地势低平、溪流纵橫密布的旷野,以镖鎗、弓矢狩猎及渔捞。自己酿酒、制盐,栽麻织布为衣,住屋以茅草竹木为材料。妇女是农业上的主要工作者,捕鱼打猎则为男子专业,小孩子到十岁就得学习打鹿镖鱼。
噶玛兰族服饰
噶玛兰族服饰

服饰


  织布是噶玛兰人相当重要的传统工艺。事实上,台湾的南岛民族都有手工织布的传统,只是平埔族人因为汉化的关系,这项工艺多已失传,不过噶玛兰人仍保留著这项技艺,尤其花莲新社一带的噶玛兰人,直到现在都还有人穿著运用传统技法织出的齐肩无袖短衣。噶玛兰人织布惯用植物纤维,一般会依制作物品的不同选用不同的植物,制衣多用山苎麻、苎麻;制袋多用水龙、香蕉树、构树以及一种名为 Velanun 的野生树。根据张振岳 《 噶玛兰的特殊祭仪与生活 》 中的调查,噶玛兰人织布可分为:处理植物纤维、整理经纬線、上机纺织、制作用具等四个步骤。处理植物纤维:一般噶玛兰人以香蕉丝织布,严格说起来,那是一种纤维较韧的“蕉”。

住家


  噶玛兰人居住的以木材, 茅草及泥土为建筑材料。为防止寒冷的风吹进屋內,噶玛兰人以牛诨塗抹墙上木头缝细。屋內分有数个房间,房间皆设有窗戶,白天窗戶以木棍向外撐起,晚上则取下木棍,关上窗戶。并将谷仓置于家中长者的房间內,以防止家中小孩偷吃。

工艺

噶玛兰族独特的香蕉丝织
噶玛兰族独特的香蕉丝织

香蕉丝织布


  噶玛兰族因汉化颇深,传统的工艺与艺术目前已不多见。但保留香蕉丝织布,是专属于女性的工作。

  好的香蕉布因树皮的自然色泽,所以会呈现出浓淡相间的颜色。织好的香蕉布可织成谷袋、背袋、槟榔袋等,也可制衣服或草席,新鲜的香蕉布质地较硬,经数次水洗后质地就可变软。

神话传说:加礼宛社祖先的故事


  从前有一对兄妹来自宜兰。有一天妹妹外出找水时,发现了一个水塘,打算利用此处来开垦田地,所以就在水塘的一端埋入自己的围裙,并结草为记,然后回家向兄长报告发现了水塘,以及结草为记的事。哥哥一听,立刻就到妹妹所说的水塘边。贪婪的哥哥用刀子割掉妹妹所结的草,回家告诉妹妹,他看到了水塘,但沒有看到妹妹所结的草,所以水塘应属他所有。妹妹听了不承认,并表示自己在水塘的一端埋有围裙,要哥哥一起查证。兄妹俩一起到了水塘边,一挖,果然有妹妹所埋的围裙,于是妹妹取得了水塘的所有权。不过也因此造成了兄妹感情的破裂。结果妹妹入山居住,成为“土罗可番”。因为积怨已深,所以演变成后来土罗可番攻系加礼宛,并取人首级的事。

年度祭典


海祭Laligi


  每年三、四月春夏之交,噶玛兰男人们会择定吉日,一起聚集海边举行LaLiGi海飨。早晨,族中长老在海边行过祭拜祖灵后,年轻男人便出海捕鱼。近午时,捕鱼的人回岸,年长者在岸上迎接他们。接著就地烹煮鲜鱼和野菜煮食,也会把捕来的鱼送回村里,供其他未能参加的族人分享,活动持续两三天。

岁末祭祖Palilin


  噶玛兰人相信人在世的祸福是由祖先赐与的,并相信每年过年时祖先会回到家中。这是一个相当普遍聚落性差異较小的仪式。Palilin 祭祖通常以一个家为单位举行,而祭祀的对象则以家中戶长(有男有女)死去的父方、母方亲戚为主。在这过年全家团圆热闹之际,请祖先们喝酒与共餐,仿彿如祂们还在世般团聚一起。并祈求祂们能保佑全家人健康平安。Palilin的意义也就是在此:敬祖、祭祖,求平安。

生命祭仪


出生


  在传统习俗上,当孩子刚出生时,不是用水洗澡而是以麻油擦洗身体,再用父亲的旧衣服包裹婴儿,直到第三天才正式以水为婴儿洗澡。

成年仪礼


  “成年礼”的意义是:通过这一个隆重仪式后的人,才会被认定为成年人,同时,上一代的长辈也趁此机会向下一代宣告,从此必须建立社会责任感,为自己的行为举止负责。

婚礼


  噶玛兰族仪式极为简单,男女结婚时皆邀请亲戚朋友参加,新娘则在房间內,待年长者呼叫时再出来。席间摆米酒。并向男女双方家长敬酒。敬酒结束后,则由客人将席间的米酒喝完,结婚仪式即告完成。

葬礼


  丧葬祭仪-Patohqan:Patohqan 通常是为刚去世不久的(约3至7日內)的族人所举行祭祀。因为噶玛兰人相信人死后灵魂并未立即离开人间,还存在于居住地,必须经过此一祭祀仪式才能使灵魂升华,同归于祖灵的世界里,成为一个Tazusa(祖灵)。祭仪过程为透过祭司先迎领亡者之祖灵们回到丧家,使亡灵与祖灵们相见,彼此问候照顾,祖灵们于祭拜用餐宴饮完毕后,往生者之灵魂即与祖灵们共同牵引回到祖灵界,得到永远的安息。

巫术占卜


  噶玛兰人的宗教信仰以祖灵崇拜为中心,将人间与灵界分开,相信灵界有鬼神能保佑或惩罚凡人,部落里有祭司和巫医(Mtiu)来负责灵与人之间的沟通,并为族人治病。Mtiu只有女人才可担任。而在现实生活中织布器具就是一种重要而神圣的工具,如神话中所言得好好的保藏,否则下场就会像abas一样,得到死亡的处罚。所以,妇女们用这样一种工具很自然就同时具有一种神圣的观念和功效,因此在仪式中他可能被用来做一个可以淨化的一种介质,但是这概念如何跟死亡仪式连结起来?主要是透过女人这个共通点;mtiu是女人,织布的器具也是专属女人的,实际上,女人跟死亡有比男人跟死亡更密切的关系;在Kavalan的社会里跟死亡相关的事或与祖灵沟通是女人的专职。

    2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