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23738 次 历史版本 4个 创建者:且听东歌 (2010/11/19 15:43:06)  最新编辑:匿名用户 (2011/5/9 15:50:09)
《新唐书》
同义词条:新唐书
目录[ 隐藏 ]
新唐书
新唐书
  《新唐书》,北宋欧阳修宋祁范镇吕夏卿等合撰,宋仁宗嘉祐五年(1060)全书完成,由曾公亮进呈。是记载中国唐朝历史的纪传体史书。
 
  《新唐书》一共修了十七年,庆历四年,工部尚书宋祁主持修纂〈列传〉,至和元年(1054年),由欧阳修接续编修〈本纪〉、〈志〉、〈表〉。嘉祐五年(1060年)六月,全书告成。两人在七年内竟没见过面。草稿初成,呈宋仁宗审阅。仁宗看后,发现这部史书出于二人之手,体例与文采均不尽相同,于是令欧阳脩删改修饰为一体。欧阳脩此时却拒不修改,他说:“宋公于我为前辈,且人所见不同,岂可悉如已意?”最后仅校阅过一遍,一无所易。
 
  《新唐书》共二百二十五卷,包括本纪十卷,志五十卷,表十五卷,列传一百五十卷。《新唐书》所增列传多取材于本人的章奏或后人的追述,碑志石刻和各种杂史、笔记、小说都被采辑编入。

修史经过

 
  五代时期就曾有《唐书》(即后来《旧唐书》)编成,但宋仁宗认为《唐书》“纪次无法,详略失中,文采不明,事实零落”,庆历四年(1044年)下诏重修。至和元年(1054年)七月,仁宗催促“速上所修《唐书》”。前后参预其事的有宋敏求、范镇、欧阳脩、宋祁、吕夏卿、梅尧臣,《新唐书》所依据的唐人文献及唐史著作均审慎选择,删除当中的谶纬怪诞内容,裁减旧史本纪十分之七。《新唐书》对〈志〉十分重视,新增《仪卫志》、《选举志》和《兵志》,《兵志》附以马政,原有的《天文志》和《历志》篇幅超过《旧唐书》三倍,新志载有文武百官的俸禄制度,为旧志所无。又有屯田、边镇、和籴等,皆旧志所无。《新唐书》也恢复立〈表〉,立了《宰相表》、《方镇表》、《宗室世系表》、《宰相世系表》,志和表分别由范镇、吕夏卿负责编写。历代官修正史〈表〉多缺略,清代学者王鸣盛在《十七史商榷》中说:“新书最佳者志、表,列传次之,本纪最下”,这是允评。列传部分由宋祁负责编写。王鸣盛还指出《新唐书》史表的设置有一些不足,“窃谓史之无表者,固宜补矣,有有表而尤不可以不补者……禁军以宦官掌之,不但朝政尽为所挠,并废立皆出其手,则左右神策中尉亦当表”。
新唐书
新唐书

  宋祁有文名,曾任知制诰、翰林学士等职。他历时十余年完成列传,于嘉三年(公元1058年)交齐全部列传的稿子。欧阳修是北宋著名的文学家,擅长古文,他因参加推行“庆历新政”的活动,被贬为地方官,至至和元年(公元1054年)才调到朝廷任翰林学士,主持修史工作,等到他写定本纪、志、表,已是于嘉五年(公元1060年)的事了。
 
       清代王鸣盛以《宋史·宋祁传》、《欧阳修传》为据,认为宋祁修书“在仁宗天圣之晚年,历明道、景佑、宝元、康定,至庆历中告成,以书成进左丞云云”;“(欧阳)修之修《唐书》,乃在嘉佑之前至和年间事,距祁稿成时,相去已十余年”,“书成,上距祁稿成约又二十余年矣”。因此,“二公修书不同时明矣”。这一说法,迄今仍为部分学者沿用,都未发现王鸣盛搞错的关键所在。其根源在《宋史·宋祁传》将“诏求直言”的时间误作“景佑中”,而这又是《宋祁传》中唯一的一个年号。传中宋祁受命纂修《唐书》在“诏求直言”前,故王鸣盛误以为宋祁修《唐书》自天圣至庆历,前后差不多也是17个年头。但《宋史·仁宗纪》景佑年间并无“诏求直言”一类的事,皇佑元年才有“诏台谏非朝廷得失”。《宋祁传》中宋祁“直言对”后紧接“进温成皇后为贵妃”,与《仁宗纪三》的记载相符,时在“皇佑”,而非“景佑”。显然,《宋祁传》是将“皇佑”误作“景佑”了,一下子把时间提前了10多年。 
  
欧阳修
欧阳修
     王鸣盛提到宋祁“守亳州,以稿自随”,《宋祁传》说得很清楚,是因为“坐其子从张彦方游”。传中虽无明确纪年,但宋祁是附在其兄宋庠传后的,前面《宋庠传》明明白白地写着:皇佑三年,“祁子与越国夫人曹氏客张彦方游”。宋庠受牵连罢相在这一年,宋祁出知亳州也是这一年。此时尚“以稿自随”,仍在修撰中,怎么会在庆历中告成?王呜盛的失误,一是不知“景佑”当为“皇佑”,二是后来在《蛾术编》卷九考知“祁修书凡七年,而自皇佑元年至三年独秉笔,自此出知亳州,皆书局自随以至于成,凡历十六年也”,却仍然坚持“宋欧修《新唐书》不同时”的结论。《宋史·宋祁传》的这一年号错误,除了《宋景文集》卷二九《直言对》有案语注明“仁宗本纪皇佑三年春三月诏求直言”,“本传作景佑中误”而外,迄今竟似无人知晓,请同仁们注意。就整个《新唐书》的纂修而言,应当说:新修唐史前后17个年头,前10年宋祁主持编修,后7年欧、宋共同“刊修”。
 
       修撰《新唐书》的指导思想,在《进新修唐书表》中说得非常清楚:唐有天下,几三百年,其君臣行事之始终,所以治乱兴衰之迹,与其典章制度之英,宜其粲然著在简册。而纪次无法,详略失中,文采不明,事实零落,盖又百有五十年,然后得以发挥幽沬。补缉阙亡,黜正伪缪,克备一家之史,以为万世之传,……商、周以来,为国长久,唯汉与唐,而不幸接乎五代。衰世之士,气力卑弱,言浅意陋,不足以起其文,而使明君贤臣、俊功伟烈,与夫昏虐贼乱、祸根罪首,皆不得暴其善恶以动人耳目,诚不可以垂劝戒、示久远,甚可叹也!

缺失


  《新唐书》修成之后,《旧唐书》便不再流传。据清代学者赵翼《廿二史札记》载:“今第观《新书·艺文志》所载,如吴兢《唐书备阙记》、王彦威《唐典》、蒋乂《大唐宰辅录》、《凌烟功臣、秦府十八学士、史臣》等传、凌璠《唐录政要》、南卓《唐朝纲领图》、薛璠《唐圣运图》、刘肃《大唐新语》、李肇《国史补》、林恩《补国史》等书,无虑数十百种,皆《旧唐书》所无者。”但《旧唐书》较多保存唐代原始文献的面貌,而《新唐书》语多删节,徒增后世研究困扰,《直斋书录解题》则称“凡废传六十一,增传三百三十一、志三、表四”。如《旧唐书·本纪》部分近三十万字,到《新唐书》仅剩下九万字,虽达到文字精湛,却失去许多珍贵史料,而《哀帝本纪》旧书约一万三千字,新书只剩千字左右,“每数帝共一赞,矫枉过正矣”;而《旧唐书》写得极为悲壮感人的《封常清传》、《高仙芝传》,在《新唐书》竟删得索然乏味。

  欧阳脩与宋祁皆有排佛的偏见,故《新唐书》不见玄奘、一行等佛门之事迹,无以反映盛唐时期的佛教风采。韩通因反对陈桥兵变,《新唐书》无立传。韩愈曾为石洪作墓志,石洪官仅止于县尉,无奇伟之事迹,《新唐书》竟收此“谀墓之文”。《新唐书》虽列有《兵志》,却很空疏,例如《新唐书·兵志》记载:“唐有天下二百余年,而兵之大势三变,其始盛时有府兵,府兵后废而为彍骑,彍骑又废,而方镇之兵盛矣。”,其议论不明,于史实亦不符。

  《新唐书》大量采用笔记、小说,形成不少错误,《直斋书录解题》卷四批评《新唐书》“拾取小说私记,则皆附著无弃”,“徒繁无补”。王观国《学林》卷五“霓裳羽衣曲”亦云:“盖《国史补》虽唐人小说,然其记事多不实,修唐史者一概取而分缀入诸列传,曾不核其是否,故舛误类如此也。”

史料价值

新唐书
新唐书

  《新唐书》在体例上第一次写出了《兵志》、《选举志》,系统论述唐代府兵等军事制度科举制度。这是我国正史体裁史书的一大开创,为以后《宋史》等所沿袭,保存了我国军事制度和用人制度的许多宝贵史料。《新唐书》的宰相、方镇诸表,也给读者认识唐朝宰相族系(世家大族)的升降和藩镇势力的消长,提供了一条线索。著名史论家王鸣盛在《十七史商榷》中说:“新书最佳者志、表”。这是公允的评价。自司马迁创纪、表、志、传体史书后,魏晋至五代,修史者志、表缺略,至《新唐书》始又恢复了这种体例的完整性。以后各朝史书,多循此制。这也是《新唐书》在我国史学史上的一大功劳。

  由于欧阳修过分强调写史为当时的统治阶级服务,有些史实他是有意避讳的。如后周有位大将叫韩通。他忠于后周王朝,反对赵匡胤的陈桥兵变,欧阳修就不给他立传。这在当时就遇到同辈的议论。据周密《齐东野语》记载,当时有个史学家刘攽(曾参加《资治通鉴》的编写),曾问欧阳修的弟子焦干之,五代史脱稿没有,焦说即将脱稿。刘又问:为韩瞠眼(韩通的外号)立传没有,焦说没有。刘攽大笑说:“如此,亦是第二等文字耳。”这个故事说明欧阳修也未能完全忠实于历史。这是时代给欧阳修打下的烙印,不能不说是《新五代史》的缺陷。
新唐书
新唐书

  《新唐书》也有明显的缺点,最主要之点是封建正统思想较为严重。编写者对隋末、唐末农民起义大加挞伐。在《黄巢传》前冠以“逆臣”二字;对末窦建德等农民军使用了极为恶毒的词汇,如“猬毛而奋”、“磨牙摇毒”、“孽气腥焰”等等。对武则天,则诬为“弑君篡国之主”,声言写《武后本纪》目的为“著其大恶”,以便清算等等。诸如此类,都可看出《新唐书》在观点的正统方面更胜于《旧唐书》。在写法上,《新唐书》也有不及《旧唐书》的地方。例如有的纪、传失之太简,甚至作了毫无道理的砍削。清代史评家王鸣盛《十七史商榷》曾提及,《新唐书》本纪较旧书几乎减去十分之六七。有人统计,《旧唐书·本纪》部分近三十万字,到《新唐书》仅剩下九万字,而《哀帝本纪》旧书约一万三千字,新书只剩千字左右。这种过简的写法,使《新唐书》失去了许多重要史料。又由于苛求文字精炼,宋祁、欧阳修等不惜删去许多重要情节,如《旧唐书》里写得十分生动、极为悲壮的《封常清传》、《高仙芝传》,到新书删削得索然无味。尤其不应该的是由于排佛的偏见,《新唐书》将玄奘、一行等事迹一概不写,致使这两位翻译家科学家,在《新唐书》中竟无反映。

后世评价


  后人多批评欧阳脩撰《新唐书》“着意文字而忽略考证”(近代学者王欣夫语),作者正统思想尤为强烈。《新唐书》共计转录韩愈文16篇,在《藩镇·吴元济传》中全文载录韩愈的《平淮西碑》,《新唐书·韩愈传》“赞曰”,宋祁还说:“其道盖自比孟轲”,“可谓笃道君子”,肯定其功业与孟子“齐而力倍之”,“仰之如泰山、北斗”,这样的过誉,显得肉麻兮兮。

  《新唐书》对隋末窦建德等农民军十分反感,动不动辄以“猬毛而奋”、“磨牙摇毒”、“孽气腥焰”等恶毒之语呼之。故《新唐书》不可取代《旧唐书》,司马光的《资治通鉴》多用《旧唐书》,朱熹的《通鉴纲目》重“春秋书法”,多用《新唐书》。由于《新唐书》存在不少问题,在颁行不久,吴缜写了《新唐书纠谬》,共举出该书四百六十条错误。在找出《新唐书》差错的同时,亦认为撰修者是“不知刊修之要而各徇私好”。

  史家黄永年指出:“他(宋祁)用这种文体把《旧唐书》里原有的诏令、奏议以及记叙文字乱改一气。例如柴绍传有‘隋将桑显和来战,绍引军缭其背’,这‘缭其背’是什么意思呢?查对《旧唐书》,原来写的是‘绍引军直掩其背’。因宋祁嫌它不够古,所以硬用这个‘缭’字来替换‘直掩’,‘缭’是绕的意思,用在这里确实很奇,同时又很涩,因为使人读到这里就得打住,无法念下去。再如《旧唐书》的玄宗废太子瑛传有‘李林甫代张九龄为中书令,希惠妃之旨,托意于中贵人,扬寿王瑁之美,惠妃深德之’几句话。……宋祁却改成‘九龄罢,李林甫专国,数称寿王美以揠妃意,妃果德之’。这个‘揠’字本是拔的意思,宋祁用在这里当‘助长’‘迎合’来讲,确实够奇,不对照《旧唐书》谁又能看懂呢……”

作品目录

本纪

  《新唐书》卷一 本纪第一

  《新唐书》卷二 本纪第二

  《新唐书》卷三 本纪第三

  《新唐书》卷四 本纪第四

  《新唐书》卷五 本纪第五

  《新唐书》卷六 本纪第六

  《新唐书》卷七 本纪第七

  《新唐书》卷八 本纪第八

  《新唐书》卷九 本纪第九

  《新唐书》卷十 本纪第十

  《新唐书》卷十一 志第一

  《新唐书》卷十二 志第二

  《新唐书》卷十三 志第三

  《新唐书》卷十四 志第四

  《新唐书》卷十五 志第五

  《新唐书》卷十六 志第六

  《新唐书》卷十七 志第七

  《新唐书》卷十八 志第八

  《新唐书》卷十九 志第九

  《新唐书》卷二十 志第十

  《新唐书》卷二十一 志第十一

  《新唐书》卷二十二 志第十二

  《新唐书》卷二十三上 志第十三上

  《新唐书》卷二十三下 志第十三下

  《新唐书》卷二十四 志第十四

  《新唐书》卷二十五 志第十五

  《新唐书》卷二十六 志第十六

  《新唐书》卷二十七上 志第十七上

  《新唐书》卷二十七下 志第十七下

  《新唐书》卷二十八上 志第十八上

  《新唐书》卷二十八下 志第十八下

  《新唐书》卷二十九 志第十九

  《新唐书》卷三十上 志第二十上

  《新唐书》卷三十下 志第二十下

  《新唐书》卷三十一 志第二十一

  《新唐书》卷三十二 志第二十二

  《新唐书》卷三十三 志第二十三

  《新唐书》卷三十四 志第二十四

  《新唐书》卷三十五 志第二十五

  《新唐书》卷三十六 志第二十六

  《新唐书》卷三十七 志第二十七

  《新唐书》卷三十八 志第二十八

  《新唐书》卷三十九 志第二十九

  《新唐书》卷四十 志第三十

  《新唐书》卷四十一 志第三十一

  《新唐书》卷四十二 志第三十二

  《新唐书》卷四十三上 志第三十三上

  《新唐书》卷四十三下 志第三十三下

  《新唐书》卷四十四 志第三十四

  《新唐书》卷四十五 志第三十五

  《新唐书》卷四十六 志第三十六

  《新唐书》卷四十七 志第三十七

  《新唐书》卷四十八 志第三十八

  《新唐书》卷四十九上 志第三十九上

  《新唐书》卷四十九下 志第三十九下

  《新唐书》卷五十 志第四十

  《新唐书》卷五十一 志第四十一

  《新唐书》卷五十二 志第四十二

  《新唐书》卷五十三 志第四十三

  《新唐书》卷五十四 志第四十四

  《新唐书》卷五十五 志第四十五

  《新唐书》卷五十六 志第四十六

  《新唐书》卷五十七 志第四十七

  《新唐书》卷五十八 志第四十八

  《新唐书》卷五十九 志第四十九

  《新唐书》卷六十 志第五十

  《新唐书》卷六十一 表第一

  《新唐书》卷七十上 表第十上

  《新唐书》卷七十下 表第十下

  《新唐书》卷七十一 表第十一

  《新唐书》卷七十二 表第十二

  《新唐书》卷七十三 表第十三

  《新唐书》卷七十四 表第十四

  《新唐书》卷七十五 表第十五上

列传

  《新唐书》卷七十六 列传第一

  《新唐书》卷七十七 列传第二

  《新唐书》卷七十八 列传第三

  《新唐书》卷七十九 列传第四

  《新唐书》卷八十 列传第五

  《新唐书》卷八十一 列传第六

  《新唐书》卷八十二 列传第七

  《新唐书》卷八十三 列传第八

  《新唐书》卷八十四 列传第九

  《新唐书》卷八十五 列传第十

  《新唐书》卷八十六 列传第十一

  《新唐书》卷八十七 列传第十二

  《新唐书》卷八十八 列传第十三

  《新唐书》卷八十九 列传第十四

  《新唐书》卷九十 列传第十五

  《新唐书》卷九十一 列传第十六

  《新唐书》卷九十二 列传第十七

  《新唐书》卷九十三 列传第十八

  《新唐书》卷九十四 列传第十九

  《新唐书》卷九十五 列传第二十

  《新唐书》卷九十六 列传第二十一

  《新唐书》卷九十七 列传第二十二

  《新唐书》卷九十八 列传第二十三

  《新唐书》卷九十九 列传第二十四

  《新唐书》卷一百 列传第二十五

  《新唐书》卷一百一 列传第二十六

  《新唐书》卷一百二 列传第二十七

  《新唐书》卷一百三 列传第二十八

  《新唐书》卷一百四 列传第二十九

  《新唐书》卷一百五 列传第三十

  《新唐书》卷一百六 列传第三十一

  《新唐书》卷一百七 列传第三十二

  《新唐书》卷一百八 列传第三十三

  《新唐书》卷一百九 列传第三十四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 列传第三十五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一 列传第三十六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二 列传第三十七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三 列传第三十八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四 列传第三十九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五 列传第四十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六 列传第四十一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七 列传第四十二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八 列传第四十三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九 列传第四十四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 列传第四十五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一 列传第四十六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二 列传第四十七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三 列传第四十八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四 列传第四十九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五 列传第五十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六 列传第五十一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七 列传第五十二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八 列传第五十三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九 列传第五十四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 列传第五十五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一 列传第五十六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二 列传第五十七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三 列传第五十八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四 列传第五十九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五 列传第六十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六 列传第六十一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七 列传第六十二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八 列传第六十三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九 列传第六十四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 列传第六十五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一 列传第六十六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二 列传第六十七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三 列传第六十八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四 列传第六十九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五 列传第七十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六 列传第七十一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七 列传第七十二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八 列传第七十三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九 列传第七十四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 列传第七十五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一 列传第七十六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二 列传第七十七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三 列传第七十八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四 列传第七十九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五 列传第八十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六 列传第八十一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七 列传第八十二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八 列传第八十三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九 列传第八十四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 列传第八十五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一 列传第八十六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二 列传第八十七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三 列传第八十八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四 列传第八十九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五 列传第九十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六 列传第九十一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七 列传第九十二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八 列传第九十三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九 列传第九十四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 列传第九十五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一 列传第九十六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二 列传第九十七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三 列传第九十八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四 列传第九十九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五 列传第一百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六 列传第一百一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七 列传一百二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八 列传第一百三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九 列传第一百四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 列传第一百五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一 列传第一百六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二 列传第一百七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三 列传第一百八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四 列传第一百九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五 列传第一百一十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六 列传第一百一十一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七 列传第一百一十二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八 列传第一百一十三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九 列传一百一十四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 列传第一百一十五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一 列传第一百一十六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二 列传第一百一十七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三 列传第一百一十八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四 列传第一百一十九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五 列传第一百二十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六 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七 列传第一百二十二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八 列传第一百二十三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九 列传第一百二十四

  《新唐书》卷二百 列传第一百二十五

  《新唐书》卷二百一 列传第一百二十六

  《新唐书》卷二百二 列传第一百二十七

  《新唐书》卷二百三 列传第一百二十八

  《新唐书》卷二百四 列传第一百二十九

  《新唐书》卷二百五 列传第一百三十

  《新唐书》卷二百六 列传第一百三十一

  《新唐书》卷二百七 列传第一百三十二

  《新唐书》卷二百八 列传第一百三十三

  《新唐书》卷二百九 列传第一百三十四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 列传第一百三十五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一 列传第一百三十六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二 列传第一百三十七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三 列传第一百三十八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四 列传第一百三十九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上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下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六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一上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六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一下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七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二上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七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二下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八 列传第一百四十三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九 列传第一百四十四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 列传第一百四十五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一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上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一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下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二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七上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二中 列传第一百四十七中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二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七下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三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八上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三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八下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四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上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四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下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五上 列传第一百五十上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五中 列传第一百五十中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五下 列传第一百五十下

    4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172.11.246.*在 2020/3/23 3:01:45 发表
  • 簧色网站haha02.com 复制到浏览器打开就可以看! 绝不忽悠! 簧色网站 haha02.com 复制到浏览器打开就可以看! 绝不忽悠!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