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1452 次 历史版本 5个 创建者:abc (2010/10/24 1:17:56)  最新编辑:蓝点 (2010/10/24 6:46:45)
抗美援朝战争
同义词条:抗美援朝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
 抗美援朝战争,是1950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应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请求,为粉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侵犯,保卫中国安全,派出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进行的战争。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美国即采取武装干涉政策。6月27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声明,宣布出兵朝鲜,并命令美国海军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同日,联合国安理会在美、
被轰炸后的中国东北村庄(抗美援朝战争)
被轰炸后的中国东北村庄(抗美援朝战争)
英等国的操纵下通过决议,联合国会员国要派兵随从美国军队入朝。6月28日,毛泽东发表讲话,号召“全国和全世界的人民团结起来,进行充分的准备,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同日,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强烈遣责美国侵略朝鲜、台湾及干涉亚洲事务的罪行。号召“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正义和自由的人类,尤其是东方各被压迫民族和人民,一致奋起,制止美国帝国主义在东方的新侵略。”

    1950年7月10日,中国人民反对美国侵略台湾朝鲜运动委员会在北京成立,并在14日发出《关于举行‘反对美国侵略台湾朝鲜运动周”的通知》。抗美援朝运动开始播及全国,形成第一个高潮。

    1950年9月15日,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75000人在朝鲜西海岸的仁川港登陆。此后,朝鲜人民军腹背受敌,损失严重,转入战略退却。10月1日,美伪军越过三八线,随后侵占平壤,并继续向中朝边境的鸭绿江进犯。

  
1950年11月15日,美军轰炸中朝边境鸭绿江大桥
1950年11月15日,美军轰炸中朝边境鸭绿江大桥
  从8月27日起,美国飞机多次侵入中国领空进行侦察和轰炸扫射。面对这种形势,中共中央根据朝鲜党和政府的请求,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1950年10月8日,毛泽东代表中央军委命令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10月19日,以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开始分别从安东(今丹东)、长甸河口、辑安等渡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参战。从10月25日至12月24日,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军一起,连续进行了两次战役,歼敌5万余人,于12月6日收复平壤,并把敌人赶回到三八线附近,初步扭转了朝鲜的战局。

    1950年10月26日,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国侵略委员会(简称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成立。各行政区、省市先后成立分会或将原有的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反对美国侵略委员会合并改组为抗美援朝分会。11月4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联合发表宣言,“誓以全力拥护全国人民的正义要求,拥护全国人民在志愿基础上为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神圣任务而奋斗。”4日至11日,全国自然科学联合会、全国科普协会、社会科学研究会、全国妇联、全国青联等人民团体分别发表宣言,拥护中共中央和各民主党派的联合宣言,号召广大群众积极参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11月27日,全国政协与各民主党派举行联席会议,于12月1日发出《关于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对慰劳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运动的协议的通知》。12月22日,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联合发出《关于开展新年拥政爱民拥军优属运动的指示》。1951年2月16日,全国政协发出电文,号召把抗美援朝运动“进一步地普及和深入到每一农村、每一机关、每一学校、每一工厂、每一商店、每一街道和每一民族聚居的区域。”3月14日,抗美援朝总会发出通告,“努力普及深入抗美援朝的实际工作和宣传教育工作,务使全国每一处每一人都受到这个爱国教育,都能积极参加这个爱国行动。”此后,抗美援朝运动进入了更加普及和深入发展的阶段。

  
抗美援朝捐献普通奖章
抗美援朝捐献普通奖章
  1951年1月14日,抗美援朝总会发出《关于慰劳中国人民志愿军朝鲜人民军并救济朝鲜难民的通知》。15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号召全国人民踊跃参加爱国募捐运动。到5月30日,全国人民就捐款1186亿余元,捐献慰问袋77万多个,慰问品126万多件。4月初到5月中旬,由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各界群众代表组成的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分赴朝鲜各地,慰问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及群众。

    1951年6月1日,抗美援朝总会发出通告,号召全国各界同胞捐献飞机、大炮。此后中华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青年团中央、全国青年联合会、中国红十字会等人民团体纷纷发表宣言、通告,号召各界同胞积极捐献。到9月25日为止,共捐献飞机2481架,捐款入库的达9970亿元。

    1950年12月31日至1951年1月7日,志愿军发动了第三次战役,歼敌1.9万多人。1月25日至4月21日,志愿军又发动第四次战役,歼敌7.8万人。4月11日,“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被撤职,由侵朝美军第八军军长李奇微接任。4月22日至6月10日,志愿军又取得第五次战役的胜利,共歼敌8.2万余人。

    1951年7月10日,联合国军方面和中朝方面在朝鲜开城首次举行谈判。美国在谈判桌上进行政治讹诈,要求将军事分界线划在中朝军队控制的三八线以北地区。以后朝鲜战场出现了谈谈打打的复杂局面。8月18日,美军集中8个师的兵力,发动了“夏季攻势”,接着又于9月29日发动了秋季攻势。与此同时,美国空军实行所谓“绞杀战”,对中朝人民军队后方和后方运输线实行大规模的日夜轮番狂轰滥炸,企图切断中朝人民军队前线粮食弹药的供给,迫使中朝方面接受其谈判条件。经过中朝人民军队的英勇战斗,到10月下旬便粉碎了敌人的攻势,共歼敌25万人。

    1952年初,美国侵略军公然违背国际公约,在朝鲜北部和中国东北地区撒布大量带有鼠疫、霍乱、伤寒和其他传染病的动物和昆虫,企图以所谓的“细菌战”从根本上削弱中朝军民的战斗力。2月24日,抗美援朝总会主席郭沫若发表声明,号召全国人民动员起来,坚决声讨并制止美军撒布细菌罪行。3月8日,周恩来发表声明,抗议美国政府使用细菌武器和侵犯中国领空。为了战胜美国的细菌武器,中朝两国人民紧急动员起来,开展防疫卫生运动,采取种种措施,动员一切可能的人力、物力、药力扑灭带菌毒虫。美国的细菌战激起了全世界人民的极大公愤,使美国完全陷于世界人民的声讨、审判的被告地位。4月28日,“细菌将军”李奇微下台,由美军上将克拉克接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的“细菌战”遭到失败。

    1952年6月23日,美国侵朝空军大规模轰炸了中国境内的鸭绿江水电厂。7月11日,美国空军对北朝鲜和平城市平壤进行轰炸扫射。中国各地掀起了抗议声讨活动,揭露和抗议美国这一暴行。美国企图阻挠中朝战俘全部遣返,并对其俘获的中朝人员施行极其野蛮的摧残和迫害,引起了中朝人民的极大愤慨。1952年2月至10月,《人民日报》多次发表社论和声明,揭露和谴责美军迫害战俘的罪行。全国人民也积极掀起了抗议活动,要求全部释放战俘。

  
志愿军战士与朝鲜人民难舍难分
志愿军战士与朝鲜人民难舍难分
  为了挽回败局和迫使中朝方面接受美国的谈判条件,克拉克于1952年10月14日发动了上甘岭战役。美军先后投入6万多人的兵力,出动3千架飞机和170多辆坦克,动用18个炮兵营,进攻不到3.7平方公里的上甘岭阵地。在44天的激战中,美军向上甘岭发射了200万发炮弹和5千枚炸弹,发动了900多次冲锋。但是,志愿军战士,守住了阵地。此战役志愿军歼敌2.7万人。1953年5月中旬到6月中旬,中国人民志愿军配合停战谈判,先后发动两次进攻性作战,歼敌4万余人。7月13日,中朝人民军队发起金城战役,歼敌5万余人,收复土地178平方公里。

    美国在形势更加不利的情况下,于1953年7月27日在板门店同中朝代表签订了《关于朝鲜军事停战的协定》。历时3年零32天的朝鲜战争结束。中朝军队共歼敌百余万人,其中美军39万人,击落击伤敌机12200余架,击沉击伤敌舰艇257艘,击毁和缴获敌军各种作战物资无数。至此,中国人民抗美援朝运动也胜利结束。

    朝鲜停战后,中国人民志愿军又帮助朝鲜人民为战后的恢复和建设作了大量的工作。1958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全部撤离朝鲜,返回祖国。

“中国人民志愿军”名称的由来


 
为了保卫中国东北地区的安全中央军委决定组建东北边防军
为了保卫中国东北地区的安全中央军委决定组建东北边防军
 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应朝鲜劳动党朝鲜政府的请求和保卫中国安全的需要,毅然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并派出部队开赴朝鲜,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采用“中国人民志愿军”名义赴朝参战,是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根据国内外形势和抗美援朝战争的性质而提出来的,它既是一种战略上的决策,也是一种策略上的考虑。它经历了一个由酝酿、提出到最后定名的过程。

  1950年7月7日和10日,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副主席周恩来两次主持召开国防会议。根据两次国防会议讨论的结果,中央军委于7月13日决定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3兵团(辖第38、第39、第40军)和第42军及炮兵第1、第2、第8师等部组成东北边防军。东北边防军的主要任务是保卫东北边防,必要时支援朝鲜人民军作战。据有关资料,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最初曾想以“支援军”名义,出兵援助朝人民军作战。在征求民主党派意见时,黄炎培提出了 “师出有名则战无不胜”的意见,毛泽东遂将名称改为“志愿军”。

  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名义赴朝参战,而不是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名义,这是一个重大的策略。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国家的军队,是官方的,如果以此名义出国参战,表明是国家派出去的,等于中国向美国宣战。以中国人民志愿军名义出国参战,是民间的,是人民群众志愿组织的。这样做,不给美国对中国宣战以口实,比较策略,对中国有利。

第一次战役


朝鲜战争期间,美军轰炸机正在对朝鲜进行狂轰滥炸
朝鲜战争期间,美军轰炸机正在对朝鲜进行狂轰滥炸
    第一次战役是敌我双方在运动中的不期遭遇战打响的,彭德怀将其称为“遭遇与反突击战役”。志愿军以战略上的后发制人和战役的突然性,将冒进至鸭绿江的敌人以迎头痛击。

    1950年10月19日,“联合国军”攻占平壤。麦克阿瑟为在感恩节前结束战争,命令部队以团、营为单位向中朝边境疾进。这种分兵冒进,正好给志愿军出其不意的突袭造成有利机会。

    中国对于要出兵朝鲜已经实现向美国提出了警告,但是出兵的时间和地点采取了严格的保密措施。各部队入朝时,都采用夜间行军、白天严格隐蔽的措施。在敌机日夜不停地搜索中,数十万大军完全未被敌人发现。

    10月19日至10月22日,志愿军第38军、第39军、第40军、第42军全部进入朝鲜,同时第50军、第66军作为战役预备队于10月底入朝。至11月初,入朝志愿军共有6个军、18个步兵师、3个炮兵师,总兵力约30万人。

    当时朝鲜战场的“联合国军”达到42万人(包括韩国军队),但向北推进的一线部队只有13万人(包括美军4个师、英军1个旅、韩军6个师)。

  
美军空降兵伞降
美军空降兵伞降
  根据部署,我志愿军集中三个军于西线,将首先打击对象定为最为突出的韩国第2军之第6、第7、第8师。此外,以第42军在黄草岭、赴战岭一线阻击东线北进之敌。

    战役于10月25日由志愿军第40军首先打响。当日晨,韩国军第6师第2团一个营进至温井,第40军第118师从两水洞地区的公路两旁发起突袭,采用拦头、截尾、斩腰的战法在一小时内将敌人全歼。这一天——10月25日,后来定为抗美援朝战争纪念日。

    10月26日,韩国第6师第7团进占鸭绿江畔的楚山,这是韩军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进抵中朝边境。该团占领楚山后,竟冒然炮击我国境内,在发现已陷入我军重围后仓皇后撤。在撤退过程中被志愿军第40军部队团团包围,经战斗大部被歼灭。

    西线我军主力在与韩国军的遭遇战中成功完成战役展开,并在展开过程中歼灭了韩第6师大部和第8师两个营,并占领了熙川。

 
1950年10月26日,美军元山登陆
1950年10月26日,美军元山登陆
   此时“联合国军”对于中国出兵仍然估计不足,10月31日,英军第27旅进至定州、宣川;美军第24师进至泰川、龟城,骑兵第1师由平壤调至云山、龙山洞地区;韩1师主力向宁边地区转移,第8师退集球场地区,第7师东调球场、德川地区;美军第2师北调安州地区作为第8集团军预备队。其清川江以北的兵力虽增至5万多人,但仍处于分散状态。

    11月1日傍晚,志愿军第39军以8个步兵团和2个炮兵团的兵力,向云山之敌发起进攻。此时正值美骑1师第8团和韩国第1师换防,敌人遭到突然打击后乱做一团。我方在进攻开始后才发现云山守敌已经换为美军,但志愿军战士充分发挥果敢顽强的战斗精神,利用夜暗同美军展开肉搏。

    美军的火力优势在黑夜和近战中无法发挥出来,被迫丢弃大部分重装备,午夜后以坦克为先导进行突围。突围过程中骑8团第3营被截断,激战至11月3日被歼。此战使第8骑兵团在云山总共损失“一半以上的建制兵力和很大一部分装备,其中有十二门105毫米榴弹炮、九辆坦克、一百二十五辆以上的卡车和十二门无座力炮”(李奇微《朝鲜战争》)。云山战斗共毙伤俘敌人二千余人,其中美军约1800人,缴获飞机四架(志愿军唯一一次在地面缴获飞机的记录),击落飞机四架。
第一次战役:遭遇与反突击战役
第一次战役:遭遇与反突击战役


    云山战斗开始后,志愿军向分散之敌发起全面进攻。但麦克阿瑟从骑1师的失败中发现到中国军队的空前强大,急忙于11月3日命令全线后撤,志愿军随即开始追击作战。鉴于志愿军徒步追击已不可能达成迂回作战任务,志愿军总部于11月5日命令停止进攻。11月7日,在东线执行阻击任务的志愿军42军和人民军一部在抗击了韩军和美陆战1师七天的进攻后也主动后撤。第一次战役至此结束。

    第一次战役历时13天,志愿军战士以大无畏的战斗精神首战美国强敌,赢得了入朝初次作战的胜利。是役我军不成建制地歼敌共1.5万人,并将“联合国军”打退到清川江以南。

第二次战役(西线)


 
彭德怀(左4)和金日成(左3)等合影
彭德怀(左4)和金日成(左3)等合影
 从1950年11月25日至12月2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进行了第二次战役。在朝鲜人民军配合下,将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诱至预定战场后,对其突然发起反击,彻底扭转了朝鲜战局,造成了美国新闻界当时惊呼的“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

  我军入朝作战首战获胜后,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判断“联合国军”可能重新组织进攻,提出了巩固胜利、克服当前困难、准备再战的方针,如敌再进,则让其深入后歼击之。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各部自11月6日起预定计划以部分兵力节节抗击,主力向后转移。一线部队在给敌以杀伤后,于11月9日主动放弃飞虎山一线阵地,10日放弃博川。东线我军于7日放弃黄草岭。

    为了进一步造成敌人的错觉,诱敌放胆向我预定战场前进,志愿军首长于16日电令各军继续北撤,并停止向进攻之敌进行反击。17日,西线我军继续后撤,主力转至云山、球场线以北和宁远东北地区。第42军将东线阻击任务交接给九兵团第20军后,主力开始向宁远东北地区转移。

    这种诱敌行动,使美国军政首脑对志愿军的战略意图产生极大错觉。敌人错误地判断我军之兵力“最多不过六、七万人”,“不是一个不可侮的势力”,认为其空中轰炸已迫使中国支援部队不能进入战场。于是麦克阿瑟下令加快地面部队的进攻速度。

  
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发射火箭弹
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发射火箭弹
  11月21日,西线敌军已进至其预定的发起总攻势的“攻击开始线”,完成了战役展开。“联合国”军和韩国军第一线兵力增加至20余万,其中美军7个师、韩军6个师、英军2个旅、土耳其1个旅。11月24日,麦克阿瑟向全世界发表《公报》,宣布发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至11月25日,西线各路敌军已被诱至我预定战场。

    而此时,西线的志愿军第50、第66、第39、第40、第42、第38共六个军已经全部进入作战出发地域,东线九兵团的三个军(第20、第26、第27军)也已到达预定地点。至11月24日,入朝志愿军总数已达45万人,其中作战部队38万人。
       
    11月25日黄昏,一轮圆月升上夜空。我第38军、第42军和第40军乘敌立足未稳,首先对德川、宁远地区之韩国第7、第8两师发起进攻。西线志愿军6个军在200公里宽的战线上同时对敌发起进攻。
   
    正面的第39、第40、第50、第66军以夜间攻击消灭了部分前沿之敌,与敌形成对峙。向敌右翼迂回的第38、第42军各穿插部队一夜之间就顺利将韩国第2军团分割。次日白天,部队利用敌我双方插在一起,敌机难以分辨之机,向溃逃之敌猛打猛冲。是日19时,第38军将韩国第7师五千余人大部歼灭,第42军攻占宁远并歼灭韩国第8师大部。27日早上的美国广播新闻评论员惊呼:“大韩民国第2军被歼灭,业已完全不复存在,再找不到该部队的痕迹。”

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遇攻击藏身坦克之后
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遇攻击藏身坦克之后
  德川、宁远战斗胜利后,志愿军总部命令第38军、第42军向西线之敌进行双层语汇。第38军进行内侧迂回,插向价川、三所里,包抄美9军后方。第42军进行外层迂回,插向顺川、肃川。如果这一战略目的达到,美第8集团军主力将被完全合围!

    11月27日晚,第38军113师轻装前进,天明后进入敌方纵深。为迷惑美军飞机侦察,全军索性去掉伪装整队前进,被敌飞行员误认为是败退下来的韩国军队。11月28日8时,113师经14小时强行军72.5公里,抢先于撤退之敌占领了平壤至价川公路的交叉点三所里,切断了美第9军由军隅里经三所里向顺川逃跑的退路,震动了敌人的整个战线。

  志愿军调整部署,继续进攻。至29日晨,第42军占领月浦里歼韩军1个营,但进至新仓里时被美军骑兵第1师所阻。第38军主力进至凤鸣里,途中歼土耳其旅一部。第113师在三所里打退美军骑兵第1师10余次冲击,又抢占龙源里,切断了美军第9军由军隅里通往顺川的另一条退路。第39、第66军进到宁边以南地区,第40军进至院里地区,第50军进到博川以西大成洞。至此,美军第9军第2、第25师,土耳其旅和美军骑兵第1师,韩军第1师各一部陷入志愿军的三面包围之中。

  11月29日,西线“联合国军”开始全线退却。美军第1军撤至安州地区,准备经肃川向平壤方向撤退;第9军撤退至军隅里、价川地区,企图经龙源里、三所里向顺川突围;同时,急调在顺川的美军骑兵第1师和平壤地区的英军第29旅各一部北援接应,猛攻我113师龙源里、三所里阵地。

    志愿军领导人为集中主力围歼敌人,令第113师坚决阻击南逃与北援之敌,第38军主力速向第113师靠拢;令第42军速向顺川、肃川攻击前进;令正面各军速向安州、军隅里方向进攻。我西线各军在清川江畔西起新安州,东至军隅里、价川,南至龙源里、三所里地域展开了激烈的围歼敌人的战斗。

    为打开美第9军的退路,美第2师由北向南,美骑1师由南向北,在大量飞机、坦克和炮兵掩护下对第38军113师三所里、龙源里一线阵地进行猛攻。担任堵击任务的第113师指战员,在随身携带的弹药多已用完的情况下,利用缴获敌人的武器与敌人搏斗,顽强地守住了阵地。突围和北援之敌相隔不到一公里,却可望而不可及。彭德怀在接到战斗报告后,在嘉奖电报上特别写到: “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

    12月1日,美第9军从三所里、龙源里方向突围无望,为摆脱被歼灭的命运,丢弃坦克和汽车2000余辆和大量辎重,于8时掉头向西从安州方向突围。我军各部乘机各个歼敌,至19时战斗基本结束,残敌逃往安州。我第40军紧紧尾追逃敌,于当晚占领安州。第42军由于在清溪里、新仓里受阻,未能按时插到顺川、肃川切断逃敌退路,敌军趁隙经安州、肃川退往平壤。
 
    在西线战斗中,我军经数日激战歼灭了韩国第2军第7、第8师以及土耳其旅大部,并给美第2师歼灭性打击,重创美骑兵第1师、第25师。共计歼敌二万三千余人,缴获与击毁各种炮五百余门,坦克一百余辆,汽车二千余辆,各种枪五千余支。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中将也在仓皇撤退途中遇车祸丧生。

    西线志愿军各军于12月2日停止攻势,主力集结休整,以一部尾追敌军,向南挺进。敌军在东西两线遭我沉重打击后,被迫放弃了在平壤、谷山、元山一线建立新防线的企图,并于12月3日开始向三八线实施总退却。12月6日,第39军进占平壤,随后我军南进至三八线附近。至此,除襄阳一地外,中朝人民军队收复了 “三八线”以北全部地区,第二次战役宣告结胜利束。

第二次战役(东线)


 
第二次战役:“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 图为解放平壤
第二次战役:“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 图为解放平壤
 当志愿军在西线发起反击后,东线美军第10军(辖第3、第7师和陆战第1师)并指挥韩国第1军团(辖首都师、第3师)仍继续向北推进。东线我军部分兵力尚未到达进攻出发地位,因此决定推迟至27日晚发起反击。

    11月27日晚,第9兵团抓住美军兵力分散的有利时机,以8个师的兵力在长津湖地区发起反击。当时寒流席卷长津湖,气温骤降至-30℃,志愿军指战员忍受着极其艰苦的环境在高山雪地顽强作战,至28日晨,将一字长蛇似的美陆战1师和美7师一部分割成五段。

    美军被包围后,立即以200余辆坦克在三个主要被围地点组成环行防御阵地。美军被围部队为打开通路,连续不断地猛攻志愿军死鹰岭、西兴里、富盛里、新垈里阵地。第9兵团一面组织抗击敌人的连续攻击,一面调整部署,准备继续歼灭被围之敌。

  28日晚,我第27军第80师和第20军第58师分别对新兴里和下碣隅里展开攻击,因兵力和火力不足,冻伤减员严重,仅在外围毙伤美军1000余人。此时志愿军主要依靠步兵火力攻坚,向敌人攻击时虽在夜间一再突破敌人阵地,但在天亮前总是无法解决战斗,为防空袭而被迫撤出。

    下碣隅里和古土里之敌为打开通路,于29日分别向我第58、第60师阵地连续发起猛攻。在坚守下碣隅里东南角之1071.1高地的战斗中,第58师第172团连长杨根思率领一个排连续击退优势之敌的八次进攻。战至10时,全排仅剩两名伤员,弹药已经耗尽。当我增援部队尚在中途时,敌人又发起了第九次进攻。在危机关头,已负伤的杨根思抱起仅有的一包炸药,冲入敌群,与敌同归于尽,以自己的鲜血保住了阵地。后来直到陆战1师向南撤逃,也没能踏上这块能俯瞰整个下碣隅里的1071.1高地一步。

    30日晚,第27军集中第80、第81师主力对新兴里之美7师32团和31团1个营及师属炮兵营发起进攻。激战至12月1日拂晓,将敌压缩于狭小地域。美军在伤亡惨重的情况下,以十余辆坦克为先导向南突围。我军在尾追堵截中将其基本歼灭。

    此时,西线敌人已经全线退却。新兴里之敌被歼后,东线“联合国军”更加动摇,也开始了全面撤退。志愿军第9兵团调整作战部署,加紧攻歼被围之敌。1日和2日,第27军主力和第20军第59师在囦水里、死鹰岭地区,与从柳潭里撤退的陆战第1师主力展开激战,歼其一部。突围之敌大部丢弃重装备逃到下碣隅里。

    陆战第1师主力集中至下碣隅里后,一面空运伤员,一面纠集南面之敌北援接应,准备立即突围南逃。6日晨,在大量飞机、坦克的掩护下,经古土里继续向南突围。当日志愿军第26军也投入作战,志愿军层层阻截,步步紧追。12月7日,敌逃至古土里,8日7时继续在大量航空兵支援下向南突围。进行堵击的第20军指战员在零下30度的严寒和粮弹几乎消耗殆尽的情况下,顽强作战,层层拦截,使美陆战1师几乎面临绝望的境地。但终因装备和气候过于恶劣,使逃敌突破防线于12日窜至五老里,没能达成歼灭陆战1师的目的。

    美第7师一部和韩第3师、首都师自惠山镇、清津等地分别从陆路和海上撤退,于14日撤至兴南地区。陆战1师残部亦撤向咸兴和兴南。人民军已于9日收复元山,切断了敌人的陆上退路。“联合国军”被迫调集三百余艘舰船,将美第10军和韩国军队全部从兴南港实行海上撤退。我第9兵团第26、第27军部队,不顾作战疲劳和冻饿的困难,同朝鲜人民军第3军团继续追歼逃敌。我军于17日占领咸兴,随后直逼兴南港,24日收复兴南地区和沿海各港口,敌人除一部被歼外大部从海上南逃。我志愿军东线作战至此结束。

    第二次战役东线作战给美军引以自豪的王牌——陆战1师以沉重打击,志愿军在恶劣的环境下歼灭敌人达一万三千人以上,并且全部收复了朝鲜北方东海岸地区。

第三次战役


 
第三次战役:七昼夜进攻突破“三八线”
第三次战役:七昼夜进攻突破“三八线”
 1950年12月31日至1951年1月8日,为打破美国政府“先停火,后谈判”,争取喘息时间,卷土重来的阴谋,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发动了第三次战役,突破“三八线”,将“联合国军”赶至三七线一带。

  “联合国军”遭到志愿军第二次战役的沉重打击后全线崩溃,被迫撤至“三八线”及其以南,暂时转入防御。此时,敌人营垒内部笼罩着一派失败情绪,英、法等国和美国在战争意见上分歧严重。但是美国政府从其全球战略出发,决意继续进行战争,并且公开对中朝人民进行核讹诈。

  12月14日,美国操纵联合国通过成立“朝鲜停战三人委员会”的决议,鼓吹先停火后谈判,企图诱使我军停战,争取喘息时间。同时杜鲁门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扩大征兵计划,大幅提高军工生产,进一步加强美国的军事力量。

  12月26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接任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此时,“联合国军”(包括韩国军队)在朝鲜总兵力为34万余人,一线兵力为五个军十三个师另三个旅约20余万人。但敌军的士气已经降低至开战以来的最低点,李奇微将其形容为一支“张皇失措的军队”。吸取被志愿军迂回穿插的教训,敌军迅速在纵深地区建立了五道防线,将韩国军队的8个师摆在第一线,美、英军在第二线,并大部集结于汉城周围及汉江南北地区之交通要道上,摆出一副守则守,不能守则随时准备撤退的姿态。此外,美军第10军在大田、大邱、釜山地区整顿,并转归美军第8集团军统一指挥。

  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于12月13日致电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指出:“目前美、英各国正要求我军停止于‘三八线’以北,以利其整军再战。因此,我军必须越过“三八线”。如到“三八线”以北即停止,将给我政治上以很大的不利。”提出我军必须越过“三八线”,并寻歼敌人一部的要求。

  根据指示,志愿军首长彭德怀决心集中志愿军六个军,在人民军3个军团的协同下,突破敌人在“三八线”的既设阵地防线,寻机歼敌,尔后再进行休整,准备春季攻势。为达成战役的突然性,战役的发起时间被定为1950年除夕——12月31日17时。

  12月27日前,志愿军六个军(第38、第39、第40、第42、第50、第66军)和人民军3个军团(第1、第2、第5军团)共30余万人(其中志愿军23万人)在战役发起前一周开始秘密占领进攻出发阵地。第二次战役后,我志愿军的还没有得到及时整补,后勤补给在美军空袭下十分困难。这时部队仅勉强补充了弹药,国内运粮仅能满足部队最低需求的1/4,靠朝鲜政府发动群众借粮给志愿军,才解决了一时之需。各部队战斗人员的缺额,靠抽调勤杂人员补充。全军虽十分疲劳,但士气高昂,充满胜利信心。

  1950年除夕——12月31日17时,中朝人民军队按预定计划,经过短促的炮火准备后,全线发起进攻,并迅速突破敌人沿临津江、汉滩川及“三八线”预设的防御阵地,并继续向敌防御纵深发展。

  我志愿军轻装步兵乘一线韩军混乱之机,大胆穿插追击。第42、第66军不顾敌机威胁,大胆实行白天追击,将韩国第2师大部歼灭。1月2日,第66军乘胜占领春川。

  在中朝军队的猛烈进攻下,一线的韩国军队全面崩溃,特别是右翼已经完全暴露。敌人处于被中朝军队从右翼实行深远的迂回包围,十多万军队将拥挤在汉江北岸背水作战的困境。李奇微被迫下令放弃汉城,于1月2日开始全线撤退。

  1月3日,中朝军队转入全线追击作战。但敌人全系摩托化行军,徒步无法追上,只消灭了部分掩护部队。志愿军第50军在高阳以北碧蹄里击退美军第25师1个营的抵抗后,进至高阳以南佛弥地截断了英军第29旅退路,英29旅主力虽然在坦克飞机掩护下突围,但志愿军于夜间用反坦克手雷和爆破筒勇猛进攻英军坦克编队,全歼该旅皇家奥斯特来复枪团第1营及1个坦克中队,缴获和击毁坦克31辆。此战创造了步兵武器歼灭坦克的模范战例。

  志愿军第39军在议政府西南与美军第24师第21团遭遇,歼其一部,后又在议政府以西釜谷里歼英军第29旅2个连。第38、第40军追至议政府东南水落山地区,击溃美军第24师第19团。

  1951年1月4日夜间,志愿军第39、第50军及人民军第1军团各一部进占汉城。第50军于7日占领水原,人民军第1军团于9日收复仁川。

 
1951年1月28日,美军战机攻击朝鲜村庄
1951年1月28日,美军战机攻击朝鲜村庄
 志愿军左纵队第42、第66军于4日先后占领洪川、阳德院里,第42军于6日进占龙头里、砥平里,并在横城西北梨木亭歼美军第2师一部,8日攻占杨平、梨浦里、骊州、利川。与此同时,人民军第2、第5军团于6日占领横城,8日占领原州。

  战斗至1月8日,志愿军和人民军已将“联合国军”和韩国军队驱逐至北纬37°线附近的平泽、安城、堤川、三陟一线。鉴于我军在进攻中未能大量歼灭敌有生力量,而且敌后撤似有计划进行,企图诱使中朝人民军队深入后实施反击,也为避免前进过远而陷于不利地位,彭德怀果断决定停止追击,战役遂告结束。

  此役,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经七昼夜进攻,突破“联合国军”的“三八线”既设阵地和纵深防御,向前推进八十至一百一十公里,粉碎其争取时间、整军再战的企图,毙伤俘敌1.9万余人,占领汉城,将战线推进到三七线附近地区。作战中,我军伤亡八千五百余人(含朝鲜人民军两千七百余人),敌我伤对比为1:0. 43。

第四次战役


1951年,彭德怀司令员(右3)在朝鲜成川郡桧仓与邓华(右1)、陈赓(右2)、甘泗淇(右5)、王正柱(右7)等合影
1951年,彭德怀司令员(右3)在朝鲜成川郡桧仓与邓华(右1)、陈赓(右2)、甘泗淇(右5)、王正柱(右7)等合影
  1951年1月下旬,当中朝军队正转入休整,准备两个月后再发动春季攻势之际,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展开了反攻。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为制止敌人攻势,争取时间等待后续兵团到达,以进行反击准备,在“三八线”南北地区进行了第四次战役。

  第三次战役后,我军按照计划转入休整。此时,我军经三次战役的胜利,已取得了一定的对现代化装备之敌的作战经验,士气异常高涨。但是,我军减员很大,兵员没有得到补充,而且第9兵团尚在元山、咸兴一带休整。我军第一线兵力只有志愿军六个军二十一万余人,人民军三个军团七万余人,而敌人有二十三万余人(美军7个师、韩军8个师、英军2个旅),我仅略占优势。同时,随战线南移,我军运输线已长达五百五十公里至七百公里,在敌机狂轰烂炸下粮弹物资补给十分困难。

  “联合国军”在中朝人民军队连续打击下,丢失汉城退至三十七度线附近地区,内部愈加混乱,失败情绪愈加严重。为挽回颓势,保住美国在远东的军事力量,美国在国内大力扩军备战,在战场上加紧作战准备,从美国本土和其他地区迅速抽调大批老兵补充在朝部队。同时美国操纵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通过所谓“立即安排停火”的“五步方案”。

  美国依仗其雄厚的经济实力和迅速的运输手段,对在朝军队进行了补充。1月15日,敌军为消耗疲惫我军,查明我军情况,开始采用“磁性战术”(始终与同我保持接触,以消耗战制约我军的一种战术)在水原和利川间实施试探性进攻。此时敌人已发现中朝人民军队粮弹物资补给困难,同时发觉我军第一线兵力不足。

 
女护士徐秀云在火线上抢救伤员
女护士徐秀云在火线上抢救伤员
 在这种情况下,敌人为了晚会其失败影响,缓和内部矛盾,积极准备实施反扑,企图夺回汉城,将中朝军队压回”三八线“以北。

  1月25日,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马修·李奇微指挥美军第1、第9、第10军和韩军第1、第3军团共16个师又3个旅、1个空降团,计23万余人,由西至东逐步在全线发起大规模进攻。同时,针对志愿军迂回穿插的传统战术,改变过去只沿公路冒进的战法,采取互相靠拢、齐头并进、稳扎稳打的战术。

  战役开始后,志愿军确定“西顶东放”的战略部署,以一部兵力在西线顶住向汉城攻击之敌,集中主力于东线,待敌深入后对西线之敌进行迂回包抄,从而一举粉碎敌人进攻。如反击受挫,就放弃三八线以南地区,待战略预备队到达后再举行下一次进攻战役。

  敌进攻开始后,我西线第38军和第50军负责在汉江南岸一线阻击向汉城进攻的美第1军。在天寒地冻、粮弹供应困难、工程器材异常缺乏的条件下,我志愿军依托一般野战工事,顽强坚守阵地,每一要点都要和敌人反复争夺,使敌付出重大代价。汉江南岸阻击战进行了20余天,是志愿军战史上最艰苦的防御战之一。我志愿军也从防御作战中吸取教训,在前沿对部队实行疏散配置,火炮也进行分散隐蔽,并总结了“兵力配置前轻后重,火力配置前重后轻”的原则,同时对白天失去的阵地,夜间再以反击夺回。

  美第1军经过14天进攻,只前进了18公里,并付出重大伤亡。2月10日占领人民军主动放弃的仁川,但汉江南岸阵地仍在我志愿军坚守之下。2月中旬,汉江已经开始解冻,为避免背水作战,第50军和第38军一部才于2月18日前全部撤至汉江以北。

  敌军于1月31日开始,集中8个师开始东线的攻势。美第2师和韩第5、第8师分向砥平里和横城方向发起进攻。志愿军邓集团和人民军金集团各以一部兵力节节阻击,诱敌深入。至2月9日,韩军第3、第5、第8师和美2师一部已进至横城以北,形成突出。

  按照预定计划,2月11日17时,中朝军队6个军(志愿军第39、第40、第42、第66及人民军第3、第5军团)开始战役反击,以迂回穿插战术,向突出之敌发起进攻。我军在夜间利用敌人间隙大胆穿插,给横城之敌以沉重打击。经激战,我军歼灭韩8师全部三个团、美2师一个营、美韩军四个炮兵营和韩第3、第5师各一部,共歼敌一万二千余人,其中俘虏7800余人(大部分是韩军),是朝鲜战争中我军俘虏韩军最多的一次战斗。

  横城反击战后,东线“联合国军”除在砥平里的部队驻守未动外,其余部队被迫后撤。志愿军于2月13日乘胜向横城以西的砥平里发起攻击。

  砥平里有美军第2师第23团全部和1个法国营、1个炮兵营、1个坦克中队,共六千余人,并且构筑了较坚固的防御工事。13日晚,邓集团以第39、第40、第42军的8个团兵力发起进攻。由于事前对敌兵力和工事估计不足,仓促投入战斗,加之参加攻击的部队建制多,通信联络不畅,协同动作差,以致当夜仅歼敌一部,未能解决战斗。14日,邓集团调整部署,以6个团再次进行攻击,并将“联合国军”压缩在不足2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区。但敌已形成据点式防御,兵力、火力集中,而且我军火炮稀少(只有十几门炮、数百发炮弹),仍未能将敌歼灭。15日,敌增援部队到达,同时敌人在原州、武陵里一线形成了新的防御。我军向原州等方向发展攻势受阻。鉴于歼敌时机已失,志愿军遂于当晚停止进攻,逐步向北转移。至2月16日,战役第一阶段结束。

  2月17日,中朝军队决定全线转入运动防御,准备争取两个月时间,集结兵力,改善交通运输,囤积作战物资,在“联合国军”深入后再行反击。防御部署是:第一梯队由西向东依次为人民军第1军团主力,愿军第50、第38、第42、第66军和人民军第5、第3、第2军团,共8个军(军团),在西起汉江口,沿汉江北岸经杨平、中元山、横城、烽火山、酒峰至下珍富里一线展开,并要求在纵深25~30公里的防御地幅内抗击1个月。第二梯队为人民军第1军团1个师和志愿军第26、第40、第39军共3个军1个师,在西起汶山里,经议政府、铸锦山、青雨山、座防山、洪川江北岸至洪川、丰岩里一线展开。

  2月19日,敌军首先在东线发动进攻。中朝人民军队在粮弹供应困难的条件下,依靠一般野战工事,节节抗击,迟滞敌人的进攻。敌人进展缓慢,至3月6日推进到杨平、横城、下松滨迄东海岸之江陵一线,始将东西战线拉平。美第9军军长布莱恩特·穆尔在指挥其部队进攻中,于2月24日坠机身亡。

  3月7日,西线敌军以5个军共14个师3个旅又2个团的兵力,发动代号为“撕裂者行动”的大规模进攻,企图从中间突破,造成对汉城的迂回包围。我军坚持兵力配置“前轻后重”、火力配置“前重后轻”的原则,进行大规模机动防御作战,对敌节节抗击。

  3月14日,人民军第1军团主动放弃汉城。此时,我第3兵团(司令员兼政委陈赓)已集结于安东、凤城地区,准备立即入朝;第9兵团主力亦准备向金化、平康地区开进。我第一线部队8个军转入第二线休整,第2梯队3个军又一个师(第26、第39、第40军和人民军第19师团)接替了第一线运动防御的作战任务,并在阻击作战中给敌以大量杀伤。其中第26军在3月28日扼守七峰山、海龙山的战斗中,与敌反复争夺阵地11次,杀伤敌人一千余名,并创造了一个班以反坦克手雷击毁敌坦克9辆的模范战例。

  敌军发觉志愿军大批新锐部队到达,加上连续作战部队损伤严重,基本上停止了进攻。4月21日,“联合国军”被阻止在开城、长湍、高浪浦里、文惠里、华川、杨口、元通里、杆城一线,我准备发动的战役反击即将开始,第四次战役遂告结束。

  第四次战役此役历时87天,歼敌7.8万余人,使敌人平均每天要付出九百人伤亡的代价,才前进1.3公里。中朝人民军队在艰难困苦的条件下胜利完成了防御任务,赢得时间,掩护了战略预备队的集结,为进行第五次战役创造了有利条件。此役,我军战斗减员五万三千多人,敌我伤亡对比1:0.67。

第五次战役


美军在朝鲜战争中受重挫,正在通过三八线向南溃退
美军在朝鲜战争中受重挫,正在通过三八线向南溃退
  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为挫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指挥的韩国军从侧后登陆配合正面进攻的企图,1951年4月22日至6月10日举行了朝鲜战争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战役——五次战役。

  1951年3月下旬,“联合国军”将战线推进到“三八线”附近地区。为扭转被动局面。3月1日毛泽东主席就提出设想:“我们计划在我第二番部队到达后,在四月十五日至六月底两个半月内,在三八线南北地区消灭美军及李承晚军建制部队数万人,然后向南汉江以南推进,最为有利”。

  4月6日,志愿军党委召开扩大会议,着重研究和决定举行第五次战役问题。彭德怀司令员在会上传达了党中央和毛主席关于“战争准备长期,尽量争取短期”的战争指导方针,总结了前四次战役的经验,提出了实施第五次战役的方针和部署。通过研究各种情报和迹象,志愿军总部认为敌军从我侧后登陆的可能性很大。为粉碎敌人从侧后登陆配合正面作战的企图,夺回战略主动权,会议决定在敌人登陆前,我军实施反击。

  2月中旬至4月初,第3、第19兵团和第47军以及新组建的大批特种兵相继入朝,国内部队抽调的12万补充兵(其中4万老兵)也已经全部到达,朝鲜人民军也进行了整编。4月间,中朝两军兵力已达到130万人(其中志愿军95万,包括77万作战部队)。其中志愿军第一线作战兵力,已有三个兵团十一个军三十三个师和三个地面炮兵师、一个高炮师,共54万8千余人,连同人民军第一线三个军团,前线作战兵力已近70万。当时,敌军在朝地面作战兵力总数为34万人。

第五次战役:规模空前的运动战
第五次战役:规模空前的运动战
  虽然我军在数量上对敌具有绝对优势,但是我空军和坦克兵还无法参战,同时火力上仍处于绝对劣势,特别是我军后勤供应状况仍未好转,只能保障最低限度的供应,不能满足作战的需求。同时,新入朝的部队尚无同美军作战的经验,敌情地形不熟,而且准备不足,这都使作战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4月11日,“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因与美国总统杜鲁门在侵朝政策上有分歧而被撤销一切职务,由第八集团军司令李奇微继任“联合国军”总司令。

  4月19日,美第25、第24师先头团进至铁原附近。鉴于铁原正面之敌态势已经突出,中朝两军决定于4月22日黄昏向敌发起反击。

  4月21日,进攻之敌被我军遏制在开城、长湍、高浪浦里、三串里、芝浦里、文惠里、华川、杨口、元通里、杆城一线。

  4月22日昼间,西线敌人继续向铁原、金化方向进攻,其它方向之敌仍处于守势。

  4月22日晚,中朝军队14个军(含人民军3个军团)按照预定计划向敌发起全面反击。西线以1个兵团从正面突击、2个兵团从两翼突击并实施战役迂回,分割围歼当面之敌。

 
1951年5月10日,凝固汽油弹摧毁朝鲜村庄
1951年5月10日,凝固汽油弹摧毁朝鲜村庄
 左翼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指挥5个军,迅速突破“联合国军”防御,进展顺利。第20、第27、第26军进占华龙洞、外药寺洞、白云山地区,歼灭美第24师、韩6师各一部。第40军打退敌人进攻后,乘胜插向敌人纵深,沿途打垮敌人五次阻拦,歼灭美24师、韩6师各一部,于23日24时插入敌纵深30余公里,前出至“三八线”以南沐洞里地区,胜利完成战役割裂任务。第39军前出到华川以南原川里地区,将美军陆战1师隔于北汉江以东不得西援。

  担任中央突击的第3兵团第12、第15、第60军在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指挥下,突破后在涟川以北遭到美军第3师、土耳其旅抵抗,进展较慢,24日晨3兵团进至花锋村、炭洞、板巨里一线,并包围了美3师35团,该敌在大量航空兵、炮兵、坦克掩护下突围南逃;之后3兵团在哨城里、宝藏山、永平地区于地形成对峙。

  右翼第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治委员李志民指挥第63、第64、第65军以及人民军第1军团,于23日凌晨突破临津江。第63军攻占江南要点绀岳山和瓮店洞以南398. 1高地,并向磨叉山、神岩里英29旅阵地进攻。24日,攻占磨叉山、雪马里,歼英军第29旅一部。担任战役迂回的第64军受阻于临津江南岸弥陀寺以北地区,未能迅速突破韩国第1师主阵地。而此时兵团第2梯队第65军2个师也已渡过临津江,致使5个师的兵力大部拥挤在江南岸20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区内,遭敌炮兵、航空兵火力突击,伤亡较大,影响了向议政府实施战役迂回和歼灭英军第29旅任务的按时完成。人民军第1军团22日晚占领开城,23日占领长湍,各歼敌一部,24日主力渡过临津江,逼近汶山。

  西线我军发起进攻后,东线人民军第3、第5军团也向敌人发起进攻。第5军团分别在23日和24日歼灭韩国第5师第36团大部和第7师第5团大部。

  为了发展胜利,经过调整部署,第19兵团于25日18时继续向当面之韩1师、英29旅进攻,并突破了敌人主阵地。24时前占领了汶山里、法院里、七峰山一线,歼韩1师一部和英军第29旅格劳斯特郡团第1营及坦克团大部,共4000余人。第64军先遣队突入敌纵深达25公里,严重威胁“联合国军”侧后。

  第3兵团攻占哨城里、钟悬山地区,歼敌一部;第9兵团向当面之美24师发起突击,至25日晚占领清溪山、云岳山和中板里、永阳里地区。

  中朝人民军队连续作战三昼夜,虽在加平方向打开战役缺口,对西线“联合国军”翼侧造成严重威胁,但战役发展形成平推,歼敌不多。敌人于25日逐步撤退至锦屏山、竹叶山、县里、加平、春川第二线阵地继续抵抗。

  4月26日我军继续向敌发展进攻,并于当日占领“联合国军”锦屏山、县里、加平的第二线阵地。至28日,右翼第19兵团攻占国祀峰、白云台地区;人民军第1军团在梧琴里歼韩国第1师一个营大部。第3兵团进占自逸里、富坪里地区。第9兵团攻占榛伐里、祝灵山、清平川、加平、春川地区。

  28日,“联合国军”主力撤至汉城及北汉江、昭阳江以南地区重新组织防御。美军骑兵第1师西调汉城,并于汉城东北西三面组成绵密的火制地带,妄图诱我攻城,给我以大量杀伤。中朝人民军队鉴于在汉城以北歼敌机会已失,同时战士自身携带粮食弹药基本用光,主力遂于29日停止进攻,结束第一阶段作战。此阶段作战,共歼敌2. 3万人。  

  经过我军第一阶段进攻作战,迫使敌退守汉城及汉江、昭阳江南岸,整个战线呈西南向东北斜线态势。美军大都集中到西线,东线由韩国的6个师防守。中朝人民军队为继续歼灭敌军的有生力量,决定第3、第9兵团隐蔽东移,实施第二阶段作战。计划首先集中兵力歼灭县里地区韩国第3、第5、第7、第9师,尔后视情况再歼南朝鲜军首都师和第11师。以第19兵团和人民军第1军团在汉城东西地区渡江佯动,掩护第3、第9兵团东移。

  5月16日18时,中朝军队共13个军(其中志愿军9个军,人民军4个军团)发起第二阶段进攻。第9兵团(欠第26军)附第12军配属四个炮兵团,和人民军第2、第3、第5军团担任主攻任务。

  主攻部队采用傍晚突破、夜间穿插并在天明前实现合围的方式,迅速击溃当面的韩军。第20军第60师勇猛穿插,17日3时突入纵深25公里,切断第3、第9师南逃退路。第27军担任迂回任务的第81师,不惜伤亡,不为小敌所诱,不停息交互攻击,经大小战斗28次,于17日突入敌纵深28公里,切断了县里之韩军西南退路,并会同60师全歼韩军五个营3000余人,将韩第5、第7师击溃。

  18日,第20军和人民军第5军团东西两面出击,向被围于县里地区的第3、第9师展开猛烈突击,至19日将其大部歼灭,缴获全部重装备。敌一部溃散入山林之中,我军当即展开搜剿作战。

  第12军突破后,在三巨里、自隐里地区先后歼韩国第5师第35团一部、美军第2师2个营以及法国营大部。人民军第5军团于20日进至束沙里、皮木亭一线,歼灭韩第3师残部700余人。

  第3兵团(第15、第60军,附第39军主力)向九城浦里突击,负责割裂美军与韩国军的联系和阻击美军第10军,使其不得东援。第15军于17日晨攻占沙五郎峙等地,18日在大水洞地区歼美军第2师第38团团部及第1、第2营大部。但因美2师、陆战1师继续顽抗,我前进受阻,未能完成战役割裂任务。第60军180师19日攻占洪川江以北法所里地区,牵制美军第7师不得东援。

  第19兵团及人民军第1军团在高阳至加平宽大正面上向议政府以南水落山及汉江以北磨石隅里、清平川地区进攻,并于17日攻占上述各地,在抗击敌人的反击中歼灭美军1个营与韩军三个连大部。

  东线作战使韩国4个师全部被击溃,20日东线韩军撤至九城浦里、丰岩里、下珍富里地区。美军第10军主力逐次东移。美3师和韩国第8师以摩托化行军,仅十几个小时就行进100多公里,迅速堵塞了缺口,建立了纵深防御。至此,“联合国军”又形成东西相联的完整防线。

  中朝人民军队经过连续作战部队相当疲劳,前线各军大部已断粮,继续进攻已有困难。加之战役未消灭美军师、团建制部队,为保持主动,使主力休整,遂于21日停止进攻。第二阶段作战共歼敌2.3万余人。

  中朝人民军队为争取主力集结休整,总结作战经验,造成尔后有利态势,决定主力北移“三八线”南北地区。为掩护主力转移和休整,各兵团留1个师至1个军的兵力,进行机动防御,迟滞敌人前进。

  5月22日,39军、15军首先开始北撤。23日晨,“联合国军”集中4个军13个师的兵力,在我主力尚未转移之时,实施全线反扑。敌军以摩托化步兵、炮兵、坦克组成的“特遣队”为先导,在航空兵掩护下,主要沿汉城至涟川、春川至华川、洪川至麟蹄公路两侧地区,多路向我实施反扑。

  我军向后转移,本是胜利后的回师,部队思想出现麻痹。由于对敌人迅速实施全线反扑估计不足,以致转移的组织计划不够周密。担任运动防御的部队,有的尚未进入防御地区,有的虽已进入但未很好控制要点与公路,未能组织有效的交替掩护。因此,全线出现多处空隙,使敌“特遣队”得以乘隙而入,造成了我军在转移初期十分被动的局面,中部战线出现了一时的混乱。其中第60军由于有大批伤员等待后运,奉命仍在原地阻击敌人,而未能进入预定地区布防。

  敌军一旦突破前沿后,利用机械化行军,三天内就可向我纵深推进了50~80公里。至24日,我军最确定的机动防御开始线未及形成,即被敌突入。志愿军一些部队被阻隔在敌人后方,包括志愿军第12军军部和下属两个师、第27军和第60军180师,其中穿插最远的12军91团被远隔敌纵深90公里处的下珍富里以北三巨里地区。

  在危机情况下,被截断的志愿军部队大都表现出顽强勇敢的作风,利用夜暗向敌人冲击,成功突出包围。其中第27军主力在极其困难下,在麟蹄、县里地区英勇抗击美军第2师、空降第187团、韩国第5师的进攻,将其阻于昭阳江南北地区,有力地掩护伤员后送和主力转移。中线之第12军于24日晚乘敌军先头部队向前推进的空隙,越过杨口成功向金化转移。该军第91团在被隔绝在深远敌后的困难情况下,一路寻食野菜,夺取敌人武器,全团绕道翻越雪岳山突围而出,于5天后与主力成功回合。

  第60军第179、第180师在春川方向北汉江两岸地区顽强抗击美军第7师、陆战第1师、韩国第6师的进攻。战至25日黄昏,因敌乘隙突入,第180师被隔断在北培山、驾德山、梧月里地区。突围时由于指挥失误和组织接援不力,同时未能很好查明情况,集中全力从敌间隙中坚决突围,而采取了分散突围的办法,以致造成了重大损失。

  27日,中朝人民军队迅速将志愿军第63、第64、第15、第26、第20军及人民军第2、第3、第5军团主力,展开于临津江、汉滩川以北、芝浦里、华川、杨口、杆城地区进行防御。防守部队有重点地配备兵力,以火力封锁敌主要进攻方向的公路、铁路,并机动灵活地出击,积极打击敌人。28~30日,第65军对进攻涟川之美军第1军实施反击,第20军对进占华川地区之美军第9军实施反击,各歼其一部,并收复华川。

  6月1日,志愿军第47、第42、第20、第27军于新幕、伊川、鸡雄山、黑云吐岭一线构成纵深防线。6月10日,我军主动撤出铁原、金化,将敌军阻于“三八线”附近之汶山、高浪浦里、铁原、金化、杨口、明波里一线,敌我双方均转入防御,第五次战役遂告结束。

  此役,中朝人民军队共投入了十五个军的兵力,连续奋战50天,毙伤俘敌人8. 2万人,挫败了“联合国军”以侧后登陆配合正面进攻、在朝鲜蜂腰部建立新防线的企图,摆脱了第四次战役时的被动局面,锻炼了新入朝的部队。经过这次较量,“联合国军”不得不转入战略防御,被迫接受停战谈判。

  此役,我军亦付出相当代价,战斗减员达8. 5万人(伤、亡、失踪)。敌我伤亡对比1:1. 038。

1951年夏季防御作战


  1951年7月10日,朝鲜停战谈判在开城开始。此后,战场形势一度缓和,敌我双方作战行动多属于小部队进行的频繁的前哨战斗,战线比较稳定。

  时至1951年8月下旬,朝鲜停战谈判已进行了一个多月。美国政府依靠其海空优势,妄图在谈判桌上对我方进行政治讹诈,企图不战而攫取一万二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在遭到我方严词驳斥和坚决拒绝,敌人发出了“让炸弹、大炮和机关枪去辩论吧”的叫嚣。

  7月20日至8月末,朝鲜北方发生了数十年未见的特大洪水灾害。河水暴涨七至九米,冲毁铁路桥梁九十四座次,线路一百一十六处次,公路桥梁被毁坏百分之五十,给我军交通运输造成严重困难。

  7月26日开始,美2师猛攻东线人民军第2军团大愚山一线阵地。激战持续五天,敌人每天均以团以上兵力轮番进攻,最后以伤亡二千二百余人的代价占领该地。其他地段上,敌人也不断以营以上兵力向我进攻。

  8月18日,敌人趁我遭受特大洪水灾害的极端困难之机,向我发动了夏季攻势和空中“绞杀战”,并在谈判中立区进行挑衅,谈判被迫于8月23日中断。

  “联合国军”发动的夏季攻势,共持续了一个多月,先后动用了美军两个师、韩军五个师的兵力,主要进攻方向为北汉江以东至东海岸朝鲜人民军防守的阵地。在该线防守的部队为朝鲜人民军第2、第3、第5军团。担任第一线防守的有六个师,第二线为三个师。

  从8月18日开始,“联合国军”首先以美第2师,韩国第7、第5、第8、第11师和首都师各一部,共约三个师的兵力,实施全面进攻。进攻重点为朝鲜人民军三个军团的结合部。

  敌人在进攻中,每天都有大量的航空兵、炮兵支援和坦克的配合,而且是持续不断地进行猛攻,战斗异常激烈。人民军在洪水为害、交通困难、粮弹供应不足等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利用野战工事,进行了顽强的阻击和积极的反击。激战三天,敌仅占我部分前沿支撑点,被迫在8月21日转入重点进攻。

  敌人转入重点进攻后,战斗更加激烈,有的阵地人民军与敌反复争夺达10余次。至8月24日,人民军阻止了敌人的进攻,共毙伤俘敌一万六千余名。

  朝鲜人民军第2、第5军团为打击进攻之敌,乘敌疲惫之机,夺回部分阵地,于8月25日和26日先后进行两次局部反击。第5军团以第6师和第12师各两个团,反击进占杜密里以北之敌,第2军团以第27师,在第5军团第6师一部配合下,反击大愚山之敌。战至27日夜,第5军团收复了983.1高地、773.1高地、752.1高地、三台洞、阵岘、、鸠岘等阵地。第2军团对大愚山之敌的反击,因敌工事坚固,防守兵力较大,当夜未能解决战斗。为避免不必要的伤亡,第2军团于31日主动撤出战斗。两次反击作战,朝鲜人民军共歼敌8000余人。至此夏季防御作战第一阶段结束,朝鲜人民军胜利粉碎了敌人进攻,仅第5、第2军团阵地被敌突入2至6公里,第3军团阵地屹立未动。此时,敌我双方为加强各自兵力,都迅速地调整了部署,准备再战。

  9月1日,“联合国军”重新发起了进攻,夏季防御作战第二阶段开始。敌人每日不断以营、团的兵力向我攻击,其中以项岭地区、杜密里以北773.1高地(敌称该线为“血岭”)地区,大愚山以北加七峰、1211高地地区及加田里以北地区,战斗最为激烈。战至9月8日,敌伤亡惨重,仅占人民军部分前沿阵地。9月9日,敌转入重点进攻。

  首先,韩国第8师由黄基(加田里北五公里)至松鱼月4公里地段,每日均以一个多团兵力进行连续攻击。当面防守之人民军第3军团1个团顽强抗击,昼失夜反,与敌激战4天,阵地屹立未动。

  13日,敌之重点进攻开始由黄基向西延伸至道味岘。美陆战1师、韩第8师集中了4个多团的兵力,在大量飞机和猛烈炮火支援下,向道味岘至松鱼月12公里地段连续猛攻。道味岘以东人民军第3军团防守地段,战斗最为激烈,每一阵地平均击退敌6至8次冲击,有的阵地击退敌进攻达18次。

  14日,敌人将进攻重点集中在道味岘至芦田坪4公里地段,每日以4至5个营的兵力进行轮番攻击,人民军第3军团顽强防守,又激战4天,敌仍寸步未进。在杜密里以北894.3高地至大愚山以北1211高地地段上,敌仍不断以营以上兵力进行攻击,并占领了581.7高地和894.3高地。至9月18日,敌人除杜密里以北851高地至1211高地地段外,全部被迫停止进攻。

  自9月初开始,“联合国军”即不断以营团兵力对851高地和1211高地进行猛烈攻击。美第2师遭到重大伤亡,但一无所获,因此将851高地称为“伤心岭”。但敌不甘失败,在其它地段停止进攻后,仍继续对两高地进攻,战斗一直持续到敌人秋季攻势期间。

  至9月18日,除“伤心岭”战斗外,敌所发动的夏季攻势已经基本被朝鲜人民军粉碎。第二阶段作战,人民军消灭敌人达2.2万人。

  为配合朝鲜人民军粉碎敌人的夏季攻势,战线中部我志愿军第一线各军积极对敌人进行不断的小规模战术反击。位于北汉江以西的第27军,在9月1日至3日,以三个团的兵力,在五个炮兵营支援下,对注坡里之敌发起反击,共歼敌1900余人。第64、第47、第42、第26军各一部,于9月5、6日先后向德寺里、338.1高地、中马山、西方山、斗流峰等敌军阵地实施反击,共歼敌2000余人,并占领了西方山、斗流峰等要点,改善了平康地区的我军防御态势。

  在粉碎敌夏季攻势作战期间,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英勇奋战,全线共歼敌7.8万余人(内美军2.2万余人)。敌在东线以伤亡惨重的代价仅突入我阵地2~8公里,占我179平方公里土地。

1951年秋季防御作战


 
连长马振东用沙盘为战士们分析战局
连长马振东用沙盘为战士们分析战局
 “联合国军”的夏季攻势被我粉碎后,敌人并不甘心失败,仍企图以军事压力逼我就范,达到其在谈判桌上所提出的无理要求。敌人在经过充分准备后,于9月29日至10月22日在200余公里的战线上开始发动秋季攻势。

  敌人秋季攻势的攻击重点集中在西线我志愿军防御阵地。志愿军第一线的6个军(第64、第47、第42、第26、第67、第68军)中,有四个军的阵地遭到敌人9个师(其中美军5个师、英联邦1个师、韩军3个师)的攻击。

  9月29日,敌人采取“逐段进攻、逐步推进”的战法,首先以美英军3个师在西线开始了试探性进攻,企图迫使我军放弃临津江左岸至铁原以西一线阵地,并从侧翼威胁开城。美3师以夜月山为重点,首先向我第47军阵地夜月山、天德山至大马里地段猛攻。

  10月3日,敌军集中美骑1师、美3师和英联邦第1师等,在200余辆坦克、300余门火炮(105mm以上口径)和大量航空兵支援下,又向我第64军、第47军防守的防内洞、高旺山、高作洞、天德山至大马里一线40公里正面发动了猛烈进攻。我防守部队在积极防御、节节抗击、反复争夺、歼灭敌人的指导原则下,有重点地部署兵力、火力,以坚决阻击与连续反冲击,同敌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战斗。每一阵地均经数次至十数次反复争夺。我军有的连队战至只剩10~30余人,仍坚守阵地,战况异常激烈。

  在第64军防御正面,进攻之敌为英联邦第1师和美骑1师第5团一部,其进攻重点为高旺山、马良山。激战至4日16时,我军主动撤离高旺山及其以西227.0高地。10月5日后,敌将重点转移至马良山及其西南216.8高地,并改取集中兵力、火力逐点进行攻击的战术。我马良山阵地曾五次失而复得。我防守216.8高地得一个连,依托坑道式掩蔽部(即贯通得马蹄形防炮洞),曾在一天内连续击退敌21次冲击,毙伤敌700余人,我仅伤亡26人,初步显示了坑道工事的优越性。

  激战至8日,我军在给敌以大量杀伤后,主动撤至黄鸡山、基谷里、白石洞、伍炭里一线继续防御。英联邦第1师由于伤亡过大被迫停止进攻。经5昼夜激战,我毙伤敌2600余人,敌仅前进3公里。

  在第47军防御正面,,进攻之敌为美骑1师、美3师等共5个多团的兵力,其进攻重点是天德山及其以西418高地。我防守该两阵地的第141师1个营,每天抗击敌人两个步兵团的连续进攻,平均击退敌10余次冲击。激战至5日,最后只剩副团长带10余名轻伤员,仍顽强坚守住天德山阵地。最后在遭敌三面包围的情况下,才主动撤退。

  6日后,敌开始在强大火力支援下,逐点攻击我334高地至高作洞地段。我军在346.6高地、287.2高地、345.6高地与敌展开反复争夺。11日,我军向进占上浦防之敌举行反击,全歼美骑1师两个步兵连和一个火器连。战至18日,我军主动放弃该线阵地,敌在西线发动的攻势亦因伤亡惨重而被迫停止。我军共毙伤敌2.2万余人,敌仅前进3~4公里。

  从10月8日起,敌攻势转向东线。新入朝的第20兵团第67、第68军,在9、10月份刚刚接替防务,当即遭到敌6个师的全线进攻。

  东线“联合国军”发起“秋季攻势”时,鉴于志愿军反坦克火力弱,便以大规模坦克集团在前沿实施割裂阵地的进攻,称之为“坦克劈入战”。其中10月13日至10月25日期间,在第67军防御的27公里宽的阵地前,美军出动坦克达280余辆,每天还发射炮弹5~10万发,出动飞机100~130架次。这场攻击是朝鲜战争中美军规模最大的一次使用坦克作战。

  我第20兵团在敌情、地形不熟的情况下,一面接防,一面抗击敌人进攻。第67军接防金城以南的新阵地后,自10月13日起即受到美7师、美24师、韩国第2、第6师四个师的全面进攻。第67军阵地上只有少量土木构筑的掩体和战壕,全军仅6个炮兵营,部队主要依靠无后坐力炮、火箭筒和反坦克手雷、地雷进行反坦克作战。在美军坦克已经楔入阵地的情况下,第67军采取边打边补充,边抢修工事,阵地昼失夜反的方法,与敌人反复争夺。各连队都组成反坦克小组,师、团又阻止反坦克队,在道路上设置大量障碍,对反坦克火力进行隐蔽布置。战至22日,经10昼夜激战,“联合国军”在金城以南地区的攻势被阻止,敌仅仅推进了6~9公里。第67军共击毁坦克39辆,击伤8辆,歼灭敌人2.3万余人。

  10月8日起,第68军在接收文登里一带人民军第5军团阵地之际,遭到美2师、韩8师的猛烈进攻。敌人在40余辆坦克配合下,向文登公路至北汉江地段发起突击。第68军接防完毕时,敌已经突入我方阵地6公里。第68军在文登里公路两侧大量设置障碍物,同时集中反坦克武器组成反坦克大队,仅12日至14日三天,即击毁敌坦克18辆、击伤8辆,从而阻止了敌坦克集群的进攻。至10月20日,经13昼夜激战,第68军在人民军密切配合下,阻止了敌人进攻。我军毙伤敌7600余人,击毁坦克28辆,击伤坦克8辆,顽强坚守住了文登里主阵地。

  10月22日后,敌人因伤亡惨重和疲劳过度,在整个战线上被迫停止进攻,至此“联合国军”的秋季攻势被彻底粉碎。我军在一个多月的秋季防御作战中,共毙伤俘敌7.9万余人,敌仅占我方土地467平方公里。美军因此次发动的“坦克劈入战”损失大而战果小,在后来的整个战争期间再也未使用集群坦克向志愿军阵地实行穿插。

1952年秋季战术反击作战


  抗美援朝战争进行到1952年秋季,战线仍处于相对稳定状态,敌我双方作战活动仍属于前沿侦察、警戒战斗和小规模的阵地攻防战斗。停战谈判由于敌人坚持扣留我方被俘人员,自5月起便一直陷入僵局。

  至1952年9月,朝鲜战场上已经维持了10个月之久的低烈度的“保持接触”的胶着状态。此时进入朝鲜的秋季,泥泞雨季已过,标志着适合军事活动的季节来临。为打破战俘问题导致的谈判僵局,粉碎敌人可能发起的局部进攻,同时为锻炼新换防部队的作战经验,中朝两军决定对敌进行战术性反击,并于9月14日下达了战术反击的作战命令。随后,自五次战役以来中朝军队最大的一次反击开始,攻击目标仅限于前沿易打的阵地。

  此时,正面战线敌我双方的态势是:敌军第一线展开15个师,第二线3个师;我军第一线展开志愿军7个军、人民军2个军团,第二线志愿军3个军、人民军1个军团。

  9月18日,我军开始在全线发起战术反击作战。整个作战至10月31日结束,历时44天。

  在这次秋季战术反击作战中,志愿军的战术有着人民解放军战史上从未有过的一些新特点。

  在组织反击时,主要依托坑道体系。攻击之前,部队在前沿坑道集结,或在我方火力控制区挖屯兵洞隐蔽,能以突然性的短距离冲击,攻入敌方阵地。

 
1952年10月1日,志愿军高炮四十六营击落美军佩刀式战机一架
1952年10月1日,志愿军高炮四十六营击落美军佩刀式战机一架
 在攻击兵力配备上,步兵突击部队减少,而支援的炮兵和工兵增多,通信联络也大为加强。反击的步兵部队数量,一般对敌方之比只有2:1或1:1;而支援炮兵攻击一个敌人的连阵地,平均要集中各种炮8—10个连,约40门左右。这些新采用的战术大大减少了人员伤亡,同时也突出了技术兵种和步兵协同作战的整体作用。

  反击作战的第一阶段从9月18日开始至10月5日结束。第39军由于准备充分,于9月18日首先发动反击。随后志愿军6个军(第39、第65、第40、第38、第12、第68军)和人民军2个军团(第1、第3军团),总共对18个目标的敌军进行了19次反击,其中美军阵地7处,韩军阵地11处。

  经作战,中朝各军都按照预定作战计划,攻克了敌军阵地,其中巩固占领者6处,共歼敌8300余人(其中美军2000余人),我军伤亡2000余人。

  反击作战的第二阶段从10月6日开始至10月31日结束。志愿军一线7个军,共组织了1个团另13个连又23个排、35个班的兵力在760门火炮支援下,在180公里正面上同时向23个目标的敌军发起攻击。经过作战,除第38军攻击韩9师防守的394.8高地(白马山)和281.2高地未获成功外,其余目标均于当夜或翌日攻占,并全歼守敌。

  10月8日至21日,第65、第39、第15、第12、第68军又先后进攻了11个目标的敌军,其中四个目标攻击未成,其余均达成预定目的。在这次反击作战中,第15军于10月12日反击391高地时,事先将冲击部队于敌前潜伏。第87团9连战士邱少云在敌炮击引起烈火烧身的情况下,为保证潜伏部队的安全,严守潜伏纪律,直至壮烈牺牲。他的英勇壮烈的行动,赢得全军的尊敬。

  按计划,我军原定10月22日停止反击,转入正常防御。鉴于敌人于14日发动“金化攻势”,大举进攻上甘岭地区,战况日益激烈。志愿军首长决定将战术反击作战延续至10月底,以配合上甘岭地区作战。23日以后,第65、第40、第39、第38、第15、第12军又先后攻击了14个目标,除3个目标攻击未成,1个目标守敌撤逃外,其余目标均被我军攻克,并全歼守敌。

  第二阶段反击作战,我军共对敌48个目标攻击58次,其中美军防守的9处,法国、荷兰、加拿大军队防守的3处,韩军防守的36处,共歼敌1.89万余人,巩固占领阵地11处。

  我军秋季全线战术反击作战,取得了重大胜利。据不完全统计,先后对敌连、排支撑点及个别营防御阵地共60个目标攻击77次,最后巩固占领敌连排支撑点17处,共打退敌排以上兵力的反扑480余次,全歼敌两个营指挥所、10个连、69个排、8个班,大部歼灭敌两个团、一个营、7个连、8个排、5个班,共毙伤俘敌2.72万余人(其中人民军毙伤俘敌1700余人),我军伤亡1.07万人,敌我伤亡对比为2.54:1,其中在打敌反扑与反复争夺中共毙伤敌军1.95万人。作战中共缴获各种火炮32门、各种枪支2373支,击毁各种炮57门、坦克67辆、汽车74辆,击落敌机183架,击伤241架。

上甘岭战役


 
1950年10月22日,美军航拍上甘岭
1950年10月22日,美军航拍上甘岭
 在我军发起夏季战术反击后,敌人认为它已经在作战上丧失主动权。为了迫使我军转入守势,扭转其被动局面,同时谋求在谈判中的有利地位,美国军队首脑决定马上组织进攻作战。

    1952年10月8日,美方代表单方面宣布无限期休会。紧接着,美国方面在军事上又施加压力。10月14日,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便以上甘岭地区为主要进攻目标,发动了一年以来规模最大的“金化攻势”(代号为“摊牌作战”)。

  “金化攻势”的攻击目标是我中部战线要点五圣山前志愿军两个连据守的两个高地(597.9高地和537.7高地)。由于高地下有一个小村庄叫上甘岭,志愿军抗击敌进攻的这次战役便被称为“上甘岭战役”。

  敌军这次进攻由美国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亲自计划,同时亲自指挥作战。10月12日起,敌方首先以航空兵、炮兵对我五圣山、上甘岭及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两阵地,实施了连续两天的火力突击。14日3时起,敌人又进行了两个小时的猛烈炮火准备。凌晨5时,以美7师、韩2师各一部共七个营的兵力,在105mm以上口径火炮300余门、坦克30余辆、飞机40余架的支援下,分六路向我第15军45师135团防守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发起猛攻。与此同时,美7师、韩9师各一部共四个营的兵力,分别向我第44师、第29师正面多个阵地实施牵制性进攻。

 
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战士在工事里向敌人射击
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战士在工事里向敌人射击
 防守上甘岭两个阵地的我135团9连和1连在仅有15门山、野、榴炮和12门迫击炮支援下(午后山、野、榴炮增加至43门),主要依靠步兵武器、依托坑道和野战工事顽强战斗。战至13时左右,我野战工事几乎全部被毁,人员伤亡较大,表面阵地大部被敌占领,我防守部队转入坑道作战。19时,我乘敌立足未稳,组织四个连的兵力实施反击,又恢复了表面阵地。当日,我军毙伤敌近2000人。

  我第45师调整部署,将准备用于反击注字洞南山的两个炮兵营调至上甘岭地区,以134团两个营和133团一个营分别加入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防御,并将师指前移至德山岘,集中力量粉碎敌人对上甘岭地区的进攻。

  15~18日,敌人又先后投入两个团又四个营的兵力,在猛烈火力支援下,继续向我两个高地发动猛攻。我防守部队与敌反复争夺,阵地昼失夜复,战斗异常残酷激烈。至18日,我两高地的表面阵地全部被敌占领。

  19日晚,我第45师分别以三个连的兵力,在坚守坑道部队配合下,对占领两高地表面阵地之敌实施反击,一举恢复了阵地。在反击597.9高地的战斗中,我第135团2营通信员黄继光为打开冲击道路,掩护分队突击,用自己的身躯堵住了敌人机枪工事的发射孔,保证了战斗的胜利。

 
上甘岭志愿军阵地一角
上甘岭志愿军阵地一角
 20日,敌又以两个营的兵力,在飞机30架和大量炮兵配合下向两高地进行轮番攻击。激战终日,除597.9高地西北山腿的三个阵地外,其余表面阵地又相继为敌占领。我防守部队再次退守坑道坚持战斗。战役的第一阶段结束,开始了艰苦的第二阶段作战。第一阶段,敌我双方在不足四平方公里的阵地均投入大量有生力量,敌人投入了七个团共17个步兵营,我投入三个团21个步兵连。据不完全统计,我军共歼敌7000余人,我伤亡3200余人。

  战役进入第二阶段后,敌人在伤亡巨大的情况下仍不愿放弃进攻。10月21日后,敌人一面以各种手段围攻我坑道部队,一面为继续实施进攻进行部署调整,并调遣韩国第9师为战役预备队。

  此时,我第45师人员物资消耗较大,暂时无力组织较大的反击。为进一步坚守和实施反击创造条件,第45师奉命重点转入坚守坑道作战,以争取时间,为进行最后粉碎敌人进攻、恢复全部阵地的决定性反击作准备。

  敌人为巩固已占阵地,对我坚守坑道的部队采取了封锁、轰炸、爆破、熏烧、堵塞坑道口或向坑道内投掷毒气弹等残暴手段进行围攻。我坚守坑道部队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高度发挥不畏艰难、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团结一致,积极作战。战役中,第15军有16个连队的人员在表面阵地失守后退入一个坑道。洞内空气污浊、缺粮、缺弹,尤其是缺水。洞内人员在建制已被打乱,伤员又占多数的情况下,组织了临时党支部和党小组,克服了常人难以忍受的困难,直至最后胜利。
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某部前线指挥所
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某部前线指挥所


  从10月21日至29日,我坚守坑道部队共组织班、组兵力,以夜袭手段出击158次,除9次未能奏效外,其余均获成功,共计歼敌2000余人,并恢复了7处阵地。。同时,坑道部队还采取冷枪狙击的战术大量消灭敌人。在此期间,我二线部队为了支援坑道部队作战,曾以两个班至五个连的兵力,在炮兵和坚守坑道部队配合下,向597.9高地反击五次,向537.7高地北山反击七次。同时第15军抽调战斗部队和各师团机关人员组织火线运输人员,冒着炮火封锁通过数十里山路向坑道提供物资补给。

  为了直接配合坑道作战和进行反击准备,第15军以第29师和第44师先后攻歼了上甘岭以西柏德里东山和平康以南万渊里地区之381高地、391高地之敌,共歼敌3000余人。

  我军在坚持坑道作战的同时,紧张地进行对敌实施决定性反击的准备工作。10月20日,第3兵团决定将从一线阵地撤出、正准备休整的第12军调往五圣山地区作为战役预备队,同时以第15军29师接替第45师除597.9高地和537.7高地以外的全部防务,以使第45师全力投入上甘岭作战。另将炮7师一个营、炮2师四个连和高射炮兵一个团加强给第15军。同时还给第45师补充了1200余名新兵。

  10月29日,我军实施决定性反击的准备工作就绪,并已进行了两天的预先火力准备,将敌占表面阵地工事基本摧毁。

 
597.9高地半小时内便落炸弹七、八万发。志愿军防守部队战士扼守各个阵地,与敌展开反复争夺
597.9高地半小时内便落炸弹七、八万发。志愿军防守部队战士扼守各个阵地,与敌展开反复争夺
 10月30日战役终于进入第三阶段。当日21时,第15军以第45师五个连、第29师两个连与坚守坑道部队配合,在山、野、榴炮50门、火箭炮24门、迫击炮30门的支援下,开始对597.9高地之敌实施反击。坚守坑道部队三个连首先对敌发起冲击,随即坑道外部队七个连进入战斗,对敌实施两面夹击。经五小时激战,全歼守敌四个连,并打退敌一个营的多次反扑。至31日夜,除1个班阵地外,597.9高地全部为我收复。

  11月1日,敌人又发动六个营的兵力向我597.9高地冲击十四次,我坚守部队在纵深炮火支援下,均将敌击退,毙伤敌1500余人。当日晚,我预备队第12军第31师第91团投入战斗,并增调9个炮兵连参战(支援火炮达到了21个连73门,另火箭炮6个连24门)。次后2日~5日,敌人集中美7师、空降187团各一部以及韩国第9师和哥伦比亚营,每日均以一个营至一个团的兵力连续攻击。5日,第12均93团一个营投入战斗,同第91团最后粉碎了敌人的进攻,巩固了597.9高地的阵地。此次作战,我军共歼敌6000余人。

  我军收复597.9高地后,随即准备反击537.7高地北山之敌。至11月10日,敌全部占领该高地表面阵地,据守之敌为韩2师的一个营。

  11月11日16时25分,我第31师第92团两个连在山、野、榴炮70门、迫击炮20门和火箭炮24门的直接支援下,分两路发起冲击。激战至17时,夺回了537.7高地北山阵地,全歼守敌。同时,第93团以一部兵力收复了我原放弃的597.9高地的一个班阵地。
坚守上甘岭阵地的志愿军某部步话机员,及时准确地为炮兵指点目标
坚守上甘岭阵地的志愿军某部步话机员,及时准确地为炮兵指点目标

  12日,敌人以一个团的兵力向537.7高地北山发起反扑。我军与敌人展开激烈的阵地争夺战,每天都要打退敌人数十次进攻。14日,第93团主力加入战斗。18日,第34师106团加入战斗。经过激战至25日,我终于打退了敌人疯狂反扑,巩固了537.7高地北山阵地。此时,敌人由于伤亡惨重,被迫将韩2师缓和美7师撤下整补,该两师防务由韩9师和美25师接替。随即,敌人的进攻基本停止。上甘岭战役以我军的完全胜利而告结束。

  上甘岭防御战役共历时43天,敌我双方在不足四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区,均投入大量兵力、火力,进行了持久的反复争夺,战斗激烈程度前所罕见。

  敌人先后投入进攻的兵力有:美7师、美空降187团(欠一个营)、韩2师(四个团欠一个营)、韩9师以及埃塞俄比亚营、哥伦比亚营,共11个团两个营(战役中并补充新兵9000余人),另有1个炮兵营105mm口径以上火炮300余门,坦克170余辆,出动飞机3000余架次,总兵力6万余人。

  我军在战役中出动部队有:第15军之第45师、第29师,第12军之第31师及第34师1个团,榴弹炮兵第2、第7师,火箭炮兵第209团,第60军炮兵团,高射炮兵第601、第610团各一部,共山、野、榴炮115门,火箭炮24门,高射炮47门,另有工兵第22团第3营、担架营,总兵力约四万余人。
1952年11月25日,上甘岭战役以歼敌2.5万余人而胜利结束
1952年11月25日,上甘岭战役以歼敌2.5万余人而胜利结束

  战役中敌人共发射炮弹190万发,投掷炸弹5000余枚,我两个高地的土石被炸松一至两米。我方发射炮弹40余万发,亦属空前。该战役的炮兵火力密度,已经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是役,我军共毙伤俘敌2.5万余人,我军伤亡1.15万余人,敌我伤亡比例2.21:1。我军击落击伤敌机270余架,击毁击伤敌大口径炮61门、坦克14辆。据敌方自称,战役中其物资损失仅仅次于1950年全年的消耗。

  美国新闻界评论说:“这次战役实际上却变成了朝鲜战争中的‘凡尔登’”,“既是用原子弹野不能把狙击兵岭(537.7高地北山)和爸爸山(五圣山)上共军部队全部消灭”。

1953年夏季反击战


  1953年4月敌军总兵力已达120万人,地面部队有24个步兵师。其中韩国军队已达16个步兵师,正在扩建的还有一个师,其总兵力共有64万余人,装备火力已达美军水平。

  此时我志愿军和人民军总兵力为180万人,其中志愿军135万人,人民军45万人,其中地面部队志愿军有19个军,人民军有6个军团,兵力、火力有个很大加强,阵地更为坚固,作战物资供应充足。

  4月朝鲜停战谈判恢复后,为向敌方加压争取早日停战,志愿军司令部发出了夏季反击战役的指示。5月5日又下达了补充指示,强调战役的目的“主要要消灭敌人,锻炼部队,吸取经验,以配合板门店的谈判。同时,适当注意改善我现有阵地。”同时志愿军党委还确定了“稳扎狠打,由小到大”的作战方针。

  5月13日至5月26日,志愿军进行了第一阶段的反击,攻击目标为预定的敌连以下阵地。志愿军第20兵团所属第60、第67军,于5月13日以攻歼北汉江以西科湖里敌一个加强连的阵地为重点,发起进攻。随后,第9兵团所属第23、第24军分别对预定的敌连以下目标发起进攻。至15日,我共进行了十三次战术反击作战,攻歼了9个连排支撑点的敌人,歼灭了敌人两个连、12个排、1个班,另一个排两个班大部,并打退了敌人多次反扑,共毙伤俘敌约1500余人。

  此后,第20兵团和第9兵团继续对敌连以下目标实施反击,至5月25日,又进行了十六次战术反击作战,攻歼了11个点的敌人,歼灭敌一个连、十个排、两个班另两个连的大部。整个第一阶段反击作战,我共毙伤俘敌4100余人,我军伤亡1600余人。


  我军第一阶段反击作战结束后,第20兵团所属第60、第67军稍事休整,即按照预定计划,于5月27日开始第二步反击作战,并将攻击目标扩大到进攻敌人营一级的阵地。

  当日第67军攻占栗洞南山及相毗邻的690.1高地东北、西北两山腿(攻克后主动放弃),毙伤俘敌1750余名。第60军攻占了949.2北无名高地(方形山)及949.2高地、883.7高地西北两山腿,共毙伤俘敌1640余名。 

  5月28日,西线的第19兵团也开始反击作战。第46军攻歼了马踏里西山—梅岘里东南山土耳其旅一个连另两个排,击退敌反扑23次,另攻歼坪村南山英军一个连大部。两次战斗共毙伤俘敌1320余名。

  我军反击作战有力地配合了停战谈判斗争。5月25日,美方基本同意了我方5月7日提出的“将不直接遣返的其余战俘继续留在原拘留地交由中立国来进行遣返的安排”的方案,谈判将不日达成全部协议。然后,此时的李承晚集团却大肆叫嚣“反对任何妥协”,声言要“进军鸭绿江”,“单独打下去”,并指使其谈判代表退出谈判;在汉城、釜山等地还导演了反对停战的所谓“群众游行”。

  在此形势下,志愿军首长于6月1日决定,将打击重点改为以韩国军队为主,对英国及其他国家的军队皆不攻击,对美军也不作打的攻击(只打连以下的目标)。

  经一周准备,第60军于6月10日以三个团的兵力进攻据守北汉江以东883.7高地、902.8高地一线的韩国第5师第27团(欠两个连)的阵地。60军于9日夜预先将实施进攻的各路突击部队,秘密地进入敌阵地前和翼侧隐蔽潜伏。10日晚,在迫击炮以上火炮259门的支援下,采取多路多梯队的方式分别从北、东两个方向突然发起冲击。经过50分钟战斗,全歼韩国第27团,首创阵地战以来一次战斗歼敌一个团的范例。

  自11日起,第60军连续打退敌190余次反扑,并于14日晚乘敌无力反扑时以180师三个团和加强的第68军第203师一个团继续向西南方向949.2高地、水洞里等地发起进攻。至15日8时,攻占韩5师两个团防守的西起加罗峙、东到广石洞段全部阵地。同时,由第60军指挥的第33师于14、15日两次进攻韩20师一个营据守的1089.6高地及其以南两无名高地,并击退敌人多次反扑。第60军在反击作战中共毙伤俘敌14800余名。

  在第60军发起反击后,第67军于6月12日夜由第200师两个团、第201师一个团,在迫击炮以上火炮300余门、坦克8辆的支援下,向韩国第8师第21团据守的座首洞南山(十字架山)发起进攻。该阵地由于工事坚固,敌称之为“模范阵地”、“京畿堡垒”。第67军以7个连的潜伏兵力,在28分钟炮火准备后,分路发起冲击。。激战1小时30分,占领敌表面阵地,并立即转入肃清坑道残敌的战斗,至13日10时战斗胜利结束。接着,又连续击退敌人的50多次反扑。14日,我军又乘胜攻占了龙虎洞贻贝、狐岘公路以东韩21团全部阵地。第67军在反击作战中共毙伤俘敌13500余人。

  至此,韩5师第一线团的阵地和韩8师一个团的阵地全部被我占领。

  在第20兵团发起进攻前后,右翼第9兵团所属第23、第24军和左翼朝鲜人民军第3、第7军团先后向敌23个营以下阵地发起进攻(其中人民军进攻10个阵地),毙伤俘敌1.1万余名。

  6月15日,停战谈判全部达成协议,按双方实际控制线重新划定军事分界线的工作亦将完成,签署停战协议在即。为促进停战,中朝军队于15日19时发布命令:“从6月16日起,各部队一律停止主动向敌人攻击,但对敌人向我发动的任何进攻,则应坚决地给以打击。”于是,我军第二次进攻遂告结束。

  为保证停战协议签字后的和平局面,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彭德怀司令员于6月22日22时,在前往签字地点的过程中提出建议:推迟停战协定签字时间,给李承晚军队以严重打击,再消灭李承晚军队一万五千人。

  6月21日,毛主席同意这一建议,并复电彭德怀:再歼灭李承晚军队万余人,极为必要!

  此时,敌人原在北汉江两侧的防御体系,经过我军两次进攻,已经被破坏,其金城以南的防御阵地更加突出,态势对我极其有利。经过半个月的准备,在金城地区韩国军4个师的正面,志愿军集中了6个军(第21、第54、第60、第67、第68、第24军),并且加强了大量的支援兵力。该正面我军共有82迫击炮以上地面火炮1100余门(平均每公里44.4门),坦克20辆。形成了兵力上3倍于敌,火炮数量上1.7倍于敌的优势。志愿军在地面火力上对敌人形成优势,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是唯一的一次。


  7月13日开始,志愿军终于发动了规模更大的夏季战役第三进攻作战。当日21时,浓云密布,我军趁此时机突然发起进攻。在志愿军第20兵团各部队及第9兵团第24军在一千余门大炮支援下,经过7~28分钟的火力准备,同时向敌展开猛烈突击,一小时内全部突破敌人前沿阵地。

  西集团突破后,迅速向纵深发展。第68军203师607团一个侦察分队在副排长杨育才指挥下,化装成韩军潜入韩首都师防御纵深,一举摧毁了韩国首都师第1团(“白虎团”)团部。号称王牌的“白虎团”顷刻全线溃乱,大部被歼。第203师迂回部队乘机又迅速歼灭了配属首都师的美军第555榴弹炮营大部和赶来支援的韩首都师机甲团第2营大部,击毙机甲团团长陆根洙。友邻的第204师在战斗中生俘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

  第54军130师在攻占524.2高地后,因未能迅速肃清坑道内的残敌,延缓了向峰火山的攻击。

  中集团突破后,左翼第199师进攻轿岩山遇敌顽强抵抗,战斗异常激烈,于14日0时始占领中峰和东峰。右翼第200师于当夜突破后,迅速向纵深发展,于14日6时占领了龙渊里、东山里,割裂了韩6师防御,使侨岩山和峰火山之敌发生动摇。

  东集团因准备时间不足,进攻正面狭窄,又是横越山脊进攻,突破后发展速度缓慢,未能迅速进至西岘里和控制金城通华川的公路。

  9兵团第24军发起进攻后,于14日0时歼灭了注字洞南山、杏亭西山之敌,继而向桥田里、432.8高地发展攻势。


  14日拂晓后,云浓雨大,美国飞机难以出动。志愿军各部打破常规实施白天进攻,坦克兵也配合步兵向纵深发展。

  中集团第200师乘敌混乱之际,于8时抢占了龙渊里、东山里公路桥,并分路跨过金城川,18时前占领了梨船洞。第199师于10时25分占领桥岩山,歼敌大部。

  东集团于12时占领585.2高地,17时西渡金城川,在梨船洞与中集团会合,另一部于18时占领461.9高地。

  西集团于17时40分前先后占领峰火山、月峰山。

  第24军于13时30分攻占432.8高地及杨谷以北地区,控制了上、下九井间公路,保障了第20兵团右翼安全。

  至14日黄昏,我军战役第一步任务全部达成,志愿军于21个小时内在敌人以坑道和钢筋水泥为主体的坚固防御阵地内拉直了金城以南战线。我军向南最远推进了9.5公里,创造了阵地战期间双方部队推进速度的最高纪录。

  从14日夜开始,我军在巩固现占领线的同时,乘敌混乱之际以若干有力支队向南发展。

  东集团第2梯队第180师两个团于14日夜南渡金城川,至16日,相继占领了黑云吐岭、1118高地、白岩山及以东之949.5高地至北汉江一线,向南推进了8公里。中集团于15日晨占领了602.2高地以南无名高地及后洞里。西集团和第24军在击退敌人一部兵力的反扑后,将阵地前推至新木洞、北亭岭、间榛岘公路北侧。16日,第24军又占领了金化以北537.7高地、葛洞北山和597.9高地南及西南无名高地。

  至此我军达成全部进攻任务。此时敌军战役预备队韩国第11师和第7师已经抵近战场,加之淫雨连绵,河水上涨,金城川桥梁全部被敌机炸断,加之我新修公路质量甚差,泥泞难行。我军炮兵阵地前推和前线运输、通讯联络均发生困难。因此,我军决定转入防御,准备抗击敌人的反扑。

  7月16日,侵朝军总司令克拉克和美第8集团军司令泰勒飞抵前线,声言要发动最大反攻,夺回金城以南失地。并于当日开始,先后纠集韩第5、第7、第9、第11师和美国第3师,以及韩国第3、第6、第8师残部,全力向我反扑。其攻击重点是我东集团黑云吐岭、白岩山至867高地一线突出阵地。

  我东集团在无炮兵支援的情况下,与敌人激战竟日,毙伤敌3000余名,除867高地失守外,其余阵地屹立未动。西集团和第24军也先后击退了向月峰山和432.8高地的反扑之敌。

  第20兵团鉴于东集团新占阵地过于突出,又处于背水作战,加之炮兵运输和运输补给一时不能解决,经过志愿军首长批准,除一个营继续控制北汉江与金城川汇合处以南的461.9高地外,其余部队全部于17日当夜撤退至金城川以北。为便于防御,中、西集团及第24军也适当收缩了防线。

  从7月18日开始,敌人反扑重点转向我中集团正面的602.2高地、巨室里北山一线阵地。我军在炮兵火力支援下,顽强防御,给敌以重大杀伤,阵地屹立未动。东集团正面之敌也不断向要点461.9高地反扑,但均被击退。至7月27日战役结束,我军共击退敌人一千余次反扑。敌人付出重大伤亡,仅占领我巨室里北山的一个阵地。

  在金城战役进行期间,我在其他正面的各军和朝鲜人民军也积极组织对敌连以下目标进攻27次,毙伤俘敌1.6万余人,有力地配合了金城方向的作战。

  包括金城战役在内的夏季第三次进攻作战,我军共毙伤俘敌7.8万余人,缴获坦克45辆,汽车279辆,飞机一架,各种炮423门,各种枪7400余支,收复土地178平方公里。我军伤亡33253人。

  我军作战的胜利,终于迫使敌人对我方作出了实施停战协定的保证。停战双方最后一次校正了军事分界线,于7月27日签署了停战协定。至此,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

  夏季反击战是我军转入阵地防御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进攻战役,我方先后投入12个军(志愿军10个军、人民军2个军团),敌方先后投入了18个师。战役持续了两个半月,我军共毙伤俘敌12万3千余人,收复土地240平方公里,并拉直了金城以南战线,造成了停战后的有利态势。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110.245.226.*在 2011/11/20 18:47:29 发表
  • 立场太鲜明!有利的写的太多 败仗一晃而过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