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6315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蓝点 (2010/10/6 1:26:15)  最新编辑:蓝点 (2010/10/6 1:26:21)
孝静成皇后
目录[ 隐藏 ]
 
孝静成皇后
孝静成皇后
 孝静成皇后(1812年6月19日-1855年8月21日),博尔济吉特氏刑部员外郎花良阿的女儿,原为蒙古科尔沁左右翼(在今中国内蒙古通辽市境内)人,死后抬旗入满洲正黄旗。是清宣宗道光皇帝爱新觉罗·旻宁妃子清文宗咸丰皇帝爱新觉罗·奕詝的养母,恭亲王爱新觉罗·奕䜣的生母。虽然身前未成为皇后,但死后被咸丰帝追封为皇后,成为清朝历史上独一无二、既非前朝皇后、也非本朝皇帝的生母而被追封的皇后。

  孝静成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初入宫为静贵人,十四年为贵妃,二十年为静皇贵妃。文宗即位尊为皇考康慈皇贵太妃。咸丰五年七月太妃病笃,尊为康慈皇太后,七月初九日崩,享年44岁。

  道光六年(1826年)初,博尔济吉特氏怀孕,当年十月二十三日(1826年11月22日),静贵人生皇次子奕纲。对于极度渴望子嗣的道光帝来说,不谛于天大好消息,静贵人遂母以子贵,于当年十二月晋升为静嫔。

  然而不到四个月后,次年二月初八(1827年3月5日),皇次子奕纲夭折。道光出于对迟来子嗣的重视,念静嫔丧子之痛,四月诏封其为静妃

  道光九年十一月初七(1829年12月2日),静妃生皇三子奕继,仅仅20几天后,十二月二十八日就夭折了。静妃的稚龄生育,极有可能影响了婴儿的成活率。

  道光十年十二月初七(1831年1月20日),静妃生皇六女,初为和硕公主,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二月被开恩加封为寿恩固伦公主,指配景寿。

  道光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1833年1月11日),21岁的静妃生下她最后一个孩子——皇六子奕,也就是后来的恭亲王。静妃早年稚龄时便不断生育,从其后来操持皇家十年来看也算身体健康,却如此年轻就绝育,可以说明静妃此后大约已经丧失道光帝的宠爱(道光老当益壮,孝全皇后去世后两名其他嫔妃展开生育大战,五年生育了七个子女,但当时只有28岁的静妃却再无所出)。但静妃毕竟已经育有皇子,且资历较深,所以后来仍按部就班的升迁。

  道光十四年(1835年)十一月册立孝全皇后后大封后宫,其中静妃晋升为静贵妃。

  道光二十年正月十一日(1840年2月13日),道光帝的第三位嫡妻——孝全皇后钮钴禄氏突然去世。道光帝非常伤心,整整一年后,道光帝才下诏加封静贵妃为静皇贵妃,总摄后宫。道光帝哀悼孝全皇后,坚持不再立中宫,且道光对静皇贵妃以及其他嫔妃的情分也远远不及孝全皇后,所以静皇贵妃在道光朝不仅始终居于妾室,且道光修建自己妃嫔的妃园寝时更钦定次位将静皇贵妃安排其内,表明静皇贵妃不管生前死后都只是自己的妾室之一,绝非妻子。即使道光帝晚年对静皇贵妃所生之皇六子奕十分重视亦是如此。

  孝全皇后留下十岁的独子——皇四子奕詝,即后来的咸丰帝,由静皇贵妃抚养。皇贵妃的小儿子奕与奕詝年龄相仿,同在上书房,十分友爱,犹如同胞兄弟。但是后来,两人渐渐长大,为了未来至高无上的皇帝宝座开始了一系列的明争暗斗,静妃也因为对“正妻”名分的渴求在道光朝始终得不到满足而耿耿于怀,这一切都为日后皇贵妃的命运和身后事埋下了阴影。

  史载,奕文武双全,而且聪明过人,后来更支持洋务运动,和西方人(中国人蔑称为“洋鬼子”)接近,有“鬼子六”之称;而奕詝为嫡长子,忠厚老实,秉承中庸之道。道光帝原先认为奕之“才”堪此大任,但深为痛惜死得不明不白的爱妻孝全皇后,更爱奕詝,于是为了储位问题犹豫再三。奕詝的老师杜受田深知圣心,教奕詝“藏拙”,也就是不在不如奕的方面和他比试,而在父皇道光帝面前表现“孝子”、“仁君”。果然,道光帝认为奕詝比奕更有“德”,再加上孝全皇后往日的恩情,终于于1846年下定决心立奕詝为储君。但道光帝毕竟可惜奕,就在遗诏中写明,立奕詝为皇太子而即帝位,封奕为亲王,。当然由于雍正朝以来的清朝实行秘密建储制度,这份遗诏在道光帝生前未曾公布,是在死后公布的,但遗诏中破天荒地封亲王,反映了道光帝的复杂心理,也为日后两兄弟反目的埋下伏笔。

矫诏封太后


  道光三十年正月十四日(1850年2月25日),道光帝在圆明园去世,十二天后(1850年3月9日),奕詝即位,是为咸丰帝,尊静皇贵妃为皇考康慈皇贵太妃,居绮春园之寿康宫,同时根据道光帝遗诏,封皇贵太妃的儿子奕为恭亲王,并加恩恭亲王可戴用红绒结顶冠,朝服蟒袍俱准用金黄色。咸丰元年(1851年)三月,恭上皇贵太妃册宝。

  据记载,“圆明三园”之一的万春园,原名绮春园。道光年间,尊养继母孝和皇太后于此。咸丰帝即位,破格奉养仅为先帝侧室又非生母的康慈太妃居绮春园,这是咸丰帝以道光帝侍奉孝和太后的方式来侍奉康慈太妃,而探病问安,又无异于亲子,这些都是逾制报答太妃的抚育之恩的加倍孝顺之举,然而康慈太妃却不知满足。她得寸进尺提出了一个几乎没有任何礼法依据,舆论支持的要求:封太后。

  尽管这个要求没有依据也不合情理,但是无论如何,她希望能够以“孝”为名,强迫养子替丈夫抬高自己,摆脱“妾室”地位。在当上“皇贵太妃”以后,博尔济吉特氏用尽手段向养子索要“皇太后”封号。但咸丰认为自己的生母孝全皇后即为先帝嫡妻,又出身高贵,却一天也没有享受皇太后的尊荣待遇;康慈太妃既非先帝皇后,又非自己生母,且出身也远不如先帝三后,何况还有先帝对其“妾室”身份的明确表态,仅仅凭借作为下一任皇帝6年的养母,就想以嫔妃身份当太后,不要说清朝,隋唐以后,也几乎没有这种例子。而且自己已经提供了皇太后规格的奉养,实在是没有任何理由再封太后。

  兹就王湘绮所著《祺祥故事》中,有关此事的记载,分段录引注释如次,以明究竟。“会太妃疾,王日省,帝亦省视。一日,太妃寝未觉,上问安至,宫监将告,上摇手令勿惊。妃见床前影,以为恭王,即问曰:“汝何尚在此?我所有尽与汝矣!他性情不易知,勿生嫌疑也。”帝知其误,即呼“额娘”。太妃觉焉,回面一视,仍向内卧不言。自此始有猜,而王不知也。”意思是:有一天,恭亲王请安完毕回去,太妃又入睡,还没醒,皇帝也来请安了,寿康宫中的太监想要通告太妃,皇帝摇手让他们不要惊动太妃。康慈太妃醒来见床前的影子,以为是恭亲王,就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我所有能为你做的都给你了!他的性情不定,不要生了嫌疑了。”话中显然在抱怨咸丰帝性情古怪。皇帝知道她误会了,就叫“额娘”。太妃觉察到原来是皇帝,回头看了一眼,就向里睡去,不发一言。由此可知太妃虽然一直标榜自己视咸丰如亲子,实际上却是一直希望自己的亲子能以庶夺嫡,取代咸丰继承帝位,只是没有成功。自此母子间开始有了猜疑。这么一来,咸丰帝对恭亲王的猜忌更加重了。

  咸丰五年(1855年)六月底,太妃的病情加重。一天,皇帝入寿康宫问安,遇到恭亲王从康慈太妃寝殿中出来,皇帝问太妃的病怎么样?恭亲王说:“额娘已经快不行!现在还屏着一口气是为了等皇兄封她太后,就死而瞑目了!”皇帝仁孝,尽管已知太妃真面目,却仍不免心中酸楚,随口应了声:“哦,哦!”就入寝殿了。恭亲王借机矫诏,马上到军机处传皇帝“口谕”,令礼部准备册封皇太后典礼事宜。咸丰帝的“哦,哦!”仅仅是感叹之词,奕却以军机大臣身份的便利,让军机处恭办“皇太后”封号事宜,企图迫使咸丰帝接受既成事实。对此咸丰极为不满和愤怒,虽未取消皇后封号,但在丧葬礼仪上加以减杀,并且在谥号上不加道光帝的“成”字,昭示天下康慈太妃和真正的皇后嫡庶有别。

谥号风波


  咸丰帝为康慈皇太后拟定的谥号为孝静康慈弼天辅圣皇后,不系道光帝谥,也就是不加道光帝谥号——“成皇帝”中的“成”字,不称“成皇后”,神位不祔太庙,强调孝静“皇后”和真正的皇后嫡庶有别,不能享受后代的香火,也不能得到宗室的承认。

  皇后不系帝谥,始于明代,有很多明朝皇帝是庶出,也就是说他们的生母不是先朝皇后,即位后照例要追尊自己的母亲为皇太后,但规定她们的谥号中不加皇帝的谥号,以区别嫡庶,所以明朝的皇后中只有原配皇后的谥号中才有皇帝的谥号。但此制度在清朝未曾实行,例如顺治帝生母孝庄文皇后也没当过皇太极的皇后,但照样加上皇太极的谥号——“文皇帝”中的“文” 字。咸丰帝不以家法而沿用前朝故事,一来认为自己已经尊博尔济吉特氏为皇太后,实在是加倍报了抚育之恩,二来觉得毕竟嫡庶有别,博尔济吉特氏既不是先朝皇后也不是自己的生母,出身也远逊于道光三后,能被尊谥为皇后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帝谥是不能系的。然而恭亲王却仍然不满,对此,咸丰帝毫不让步,认为自己做法无可厚非,对恭亲王的防范也愈发明显。

  咸丰五年七月二十日(1855年9月1日),孝静皇后的身后事操办完成,第二天(1855年9月2日),咸丰帝借奕在办理皇太后葬礼时礼仪疏略,罢去了他的军机大臣、宗人府令和正黄旗满洲都统职务,退回上书房读书,从此对待奕同其他异母兄弟没什么差别了,以至于后来咸丰帝临终时也未把奕列入辅佐儿子同治帝的顾命大臣名单,将他排除于最高统治集团。整个咸丰朝,除了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和与英法联军谈判,奕几乎没有受重用。

  不能不说,孝静皇后百般索要“太后”名分的行为,不仅是挑战理法制度,也违抗丈夫道光对其地位的钦定,更是实实在在挑战养子咸丰内心的感情底线,尽管咸丰一忍再忍,但最后恭亲王矫诏的行为彻底断送了咸丰对孝静母子最后的亲情。孝静皇后在宫中生活30多年,应该是十分清楚她自己是没有资格和理由当太后的,也清楚如此欺凌皇帝强封太后的风险,若非后来咸丰不可预知的早逝,恭王的前途命运可想而知。但是为了一己私欲,为了一辈子居于妾室不得扶正的怨妇情结,她用自己养子的感情和亲子的前途做牺牲品,终于换来了“皇后”的名分,同时也换来了养子的彻底反目和亲子前途的断送。

  咸丰五年八月初十(1855年9月20日),正式加上“孝静皇后”称号。咸丰七年(1857年)四月,孝静皇后梓宫下葬于慕陵妃园寝(后改称慕东陵。

  咸丰十一年七月十七日(1861年8月22日),咸丰帝在承德避暑山庄去世,同治帝奉遗诏即位,两宫皇太后(指慈安太后和慈禧太后)联合恭亲王发动祺祥政变,杀咸丰帝顾命大臣,垂帘听政。为了在政局稳定得到恭亲王的支持,两宫皇太后于同治元年四月初八(1862年5月6日)以同治帝的名义发下诏书,为恭亲王的生母孝静皇后加谥懿昭端惠,系道光帝谥号“成”字,恭亲王借机篡改“辅佐”之“辅”字为“抚育”之“抚”字,美化孝静皇后不是“辅佐”而是“抚育”了咸丰帝,从而大大抬高孝静的身份,这样谥号即被改为孝静康慈懿昭端惠弼天抚圣成皇后,同年九月初二(1862年10月24日),将孝静成皇后神位升祔太庙。至此,博尔济吉特氏正式获得了道光帝皇后的地位,可以享受后代的香火。

  以后,光绪元年(1875年)六月加谥庄仁,宣统元年(1909年)四月加谥和慎,这样博尔济吉特氏的谥号全称就为孝静康慈懿昭端惠庄仁和慎弼天抚圣成皇后。

后陵奇观


  孝静皇后死后,葬于清西陵道光帝慕陵的东面的妃园寝,改称慕东陵。

  按清朝规制,皇后先于皇帝驾崩的与皇帝合葬,后于皇帝驾崩的则另建陵寝。但是慕东陵却异反常规,既非帝、后合葬,也非另建陵寝,而是皇后和皇妃埋葬在一个陵寝之中。

  因孝静既不是“正牌皇后”,也不是“母以子贵”,道光生前只承认其“妾室”身份,并于生前亲定位次,授意康慈葬于慕陵妃园寝不能更改。还有一点,从慕东陵的平面图上可以看出,静妃在成为太后之后,竟然仍然和琳贵妃并排,可以想见,道光生前的安排上,慕妃园寝得第一排为此二人并排而葬。如果一排是单数,一般以中间的为尊,一排要是只有两个人,一般认为地位相当。静妃被安排和一个出身低下,份位也不及的晚年宠妃并排入葬,足见道光对其感情十分有限。

  康慈去世时,为尊父命,又敬养母,咸丰帝谕令诸军机大臣:“将来大行皇太后奉安,即拟以慕陵妃园寝做为山陵,惟宝城城后,必须筑墙一道,……至围墙亦有顺路可通。”宝城内葬孝静皇后,宝城外至中间葬十六个嫔妃,使整个妃园寝形成了以孝静皇后为中心的大园套小园的形状。这样既不违反道光帝的旨意,又突出了孝静皇后的位置。为进一步表示孝敬,咸丰帝又决定将原妃陵的绿琉璃瓦改为黄琉璃瓦,陵前加建神厨库,妃园寝改为后陵——慕东陵。

清史稿·列传一·后妃


  孝静成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刑部员外郎花良阿女。后事宣宗为静贵人。累进静皇贵妃。孝全皇后崩,文宗方十岁,妃抚育有恩。文宗即位,尊为皇考康慈皇贵太妃,居寿康宫。咸丰五年七月,太妃病笃,尊为康慈皇太后。越九日庚午,崩,年四十四。上谥,曰孝静康慈弼天抚圣皇后,不系宣宗谥,不祔庙。葬慕陵东,曰慕东陵。穆宗即位,祔庙,加谥。光绪、宣统累加谥,曰孝静康慈懿昭端惠庄仁和慎弼天抚圣成皇后。子三:奕纲、奕继、奕。女一,下嫁景寿。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蓝点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