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0510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abc (2010/10/1 5:05:53)  最新编辑:abc (2010/10/1 5:05:58)
黃春明
 
黄春明
黄春明
 黄春明(1935年2月13日~  ),台湾当代重要的文学作家。生于台湾宜兰县罗东镇“浮仑仔”,屏东师范毕业。黄春明的作品以小说为主,其它还有散文、诗、儿童文学戏剧、撕画、油画等创作,其作品曾被翻译为日、韩、英、法、德语等多国语言。小说《锣》于1999年入选“台湾文学经典三十”小说类,并曾获吴三连文艺奖、国家文艺奖、中国时报文学奖。1993年黄春明回到家乡宜兰,创立吉祥巷工作室,抢救日渐流失的本土文化,从事乡土语言教材编写、田野采访记录、编导创新歌仔戏等工作,其坚信桃花源不必寻,桃花源就是我们现在双脚所踩踏的土地。黄春明亦致力于儿童绘本、儿童戏剧的创作,1993年出版5本撕画童话,1994年创立黄大鱼儿童剧团,巡回全台各地,演出多部寓教于乐的儿童剧。2005年创办宜兰人的文学杂志《九弯十八拐》双月刊。

  黄春明曾任小学教师、电器行学徒、通信兵、电台编辑、拍纪录片、电视节目策划、公司经理、电影拍摄。早期作品发表于林海音主编之联合副刊上,后来则出现于文学季刊上。其小说故事,尤以描写乡士人物的悲苦生活见称,因具强烈的草根性和泥土味,故被称为乡土作家。

  常运用电影手法表现在小说中,其小说如儿子的大玩偶、莎哟娜拉再见、我爱玛莉等被拍成电影,深获好评。近年来辞去广告公司职务,潛心致力于有关儿童方面之创作,如出版童话故事、从事儿童撕画之创作、编写儿童剧本,协助宜兰县设立兰阳儿童剧团及本土语言之复健工作,现为吉详工作室负责人。曾获国家文艺奖。

  黃春除了写出一篇又一篇崭新而不同凡响的小说之外,还全心地投入戏剧的创作和演出,从传奇小说到翻新创意,他在戏剧中放送了能量,给了观眾安慰、愉悅和沉思。

  戏剧是人类情感最具体的表现方式,黃春明先生散发出一种源出于市井的亲切和同感,为他的小说和戏剧无疑是注入无比强大的情感。

生平及作品年表


  1935年 出生于罗东。
  1956年 发表第一篇小说《清道夫的孩子)。
  1958年 毕业于屏东师范。任教宜兰广兴国小。
  1962年 于宜兰通信兵学校服役,以《城仔落车》等作品陆续投稿林海音主编的联合副刊。
  1963年 服务于中广宜兰电台,担任记者并主持“街头巷尾”、“雞鸣早看天”等节目。
  1966年 与林美音结婚,迁居台北,服务于广告界。加入《文学季刊》。
  1969年 出版第一本小说集《儿子的大玩偶》(仙人掌出版社)。
  1972年 策画“贝贝剧场--哈哈乐园”九十集(中视),亲自担任编剧一职,首次引进日本杖头木偶,塑造家喻戶晓的人物“小瓜呆”。
  1973年 拍摄纪录片《芬芳宝岛》系列(中视),开启纪录片及报纸副刊报道文学新纪元。
  1974年 出版《锣》与《莎哟娜拉·再见》(远景出版社)。
  1975年 出版《小寡妇》(远景出版社)。
  1976年 出版台湾民谣记事“乡土组曲”(远流出版社)。
  1979年 出版《我爱玛莉》(远景出版社)
  1980年 获吳三连文艺奖。
  1983年 小说《儿子的大玩偶》、《小琪的那顶帽子》、《苹果的滋味》改编为“儿子的大玩偶”三段式电影(中国电影公司),吳念真编剧,侯孝贤、曾壮祥、万仁分任道演。《看海的日子》改编成同名电影,黃春明自行编剧,王童道演。
  1984年 《两个油漆匠》改编为电影,吳念真编剧,虞戡平道演。《莎哟娜啦·再见》则由黃春明亲自编,叶金胜道演。
  1985年 出版一套“黃春明小说集”,包括:《青番公的故事》、《锣》、《莎哟哪啦·再见》(皇冠出版社)。
  1988年 出版《瞎子阿木-黃春明选集》(香港九龙文艺风出版社,葛浩文选)。
  1989年 任私立文化大学广告系特聘讲师。出版散文集《等待一朵花的名字》与《黃春明电影小说集:两个油漆匠》(皇冠出版社)
  1990年 版“黃春明文学漫画”《王善寿与牛进》(皇冠出版社)。
  1992年 编语言教材“本土语言篇实验教材-河洛语教学手冊、录音带”、“本土语言-河洛语系注音符号简介”(宜兰县政府)。
  1993年 出版“黃春明童话”,包括《小麻雀·稻草人》、《爱吃糖的皇帝》、《短鼻象》、《小驼背》、《我是貓也》等五本撕画童话(皇冠出版社)。于家乡宜兰设立吉祥巷工作室,著手进行“宜兰县通俗博物志图鑑”田野采访记录。任国立艺术学院戏剧系兼任艺术教师。编道儿童舞台剧《稻草人和小麻雀》(国立艺术馆,鞋子儿童实验剧团演出)。
  1994年 创立黃大鱼儿童剧团,和顶呱呱企业合作设立“顶呱呱黃春明儿童剧场”,推出说故事的“周末剧场”,演出创团戏《土龙爱吃饼》;儿童舞台剧《稻草人和小麻雀》全省巡迴演出。
  1995年 编道儿童舞台剧《挂铃当》(北台湾巡迴,黃大鱼儿童剧团演出)。编道大型儿童歌舞剧《小李子不是大骗子》(国家戏剧院,鞋子儿童实验剧团演出)。
  1996年 与省立交响乐团合作儿童舞台剧《小李子不是大骗子-新桃花源记》。承办“宜兰县社区总体营造-理念宣道”,参与宜兰县梅花社区、天送埤社区总体营造之规划。
  1998年 发表久违的短篇小说《九根手指头的故事》和“老人系列”《死去活来》、《银须上的春天》、《呷鬼的来了》于联合报副刊。获第二届“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文艺奖”文学类奖;出席北京中国作家协会主办“黃春明作品研讨会”。主持社教节目“生命、告白”(超级电视台)。策划出版《十个旧地名的故事》(宜兰县政府,李赖主编)。
  1999年 市立交响乐团合作儿童舞台剧《爱吃糖的皇帝》。
  2002年 获得中国文艺协会荣誉文艺奖章。

出版书籍


  1969年 《儿子的大玩偶》,台北市:仙人掌。
  1977年 《儿子的大玩偶》,台北市:大林。
  1987年 《儿子的大玩偶》,台北市:水牛。
  1975年 《小寡妇》,台北市:远景。
  1979年 《我爱玛琍》,台北市:远景。
  1990年 《王善寿与牛进》,台北市:皇冠出版社。
  1993年 《小麻雀、稻草人》,台北市:皇冠出版社
  1993年 《小驼背》,台北市:皇冠出版社。
  1993年 《毛毛有话》,台北市:皇冠出版社。
  1992年 《本土语言篇实验教材教学手冊:宜兰县国民中学乡土教材》,宜兰市:宜兰县政府。
  1992年 《本土语言(河洛语系)注音符号简介》,宜兰市:宜兰县政府。
  1993年 《我是貓也》,台北市:皇冠出版社。
  1999年 《放生》,台北市:联合文学。
  1974年 《锣》,台北市:远景出版社。
  1985年 《锣》,台北市:皇冠出版社。
  1974年 《莎哟娜拉再见》,台北市:远景出版社。
  1985年 《莎哟娜拉再见》,台北市:皇冠出版社。
  1993年 《莎哟娜拉再见》,武汉市:长江文艺出版社。
  1985年 《青番公的故事》,台北市:皇冠出版社。
  1976年 《乡土组曲》,台北市:远流出版社。
  1989年 《等待一朵花的名字》,台北市:皇冠出版社。
  1989年 《黃春明电影小说集:两个油漆匠》,台北市:皇冠出版社。
  1993年 《爱吃糖的皇帝》,台北市:皇冠出版社。
  1993年 《短鼻象》,台北市:皇冠出版社。
  2002年 《眾神的停车位》,台北市:远流出版社。

期刊、报纸、散篇


  1995年 《不感动的不写》,《中国时报》,第三十四版。
  1995年 《请救救小孩子吧!》,《中国时报》,第三十四版。
  1990年 《文坛的勇者》,《自立晚报》,第十四版。
  1998年 《王老师,我得奖了》,《联合报》,第三十七版。
  1990年 《王祯和的笑脸》,《中国时报》,第二十一版。
  1999年 《用腳读地理──我的小说札记与随想》,《联合报》,第三十七版。
  1990年 《别忘了吃维他命──黃春明难忘王祯和的溫馨叮咛》,《民生报》,第十四版。
  1994年 《罗东来的文学青年》,《中国时报》,第三十九版。
  2000年 《一个不良少年的成长与文学》,《中央日报》,第二十五版。
  1995年 《先做一个好读者》,《中国时报》,第三十九版。

作品评价


  文选自《当代文学史料影像全文系统》

  黃春明的写作,以小说为主,他是个说故事的好手,除了能将故事转化成生动的文字外,笔下大都是卑微、委屈、愚昧的小人物、然而透过这些人物的一举一动,我们不由得会产生“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芻狗”的悲悯心怀,其毫不矫饰的人性表露,嘻笑怒罵、率直朴实的原始味,形成一种独特的乡土风格。

写作重要特色


  黃春明是台湾乡土小说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家之一,他的小说,一方面反应现实,一方面也表现出时代的悲情,且深具乡土气,字里行间也隐隐约约的感觉出对社会诸多不公平现象的不满,所以《小孩》与《老人》向来是他小说敘事中最引人瞩目的角色。

  他的作品常纵情于个人意想的浪漫精神,惯用感情外扬的语言,把人物的內心展露到最大极限,所以他的人物永远像浪漫舞台上的独白者,甚至为了让他的浪漫心性恣意满足,不惜造成小说的不平衡,有时情节轻重不成比例,或者人物行为突然间誇大无理,而使读者感觉唐突。但他的一些小说正是我们走过的时代、走过的背景,就好像我们邻居发生的事情一样,很容易让我们自然的溶入他的故事中,这也是他成功的地方。黃春明的小说主题一向富有强烈的地方色彩和浓厚的文化意识,尤其特别著眼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的命运,这就是黃春明纯真本性的表露,他能透过文字,将他这份本性以文字传达,勾起读者感动共鸣,也令读者知恥反省,这就是黃春明文学的真髓。

小说阅读与介绍


放生


 
放生(黃春明作品集)
放生(黃春明作品集)
 一到落西北雨的季节,过了午后,乌云就开始密集而压得低低的,压到哪里,雷声闪电就响到哪里,兰阳平原进入一边收割第一季稻子,一边赶著插第二季秧的农忙时期。

  大坑罟位于武荖坑溪出海口的右手边,整个村子被几家化学工厂和水泥厂所冒出来的浓烟,遮去了头顶上的青天,从远处传来的雷声,让金足警觉地放下手中的水瓢,赶忙著去收衣服,今天的晒衣场特别热闹,除了她和老伴的几件,还有文通所有的衣物。“唉”……她长长叹了一口气,隔壁的阿英都嫁了,生了孩子做妈妈了,虽然文通再过几天就可以出狱,心里不无高兴,但是事情跟阿英连起来想时,又是另一番滋味。

  收好衣服进屋里,耳鸣和偏头痛的老毛病,马上又接著来,金足试著用双手的食指塞进耳朵,连续用力压一压,然后猛一放开,但那往脑子里直钻的耳鸣还是钻个不停,当她开始拿起一件衣服时,看它是老伴的圆领衫,这才明白自己放不下心的就是老伴。忽然轰隆一声从头顶上劈下来的雷声,叫金足大大的吓了一大跳,她四处巡视了一会儿,跑到竹围的出口处,往心里期待的方向看去,她失望了。化学工厂和水泥厂的大烟囪,仍旧傲岸耸立在那里,从从容容地吐著浓浓密密的黑烟。金足一时间记起午饭时,老伴好像提到采草药,要送给荣吉的孩子敷疔疮的事,于是她迅速拿了两顶雨笠,往防波堤直走。

  才撒了稻热丹毒杀金宝螺的水田,一只中了毒的黃鹭被阿尾捉住,阿尾想起以前文通缠著他要田车仔的情形,刚才辛苦采的草药零零落落的撒在田里他也无所谓。金足看到这种景象吃了一惊,想不透阿尾在雨天拼命抓这只田车仔做什麼?但是只要她不反对养这只田车仔,以及不问有关田车仔的把柄出来,阿尾全都和过去一样。

  接文通回家的日子愈来愈近,但是金足和阿尾两人想到上次去探监,文通说不要去接他,两人不禁犹豫了,后来经过商讨的结果,決定顺文通的意思,就留在家里等他回来。所有他们认为欢迎文通回来的工作,全都在盘算好的今天做好,早就燉烂的豬腳,它的酱油焦味和油香,从廚房溢到厅头,厅头神龛案头的香烛,还有悬在三界公炉后的一串香环的香气,也弥漫到廚房。

  但是过了许久,文通一直沒有回来,反倒是一位警员骑著机车进竹围来了,警员要找文通,但是文通卻还沒有回家,双方问答之间,才发现金足记错文通出狱的日子了,于是警员只留下话,叫文通回家后记得赶快向警察局报到。警员走了之后,二老陷入一段死寂,只见阿尾不慌不忙的站起来,把田车仔放了出去,就在这时候,有个人影像躲著什麼闪入竹围內,当他们还沒看清楚是谁,那人开口就叫:《阿爸!》阿尾看了一下文通,劈头就说:《我捉到田车仔了!》文通不了解他的意思,但是文通说:《我看到你放了田车仔了。》阿尾又说:《你早一点进来,我就不会把田车仔放走。》金足含著眼淚,看著他们父子讲话,心里不停的念著《南无阿弥陀佛》。

  放生的背后涵义

  作者说:《台湾社会变迁很快,与我父执辈同一代的老者,往往被留在台湾某一处的山区或乡村,终日盼望子女能抽空回来探望,无奈晚辈们总有千万个无法返家的理由。》黃春明认为,老人的问题,是目前台湾社会问题中最具人文矛盾的问题,老人对于草木飞禽与地方文化非常熟稔,是人文的活水源头,但是老年人卻成了社会转型下的牺牲者,生时缺乏关怀与福利,甚至死无人知,还遭狗啃。

  整体而言,《放生》这部作品是针对那个年代社会上的老人问题所做的敘述,黃春明的作品一直与社会紧密配合,反应出锐变中的社会种种问题与现象,內容充满了他对乡土的关爱及认同,秉持悲悯的笔调,幽默中带著心酸和淚水,深具强烈的乡土关怀和社会意识,为高龄化社会的现在与未来,创作出独具见地的小说世界。放生的背景比较复杂,涉及恶质的政治势力与经济力对农村的侵蚀,但是重点还是在老人对于即将出狱的儿子那种深刻的关爱,以及老夫老妻之间特有的微妙情爱,老人与环境在明爭,也和时间在暗斗,虽然老人的儿子回家了,但恶劣的环境卻沒有改善;虽然全家老少一致反对工厂兴建,但是遇到了自己的儿子必须为此付出代价,老人心里的冲突也是不可言喻。

  所以这篇文章明的是写目前高龄化社群的落寞,暗的则是探讨世代的传承问题。经济上,这批历经日本和国民政府统治的农民,只能和土地绑在一起,并沒有机会参与转型(最多是因为卖地而成为暴发戶);教育上,物质条件限制他们只能寄望下一代光耀门楣,结果是大量的年轻人口外流,最后在城市落地生根,切断了原先共同生活的脐带,使母语、信仰、价值、人际关系都重新建立。

小寡妇


  一九六八年,台湾成为驻越美军远东区的另一个休假中心,有一度萎缩萧条的酒吧业,纷纷蓬勃起来,就连偏远地方不曾有过酒吧的花莲,也增加了新行业。大家把原有的公共茶室的门面稍作整修,外头再装个霓虹灯的洋文招牌,让它眼睛似的一眨一眨的,也就变成酒吧了,茶孃随著搖身一变,也就变成吧女了。

  黃老板是酒吧的老板,为了各地区的生意,赶回台北和一位老朋友马行善以及几位股东开会,大家都听著马行善的建议,把台北露茜酒吧的英文招牌換成了中文的《小寡妇》,因为对于一个想找女人安慰的美国大兵来说,又是中国小姐,又是寡妇,異国情调再加上偷情的感觉,不迷死那些美国大兵才怪!还有小寡妇刊登在报纸上的广告,虽然要刊登在英文的刊物上,但是美国军官在学校时都选修过一门外文,所以用西班牙文、德文、法文、义大利文刊登广告一定有人看得懂,这样一来,由于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们就上勾了。

  小寡妇开张当天,果然吸引到很多美国大兵,其中不乏一些好奇者问中国妇女守寡的事,也有人仗著屏风隔著就对小姐毛手毛腳,才开张沒多久,就有三分之一的小姐被带出场,还有日本记者以想要报道《战爭的侧面》的理由访问了马行善,当天营业结束之后,马行善又斟酌了酒吧小姐与自己的观察,列出几项小寡妇必须改革的重点。

  隔天中午,小寡妇內部马上重新装潢完成,到了夜晚又是灯红酒绿的一片。一阵狂欢后,菲菲带著比利回到公寓,结果比利一看到床便砰然倒下,菲菲看著比利熟睡的脸庞,她愈看愈觉得讨她喜欢,意外的感到自己心里的一片宁靜。第二天,菲菲和比利一起去指南宮拜拜,菲菲帮比利求了一个平安符挂在比利內衣里,比利知道那是菲菲的心。

  到了一九七○年,美国有意退出越战,但是这里的酒吧业仍然盛行,马行善觉得小寡妇的经营方式已经和他的理念不一样了,所以毅然決然请辞。那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比利回到小寡妇找到了菲菲,但是汤姆战死了,比利的左手也沒了,但是比利感谢菲菲救了他一命,菲菲遂带著比利,搭上计程车,走了。

  小寡妇的背后涵义

  六、七○年代的台湾正是在外国资本的推动下,逐步由传统的农业社会向现代的工商社会转型的重要时期,社会价值观、经济型态急剧转变,这样的转型期存在著许多矛盾,黃春明在这样一个历史环境中首先感受到的,是在资本主义现代工商经济冲击之下,农村自然经济的解体与濒临破产的困境,以及建立在农村自然经济上的传统宗法社会和观念的崩溃。

  所以黃春明以文人的角度去剖析当时畸形病态的社会风气,《小寡妇》即为这个时期的代表作品,一针见血地讽刺了娼妓业的蓬勃发展,和当时笑贫不笑娼的知识份子,手法独特而深刻。黃春明在描述美国大兵在战爭留下的痛苦记忆,对战爭的两造的人民,都是难以磨灭的伤害,背后所隐指的是国家机器运作机制的罔顾人道与轻忽人命的牺牲。

  深谙传媒是社会变迁象征的黃春明,巧妙的在其中描绘马善行借由耸人听闻的《广告》来促销,广告词反讽了美军在越战的失利,把酒吧生意与国际政治并置,透露出双重的批判,既是对帝国主义干预他国內政的嘲谑,又是因应越战效应而兴的台湾《无烟囪工业》时弊的揭露。

看海的日子


 
看海的日子(黃春明作品集)
看海的日子(黃春明作品集)
 鱼群来了:场景由南方澳渔港带入,借由鲣鱼群的来到,带出了追逐鱼群的讨海人、和追逐讨海人的娼寮,这两群人和其他为了鱼群而到来的小贩、孩童,在港口边交织出一片热闹的情景。

  雨夜花:经由女主角白梅的豋场,作者描述出他搭乘火车的经过、景色,和身为娼妓的歧视…直到白梅在车上遇到以往的姐妹莺莺,回述过去同在私娼寮工作辛酸和建立出的情谊,衬托出在此时巧遇的欣喜,白梅以前唯一会唱的一首歌-雨夜花,歌词缓缓的调子道出了这个行业的心酸。

  鲁延:莺莺带著他的丈夫和孩子出现,带给白梅很大的冲击,她一面斗弄著著莺莺的孩子鲁延,拿起幸福的莺莺和自己对照了,想起养母对自己的逼婚,那些从事娼妓工作后的种种委屈,让她決心要怀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埋:南方澳渔港紧湊的捕鱼工作,在短短几天席卷开来,不仅讨海人各各卖力补鱼,在港边半山腰上的娼妓寮,生意同样好的不得了。有一天,年轻的讨海人阿榕,挑选在一天早上,为了解放到了娼妓寮,白梅见到了这个老实人,几乎当下就決定了她孩子父亲的人选,她把孩子当做一个希望,期望自己的生命有有所改变。

  坑底:白梅決定不避孕,匆忙的整理行李、告别阿娘和姐妹,奔回生家坑底,场景一換到了以农田为背景的老家,打扮入时的白梅归来,引起纯朴的坑底居民一阵注目,带出了坑底以种作物为生、看天吃饭的辛苦,和农家特有景色。

  十个月:白梅回到坑底,对一切都深具信心,她除了帮大哥截掉死腿,更在医生的检验下,证实了怀孕,更让人欣喜的是,政府決定将山坡地放领给这群农民,未来的生活有保障,更加深白梅要独自养育孩子的決心。在怀孕的十个月里,白梅经历了害喜、天災、和重建住屋的过程,更在这十个月里得到村民的肯定,由于她孝顺母亲、帮助家务的态度,让所有乡亲都祝福她如愿的个男孩,终于白梅在经历过重重波折的生产过程,她获得乐让她新生的孩子。

  看海的日子:白梅几经內心掙扎,终于抱了孩子搭上往南方澳的火车,她偷偷的想念著孩子的父亲。在火车上,蛻变为母亲身分的白梅,感动于旁人对她平等视之的态度,她感谢著他的孩子,和因他诞生而重获的新的人生。

  看海的日子背后含意

  作者描述出娼妓的生活情形,她们受到歧视,长期下来转換为对这份行业的自卑,但是主角白梅有著对生命的渴望,期望在这样的生活当中寻得一份平等对待,一份心灵的平靜,这时作者由娼妓和母亲的对比形象,赋予白梅一个转換生命的契机,社会对于这两个角色的社会期待也有天地之差,或许这是白梅将孩子的诞生视作是《这就是我还要活下去的原因吧!》

  借由孩子的孕育、场景換到坑底,到铺陈著白梅挥别过去,展开新生的暗示,

  同样地,海代表著生命力的原始意象,孩子也是如此,新生命的诞生是如此像严冬般地阳光这样美好,虽然渔港依旧要在鲣鱼季节骚动,但这种原始与土地的生命力将会继续蓬勃,给予人们无限的希望。

  这篇作品透露出作者对于生命的热爱,才可以将白梅这个角色成功的转換过来,除了对于娼妓这个行业的仔细描述,还有在山、海场景的互換中不感到突兀,甚至给人一种熟熟悉的感觉,应该要归功于作者平日对于乡土的仔细观察和爱乡的情怀吧。

  唯有回到那个虽落后卻有著纯朴善良的人情味的出生地老家坑底,唯有坑底这相对于势利、疏离的文明社会,表征著原始自然、如大地之母能孕育新生机的家园,才能洗去文明社会加诸于白梅身上的屈辱,平抚她长期作卖身妇烙印于身心的创伤,使她重拾做为一个人基本的尊严与信心。

儿子的大玩偶


 
兒子的大玩偶(黃春明作品集)
兒子的大玩偶(黃春明作品集)
 坤树的工作是做戏院的大型广告看板,不管在热天或是冷天都要穿著跟戏服一样的服装、在脸上抹厚厚的粉,在街上走动,当初他接下这份工作,为的是他的妻子和他们未出世的孩子-阿龙。

  这份成天不说话,只能跟自己自言自语的工作,已经是这一带的特色了,虽然能夠养家活口,也換来满腹辛酸,行人的视若无睹、孩童对他的恶作剧、大伯的不谅解…。

  这天,坤树跟妻子阿珠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吵了一架,赌了气不吃饭就到街上工作,坤树跟阿珠各怀心事的注意对方的举动,坤树回家吃中饭时注意到阿珠不在,煞时內心忐忑了起来…,阿珠跟丈夫吵架后,还跑到街上偷偷注意丈夫的举动…两人面对时都沉默不语,可是都偷偷的关心对方、反省自己;坤树这天结束工作后,听到经理觉得活人广告看板不吸引人了,要将坤树安排去踩三踏车,坤树欣喜的想要第一个告诉阿珠这个好消息,夫妻间的尴尬也因为对未来的新工作而冰逝。

  对坤树而言,儿子阿龙是支持他维持这样生活的最大动力,阿珠曾跟他开玩笑说:『阿龙哪是认得你,他当你是大玩偶呢!』坤树本来不以为意,但在阿龙见到他原本面貌时不断哭闹时,坤树才发现,阿龙只喜爱化妆过后的他,坤树只好心酸拿起白粉,往脸上扑去…。

  儿子的大玩偶背后含意

  作者借由坤树和阿珠这对夫妻,除了描述他们之间含蓄的情感,对于在现实生活重压下的坤树,始终沒有放弃內心自我的掙扎,养成他不断自省的习惯,虽然,坤树连自己儿子的名字都不会写,但借著长时间孤独 的步行与思索,他《面具》之后的真性情,一点一滴地宣洩出来,那能让读者感觉到一股溫熟的脉动、真实人生的脉动。

  作者利用的手法中,不管是夫妻间的沟通、坤树的內心戏、或是利用坤树”招牌”到处走动的特性,生动的描述出出当时的街道景色、各色人物,让读者感受到仿彿身历其境的根坤树走遍了大街小巷一般,相当的具有娛乐性。

  黃春明的作品都多篇都曾改编为电影,《儿子的大玩偶》就是其中的一篇。

    6
    2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abc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