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1923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Beckham (2010/9/30 11:26:53)  最新编辑:套马的汉子 (2011/3/21 9:56:01)
怒族
拼音:nù zú
  
怒族服饰
怒族服饰
怒族的族名来自于其民族居住于怒江两岸,怒族是怒江和澜沧江两岸古老的民族之一。怒族主要分布在中国云南省,人口约为2.8万人(2000年)。使用多种语言,差异明显,互相不能通话。没有本民族的文字。怒族的传统信仰是民族的火教,但也有的信仰藏传佛教以及基督教

怒族的分布

  怒族主要分布在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碧江福贡贡山三县。此外,在这个自治州的兰坪县兔峨乡和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县境内,也有少数怒族居住。
  自治县: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云南省怒江州)
  自治乡镇:匹河怒族乡(云南省怒江州福贡县)
怒族有四个支系:
  怒苏支系,12000人,分布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泸水县福贡县,自称怒苏,说怒苏语,属于彝语支,分3个方言。
  柔若支系,2200人,分布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兰坪县,少量分布在泸水县,说柔若语,属于彝语支。
  阿侬支系,7000人,分布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福贡县,自称阿侬,多数已改用傈僳语或汉语,仅有380人说阿侬语,属于侬语支。
  独龙支系,6500人,分布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县的丙中洛区,自称也是阿侬,说独龙语贡山方言,属于侬语支。

怒族的历史

  
怒族
怒族
怒族的族源极为复杂。现在的怒族由自称“阿龙”、“阿怒”、“怒苏”及“柔若”的4个支系组成。从兰坪、福贡等地发现的古人类遗址推断,说明早在三四千年前,怒江地区就有人类在这里生活。从匹河蜂氏族66代父子连名家谱的史实推断,怒族先民最迟在三国时就已生息在这片土地上了。从中国古代的行政区划来看,怒族生活的地区在西汉时属益州郡;魏晋时,属云南郡、西河郡、永昌郡。到了唐代,中国古代史籍才有关于怒族的记载。南诏时,属铁桥(今巨甸)节度使、剑川节度使、永昌节度使。大理政权时,在兰坪设澜沧郡,后改兰溪郡,辖兰坪、碧江、福贡等地,泸水属永昌府。
  元朝后,中国古代史籍对怒族的记载开始从含混转向具体。最早提及怒族先民集团及其居住地域的书首推《元混一方舆胜》。书中载道:“潞江俗名怒江,出潞蛮”。元时,怒族地区属丽江路云龙巨甸军民府和永昌府。明初之《百夷传》首次使用“怒人”一词,书云:“怒人目稍深,貌尤黑,额颅及口边刺十字十余”。该书对怒族的分布、体质特征、生活习俗等都作了简单记载。
  明朝后,中央政府封纳西族木氏为世袭丽江土知府。兰坪、碧江和福贡的部分地区为木氏下属之兰州罗氏土知州管辖,贡山和福贡的部分地区为木氏下属的康普土千总禾娘和叶枝土千总王氏管辖。)
  清雍正元年,废丽江木氏土知府,改设流官,兰坪归属丽江,土知州罗氏迁往兔峨,辖兔峨、碧江等地。1752年,清政府为加强对怒族地区的统治,设置了六库、老窝两个土千总,后又增设卯照土舍、鲁掌土舍、登埂土舍,隶永昌府。福贡、贡山属维西守备厅,隶丽江府,先后受康普、叶枝土司管辖。民国开元后,云南都督蔡锷令李根源向怒江地区派了“怒俅殖过队”,分别进驻知子罗、上帕、菖蒲桶,并建起了3个相应的“殖边公署”,后改为设治局。兰坪、碧江、福贡、贡山4个设治局隶丽江行政专员公署,泸水隶保山行政专员公署。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实行民族平等与民族团结的政策,推行民族区域自治。怒江和平解放后,废设治局,立县人民政府。1954年8月,成立怒江傈僳族自治区,1957年1月改为自治州,州府曾设在怒族聚居的碧江县城知子罗镇,辖碧江、福贡、贡山、兰坪、泸水五县。其中贡山于1956年改设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1986年碧江撤县,原属碧江县的怒族聚居区成立匹河怒族乡,属福贡县管辖。州府今在泸水六库镇。
  几千年来,怒族就一直生息繁衍在这个被誉为“东方大峡谷”的怒江峡谷中,与后来的其他兄弟民族一道,开发经营着怒江这片神奇而富饶的土地,创造了独具特色的历史文化,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维护了国家的主权及领土的完整,为怒江社会经济的发展做了开拓性的工作,在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中做出了难能可贵的贡献。
  历史上,怒族人民为了争取生存权而不断掀起了反压迫的斗争。19世纪中叶后,英国殖民势力不断向怒江地区侵略扩张,美、德、法等帝国主义者也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及名义侵入该地区进行文化侵略、分裂祖国及谍报等类的活动,激起了怒江地区各族人民的极大愤怒,不断地掀起了反帝反侵略的斗争,其声势在国内引起了较大的反响,使清朝廷及地方政府大为震惊。
  1948年前后,在全国革命节节胜利的大好形势下,怒族人民与怒江的其他民族一道在各级地方党组织的领导下,积极参加了怒江的和平解放事业,并为怒江的和平解放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与此同时,怒族人民不仅加入了保卫新生政权的革命运动,还积极地支援了西藏的和平解放。1959年大军进藏,怒族人民积极为解放军背粮、修路,为西藏的和平解放及祖国的统一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怒族的文化

语言文字

  怒族内部分为四个具有不同文化渊源和语言相异的支系。由北向南,居住在西藏自治区察隅县察瓦龙乡和云南省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丙中洛乡和捧打乡的怒族称“阿龙”,人口近7000人,过去又叫“贡山怒族”;居住在云南省福贡县上帕镇和鹿马登乡的怒族称“阿怒”,人口约6000余人,过去又叫“福贡怒族”;居住在今福贡县匹河怒族乡的怒族称“怒苏”,是人口最多的一个支系,有8000多人,因匹河乡过去属原碧江县,因此又称“碧江怒族”;而居住在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澜沧江两岸兔峨乡的怒族称“柔若”,人口2000余人,过去又称“兰坪怒族”或“兔峨怒族”。
  怒族人口虽然不多,但四个支系却分别使用四种不同的语言。这四种语言都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但语支未定。其中,怒苏语、若柔语和彝语支语言相近,并有一些词根相同的词汇;而阿龙语和阿怒语与彝语支语言相去甚远,有类似景颇语的特点。尤其是阿龙语和独龙语基本相通,是一种语言的两种变体方言。
  在怒族各支系中,由于长期和周围傈僳、藏、白、汉、独龙等民族相处杂居、联姻通婚、交流来往,因此双语现象和多语现象较为普遍。许多怒族居民除了本民族语言外,分别都能说傈僳语、汉语、藏语和白语。而在阿怒人中,本民族语言已退化为家庭语言,社区交往转用傈僳语的趋向较为突出,同时,当地的傈僳语中也吸收了不少阿怒语的成份。
  怒族各支系的语言都没有相应的文字,并且不同村寨的方言亦有一定的区别。人们世世代代用口语来传承本民族的历史文化,进行人际交往,交流思想感情。历史上曾一直沿袭古代“结绳记数”、“刻木记事”的原始方法来记录和传递信息。
  新中国成立以后,在怒族地区发展了以本民族语言为辅助工具择用汉语文为主的民族教育事业,从而促进了本民族经济文化的发展,提高了劳动者的文化素质。每年都有相当数量的怒族子弟上完小学到初中,获得九年义务制教育,有的还分别毕业于高中、中专以至大学,成了本民族的知识分子。

宗教信仰

    怒族的宗教信仰,主要是本民族的原始宗教,其发展可分为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和祖先崇拜三个阶段。
  自然崇拜是指怒族所信奉的原始宗教尚处于较低级的万物有灵阶段。在他们看来,自然界中的日月、星辰、山川、河流、巨树、怪石等一切现象和事物都有神灵存在,并支配着人们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如,水火崇拜主要表现在捕鱼捞虾的祭祀活动和天旱水涸时的祈雨仪式,以及对灶神的祭祀和对火塘的禁忌当中。而山石崇拜则集中表现在对崖神的崇拜与祭祀活动当中。
  在怒族原始宗教里,崖神常常同山神、猎神以及雨神、谷神等神祗混为一体而难以区分。如在怒苏人中,崖神“米处于”仅仅是司某种疾病的鬼神之一;但在阿龙人中,崖神“吉米达”,是集山神、猎神、谷神、生育神、婚配神和保护神于一身的重要神祗。它主宰着山林的茂盛衰落和野兽的出没,主宰着谷物的生长,也主宰着人间的疾病、婚姻和生育,甚至还主宰着自然界的阴晴雨雾和月缺月圆。几乎较大的溶洞和崖壁都有崖神的传说。传说中的崖神几乎都是人变的,有男有女而以女性居多。这一点在怒族男子出猎之前和出猎归来之后对女猎神顶礼膜拜的祭祀活动和有关女猎神的诸多传说当中尤为突出。这些传说中的各种崖神同凡人一样,有配偶家庭,有七情六欲。他们之间有悲欢离合,也有相互仇杀,更有善恶之分。善良的崖神能庇护人畜平安,带来好运;邪恶的崖神或给人降灾致病,或掳人妻女。有关这方面的神话传说,在怒族民间文学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正因为如此,人们对善良的崖神虔诚朝拜,供以大量祭品;对作恶的崖神异常惧怕、敬而远之,或采取顺势巫术,满足其欲求,限制其恶行。而无论是祭拜还是巫术,都充满了原始的生殖崇拜和性器官崇拜遗迹(何叔涛:《贡山怒族的崖神崇拜》,《怒江文史资料选辑》第14辑)在此过程中,人们把酷似人体的溶岩和山峰,视作崖神的化身加以膜拜。
  总之,怒族原始宗教中对崖神的祭拜,已逐步取代了对其他鬼神的祭拜。而“朝山节”祭拜崖神,成了最主要的宗教礼仪。

文学

  怒族民间文学的式样丰富多彩,内容浩若烟海,丰富了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文化宝库。直至20世纪五六十年代,怒族除李卫才创作的《怒江在歌唱》首次参加全国少数民族业余文艺汇演,并获奖;《歌声飞出心窝窝》被省、中央广播电台录制成唱片,唱遍全国。怒族的文学式样仍是以民间文学为主的。1980年后,怒族的文学事业在各级党政领导及学术团体的关怀、支持和帮助下,开始起步,怒族民间文学工作者崭露头角,许多作品发表于省内外报刊上。1988年出版的《怒族民间故事》和1989年出版的《福贡县民间文学集成卷》,这两部作品的出现对推动怒族民间文学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更为可喜的是,一些怒族民间文学工作者还将触角伸入到文学创作领域。1996年出版了怒族作家的小说集——《诅咒崖》,填补了我国少数民族文学的一项空白,也预示着怒族作家文学的到来。

歌舞

  怒族的歌分为“火塘边坐唱的歌”及“婚礼歌”两大类。前者的内容涉及到一个氏族、家族的历史、生产生活经验等一系列内容,如同一部看不见的教科书,承载着怒族的历史与文化。这种歌的特点是歌词多为对偶,声调低沉而浑厚,旋律基音为5162,即徵、宫、商、羽调式。多由老人吟唱,歌时饮酒助兴,情至深处就时而喜笑颜开,时而怆然泪下。"婚礼歌"的旋律流畅、喜悦、婉转悠扬,基音为152,即宫、徵、商调式,演唱方法是一人领唱,众人附和,歌唱时,参与者都手拉手地围成圈或围着火塘或围着篝火边唱边跳。
  怒族的乐器有“达比亚”、“几咪”、“独独丽丽亚”、“匹丽丽亚”、小三弦、芦笙及竹箫等。
  怒族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歌舞均有悠久的历史。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发现的流传下来的舞有120多种。内容涉及到历史、宗教、习俗、军事、生产生活等方方面面。舞蹈动作粗犷敏捷、深刻细腻,旋律刚健有力,节奏感强,基本上保留了古朴豪放的艺术风格。如《反弹琵琶舞》、《双人琵琶舞》等都有很高的舞蹈技艺。这些的舞蹈不仅对研究其历史文化有重要价值,而且对中国古代舞蹈的研究也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甚至有"文物"功能。
  1949年后在党和政府的培养下,怒族的文艺工作者们在整理、挖掘、发扬本民族音乐舞蹈的基础上,结合现代音乐舞蹈的实际创作出了很多歌颂新中国、歌颂共产党的歌舞,如《歌声飞出心窝窝》、《怒江在歌唱》、《怒族姑娘》、《蝴蝶舞》等都很有影响。随着时代的进步及民族间文化交流的不断深入,怒族又将相声、小品、花灯、快板等艺术形式吸收进来,使其文艺形式更加异彩纷呈。

服饰

  
怒族服饰
怒族服饰
怒族服饰的风格古朴素雅,男子的传统服饰为交领长衫,及膝长裤,穿时前襟上提,束腰带,扎成袋状,以便装物。蓄发,用青布或白布包头。裹麻布绑腿。妇女穿右开襟上衣,长及脚踝的裙子,套黑色或红色的坎肩。年青姑娘喜欢在裙外系有彩色花边的围腰,已婚妇女的衣裙上都绣有花边。妇女头部及胸部多用珊瑚、玛瑙、贝壳、米珠、成串的银币装饰,戴钢质大耳垂于肩部。男女都喜欢用红藤作缠头和腰箍。贡山一带妇女喜用精致的竹管穿耳,体现其独到审美观。 
   
怒族服饰
怒族服饰
怒族妇女善于织麻布,因而怒族男女服装多由麻布制成。男子蓄发,用青布或白布包头,都穿交领麻布长衫,穿时前襟上提,用腰带系紧,使其成袋状,以便装物。贡山妇女不穿裙,而是在裤外用两块彩条麻布围身腰部和足踝部。头部及胸部还多用珊瑚、玛瑙、贝壳、料珠、银币穿成串作为饰品,耳戴垂肩大铜环。贡山地区妇女不戴耳环,而以精致的竹管穿两耳为饰,体现了她们独特的审美情趣。
    怒族服饰的风格古朴素雅,男子的传统服饰为交领长衫,及膝长裤,穿时前襟上提,束腰带,扎成袋状,以便装物。蓄发,用青布或白布包头。裹麻布绑腿。妇女穿右开襟上衣,长及脚踝的裙子,套黑色或红色的坎肩。年青姑娘喜欢在裙外系有彩色花边的围腰,已婚妇女的衣裙上都绣有花边。妇女头部及胸部多用珊瑚、玛瑙、贝壳、米珠、成串的银币装饰,戴钢质大耳垂于肩部。男女都喜欢用红藤作缠头和腰箍。贡山一带妇女喜用精致的竹管穿耳,体现其独到审美观。
   
怒族男子服饰
怒族男子服饰
怒族妇女善于织麻布,因而怒族男女服装多由麻布制成。男子蓄发,用青布或白布包头,都穿交领麻布长衫,穿时前襟上提,用腰带系紧,使其成袋状,以便装物。贡山妇女不穿裙,而是在裤外用两块彩条麻布围身。
    怒族男女佩饰繁多,成年男子均在左腰佩挂砍刀,右肩背弩弓及箭包。怒族妇女喜欢用红藤缠绕于头部、腰部和足踝部。头部及胸部还多用珊瑚、玛瑙、贝壳、料珠、银币穿成串作为饰品,耳戴垂肩大铜环。贡山地区妇女不戴耳环,而以精致的竹管穿两耳为饰,体现了她们独特的审美情趣。

建筑

  怒族的住房大多建在向阳的台坡上,一般须面向沟渠,《维西见闻记》中载,怒族“覆竹为屋,编竹为垣”。房屋多为干栏式竹楼、木楞房和土墙房、石片顶房。
  干栏式竹楼俗称“千脚落地”,主要用木桩、木板或茅草、竹蔑笆建盖而成,一般是两层楼房,楼上住人,楼下关牲畜。住房分两间,外面待客,屋子中置一大火塘,火塘上放着铁三脚架或石三脚架;内屋为存放粮食和作卧室的地方,外人不得随便入内。这种房舍简单,极易建筑,也便于迁徙。
  
怒族民居室内
怒族民居室内
木楞房的营造有两种:一种是楼式木楞房,即以圆木横架垒墙后在墙上面铺一层木板或篾笆,再在木板篾笆上架木垒墙,用木板或茅草覆盖房顶,房上层为人居住,下层为畜厩;另一种是落地木楞房,即在挖平的地基上直接营造的一层木楞房。这种房屋,其特点是结构牢,冬季温暖,但光线极差。
  石片顶房和土墙房。石片顶房是用当地出产的一种风化石,破成石片盖顶的房子,是一种别具一格的住房。土墙房则是在较平缓的地方打好石脚后,四周舂上土墙,并以墙抬梁,用草或木板盖的房子。
  建盖新房是怒族人的大事,因此,一户盖新房,全村人都来帮忙。盖房前,主人首先备好材料,建盖时,全村男女都来帮助。新房落成后,主人家要以酒肉酬谢帮忙盖房的人。

怒族的生活习俗

饮食

  
怒族烤粑粑
怒族烤粑粑
从食品种类来看,各地怒族均以玉米为主食,此外还有部分稻米、荞、麦、青稞(主要是北部怒族地区)、高粱、小米等谷物。肉类食品除猎获物外,主要有猪、鸡、牛、羊。过去怒族极少种植蔬菜,现在已有较大的改变。蔬菜种类主要有青菜、白菜、南瓜、洋丝瓜、黄瓜、豌豆、四季豆、马铃薯、萝卜、蔓菁、辣椒、葱、蒜等。此外,各地怒族均有以漆树籽榨油食用的习惯。
  玉米的食用方法多为煮粥,加工和食用方法较为考究。先用木制脚碓将风干的玉米粒适量泼水后舂成去皮的玉米瓣,吃时将玉米瓣加上豆类和肉食在土锅中熬成粥,可稠可稀。虽然这种加工烹饪方法费工费时,但因去了玉米表皮,吃时清香爽口,故至今这种方法仍是各地怒族的传统食俗。此外还有爆玉米花,烤青玉米棒,或与大米、荞麦等其他谷物共煮的食法。
  面食加工方法中以阿龙支系的石板煎饼最具本民族特色。这是用当地所产的石板做平底煎锅所摊烤的薄饼。石板质地细腻平滑,火烧不裂,烤制煎饼不糊不粘,色、香、味俱佳,食者赞不绝口。
  对于孕妇和病人来说,漆油炖鸡是必不可少的滋补食品。其方法是先炒后煮,特点是香味浓郁。而招待贵宾的佳肴则是“侠拉”,在阿龙语中意为“酒焖鸡”。方法是将鸡肉用漆油或酥油炒至肉色变白,水干流油时加入水酒,再炖煮。特点是酒中有肉,肉中有酒,酒肉合一,味道鲜美,香甜中带辣,妙不可言。而在逢年过节、亲友团聚之时,则吃油煎小米饼(俗称“仙米粑粑”)和肉拌饭。肉拌饭在怒苏语中称“其考一”,即大家把各自带来的饭和肉、菜放在大簸箕中拌匀,席地而坐共同分享。
  酒在怒族饮食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无论男女老少皆以善饮著称,招待亲友,亦往往以酒代茶,酒杯不分彼此。每年秋后,几乎家家酿酒。其种类有阿龙支系用玉米面酿制的“古都酒”,若柔支系的高粱酒,怒苏支系和阿龙支系用玉米、籼米、鸡脚稗混合酿制的“杵酒”、“浊酒”。从工艺上看,有自然发酵的,也有加酒粬发酵的;有一次酿成的,也有蒸馏重升而成的。饮法上有直接用竹筒酒碗喝的,也有滤糟筛泌之后才饮的,还有用数根竹管插进泥封酒坛中,众人共同吸饮的。遇到知心朋友,还要一起喝“同心酒”。两人搂肩搭背,嘴脸相贴,同时将一碗酒灌入双方口中,一饮而尽。
  茶是仅次于酒的重要饮料,怒族人一般好饮烤茶。过去茶叶靠内地输入,如今怒族村寨已有茶园和茶厂。在北部怒族地区,由于受藏族饮食文化影响,阿龙人也喜欢打酥油茶,如无酥油,则以漆油、猪油代替。

怒族的婚俗

  怒族的婚姻,基本上是一夫一妻制,但也还有许多原始婚姻的残余。如亚血缘族内婚,其配偶关系,大都在同一氏族甚 至同一家庭内部都进行,即除亲生父母、子女,亲兄弟姊妹外,叔伯兄弟姊妹之间,表兄弟姊妹之间均可婚配,甚至不同辈分之间也可婚配。此外,普遍还保留着“妻兄弟妇”的转房制。一些氏族,家族头人也有多妻的现象。男子婚后即与父母 分居,组成小家庭。财产继承以幼子为主。世系按父系计算, 碧江的怒族普遍进行父子连名制,它是作为父权制血统和财产 继承权利的一个重要标志。
不用语言的恋爱
     语言是人们交流思想的工具。青年男女谈情说爱,以语言 交流思想,表达爱慕之情,这已是尽人皆知。但是,怒族青年 男女在相恋的初期就不用语言,而是以清脆的“达变”(怒族琵 琶)的曲调和优美动听的“拟力”(怒族口弦)的乐曲代之。怒族人民勤劳勇敢,能歌善舞,特别善于演奏器乐。怒族的琵琶和口弦应用范围很广,表现力非常丰富。人们的生产劳 动,生活情趣,谈情说爱都能表现出来。一般来说,怒族青年男女在恋爱的初期,男青年是以琵琶来表达思想感情,传情达 意的,女青年感到自己的意中人来求爱了。也必然会以口弦对答。据说,这种对答,不仅可以表达爱慕之情,流露心中的秘密,而且还可以提出疑问,进行答辩,甚至还可以共同商讨有关事宜。这样以曲代谈的恋爱方式,双方可以不说一句话,完全靠演奏曲调,但双方都能意会,直到情投意合为止。 听一些怒族老人讲,有的怒族青年男女从恋爱到完婚都没 有讲过几句话,这在世界各族的婚俗中不能不说是奇迹。
羊毛抹子结深情
     怒族妇女的腰间总是有挎着一个用细藤蔑做成的“小搭弓” (即小篾箩),一撮撮羊毛线从里面飞出来,通过她们巧手加工,千丝万缕的线团在不知不党中变成一双双别具风情的羊毛袜子。你不要小看这双羊毛袜子,它是怒族妇女爱情的凭证。
相传,很久以前有位叫阿贝的怒族姑娘爱上了怒族小伙子阿嘎。 可是,阿贝不好意思当面向阿嘎倾吐自己的衷情。每当她思念阿嘎时,就情不自禁地拿来一团团羊毛,搓呀、编呀,情思牵 动着手指,催着她的心,线团变成了一双美观大方温暖的羊毛 袜子,阿嘎接过这双缀满深情厚爱的袜子,知道了姑娘的心事,最后结成终生伴侣。
     这种用羊毛袜子作为递送情思的信物,不会说话的媒人,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姑娘若爱上对方,送上的羊毛袜子被收下来,就意味着爱情的成熟,已婚男子穿上妻子编织的羊毛袜子,有“翻几座山不觉累,跨几要江不畏难”的感觉;远离家乡 多少年,依然惦恋着妻儿。妻子在家,也不会把自己织的羊毛袜子送给其他的人。因此,在怒族中很难听到喜新厌旧,丢下妻室儿女不管的事。 婚姻自主怒族青年小伙子善弹琵琶,妇女酷爱吹口弦。他们在共同的生产劳动中和社交活动中,常常用琵琶和口弦交流思想感情,倾吐爱慕之意,直到定下姻缘。
     定情后,双方背着阿爸、阿妈和长辈,用琵琶和口弦相互 约会,并互相赠送信物。男方送给女方一个自己精心制作的口弦,女方送给男方绣的花布烟袋。在口弦和烟袋上特意留有互相知晓的、表达双方真心相爱、永不变心的誓言印记,感情特别深厚的男女青年,还各剪发一束送对方珍藏,以表示生死与 共。到了彼此约定的婚期,新郎请几个最相好的朋友,背一背柴,一背明子(浸透松脂的易燃松柴)。一坛酒,去接新娘。到女方家后,女方还要煮酒、杀猪,做一顿最好的饭莱来招 待。然后,由新娘最亲密的女朋友和亲戚,随同前来接新娘的人,一起把新娘送到男方家。当他们来到男方家门前时,新郎 的舅舅或舅母又要敬陪送新娘来的每人一竹筒酒,新娘才跨迸男方的家门。一旦新娘进了家门,新郎便迎上去和新娘手拉着 手、前来贺喜的同辈男女青年也都涌上来和新郎、新娘拉成一 个圆圈,共同跳起“圆圈舞”、唱起“琵琶调”。
     第四天以后,男方家杀一头猪、酿一坛酒,由新郎新娘带 上随着送新娘来的人回到亲娘父母家里。这时,新郎把背来的 酒、肉送给女方父母,表示姑爷婚后第一次对老人的孝敬。然 后,领着新娘返回自己家里,至此,婚礼才算最后结束。

丧葬

  怒族丧葬仪式极为庄重,就其演变形式而言,其丧葬是由火葬逐渐演变为土葬的。怒族没有氏族公墓,只有家族坟地。墓地一般选择在房前屋后的坡台或阴森的丛林里,并要对准山峰的第2台,意思是前辈后辈都有靠山靠背。
  凡年长男子死,全村鸣竹号报丧,全村寨或全氏族都要停止劳动3天, 以示哀悼。吹竹号报丧时,巫师死吹4支,头人吹3支、有儿女者吹2支、未婚者吹1支。从人死到出殡,每天吹3次竹号(或牛角号),送殡时还要吹一次。妇女、 小孩死亡一律不吹。
  对死者的悼念一般由男男女女在堂屋内围成一圈,手拉手,边唱祭祀歌边跳祭舞,然后由祭师卜刀卦,唱诉与死者告别的祭词。尸体入殓时,除棺内垫上棉絮等外,还将死者的衣物等一并装入棺材。
送葬时,由大人手持长刀,边走边高喊,驱赶邪恶。落葬时请巫师破土。男性,要挖9锄泥土,女性挖7锄,然后其他人培土将棺木盖满为止,最后垒土盖上青石板。如果死者为男性,将他生前所用的弩弓、刀箭、挎包挂于墓旁;如死者是妇女,则将她生前所用的织具和炊具等挂在墓旁,意为死者到了阴间还要生活。送葬当天晚上,同家族的人要围坐在死者家吟唱挽歌。到深夜鸡叫头遍时进行分火仪式。分火时,请巫师将自家火塘中余灰全部清除出屋外,并在屋内重新生一灶火,表示已清出死者之火,重新烧的是活者之火以示今后不让死者扰乱活人。  
    怒族没有祖先崇拜的习惯,不供奉祖先灵牌,人死安葬后除第一年垒坟上坟外,以后不再扫墓。
  贡山的怒族人未死不能做棺材,人死后有迁坟的习惯。信奉藏传佛教的人则实行火葬,葬时请寺庙喇嘛念经超度,并以藏俗在死者坟前立麻布幡数面。死者若是天主教徒,则由神甫作祈祷,埋葬后垒坟,并在坟前立一个十字架。

禁忌

  婚姻禁忌:贡山怒族严禁族内婚,外甥有优先娶舅父女子的权利。天主教传入后,怒族中信教群众之婚姻则受教会限制,规定教徒不许与非教徒成婚,教徒婚姻须经神甫许可,婚礼由神甫主持,并在教堂举行,不宴宾客。
  丧葬禁忌:贡山怒族行棺葬,但忌人死前做棺。若夫妻合葬,妻子要面向丈夫曲肢。年长男子死,须鸣牛角报丧;妇女死则不报丧。凡成人死,全村社禁止劳动生产3天,前往丧家吊唁。随葬品忌铁器等。
  宗教信仰禁忌:兰坪县菟峨区怒族祭山林时,阖族男生参加,禁其他民族成员及本族妇女参加;碧江河地区腊乌期、拉甲约两氏族过谷神时,参加必须是成年男子,未成年男子及妇女不能参加。  
  礼节禁忌:按照怒族的礼节,到怒族人家做客应带些烟、酒之类作礼物。客人不接受同心酒是对怒族同胞的不礼貌,将失去怒族同胞的信任。火塘上方的神位不能坐人,也不得从这里经过。忌讳别人踩踏自己的影子。儿童要禁食熊、虎、豺肉,禁食鸡爪、鸡血,妇女在40岁前不吃心肺。
  怀孕禁忌:妇女怀孕后不能爬山、不能过江河、不能进仙人洞;不能看形态丑陋的东西;不能到老人的位置前去;不能去神秘的地方;妇女生孩子,男人不能在场;产后一个月不能用凉水洗脸;妇女不能跨越弓箭、长刀及背板,不能参与杀猪、杀鸡,不能参与家族的重大祭祀活动。妇女坐月子期间,外人不能进入产妇家门。
  生活禁忌:未婚男子不能与青年妇女在较远的地方行走,或久坐一处。主人的卧室不允许外人进入。贵客来访,要请客人吃石片烤饼和暇拉。妇女不能参加宗教活动,妇女不能犁田。已婚妇女未经丈夫充许不准参加社交活动。不能砍伐神树,也不能在神树及祭神的岩石下大小便。小孩不能浪费粮食,不能躺着吃喝。不能随便出入家族的坟地。不能蹬踩、跨越三角,也不能任意搬弄三角。
  生产方面禁忌:怒族亦有不少禁忌。如:不祭山神,不能开荒;不祭地神,不能下种;不祭猎神,不能狩猎;不祭水神,不能捕捞;不祭谷神,不能收割;不祭树神,不能砍伐;狩猎途中如遇路人,不能继续狩猎,需改日再去。怒族打猎获得的猎物见者有份。

怒族的节日

怒族春节

  怒语称“吉佳姆”,即过新年的意思,又称为“盍司节”。每年从农历十二月底至正月,碧江、福贡、贡山、兰坪、维西等县的怒族过此节,节期十五天。
    节前,各家各户忙着杀猪、舂籼米粑和糯米粑、酿“咕嘟酒”。除夕晚上,家中的男女老幼要举行“那作莫”仪式,祈祷新的一年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初一至十五,村寨里举行各式各样的文娱活动。

仙女节

  又称“鲜花节”,贡山一带怒族地区民间传统节日。每年农历三月十五日举行,至十七日结束。
  节前,先选几个钟乳岩洞作为仙女洞,节日之时,各村寨的怒族群众采上一束束杜鹃花,带上玉米粑粑,炒面、咕嘟酒等祭品,到各自选定的仙女洞去朝拜。诵经祝辞之后,众人祈祷仙女保佑村寨粮食丰收,人畜平安。祭毕,各家饮酒聚餐。节日中还进行唱歌、跳舞、讲故事、赛球、射箭等文娱活动。

祭天节

  又称“祭山林”,碧江、福贡、贡山等县怒族地区的民间传统节日。多在每年桃花欲开之时举行。
  祭祀之前,要在村寨附近的核桃林旁选一块空地作祭场。节日当天,寨子中的男性都集中在祭场上,由巫师主持仪式,猪、羊等为祭品,以祈求天神保佑全寨风调雨顺。祭毕,众人将祭品分而食之,但不能带回家中,否则是对神灵的不敬。“祭天节”过后,众人不能在祭场附近的神林打猎,更不能砍伐林中的树木。此节不许女性参加。怒族地区目前只有少数村寨还举行“祭天节”。

祭谷神

  怒语称“汝为”,碧江县匹河一带怒族民间传统节日。每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九日举行。
  祭谷神不许妇女儿童参加。届时寨中的男子们抬着祭品到预先选定的场地,主持仪式的巫师叫人砍一枝金竹、一根芦苇和一枝青枫栎插在场上,进行祭祀,祷告谷神保佑来年庄稼丰收。祭祀完后,大家生火煮饭,和着米饭将祭品分而食之。

新米节

  新米节是兰坪一带怒族的传统节日。新米节在每年稻谷成熟时举行。各家各户从熟地里割下一些稻谷,舂成米,并杀一只鸡,做一顿新米饭,先将鸡肉和米饭给狗吃然后全家再吃新米饭。

怒族名人

  阿洪(生卒年不详):传说生于云南碧江县一区九村,生年适逢怒族第十一代祖先赤赤维时代,即距今八代以前。当时传说有一个“白衣”放人统治着怒江地区和怒族人。“白衣”人的统治很残酷,迫使怒族人民不断起来反抗。阿洪就曾领导怒族人击败“白衣”人的侵扰。据考证,所谓“白衣”人就是今天傣族的先民。阿洪生前曾居住“依洛夫”及“通屋腊斯”岩洞,死后有四处墓葬。依洛夫洞穴在今云南省怒江州原碧江县匹河西岸怒族居住的托别村下约两公里,在洞内高约十米、宽约十米的灰褐色水成岩壁上,用土红颜料画有几幅线条粗犷的画像。相传,这些崖画都是阿洪画的,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的历史意义。

  虐罗虐及(生卒年不详):云南碧江怒族第36代祖。传说他有四子:长子拉黑,次子拉欧,三了拉穷,四子拉赊。今碧江八村的怒族为次子拉欧的后代,九村为三子拉穷的后代,七村的部分怒族为四子拉赊的后代。据说长子拉黑因出生后不断啼哭,按照怒族习欲必须迁居方能止啼,故迁至高黎页山以西的墨河、狄秀江一带居住。其后人与当地土著居民逐渐融合,子民繁衍基本居住两地。居墨河者称为“曼娃”,居狄秀江者称“逖秀龙”,至今已有27代,并发展演变为独龙族。是以今当地怒族和独龙族往来频繁,互称亲戚,关系密切。

  哇详水(生卒年不详):十七世纪云南怒江福贡县木古里怒族第九世祖。从其第一世祖仆纳庆传至哇详水、哇启独,距今约有280年历史。随着人口逐步增长和赋税进一步增加,荒地逐渐被开垦,各族之间甚而怒族之间已将土地看作自己重要的私人财产。其女出嫁到碧江三区的怒族村落时,割去一块名叫鱼独的土地作为陪嫁。为防止碧江三区的怒族乘机侵入,引起土地纠纷,哇详水主张双方划定界线,从此各家族纷纷仿效,致使木古里怒族与碧江三区的怒族划定了辖区界线。由于各个家族土地界线分明,迁徙流动减少,逐步形成了比较稳定的村落,有利于社会经济的稳步发展。

  邓扒才(1943~):云南福贡人。建国后培养起来的第一代怒族干部,对在怒族地区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带领怒族人民致富奔小康作出了一定的贡献。邓扒才196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生产队会计,乡武装部干事,中共福贡县马吉区委书记,怒江傈僳自治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福贡县马吉乡人大主席团主席,是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

  李绍恩(1959~):云南兰坪县人,毕业于云南大学政治系哲学专业。曾任兰坪县委党校理沦教员;兰坪县委宣传部长;怒江州委党校理沦教员及教务处主任、怒江州委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等职。发表(出版)过数十篇共50多万字哲学社会科学方面的著述,参与有关部门(受省、州钉关部门之聘)撰写过一些书籍,研究过一些课题。1982—1988年,研究云南各少数民族的哲学社会思想及宗教信仰;1989—1990年,主要从小怒之江各民族历史、文化、宗教等方面的研究。此间完成了《兰坪县怒族志》初稿;1991年,主要研究怒族支系“若柔”人的语言,在此间完成了《怒族若柔语语言资料集》-书;1992年,跟从云南省社会科学院民族学研究所研究员刘达成先生研究并编撰《中国民族文化大观·怒族卷》,接着撰写《少数民族妇女·怒族》一书;参加云南省“八五”社科大型课题《云南省少数民族地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没研究》的研究工作,并承担第十章的编撰工作;完成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学习参政》一书的编撰统稿工作。

  耿地荣(1943~):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匹河怒族乡老母登村人,民间著名骨科医师,有对人体任何部位的骨折、粉碎性骨折都能治愈的高超技术,人称其为“神医”,曾给方圆百里的上千病人治病。还治愈了一个在某县医院住院达一个多月但仍医治无效,要求其亲人签字准备施行截肢手术的双腿粉碎性骨折的危重病人。类似的病例不胜枚举。

  波益斯:在福贡县匹河怒族乡的波益斯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他生长在“猎王”家庭里,12岁时迷上怒族传统弹唱器乐“欧得得”,以此为素材创作出了许多抒情欢快、深受群众喜爱的歌舞,被省有关部门授予“民间音乐师”。“天保”工程实施后,波益斯毅然砸碎了祖传的猎枪、猎扣、弩弓、箭筒,做了一名称职的护林员。





    10
    2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184.183.148.*在 2012/3/13 7:08:04 发表
  • A pleainsgly rational answer. Good to hear from you.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