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5761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醉清风 (2010/9/16 12:01:42)  最新编辑:醉清风 (2010/9/16 12:02:09)
诗经·国风·唐风·采苓
目录[ 隐藏 ]
诗经·国风·唐风·采苓

原文


    采苓采苓,首阳之巅。人之为言,苟亦无信。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
 
    采苦采苦,首阳之下。人之为言,苟亦无与。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
 
    采葑采葑,首阳之东。人之为言,苟亦无从。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

英文翻译

 
    Would you gather the liquorice, would you gather the liquorice,
    On the top of Shouyang?
    When men tell their stories,
    Do not readily believe them;
    Put them aside, put them aside.
    Do not readily assent to them;
    And, when men tell their stories,
    How will they find course?
 
    Would you gather the sowthistle, would you gather the sowthistle,
    At the foot of Shouyang?
    When men tell their stories,
    Do not readily approve them;
    Put them aside, put them aside.
    Do not readily assent to them;
    And, when men tell their stories,
    How will they find course?
    Would you gather the mustard plant, would you gather the mustard plant,
    On the east of Shouyang?
    When men tell their stories,
    Do not readily listen to them; –
    Put them aside, put them aside.
    Do not readily assent to them ;
    And, when men tell their stories,
    How will they find course?

注释


  1、苓:《通释》:“苓为甘草,而《尔雅》为大苦,则甘者名苦矣。”

  2、首阳:首阳山。在今山西永济县南。

  3、为(伪wěi):“伪”的借字。为言:即伪言。《传疏》:“古为、伪、讹三字同。《毛诗》本作为,读作伪也。为言,即谗言。”

  4、旃(粘zhān):之,代词。

  5、苟:且。无然:不要相信真实这样。然:是,对。

  6、苦:《集传》:“苦,苦菜,生山田及泽中。”

  7、与:用,采用。《集传》:“与,许也。”

  8、《毛传》:“葑(封feng),菜名也。”

译文


  采黄药啊采黄药,首阳山顶遍地找。有人专爱造谣言,切勿轻信那一套。别信它呀别信它,流言蜚语不可靠。有人专爱造谣言,到头什么能捞到?
 
  采苦菜啊采苦菜,首阳山脚遍地找。有人专爱造谣言,切勿跟随他一道。别信它呀别信它,流言蜚语不可靠。有人专爱造谣言,到头什么能捞到?
 
  采芜菁啊采芜菁,首阳东麓遍地找。有人最爱说假话,切勿信从随他跑。别信它呀别信它,流言蜚语不可靠。有人专爱造谣言,到头什么能捞到?

诗经故事


  晋献公征骊戎,抢回了一对姊妹花,花解语、很喜欢,自然收入了宫中,叫了个骊姬,这一对异国美人把上了年纪的晋献公待奉的是体体贴贴、周周到到、舒舒服服,晋献公宠她俩啊!

  骊姬给晋献公生下了儿子奚齐,晋献公爱屋及乌,就想废了太子申,让奚齐大一点来做太子。这天他把太子申和几个公子都叫了来,说:“你们都大了,该为国家出份力了,曲沃是我们祖先的供奉地,蒲邑靠近秦国,屈邑靠近了狄族,这些地方都得我们自已人去守,我才放心;申就去曲沃,重耳去守蒲邑,夷吾就去守屈邑了,这样我才放心啊!”几个儿子都听了老爸的话,去了各自的城池。献花公和他的骊姬还有儿子奚齐留在了都城绛。

  太子能领兵打仗了,献公就派他东征西讨,太子一领兵,晋国的聪明人就觉得太子的地位有点玄了。

  献公越来越老了,看着眼前的绝色美人,爱也爱不够哦;又想到自已的几个如狼似虎的长子,就害怕将来骊姬遭罪受,想来想去的想了很久,一天他把骊姬叫身边,说:“我想把太子废掉,让奚齐当太子。”骊姬并不感到突然,沉思了一下,眼泪刷的就掉下来了,“怎么啦?怎么啦?好好的哭个啥?”献公一边说,一边把骊姬搂在怀中,用衣袖擦去她的泪水。

  “大王啊!申是太子多年了,天下诸侯都知道,他又多次领兵出征,为国家立下过大功,百姓们都归附他,若你要废掉他,大臣和百姓会把所有的原因都怪罪在我的头上,会说我是个坏女人的。”“有我在,他们谁敢怪你?!”“唉,他们嘴上不说,心里忌恨,愿大王千秋万岁,就是我和奚儿的福份了,废太子的事大王就别想了。”“我就这样做,看看谁敢反对!”“那我和奚儿就是被大王架在火上烤了,还不如自死的好,呜。。。”美人又哭开了,泪珠挂在美人的脸上,恰如花带露一般,实是让人心怜,“别哭,别哭,你一哭我心就疼了,此事以后再说,以后再说。”献公把骊姬抱的更紧了。

  献公的心事很快就让手下的人知道了,后来的日子中,有关太子不检点的消息就一次又一次的传到了献公的耳中,废太子的心也一天比一天重了。太子在曲沃,朝中的风言风语也传到过他的耳中,可他也觉得无奈,只有老老实实的去守护祭祀先祖的灵位,勤勉的办理着政事。

  奚齐九岁那一年秋,献公见此子聪明伶俐,秋猎时就带了他去,说是先学学驭车弓箭什么的,骊姬高兴的送那两爷子去了,刚回到宫中,小太监就来报事说太子进宫来了,求见父王请示今年祭祀的安排,骊姬让人快请太子进来。

  太子拜见了骊姬,骊姬对他说献公打猎去了,太子就把祭祀的安排要说给骊姬听听,骊姬忙摆摆手说:“那些事我们女人家是不懂的,太子还是见了大王再说吧。”“好吧,那就和母后辞别,我去寻找父王了。”“别急,我正有一件事要同你说呢。”“请母后示下。”“唉,也用不着这样多礼的,说话怪别扭的,大王这一阵夜里老做梦,老梦见你的母亲齐姜呢。”“哦,有这等事?!”“是啊,他对我说,你母亲在梦中老是拉着他哭呢,也不说话,我看是大王想你母亲了,也怪我没把大王侍奉好哦。”太子静静的听着,也不知该如何插言,骊姬就说了献公的一些日常起居方面的事,有把自已侍奉献公所做的事向太子说清的意思,后来骊姬说:“老是这样做梦也不是办法,说不定是你的母亲在泉下有什么事要大王管管了,你去曲沃祭祀你的母亲一下吧,回来把祭肉带来,也给大王安安神。”“好的,儿臣即刻就去。”太子申起身出了宫门,照直去了曲沃,祭祀他的母亲去了,祭祀时他想:也许是母亲托梦给父王,求他不要废我这个太子吧!

  献公围猎回宫了,这一趟玩的很是开心,特别是奚齐这小子在一块,献公更是高兴,亲手教会了奚齐驭车射箭,这小子倒也学的很快,还自驾车出,射了一只小兔子回来。所以献公人未进宫,笑声倒是先回来了。骊姬听见笑声,忙迎出了宫来,行完礼后,一把把奚齐拉到了身边,笑着问长问短的,一行人进了宫。

  落坐后,太监们很快的就送上了酒食,排开宴来,有太监对献公说:“太子为大王祈福,送来了太庙中的祭肉。”献公高兴啊,忙说:“那快快端来,寡人先尝尝祭肉。”小太监忙把桌子正中摆放的割得方方正正红黄油亮的一大盘祭肉送到献公面前,献公刚要下箸,“大王且慢。”骊姬在旁边拦了一下说:“这祭肉是从曲沃送来的,恐怕腐了,就不能吃了。”“呵呵,不会啦,以前也吃过的了,都没事的。”“以前都是在冬天啊,此刻秋暑正酷,曲沃路也远,若是腐坏的,吃下会拉肚子的。”“哦,那先试试吧。”献公夹起一小块祭肉抛于地上,仔细一看:“哟,却也做怪!地上怎有一个包拱起?!”“呵呵,大王眼花了,地上怎么会有包?”骊姬也俯下身来看:“真的有一个包哦,这地上怎会有包的?天天都在这吃饭呢,平日里不见包的。”“寡人看见祭肉落地后才鼓起的包呢!”“真的啊?!那这祭肉有点古怪,快叫麻狗来。”骊姬对小太监说,吓得战战兢兢的小太监忙出去到厨房里,把一条麻花子狗引了来,麻狗见了地上的祭肉,嗅了嗅,张嘴一口就吞了下去,献公笑了:“寡人说没事吧?可惜了一块祭肉了,去,引出去。”话音还没落地,却见麻狗一头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四腿登了几下,不动了,献公头上的汗刷的就下来了,对小太监喝道:“狗才!大胆!来人啦!”门外跑进上十个拿杖的宦官来,献公指着小太监对宦官说:“把桌上的祭肉,给这小子吃下去!”一个宦官走到桌旁,端起那盘祭肉,到了小太监身边,面无表情的说:“吃下吧!”小太监眼中含着泪,伸手抓起祭肉,大把的送入口中,也没咀嚼一下,就吞了下去,随即鼻孔中流出两道血来,一头倒在了地上。“可恶!可恨!可恼!传寡人的命,把厨房里的厨子和接触过祭肉的人,统统抓起来,严加审问!”“是。”十几个宦官抬着小太监的尸体退了下去。

  “大王息怒,看来祭肉腐了是不能吃的了,也怪不得厨子和小太监啊?”“这怎么会是肉腐了呢?这分明是世上最厉害的毒药啊!”“啊!可小太监和厨子们为何要下毒啊,下毒为何别的菜中没有啊?这祭肉可是太子送来的,大王还是不要多生疑心才好。”“太子!!!”献公的两眼瞪得又圆又大了。

  王宫里出事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都城,传遍了晋国,传到了太子的耳中,太子一听他送去的祭肉出了事,吓得没想清是怎能么回事,就跑到了新城去了,跑到新城后,太子有点醒悟了:我又没下毒,我干嘛跑啊?!这一跑,不是我下的也成了我下的毒了。接着传来的消息是献公听说太子跑了,更是大怒,派人就去把太子的师付先杀了,又派兵四处捉拿太子和太子的门人;

  太子一听,心反而定了,在一个四合大院中招集了手下,有门人来对太子说:“我们回都城去吧,这祭肉是送与骊姬手中的,我这也有骊姬找毒药的证据,在大王面前我们说的清的。”太子长叹一声说:“情况可以说清,我可以洗清罪名,可骊姬就没了,父王老了,没了骊姬会寝食不安,没了快乐,做儿子的,怎么能忍心夺去老人晚年中唯一的快乐呢?”“那我们就逃到别国去吧,晋国的公子都是要逃到别处去的,虢国不就有很多以前的公子嘛。”“背着弑父的恶名去投靠,谁人敢接纳我们啊?!罢了,从父王想废我那天起,我就把事想了很多次了,虽生于王室,享尽了人间富贵,可父子相疑,活着也了无情趣哦,我还是死了,了了父王的心愿算了。”说完,太子抽出佩剑,在脖中一抹,扑地一下,倒在了青石台阶上,手下都愣住了,没一个人来得急出手相拦的,良久,一哄而散;太子的血流在青石上,一阵风,把院中那棵老枫树上的红叶卷落在了太子身上,慢慢地把血迹掩藏。

  那一伙逃掉的门人,很快把事情的真像传遍了晋国上下,百姓们都知道了有人惯于说慌,同情太子的人一说起此事就落泪、就觉得太子不值,为了一个说谎的女子,竟然把命送了,他们唱着:
 
  采苓采苓,首阳之巅。人之为言,苟亦无信。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
 
  采苦采苦,首阳之下。人之为言,苟亦无与。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
 
  采葑采葑,首阳之东。人之为言,苟亦无从。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

鉴赏


  此诗的主题比较单一,意在劝说世人不要听信谗言。关于此诗的本事,一般论家都说是讽刺晋献公的。《毛诗序》称:“《采苓》,刺晋献公也。献公好听谗焉。”近人吴闿生《诗义会通》进一步申述其旨说:“献公听谗之事,莫过于杀太子申生,诗必为是而发。《序》不言者,人所共喻,无待更言也。”吴氏这一推断,虽无信史可征,但不为无据,姑录以备考。

  诗分三章,每章以托物起兴的表现手法开篇。所谓“兴”,依朱熹的解释就是“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第一章的“采苓采苓,首阳之颠”,第二章的“采苦采苦,首阳之下”,第三章的“采葑采葑,首阳之东”等等,都是用“先言他物”的手法以引起下文的。“苓”,一名黄药,又名大苦,叶似地黄。“苦”,是苦菜,亦作“荼”,似葵。“葑”,是芜菁,亦称蔓菁,俗称大头菜,根块肥大,可供蔬食。这三种植物,都是《诗经》时代人们生活的必需品,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诗人用这三种习见之物以起兴,从而表达自己“人之为(伪)言”“苟亦无信”、“苟亦无与”、“苟亦无从”的理念。

  “无信”,是强调伪言内容的虚假;“无与”,是强调伪言蛊惑的不可置理;“无从”,是强调伪言的教唆不可信从。语意层层递进,从而强调伪言之伪。接着诗人又用“舍旃舍旃”这个叠句,反覆叮咛,进一步申述伪言的全不可靠。至此,诗人所要申述的“人之为(伪)言”“无信”、“无与”、“无从”的理念已经阐述得淋漓尽致,无须再说了。假若世人都能做到“无信”、“无与”、“无从”,那么伪言也就没有市场,制造伪言的人也无立足之地了。故此诗人在每章的结尾用“人之为言(伪言),胡得焉”以收束全诗,表明造谣者徒劳无功。

  前人评此诗,谓“各章上四句,如春水池塘,笼烟浣月,汪汪有致。下四句乃如风气浪生,龙惊鸟澜,莫可控御”(戴君恩《读诗臆评》),又谓“通篇以叠词重句缠绵动听,而姿态亦复摇曳”(姚际恒《诗经通论》)。确实此诗在艺术表现上采用重章叠句、反覆咏唱的手法,造成一种回环复沓的旋律美,给读者以很高的艺术享受。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