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9864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醉清风 (2010/9/16 11:22:02)  最新编辑:醉清风 (2010/9/16 11:39:14)
诗经·国风·唐风·蟋蟀
目录[ 隐藏 ]
诗经·国风·唐风·蟋蟀

原文


    蟋蟀在堂,岁聿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除。无已大康,职思其居。好乐无荒,良士瞿瞿。
 
    蟋蟀在堂,岁聿其逝。今我不乐,日月其迈。无已大康,职思其外。好乐无荒,良士蹶蹶。
 
    蟋蟀在堂,役车其休。今我不乐,日月其慆。无以大康。职思其忧。好乐无荒,良士休休。

英文翻译

    The cricket is in the hall,
    And the year is drawing to a close.
    If we do not enjoy ourselves now,
    The days and months will be leaving us.
    But let us not go to great excess;
    Let us first think of the duties of our position;
    Let us not be wild in our love of enjoyment.
    The good man is anxiously thoughtful.
 
    The cricket is in the hall,
    And the year is passing away.
    If we do not enjoy ourselves now,
    The days and months will have gone.
    But let us not go to great excess;
    Let us first send our thoughts beyond the present;
    Let us not be wild in our love of enjoyment.
    The good man is ever diligent.
 
    The cricket is in the hall,
    And our carts stand unemployed.
    If we do not enjoy ourselves now,
    The days and months will have gone by.
    But let us not go to an excess;
    Let us first think of the griefs that may arise;
    Let us not be wild in our love of enjoyment.
    The good man is quiet and serene.

注释

  [题解]
 
  这篇是感时之作。诗人因岁暮而感到时光易逝,因时光易逝的感觉而生出及时行乐的想法,又因乐字而想到“无已”、“无荒”,以警戒自己,因而以“思居”、“思外”、“思忧”和效法“良士”自勉。
 

  1、蟋蟀在堂:古人以候虫纪时。《豳风·七月》篇云:“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在宇、在户、入床下就是本篇所谓“在堂”。“在堂”是对“在野”而言。蟋蟀本在野地,由野而堂是为了避寒,所以诗人用此句表示岁将暮的光景。

  2、聿(玉yù):同“曰”,语助词。莫:是“暮”的古写。“其暮”,言将尽。

  3、除:过去。以上两句是说这时候如再不寻乐,可乐的日子就要过去了。

  4、已:过甚。大:读“泰”。“泰康”,安乐。

  5、职:当。居:谓所处的地位。以上两句是预先警戒之辞,言享乐别过分了,得想到自己的职务。

  6、荒:废弛。

  7、瞿瞿:惊顾貌。这里用来表示警惕之意。以上两句言良士时时警惕,所以为乐而不致荒废业务。“好乐无荒”承“无已大康”,“良士瞿瞿” 承“职思其居”。

  8、迈:行。

  9、外:本位以外的工作。苏辙《诗集传》:“既思其职,又思其职之外。”

  10、蹶蹶:动作勤勉之貌。

  11、役车:车名,方箱驾牛,农家收获时用来装载谷物。役车其休:言农事已毕。

  12、忧:《郑笺》:“忧者,谓邻国侵伐之忧。”

  13、慆:“滔”的借字。滔滔是行貌,这里单用一个字,词义相同。

  14、休休:宽容。这句和“职思其忧”相应。惟其“思忧”,所以能心宽无忧。

译文


  蟋蟀在堂屋,一年快要完。今我不寻乐,时光去不返。不可太享福,本职得承担。好乐事不误,贤士当防范。
 
  蟋蟀在堂屋,一年将到头。今我不寻乐,时光去不留。不可太享福,其他得兼求。好乐事不误,贤士该奋斗。
 
  蟋蟀在堂屋,役车将收藏。今我不寻乐,时光追不上。不可太享福,多将忧患想。好乐事不误,贤士应善良。

诗经故事

  秋草已黄,秋粮已归仓,秋田已播种,种田的人可歇得一口气了,忙碌大事的士大夫们也迎来了行乐的时光。

  田士文早朝归来,让下人们把收粮用的公车扫净、上油,放入库里,大管家问:“主人,今秋无事了吗?”“有事也用不上这么多车了,前年征骊戎,大王得了美人骊姬,如今几个公子也都派往了各地,看来围猎也不会举行了。”“哦,那可以好好歇歇、乐乐了。”“呵呵,大王不游,臣子有何乐的啊?”“好乐的事多了去了,嘿嘿。”“嗯,先下去忙吧。”“是!”

  一只蟋蟀在墙角中高声的叫着,这个本是野地里的歌手,如今也难耐早晚的风寒,躲进了屋中,可仍不甘寂寞,把歌声也带了进来;听着蟋蟀的歌声,田士文想起了春上买来的那十几个孩子,说是请了乐师,教来演唱的,也不知这一夏过去后练的怎样了,明天先请司马同过来听听,若还可以,就可以请一帮子同朝来听听曲、看看舞了。那个胡子辉力大过人,和几位公子的交往很密,得先请他过府来玩玩了。

  两只蟋蟀从墙角蹦了出来,竟然在窗户下的阳光地里打斗了起来,田士文喝了口茶,站起来、踱两步,又俯下身去,饶有兴趣的看起了蟋蟀斗架。大王不愿去围猎了,可这一帮子同僚还是喜爱的,约上几个好友,去西山玩一场也是很有趣的呢。若是能猎上几只活物,斗起来可比蟋蟀相斗好看多了,若放入兵营中去,还可以让将士们练练胆量和敏捷的。

  正看的有趣时,管家回来了,说道:“老爷,太子申生从曲沃回来了。”“快请!快请!吩咐下去,今晚夜宴,让那帮孩子们也好好的露下脸。”

  春上时,骊姬生下了男孩,大王很是喜爱,似有废长立幼的想法,就把申生派去了曲沃,明说是历炼一番,又像是让太子远离群臣的意思,这田士文早年就和申生关系密切,是朝中掌管钱粮的重臣,曲沃那个刚开出的小地方,申生去了日子实不好过,全靠着田士文在朝中说话呢,所以一有事就到田府中来,田士文一来和申生原本就是相好,二来申生还是太子,朝中大臣和众位公子都还把大王的想法不当回事呢。因此,每当申生回都城来时,总是先到田府来,而田府里总是要设家宴热情的招待的。若再请来几位大臣作陪,那宴会也就是通宵达旦了。

  管家下去安排去了,田士文回头看了下刚才相斗的两只蟋蟀,却早已不知钻那个墙缝里去了,只是大堂中还响着蟋蟀的鸣叫,在蟋蟀的鸣叫声里,田士文走出了大堂,慢慢悠悠的朝大门走去,去迎接那在门口等候的太子申生。
 
  蟋蟀在堂,岁聿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除。无已大康,职思其居。好乐无荒,良士瞿瞿。
 
  蟋蟀在堂,岁聿其逝。今我不乐,日月其迈。无已大康,职思其外。好乐无荒,良士蹶蹶。
 
  蟋蟀在堂,役车其休。今我不乐,日月其慆。无以大康,职思其忧。好乐无荒,良士休休。

鉴赏


  就诗论诗,此篇劝人勤勉的意思非常明显,可是《毛诗序》偏说是“刺晋僖公也。俭不中礼,故作是诗以闵(悯)之,欲其及时以礼自虞(娱)乐也”。清方玉润驳得好:“今观诗意,无所谓‘刺’,亦无所谓‘俭不中礼’,安见其必为僖公发哉?《序》好附会,而又无理,往往如是,断不可从。”(《诗经原始》)对《诗序》说纠正较早的当是宋王质,其《诗总闻》指出“此大夫之相警戒者也”,而“警戒”的内容则是“为乐无害,而不已则过甚。勿至太康,常思其职所主;勿至于荒,常有良士之态,然后为善也”。释语达理通情,符合原诗。较他说为胜。《诗经选注》定此篇为“劝人勤勉的诗”,即是受王质说启发。

  此篇三章意思相同,头两句感物伤时。诗人从蟋蟀由野外迁至屋内,天气渐渐寒凉,想到“时节忽复易”,这一年已到了岁暮。古人常用候虫对气候变化的反应来表示时序更易,《诗经·豳风·七月》写道:“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九月在户”与此诗“蟋蟀在堂”说的当是同一时间。《七月》用夏历,此诗则是用周历,夏历的九月为周历十一月。此篇诗人正有感于十一月蟋蟀入室而叹惋“岁聿其莫”。首句丰坊《诗说》以为“兴”,朱熹《诗集传》定为“赋”,理解角度不同,实际各有道理。作为“兴”看,与《诗经》中一些含有“比”的“兴”不同,它与下文没有直接的意义联系,但在深层情感上却是密不可分的,即起情作用。所以从“直陈其事”说则是“赋”。从触发情感说则是“兴”。这一感物惜时引出述怀的写法,对汉魏六朝诗影响很大,《古诗十九首》中用得特多,阮籍《咏怀八十二首》亦常见,如其第十四首(依《阮籍集校注》次第):“开秋肇凉气,蟋蟀鸣床帷。感物怀殷忧,悄悄令心悲。多言焉所告,繁辞将诉准……”

  开头与下文若即若离,与《蟋蟀》起句写法一脉相承,只是这里点明了“感物”的意思,而《蟋蟀》三、四句则是直接导入述怀:诗人由“岁莫”引起对时光流逝的感慨,他宣称要抓紧时机好好行乐,不然便是浪费了光阴。其实这不过是欲进故退,着一虚笔罢了,后四句即针对三、四句而发。三章诗五、六句合起来意思是说:不要过分地追求享乐,应当好好想想自己承当的工作,对分外事务也不能漠不关心,尤其是不可只顾眼前,还要想到今后可能出现的忧患。可见“思”字是全诗的主眼,“三戒”意味深长。这反覆的叮嘱,包含着诗人宝贵的人生经验,是自儆也是儆人。最后两句三章联系起来是说:喜欢玩乐,可不要荒废事业,要像贤士那样,时刻提醒自己,做到勤奋向上。后四句虽是说教,却很有分寸,诗人肯定“好乐”,但要求节制在限度内,即“好乐无荒”。这一告诫,至今仍有意义。

  此诗作者,有人根据“役车其休”一句遂断为农民,其实是误解,诗人并非说自己“役车其休”,只是借所见物起情而已,因“役车休息,是农工毕无事也”(孔颖达《毛诗正义》),故借以表示时序移易,同“岁聿其莫”意思一样。此诗作者身份难具体确定,姚际恒说:“观诗中‘良士’二字,既非君上,亦不必尽是细民,乃士大夫之诗也。”(《诗经通论》)可备一说。

  全诗是有感脱口而出,直吐心曲,坦率真挚,以重章反覆抒发,语言自然中节,不加修饰。押韵与《诗经》多数篇目不同,采用一章中两韵交错,各章一、五、七句同韵;二、四、六、八句同韵,后者是规则的间句韵。译诗保留原押韵格式。
 
 

    3
    2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