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3905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于归 (2010/9/15 16:10:40)  最新编辑:于归 (2010/12/23 16:15:59)
诗经·国风·郑风·扬之水
同义词条:郑风·扬之水
目录[ 隐藏 ]
诗经·国风·郑风·扬之水
 

原文

 
    扬之水,不流束楚。终鲜兄弟,维予与女。无信人之言,人实迋女。
 
    扬之水,不流束薪。终鲜兄弟,维予二人。无信人之言,人实不信。

英文翻译


    The fretted waters,

    Do not carry on their current a bundle of thorns.

    Few are our brethren;

    There are only I and you.

    Do not believe what people say ;

    They are deceiving you.
 
    The fretted waters,

    Do not carry on their current a bundle of firewood.

    Few are our brethren;

    There are only we two.

    Do not believe what people say;

    They are not to be trusted.

注释


  1、扬:悠扬。楚:一种落叶小乔木,又名荆,即牡荆。束楚:同“束薪”。

  2、鲜:少。《郑笺》:“鲜,寡也。”

  3、予、女:《集传》:“予、女,男女自相谓也。”

  4、迋(旷kuàng):同“诳”,欺骗。

译文


  激扬的流水哟,不能漂走成捆的荆条。我娘家缺少兄弟来撑腰,只有我和你相依相靠。不要信别人的闲话,别人骗你总有花招。
 
  激扬的流水哟,不能漂走成捆的木柴。我娘家缺少兄弟来关怀,只有我二人相依相爱。不要信别人的闲话,别人实在不可信赖。

诗经故事


  子产相没想到的是,他贵足踏贱地,亲自去和姬老伯商量丰儿和小兰的事,一是保证丰儿成家后就是自由人,不,或者是先是自由人再成家,都没问题;二还举了伊尹的故事,说那伊尹也是奴的出身,最后却成就了大事业;但那姬老伯却是恭敬有加,死不答应,弄的子产也灰头灰脸,尴尴尬尬,虽说是留了饭,可也让人难得坐呢;子产见话不投机的,也就告辞回家了。

  回家后也生了一会闷气的,想懒管的了呢,凭子产家的声望那里还不能给丰儿说上一房媳妇啊?可又一想那两个的情也可怜可惜又可爱的,就这样终是不好。思来想去的,心里面有了个主意,就叫来了丰儿。

  “丰儿,若不在我府上做事能养的了小兰吗?”“能的,虽说是在府上跟着相爷的时间多,可相府的活我也没少干的,只要人勤,找碗饭吃还是行的。”“呵呵,我想也是,只是怕你跟我的时间长了,出去后放不下身段呢。”“相爷笑我了呢,我一个为奴的,那有什么身段哦。”“这不对呢,丰。我从来没把你当奴看的,你想想,是不是?”“该死了,是的,相爷对我很好的,对家里的人都很好呢。”“嗯,不过你得走了。”“为什么?相爷不要我了?”“唉,你不走,咋能和小兰在一起呢?”丰儿不说话了。“我给你出了籍,再给你一笔钱,你去带着小兰远走高飞吧。”“到何处去呢?”“呵呵,天下大的很呢,去南方吧,过了大江,过了楚地,听说那边土地丰饶,人口稀少,是好地方呢。”“那谢谢相爷了。”“好的,我出文书了,对了,你取个啥姓呢?”“凭相爷给取一个吧。”“我和姬老伯说过,伊尹也是奴出身,可人家不是照样干成了事业,成了商的相;我看你就姓尹吧?!”“谢谢相爷了!姓尹很好了,丰儿很喜欢。”“那就叫尹丰了。”说罢,找出竹简来,提笔写下一道文书,一式两份,给封儿出了奴籍,封儿也在上面画了押。

  “好了,你可以暂时还在我家居住,等和小兰约好以后,就离开吧!”

  又是一个初一过去了,封儿和小兰商量好了行程,约定好初六出门,回府后子产给了他通关的文书。

  二十多天以后,丰儿和小兰过了大江,过江时,小兰唱道:
 
  扬之水,不流束楚。终鲜兄弟,维予与女。无信人之言,人实廷女。

  扬之水,不流束薪。终鲜兄弟,维予二人。无信人之言,人实不信。

鉴赏

   此诗主题或以为“闵(悯)无臣”(《毛诗序》),或以为“淫者相谓”(朱熹《诗集传》),或以为“将与妻别,临行劝勉之词”(闻一多《风诗类钞》),或以为“兄弟相规”(刘沅《诗经恒解》),但都根据不足。细味诗情,乃是一个妇女对丈夫诉说的口气。古时男子除正妻外,可以纳妾,又因做官、经商等常离家在外,是否沾花惹草,妻子多管不着。但礼教上对妇女的贞节则看得很重。如果丈夫听到关于妻子的什么闲言碎语,是一定要管的;而如果以前夫妻感情很好,他对妻子也很喜爱,那么此时他将会感到非常苦恼。这首诗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妻子对误听流言蜚语的丈夫所作的诚挚的表白。

  《诗经》中的兴词有一定的暗示作用。凡“束楚”、“束薪”,都暗示夫妻关系。如《王风·扬之水》三章分别以“扬之水,不流束薪”、“不流束楚”、“不流束蒲”来起兴,表现在外服役者对妻子的怀念;《唐风·绸缪》写新婚,三章分别以“绸缪束薪”、“绸缪束刍”、“绸缪束楚”起兴;《周南·汉广》写女子出嫁二章分别以“翘翘错薪,言刈其楚”、“翘翘错薪,言刈其蒌”起兴。看来,“束楚”、“束薪”所蕴含的意义是说,男女结为夫妻,等于将二人的命运捆在了一起。所以说,《郑风·扬之水》只能是写夫妻关系的。

  此诗主题同《陈风· 防有鹊巢》相近。彼云:“谁侜(zhōu)予美,心焉忉忉”(谁诓骗我的美人,令我十分忧伤)。只是《防有鹊巢》所反映是家庭已受到破坏,而此诗所反映只是男子听到一些风言风语,妻子劝慰他,说明并无其事。如果将这两首诗看作是一对夫妇中的丈夫和妻子分别所作,则是很有意思的。

  此诗抒情女主人公是忠贞、善良的,同丈夫有着很深的感情。她因为娘家缺少兄弟,丈夫便是她一生唯一的倚靠,她把丈夫看作自己的兄弟。在父系宗法制社会中作为一个妇女,已经是一个弱者,娘家又力量单薄,则更是弱者中的弱者。其中有的女子虽然因为美貌会引起很多人的爱慕,但她自己知道:这都不一定是可靠的终身伴侣。她是珍惜她的幸福的家庭生活的。但有些人却出于嫉妒或包藏什么祸心,而造出一些流言蜚语,使他们平静的生活出现了波澜。然而正是在这个波澜中,更真切地照出了她的纯洁的内心和真诚的情感。

  此诗运用了有较确定蕴含的兴词,表现含蓄而耐人寻味。第一句作三言,第五句作五言,与整体上的四言相搭配,节奏感强,又带有口语的韵味,显得十分诚挚,有很强的感染力。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