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1498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于归 (2010/9/15 15:27:03)  最新编辑:于归 (2010/12/23 16:15:55)
诗经·国风·郑风·山有扶苏
同义词条:山有扶苏
目录[ 隐藏 ]
诗经·国风·郑风·山有扶苏

原文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英文翻译

 
          On the mountain is the mulberry tree;
          In the marshes is the lotus flower.
          I do not see Zidu,
          But I see this mad fellow.
 
          On the mountain is the lofty pine ;
          In the marshes is the psreading water-polygonum.
          I do not see Zichong,
          But I see this artful boy.

注释


  1、扶苏:又作“枎苏”,就是枎木。枝叶四布的大树。一说扶苏即朴掓,朴掓是小木。这里应与下章“乔松”相称,似非小木。

  2、子都:和下章的“子充”都是古代美男子名。《毛传》:“子都,世之美好者也。”

  3、狂且(疽jū):狂者。《通释》:“……狂且,谓狂行拙钝之人。”

  4、游龙:“龙”一作“茏”,草名,又名“荭”,红草。《集传》:“游,枝叶放纵貌。龙,红草也。”

  5、子充:《集传》:“子充,犹子都也。”

  6、狡童:“狡”是“狡猾多诈”的意思。本诗用来与“狂且”为一类,而与子都、子充相对,是骂辞。

译文


  山上有茂盛的扶苏,池里有美艳的荷花。

  没见到子都美男子啊,偏遇见你这个小狂徒。
 
 
  山上有挺拔的青松,池里有丛生的水荭。

  没见到子充好男儿啊,偏遇见你这个小狡童。

诗经故事


  郑国人都知道公孙子都是个美男子,‘不知子都之姣者,无目者也;’瞧瞧,你若是不认为子都是个美男子,那么你就是眼瞎了呢。子都不仅人长的美,还很有才干,能跑马射箭,是郑国年纪最轻的大夫,出过兵、上过阵,是很多年轻姑娘心目中的偶像呢,姑娘们找男朋友时常拿子都和子充来衡量人。子充也是一个美男子。

  那时郑国的风气很开放,姑娘们一般都自已找婆家,学堂中、小河边、街头巷尾酒楼下,时常有青年男女并肩走着,当然不一定是说情爱,但一大半也是在说情爱。

  姜灵儿十五岁时就让十八岁姬飞凡看上了;飞凡自认为是七里村中最漂亮的小伙子,也是最能干的,除了会呤诗颂诗会唱歌,也会骑马射箭打个猎,他自已常常想,若是郑国遇战事,郑侯命他为上将,其功勋必不在公孙子都之下呢。

  而灵儿则不仅貌美,人也如她的名一般,带几分灵气,刚出落的像个大姑娘像,飞凡就凑上去了。

  灵儿上山采山果,飞凡也跟着去射猎;灵儿河边洗衣裳,飞凡也去把莲蓬采,两人说说唱唱,笑笑闹闹,一日亲如一日。

  飞凡在山上问灵儿:“灵妹妹,你看我和子都谁漂亮?”“哈哈哈哈,我可没见过子都样,你若掏下松树上的喜雀蛋,我看你就比子都更漂亮。”“真的!你看我的。”飞凡话还没说完,就跑到了那高高的扶苏树下,脱了鞋,挽了袖,唿哧唿哧的爬了上去,很快就掏下了喜雀蛋,以抱着树干向下滑,当他来到灵儿面前时,衣服也破了,裤腿也裂了,拿出来的是蛋清是蛋清,蛋黄是蛋黄,沾乎乎的糊满了手,灵儿一看,笑着跑下了山。

  飞凡在塘边问灵儿:“灵妹妹,你说子充可有我长的帅?”“呵呵,我也不知道子充样,你把那朵最好看的荷花采给我,我就把你当成充哥哥。”“真的啊?”飞凡一听就跳下了河,急得连鞋也没脱,当他头顶着水草,手捧着莲花,浑身上下直流水的站在岸上时,灵儿已不知去那里躲了。

  月光下,晚风吹,姬飞凡坐在场院边,正发闷呢,场院外传来了姜灵儿的歌: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歌声柔软、清丽,带有种甜甜的味道,姬飞凡一听,一下子蹦得老高老高。

鉴赏


  《山有扶苏》为《郑风》的第十首。这首诗写一位女子在与情人欢会时,怀着无限惊喜的心情对自己恋人的俏骂。就是这样一首明白易懂的情歌,却因历代说诗者的刻意求深而蒙上重重烟雾,仿佛诗中真有什么深意似的。《毛诗序》说,“刺忽也。所美非美然。”郑玄笺说:“言忽所美之人实非美人”,“扶胥之木生于山,喻忽置不正之人于上位也。荷花生于隰下,喻忽置有美德者于下位。此言其用臣颠倒,失其所也。”以为是讥刺郑昭公忽的,这种解说完全是曲解了诗意。今人陈子展《诗经直解》以为“疑是巧妻恨拙夫之歌谣。‘不见子都,乃见狂且’,犹云‘燕婉之求,得此戚施’也”。高亨《诗经今注》以为这诗写“一个姑娘到野外去,没见到自己的恋人,却遇着一个恶少来调戏她。”二说似乎都较牵强。程俊英《诗经译注》说:“这是写一位女子找不到如意对象而发牢骚的诗。”有一定道理。而宋儒朱熹则认为《山有扶苏》是“淫女戏其所私者。”此说倒比较接近诗旨。所谓“戏”,即俏骂之意。至于称诗中女主人公为“淫女”,完全出于道学家的偏见,因为在他看来,《郑风》中的所有恋爱诗都是“淫奔之诗”。今人袁梅《诗经译注》“这是一位女子与爱人欢会时,向对方唱出的戏谑嘲笑的短歌”之类的说法,即脱胎于朱熹之说,但扬弃了朱说的糟粕。

  关于诗中所写的情景,读者不妨作这样的想像:在一个山清水秀的野外僻处,一对恋人约定在此幽会。姑娘早早就来了,可是左等右等却不见心上人来。最后,姗姗来迟的爱人总算见着了,姑娘心里当然很高兴,可嘴里却骂骂咧咧地说:我等的人是子都那样的美男子,可不是你这样的狂妄之徒啊!我等的人是子充那样的良人,可不是你这样的狡狯少年啊!处于热恋中的古代青年男女在欢会中的愉悦的心情,可以用各种形式表现,诗中所描写的那种俏骂,更能表示他们的亲密无间。小儿女的情态在诗中确实被刻画得入木三分。

  至于诗中“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和“山有桥松,隰有游龙”这四句,读者大可不必当真,以为是恋人约会环境的真实写照。在《诗经》中,“山有……,隰有……”是常用的起兴句式。如《邶风·简兮》中有“山有榛,隰有苓”;《唐风·山有枢》中有“山有枢,隰有榆”、“山有漆,隰有栗”等。清代的方玉润在《诗经原始》中说得好:“诗非兴会不能作。或因物以起兴,或因时而感兴,皆兴也。”姚际恒在《诗经通论》中也说:“兴者,但借物以起兴,不必与正意相关也。”此诗中的起兴就属于这种性质。当然,无论是高山上长的扶苏树、松树,还是水洼里盛开的荷花、红蓼,这些美好的形象,从烘托诗的意境的角度看,还是很有作用的。
 

    8
    2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172.16.32.*在 2016/11/1 21:33:16 发表
  • 甲骨文麥田解馬人武国平說 : 充在玄中,以在人中,雇在户中,翱翔在旬中。旬在于中,于在智中,智在大中,大在央中,央在日中。日在丁中,子在推进中。子充,是上帝的子宫;;;狂且,是犬类的巴别塔。
  • 172.16.32.*在 2016/11/1 21:27:50 发表
  • 甲骨文麥田解馬人說 : 字在子中,子在教中,教在父中,父在牧中; 牧在般中,般在盤中,盤在腹中,复在皿中,皿在朕中;; 朕在化中,化在屎中,屎在米中,米在齒中,齒在巾中,巾在幕中,幕在莫中,莫在日中。
  • 172.16.32.*在 2016/11/1 21:20:57 发表
  • 甲骨文解讀失業家武國平說: 肉身不進入上帝的衣胞中是不知道重生的。子充,說的就是基於伊人的教會。
  • 172.16.32.*在 2016/11/1 21:18:02 发表
  • 武国平甲骨文麥田解馬說: 且就是巴別塔,是沒有經骨的肉塔,倒在人相互捧起來的名中。狂是犬生,生在獎中,獎在戕中,戕在肉中。狂且,就是弓彊(宮墻)中的、沒有上帝(我)、只有自【我】的肉身犬鬥群。
  • 172.16.32.*在 2016/11/1 21:11:43 发表
  • 武國平詩經甲骨文解讀說: 木在桑中不成朱,目在鹿中塵陷阱;鹿在臣中臧麗人。壬在杠中是肉缸,缸在缶中; 人在千中是干旄,毛在矛中;干在夕中是尸弓,弓在肉中; 肉在宜中是且祖,俎在戕中。
  • 172.16.32.*在 2016/11/1 21:03:29 发表
  • 武国平甲骨文解讀詩經说: 丁在甲中,田在甫中,甫在邦中; 父在尹中,言在音中,鹽在咸中; 從甲骨文釋讀的大音中發現---還沒有看到貴百科在線-有1首詩經的譯文靠甫,全是祖來的肉味。詩經>>>食晶>>>尸京>>>糸金>>>絲巾>>>兕斤,乃是肉身重生的墓門,怎麼能繼續翻譯成肉末呢?
  • 172.16.32.*在 2016/11/1 20:52:12 发表
  • 父在尹中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