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31416 次 历史版本 7个 创建者:Gnian (2010/9/9 3:13:48)  最新编辑:花花渊缘 (2012/9/25 14:11:18)
钓鱼岛
英文:Senkaku Islands
同义词条:钓鱼台列屿,钓鱼台群岛,钓鱼台列岛
目录[ 隐藏 ]
 
钓鱼岛位置
钓鱼岛位置
 钓鱼岛,全称“钓鱼台群岛”,台湾称为“钓鱼台列屿”,日本语称为“尖阁诸岛”。位于东海南部、台湾东北部、中国-琉球界沟(俗称“黑水沟”)西北侧、琉球冲绳诸岛以西、八重山列岛以北的岛群。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包括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南小岛北小岛及其它一些岩礁,总陆地面积约6.344平方公里。

  地理位置:东经 123°-124°34'  北纬 25°40'-26°
  相对位置:闽之正东,台之东北。距基隆102海里,距那霸230海里。
  地质特征:其海域为新三纪沉积盆地,富藏石油。据1982年估计当在737-1574亿桶。
  地理特征:处在大陆架上,附属于台湾岛,以海沟与琉球群岛相隔。群岛由七座小岛组成。

  在19世纪末爆发中日甲午战争前,日本没有对中国拥有对钓鱼台列岛的主权提出过异议。1884年日本那霸居民古贺首次登上钓鱼岛采集羽毛和捕捞周围海产物。他随后提出开拓钓鱼岛的请愿还被冲绳县知事拒绝。1885年后,冲绳县知事多次上书日本政府,要求将钓鱼岛、黄尾岛、赤尾岛归其管辖,日本官方都顾及中国清朝政府对这些岛屿的主权主张而没作答复。但是后来日本在中日甲午战争后,通过强迫清朝政府签订《马关条约》而攫取了台湾及附属各岛屿。日本在二战中战败后,
钓鱼岛
钓鱼岛
把台湾归还给了中国,却把台湾的附属岛屿钓鱼岛等私自交给了美国托管。

  60年代末联合国一委员会宣布该岛附近可能蕴藏著大量的石油天然气后,日方立即单方面采取行动,先是由多家石油公司前往勘探,接著又将巡防船开去,擅自将岛上原有的标明这些岛屿属于中国的标记毁掉,换上了标明这些岛屿属于日本冲绳县的界碑,并给钓鱼岛列岛的8个岛屿规定了日本名字。

  目前,日本在岛上建有灯塔,将其划为冲绳县石垣市,但台湾中国大陆政府均认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之主权应划归台湾宜兰县头城镇大溪里。中国大陆、台湾、香港及海外华人民间自1970年代开始,也曾多次登岛或试图登岛以代政府宣示主权,称为“保钓运动”。

概述


钓鱼岛远眺
钓鱼岛远眺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位于我国台湾省基隆市东北约92海里处,距日本琉球群岛约73海里,但相隔一条深深的海槽。钓鱼岛列岛系由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南小岛、北小岛及三个小岛礁组成,总面积约6.3平方公里。其中,钓鱼岛最大,面积4.3平方公里,海拔约362米。东南侧山岩陡峭,呈鱼叉状,东侧岩礁颇似尖塔,岛上长期无人居住。

  中国早在明朝就有关于钓鱼岛的历史文献记载。日本称钓鱼岛属其冲绳县管辖,但日本的冲绳县在距今约125年前曾是独立的琉球国。在日本1871年开始吞并琉球国之前,中国曾与琉球国有过约500年的友好交往史,最先发现并命名了钓鱼岛等岛屿。在明朝永乐元年(1403年)的《顺风相送》一书中便有关于“钓鱼屿”的记载。

  中国从明太祖开始向琉球派遣册封使,即专门代表当时中国政府册封琉球王的使节。1534年明朝第十一次册封使陈侃所著《使琉球录》中有一段记载他们与琉球使者并舟同赴琉球的文字说:“十日南风甚迅,舟行如飞,顺流而下亦不甚动。过平嘉山,过钓鱼屿,过黄毛屿,过赤屿,目不暇接,一昼夜兼三日之路,夷舟帆小不能相及矣。在后,十一日夕见古米山乃属琉球者,夷人歌舞于舟,喜达于家。”古米山又称姑米山(岛),即现在冲绳的久米岛;夷人指当时船上的琉球人。文中琉球人见古米山而“歌舞于舟”的归家之喜清楚地表明,当时的琉球人认为只有过了钓鱼岛,到达久米岛后才算回到了自己的国家,而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等则根本不属于琉球。

钓鱼岛的航拍照片(日本国土交通省摄于1978年)
钓鱼岛的航拍照片(日本国土交通省摄于1978年)
  1562年明朝浙江提督胡宗宪编纂的《筹海图编》一书中的“沿海山沙图”,标明了中国福建省罗源县、宁德县沿海各岛,其中就有“钓鱼屿”、“黄尾山”和“赤屿”等岛屿。可见早在明代,钓鱼岛就已被作为中国领土列入中国的防区。

  此后,1562年的册封使郭儒霖所著《重编使琉球录》中又称,“闰五月初一日过钓鱼屿,初三日至赤屿焉。赤屿者,界琉球地方山也。再一日之风,即可望姑米山(久米岛)矣。”这段话更清楚地证实,当时中国已将钓鱼岛列岛中最靠近琉球的赤屿,即现在的赤尾屿作为与琉球分界的标志。

  到清朝,中国与琉球的界线在钓鱼岛南面海槽一带已成为中国航海家的常识。清朝第二次册封史汪楫1683年赴琉球,并写下《使琉球杂录》。该书第五卷中记载了他途经钓鱼岛、赤尾屿后为避海难而祭祀时,船上人告诉他船所经过的海槽(当时称为“过郊”或“过沟”)即是“中外之界”。此后,1756年赴琉的周煌在其《琉球国志略》第十六卷中也提到汪楫“问沟之意,曰中外之界也。”证实了“黑水沟”是“与闽海界”,以海槽相隔,赤尾屿以西的钓鱼岛各岛皆为中国领土。

  1719年赴琉球的清朝康熙册封使徐葆光所著《中山传信录》当时对日本及琉球影响极大。该书是经徐葆光在琉球潜心研究,与琉球地理学家、王府执政官等人切磋后写成的,十分严谨可靠。它被译成日文,成为日本人了解琉球的重要资料来源。该书指出册封使赴琉球的海上航路是:从福州出发,经花瓶、彭佳、钓鱼各岛北侧,自赤尾屿达姑米山。书中又注出姑米山乃“琉球西南方界上镇山”,即镇守琉球边关之山,而将现八重山群岛的“与那国岛”称为“此琉球极西南属界”。

  上述说明,明清两朝政府一直视钓鱼岛为中国领土。直至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十月,即甲午战争的前一年,慈禧太后还曾下诏书,将钓鱼岛赏给邮传部尚书盛宣怀,作为采药用地。此诏书中写道:“盛宣怀所进药丸甚有效验。据奏,原料药材采自台湾海外钓鱼台小岛。灵药产于海上,功效殊乎中土。知悉该卿家世设药局,施诊给药,救济贫病,殊堪嘉许。即将钓鱼台、黄尾屿、赤屿三岛赏给盛宣怀为产业,供采药之用。”(《钓鱼台群岛资料》,香港《明报月刊》1979年5月,第87页)

  关于钓鱼岛自明代以来即为中国领土,这不仅是中国政府的立场,也是日本著名历史学家井上清教授经过严肃认真考证后得出的结论。井上清曾于1972年撰写了一部专著,题为《“尖阁”列岛———钓鱼岛的历史解析》。他在书中指出,作为一个历史学家,他经过查阅历史文献而断定:钓鱼岛在日本染指之前并非 “无主地”,而是中国的领土。正如井上清教授所云,日本明治维新开始(1868年)以前,在日本和琉球,离开中国文献而独立言及钓鱼岛的文献,实际上一个也找不到。日本最早有钓鱼岛记载的书面材料当算1785年林子平所著《三国通览图说》的附图“琉球三省并三十六岛之图”。然而,他也是以中国清朝康熙册封使徐葆光的《中山传信录》为依据的,该图也是采用中国的“钓鱼台”为岛名,并将钓鱼岛和中国福建、浙江用同一淡红颜色标出,而久米岛则同琉球一样为黄褐色,并照引徐葆光的话称,久米岛是“琉球西南方界上镇山”。1719年日本学者新井君美所著《南岛志》一书中提到琉球所辖36岛,其中并无钓鱼岛。 1875年出版的《府县改正大日本全图》中也无钓鱼岛。甚至直到1879年,中国清朝北洋大臣李鸿章与日本就琉球归属谈判时,中日双方仍确认,琉球是由 36岛组成的,其中根本不包括钓鱼岛等岛屿。

  琉球王府权威史书——向象贤的《琉球国中山世鉴》(1650年)也采用了中国明朝册封史陈侃的记述,称久米岛是琉球领土,而赤屿及其以西则非琉球领土。向象贤系当时琉球的宰相和最有权威的学者,其观点自然代表了当时琉球统治者的立场。其后,琉球学者程顺则于1708年所写《指南广义》中称姑米山(久米岛)为“琉球西南界上之镇山”,即镇守国界之意;蔡温于1726年所著《改定中山世谱》等史书,均指出琉球疆域内不含钓鱼岛。琉球国当年献给康熙皇帝的《中山世谱》的图谱中也无钓鱼岛等岛屿。日本原国际贸易促进协会常任理事高桥庄五郎经考证认为,钓鱼岛等岛名是中国先取的,其中黄尾屿、赤尾屿等固有岛名,明确无误是中国名,与台湾附属岛屿——花瓶屿、棉花屿、彭佳屿等相同。日本没有用“屿”的岛名,而福建、澎湖列岛、台湾省以“屿”为名的岛有29个,中国古代地图则更多。赤尾屿在中国的古书上写为“赤屿”,据说这是因为该岛系水成岩所构成,故人们根据岛上岩石的颜色称其为赤屿或赤尾屿。

  日本有人指出,中国出版的地图也曾使用过“尖阁列岛”或未标明钓鱼岛,以此作为日本领有主权的根据。在中国历史地图册上,清朝时钓鱼岛曾标明为钓鱼台,为今台湾沿用。在日军占领时期中国出版的地图上,钓鱼岛曾被迫改为“尖阁列岛”或未加以注明,例如当时上海《申报》出版的中国《新地图》便是如此。战后乃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一个时期印制的中国地图,有的仍沿用或受其一定影响。例如,《中国分省地图》1956年第一版和1962年第二版均在地图集最后附加了一段说明:是根据抗战时期或解放前申报地图绘制。正是由于上述日军占领中国的历史原因,造成中国地图中关于钓鱼岛记述有不尽相同之处。这些只是近代中国半殖民地历史的遗痕,而决不能证明日本对钓鱼岛等岛屿拥有主权。

  日本的地图及官方文件中均曾正式使用中国的岛名。据不完全统计,从1935年至1970年日本出版的21种地图及大百科事典中,有2/3没有记载所谓的“尖阁列岛”,有的称“鱼钓岛”。日本方面关于钓鱼岛所属各岛的称呼更为混乱。据说日本最早提出叫“尖阁列岛”,是1900年5月冲绳师范学校教喻黑田岩恒根据英国人称呼的“尖头诸岛”演化而来的。1921年7月25日,日本政府将该岛作为“国有地”编入日本地籍时,才将赤尾屿改为“大正岛”,但长期以来日本政府并未正式使用。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向盟军司令部提交材料时,日本海上保安厅水路部的海图仍使用中国命名的黄尾屿、赤尾屿;1969 年,美军占领下的琉球政府的正式文件和告示牌上也使用黄尾屿、赤尾屿等岛名。1969年5月钓鱼岛海域有石油的消息传出后,冲绳地方政府收到石油公司大量要求勘探的申请,此时根据琉球石垣市市长命令,日方开始在钓鱼岛上建标桩,并再次将黄尾屿改为“久场岛”,将赤尾屿改称“大正岛”。

  然而,由于这些岛屿的名称并未经敕令(天皇的诏令)命名,所以1972年以前,日本政府未曾举出各岛详细的岛名来强调主权,而是一直笼统地称为“尖阁列岛”或“尖阁群岛”。时至今日,日本一些地图对这些岛屿仍使用中国名,例如,1984年日本平凡社出版的《世界大地图帐》便清楚地写有汉字并标注了日语发音:鱼钓岛(Uotsuri jima)、黄尾屿(Kobi sho)、赤尾屿(Sekibi sho)。而且现在冲绳县地方政府和日本政府在正式文件中,也都使用黄尾屿、赤尾屿这一称呼。直到1995年2月防卫厅向众议院预算委员会提出的“防卫厅资料”中,还在使用中国的岛名,即黄尾屿、赤尾屿。(日本《政治经济总览》1996年,《前卫》月刊5月临时增刊,第109页)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各小岛一览

中文名其他中文名日文名面积(平方公里)高程(米)
钓鱼岛钓鱼台、钓鱼屿、钓鱼山、钓屿、钓台魚釣島4.32383
黄尾屿黄麻屿、黄毛山、黄毛屿、黄屿久場島1.08117
赤尾屿赤坎屿、赤屿、赤礁大正島0.060975
南小岛薛坡兰、黄茅屿、橄榄山、大蛇岛南小島0.4592149
北小岛薛坡兰、黄茅屿、橄榄山、大鸟岛北小島0.3267135
北岩大北小岛、鸟岛沖ノ北岩0.0183-
南岩大南小岛、蛇岛沖ノ南岩0.0048-
飞岩飞礁岩飛瀬0.0008-

  注:三个岩礁(北岩、南岩、飞岩)无正式中文名。

最新历史证据证钓鱼岛属中国


  海内外现存记载钓鱼岛唯一的古代名人墨宝——清钱泳手抄本《浮生六记》第五记《海国记》沉寂百余年后面世。香港《文汇报》专访这一佚文墨宝的收藏者、研究者彭令,揭开这一震惊两岸四地及日本学界的钓鱼岛重要史料,与文物发现的幕后详情。

  据悉,此乃钱泳在公元1840年以前所书,为古代书法作品,更有日本藏家获悉后,表示愿出600万元高价,收购该书。

  台湾高雄师范大学教授蔡根祥称,他已上书温家宝总理:“今天《中山历记》(《海国记》定稿)部分抄稿,重现人间,不唯学界雀跃,读者亦莫不欣喜。国家以保护珍贵古籍立场,自当视如随珠赵璧,捧手呵护,名列《国家珍贵古籍名录》中,刻不容缓!是以据闻日本人对此手稿,觊觎切切,愿出高价罗致,壁藏不出,使我文学既失瑰宝,复令历史丧逸明证。”

  沈复《浮生六记》,文学经典,海内外广为传诵;自清代光绪四年(公元1878年)刊印前四卷至今,一百三十多年间,文化界、出版界中人一直都在努力搜求第五、六两卷佚文。

  历史轮回巧合的是,沈复《浮生六记》佚文第五记《海国记》,在他随使经钓鱼岛至琉球200年后,在大陆文藏界浮出水面。2008年6月17、18、 21、24与25日的香港《文汇报》,连载彭令所撰的文章《沈复<浮生六记>卷五佚文的发现及初步研究》,震惊海内外。日本、台湾学界研读、电询、包括收藏的意愿,使彭令应接不暇。但时至今日,由于安全性和研究的需要,海外学者尚未有一睹其真颜者。

  而在过去一年对佚文《海国记》的潜心研究中,彭令更有惊人发现:钓鱼岛早在200年前即归属中国的证据。彭令向记者介绍,《海国记》佚文内容显示,1808年,沈复经钓鱼岛赴琉球途中,对钓鱼岛周边情形及方位都有详细目击记载。这比日本宣称古贺辰四郎在1884年发现该岛的时间早了76年。

  据彭令介绍,该册《浮生六记》第五记《海国记》,是清代中期著名学者钱泳的手抄本,共约 6,200多字。其中,“册封琉球国记略”页,记载有“……十三日辰刻,见钓鱼台,形如笔架。遥祭黑水沟,遂叩祷于天后。忽见白燕大如鸥,绕樯而飞,是日即转风。十四日早,隐隐见姑米山,入琉球界矣。”这段文字中,明确记述有“隐隐见姑米山,入琉球界矣”。显然,琉球国西部领域是从姑米山(即现在冲绳的久米岛)开始的,以黑水沟为中国(清廷)与琉球国的分界线符合历史事实,钓鱼台(岛)明显在中国的领域内,不属于琉球。

  《浮生六记》研究专家、《<浮生六记>后二记<中山记历>、<养生记逍>考异》一书的作者、在台湾高雄师范大学开设“《浮生六记》赏析”课的蔡根祥教授告诉记者,《浮生六记》第五记中的真实记载,足以表现清代时中国与琉球国的交往,特别是两国民间的直接交流,具有非凡的历史与政治意义。

  据了解,钓鱼岛又称钓鱼台和钓鱼屿。日本主张对钓鱼岛列屿拥有主权的主要理由之一是:日人古贺辰四郎在1884年发现该岛。此点意在声称日本人为钓鱼岛列屿的发现者。“册封琉球国记略”页,第8、9行明确记有“十三日辰刻,见钓鱼台,形如笔架。”查阅上文,其时为嘉庆十三年(公元1808年)闰五月,详细的表述,即“(1808年闰五月)十三日辰刻,(作者沈复)见钓鱼台,形如笔架。”此处沈复所记见到钓鱼台(岛)的时间,比日人古贺辰四郎“发现”的年代足足早了76年。况且,经过查考,这部清人钱泳手迹原件的抄录时间为道光三年(公元1823年),其存世时间也比日本人所谓发现“尖阁诸岛”(即钓鱼台列屿)的时间早61年之久。根据国际法中的“先占原则”,中国早于日本发现钓鱼台(岛),该岛理应属于中国,这又增加一个法律铁证。

钓鱼岛问题大事记


  1403年(明永乐元年) “顺风相送”航海图记载:“福建往琉球。太武放洋,……用乙辰取小琉球头,又有乙辰求木山,北区东涌开洋,用甲辰取蒙家山,用乙卯及单卯取钓鱼屿。”

  1785年(日本天明五年,清乾隆五十年) 林子平曾绘“三国通览说琉球国部份图”,详列宫古八重山钓鱼台、黄尾山、赤尾山等,尤其於宫古八重山二处,详注支配权属於琉球,侧面说明钓鱼台等即不属琉球。

  1870年(明治三年) 中日琉球谈判期间,所有谈判中,均未见提及尖阁群岛或钓鱼岛,可见当时日本政府尚未知有是岛,或知之而不确认其为中国领域。清史一八七九年,日本强占琉球岛,改称钓鱼台列岛为尖阁列岛。

  1882年(日明治十五年) 日本内务省地理局编印大日本府县分割图,始见有尖阁群岛一笼统名称,而未注明钓鱼岛等。

  1895年,中日战争结束,清政府割让台湾、澎湖群岛。

  1896年(日明治二十九年) 日本阁议通过将钓鱼台列岛编入领土。

  1939年 日本出版的《大日本府县别地图并地名大鉴》,各府各县地图皆钜细无遗,但在八开三整面的琉球部份里,却找不到钓鱼屿、花瓶屿,也不见尖阁诸岛之名。可见尖阁诸岛是日本学者在大战之后,改台湾渔场之一的钓鱼屿与花瓶屿之新名称。至今甚多日本全图及琉球全图,尚有未列尖阁群岛者。

  1951年 美日旧金山条约,美国以北纬二十九度以北的岛屿(包括琉球与钓鱼台列岛)划归日本,当时,台北政府声明不同意该条约,并保留发言权。

  1969年5月 八重山岛公所在钓鱼岛上立水泥标柱,正面为“八重山尖阁群岛钓鱼岛”,反面为“冲绳县石垣市字登野城二三九二番地”、“石垣市建立”等。

  1970年1月4日 《罗马和平报》刊出由纽约联合国总部发稿的报导:“这些岛屿(钓鱼台群岛),一直属于中国,一八九五年被日本占领,而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归还中国。”

  1970年8月31日 琉球立法机构通过确认尖阁群岛属于冲绳石垣市。

  1970年9月3日 美联社东京电称:“外务省发言人藤山酋一在每周一次的记者招待会中说,日本无意讨论该群岛的主权问题。日本认为该群岛所有权系属日本。”

  1970年9月4日 基隆、苏澳渔会指出钓鱼台列屿是中国领土,并要求当局派员前往钓鱼台,并拆除琉球人立的石碑。

  1970年9月12日 中央社台北电称:“谷正纲今天表示……关于钓鱼台列屿的问题……他愿意本著国家的立场,善告日本友人,中国的主权是不容侵犯的。”

  1970年9月21日 美联社报导:琉球政府的巡逻艇在美国的同意下,曾在钓鱼台附近,两度追逐台湾渔船。

  1970年12月19日 普林斯顿大学召开座谈会,决定举行游行示威及募捐等事项,此为钓鱼台事件运动的正式开始。

  1970年12月22日 纽约区各校举行第一次大会,成立保卫中国领土钓鱼台行动委员会纽约分会。

  1970年12月29日 《人民日报》称:“绝不许美日反动派,掠夺我国海底资源。”

  1971年1月12日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魏煜孙就留美学生为表示支持维护钓鱼台列屿主权举行示威游行一事,发表谈话,声明当局一定坚定立场,全力维护领土主权。

  1971年1月29日 “合众国际社”报导,纽约及美国其他几个主要城市中国大学生,举行示威,抗议日本提出保有位在台湾东北一百二十哩太平洋岛屿的要求。这些学生在联合国及日本驻纽约、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矶、西雅图等地领事馆和驻在华盛顿的大使馆前面示威。学生领袖说:他们抗议日本提出享有中国人称为钓鱼岛,无人居住岛屿主权的要求,这等岛屿附近的大陆底层礁蕴藏有丰富的石油。

  日本总领事已立即发表一项声明,说该列岛包括冲绳岛的琉球群岛的一部份是“无可置辩的事实”,并将于一九七二年由美国归还日本。

  1971年4月10日至12日 全美留学生及华人在华盛顿举行保卫中国领土钓鱼台示威大游行,约有二千五百人以上参加,是在美华人最大的一次示威游行。

  1971年8月28日 美国西南地区十馀所大学保钓会在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鲁日举行美西南大会,约有百馀人参加讨论保钓方向及具体行动,会中通过了四项原则,反对任何“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国际阴谋。

  1971年12月30日,美日两国在签订归还冲绳协定时私相授受,把钓鱼岛等岛屿划入归还区域,这一交易遭到中国政府的强烈抗议。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指出:“钓鱼岛等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早在明朝 ,这些岛屿就已经在中国海防区域之内,是中国台湾的 附属岛屿,而不属于琉球,也就是现在所称的冲绳;中国与琉球在这一地区的分界是在赤尾屿和久米岛之间; 中国的台湾渔民历来在钓鱼岛等岛屿上从事生产活动。 日本政府在中日甲午战争中,窃取了这些岛屿,并于一八九五年四月强迫清朝政府签订了割让“台湾及所有附 属各岛屿”和澎湖列岛的不平等条约——《马关条约》 。现在,佐藤政府竟然把日本侵略者过去掠夺中国领土的侵略行动,作为对钓鱼岛等岛屿“拥有主权”的根据 ,这完全是赤裸裸的强盗逻辑。”“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严正声明,钓鱼岛、黄尾屿 、赤尾屿、南小岛、北小岛等岛屿是台湾的附属岛屿。 它们和台湾一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 部分。美、日两国政府在“归还”冲绳协定中,把我国 钓鱼岛等岛屿列入“归还区域”,完全是非法的,这丝 毫不能改变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钓鱼岛等岛屿的领土主权 。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台湾!中国人民也一定要收复钓 鱼岛等台湾的附属岛屿!”

  1972年中日两国在恢复邦交的谈判中,双方从中日友好的大局出发,同意将钓鱼岛列岛归属问题留待以后条件成熟时解决。

  1978年中日谈判签署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时,日本一些敌视中国的国会议员竟提出要中国承认日本对钓鱼岛列岛拥有“主权”的荒廖主张。日本政府甚至出动巡逻艇和飞机对我在钓鱼岛列岛海域作业的渔民进行监视等。翌年5月,日本政府用巡视船将人员和器材运到钓鱼岛,在岛上修建直升机等。

  1990年10月,日本的一些右翼分子经政府允许在岛上修建了灯塔。企图使灯塔列入海图以使让国际社会予以承认。近些年来,日本一面避开“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承诺,宣称钓鱼岛列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一面又采取各种措施,强化对钓鱼岛的控制,如在岛上修建直升机场、自动气象站、设置金属标志物、灯塔;对钓鱼岛列岛及其周围海域进行大规模地质和资源调查;将该海域纳入日本军事控制区,对过往船只进行武装跟踪监视,直到武装阻拦 ,驱赶我渔船和科学调查船进入该海域,甚至纵容右翼分子登岛建塔和竖立日本太阳旗。中国政府对此提出抗议,日外务省诡称,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所谓搁置并未同意”,日本妄图侵占我钓鱼岛列岛的野心和践踏中国主权的严重挑衅行为理应受到严厉谴责。必须指出,在近代史上,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人民犯了滔天罪行,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也给日本人民带来了苦难。自两国建交后,“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是两国人民的共同愿望,但也应看到,在日本也确实有一些人妄图复活军国主义,侵略扩张之心不死。国际形势的变化和随着日本经济实力的膨胀及军事实力的增加,这种势头还在发展。面对这种形势,中国人民不能不引起警惕。

  1996年7月14日,日本右翼分子“日本青年会”登上钓鱼岛,在岛的北岸建造一个太阳能灯塔。

  1996年8月18日,日本一右翼组织登上钓鱼岛,在上面竖起一面日本国旗和日本战争纪念碑。

  1996年9月6日,2名台北官员乘鱼船前往钓鱼岛,以确立台北对钓鱼岛的主权,但是他们立刻受到日本防卫舰的阻挠。在僵持两个小时之后,两位官员烧毁了一面日本军旗,然后返航台湾。

  “全球保钓联盟”在香港成立,反日组织号召全世界的华人在9月18日抵制日货一天,这一天也是“九一八”事变的纪念日。

  1996年9月8日,中国一保钓积极分子建立“中国保钓联盟”,这个组织计划于9月18日在日本大使馆举行示威集会。

  1996年9月9日,日本右翼组织“日本青年会”再次登上钓鱼台,修复他们在7月份建造的但却被台风摧毁的灯塔。

  香港记者乘一渔船希望进入钓鱼岛海域,但受到日本巡逻队的拦阻。双方僵持了一会儿,香港渔船被迫离开。

  1996年9月12日,港台和大陆的保钓者决定与10月5日强行驶进钓鱼岛海域并举行集会。他们计划登上钓鱼岛并毁掉日本右翼组织建造的灯塔。

  1996年9月15日,一万多人在香港举行游行抗议日本占领钓鱼岛。这次行动有"全球保钓联盟"组织,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行动。这次游行旨在敦促中国政府对钓鱼岛问题采取强硬政策。

  中国各大院校学生的反日情绪与日俱增。在一些大学校园里发现反日大字报。

  1996年9月16日,台湾保钓联盟在台湾开始了一场抵制日货的斗争。

  1996年9月18日,台湾保钓联盟及其它一些组织在日本互助协会门前举行集会,并向协会主席递交了一份抗议信,表达了台湾人民的愤怒之情,抗议者与警方发生了一次小冲突。

  1996年9月20日,一群香港保钓者宣称,他们要在钓鱼岛上重新竖起中国的国旗,保卫中国政府对钓鱼岛的主权,把日本人赶出钓鱼岛。一位香港立法委员督促如果钓鱼岛的争执无法通过外交手段解决的话,北京应该向日本宣战。

  1996年9月22日,由陈毓祥(“全球保钓华人联盟”首领)带领的香港抗议者,乘坐一艘2800吨的货轮“保钓号”开始了他们为期三天的钓岛之行。他们的任务是毁掉日本右翼分子前不久在钓鱼岛上竖起的灯塔,并在岛上重新树立中国的国旗,以确立中国的主权。

  1996年9月23日,另一支保钓船队从台湾北部一港口出发,向钓鱼岛开进。这个团体包括16个台港保钓者,他们暂时躲开了日本的海岸巡逻舰,到达离岛不到70米的地方。但是,正当他们要登陆的时候,17艘日本巡逻舰和一架直升机阻住了他们的去路。双方僵持1个小时之后,这个团体放弃了这次抗议行动,并表明他们从这次行动中获得了宝贵的经验。

  1996年9月26日,“保钓号”到达钓鱼岛,香港保钓领袖陈毓祥率领五位突击队员穿上救生衣,跃身入海游向钓鱼台,因脚部被绳索缠绕,陈溺水身亡。

  1996年9月27日,沉浸在悲痛中的香港人对陈的死亡表示哀悼。这位45岁的“世界保钓联盟”领袖,是从抗议船上投水的,他想以此来对日本阻击中国保钓船只表示抗议。他的追随者们发誓将继承陈的遗志。在今天抵达基隆港的生锈了的保钓号上,陈的尸体被包裹一面中国国旗中,他曾发誓要将这面国旗插在钓鱼岛上。陈毓祥,香港大学学士,也是70年代保钓运动的活跃分子。他曾经是一个著名的广播主持人,1985年荣获10大杰出青年。他还是许多香港房地产、广告和设计公司的总裁或主席。陈是这次保钓运动中第一位牺牲者。

  1996年9月29日,在香港,50000不同意识形态的人聚集在维多利亚广场,沉痛悼念在保钓运动中牺牲的陈毓祥。在集会的中央,是陈的寡妻和他8岁和10岁的两个女儿。

  1996年10月6日,2000多人参加了在香港举行的“保钓英雄陈毓祥”的悼念会,中、港官员也加入护灵的队伍。

  保钓者要求台湾政府保护他们钓岛之行,遭到拒绝。

  1996年10月7日,大约300名港澳台抗议者登上了有50艘船只组成的保钓舰队,通过了约有60艘日本巡逻舰组成的阻碍。在激烈的正面冲突中,一些保钓者游上了钓鱼岛,在上面插上了中国的的旗帜。虽然这些抗议者没能把日本人建造的灯塔毁掉,但这次行动是他们自9月以来取得的第一次胜利。

  1996年10月15日,日本外相重新声称日本对钓鱼岛享有主权,并否认曾和中国达成任何搁置钓岛主权问题的协定。

  1996年11月5日,台湾保钓领袖收到来自日本的一封恐吓信,声称将杀死任何意图“侵占”钓鱼岛的人。信的署名“日本爱国联盟”。

  1996年11月11日,“全球保钓联盟”来自港澳台、美国和加拿大的成员,在澳门举行一个为期三天的会议,制定下一步世界范围的保钓计划。

  1997年1月8日,香港保钓者宣布,他们正在计划另一次抗议行动,这次行动计划于3月28日从香港出发,4月5日(清明节)左右抵达钓鱼岛海域。这次保钓运动旨在纪念在去年九月牺牲的保钓烈士陈毓祥,同时保钓者将在钓鱼岛上竖起两块石碑,一块用于纪念陈毓祥,一块用来标志中国的主权。预计将有40名左右保钓者和记者参与这次行动。

  1997年1月16日,一群香港保钓者为了纪念陈毓祥,正在筹建“陈毓祥文化教育基金”,以此来培养广大人民对文化的清醒意识和民族自尊感。这个基金组织目前正在筹备它的第一次筹款音乐会。基金会也将推出纪念陈毓祥和钓鱼岛运动的CD。

  1997年2月7日,日本极端民族主义者日本青年会说,一中国人正试图破坏他们在钓鱼岛竖起的灯塔,他们举出的证据是一盘录像带。青年会要求日本政府对此采取行动,但日本政府表示,他们对此一无所知。青年会的这次行动,被认为是在试图阻碍即将在东京举行的中日安全谈判。

  1997年4月23日,一家日本大报纸报道,日本政府要对港台民间保钓组织的抗议行动采取强硬措施。与以前的警告、驱赶方式不同,这次日本巡逻队将逮捕任何"侵入"钓海12海里以内的船只或个人。这个报道同样暗示说,由港台、纽约300多名保钓者和100多艘船只组成的抗议小组将于下月进军钓海。

  1997年5月6日,西村真悟(日本右翼国家议员)和其他三人登上了钓鱼岛,这是近两个星期以来日本政界官员的第二次登钓行动。他们三人带着照相机、录像机和一面日本国旗在岛上呆了二个小时左右,在一份传真中,西村真悟叫嚣着:“这次在尖阁群岛的登陆,标志着大日本帝国的崛起和日本民族意识的觉醒。”在港台地区,保钓行动委员会的成员们十分愤怒,他们表决通过,将于5月18日派150名抗议者登钓抗议,他们表示登上钓鱼岛主岛,把所有日本留下的痕迹统统毁掉。

  在北京,外交部副部长唐家璇立即照见日本大使,表达了中国对日本登钓事件的强烈愤怒。

  与中国的反映相反,在东京,日本外相轻描淡写的称这次行为是“值得叹息的”。普遍认为这次行动出于日本官方指示,因为日本海上巡逻队对这次登陆并未多加阻拦。观察家们认为,因为中国目前正忙于处理香港的回归问题,所以日本趁此时刻把钓鱼岛问题退至地缘政治的前台,这对日本是有好处的。

  1997年5月13日,香港和台湾的保钓者宣称,他们预定在5月18日的钓鱼岛之旅,由于没有足够的船只而要无限期延搁。陈才寿--台北一县议员-- 说,台湾政府已警告船只公司,不允许租借船只给左翼激进主义者,宣称支持保钓者将被认为犯有间谍罪。另一导致任务失败的原因是,台湾船运公司要求2亿8千万的费用作为他们的船只被日本没收的抵押。这显然超出了保钓者的支付能力。无奈之中,保钓者将申请赴东京旅游,等5月18日这一天,在日本的外交部门外进行抗议。

  1997年5月26日,在钓鱼岛水域附近,17艘香港和台湾抗议船只(载有200名保钓者及记者)被60艘日本海滩巡逻舰和6架巡逻直升机阻拦。经过7小时的抵抗后,日本舰队向保钓者的船只撞击,严重损坏其中4艘,包括来自香港的“钓鱼岛”号。三名保钓者遭日本海滩士兵严重殴打,并被扣留在日本船只上达3个小时。两名香港记者在船体受撞时被震下船,但很快获救。虽然钓鱼岛岛隶属台湾宜兰县,但当保钓者们用无线电向台湾海军求救时却未得到任何回应。下午3点,组织者停止抵抗,星期一晚回到台湾基隆市。保钓者为未能完成登陆任务而遗憾,并对台北政府的无动于衷表示失望。

  在香港,愤怒的人群围攻了日本领事馆,要求释放船队成员。

  2000年4月20日,日本右翼团体“日本青年社”成员登上了中国钓鱼岛,修建了一个高50公分、宽35公分的所谓“神社”,说是用以祭祀战争期间在岛上饿死的人。该青年社还让几名神甫定居岛上,表示今后将定期参拜。

  对此,中国政府和世界各地华人“保钓”组织表示强烈抗议,沉寂了几年的“保钓浪潮”再次席卷全球。

  从2000年开始,中国大陆,香港有过多次有合作的保钓行动,他们租用福建渔民的渔船前往钓鱼岛宣誓主权。

  前一阶段民间保钓以港、澳、台地区民众为主体,大陆民众鲜有参与。

  2003年6月22日,中国大陆民间组织了首次出航保钓运动。由此掀开了大陆民间保钓行动的崭新一页。首登岛宣示主权的活动由中国大陆公民冯锦华倡议,以中国爱国者同盟网和中国918爱国网为主要宣传、筹款、人员募集平台,广大爱国者自发组织,自发筹款,得到了社会各界及港澳同胞的大力支持。活动于2003年6月22日在中国浙江省玉环县开始,历时51个小时。在与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舰艇周旋3个小时后抵达距里钓鱼岛约3海里的海域,在6艘以上的日舰数架飞机的围堵当中,志愿者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宣示了主权并向钓鱼岛三鞠躬,以示对祖国神圣领土的敬意。鉴于双方力量对比悬殊,已无法登岛,首航于2003年6月24日上午顺利返回。

  中国大陆保钓的破冰之举得到了海内外广大中华同胞的大力支持,引起了全球华裔的同仇敌忾的共鸣,随后此类活动的不断开展。

  2003年10月7日,由中国大陆民间人士组织,大中华两岸三地爱国人士进行了首次联合出航保钓并在10月8日下午发表的《海峡两岸与香港联合出海保钓声明》。两次保钓的成功,极大鼓舞了海内外华人保卫中国领土钓鱼岛的士气,再度掀起保钓高潮。保钓运动主力终于转向中华民族最集中的中国大陆地区。

  2003年12月28日,受全球华人保钓组织委托,“全球华人保钓论坛”在中国厦门闭幕,通过了《保钓宣言》。正式决定在中国厦门挂牌成立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筹),负责协调中国大陆、港澳、海外保钓活动的具体事务。全球华裔共同保钓的决心和实际行动越来越团结一致。

  2004年1月中旬,中国大陆企业界和民间保钓人士首次联合租船赴钓鱼岛海域考察标志着大陆企业界正式参加保钓运动。考察决定5月份正式开通中国首条赴钓鱼岛海域的旅游航线。3月1日由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筹委会组织的保钓训练营在厦门海洋职业技术学院正式开营。3月2日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宣布,将于当月下旬进行钓鱼岛列屿旅游线路试航,并决定制作20块主权碑带到钓鱼岛列屿海域投放。中国大陆保钓人士登陆钓鱼岛后,被冲绳县警逮捕后“驱逐出境”。

  3月24日,中国大陆民间保钓第四次出航保钓,共有冯锦华、张立昆等7人成功摆脱日舰堵截,登上钓鱼岛。至此,中国大陆民间保钓运动再次掀起高潮。

  2006年10月22日,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的“保钓二号”渔船载着中国大陆及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保钓人士起程前往台湾,预定于抵台后与台湾及海外保钓人士会合并一同出发往钓鱼岛宣示主权,与此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表声明警告日本冷静对待保钓人士。但因为受到台湾当局的阻挠,最终只有“保钓二号”一艘船前往钓鱼岛。但“保钓二号”进入钓鱼岛海域后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厅舰只和侦察机包围,并遭日方舰只撞击驱逐,结果“保钓二号”在距离钓鱼岛10多海里的水域停下并为十年前于保钓行动中在钓鱼岛海域溺毙的陈毓祥举行公祭仪式后便被迫回航。中国大陆外交部只发表严正声明。出于维护地区稳定的目的,两岸都没有派出军队参与保钓运动。

  2008年6月10日,凌晨2点左右,台湾瑞芳镇之“联合号”海钓船于钓鱼岛海域从事娱乐休闲,遭支援第11管区的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0管区巡视船“甑”(こしき,PL123号)撞沉。船上乘员落水,被日方获救并载往石垣侦讯,隔天日方释放船员但却扣留船长。引起台湾社会舆论挞伐,中华民国外交部立即召来日本驻台代表表达抗议立场并重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为中华民国主权所有。中华民国总统府方面也于事发第三天对日发表强硬声明后,行政院长刘兆玄于立法院接受质询中表示不惜对日本宣战,最后日本政府释放船长返台,事件落幕。

  6月15日,台湾“外交部长”欧鸿炼对于日本在14日提出撞沉事件调查报告,表示无法接受,决定召回中华民国驻日代表许世楷以表达严重抗议。下午,日本第11管区海上保安本部长那须秀雄召开记者会,声明“使对方船沉没,船长受伤表示遗憾。这是无法推拖的。”,“甑(こしき)为了确认船名而靠近的行为是正当的,但接近的方式存在过失。赔偿的问题也会做适当的回应。”日文中“这是无法推拖的(お詫び申し上げる)”即为“道歉”之意,这是日本官方首次就此事件公开表示道歉。晚间,台湾保钓人士搭乘“全家福”海钓船前往钓鱼岛表达钓鱼岛主权,中华民国海岸巡防署首次派海巡艇护航,于16日凌晨进入12浬内海域,更进一步接近至0.4浬,但海象不佳并未登岛,海钓船与海巡艇一同绕岛一周之后返航。

  6月17日下午,联合号船长及船员与台北县长周锡玮一同召开国际记者会,以事发当时录影、船方的GPS记录与日方的雷达图做比对,指控日本官方在处理撞船事件说词、调查报告与控诉,皆与事实不符,有刻意隐瞒事实之嫌,使得事件无法因为日本在15日的公开道歉获得解决。

  6月19日,日本第11管区海上保安本部那须秀雄本部长亲笔写下致歉信,信中明确以日文汉字写出“衷心歉意”字样。正本由日本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副代表舟町仁志于下午四点前往船长何鸿义家中亲手交给何鸿义。影本由日本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长池田维于上午前往台湾呈交“外交部”部长欧鸿炼。

  2012年8月12日,两岸三地保钓人士拟两天后登岛。

  2012年8月15日,香港保钓人士成功登上钓鱼岛。
 
  2012年8月20日,马英九接受日本放送协会(NHK)专访,针对钓鱼岛主权问题,呼吁日本面对争议的事实,并透过协商的方式,必要时可使用国际法提到国际法院来解决争端。
 
   2012年9月2日,日本东京都以提前准备“购买”钓鱼岛为由,派“调查团”在中国钓鱼岛附近海域对钓鱼岛本岛、北小岛和南小岛非法调查了9个半小时。围绕钓鱼岛问题,中国外交部已多次重申严正立场,强调日本对钓鱼岛采取任何单方面行动都是非法和无效的。中方要求日方停止制造新的事端,以实际行动维护中日关系大局。

    26
    3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116.1.101.*在 2012/8/22 9:41:49 发表
  • 堂堂泱泱大国,不该再被小日本欺负了!
    中国人要奋起,要自强!
  • 222.217.81.*在 2011/2/9 12:27:54 发表
  • 为振兴中华而读书!
  • 123.155.28.*在 2010/9/26 0:12:43 发表
  • 三十年代!!!一个小小日本国这样的对待我们侵略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还不够吗???是我们的钓鱼岛应该还我们了!!!你们小日本在执迷不悟,中国人民要你们小日本把三十年代的血责一块还上!!!
  • 116.17.223.*在 2010/9/24 21:58:38 发表
  • 我们全中华团结一致维护钓鱼台群岛,钓鱼台列岛,钓鱼台列屿完整?
  • 124.126.245.*在 2010/9/24 11:51:49 发表
  • 中国人民解放军登陆钓鱼岛
  • 183.13.194.*在 2010/9/24 11:50:32 发表
  • 中国和小日本迟早有一战!!!
  • 202.108.18.*在 2010/9/24 7:42:12 发表
  • 只有战争才能解决小日本,打服了他,这种不讲理的东西。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