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7521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于归 (2010/9/3 15:11:42)  最新编辑:于归 (2010/12/23 15:50:33)
诗经·国风·王风·大车
同义词条:大车
目录[ 隐藏 ]
诗经·国风·王风·大车 

原文

          大车槛槛,毳衣如菼。岂不尔思?畏子不敢。

    大车啍啍,毳衣如璊,岂不尔思?畏子不奔。

    榖则异室,死则同穴。谓予不信,有如噭日!

注释

  1、槛槛:车行声。
  2、毳(翠cuì)衣:古代冕服。如菼(坦tǎn):如菼之绿。菼,初生之荻。
  3、啍啍(吞tūn):车行重缓貌。
  4、璊(门mén):赤玉。
  5、榖:生长。
  6、噭(佼jiǎo):同“皎”。明亮。

译文

  大车奔驰声隆隆,青色毛毡做车篷。
  难道我不思念你?怕你不敢来相逢。
 
  大车慢行声沉重,红色毛毡做车篷。
  难道我不思念你?怕你私奔不敢动。
 
  活着居室两不同,死后要埋一坟中。
  如果你还不信我,太阳作证在天空!

诗经故事

        杨柳庄的留家是方圆几十里内的大财主,家里有良田百倾、牛马成群,大宅里的家丁奴仆也有百十号人。

  石头十四岁到的留家,先是伺候着大公子读书,二年后学了驭车,小伙子精明能干脑子活力气大,没几天就成了庄子里赶车技术最好的驭手。识马性、口令清、鞭头准,择路明,车赶的是又快又稳,留家有人出行,总是叫他去驾车,特别是老爷留广瞳出门,就喜欢坐石头驾的车。

  四月的滋水河边,已是柳浪鸳啼、草长莺飞,离杨柳庄十里路外的柳林祠中,举办着一年一度的社会,除了祭祀五神外,各处的商贩也在那里搭起了棚席,四下的乡民也都把自家的特产拿去交换,铜匠们也烧起了炉灶忙着修理、制造大伙儿的农具和日用品,会上也唱着大戏。

  那天老爷留广瞳发下话来,说是大宅里的家眷们一年难得瞧几次热闹,让都去柳林祠会上瞧瞧、玩玩,石头他们就收拾好了车子。

  上车时,一双双的秀脚,着红绿紫黄的花鞋,拂青黑白粉的裙边,踩着石头裸露着青铜色的肩背上了车,当一片绿云拂过石头肩膀,刚要踏上时,又缩了回去,一个柔柔的声音飘进了石头的耳中:“你起来吧。”石头听话的让过一旁,见那片绿云飘起,又轻轻的落在了车上,抬头时,正碰上了一双怜惜关切的目光,心头一热,跃上车,长鞭一挥,那辕马就迈开了轻快的步伐。

  五挂车载着十七、八个女眷,在清晨的阳光中朝柳林驶去,难得见大户人家的女子出门,一路上围观的小民也是很多的,叽叽喳喳,指指点点,说说笑笑,车上车下,甚是热闹。

  十八娘娘坐的是石有卢的车,别人多穿红和黄,只她那天穿了件绿衣裳,别的人有说有笑的车上坐着看风景,唯独她沉默不语的静静坐着,看着石头把车赶。

  十八娘娘也刚刚十八岁,名字叫个叶灵灵,十五岁那年家中遭天灾,五石的小米子就把叶灵灵换进了杨柳庄留广瞳的大宅里。

  五十六岁的留广瞳原本也只是想买几个使唤丫头,放在大房中听用;可看了灵灵后,见此女子水色好,没几日便收了房,做了他的第十八房小老婆,一晃也有三四年了。

  留广瞳别的爱好也不多,就是喜欢娶老婆,收了叶灵灵后,没有半年时间,又看上了别的大闺女,叶灵灵就守了空房,一守三四年也过去了;在留家织布、烧饭、喂牲口,大宅里的活一样也没少干过,只是很难迈出大宅的门。

  去年秋后,留家新增了几挂车,马场里新增了十几号人,留广瞳就让十八娘去马场里管家、做饭,一大早出大宅去马场,太阳下山前回宅里。

  马场里比大宅可闹热的多了,十几个石头一样的小伙子干活累了也喊几嗓子,心情闷了也打闹一番,不管走到那里,都要弄出些响动来,这和大宅里的那种死一样的静,是格外不同的,叶灵灵很快就喜欢上了这里,每天也就来的早去的晚了。

  小伙子们把这个和他们一样大的女子都叫娘娘,刚开始还叫得叶灵灵面红耳赤的,两天过后也就习惯了。

  叶灵灵人长的美,活也做的好,虽说是平常的饭菜,可经她的手做出,却平添了几份香味来。石头活干的好,驭术高,又识得几个字,留广瞳就把马场交给了他管,两人交道多了,彼此也就上了心。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灵灵若是晚去一会,马场里必然是干不起活;石头若有事出了门,灵灵的饭就会烧糊。

  落冬的那天,十八娘穿了件新红袄,进马场就让小伙子们看得直了眼,早饭后,场闲没事,石头对叶灵灵说:“娘娘,今天我们带你到外面去玩,好不好?” “好啊!只是这大冷天的,到那去玩好呢?”“今天日头好,原上兔子、狐狸都会出来晒日头的。我们去打猎玩。”“那太好了。”十几个人赶上了三挂车,就去了原上。

  弓和箭都带上了,一阵奔驰后,上了原上,寻见了几个兔儿、狐狸后,队伍也就跑散了,叶灵灵是在石头的车上的。

  车难行了,石头就把车赶到了一棵树下,解下了马来对叶灵灵说:“娘娘会骑马吗?”“不会,不过我可以学嘛。”“那好。”说着,石头先作了几个上马下马的示范动作,就俯下了身子,对叶灵灵说:“请娘娘踏着我的背上上马。”叶灵灵接过缰绳,踏上石头的肩头,跨上了马,双腿一夹,那马便小跑起来,石头忙站起身来说:“娘娘当心,别夹紧啊。”可那马一跑,叶灵灵就有点紧张,夹的越发紧了,那马就快跑起来了,“石头,石头,快!快!快让它停下来。”石头一见事不好,飞快的跳上另一匹马,打马跟上,近了时从马上一跃,稳稳的落在了叶灵灵的后面,正吓得不知咋办的叶灵灵,一下就靠在了石头的怀里,石头推了推她说: “娘娘先下马吧,听我讲清后再上来。”“不嘛,你就这样讲,不是更明白吗。”说着又靠了靠,石头只好环出双臂,接过了缰绳,细细的讲开了骑马的要领。

  马在原上慢慢的走着,阳光在头顶静静的照着,石头讲得口干舌燥,浑身发热,灵灵却说道:“咋有点冷了呢?石头你抱紧我一点。”说着又朝后靠了靠,那马儿后蹄一软,斜侧在一旁,马上的两人搂抱着滚到了软软的草地上,石头想要起身,压在他身上的灵儿却把一张脸伸了过来,“娘娘。。。”话没说完,嘴唇便让另一张红红的嘴唇给捂住了。

  自那以后,两人就常在了一起,但马场人多眼杂,终没畅意过半分。

  车到柳林祠后,女眷们都下了车,朝着热闹处走去,参加了祭祀,求了签,问了卦,买了小吃看了戏,半天时间就过去了,太阳西斜时,十八娘娘早早的回到了车上;石头是只转了一下,看众人都去看戏后就回来照料那几匹马儿,叶灵灵回时,马早就吃饱了草,饮足了水,站那里眯着眼睡觉呢,累了的石头也倒在车上打着盹。

  一阵香气扑进了鼻,睁眼一看,两张黄灿灿的油饼正等着嘴边,张口咬时,又缩了回去,耳边一阵哧哧的笑声,“是娘娘啊?就别逗小人了。”“石头哥,现下没人的,别叫娘娘啊。”“嗯,怕别人听见了呢。”“你快吃了吧,饿了一晌午了。”两张大饼,石头三两下就吃了下去,刚喝了口皮囊中的水,一个软软的身子就靠进了怀中,“灵儿,小心别人看见了哦。”嘴上说着双手却使了把力,一下抱得紧紧的了,“石头哥,我们跑吧,我一天也不想再呆在大宅里了,这样好苦哦。”“嗯,我也想了很久了,这样吧。。。”两人亲热了一阵后,事也商量好了,叶灵灵站起身来牵了两匹马,走入了柳林深处朝河边去了。

  看戏的人回到车边后,发现马少了两匹,叫醒了睡得正香的石头,问马那去了,石头也搞不清楚,就说:“可能是缰绳没栓牢,跑柳林里去玩去了,跑不远,找找就会有的,大伙儿也没了主意,只好分乘别的车回杨柳庄去,留下石头找马,车走了不远,有人发现了十八娘娘也没在车上,就伸出头来对石头喊着:“找着马了,等十八娘娘一块回。”“好咧。”石头招了招手,车就飞快的朝回去了。

  庄上的人等到天黑,也没见那两人回家;等到第二天一大早,也没见两人回家,留广瞳觉得不对了,忙带人去了柳林,见那车还在,马和人都没了踪影,四下打听了一番后,听河边的舟子说,昨天下午,渡过了两人两马,过河后朝南去了。留广瞳带人过了河,一直赶到南山脚下,见一块大石上写着:

  大车槛槛,毳衣如菼。岂不尔思?畏子不敢。

  大车哼哼,毳衣如璊。岂不尔思?畏子不奔。

  穀则异室,死则同穴。谓子不信,有如皦日。

  他气得大声骂道:“这两个不要脸的,偷了我的马快活去了,抓住后我让你俩真的死同穴呢,一坑埋了这两个畜生。”可骂归骂,又追了两天两夜,直到了楚国的境界,也没有追上那两人。

鉴赏

 
  《毛诗序》说这首诗是“刺周大夫”,说他不敢信守诺言。这种说法不确,因为全诗并没有更多的社会背景描述。我们细味全诗,很自然地发现,这是一首爱情诗。诗的意思简明直截:一位赶大车的小伙子和一位姑娘相恋,他要求她私奔(大概姑娘家里有人不同意),她却有点犹疑。于是,小伙子指天发誓,一定要和姑娘结合,生不能同床,死也要同穴。爱情的强烈、坚定、至死不渝,大概总可以感动姑娘了。

  这首诗把环境气氛与主人公心情结合起来,相互烘托促进,是一个特色。第一章写小伙子赶着盖有青色车篷的大车奔驰,在隆隆的车声里,小伙子心潮澎湃:“岂不尔思,畏子不敢。”姑娘,你到底敢不敢与我相爱相恋呢?小伙子的冲动,与姑娘的犹疑,制造了恋爱中的痛苦。第二章以沉重的车轮声,衬托小伙子内心的苦恼。这时候,小伙子终于明白了:姑娘的犹疑是因为她家里不同意这段恋情。因此,摆在面前的是:姑娘敢不敢、能不能不经父母许可就和小伙子私奔,结成夫妻。这是姑娘的终身大事,不能不慎重考虑。因为一旦遇人不淑,又背叛了父母,那么自己的前途就十分悲惨了。第二章既回溯了第一章姑娘犹疑的原因,又提出私奔有无后顾之忧的考虑。诗歌是由小伙子口中唱出来的,表示小伙子已经明白姑娘的处境和心思了。于是,自然地引出第三章:小伙子指天发誓,永远忠于爱情,即使生不能同床,死后也要同穴。古人指天发誓是十分慎重的行为,这是自然崇拜与祖先崇拜时代极为庄严的仪式。因为他们相信,违反了诺言要受到天谴的。小伙子慎重的发誓,从意蕴而言,已是圆满地解释了姑娘的疑虑,使姑娘放心大胆地投向恋人的怀抱。从情节而言,诗歌却不再描述其最后结局了。人们可以从诗意延续中推想:这一对恋人,一定高高兴兴地驾着大车,奔向相爱相伴的幸福生活了。

  这首诗,将环境气氛与人物心情相结合相衬托,把故事按情节发展而安排诗章,以心理推想取代完整故事结局,都有特色。千年之下,读者感受到的,主要仍然是那两颗充满忠贞爱情的年青的心。 (陈铭)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