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4031 次 历史版本 3个 创建者:于归 (2010/9/3 14:44:23)  最新编辑:于归 (2010/12/23 16:15:58)
诗经·国风·王风·扬之水
同义词条:国风·王风·扬之水
目录[ 隐藏 ]
诗经·国风·王风·扬之水

上一篇:诗经·国风·王风·君子阳阳 
下一篇:诗经·国风·王风·中谷有蓷
《诗经》目录

原文

 
    扬之水,不流束薪。

    彼其之子,不与我戍申。

    怀哉怀哉,曷月予还归哉!

    扬之水,不流束楚。

    彼其之子,不与我戍甫。

    怀哉怀哉,曷月予还归哉!

    扬之水,不流束蒲。

    彼其之子,不与我戍许。

    怀哉怀哉,曷月予还归哉!

简介

 
  这是一首怀念妻子的山歌,远征戍边的丈夫为着国家的事业,为着自己的仕途,不愿象那薪柴、牡荆、菖蒲一样枯守在家中,枯守在妻子身边。而愿象那激扬之水,四处流淌。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爱妻子,而是他的妻子嫌边地艰苦而不愿跟着他。他希望妻子在每次远征时都跟着他,或者等他在边地安排好以后她便来与丈夫相会。直到现代,大多数有志气的男人都会选择国家使命和自己的前途,不惜一切去南征北战。但他们同样热爱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妻子。而没有志气的男人则只能做薪柴、牡荆、菖蒲,枯守在家中,消耗自己的一生。女人则不同,她们需要的是一个安定的家庭,稳定的生活,对于男人们的南征北战,她们有的理解也支持,有的不理解也不支持,但她们有一个共同点,即无奈。理解也支持的妻子会经常长途跋涉去看望丈夫,不理解也不支持的妻子则会怨天尤人,埋怨丈夫。这种风俗习惯一直沿袭到今天。

注释

 
  扬之水:激扬之水,喻夫。
  束薪:成捆的柴薪,喻婚姻,在此指妻。
  彼其之子:(远方的)那个人,指妻子。
  不与我:不能和我。戍申:在申地防守。
  怀:平安,一说思念、怀念。
  曷:何。
  束楚:成捆的荆条。
  甫:甫国,即吕国。
  蒲:蒲柳。
  许:许国。

译文

 
  小河沟的水再湍急啊,也冲不走成捆的木柴。
 
  那位远方的人儿啊,不能和我驻守申国城寨。
 
  想念你啊想念你,哪时我才能回到故里?
 
  小河沟的水再湍急啊,也飘不起成捆的柴草。
 
  那位远方的人儿啊,不能共我守卫甫国城堡。
 
  想念你啊想念你,哪时我才能回到故里?
 
  小河沟的水再湍急啊,也流不动成捆的柳枝。
 
  那位远方的人儿啊,不能与我守卫许国城池。
 
  想念你啊想念你,哪时我才能回到故里?

诗经故事

 
  为躲避犬戎的侵扰,平王迁都到了洛邑;也带去了大量的周民。

  许阳带着他的家人也一路跟着去了洛邑;最先离开他们的,是许阳的母亲,过黄河时老人为照料小孙子,不小心失足落入了水中,没有翻一个浪头起来,甚至是没有起一个沫来,就不见了踪影。

  洛邑是有土地的,但战乱使人们扔下了土地,许阳他们去了后,又得重新开垦,他的大哥和老父亲就是在开垦土地时离去的,父亲走的那天太阳很大,他说是要在树阴下歇息一会,睡着后就再没有醒来;大哥是看着一家老小的口粮很少,记起了在丰镐的地中还有可能成熟了的黍,急急忙忙的跑了回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在第一季庄稼即将成熟之时,许阳的小儿子死在了他妻子的怀里。

  很多的人死了,可活着的人,生活还要继续!终于,迎来了第一个收成的季节,宫里的平王,也出来参加了抢收,在收割时,平王看见了许阳。人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很久不见的笑脸。

  许阳一家渡过此劫的有:妻琬儿、小女五岁的谷和他的两个弟弟。

  有了吃食,又盖起了几间茅屋,生活稳定了一点,一家人还在继续为下一个收成努力。这时,平王招见了许阳。

  许阳在丰镐时本就是一个小吏,识得文,认得字,颇通音律,王室祭祀时他常参加的,并且还负责整个的编钟敲击。而此刻的平王招见,却并不是让他去偏排音乐,而是让他去带兵。

  平王让许阳把家搬进了洛邑,安在了一个小院中,全家人本很是高兴的;可高兴没几天,许阳就接到了带兵出发的命令。

  申侯联络犬戎杀掉了幽王,又把平王迁到了洛邑,引起了各诸侯王的不满;楚王就放出话来,说是要清除申侯为周室报仇,申侯就把警戒楚国的任务交给了平王周室一族。许阳他们就是去申楚境上戎边守卫的。

  这一去就是三年,三年许阳也没有回过洛邑,也没有见过琬儿、谷儿和他的两个弟弟,带信来只说是她们都很好的。

  更让许阳们想不通的是,申侯杀了幽王,在他们的心中,不论怎么说都是乱臣贼子,可现在他们却在为那乱臣贼子站岗放哨。

  看着申楚界上的宽阔水面,夕阳在上面点缀出道道金光,一种思念的情怀就涌入许阳们的心上。

  扬之水,不流束薪。彼其之子,不与我戍申。怀哉怀哉,曷月予还归哉。

  扬之水,不流束楚。彼其之子,不与我戍甫。怀哉怀哉,曷月予还归哉。

  扬之水,不流束蒲。彼其之子,不与我戍许。怀哉怀哉,曷月予还归哉。

鉴赏

 
  《扬之水》是一首戍边战士思念家中妻子的诗歌。据《毛诗序》说:“《扬之水》,刺平王也。不抚其民而远屯戍于母家,周人怨思焉。”春秋时代,周朝平王(前770—前720年在位)还是比较混乱的时代。主要是周天子的权威削弱了,诸侯国的力量强大了。周平王的母亲是申国人,申国又常受楚国的侵扰。周平王为了母亲故国的安全,就从周朝抽调部分军队,到申国战略要地屯垦驻守,防止楚国侵扰。这些周朝士兵远离故乡,去守卫并非自己诸侯国的土地,心中的不满凄苦,当然有所流露,形成诗歌,就是《扬之水》。申国、甫国和许国的国君,都是姜姓。周平王母亲是申国姜姓公主,与甫、许两个诸侯国也是亲戚关系。所以,虽然周平王没有派士兵去戍守甫、许两国,但诗歌也牵连及之:反正是姜姓王太后娘家的人。
 
  《扬之水》是以远戍战士的口吻来写的。全诗三章,各章基本相同。不同的是:“束薪”、“束楚” 和“束蒲”;“戍申”、“戍甫”和“戍许”。薪、楚、蒲都是农家日常燃烧的柴草;申、甫、许是三个姜姓的诸侯小国。因此,全诗实际上把一个相同的内容,反覆吟诵三次,用重复强调的手法,突出远戍战士思家情怀。每章头两句“扬之水,不流束薪(楚、蒲)”,用流动的河水与不动的柴草对比,先让人视觉上有特殊印象:那河沟的水哗哗地流动,仿佛岁月一天天过去,不再回来;那一捆捆的柴草又大又沉,小小的河水根本飘浮不起,冲流不动,仿佛战士思家的沉重心绪,永不改变。有了这两句自然物象的起兴,很自然引出三、四两句“彼其之子,不与我戍申(甫、许)”,守着家园的妻子,当然无法与远戍的士兵一起。如果说,士兵如远离泉源的河水,越流越远;那么,妻子如坚定不移的柴草,不飘不流。如果说,日月如流水不断流失,思家情怀就如沉重的柴草,不动不移。分离的日子越久,远戍的时间越长,思念妻子也越强烈。终于,士兵喊出了自己心里的话:“怀哉怀哉?曷月予还归哉?”意思是:在家的亲人平安吗?何年何月我才能回家相聚呢?夫妻之情,故园之思,远戍之苦,不平之鸣,都融化在这两句问话之中,而士兵回家的渴望,强烈地震撼读者。
 
  在诗歌句式上,采用不齐整的句式,有三言、四言、五言、六言几种,这说明诗歌带有鲜明的口语化的倾向。口语化句子,正好比较朴实,比较真切地表达出下层人民出身的士兵的口吻,令人读之感到亲切诚朴。实际上,除了个别词语带有历史痕迹,在语义上需要诠解之外,这首口语化的诗歌,千载之下读之,仍是极易使人感动的。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