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8052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于归 (2010/9/3 12:18:04)  最新编辑:于归 (2010/12/23 15:45:49)
诗经·国风·卫风·有狐
同义词条:有狐
目录[ 隐藏 ]
诗经·国风·卫风·有狐
 

原文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注释

 
  绥绥:从容独行的样子。
  裳:衣服。
  厉:通作“濑”,水边的沙地。
  带:衣带。

译文

 
  有只狐在独行求偶,在那淇水边的桥上。心里感到忧愁,只怕那人没有衣裳。

  有只狐在独行求偶,在那淇水可涉的地块。心里感到忧伤,只怕那人没有衣带。

  有只狐在独行求偶,在那淇水的近岸处。心里感到忧郁,只怕那人没有衣服。

诗经故事

 
  思念是痛苦,也只有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田间的劳作之中去,才可能稍稍的减弱一点;

  地头的人多时,还有人能不时的讲一点笑话,也有人说说前方传回的消息,飞凡的本领和身手,也成了大家夸耀的话题,繁绮听了那心情是复杂的,既高兴、又担心,总盼着战事早停,夫妻俩好有一个团聚的时候。

  地里的庄稼长势很好,也给人增添了凭多的希望,庄稼和树上的果实都微微泛黄时,第一缕秋风吹来了,寒凉也慢慢的渗入了人们的生活之中。

  劳累了一天的繁绮,蹒跚着来到了淇水河边,夕阳把河水渡上了一层金色,河水漾漾,波光粼粼,一身的汗味让繁绮自已都觉得无法闻了,就在河边的一块大石上坐下,细细的解散了盘起的长发。

  一声狐狸的鸣叫,惊动了繁绮,放眼望去,见河的对岸,两只火红狐狸正在追逐嘻戏,那两个玩得可欢呢,一阵跳跃过后,也都跑到了河边喝水,然后就静静的蹲在河边,并排着朝河这边望来,它们看见了繁绮,见繁绮正洗刷着那乌黑的长发,长长的脖颈,在浑暗的暮色中格外显眼,就傻傻的朝河这边看着,看着那个正在洗浴的孤单的女人,一个还把头靠在另一个的身上亲昵的摩擦着呢。

  繁绮看见这俩个亲热的模样,不由得也看呆了,直看得浑身燥热起来,似乎飞凡正从前方驱车朝她奔来了。

  一阵风过,激得她打了个寒颤,摇摇头,看河对面的两只狐狸,却早已没了影踪,刚洗浴过的身上,起了很多的鸡皮疙瘩,天已凉了,该加衣服了。

  远方的飞凡,战阵中的飞凡,你也一定很觉凉了吧?可怎样才能送去你的裙裤、你的腰带、你的长服?你能回来一下吗?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中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中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中忧矣,之子无服。

鉴赏

 
  《毛诗序》云:“《有狐》,刺时也。卫之男女失时,丧其妃耦焉。古者国有凶荒,则杀(减)礼而多婚,会男女之无夫家者,所以育人民也。”孔疏解曰:“以时君不教民随时杀礼为婚,而丧失其妃耦,不得早为室家,故刺之。以古者国有凶荒,则减杀其礼,随时而多婚,会男女之无夫家者,使为夫妇,所以蕃育人民,刺今不然。”毛说的理论根据是《周礼·地官司徒》中的《大司徒》、《媒氏》。《大司徒》列有遇灾荒时的十二条政策,其中第十条便是“多婚”,也就是让失去配偶的男女结合,以增长人口。《毛诗序》认为此诗就是刺卫国君主没有实行这一政策,使无夫无妻的男女不能结合。毛说指出此诗与男女婚姻有关,自不误,但谓之为刺诗,则穿凿不通,为今人所不取。其他各家之说,尚有“悯伤孤贫说”、“齐桓公思恤卫说”、“忧念征夫无衣说”、“伤逃散之卫遗民说”,等等。《卫风·有狐》应是一首言情之诗。卫国经过动乱,人民遭受灾难,流离走徙,不少人失去配偶。有位年青寡妇,在路途中遇到一位鳏夫,对其产生爱意,很想嫁给他,但没有直接表白求爱之意,只在内心中有强烈的活动。故诗人托为此妇之言,以有狐在踽踽独行,思得匹偶,表白此妇对其所爱慕之人的爱心。狐为妖媚之兽,诗人称此妇为“狐”,看来此妇也颇有风姿,诗人以诗揭露其心事,比之为狐、以物喻人。别饶风致。诗三章,皆用比意。

  首章言“有狐绥绥,在彼淇梁”,梁为石不沾水之处,在梁则可以穿好下裳,所以这多情的寡妇,以有狐求偶,对其所怜惜的鳏夫,表白自我的爱心说:“我心里所忧愁的,是那人还无以为裳,若是他娶了我他就可以不愁没有衣裳了。”次章言“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厉”为深水可涉之处。《邶风·匏有苦叶》诗云:“深则厉,浅则揭”,涉过深水。需要有衣带束衣。此妇担心的,是心上所爱慕的那人还没有衣带。她想:“若是我嫁给他,我可以替他结成衣带他就不愁涉过深水时没有衣带了。”三章言此狐“在彼淇侧”,既然已在淇侧,可见已经渡过淇水,可以穿好衣服了。可是她担心那个人,还无以为服,她心想:“若是我和他结为婚姻,那么,那人就不愁没有衣服了。”

  这三章诗充分而细致地表露了这位年青寡妇的真挚爱心,即事抒怀,不作内心的掩蔽,大胆吐露真情,自是难得的佳作。在旧时代,遭逢丧乱,怨女旷夫,在各自失去配偶之后,想重建家庭,享受室家之爱,这是人生起码的要求,自然是无可非议的。这首《有狐》诗,表白了寡妇有心求偶之情,在《国风》中是一首独特的爱情诗。至于此妇所爱慕的对方,是否已经觉察到她的爱心,以及如何作相应的表态,那是另外的事了。
 

    5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