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6406 次 历史版本 3个 创建者:于归 (2010/9/1 17:50:11)  最新编辑:于归 (2010/12/22 23:41:08)
诗经·国风·周南·兔罝
同义词条:诗经·国风·兔罝,诗经·兔罝
目录[ 隐藏 ]
诗经·国风·周南·兔罝

上一篇:诗经·国风·周南·桃夭
下一篇:诗经·国风·周南·芣苢
《诗经》目录

原文


    肃肃兔罝,椓之丁丁。
    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肃肃兔罝,施于中逵。
    赳赳武夫,公侯好仇。

    肃肃兔罝,施于中林。
    赳赳武夫,公侯腹心。

注释


  ⑴肃肃:整饬貌,密密。罝(jū 居):捕兽的网。
  ⑵椓(zhuó 浊):打击。丁丁(zhēnɡ 争):击打声。布网捕兽,必先在地上打桩。
  ⑶公候:周封列国爵位(公、候、伯、子、男)之尊者,泛指统制者。干:通“捍”。干城,御敌捍卫之城。
  ⑷逵(kuí 魁):九达之道曰“逵”。中逵,即四通八达的路叉囗。
  ⑸仇(qíu 求):通逑。
  ⑹林:牧外谓之野,野外谓之林。中林,林中。
  ⑺腹心:比喻最可信赖而不可缺少之人。

译文


  兔网结得紧又密,布网打桩声声碎。武士气概雄赳赳,是那公侯好护卫。
  兔网结得紧又密,布网就在叉路口。武士气概雄赳赳,是那公侯好帮手!
  兔网结得紧又密,布网就在林深处。武士气概雄赳赳。是那公侯好心腹!

诗经故事

  姜太公在磻溪垂钓时,武吉在山上砍柴卖;
  武吉常常是担着一大挑柴,大声唱着山歌从老头钓鱼的地方过,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了熟人,是武吉发现了那老头钓鱼用的是直勾呢;虽然太公对他说了是在钓王候,可武吉却不懂太公的意思,倒是为老人的生活操上了心,“这老头,这样钓下去还不会饿死啊?得想个办法呢。”
  第二天一早,太公刚刚在他每天钓鱼的大石头上坐下来,树林中传出乒乒乓乓敲木声,过去一看,那武吉正认认真真的敲下两根木桩,安下一张网,头上冒着热气,淌着汗呢;
  “小伙子,干什么啊?”“嘿嘿,我在林中砍柴,常惊得兔儿乱跑,在此张一张网,捕个兔子送你老下酒,可好?”“呵呵,好!好!”太公一回头,又到溪边钓鱼去了。
  头几天兔子毛也没捕着一根呢,好不容易网住了一只,却把网给挣破又跑了;
  武吉觉得羞羞的,更注意了兔儿奔跑的路线和布网的方法,终于在第四天下午捕上了一只,他笑嘻嘻的把兔子送给了太公,“呵呵,小伙子,你行!比我钓鱼长进多了,真不错!”武吉听了心里喜咪咪的,第二天布网更用心了。
  就这样,武吉一边砍柴卖,一边捕兔子,砍柴还是一天一大挑的集市上卖,捕兔的手艺却一天比一天精了。
  常常是他在这边安下网,到林那边敲下树,就有兔子一头钻进网中来。
  下大雪的时候,太公还是在磻溪上垂钓,武吉仍然是在山中打柴,天气对这爷俩每天的规律影响倒是不大;可对兔子的影响就大了,雪盖住了枯叶枯草,兔们在林中没了吃的,纷纷跑山下的地里偷庄稼吃呢;
  武吉看了看雪地上兔儿的脚印,就在头天晚把网安在了大路边,第二天一早就能捕住兔儿了。
  到后来,他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是在山边瞅几眼,张开网来,不到半个时辰,就能捕着兔儿来。
  太公瞅着武吉,频频把头点。
  周文王来请太公出山时,太公把武吉叫来了:“武吉啊,和我一块去带兵吧!”武吉张着个大嘴巴:“带兵打仗我不会呢。”“呵呵,我已看你多日了,是个能动脑的好娃娃!这个带兵打仗保国家,和你捕兔子一个样。走吧。”
  这武吉就和姜太公一块出了山,后来真成了伐纣兴周的一员猛将。

肃肃兔罝,椓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肃肃兔罝,施于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
肃肃免罝,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

鉴赏


  将打桩设网的狩猎者,与捍卫公侯的甲士联系起来,似乎也太突兀了些。但在先秦时代,狩猎本就是习练行军布阵、指挥作战的“武事”之一。《周礼· 大司马》曰:“中春,教振旅。司马以旗致民,平列陈(阵),如战之陈,辨鼓铎镯铙之用,……以教坐作、进退、疾徐、疏数之节,遂以蒐田(打猎)。”其他如 “中夏 ”、“中秋”、“中冬”,亦各有“教茇舍(野外驻营)”、“教治兵”、“教大阅(检阅军队的综合训练)”的练兵活动,并与打猎结合在一起进行。按孔子的解释就是:“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兵者凶事,不可空设,因蒐狩(打猎)而习之。”打猎既为武事,则赞美公侯的卫士,偏从打桩设网的狩猎“兴起”,也正在情理之中了。
  一场紧张的狩猎就将开始。从首章的“肃肃兔罝,椓之丁丁”,到二章、三章的“施于中逵”、“施于中林”,虽皆为“兴语”,其实亦兼有直赋其事的描摹之意。“兔”解为“兔子”自无不可,但指为“老虎”似更恰当。“周南”江汉之间,本就有呼虎为“於菟 ”的习惯。那么,这场狩猎所要猎获的对象。就该是啸声震谷的斑斓猛虎了!正因为如此,猎手们所布的“兔置”,结扎得格外紧密,埋下的网桩,也敲打得愈加牢固。“肃肃”,既有形容布网紧密之义,但从出没“中逵”、“中林”的众多狩猎战士说,同时也表现着这支队伍的“军容整肃”之貌。“丁丁”摹写敲击网“椓” 的音响,从路口、从密林四处交汇,令人感觉到它们是那样恢宏,有力。而在这恢宏有力的敲击声中,又同时展示着狩猎者振臂举锤的孔武身影。
  从诗中所咏看,狩猎战士围驱虎豹的关键场景还没有展开,就突然跳向了对“超赳武夫”的热烈赞美。但被跳过的狩猎场景,其实是可由读者的丰富想像来补足的。《郑风·大叔于田》就曾描摹过“火烈具举,襢裼暴虎(袒胸手搏猛虎)”的惊险场面,以及“叔善射忌,又良御(车)忌,抑磬控忌(忽而勒马),抑纵送忌(忽而纵驰)”的追猎猛兽情景。这些,都可在此诗兴语的中断处,或热烈赞语的字行间想见。而且由猎手跳向“武夫”,由“兔罝”跳向“干城”,又同时在狩猎虎豹和沙场杀敌之间,实现了刹那间的时空大转换:这些在平时狩猎中搏虎驱豹的健儿,一旦出现在捍卫国家的疆场之上,又将怎样在车毂交错、箭矢纷坠之际,挥戈击退来犯强敌,而巍然难摧如横耸的城墙!于是一股由衷的赞美之情,便突然充溢于诗人胸际,甚至冲口而出,连连呼曰“赳赳武夫,公侯干城(好仇、腹心)” 了。
  诗写得很自豪。在三章相叠的咏唱之中,这种自豪也因了“干城”、“好仇”以至“腹心”的层层推进,而增添了一种神采飞扬的夸耀意味。这对那些“公侯” 来说,有这么一些孔武有力之士为其卖命,当然是值得自矜的。但对于“春秋无义战”的那个时代来说,甘将一身武艺,售予公侯之家,而以充当他们的“腹心”为荣,就很难说是一件幸事了。《诗经》“国风”中另一些为离乡背井、久役不归或丧身异域,而咽泣、哀号和歌哭的诗作,也许更能透露:在这种夸耀背后,还掩盖着怎样一种广大无际的悲哀。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知《毛诗序》、朱熹《诗集传》以为诗的主旨是讲“后妃之化”、“(周)文王德化之盛”,实在令人感到穿凿牵强,而欧阳修《诗本义》、方玉润《诗经原始》所持的“美武夫忠勇说”、“咏武夫田猎说”差为近之。


下一篇:诗经·国风·周南·芣苢

    3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