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0250 次 历史版本 3个 创建者:于归 (2010/9/1 17:26:48)  最新编辑:于归 (2010/12/22 23:30:24)
诗经·国风·周南·卷耳
同义词条:诗经·国风·卷耳,国风·周南·卷耳,诗经·卷耳,卷耳
目录[ 隐藏 ]
诗经·国风·周南·卷耳

上一篇:诗经·国风·周南·葛覃
下一篇:诗经·国风·周南·樛木
《诗经》目录

原文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颓。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岗,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注释


  顷筐:浅而易盈的竹筐。一说斜口筐。嗟:叹词。寘(音置):搁置。周行(音杭):大道。
  陟:音至,升;登。彼:指示代名词。崔嵬(音违):山高不平。虺隤(音毁颓):疲极而病。姑:姑且。罍(音雷):器名,青铜制,用以盛酒和水。永怀:长久思念。
  玄黄:马过劳而视力模糊。兕觥(音四公):一说野牛角制的酒杯,一说“觥”是青铜做的牛形酒器。永伤:长久思念。
  砠(音居):有土的石山。瘏(音途):因劳致病。痡(音扑):因劳致病。云:语助词。吁(音虚):忧。

译文


  采呀采呀采卷耳,半天不满一小筐。我啊想念心上人,菜筐弃在大路旁。
  攀那高高土石山,马儿足疲神颓丧。且先斟满金壶酒,慰我离思与忧伤。
  登上高高山脊梁,马儿腿软已迷茫。且先斟满大杯酒,免我心中长悲伤。
  艰难攀登乱石冈,马儿累坏倒一旁,仆人精疲力又竭,无奈愁思聚心上!

诗经故事

 
  一只蜻蜓落在谷儿的头上,似是一朵鲜艳的红石榴花开在乌云里一般,透明的翅膀,折射着夕阳,恰又似宝石一般闪亮,具说蜻蜓的那一双大大的复眼虽说是视野极阔却难以看得很远的,若不然,它也一定能追着谷儿的目光,看穿山、看穿水、看穿云、看穿天,就那么一动不动坐在田坎上看着,已看了半个下午了呢。
  谷儿的身边落下着一个大竹筐,筐里装有小半筐卷耳草之类的野草,那是她下午的任务,家里的两头猪儿都等着这筐中猪草呢,可她似乎已忘得干干净净了,也忘了昨日晚间回去后娘的骂声;她想着什么呢?
  武王起大军奔赴孟津,说是要解民倒悬、拯民于水火,这已是第二次发兵了;
  孔武有力的吉上一次去就让尚父看中了,选他作了亲随,吉是很兴奋的,出发前专门骑着他那匹黑亮亮的大马回村来和乡亲们道别,从村头跑到村尾,赢得了乡亲的一遍喝彩;
  悄悄的说,他实是来向谷儿道别的,可在村中他没有见到谷儿,聪明的谷儿是在开满菜花的田间里悄悄的等着他呢,那一去已三个多月了。
  散大夫来村中两次了,让大伙儿送去了很多的粮草,说是大队已过了黄河,翻过了条山。
  黄河在那里?条山在何处?谷儿是不知道的,她只知道是在东方,也就每天朝着东方张望,从早到晚。
这几日的下午,夕阳斜照中,远方的山影愈来愈觉清晰,清晰像是能看见那山上的树和草了,一对白蝴蝶飞过,谷儿随着蝴蝶儿看去,看它俩翩翩飞着,飞啊飞啊,飞入了远山,谷儿感觉到她能看见,看的很远,她的目光似穿透了一切,真真切切的看见了吉。
吉儿的大黑马爬行在巍峨险峻的大山上,已累得步履踉跄,好几次差点把吉儿颠下了山崖,吉儿却是有险无惊的常咧嘴朝着西方笑笑,扯下背上的酒囊来,摸出个金盅倒一杯,一饮而尽后,又牵马前行;
  那酒囊和金盅可是谷儿偷偷的送他的呢,说是远行身劳累,宝物可以避邪气,饮酒多了人易醉,一次只许饮一杯。
  吉儿的黑马毛发黄,吉儿愁得脸都变了样,谷儿急了的暗暗叫:“用牛角杯饮酒啊,可以避毒长气力。”
  吉儿的伙伴都生了病,马也病得难行走,病人卧在床,冷风阵阵,月撒寒光,恨不能即刻飞到吉儿身旁。
  她就那样的看着、看着,看看就是一下午的时光,忘了家里的猪,忘了会诉说她的娘,不动也不晃,红红的蜻蜓静静的落在她的青丝上。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鉴赏


  《卷耳》是《诗经·国风》的第三篇,是一篇抒写怀人场景与情感的名作。它采用赋的手法,以朴素的白描表达方式表达了妻子与行役的丈夫相互思念的深厚情感。

  首章从妇人的采摘入手,委婉地表达出思妇怀人的内心苦楚。在绿茵遍野的周原上,一位妇女在采摘苍耳,但她采啊采啊,却总是装不满挎着的那个前低后高的斜口的筐。因为她总是一边采一边向大路上看,期待着她远征的丈夫会突然出现。看啊看啊,奇迹并没有出现,她长吁短叹,愁思难当,干脆将采摘的筐弃置在大道旁,在那儿发呆瞎想了。诗以采摘不盈筐和筐最后被置于大道旁的妇人劳作来衬写怀人的焦虑和痛苦。

  第二、三、四章则切换成了远征的男子在旅途上的艰辛和思归心切的忧伤。诗以征夫的口气进行叙写,极大地突现出了现场感。诗写山高多石而且峻险,写马疲惫不堪甚至因病而不能再行走(“虺輀”和“玄黄”都是疲劳而病的意思,“蠽”的意思不仅是病,而且不能再前进了),也写了仆人因疲劳而病不能再跟随前行,这些都从侧面衬托了征途的艰难和征人思归的伤怀。

  饶有意味的是诗的结构与布局。粗看起来,首章和后三章在口吻上好像连接不起来,而后三章更是与诗题“卷耳”不太相关,于是有学者如日本的青木正儿和中国的《诗经》研究专家孙作云就提出过怀疑,认为《卷耳》一诗可能是由两首残诗拼合起来的。我认为这对《卷耳》的艺术佳趣是一种误解。作为一篇怀人的名作,它的妙处就在于将男女主人公的互思融合到了一起,形成彼此的呼应,增加了思归伤怀的艺术效果。首先,从代言(即诗人借妇女的身份与口气去代其发言)的表达方式上去看,首章是思妇的“嗟我怀人”,思妇将筐放置在大道上而开始产生痴想,那后三章应是思妇对征夫的想象,她想象着她的丈夫正带着他的马和仆人在往家赶,只是因为马困山险路长,她的丈夫一时还不能归来,也和她一样心中充满忧伤。其次,从《国风》作为民歌的形式上看,当时的复沓咏唱应是一种艺术习惯,照此推想,首章其实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合唱或重唱,它在诗篇的最后仍是可以重复唱的,只是作为文字的记录它不再出现了。这样,二、三、四章想象征夫的场景和征夫也伤怀感叹的情感就与思妇的采摘总没有采满的情感自然地融到一起去了。再次,从诗本身的内容上看,虽然从第二章起换成了征夫的口吻,但它是以己方对彼方的推想,突出的是写对方路途的遥远和艰辛,是为了进一步地增加思妇与征夫之间的空间距离,但在心理的想象空间中,思妇与征夫互相思念对方的那种真挚专一的感情却是相通的,而这恰恰是思妇以心理的距离去弥补空间的距离,以征夫的思念之苦进一步烘托思妇的心中落寞,所以她采啊采啊,那浅浅的筐里却总不能装满,她的心思早就飞向身处远方的丈夫身上去了。因此,将后三章看作是思妇对其丈夫的揣想是合理的,也是更具艺术韵味的谋篇布局。

  理学家朱熹曾把这篇诗硬归于所谓“后妃之志”,说它是后妃表达贞静专一之志达到了极点,这完全是一种曲解和误导。亲心相通最能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人伦情味,《卷耳》一诗的男女主人公是可以带仆人的一般平民,它反映出来的是当时最普通的劳作生活和最普遍的亲情恋情,这种感情的守望以及从己方揣想所思念对方的表达方式形成了中国文学的抒情传统,并对后世文学艺术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下一篇:诗经·国风·周南·樛木

    7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