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5306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蓝点 (2010/8/27 23:35:15)  最新编辑:流星的雨季 (2011/12/7 14:41:23)
魏徵
拼音:Wèi Zhēng(Wei Zheng)
同义词条:魏征
 
魏徵(580~643年)清殿藏本
魏徵(580~643年)清殿藏本
 魏徵(580~643年),字玄成。巨鹿(今河北巨鹿县人,又说晋州市馆陶县)人,唐朝政治家。曾任谏议大夫、左光禄大夫,封郑国公,以直谏敢言著称,是中国历史上最负盛名的谏臣。著有《隋书》序论,《梁书》、《陈书》、《齐书》的总论等。其言论多见《贞观政要》。

  魏徵少年时贫困,末投奔瓦岗军,兵败,归唐。后为窦建德所俘,建德念其才而收之。建德兵败,复归唐,拜太子洗马,事太子李建成玄武门之变后,唐太宗以其耿直,不杀,且升谏议大夫,后迁秘书监侍中等职,犯颜直谏太宗二百余次。长孙皇后派人告诉魏徵:“闻公正直,今才得实。愿公常守此志,勿少变更。”一次,李世民“得佳鹞,自臂之,望见徵来,匿怀中;徵奏事固久不已,鹞竟死怀中。”

  贞观六年(632年),李世民在一次罢朝后回到内宫,怒不可遏:“会须杀此田舍翁。”长孙皇后好言劝慰太宗才免除这次灾难。十七年(643年)元月二十三日,魏徵病逝。太宗悲恸之极,谓侍臣:“人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见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魏徵没,朕亡一镜矣!”。

  唐太宗原将女儿衡山公主许给魏徵的长子魏叔玉为妻。魏徵死后,太宗亲赋诗一首,且为之树碑。但不久太宗发现魏徵生前每有谏书,必留副本于家中,太宗疑此举有留为自赏之用,大怒之下,下令推倒魏徵墓的墓碑。太宗亦下旨解除婚约,衡山公主不再嫁往魏家。陈寅恪写道:“幸其事发觉于徵已死之后,否则必与张亮侯君集同受诛戮,停婚仆碑犹是薄惩也。”太宗伐高句丽失利后,想起魏徵,认为如魏徵在世,必反对出征。若有魏徵反对,太宗自度就会放弃高句丽战事,因此感到魏徵贡献应比以前想像的多,所以回京前,特别下令重新为魏徵树立墓碑。

生平


  魏徵(580-643)字玄成,馆陶(今属河北)人,从小丧失父母,家境贫寒,但喜爱读书,不理家业,曾出家当过道士。隋大业末年,魏徵被隋武阳郡(治所在今河北大名东北)丞元宝藏任为书记。元宝藏举郡归降李密后,他又被李密任为元帅府文学参军,专掌文书卷宗。

  唐高祖武德元年(618),李密失败后,魏徵随其入关降唐,但久不见用。次年,魏徵自请安抚河北,诏准后,乘驿驰至黎阳(今河南浚县),劝崳李密的黎阳守将徐世勣归降唐朝。不久,窦建德攻占黎阳,魏徵被俘。窦建德失败后,魏徵又回到长安,被太子李建成引用为东宮僚属。魏徵看到太子与秦王李世民的冲突日益加深,多次劝建成要先发制人,及早动手。

  玄武门之变以后,李世民由于早就器重他的胆识才能,非但沒有怪罪于他,而且还把他任为谏官之职,并经常引入內廷,询问政事得失。魏徵喜逢知己之主,竭诚辅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加之性格耿直,往往据理抗爭,从不委曲求全。有一次,唐太宗曾向魏徵问道:“何谓明君、暗君?”魏徵回答说:“君之所以明者,兼听也,君之所以暗者,偏信也。以前秦二世居住深宮,不见大臣,只是偏信宦官赵高,直到天下大乱以后,自己还被蒙在鼓里;隋炀帝偏信虞世基,天下郡县多已失守,自己也不得而知。”太宗对这番话深表赞同。

  贞观元年(837),魏徵被陞任尚书左丞。这时,有人奏告他私自提拔亲戚作官,唐太宗立即派御史大夫溫彥博调查此事。结果,查无证据,纯属诬告。但唐太宗仍派人转告魏徵说:“今后要远避嫌疑,不要再惹出这样的麻烦。”魏徵当即面奏说:“我听说君臣之间,相互协助,义同一体。如果不讲秉公办事,只讲远避嫌疑,那麼国家兴亡,或未可知。”并请求太宗要使自己作良臣而不要作忠臣。太宗询问忠臣和良臣有何区别,魏徵答道:“使自己身获美名,使君主成为明君,子孙相继,福祿无疆,是为良臣;使自己身受杀戮,使君主沦为暴君,家国并丧,空有其名,是为忠臣。以此而言,二者相去甚远。”太宗点头称是。

  贞观二年(628),魏徵被授秘书监,并参掌朝政。不久,长孙皇后听说一位姓郑的官员有一位年仅十六七岁的女儿,才貌出眾,京城之內,绝无仅有。便告诉了太宗,请求将其纳入宮中,备为嫔妃。太宗便下诏将这一女子聘为妃子。魏徵听说这位女子已经许配陆家,便立即入宮进谏:“陛下为人父母,抚爱百姓,当忧其所忧,乐其所乐。居住在宮室台榭之中,要想到百姓都有屋宇之安;吃著山珍海味,要想到百姓无饥寒之患;嫔妃满院,要想到百姓有室家之欢。现在郑民之女,早已许配陆家,陛下未加详细查问,便将她纳入宮中,如果传闻出去,难道是为民父母的道理吗?”太宗听后大惊,当即深表內疚,并決定收回成命。但房玄龄等人卻认为郑氏许人之事,子虛乌有,坚持诏令有效。陆家也派人递上表章,声明以前虽有资财往来,并无订亲之事。这时、唐太宗半信半疑,又召来魏徵询问。魏徵直截了当地说:“陆家其所以否认此事,是害怕陛下以后借此加害于他。其中缘故十分清楚。不足为怪。”太宗这才恍然大悟,便坚決地收回了诏令。

  由于魏徵能夠犯颜直谏,即使太宗在大怒之际,他也敢面折廷爭,从不退让,所以,唐太宗有时对他也会产生敬畏之心。有一次,唐太宗想要去秦岭山中打猎取乐,行装都已准备停当,但卻迟迟未能成行。后来,魏徵问及此事,太宗笑著答道:“当初确有这个想法,但害怕你又要直言进谏,所以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还有一次太宗得到了一只上好的鹞鹰,把牠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很是得意。但当他看见魏徵远远地向他走来时,便赶紧把鸟藏在怀中。魏徵故意奏事很久,致使鹞子闷死在怀中。

  贞观六年,群臣都请求太宗去泰山封禅。借以炫耀功德和国家富强,只有魏徵表示反对。唐太宗觉得奇怪,便向魏徵问道:“你不主张进行封禅,是不是认为我的功劳不高、德行不尊、中国未安、四夷末服、年谷未丰、祥瑞末至吗?”魏徵回答说:“陛下虽有以上六德,但自从隋末天下大乱以来,直到现在,戶口并未恢复,仓库尚为空虛,而车驾东巡,千骑万乘,耗费巨大,沿途百姓承受不了。況且陛下封禅,必然万国咸集,远夷君长也要扈从。而如今中原一带,人烟稀少,灌木丛生,万国使者和远夷君长看到中国如此虛弱,岂不产生轻视之心?如果赏赐不周,就不会满足这些远人的欲望;免除赋役,也远远不能报偿百姓的破费。如此仅图虛名而受实害的事,陛下为甚麼要干呢?”不久,正逢中原数州暴发了洪水,封禅之事从此停止。

  贞观七年(633),魏徵代王珪为侍中。同年底,中牟县丞皇甫德参向太宗上书说:“修建洛阳宮,劳弊百姓;收取地租,数量太多;妇女喜梳高髻,宮中所化。”太宗接书大怒,对宰相们说:“德参想让国家不役一人,不收地租,富人无发,才符合他的心意。”想治皇甫德参诽谤之罪。魏徵谏道:“自古上书不偏激,不能触动人主之心。所谓狂夫之言,圣人择善而从。请陛下想想这个道理。”最后还强调说:“陛下最近不爱听直言,虽勉强包涵,已不像从前那样豁达自然。”唐太宗觉得魏徵说得入情入理,便转怒为喜,不但沒有对皇甫德参治罪,还把他提陞为监察御史。

  贞观十年(636),魏徵奉命主持编写的《隋书》、《周书》、《梁书》、《陕书》、《齐书》(时称五代史)等,历时七年,至此完稿。其中《隋书》的序论、《梁书》、《陈书》和《齐书》的总论都是魏徵所撰,时称良史。同年六月,魏徵因患眼疾,请求解除侍中之职。唐太宗虽将其任为特进这一散职,但仍让其主管门下省事务,其俸祿、赏赐等一切待遇都与侍中完全相同。

  贞观十二年(638),魏徵看到唐太宗逐渐怠惰,懒于政事,追求奢靡,便奏上著名的《十渐不克终疏》,列举了唐太宗执政初到当前为政态度的十个变化。他还向太宗上了“十思”,即“见可欲则思知足,将兴缮则思知止,处高危则思谦降,临满盈则思挹损,遇逸乐则思撙节,在宴安则思后患,防拥蔽则思延纳,疾谗邪则思正己,行爵赏则思因喜而僭,施刑罚则思因怒而滥”。

  贞观十六年(642),魏徵染病臥床,唐太宗所遣探视的中使道路相望。魏徵一生节俭,家无正寝,唐太宗立即下令把为自己修建小殿的材料,全部为魏徵营构大屋。不久,魏徵病逝家中。太宗亲临吊唁,痛哭失声,并说:“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我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徵殂逝,遂亡一镜矣。”

籍贯的争论


  历史大都都记载魏征是巨鹿人,但馆陶和晋县却在个别记载魏征是“巨鹿下曲阳人”。下曲阳即是属于巨鹿,遍观从隋朝、唐朝到今天,历代政府所设巨鹿郡/巨鹿县的辖境都在邢台市范围。而且唐时的馆陶和晋县不属于巨鹿郡/巨鹿县管辖,且馆陶和晋县的县志中也没有魏征任何记载。

  唐:吴兢《贞观政要》中记载:魏徵,钜鹿人也。近徙家相州之内黄。欧阳询书《唐京兆开元寺钟铭》碑刻铭文中记载:秘书监检校侍中钜鹿郡魏徵撰。杜淹《文中子世家》中记载:门人自远而至,河南董常、太山姚义、京兆杜淹、赵郡李靖、南阳程元、扶风窦威、河东薛收、中山贾琼、清河房玄龄、巨鹿魏徵、太原温大雅、颖川陈叔达等,咸称师,北面受王佐之道焉。

  五代:后晋时官修的《旧唐书.魏徵本传》中记载:生于周大象庚子,名徵,字玄成,巨鹿曲城(今河北巨鹿)人。

  宋:《太平寰宇记》中记载:魏徵钜鹿人。

  元:虞集所撰《顺德路魏文贞公宋文贞公祠堂记》说记载:魏文贞公徵,巨鹿人。王守正所编《道德真经衍义手抄》中记载:宰相魏徵,钜鹿人也。时上疏谏之。

  明:《魏相祠记》中记载:此巨鹿为公桑梓,铜马之墟,印垄榛莽。《顺德府志》、《巨鹿县志》记载魏徵为巨鹿人。

  清:《魏氏宗谱》记载魏徵为顺德府巨鹿人,“魏徵厥里居固直隶顺德府钜鹿县人”,直隶顺德府钜鹿县即为今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

  近代:民国时期,邢台巨鹿古城发掘出的唐代时期的魏徵祠堂和魏徵铁像也证明魏徵是邢台巨鹿人。

性情耿直经国之才

   
  魏徵,河北巨鹿人。魏徵先是参加了李密的瓦岗军,后来几经周转归顺了唐朝,进入太子李建成的东宫任职,又陷入到太子之争的旋涡中,最后李建成被杀,魏徵被唐太宗收服,并得到重用。于是魏徵的满腔抱负,几经辗转,终于在贞观时代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

    《旧唐书·魏徵传》说魏徵其貌不扬,素有胆智,每每进谏,触怒龙颜,他却面不改色。魏徵有经国之才,性情耿直,无所屈挠。太宗和他议政,往往欣然接纳他的意见。魏徵也感激太宗的知遇之恩,总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魏徵的成功,有如下几个方面的因素应该重视。

   (一)他来自民间,深知民间疾苦,更能了解百姓心思。

  (二)他博览群书,对《春秋》公羊学最有研究,对于“以德化民”的理论和实践,有很高的热情和很强的信心。
  (三)他性格刚直,不屈不挠。

  (四)他有胆量更有智慧,不仅有进谏的热情,还掌握了进谏的技巧。

  魏徵进谏,是一千多年以来的一段佳话。我们可以用三句话概括魏徵的进谏:敢于进谏、善于进谏、能够进谏。

触怒龙颜面不改色

 
  魏徵敢于进谏,历史上已留下定论。魏徵为什么能够进谏,在《旧唐书》或者其他史籍中都有记载,或说魏徵这个人有治国之才,或说魏徵性格刚直,有性格方面的因素。还有一说是魏徵为了报答唐太宗的知遇之恩。玄武门政变之后,作为东宫的一个重要官员,李世民非但没有杀他,还重用他,所以他把自己豁出去了,不管皇帝高兴不高兴,只要对国家好对人民好,这意见我非提不可。

  李世民一开始任命魏徵在东宫做一个小官,后来很快让他做了谏议大夫,正五品。我们前面已经说过,唐朝的谏官包括谏议大夫,还有左右拾遗、补阙等。谏议大夫平时在门下省办公,也参与门下省的工作。魏徵是谏官中最重要的谏议大夫,谏议大夫的任务就是负责给皇帝进谏,担任这样的职务他不进谏谁进谏啊?这是他的职务要求的。
  后来,魏徵又很快成了秘书监,是从三品,负责管理图书、资料的文职。唐朝的宫廷藏书最早是在魏徵的手中丰富起来的。他做秘书监的时候,还参与朝政。这是唐朝官制的一个特点,就是你本来有具体职务,然后给你加一个衔,叫参与朝政。唐朝的重要会议大约有几种,一个是行政办公会议,就是部长级会议,叫八座议事,就是六个部的长官尚书加上左、右仆射一起开会。比它再高的就是政事堂会议,政事堂在门下省,这是一个宰相会议。第三个更高级的就是皇帝的御前会议。有了“参与朝政”这个头衔,既可以参加宰相的这个政事堂会议,也可以参加皇帝的御前会议。所以魏徵一直未曾离开提意见的职位。贞观七年,他当了门下省的长官,叫侍中。门下省的工作就是审核皇帝的命令,看它对不对,对了就发给尚书省执行,不对就反驳回起草诏令的中书省。为什么魏徵的意见总是那么多呢?因为一直到死,他都是门下省的长官或负责人。
  贞观元年,右仆射封德彝为检点使,检点府兵。当时兵力不足,封德彝提了个建议,要把十八岁以上的中男,也检点入军。形势所需,皇帝就同意了封德彝的建议。敕书发出三四次,魏徵坚持不签署。不但不签署,还要上奏,提出自己的反对理由,大概就是中男身体还没有长成之类。封德彝也不示弱,说中男也有长得很强壮的。太宗于是大怒,继续出敕,魏徵还是不签署。唐太宗没有办法,只好把魏徵和门下省负责人王珪都招来开会。太宗声色俱厉地说:“中男要是身形矮小,自然不会点入军中。若体貌魁伟,当然可以征发。你这么固执,简直不可理喻!”魏徵正色说道:“竭泽取鱼,非不得鱼,明年无鱼。”魏徵是从国家更长远的利益来看待这个征兵问题,你不能把年轻人都点了兵,都点了兵,赋税怎么办?以后再需要征兵怎么办?你不能把人力一下子用完啊。国家治理要有长远规划,不能只看眼前啊。道理很简单,一讨论就明白了。皇帝就立刻下令,禁止下发这个文件。最终,皇帝被魏徵说服,并奖赏魏徵和王珪。

  魏徵敢于如此坚持,因为他站得高看得远,所以他的话才有说服力。   

寓贬于褒有理有节 

  
  魏徵不仅敢于提意见,而且善于提意见。他能把道理说清说透,还善于因势利导,充分利用表扬的方式达到帮助皇帝改正错误的目的。

  贞观七年,蜀王妃的父亲杨誉在官衙内竞婢犯法,相关的官员都官郎中薛仁方把杨誉扣押起来调查,但是还没有最后提出处分。杨誉的儿子是千牛卫士,在皇帝身边负责安全保卫工作,于是向皇帝申诉说:“按规定,五品以上官员没犯特别罪行不能被扣押,但是我父亲因为是国亲,所以受到非法待遇,不知道要被扣押到什么年月。”皇帝一听,自尊心大受伤害,命令将薛仁方杖一百,解除所有官职。杨誉儿子告状,明显是在挑拨,普通官员哪里敢专门跟皇帝亲戚作对。皇帝感情用事,竟然听不出这里面的问题。还是魏徵出来讲话了,他说:“城狐和社鼠都不强大,只是因为它们有所凭恃,所以清除起来很不容易。何况世家贵戚,从来号称难治,汉、晋以来,朝廷对他们都没有办法。武德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很骄纵,自从陛下登极以来,刚有所收敛。薛仁方既是国家的公务人员,能为国家守法已经难能可贵,怎么可以随便妄加刑罚到他的身上,让这些外戚的私心得逞呢?这个口子一开,今后一定万端争起,到时候您必然后悔,可是那时就来不及了。自古以来,能禁断这样的事情,只有陛下一人而已。防微杜渐,是国家正常的方法,怎么可以水未横流,便欲自毁堤防?”唐太宗听后,马上接受了魏徵的意见。
 
  “自古能禁断此事,唯陛下一人。”这样说,有利于皇帝改正错误,不会让皇帝发生误解。寓批评于表扬之中,容易让皇帝接受,毕竟皇帝只有接受之后才能改正错误。同时,魏徵提起武德时期外戚横行的往事,那是因为唐太宗对此亲身经历过,感触良深,所以更容易对眼前的问题有所认识。魏徵进谏,从立意到证据到劝说角度,都有完好的搭配。既有利于国家未来发展,又有利于皇帝思考,最后有利于皇帝改正。当唐太宗表扬魏徵的时候,魏徵都一定强调,是皇帝引导求谏,所以才敢于进谏。魏徵这样强调,一方面是事实,另一方面是为了突出皇上。这种突出,当然不是拍马,而是给皇帝以鼓励,保证皇帝在正确的方向上继续前进。
  魏徵被誉为良臣,这是有来历的。

  贞观六年(或作二年),徵乃拜而言曰:“臣以身许国,直道而行,必不敢有所欺负。但愿陛下使臣为良臣,勿使臣为忠臣。”太宗曰:“忠良有异乎?”徽曰:“良臣使身获美名,君受显号。子孙传世,福禄无疆。忠臣身受诛夷,君陷大恶。家国并丧,独有其名。以此而言,相去远矣。”太宗曰:“君但莫违此言,我必不忘社稷之计。”乃赐绢二百匹。

  魏徵辨明良臣与忠臣的区别。良臣当然有忠臣的禀赋和特性,但是两者下场完全不同。忠臣虽然获得美名,但是身死国灭,君主担当大恶之名。良臣是与君主、国家同荣,子孙传世,福禄无疆。这是魏徵的心声,他不愿意得一己之名,而希望是与君主、国家共同荣光。我们很高兴地看到,魏徵的一生证明,他的这个愿望确实实现了。   

明察秋毫防微杜渐 

  
  魏徵善于从长远观察眼前,善于因小见大,重视防微杜渐。
  关于征兵问题,封德彝的想法是只顾眼前利益,而魏徵坚持长远利益;关于李泰的问题,魏徵则看到防微杜渐的必要性。

  贞观十年,因为皇帝很喜欢越王李泰(后来转封魏王),而李泰企图用皇上来压制大臣,特别是魏徵等,他就向皇帝反映,大臣轻蔑亲王。皇帝对众大臣动怒:当初隋文帝的时候,亲王多厉害啊,所有的大臣都遭受过亲王的侮辱。我自然不会让我儿子这样,不会纵容他们,但是你们敢如此不尊敬他!皇帝龙颜大怒,房玄龄等吓得战栗拜谢。只有魏徵颜色不改,凛然而谏,指出没有人敢于轻蔑越王。按照儒家的理论,大臣跟亲王是一个级别的,大臣是为国家工作,皇帝礼待大臣是应该的,大臣如果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也不容许亲王来侮辱他们。隋朝的例证是负面的,不足挂齿。魏徵的声音甚至比皇帝还大。他说,如果我们现在处于无道的时代,别说亲王,谁都可以横行霸道,可是我们现在是一个开明的时代,有一位有道明君在指挥我们,我们怎么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呢?太宗听了魏徵的话,立刻服气了,说魏徵“言语理到,不可不服”,我那是私爱,他讲的是公法。于是下令三品以上的大臣,见亲王不必下车行礼。结果房玄龄等人受到太宗的责难,魏徵获得奖赏。魏徵能把道理说透,当然能够服人。

  魏徵还能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地方。
  贞观十五年,朝廷遣使者到西域册立叶护可汗,为了节约成本,又让使者顺路到各国购买马匹。魏徵又出来提意见了,说这样做是得不偿失。西域可汗册立是大事,使者专门前往说明朝廷重视。结果使者又去买马,会让西域各国误以为册立可汗是顺路的,可汗是不被重视的。以后朝廷在西域的威信势必受到影响。只要跟西域关系良好,马匹还不是小问题吗?西域甚至会主动来奉献骏马的。唐太宗只注意节约成本,让册立可汗的使者一身二任,没有魏徵看得全面,没有看到这种“节约”的害处。一经指出,太宗立刻明白了,马上命令停止购马。

  魏徵因为总能站得高看得远,能在别人没有感觉的地方发现问题,所以总给人以特别的印象,好像是胆量大,敢说话。其实,能够看清楚问题的各个方面,注意从不同角度提出看法,这是一种发现问题、研究问题的基本立场。 

耻君不如尧舜 

 
  魏徵是贞观时期的重臣,对贞观之治多有贡献。他做事认真,有责任心,办事能力强。他还善于写文章,抒发心中的远大理想,所谓“耻君不如尧舜”,就是这种理想的写照。综合魏徵的贡献,以下方面最为重要。

  第一、贞观定策,魏徵是设计师。太宗曾经对长孙无忌等人说过:“朕即位之初,有上书者非一,或言人主必须威权独任,不得委任群下;或欲耀兵振武,慑服四夷。唯有魏徵劝朕‘偃革兴文,布德施惠,中国既安,远人自服’。朕从此语,天下大宁,绝域君长,皆来朝贡,九夷重译,相望于道。凡此等事,皆魏徵之力也。朕任用,岂不得人?”这段话证明,李世民即位之初,关于如何治理天下问题争论不休,很多人上书建议使用霸道之术。而只有魏徵依然坚持以德化民。而唐太宗最终采纳了魏徵的建议,这使得魏徵成为贞观之治的设计师。
  第二、魏徵是唐太宗的帝师。在贞观群臣中,对唐太宗影响最大的人,就是魏徵。

  唐太宗说:“贞观以前,从我平定天下,周旋艰险,玄龄之功无所与让。贞观之后,尽心于我,献纳忠谠,安国利人,成我今日功业,为天下所称者,唯魏徵而已。古之名臣,何以加也。”对于臣下的功劳,唐太宗说法很具体,贞观以前房玄龄功劳最大。贞观以后,魏徵功劳最大。具体的功劳是帮助皇帝:尽心尽职地献计献策,帮助我安邦定国,成就我今天的事业,为天下人所称赞,只有魏徵一人。比起古代名臣,魏徵一点都不差。

  唐太宗有一次对魏徵说:“玉虽有美质,在于石间,不值良工琢磨,与瓦砾不别。若遇良工,即为万代之宝。朕虽无美质,为公所切磋,劳公约朕以仁义,弘朕以道德,使朕功业至此,公亦足为良工尔。”李世民把自己比喻为玉石,而魏徵为良工。唐太宗这个说法,就是很明白地承认魏徵是自己的思想导师。

  不仅太宗这样看,在其他大臣的眼中,魏徵也确实每以培养帝王为己任。王珪的一个著名的说法,魏徵“每以谏诤为心,耻君不及尧舜”。
  贞观二年,房玄龄、魏徵、李靖温彦博戴胄与王珪共同管理国政,一次大家陪同皇帝赴宴,太宗对王珪说:“你见识精准,善于言谈,从房玄龄以下,都评论一番。你也说说自己与大家谁更贤能?”王珪回答说:“一心为国,知无不为,我不如房玄龄。每以谏诤为心,耻君不及尧舜,我不如魏徵。文武之才兼备,出将入相,我不如李靖。奏事详明,办事公允,我不如温彦博。处理繁重事务,条理分明,我不如戴胄。如果说抨击丑恶,弘扬道德,嫉恶好善,我跟各位相比,也有一日之长。”太宗表示赞同,大家也认为符合自己的想法,是确切的言论。
  大臣之间,相互品评,实事求是,这种景象多么惬意。而太宗和大家都同意王珪的说法。这就是说,不仅李世民认为魏徵是自己的导师,大臣们也认可魏徵的这种角色,承认魏徵经常以皇帝为自己的工作对象。他对自己君主的要求是很高的,是以尧舜为榜样的,如果自己的君主不如尧舜,他会感到羞耻的。

  就唐太宗而言,魏徵是他十分需要的。贞观八年,太宗决定向全国各地派遣大使,检查工作,不合格的官员可以就地免职,所以使者的名称叫做“黜陟使”。这是监督地方工作的重要举措,而畿内道(以长安为中心的京畿地区),还没有合适的人选。唐太宗很重视,问房玄龄等:“此道事最重,谁可充使?”右仆射李靖说:“畿内事大,非魏徵莫可。”李靖这么一说,太宗立刻不高兴了,脸色忽然阴沉下来说:“我正准备去九成宫,这事也不小,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派遣魏徵出使?我每次出行都不要跟他分离,因为他能看到我的是非得失。你们能改正我吗?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太没有道理。”最后呢?最后派李靖充使畿内道。

  贞观十七年,魏徵病重,皇帝带领太子再次来看魏徵,看见魏徵病情如此严重,皇帝抚摸着魏徵失声痛哭。有一天,皇帝夜里睡梦中见到了穿戴整齐的魏徵,太宗猛然醒来,有人来报告,郑国公魏徵去了。君臣之间,竟然如此感应。魏徵去世,唐太宗感到损失巨大。太宗说出了一段响彻千古的名言:“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徵殂逝,遂亡一镜矣!”说了这番话以后,太宗哭了很久。魏徵是唐太宗知道得失的一面镜子,现在魏徵去了,以后谁来提醒皇帝的政策得失呢。太宗对此真的没有把握。

    6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