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2320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Gnian (2010/8/15 0:57:02)  最新编辑:葛礼菊 (2010/12/14 9:43:45)
阪泉之战
  相传黄帝时期(约公元前26世纪),在黄帝征服中原各族之战中,黄帝与炎帝两部落联盟在阪泉(今河北涿鹿东南,—说今山西运城解池附近)的一次战争。见于《史记·五帝本纪》。阪泉之战是在黄帝与炎帝共同战胜九黎族团蚩尤、平定了叛乱之后的又一次重大战役。阪泉之战是有熊集团内部帝、后之间因权力之争而爆发的。

  这场战争在历史意义上,是彻底结束了原始社会末期因战争产生而形成的帝、后双头领导体制。黄帝在这场战争中,经“三战然后得其志”,成为各部落拥戴的天子,而炎帝败得心服口服,甘愿称臣,发誓不再与黄帝抗衡。所以说,阪泉之战,是部落方国时期双头领导体制向文明时代一元领导的一个转换,是一种政治制度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变革。          

概述

  神农氏之后,中原出现两大部落联盟。其首领分别为炎帝黄帝,据传皆少典氏后裔。炎帝长于姜水(渭水支流,今陕西岐山东),以姜为姓。其族沿黄河流域向东发展进入中原,成为黄河中游地区的强大部落联盟。黄帝长于姬水(即岐水,今陕西境,亦有他说),以姬为姓,东进中原后,居于轩辕之丘(今河南新郑西;比),称轩辕氏(又称缙云氏、帝鸿氏、有熊氏)。其族形成包括姬姓12部落的部落联盟。黄帝经常进攻附近有肯归附的部落,势力不断扩大。炎帝也在不断扩大自己势力,两大联盟终于暴发冲突。黄帝率领以熊、罴、貔、貅、虎、雕、歇、鹰、鸢等为图腾的各部落,在阪泉之野与炎帝各部落交战。经三次激烈战斗,黄帝部落联盟终于获胜,初步建立了黄帝对中原地区的领导地位。

  这次大战,双方投入军队有万人之多。蚩尤利用大雾作掩护,冲进轩辕军队大营,大喊大叫,乱杀乱砍。轩辕事先已命应龙做好准备,将四路军队摆开,形成包围圈,只有两路军队与蚩尤军队厮杀。由于有指南车的指引,轩辕的军队越战越勇,不乱阵脚。战斗从早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下午。这时,一阵狂风刮过,天气空然放晴,云雾迅速散去。蚩尤一看天气对他不利,立即命夸父率军撤退。轩辕一见蚩尤要逃,即命大鸿率四路围截住去路。轩辕和应龙骑上经过王亥训练的火畜(即战马),追杀蚩尤。蚩尤扭头一看,轩辕和应龙骑着豹不像豹、虎不像虎的怪物,紧追在后,心里早已胆怯三分。转眼间轩辕已追到前,蚩尤来不及躲避,便使出他的绝招,只见他突然一跃三尺高,用头上戴的锋利牛角盔,直向轩辕的火畜刺去。轩辕急忙把缰绳一抖,火畜立即前蹄腾空而起,避过蚩尤,使蚩尤扑倒在地。轩辕转身挥起石斧,狠狠地砍去。蚩尤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夸父赶来,抱住蚩尤,双双从崖上滚下去逃脱了。

炎黄摆阵上七旗

    黄帝战蚩尤,炎帝基本上驻兵于阪泉,并未消耗力量。涿鹿之战后,加上炎帝内部有人挑拨,要炎帝统领称帝。所以,炎帝乘黄帝喘息未定之际,举兵向黄帝发难。《六韬》中所引的《黄帝经》中一段轩辕黄帝语,大约就是他此时心迹的一种体现:“日中不彗,是谓失时;操刀不割,失利之期;执斧不伐,贼人将来。涓涓不塞,将为江河;荧荧不救,炎炎奈何?两叶不去,将用斧柯”。于是“养性爱民,不好战伐”的黄帝决定“以战去战”,消除未来战争的隐患,“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鸡头;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神州一统的国家制度。

  阪泉之战是在矾山镇西南、涿鹿山北的阪泉河谷中进行的,面积不过八平方公里,开战后,黄帝率领“熊、罴、貔、貅、、虎”六部军队在阪泉之野与炎帝摆开战场,六部军队各持自己的崇拜物为标志的大旗,黄帝作为六部统帅也持一面类似“大纛”之旗,列开了阵势。
    
  首先,炎帝在黄帝没有防范的情况下,先发制人,率兵以火围攻,使得轩辕城外经常浓烟滚滚,遮天蔽日,应龙带人用水熄灭火焰,黄帝帅兵将炎帝赶回阪泉之谷,嘱手下士兵只和炎帝斗智斗勇,不伤其性命。在阪泉河谷中,竖起七面大旗,摆开了星斗七旗战法。炎帝火战失利后,面对星斗七旗战法,无计可使,一败涂地,躲回营内不敢挑衅。黄帝仰慕炎帝的医药和农耕技术,决心与他携手创建文明国家。他在炎帝营外摆阵练兵,千变万化的阵法层出不穷,星斗七旗阵,让炎帝的士兵看的眼花缭乱,在长达三年多的操练中,使各部的战斗力逐渐增强,而炎帝利用崖头作屏障,只能观望阵势。然而,黄帝在这三年多的时间内,一边以星斗七旗战法练兵做掩护,一边派人兵日夜掘进,早将洞穴挖到炎帝营的后方。忽一日,黄帝兵将突然窜出,偷袭了炎帝营,活捉了炎帝,俘虏了兵丁,这一战让炎帝输的诚服,甘拜下风。甘愿帮助黄帝烧荒垦田,治理家园。现在在黄帝摆星斗七旗阵的地方,原有个村子,是历史上的古阪泉村,后来改称“七旗村”,随着历史的变迁,村子上下沿河居住有一里多长,最后以泉为界,上游叫“上七旗”,下游叫“下七旗”。

三战炎帝臣服

       阪泉之战,黄帝最终以“三战然后得行其志”,成为国家一元体制的帝君。炎帝战败后,黄帝并未杀他,念他多年来垦荒耕种之贡献,早在炎帝未兴起之前,就曾于熊耳山脉的龙门山上焚林垦荒,发展农业生产,炎帝焚耕之处“四周岗阜围合,俨如城郭,中为平地,田可四顷”(《保安州志》),故又名“四顷梁”。龙门山两峰对峙,其间一峡,浑如天门,涧有清泉自峡中涌出,经龙门飞流而下,凡三叠而成奇景,曰“龙门叠翠”,为古涿鹿八大景之一。而紧靠四顷地南面的历山原是茂密的山林,开荒时,先放火焚烧山林,整个一座山整体彤红,火焰冲天,数天不灭,故被人们称为“烈山”,焚烧山林的农耕者,就被人们称为“炎帝”。所以后来在“合符釜山”之后,黄帝仍派炎帝主政于南方,受封“缙云”之职,降为臣属。
    
  阪泉之战,炎帝被抹上了丑陋的色彩。在此之前,他协同黄帝焚林垦田,研究医药,试种五谷,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能不辞辛苦地前往太昊之地筑邑施治,这是在建立国家制度中的一种辛劳,一种贡献。其闻蚩尤欲叛,便立即率兵北上山东筑邑以监,也算一种责任。但是,为什么却遇蚩尤一战即败,一路逃回涿鹿,将蚩尤引到轩辕城下,竟至“大慑”而无半点抵抗能力了呢?为什么到了黄帝设计围困蚩尤于灵山河谷,解救了炎帝使其脱离了与蚩尤的正面接触后,在黄帝与蚩尤的艰难战斗中,炎帝竟长期安居于阪泉,当起了“阪泉氏”?说到底,还是为了一己私利而保存实力。所以当黄帝刚刚灭掉蚩尤,正值兵员耗损、身心疲惫之际,炎帝就以逸待劳,立即向黄帝举兵发难,以兴“无亲”的“并兼”之举,这正是黄帝所恨、所言的“借贼兵、裹盗粮”的不义恶行。所以,三千多年前的古史就说炎帝“无道”、“不德”、“并兼无亲”,不是没有道理的,而是一种实事求是的历史评论。尽管蚩尤与炎帝,各自所处的社会地位不同,但他们都是出于一己之私利,做了与建立国家秩序相反的事,是文明与反文明的斗争,是一次新旧思想的历史性较量。其本质是,黄帝要建立一种以伏牺大道为指导,天下祥和有序的社会新秩序,而蚩尤则沉迷于恃武称雄,崇尚暴力的观念中;黄帝想“天下为公”,炎帝则想争夺权位。这就是“涿鹿之战”和“阪泉之战”的区别。

战争背景

  黄帝部落最初居住在泾水流域的姬水沿岸,因而姓“姬”。传说黄帝发明造车作为舆乘,因黄帝有土德之瑞,土色泛黄,遂称黄帝。当炎帝作为中原地区部落联盟首领之时,黄帝部落也参与了这个联盟并接受炎帝的领导。此时,各部落之间为争夺土地和财富经常发生侵伐征战,黄帝部落在征战中日益崛起,而炎帝部落则日渐衰落。当黄帝部落也从泾水流域沿着黄河向东扩长时,就不可能避免地与炎帝部落发生了冲突,阪泉之战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发生的。

  由于参战的两个部落都有很强的实力,战争的规模颇为壮观。汉代贾谊《新书》云:“炎帝者,黄帝同母异父兄弟也,各有天下之半。黄帝行道而炎帝不听,故战于涿鹿之野,血流漂杵。”《吕氏春秋·荡兵》也记述云:“兵所自来者久矣,黄、炎故用水火矣。”《列子·黄帝》曰:“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帅熊、罴、狼、豹、貙、虎为前驱,雕、鶡、鹰、鸢为旗帜。”《大戴礼·五帝德》则云:“(黄帝)与赤帝(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行其志。”从上述文献记载来看,黄帝部落和炎帝部落为了取得这次战争胜利,做了相当充分的准备,他们不仅调动了本部落的全部力量,而且也联合了其他部落作为盟军,在这方面黄帝表现得更为出色。文献中所记述的熊、罴、豹、貙、虎和雕、鶡、鹰、鸢并非猛兽飞禽,而是各部落图腾的名称。大规模的战役一共三次,厮杀地非常激烈,黄帝和炎帝分别还使用了水攻和火攻,但炎帝最终还是被打败了,黄帝便取而代之做了中原地区部落联盟的首领。

  黄帝、炎帝本是同父母所生的亲兄弟,为什么会同室操戈?《新书·制不定》:“炎帝者,黄帝同父母弟也,各有天下之半。黄帝行道而炎帝不听,故战于涿鹿之野”。事实上,其核心性本质问题,还是部落方国帝、后双头领导夺权之争。战争的起因,是自黄帝建议派官到少昊、太昊两地施治,炎帝亲往太昊,而蚩尤驻兵少昊后,假借黄帝之命暴掠民财,随意设使“奸宄夺攘矫虔”行为,逼迫黎民随其作乱。炎帝闻讯后,率兵北上山东,筑邑空桑以监。后被蚩尤追杀,一直将蚩尤引到涿鹿,黄帝为使骄兵之计,做好战场布阵,故意按兵不动,未及时出兵救援被蚩尤追杀的炎帝,炎帝对此心存积怨,是酿成了这次战争的根源之一。

战争经过

  黄帝战蚩尤,炎帝基本上驻兵于阪泉,并未消耗力量。涿鹿之战后,加上炎帝内部有人挑拨,要炎帝统领称帝。所以,炎帝乘黄帝喘息未定之际,举兵向黄帝发难。《六韬》中所引的《黄帝经》中一段轩辕黄帝语,大约就是他此时心迹的一种体现:“日中不彗,是谓失时;操刀不割,失利之期;执斧不伐,贼人将来。涓涓不塞,将为江河;荧荧不救,炎炎奈何?两叶不去,将用斧柯”。于是“养性爱民,不好战伐”的黄帝决定“以战去战”,消除未来战争的隐患,“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鸡头;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神州一统的国家制度。

  阪泉之战是在矾山镇西南、涿鹿山北的阪泉河谷中进行的,面积不过八平方公里,开战后,黄帝率领“熊、罴、貔、貅、饕、虎”六部军队在阪泉之野与炎帝摆开战场,六部军队各持自己的崇拜物为标志的大旗,黄帝作为六部统帅也持一面类似“大纛”之旗,列开了阵势。

  首先,炎帝在黄帝没有防范的情况下,先发制人,率兵以火围攻,使得轩辕城外经常浓烟滚滚,遮天蔽日,应龙带人用水熄灭火焰,黄帝帅兵将炎帝赶回阪泉之谷,嘱手下士兵只和炎帝斗智斗勇,不伤其性命。在阪泉河谷中,竖起七面大旗,摆开了星斗七旗战法。炎帝火战失利后,面对星斗七旗战法,无计可使,一败涂地,躲回营内不敢挑衅。黄帝仰慕炎帝的医药和农耕技术,决心与他携手创建文明国家。他在炎帝营外摆阵练兵,千变万化的阵法层出不穷,星斗七旗阵,让炎帝的士兵看的眼花缭乱,在长达三年多的操练中,使各部的战斗力逐渐增强,而炎帝利用崖头作屏障,只能观望阵势。然而,黄帝在这三年多的时间内,一边以星斗七旗战法练兵做掩护,一边派人兵日夜掘进,早将洞穴挖到炎帝营的后方。忽一日,黄帝兵将突然窜出,偷袭了炎帝营,活捉了炎帝,俘虏了兵丁,这一战让炎帝输的诚服,甘拜下风。甘愿帮助黄帝烧荒垦田,治理家园。

关于阪野之战的记载

  《史记·五帝本纪》  :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於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   

  《吕氏春秋·荡兵》云:“兵所自来者久矣,黄、炎故用水火矣。”

炎黄阪泉之战质疑

  一般中国古史都记有炎帝、黄帝阪泉大战之事。战争结果,黄帝胜利,征服了炎帝部落。对于这一传统说法,我很早就有些疑惑不解。一,炎、黄两大族群都是从少典部落分离出来的。他们如有冲突,战争也只能在炎、黄两部落的结合点上去打,即在新郑附近或姬水流域、姜水流域去打,为什么要跑到河北涿鹿附近的阪泉去打呢?要知道阪泉是蚩尤的势力范围。《路史·后纪四》有“阪泉氏蚩尤”的记载,明确说明蚩尤是阪泉的主宰者,炎黄二帝跑蚩尤控制下的阪泉去打仗,实在是令人费解。二,黄帝与蚩尤涿鹿之战后,两者成为死对头,为什么黄帝与炎帝阪泉之战后,就没留下一点仇恨的痕迹呢?相反后世的华人都承认是炎黄子孙,而不说是蚩黄子孙呢?最近读《绎史·黄帝纪》,从中受到启发,似乎解决了以上两点疑问。马骕写《绎史》集中很多史书资料,写《黄帝纪》也是如此。马骕把众多的史书资料排列在一起,便于读者对比研究。《绎史·黄帝纪》引《新书》曰:“炎帝者,黄帝同母异父兄弟也,各有天下之半,黄帝行道,而炎帝不听,故战于涿鹿之野,血流漂杆。”马骕评论说:“史注引作同父母弟。《国语》云:少典生炎帝、黄帝,成而异德,用师以相济也。贾谊《新书》盖本此。然炎帝传世,至末帝榆罔而亡,岂犹有兄弟黄帝存哉?此说未详。”从马骕的评论看,对炎、黄二帝为兄弟之说,已予以否定。其理由是炎帝传八世至榆罔已有几百年,怎么可能与黄帝是兄弟呢?马骕的评论无疑是正确的,但如果我们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去分析,说炎、黄两大族群是从少典部落中分离出来的,是可以讲得通的。

  马骕《绎史》又引《归藏》曰:“黄帝与炎帝争斗涿鹿之野,将战,筮于巫咸。巫咸曰:‘果哉,而有咎。’”意思是说可以战胜,但也要有祸灾。马骕对此评论说:“史称克炎帝于阪泉,擒蚩尤于涿鹿,本两事也,而诸书多言战炎帝涿鹿之野,当是舛误,或云蚩尤亦自号炎帝。”在这里马骕更正了《新书》、《归藏》所记“黄帝与炎帝争斗涿鹿之野”或“战于涿鹿之野”的错误,明确指出黄帝“克炎帝于阪泉”和黄帝“擒蚩尤于涿鹿”是两回事,也就是说炎黄二帝是战于阪泉,而不是战于涿鹿,战于涿鹿的是黄帝与蚩尤。在马骕这段评论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最后一句话:“或云蚩尤亦号炎帝。”这就又透露一个信息,说明马骕又认为与黄帝战于涿鹿(实是阪泉)之野的有可能是冒称炎帝的蚩尤。由此就给人一个启发,说明黄帝与炎帝并没有发生过战争,在阪泉与黄帝作战的是蚩尤而不炎帝。对此,马骕在引《周书》文字时,表述的更为明确。

  昔天之初,□作二后,乃设建典,命赤(炎)帝分正二卿,命蚩尤宇于少昊,以临四海,司□□上天奠成之庆,蚩尤乃逐帝,争于涿鹿之阿,九隅无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以甲兵释乱,用大正顺天……天用大成,至于今不乱。

  上引《周书》文字,由于有两处佚文,其真意已无法全部了解,但马骕画龙点睛式的评论,却很能说明问题。“此说炎帝命蚩尤居少昊,而蚩尤攻逐炎帝,黄帝乃执蚩尤杀之,复别命少昊也”。有此评论再细读《周书》原文,炎帝、黄帝、蚩尤三者的关系就明白无误了。即在炎帝当政时,曾命蚩尤镇守少昊之地。蚩尤不用命,反而驱逐炎帝。炎帝异常恐惧,于是就求救于黄帝。炎帝与黄帝联兵在涿鹿(阪泉)打败了蚩尤,平定了蚩尤之乱,由此炎帝自知已无力号令诸侯,遂让位给黄帝。黄帝遂代炎帝而为天子,这与《史记》所记“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是为黄帝”的情况相符合。根据以上情况,可以肯定地说炎黄二帝并没有打过仗,是炎帝请出黄帝共同战胜蚩尤,故炎黄二帝并没有结仇,他们共同的敌人是蚩尤,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合情合理说明炎帝、黄帝、蚩尤三者的关系。

  现在我们再回头来谈谈炎黄二帝阪泉之战的问题。这个问题最早见于《史记·五帝本纪》。先引原文,再作必要的解释。

  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凌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擒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

  以上所引用的炎黄二帝阪泉之战的资料,是见于正史的最早的第一手资料,以后有些史书如《通鉴外纪》几乎是全文照录,遂使炎黄二帝阪泉之战被传述下来。如果根据上引资料作出判断,可以说炎黄二帝阪泉之战比黄帝、蚩尤的涿鹿之战打的还要凶恶、激烈。黄帝动员了熊、罴、貔、貅、貙、虎六兽(实为六个部落的图腾名)来助战,而且是“三战而后得其志”。但细读《史记》原文,就会发其中颇有矛盾之处。如第一段讲“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说明炎帝神农氏已经衰弱,无力征伐互相侵害的诸侯。第二段讲“轩辕氏乃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说明黄帝代神农氏而兴起,用武力征服了诸侯,但对于为暴最甚的蚩尤,也无力征伐。这两段文字衔接紧密,顺理成章,然而到第三段却突然来了个“炎帝欲侵凌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这是从何说起?前已讲过“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神农氏弗能征”,说明炎帝已处于自顾不暇的境地,怎么又突然又来一个“炎帝欲侵凌诸侯”,并引出与黄帝的阪泉之战?况且当时炎帝处于“天子”的地位,对诸侯作战也应称作“征伐”、“诛讨”,而不应叫“侵凌”。很显然这里的“炎帝”实际是蚩尤,即驱逐炎帝之后而冒用“炎帝”称号的蚩尤。如果能这样解读阪泉之战中的“炎帝”,所有的疑问就可以迎刃而解了。接下来第四段讲“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擒杀蚩尤”。这是黄帝与蚩尤的最后决战,黄帝大获全胜。这次胜利炎帝也有一份功劳,因为是炎黄二帝联合战胜蚩尤,当然是以黄帝为主,于是第五段就讲“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从此历史就由三皇末期炎帝神农氏,转入五帝时代开始的黄帝时期。

  关于上引《史记·五帝本纪》一段文字,有人可能这样认为,《史记》是把神农氏与炎帝视为二人,这样看也就不存在矛盾了。但是《太平御览》卷七十七引皇甫谧《帝王世纪》曰:“黄帝于是乃扰驯猛兽,与神农氏战于阪泉之野。”这里把《史记》上的“乃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改为“与神农氏战于阪泉之野”,可见把《史记》上的神农氏与炎帝理解为一人,并非笔者个人之管见,乃是古已有之。其实就是退一步讲,神农氏与炎帝并非一人,《史记·五帝本纪》那段文字也讲不通,因为炎帝既然称为“帝”,就是“天下共主”,他与神农氏有什么关系,既然是“天下共主”,炎帝又怎么可能 “侵凌诸侯”,只有把“侵凌诸侯”的炎帝,解释为冒称炎帝的蚩尤,才能一通百通。

  关于炎帝(蚩尤)黄帝阪泉之战,有的史书记载在涿鹿,产生这种分歧的原因,我认为是由于阪泉与涿鹿地理位置相近所造成的结果。据《晋太康土地记》记载:“涿鹿之东一里有阪泉,上有黄帝祠。”《魏土地记》也说:“下洛城六十里有涿鹿城,城东一里有阪泉。”这就说明阪泉与涿鹿相距只有一里地,黄帝与蚩尤战于阪泉,不可能不波及涿鹿,所以非常容易把阪泉之战混淆为涿鹿之战。

  最后必须说明,对炎黄二帝阪泉之战持怀疑态度的并不始自今日,而是古已有之。南朝著名史学家沈约在《宋书·符瑞志上》中,就把《史记·五帝本纪》所记黄帝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阪泉之事,就认为是黄帝战蚩尤。说“应龙攻蚩尤,战虎、豹、熊、罴,四兽之力”。把阪泉之战的“六兽”,说成是“四兽”,可能是因传说的不同所致,但其所指是黄帝战蚩尤应无疑问。《路史·后纪四》也提到蚩尤逐炎帝的事。他说:“帝榆罔立,诸侯携贰,胥伐虐弱。分二正二卿,命蚩尤宇于小颢(少昊),以临西(四)方,司百工,德不能驭蚩尤。产乱出洋水,登九淖以伐空桑,逐帝而居于涿鹿,兴封禅,号炎帝。”以上引文由于文简意涩,难以通释其全文,但对其主要内容还是可以把握的。文中所说的帝榆罔,乃是八世炎帝的名号。榆罔继承炎帝之位后,诸侯互相侵伐,社会混乱,炎帝榆罔想整顿社会秩序,乃分设二正二卿,司百工,还命蚩尤驻守少昊之地,以临四方,但榆罔德薄,不能驾驭蚩尤。蚩尤不仅不遵命,反而起兵驱逐榆罔,自居涿鹿,兴封禅,而自号炎帝。这段文字最主要之点,是说明蚩尤不听炎帝调遣,反而驱逐八世炎帝榆罔,居涿鹿,冒称炎帝。由此可以推断,在阪泉与黄帝作战的是蚩尤而不是炎帝。对此罗苹关于这段文字的注文说的更为清楚。现先引其注文,再略作分析。

  《史记》言炎帝欲侵凌诸侯,《大戴礼》言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后周书》云炎帝为黄帝所灭,《文子》亦谓赤帝为火灾,故黄帝禽之,皆谓蚩尤。而书传举以为榆罔,失之。《集仙录》云黄帝克榆罡(罔)于阪泉,黄帝非与榆罡战也。至《世纪》(指皇甫谧《帝王世纪》)遂谓黄帝与神农战,而炎帝克蚩尤,非也。陆德明云:“神农后第八帝曰榆罡。时蚩尤强,与罡争王,逐榆罡,罡与黄帝合谋击杀蚩尤,此得之。”

  罗苹在注文里批判了《史记》、《大戴礼》、《后周书》、《文子》、《集仙录》、《帝王世纪》等古籍关于“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或以蚩尤为榆罔(八世炎帝)的错误说法,唯独对陆德明说的“罡(榆罔)与黄帝合谋击杀蚩尤”,予以肯定,而说“此得之”。罗苹的意见值得重视。

  已故著名史学家孙作云教授于1989年第1期《民间文学论坛》上发表的《蚩尤考》一文中,引焦赣《易林》“战于阪兆,蚩尤败走”句,认为“战于阪兆”,即史书所谓“战于阪泉之野”。又据崔述《古史考信录》言“炎帝在黄帝之后,未尝与黄帝有战事”,故孙作云先生得出结论说:“可见黄帝教六兽以伐炎帝之事乃为伐蚩尤之讹传。”我认为孙作云先生的这个结论是正确的。

  以上论证了炎黄阪泉之战乃是黄帝与蚩尤战阪泉之误传。为了把问题说清楚,我准备把我论证过的问题,再概括地重述一遍,以便加深印象。

  炎帝和黄帝是由少典部落分离出来的两个族群。炎帝族靠农业经济的稳定发展,首先强大起来,成为中原各族群的领袖。包括黄帝族、蚩尤族在内的各族群都要听从炎帝的号令。炎帝族的领袖共传了八世,到末帝榆罔时逐渐衰落下去,与此同时黄帝族、蚩尤族发展强大起来,特别是蚩尤族凶暴侵凌诸侯,炎帝不能制。炎帝欲派遣蚩尤去驻守少昊之地。蚩尤不仅不服从调遣,反而起兵驱逐炎帝,而占据涿鹿,并冒称炎帝,或称阪泉氏蚩尤,雄据北方。炎帝斗不过蚩尤,就求助于黄帝。此时黄帝“修兵振旅,诸侯宾从”,势力强大,就接受了炎帝的求援。于是炎黄二帝就联合起来,在阪泉打败了冒称炎帝的蚩尤,这就是阪泉之战的真相。不久,蚩尤再次作乱,炎黄二帝又联合起来大败蚩尤于涿鹿。这两次对蚩尤的战争,都是以黄帝为主力。炎帝自知实力,已不能再号令诸侯,于是就把“天子”之位让给黄帝。黄帝遂成为中原各族的共主。由于炎黄二族同出于少典部落,又联合起来两次大败蚩尤,并且炎黄二帝都担任过中原各族的共主,故深受中原华夏各族的敬重,以后并逐渐演变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本文作者:朱绍侯,载《高敏先生八十华诞纪念文集》,作者系河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其他

阪泉之战究竟发生在哪里?

  史载:黄帝战炎帝于“阪泉之野”。由于历史久远,史料匮乏,后人又有附会与误解,这“阪泉之野”在何处,竞也成了一个古史之谜!

      《逸周书》、《孙子兵法》、《大戴礼记》、《新书》、《前汉书》、《后汉书》、《水经注》、《隋书》、《括地志》、《十道志》、《梦溪笔谈》、《辽史》、《大明一统志》、《明史》、嘉庆《重修一统志》、清修《怀来县志》、《清史稿·地理志》、《读史方舆纪要》、《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涿鹿县志》、l983年修订版《辞源》、1979年版《辞海》等记载中,除了极少几条言在山西、怀来、延庆外,其馀都在涿鹿,并且与黄帝战蚩尤的遗址有因果联系,只是所指的地理位置存在不够确切的情况。

       第一,从地名学研究的角度而言,所谓阪泉必发源于山坡。在黄帝战蚩尤、战炎帝的遗址上共有三个泉水:黄帝城边平地涌出者。是人们自古相称的“黄帝泉”:蚩尤城遗址上平地涌出的,是古籍明确记载的“蚩尤泉”;只有发源上七旗涿鹿山下之泉,才是“阪泉”。因为,“阪”就是山坡。《尔雅·释地》曰:“陂者曰阪。”郭璞注云:“阪,陂陀不平。”因此,“阪泉”一名的特定涵义,就是“山坡之泉”。

       第二,依历史学研究的角度说,各种古籍所载,都是黄帝战蚩尤,而不是炎帝战蚩尤。如果像《魏土地记》、《晋太康地理记》、《水经注》那样,将黄帝都城旁的黄帝泉称作“阪泉”,则成了炎帝战蚩尤。因为此泉就在轩辕之丘的东南角城墙外,是黄帝与蚩尤两军对垒的中间。

       第三,按照军事科学,依《括地志》、嘉庆《重修一统志》、《怀来县志》、《涿鹿县志》记载,涿水源泉为阪泉,则“涿鹿之野”、“阪泉之野”两个不同古战场既相互联系,又区分清楚,极符合军事部署,以及两战的前后因果性联系。若按《晋太康地理记》、《魏土地记》、《水经注》记载,将黄帝泉指为“阪泉”,则既不能正确地解释“涿鹿之战”.也解释不通“阪泉之战”。就连炎帝长期屯兵而驻阪泉也成了一种荒唐的笑话:因为,黄帝战蚩尤是不能让炎帝屯兵于自己军前妨碍作战的。更何况,黄帝泉附近根本没有任何天然屏障,没有任何驻军条件。

       第四,民俗调查之证。1981年5月底,我到涿鹿县矾山镇上七旗村进行调查,时年78岁的谢文贤老人讲述了三件事:

       1.上七旗村,古名阪泉村,老辈人依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说法是:上古轩辕黄帝在这里打仗,高竖七杆大旗摆阵势,后来就将阪泉村改称“七旗”村以为纪念。由于人们沿阪水河岸而住,村子沿河岸上下有一里多长,上游的就称“上七旗”,下游的就叫“下七旗”。此传说若证之以史书记载“黄帝指挥熊、罴、貔、貅、躯、虎六部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六部各有自己一杆大旗,黄帝作为六部统帅也有一面类似“大纛”之旗的话,则正合“七旗”之说。

       2.古文献记载阪泉之上有黄帝祠,是为确凿史实:阪泉泉IZ:l西侧,有一石阜,黄帝祠建于其上,内塑轩辕黄帝坐像,村民每年清明节前,先到黄帝祠中祭黄帝,然后再各自祭扫各家的祖坟;黄帝祠因年久失修而毁后,村民无力再建,就制作了一个红漆木牌位,上书轩辕黄帝之名,置于龙王庙中龙王塑像之前供奉。村民进庙必先跪拜黄帝、敬香,尔后才是敬龙王。1949年后,村里人感到祖祖辈辈没有识字人,想办小学校却无教室,村民们决定将龙王庙改成教室。于是,全村人齐集龙王庙,向轩辕黄帝牌位跪拜后,将轩辕黄帝牌位移到村公所办公室,放在正面一张高桌上供奉,然后砸碎龙王塑像,在龙王庙办起了小学校。到了搞“四清”时。队干部怕工作队进村看见供奉黄帝挨批,就悄悄将轩辕黄帝牌位移到大队库房中供奉。“文化大革命”初,“红卫兵”揪斗大队干部,说“供奉‘黄帝’、‘黑帝’,就是搞牛鬼蛇神和封建迷信”,就砸开大队库房门,将轩辕黄帝牌位当众劈烂并烧毁。

       3.上七旗村民还领我到一处牛圈外,看一件从一个地名叫阪水弥勒寺的地方拾回的文物,是一个唐代盛行的八角石刻经幢,上刻“尊胜陀罗尼”五个大字及小梵文经咒。我因佛寺与黄帝史事无关,又因听了“红卫兵”烧毁轩辕黄帝牌位事心情沉闷,就离开了那里。谁知这一走,却铸成了令我抱憾终生的一件事——就在我离开那里的第二天,有一大批极其重要的文物出土并大部分被毁。

    第五,出土文物及文字记载之证。1981年6月3日上午,阪泉下游约四华里的四堡村民李仲祥盖房挖地基,掘出阪水弥勒寺寺主郭荣元代改葬墓文物一批,其中有墓伯、亭长、道路将军的精美汉白玉石雕像五尊,石兽两个。唐三彩三足香炉一个,绿色陶碗一件,墓地地券一份。除地券及彩陶外.其馀文物都被掘出者砸碎用手推车推到野外倒入深沟中。1982年,我再到矾山镇调查,才见到地券,并从野外找到一些文物残块。其地券是用朱笔书于长37公分、宽25公分的一个板瓦之上。现将其文开头一段照录如下(其错、别、缺字依原样,不清之字用口标出):

       维至元三十一年岁次甲午二月丁卵壬午朔十五日丙申,有奉圣州凡山镇板水弥勒禅寺主持林泉老人并门人寺主蔡弘智等,伏缘祖宗先世庵主郭荣公奄□改葬茔坟,夙夜忧思,不遑所历,遂今日者择此鸟原来去朝迎日地,占{韶心}吉地属本寺西北之原堪为墓地,一方掾儿到宅兆一所,南北长二十七步、东西阔二七步,东至青龙,西至白虎,南至朱雀,北至玄武。(以下略)

  据此,我问李仲祥:“村东南河谷可有一个叫弥勒寺的地方?”李仲祥说有。并说前些年平整土地,从那里挖出了不少铜铙、铜钹、铜铃、一大缸铜钱。大多都卖到了矾山镇废品收购站,只有一些因腐蚀严重收购站不要的,还在大队库房里。我到大队看到了腐蚀严重的几件铜铙、铜钹、铜铃等。据文物出土时的目击者们说,文物出土时安放整齐有序。一大缸铜钱周围的土地中,没有撒落的铜钱……

       由此地券文字记载,阪水弥勒寺出土文物,以及上七旗所存唐代汉白玉八角“尊胜陀罗尼”经幢等互证:其一,今上七旗之泉,确为历史上的古阪泉;其二,阪水弥勒寺至少建于唐代,因坐落予阪泉水之旁而称“阪水弥勒寺”,此寺应是毁于元明宗至顺四年(1333)农历七月“己酉,奉圣州地大震”。奉圣州是唐贞观八年之妫州,唐末改称新州,于936年被石敬瑭送予契丹,契丹主因此州有黄帝、唐尧、虞舜庙,而更名为“奉圣州”。1333年.大地震后取“保佑安宁”之意更名“保安州”。因为大地震,保安州人民死亡几绝.从元末至明初,从山东、山西、湖广相继向涿鹿移民达一百一十多年。矾山镇四堡村,就是明景泰三年(1452)移山东之民所建的村。四堡距上七旗只四华里,上七旗村民讲述黄帝史事如数家谱,作为靠天吃饭的农民,敬黄帝却远胜于敬龙王,且极为爱护文物;而四堡村民却不仅对当地历史一无所知,对于出土文物毫不爱惜。司马迁谈到他“北过涿鹿”、考信实录黄帝史事时说:“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风教固殊焉。”两千多年后,在涿鹿,这种“风教固殊”现象依然存在。

       综上所述,阪泉即河北涿鹿县矾山镇上七旗泉,它是涿水的源泉。阪泉至黄帝城的五里河谷,就是黄帝战炎帝的“阪泉之野”古战场。

  历史记载中错记阪泉在怀来、延庆、山西的原因:(1)《括地志》一书成于唐贞观年间,它记载的地名是按贞观年间的实际行政沿革与地名。其记阪泉及涿鹿故城遗址,是依置于舜都潘城的妫州治所而记方位与里数的:“阪泉……在妫州怀戎县东(南)五十六里,出五里至涿鹿,东北与涿水(应为黄帝泉水)合”;“涿鹿故城在妫州东南五十里,本黄帝所都也。”记载准确到了连一里都不差的程度。其后,武则天于长安二年(702)将原妫州及怀戎县治东移至一百馀里的清夷军城,也就是官厅水库淹没的旧怀来城。《大明一统志》的作者,只知怀来县源于唐代的怀戎县,却不知武则天移治一百多里的事,于是就依旧怀来城为基准向东南推断,在《龙庆州》条下记:“阪山在州境内,轩辕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即此。”《明史·地理志·延庆州》也说:“西有阪泉山。”这就是延庆误说有阪泉的根源。(2)唐初的怀戎县辖地,相当于今张家口市的一市十三县,到了辽代,原怀戎县地则已被分划为“文德”、“望云”、“怀安”、“龙门”、“永宁”、“顺圣”、“永兴”、“怀来”八个县。而《辽史·地理志》的作者,则将唐初怀戎县地域内所有古迹都抄到了怀来县境内,这就是翦伯赞、郑天挺主编的《中国通史参考资料》古代部分第一册错言“阪泉,相传在今河北省怀来县”的原因。(3)《辞源》所引《梦溪笔谈》记载,名为“辨证”,实为附会,且无准确地点。(4)山西阳曲县东北之“阪泉”,实依嘉庆《重修一统志·太原府》的一条记载而来。这个记载本身就已经说明:阪泉山,在太原府东北八十里,本名汉山,因晋文公勤王伐楚之际,使卜偃卜问吉凶,而卜遇“黄帝战于阪泉之兆”。因有“阪泉山”之称。斯为“山”而非“泉”,与晋侯勤王有关,而与黄帝史事无涉。(5)《水经注》记洛水经河南巩县之处,引文艺作品中提到“阪泉”二字,是言诗赋,而非证有泉。今有学者引此以言巩义为“阪泉”、“涿鹿”所在地,是不懂古文文义,至少是未详研《水经注》的妄议。(作者:曲辰,《文史知识》2008.7 作者单位:河北省张家口市文联)

华夏第一战发生在延庆 历史学家找到阪泉之战遗址

  五千多年前,我国北方黄帝和炎帝之间爆发了华夏第一场大规模战争 - 阪泉之战。昨天,北京部分历史学家聚集在延庆,经过研讨认定,中华民族始祖炎黄二帝阪泉之战遗址就在京郊延庆境内的阪泉村。

  北京市社科院教授魏开肇等专家介绍,人们目前能见到的关于阪泉之战最早的记叙文字应见《史记》。其开篇《王帝本论》载:轩辕(黄帝)与炎帝就于阪泉之野,之战,然后得
其志。即黄帝经过多次作战,最终战胜炎帝,取而代之,成为诸多部落的首领。而专家们在考古研究中发现,阪泉是北京延庆境内的一个地名,延庆县西北部张山营镇有阪山,并有泉名阪泉。山脚下还有上阪泉和下阪泉两村。

  此外,专家们还在《续史文与化要》、乾隆《延庆州志》等多部史籍和北京地方史志、延庆县志中,都发现了延庆阪泉为炎黄阪泉之一云山(现称缙山)也证明了这一发现。

  昨天,在考证认定的阪泉之战遗址现场,历史学家刘建业针对当地泉眼遍布和山势平坦的特点也肯定地认为,这也符合古时人们扎营作战特点:一是靠近水源,利于生存;二是地势开阔,背靠大山,便于展开军队,进可攻,退可守。另有专家认为“阪”字古时应与“陌”字相通,“阪泉”亦即“百泉”,这正好与当地情况相符。

  专家们还考证认定,阪泉之战的炎帝,并不是那位曾“尝百草,辨百药,救济天下苍生”的神农氏,而是神农氏后的第八代炎帝。正是由于他担当部落联盟酋长后,妄自尊大,置人民生活疾苦于不顾,最终导致所属各部落与之离心离德,最后败于阪泉。

  专家认为,阪泉之战遗址位置确定的意义在于,解决了一个长期悬而未决的史学问题,是历史学领域,尤其是北京史研究的一个突破。而更大的意义在于,找到了中华民族文化发源地。这无论对北京、对全国以及海外的所有炎黄子孙都是一大喜事。(奚宇鸣 2001/09/07 北京青年报)  

炎黄阪泉之战遗址尚无定论

  新华社北京(2010)9月6日电(记者刘浦泉)北京部分历史学家在今天举办的一个研讨会上提出,中华民族始祖炎黄二帝阪泉之战遗址尚无定论,但现有研究成果可以认定京郊延庆为炎黄阪泉之战纪念地。

       阪泉之战是中华民族远祖炎黄二帝最著名的一次战役。《史记》开篇《五帝本纪》记载:轩辕(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这次战役使黄帝取代炎帝,成为当时中国诸部落的首领,其对中华民族的最终形成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据参加研讨会的史学家介绍,阪泉之战遗址究竟在何处,是一个长期悬而未决的史学问题。以往学术界多以为河北涿鹿城东一里之泉,即为黄帝战炎帝于阪泉之野的阪泉。近些年来,北京及国内一些史学家,经过多次缜密考证和探究,最终确定延庆上、下阪泉村为炎黄阪泉之战纪念地。

       阪泉是北京延庆境内的一个地名。延庆县西部有阪山,并有泉名阪泉。山下有上阪泉和下阪泉两村。据《太平环宇记》记载:阪山,《史记》轩辕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明一统志》记载:阪山,在(隆庆)州境,轩辕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即此。《读史方与纪要》、乾隆《延庆州志》等多部史籍和北京地方史志、延庆县志,也都有延庆阪泉为炎黄阪泉之战发生地的记载。此外,史学家从黄帝号缙云氏和延庆古有缙云氏(现称缙山)也论证了这一发现。

       早在1989年,北京史学专家王彩梅在其撰写的《北京通史、远古至魏晋北朝卷》第一章第四节第一目中,力排众议,首次明确提出了炎黄阪泉之战在延庆的论断。她在这篇由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的专著中提出:“阪泉,地名,汉代属上谷郡,其址在今河北省怀来县东部及京郊延庆县西部一带。今延庆尚有阪泉山,当地有一泉称‘阪泉’,相传黄帝与炎帝‘阪泉之战’,即发生在此地。”由于篇幅所限,未能展开论述,故未引起广泛重视。

       1992年6月,北京市社科院历史研究所魏开肇、尹均科等专家组成专家会研组,接受了延庆县领导提出的“炎黄阪泉之战纪念地”的研究任务,并请《北京通史》主编、北京史研究会会长曹子西为顾问。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工作,专家们搜集并考订了若干有关的文献资料,考查、分析了当时的地理位置和历史背景,经过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思索与研究,最后得出了中华民族远祖炎黄二帝阪泉之战纪念地在延庆的结论。

       今天上午,记者与参加“炎黄阪泉之战遗址研讨会”的专家来到延庆县上、下阪泉村进行了实地察看。上、下阪泉村位于北京110国道87公里处,距延庆县城正北不足十公里。记者看到,当地果然东有阪山、西有阪泉,在110国道旁还立有纪念炎帝黄帝的石碑。空旷的玉米地里,仍可看到一股股清澈的泉水。一位当地人士介绍说,上、下阪泉村面积约2平方公里,现居住着2000来户人家。

       魏开肇、尹均科、王彩梅等与会史学家认为,根据史料记载和已有研究成果,完全可以认定延庆是炎黄阪泉之战纪念地,但要确认延庆是炎黄阪泉之战遗址仍缺乏足够的考古发掘资料。阪泉之战可能不止战了一次,也可能不止一个地方发生了战争。因此,认定延庆为炎黄阪泉之战纪念地的提法比较科学,而要确认延庆境内的上、下阪泉村为炎黄阪泉之战遗址,尚有待进一步考古发掘和深入研究。

       据延庆县有关部门介绍,近年来,北京文物研究部门曾在延庆境内发现距今一二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文物及8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和两处商代遗址。这些考古发掘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延庆历史文化的兴盛。

       延庆县有关部门表示,将本着尊重历史、保护遗产、光大民族文化的精神,配合有关方面和专家学者做好阪泉之战纪念地的研究和发掘工作。同时,从明年开始,将在每年清明期间举办炎黄二帝纪念活动,以使炎黄子孙认识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将民族精神发扬光大。

    4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