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5572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成事在人 (2010/6/17 21:32:55)  最新编辑:成事在人 (2010/6/17 21:33:01)
耶律阿保机
英文:Emperor Taizu of Liao
同义词条:辽太祖,阿保机
  辽太祖 耶律阿保机 (872~926),姓耶律,名亿,字阿保机,辽开国君主,勇善射骑,明达世务。并契丹余七部。任用汉人韩延徽等,制定法律,改革习俗,创造契丹文化,发展农业商业。后梁贞明二年(916),群臣及诸属国上尊号曰大圣大明天皇帝。建元神册。在位二十年,即帝位十一年,庙号太祖。

  耶律阿保机的前辈是契丹迭剌部的酋长和军事首领(夷里堇),为耶律撒剌的的长子,母萧岩只斤。他本人于901年被立为军事首领(夷里堇兼任于越),后不久被选为酋长。他以武力征服契丹附近的地区,掠虏了许多汉人和其他人。907年他被选为部落联盟的首领,连任九年。任用汉人,采纳他们的建议,决定要将这种三年一次的选举制度改为世袭的制度。

  公元915年,耶律阿保机出征室韦得胜回国,但被迫交出汗位,但他在在滦河边建设了一座仿幽州式的汉城。耶律阿保机后伏杀了他的敌人,统一了契丹的各个部落。916年3月17日,耶律阿保机登基称皇帝,立国号契丹(后来被改为辽),建年号为神册。此外他还令人建立自己的契丹文。耶律阿保机建国后继续进攻其周围的民族或政权,渤海国、室韦和奚分别被他消灭。

  耶律阿保机将其母亲、祖母、曾祖母、高祖母家族的姓氏拔里氏、乙室氏赐姓萧氏。相传是因为他本人羡慕萧何辅助刘邦的典故。耶律阿保机的皇后名述律平,其子耶律德光即位后,亦将述律氏赐姓萧氏。故萧氏有辽朝后族之称。阿保机汉名姓刘名亿,长子耶律突欲汉名刘倍。

契丹族的再次崛起


辽上京遗址-史载,上京为辽太祖创业之地
辽上京遗址-史载,上京为辽太祖创业之地
  阿保机对于契丹民族的发展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被视为契丹族的民族英雄。他以超群的谋略和卓越的政治军事才能,完成了中国北方地区的统一,为北方少数民族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契丹族是中国北方很古老的少数民族之一,原来属于东胡族系,论起源则是源自东胡的一个支系:鲜卑。而鲜卑中又有一个宇文部,契丹就是这个宇文部的分支之一。契丹这个名称最早在中国史书中出现是在公元四世纪的北魏时期。在当时分布在辽水流域以北的潢河(今西拉木伦河)与土河(今老哈河)一带,过着渔猎畜牧的氏族部落生活,以逐水草游牧为主。在北魏后期,契丹形成了古八部,八部之间互不管辖,也没有什么联系。各部独立地和北魏政府保持着朝贡关系。到了隋朝,由于突厥势力扩张,对各部族征伐不止,契丹各部为防卫突厥,开始互相联系,互相支援,后来形成了初期较为松散的部落联盟。到了唐初,契丹就形成了以大贺氏为首的部落联盟。其体制是在八部酋长中共同选举一人为首领,或者叫盟主。任期三年,到期改选,但大贺氏的人有世选的特权,这时的首领已经有了管理权力。契丹首领后来率部归入唐朝,唐太宗授予旗鼓,以表示对首领权威的承认。唐朝又在契丹地区设置了行政机构,即松漠都督府,任命其首领为都督。

  唐玄宗时期,大贺氏部落联盟瓦解之后,重建了遥辇氏部落联盟,在被回纥统治一段时期后,又趁回纥内乱之机重新归附唐朝,而唐朝后期的衰落又给契丹的独立发展提供了良机。

  遥辇氏联盟后期,由于唐朝末年的中原混战,使得北方汉族人纷纷逃入契丹地区,躲避战乱。汉族的先进生产及其他技术对契丹的经济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而在契丹八部中迭剌部又离中原较近,所以发展最快,势力超过了其他七部。迭剌部的夷离堇(即部落的酋长或联盟的军事首长)一直由耶律氏家族世袭担任,这个家族从阿保机的八世祖耶律雅里重新整顿契丹部落联盟,担任夷离堇之后,就进入了契丹社会的上层,而且从七世祖开始就掌握了联盟的军权,地位仅次于联盟首领。到了阿保机的祖父匀德实担任迭剌部的夷离堇时,本部落已有了发达的牧业和农业,势力强大,社会的发展也很快,开始由氏族制度向阶级社会的国家过渡。

  阿保机被称为迭剌部耶律氏家族的英雄。在他出生时,契丹的贵族阶层正在为争夺联盟首领之位而打得不可开交。阿保机的祖父匀德实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被杀,父亲和叔叔伯伯们也逃离出去,躲了起来。祖母对于这时出生的阿保机非常喜爱,但又担心他被仇人加害。因此常将他藏在别处的帐内,不让他见外人。

少年勇将


  阿保机长大成人后,身体魁梧健壮,胸怀大志,而且武功高强,《辽史》上说他“身长九尺,丰上锐下,目光射人,关弓三百斤”,他带领侍卫亲军曾多次立下战功,显露出过人的才干。

  在遥辇氏联盟后期,阿保机被推为迭剌部的夷离堇时,遥辇氏的最后一个可汗痕德堇也同时成为联盟的可汗。这时的阿保机只有三十岁,手中掌握了联盟的军事大权,专门负责四处征战。这又为阿保机建立军功树立威信和权威创造了有利条件。他充分利用本部落的实力四处征伐,接连攻破室韦和奚人等部落,同时南下进攻掠夺汉族聚居地区,俘获一些汉人和大量的牲畜和粮食,使本部落的实力大增。阿保机的伯父被杀后,阿保机继承了伯父的于越(地位仅次于可汗,史称“总知军国事”,高于夷离堇,掌握联盟的军事和行政事务,相当于中原王朝的宰相)的职位,独掌部落联盟的军政大权,地位仅次于可汗。阿保机还进一步向中原地区扩充势力,和河东的李克用缔结盟约。到朱温灭唐建立后梁的那一年,阿保机也取代了遥辇氏,当上了联盟的可汗。阿保机还注意重用一些汉人,尤其是汉人中的知识分子帮助他建立了各种政治文化制度,更进一步促进了迭剌部的发展,为阿保机以后称帝建立辽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阿保机虽然已经是部落联盟的可汗,但是,按照传统制度,可汗之位要三年改选一次。由于汉人谋士经常说,中原的帝王从来不改选,这使阿保机不再愿意遵从旧的制度,所以从他就任可汗之日起,阿保机就把目标瞄准了在契丹建立帝制。为此,他主要做了两方面的工作:一是对内加强权力控制,二是对外进行扩张,进一步增强本部落的实力,树立更大的权威。

  在对内方面,阿保机首先建立了自己的侍卫亲军,即“腹心部”,从武力方面保护自己的权力。并派亲信族兄弟耶律曷鲁、妻族的萧敌鲁等人任侍卫亲军的首领。其次,为使自己取代遥辇氏做可汗的事实合法化,阿保机让本族成为第十账,位于遥辇九可汗族人之后。阿保机还设立了专门管理皇族事务的宗正官,即惕隐,以稳定家族的内部团结。除了重用本族人之外,阿保机还重用妻子述律氏家族的人,因为他们对他的地位稳固起了很大作用。

  为取得更多的财富,扩张势力,树立权威,阿保机积极地四处征讨。他连续出兵,先后征服了吐谷浑、室韦、乌古等部落,而且向南边的幽州和东边的辽东进攻。当上可汗的第二年,他率领四十万军队大举南下,越过长城,掠夺河东等地,攻下九郡,俘获汉人九万五千多,还有无数的牛马牲畜。然后他又出兵讨伐女真,俘其三百户。阿保机还曾领兵七万与李克用在云州(今山西大同)会盟,和李克用互换战袍和战马,并互赠马匹、金缯等物,结为兄弟,约好一同进攻幽州的刘仁恭,随后,阿保机又在讨伐刘仁恭时攻陷数州,尽掠其民而归。这些通过战争掠夺来的财物,被视为阿保机耶律家族的财产,因而其家族的经济实力大大超过了其他家族。

  阿保机掠夺来的这些人中包括一些汉族的知识分子,他们当中的代表如韩延徽、卢文进、韩知古等对于阿保机的政权巩固,特别是对于他称帝建立契丹国起了重要的作用。同时,他们还帮助阿保机建立了各种政治制度,教他如何利用汉人从事生产,促进经济的发展。中原帝王的世袭制度对阿保机吸引力很大,再加上在对外战争的过程中,阿保机又升为于越,兼夷离堇,权势仅次于可汗。到朱温灭唐的这一年,阿保机终于取代了痕德堇,自己当上了可汗,离他称帝建国只有一步之遥了。各部落对于痕德堇非常不满,他平庸无能,治理无方,马被饿死,领兵出征经常失利,满足不了贵族们征战掠夺财富的欲望。而阿保机相比之下,就要强很多了。于是,阿保机利用这个大好时机,遵照合法的传统制度举行可汗的改选仪式,终于凭借自己的威望得到了可汗的宝座。此后,他继续领兵四处出兵,使契丹的领土扩张到现在中国北方长城以北的大部地区。

向往帝位


  阿保机的目标是像中原的皇帝一样建立终身制和世袭制,所以在他任可汗满三年时不肯交出大权,凭借他的实力和威望继续坐在可汗的宝座上,向皇帝的目标努力。这就引起了本家族其他贵族的不满,因为按照习惯,可汗实行的是家族世选制,即可汗之位转入耶律氏后,可汗就都要由这个家族成年人担任,所以阿保机不让位,其他人便没有机会当选。为了争取这个被选举权,阿保机本家族的兄弟们便首先起来反对他,由此发生了历史上的“诸弟之乱”。

  兄弟们的叛乱一共有三次。第一次在公元911年,这年的五月,剌葛、迭剌、寅底石、安端策划谋反,安端的妻子得知后就报告了阿保机,阿保机不忍心杀掉这些兄弟,就和他们登山杀牲对天盟誓,然后赦免了他们。兄弟们并没有领情,第二年,又在于越辖底的带领下,再次反叛。除了原来的几个人外,新任命的惕隐滑哥也参加了。这年的七月,阿保机征伐术不姑部,让剌葛领兵攻打平州(今河北卢龙)。到十月时,剌葛攻陷了平州,领兵阻挡阿保机的归路,想强迫他参加可汗的改选大会。阿保机没有硬拼,而是领兵南下,按照传统习惯赶在他们的前面举行了烧柴告天的仪式,即“燔柴礼”,再次任可汗。这样就证明他已经合法地连选连任,使众兄弟没有了反叛的根据。阿保机兵不血刃地平息了一场叛乱,体现了他超群的智谋。在第二天,诸兄弟便纷纷派人来向阿保机请罪,阿保机也就不再追究,只下令让他们悔过自新。但是,可汗宝座的诱惑究竟比兄弟之情要大很多,兄弟们在不到半年之后,于公元913年的三月,又一次反叛。这次发生了较大的武装冲突。他们先商议好拥立剌葛为新可汗,然后派迭剌和安端假装去朝见阿保机,想伺机劫持阿保机去参加他们已经准备好的可汗改选大会。除了本部落外,乙室部落的贵族也参加进来。阿保机发觉了他们的阴谋,解决了迭剌和安端,并收编了他们的一千名骑兵,然后亲自率领部队追剿剌葛。剌葛派的另一支部队在寅底石的率领下直扑阿保机的行宫,焚毁了辎重、庐帐,还夺走了可汗权力的象征旗鼓和祖先的神帐。阿保机的妻子看守大帐,领兵拼死抵抗,等到援军来后又派人追赶,但仅追回旗鼓。四月,阿保机领兵北上追击剌葛,他先派人分别在前面埋伏堵截,前后夹攻。这一次,侍卫亲军发挥了重要作用,最终将剌葛打败,剌葛将夺去的神帐丢在了路上。阿保机没有立即追击,而是先休整部队,因为他知道剌葛的部下不久便会思念家乡,等到士气低落无心恋战时再出兵,就会不战而胜。到五月,阿保机领兵进击,终于擒获剌葛。经过三次平叛,阿保机基本消灭了本家族的反对势力,但对部落的经济却造成了很大的破坏。民间原有马上万匹,现在百姓出门都要步行了。

  本部落的反对势力消除后,契丹其他七个部落的反对势力仍旧存在,他们以恢复旧的可汗选举制度为旗号,强迫阿保机退让可汗之位。阿保机只好先交出旗鼓,答应退位,然后以退为进,设下了计谋。他对众人说:“我在可汗之位九年,下属有很多汉人,我想自己领一部治理汉城,可以吗?”众人都同意了。到了那里,阿保机率领汉人耕种,当地有盐铁,经济也很发达,阿保机采纳了妻子述律后的计策,派人转告诸部落的首领:“我有盐池,经常供给各部落,但大家只知道吃盐方便,却不知盐池也有主人,你们应该来犒劳我和部下。”众人觉得有理,便带着牛和酒来了,没想到中了阿保机的诡计。阿保机布下伏兵,等大家喝得烂醉时,将各部落的首领全部杀死。

正式称帝建契丹国


  内外的反对势力除掉之后,阿保机就在公元916年称帝,正式建国,国号契丹,建元神册。契丹的国号有过几次变动:947年改成辽,983年又改为大契丹,1066年改成大辽,此后不再改号,直到1125年被金所灭。有的书中为避免混乱,就通称为辽。阿保机称天皇帝,妻子述律氏称地皇后,立长子耶律倍为太子。

  称帝之后,阿保机继续扩张领土,这时漠北的游牧部落和契丹比起来势力都很小。东边的渤海和高丽也已经衰落。南边的李克用和刚建立后梁的朱温长年对立交战。这种形势对阿保机开疆拓土非常有利,阿保机想建立一个南到黄河,北至漠北的北方大国。为此,他首先南下,但两次都以失败而告终。

  阿保机极想征服黄河以北地区,而这时北方的军阀们也想利用强大的契丹为自己捞取好处,这为阿保机进兵中原创造了良机。新州(今河北涿鹿)将领卢文进不满李存勖征兵本部,用于进攻后梁,举兵投降契丹。阿保机于是就领兵对中原发动了第一次战争,和卢文进一起攻打新州和幽州,最后击败周德威,并将幽州城围攻了将近二百天。后来,晋军李嗣源的援兵到达,阿保机被迫撤兵,并让卢文进常守平州,守住契丹南下的一个重要通道。不久,镇州防御使张文礼杀死节度使王镕,向阿保机求救,一同对付李存勖。阿保机第二次南下中原,攻陷涿州后进兵围困定州,和李存勖在沙河及望都(今河北望都)一带交战,这一次阿保机损失惨重,当时正赶上少见的大雪,下了十来天,地上的雪厚达数尺,契丹兵马粮草奇缺,伤亡很大,阿保机只好撤兵。契丹兵出征都是自己准备粮食和草料,战时让随军的后勤人员四处掠夺供应,所以,一旦中原兵围困他们或者打持久战,契丹兵就很难坚持了。

  两次南下都损兵折将,无功而回,阿保机便及时调整了战略方向,改向西北和东北。打算先征服北方的游牧部落,攻下东北的渤海国,消除两侧的威胁之后再向南用兵,夺取河东及河北地区。阿保机召开军事大会,部署新的作战计划。然后亲自征讨党项、阻卜等部落,向北到达了乌孤山(今肯特山),还曾抓获回鹘都督毕离堇,回鹘乌主可汗只得派使臣纳贡谢罪,阿保机的势力最西到达了今阿尔泰山一带,国土面积大大扩展了。

  为向东发展势力,阿保机又东征渤海国。渤海是东北地区的一个区域性的民族政权,政治和文化都在北方各民族之上,素有“海东盛国”之称,但当时的国力已经下降。阿保机集中全部兵力攻下了渤海国的西部重镇扶余城(今吉林农安),然后又围攻首都忽汗城(今黑龙江宁安东京城),国王率领几百名大臣开城投降,不久统一渤海全境,阿保机将渤海改为东丹国,意即东契丹国。让皇太子耶律倍任东丹王,管理东丹事务,这样,阿保机就将势力扩大到了渤海沿岸。同时,阿保机又在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广置官府,实施实际管理,从而结束了唐末以来东北地区崐的分裂局面,重新实现了统一,这对当地经济和文化的发展,促进各族人民的交流都有极其重要的作用。但在回师途中,阿保机却病死于扶余城,终年55岁,谥号升天皇帝,庙号辽太祖。

耶律阿保机的军事思想


  耶律阿保机年轻时即被任命为挞马狘沙里(亲兵队长),后任执掌兵权的夷离堇,南征北战十数年。辽神册元年(916)建立辽王朝,即皇帝位,并长期从事对中原、渤海及北方诸民族的战争,积累了丰富的军事经验。他本着中央集权的统兵原则,取消"兴兵合议"的旧习俗,设立北枢密院统管契丹兵马,组建直接听命于自己的宫帐军。重视网罗中原人才,重用汉族谋臣战将。强调严格治军,赏罚分明。在作战指导上强调避实击虚,舍城邑而过,靠骑兵袭扰获胜;先击破弱小之敌,次第解决对方,避免两线作战;依本民族昔日与野兽搏斗的方法制定骑兵两翼包抄战术,并注意吸取中原的火攻、穴地攻城诸法。耶律阿保机的军事思想在丰富和发展辽朝军事思想方面做出了贡献。
 

辽史文载


  太祖大圣大明神烈天皇帝,姓耶律氏,讳亿,字阿保机,小字啜里只,契丹迭剌部霞濑益石烈耶律弥里人,德祖皇帝长子,母曰宣简皇后萧氏,唐咸通十三年生。初,母梦日堕怀中,有娠。及生,室有神光异香,体如三岁儿,即能匍匐。祖母简献皇后异之,鞠为己子。常匿于别幕,涂其面,不令他人见。三月能行,晬而能言,知未然事。自谓左右若有神人翼卫。虽龆龀,言必及世务,时伯父当国,疑辄咨焉。既长,身长九尺,丰上锐下,目光射人,关弓三百斤。为挞马狘沙里。时小黄室韦不附,太祖以计降之,伐越兀及乌古、六奚、比沙狘诸部,克之。国人号阿主沙里。   

  唐天复元年,岁辛酉,痕德堇可汗立,以太祖为本部夷离堇,专征讨,连破室韦、于厥及奚帅辖剌哥,俘获甚众。冬十月,授大迭烈府夷离堇。明年秋七月,以兵四十万伐河东代北,攻下九郡,获生口九万五千,驼马牛羊不可胜纪。九月,城龙化州于潢河之南,始建开教寺。明年春,伐女直,下之,获其户三百。九月,复攻下河东怀远等军。冬十月,引军略至蓟北,俘获以还。先是,德祖俘奚七千户,徙饶乐 之清河。至是创为奚迭剌部,分十三县。遂拜太祖于越、总知军国事。明年岁甲子,三月,广龙化州之东城。九月,讨黑车子室韦,唐卢龙军节度使刘仁恭发兵数万,遣养子赵霸来拒。霸至武州,太祖谍知之,伏劲兵桃山下。遣室韦人牟里诈称其酋长所遣,约霸兵会平原。既至,四面伏发,擒霸,歼其众,乘胜大破室韦。明年七月,复讨黑车子室韦。唐河东节度使李克用遣通事康令德乞盟。冬十月,太祖以骑兵七万会克用于云州,宴酣,克用借兵以报刘仁恭木瓜涧之役,太祖许之。易袍马,约为兄弟。及进兵击仁恭,拔数州,尽徙其民以归。明年二月,复击刘仁恭。还,袭山北奚,破之。汴州朱全忠遣人浮海奉书币、衣带、珍玩来聘。十一月,遣偏师讨奚、霫诸部及东北女直之未附者,悉破降之。十二月,痕德堇可汗殂,群臣奉遗命请立太祖。曷鲁等劝进,太祖三让,从之。元年春正月庚寅,命有司设坛于如迂王集会埚,燔柴告天,即皇帝位。尊母萧氏为皇太后,立皇后萧氏。北宰相萧辖剌、南宰相耶律欧里思率群臣上尊号曰天皇帝,后曰地皇后。庚子,诏皇族承遥辇氏九帐为第十帐。二月戊午,以从弟迭栗底为迭烈府夷离堇。是月,征黑车子室韦,降其八部。夏四月丁未朔,唐梁王朱全忠废其主,寻弑之,自立为帝,国号梁,遣使来告。刘仁恭子守光囚其父,自称幽州卢龙军节度使。秋七月乙酉,其兄平州刺史守奇率其众数千人来降,命置之平卢城。冬十月乙巳,讨黑车子室韦,破之。   
  二年春正月癸酉朔,御正殿,受百官及诸国使朝。辛巳,始置惕隐,典族属,以皇弟撒剌为之。河东李克用卒,子存勖袭,遣使吊慰。夏五月癸酉,诏撒剌讨乌丸、黑车子室韦。秋八月壬子,幽州进合欢瓜。冬十月己亥朔,建明王楼。筑长城于镇东海口。遣轻兵取吐浑叛入室韦者。   

  三年春正月,幸辽东。二月丁酉朔,梁遣郎公远来聘。三月,沧州节度使刘守文为弟守光所攻,遣人来乞兵讨之。命皇弟舍利素、夷离堇萧敌鲁以兵会守文于北淖口。进至横海军近淀,一鼓破之,守光溃去。因名北淖口为会盟口。夏四月乙卯,诏左仆射韩知古建碑龙化州大广寺以纪功德。五月甲申,置羊城于炭山之北,以通市易。冬十月己巳,遣鹰军讨黑车子室韦,破之。西北嗢娘改部族进挽车人。   

  四年秋七月戊子朔,以后兄萧敌鲁为北府宰相。后族为相自此始。冬十月,乌马山奚库支及查剌底、锄勃德等叛,讨平之。   

  五年春正月丙戌朔,日有食之。丙申,上亲征西部奚。奚阻险,叛服不常,数招谕弗听。是役所向辄下,遂分兵讨东部奚,亦平之。于是尽有奚、霫之地。东际海,南暨白檀,西逾松漠,北抵潢水,凡五部,咸入版籍。三月,次滦河,刻石纪功。复略地蓟州。夏四月壬申,遣人使梁。五月,皇弟剌葛、迭剌、寅底石、安端谋反。安端妻粘睦姑知之,以告,得实。上不忍加诛,乃与诸弟登山刑牲,告天地为誓而赦其罪。出剌葛为迭剌部夷离堇,封粘睦姑为晋国夫人。秋七月壬午朔,斜离底及诸蕃使来贡。八月甲子,刘守光僣号幽州,称燕。冬十月戊午,置铁冶。十一月壬午,遣人使梁。   

  六年春正月,以化葛为惕隐。二月戊午,亲征刘守光。三月,至自幽州。夏四月,梁郢王友珪弑父自立。秋七月丙午,亲征术不姑,降之,俘获以数万计,命弟剌葛分兵攻平州。八月壬辰,上次恩德山。皇子李胡生。冬十月戊寅,剌葛破平州,还,复与迭剌、寅底石、安端等反。甲申,遣人使梁致祭。壬辰,还次北阿鲁山,闻诸弟以兵阻道,引军南趋十七泺。是日燔柴。翼日,次七渡河,诸弟各遣人谢罪。上犹矜怜,许以自新。是岁,以兵讨两冶,以所获僧崇文等五十人归西楼,建天雄寺以居之,以示天助雄武。   

  七年春正月甲辰朔,以用兵免朝。晋王李存勖拔幽州,擒刘守光。甲寅,王师次赤水城,弟剌葛等乞降。上素服,乘赭白马,以将军耶律乐姑、辖剌仅阿钵为御,解兵器、肃侍卫以受之,因加慰谕。剌葛等引退,上复数遣使抚慰。二月甲戌朔,梁均王友贞讨杀其兄友珪,嗣立。三月癸丑,次芦水,弟迭剌哥图为奚王,与安端拥千馀骑而至,绐称入觐。上怒曰:“尔曹始谋逆乱,朕特恕之,使改过自新,尚尔反覆,将不利于朕!”遂拘之,以所部分隶诸军。而剌葛引其众至乙室堇淀,具天子旗鼓,将自立,皇太后阴遣人谕令避去。会弭姑乃、怀里阳言车驾且至,其众惊溃,掠居民北走。上以兵追之,剌葛遣其党寅底石引兵径趋行宫,焚其辎重、庐帐,纵兵大杀。皇后急遣曷古鲁救之,仅得天子旗鼓而已。其党神速姑复劫西楼,焚明王楼。上至土河,秣马休兵,若不为意。诸将请急追之,上曰:“俟其远遁,人各怀土,怀土既切,其心必离,我军乘之,破之必矣!”尽以先所获资畜分赐将士,留夷离毕直里姑总政务。夏四月戊寅,北追剌葛。己卯,次弥里,问诸弟面木叶山射鬼箭厌禳,乃执叛人解里向彼,亦以其法厌之。至达里淀,选轻骑追及培只河,尽获其党辎重、生口。先遣室韦及吐浑酋长拔剌、迪里姑等五人分兵伏其前路,命北宰相迪里古为先锋进击之。剌葛率兵逆战,迪里古以轻兵薄之。其弟遏古只临阵,射数十人毙,众莫敢前。相拒至晡,众乃溃。追至柴河,遂自焚其车乘庐帐而去。前遇拔剌、迪里姑等伏发,合击,遂大败之。剌葛奔溃,遗其所夺神帐於路,上见而拜奠之。所获生口尽纵归本土。其党库古只、磨朵皆面缚请罪。师次札堵河,大雨暴涨。五月癸丑,遣北宰相迪辇率骁骑先渡。甲寅,奏擒剌葛、涅里衮阿钵于榆河,前北宰相萧实鲁、寅底石自刭不殊。遂以黑白羊祭天地。壬戌,剌葛、涅里衮阿钵诣行在,以稿索自缚,牵羊望拜。上还至大岭。时大军久出,辎重不相属,士卒煮马驹、采野菜以为食,孳畜道毙者十七八,物价十倍,器服资货委弃于楚里河,狼籍数百里,因更剌葛名暴里。丙寅,至库里,以青牛白马祭天地。以生口六百、马二千三百分赐大小鹘军。六月辛巳,至榆岭,以辖赖县人扫古非法残民,磔之。甲申,上登都庵山。抚其先奇首可汗遗迹,徘徊顾瞻而兴叹焉。闻狱官涅离擅造大校,人不堪其苦,有至死者,命诛之。壬辰,次狼河,获逆党雅里、弥里,生埋之铜河南轨下。放所俘还,多为于骨里所掠。上怒,引轻骑驰击。复遣骁将分道追袭,尽获其众并掠者。庚子,次阿敦泺,以养子涅里思附诸弟叛,以鬼箭射杀之。其馀党六千,各以轻重论刑。于厥掠生口者三十馀人,亦俾赎其罪,放归本部。至石岭西,诏收回军乏食所弃兵仗,召北府兵验而还之。以夷离堇涅里衮附诸弟为叛,不忍显戮,命自投崖而死。秋八月己卯,幸龙眉宫,轘逆党二十九人,以其妻女赐有功将校,所掠珍宝、孳畜还主;亡其本物者,命责偿其家;不能偿者,赐以其部曲。九月壬戌,上发自西楼。冬十月庚午,驻赤崖。戊寅,和州回鹘来贡。癸未,乙室府人迪里古、迷骨离部人特里以从逆诛。诏群臣分决滞讼,以韩知古录其事,只里姑掌捕亡。十一月,祠木叶山。还次昭乌山,省风俗,见高年,议朝政,定吉凶仪。十二月戊子,燔柴于莲花泺。   

  八年春正月甲辰,以曷鲁为迭剌部夷离堇,忽烈为惕隐。于骨里部人特离敏执逆党怖胡、亚里只等十七人来献,上亲鞫之。辞多连宗室及有胁从者,乃杖杀首恶怖胡,馀并原释。于越率懒之子化哥屡蓄奸谋,上每优容之,而反覆不悛,召父老群臣正其罪,并其子戮之,分其财以给卫士。有司所鞫逆党三百馀人,狱既具上以人命至重,死不复生,赐宴一日,随其平生之好使为之,酒酣,或歌、或舞、或戏射、角,各极其意。明日,乃以轻重论刑。首恶剌葛,其次迭剌哥,上犹弟之,不忍置法,杖而释之。以寅底石、安端性本庸弱,为剌葛所使,皆释其罪。前于越赫底里子解里、剌葛妻辖剌已实预逆谋,命皆绞杀之。寅底石妻涅离胁从,安端妻粘睦姑尝有忠告,并免。因谓左右曰:“诸弟性虽敏黠,而蓄奸稔恶。尝自矜有出人之智,安忍凶狠,溪壑可塞而贪黩无厌。求人之失,虽小而可恕,谓重如泰山;身行不义,虽入大恶,谓轻于鸿毛。昵比群小,谋及妇人,同恶相济,以危国祚。虽欲不败,其可得乎?北宰相实鲁妻馀卢睹姑于国至亲,一旦负朕,从于叛逆,未置之法而病死,此天诛也。解里自幼与朕常同寝食,眷遇之厚,冠于宗属,亦与其父背大恩而从不轨,兹可恕乎!”秋七月丙申朔,有司上诸帐族与谋逆者三百馀人罪状,皆弃市。上叹曰:“致人于死,岂朕所欲。若止负朕躬,尚可容贷。此曹恣行不道,残害忠良,涂炭生民,剽掠财产。民间昔有万马,今皆徒步,有国以来所未尝有,实不得已而诛之。”冬十月甲子朔,建开皇殿于明王楼基。   

  九年春正月,乌古部叛,讨平之。夏六月,幽州军校齐行本举其族及其部曲男女三千人请降,诏授检校尚书、左仆射,赐名兀欲,给其廪食。数日亡去,幽帅周德威纳之。及诏索之,德威语不逊,乃议南征。冬十月戊申,钓鱼于鸭渌江。新罗遣使贡方物,高丽遣使进宝剑,吴越王钱镠遣滕彦休来贡。是岁,君基太一神数见,诏图其像。   

  神册元年春二月丙戌朔,上在龙化州,迭烈部夷离堇耶律曷鲁等率百僚请上尊号,三表乃允。丙申,群臣及诸属国筑坛州东,上尊号曰大圣大明天皇帝,后曰应天大明地皇后。大赦,建元神册。初,阙地为坛,得金铃,因名其地曰金铃冈,坛侧满林曰册圣林。三月丙辰,以迭烈部夷离堇曷鲁为阿庐朵里于越,百僚进秩、颁赉有差,赐酺三日。立子倍为皇太子。夏四月乙酉朔,晋幽州节度使卢国用来降,以为幽州兵马留后。甲辰,梁遣郎公远来贺。六月庚寅,吴越王遣滕彦休来贡。秋七月壬申,亲征突厥、吐浑、党项、小蕃、沙陀诸部,皆平之。俘其酋长及其户万五千六百,铠甲、兵仗、器服九十馀万,宝货、驼马、年羊不可胜算。八月,拔朔州,擒节度使李嗣本。勒石纪功于青冢南。冬十月癸未朔,乘胜而东。十一月,攻蔚、新、武、妫、儒五州,斩首万四千七百馀级。自代北至河曲逾阴山,尽有其地。遂改武州为归化州,妫州为可汗州,置西南面招讨司,选有功者领之。其围蔚州,敌楼无故自坏,众军大噪乘之,不逾时而破。时梁及吴越二使皆在焉,诏引环城观之,因赐滕彦休名曰述吕。十二月,收山北八军。   
  二年春二月,晋新州裨将卢文进杀节度使李存矩来降。进攻其城,刺史安金全遁,以文进部将刘殷为刺史。三月辛亥,攻幽州,节度使周德威以幽、并、镇、定、魏五州之兵拒于居庸关之西,合战于新州东,大破之,斩首三万馀级。杀李嗣本之子武八。以后弟阿骨只为统军,实鲁为先锋,东出关略燕、赵,不遇敌而还。己未,于骨里叛,命室鲁以兵讨之。夏四年壬午,围幽州,不克。六月乙巳,望城中有气如烟火状,上曰:“未可攻也。”以大暑霖潦,班师。留曷鲁、卢国用守之。剌葛与其子赛保里叛入幽州。秋八月,李存勖遣李嗣源等救幽州,曷鲁等以兵少而还。   

  三年春正月丙申,以皇弟安端为大内惕隐,命攻云州及西南诸部。二月,达旦国来聘。癸亥,城皇都,以礼部尚书康默记充版筑使。梁遣使来聘。晋、吴越、渤海、高丽、回鹘、阻卜、党项及幽、镇、定、魏、潞等州各遣使来贡。夏四月乙巳,皇弟迭烈哥谋叛,事觉,知有罪当诛,预为营圹,而诸戚请免。上素恶其弟寅底石妻涅里衮,乃曰:“涅里衮能代其死,则从。”涅里衮自缢圹中,并以奴女古、叛人曷鲁只生瘗其中。遂赦迭烈哥。五月乙亥,诏建孔子庙、佛寺、道观。秋七月乙酉,于越曷鲁薨,上震悼久之,辍朝三日,赠赙有加。冬十二月庚子朔,幸辽阳故城。辛丑,北府宰相萧敌鲁薨。戊午,以于越曷鲁弟污里轸为迭烈部夷离堇,萧阿古只为北府宰相。甲子,皇孙隈欲生。   

  四年春正月丙申,射虎东山。二月丙寅,修辽阳故城,以汉民、渤海户实之,改为东平郡,置防御使。夏五月庚辰,至自东平郡。秋八月丁酉,谒孔子庙,命皇后、皇太子分谒寺观。九月,征乌古部,道闻皇太后不豫,一日驰六百里还侍,太后病间,复还军中。冬十月丙午,次乌古部,天大风雪,兵不能进,上祷于天,俄顷而霁。命皇太子将先锋军进击,破之,俘获生口万四千二百,牛马车乘、庐帐器物二十馀万。自是举部来附。   

  五年春正月乙丑,始制契丹大字。夏五月丙寅,吴越王复遗滕彦休贡犀角、珊瑚,授官以遣。庚辰,有龙见于拽剌山阳水上,上射获之,藏其骨内府。闰六月丁卯,以皇弟苏为惕隐,康默记为夷离毕。秋八月己未朔,党项诸部叛。辛未,上亲征。九月己丑朔,梁遣郎公远来聘。壬寅,大字成,诏颁行之。皇太子率迭剌部夷离堇污里轸等略地云内、天德。冬十月辛未,攻天德。癸酉,节度使宋瑶降,赐弓矢、鞍马、旗鼓,更其军曰应天。甲戌,班师。宋瑶复叛。丙子,拔其城,擒宋瑶,俘其家属,徙其民于阴山南。十二月己未,师还。   

  六年春正月丙午,以皇弟苏为南府宰相,迭里为惕隐。南府宰相自诸弟构乱,府之名族多罹其祸,故其位久虚,以锄得部辖得里、只里古摄之。府中数请择任宗室,上以旧制不可辄变;请不已,乃告于宗庙而后授之。宗室为南府宰相自此始。夏五月丙戌朔,诏定法律,正班爵。丙申,诏画前代直臣像为《招谏图》,及诏长吏四孟月询民利病。六月乙卯朔,日有食之。冬十月癸丑朔,晋新州防御使王郁以所部山北兵马内附。丙子,上率大军入居庸关。十一月癸卯,下古北口。丁未,分兵略檀、顺、安远、三河、良乡、望都、潞、满城、遂城等十馀城,俘其民徙内地。十二月癸丑,王郁率其众来朝,上呼郁为子,赏赉甚厚,而徙其众于潢水之南。庚申,皇太子率王郁略地定州,康默记攻长芦。唐义武军节度使王处直养子都囚其父,自称留后。癸亥,围涿州,有白兔缘垒而上,是日破其郛。癸酉,刺史李嗣弼以城降。乙亥,存勖至定州,王都迎谒马前。存勖引兵趋望都,遇我军秃馁五千骑,围之,存勖力战数四,不解。李嗣昭领三百骑来救,我军少却,存勖乃得出,大战,我军不利,引归。存勖至幽州,遣二百骑蹑我军后,我军反击,悉擒之。己卯,还次檀州,幽人来袭,击走之,擒其裨将。诏徙檀、顺民于东平、沈州。   

  天赞元年春二月庚申,复徇幽、蓟地。癸酉,诏改元,赦军前殊死以下。夏四月甲寅,攻蓟州。戊午,拔之,擒刺史胡琼,以卢国用、涅鲁古典军民事。壬戌,大飨军士。癸亥,李存勖围镇州,张文礼求援,命郎君迭烈、将军康末怛往击,败之,杀其将李嗣昭。辛未,攻石城县,拔之。五月丁未,张文礼卒,其子处瑾遣人奉表来谢。六月,遣鹰军击西南诸部,以所获赐贫民。冬十月甲子,以萧霞的为北府宰相。分迭剌部为二院:斜涅赤为北院夷离堇,绾思为南院夷离堇。诏分北大浓兀为二部,立两节度使以统之。十一月壬寅,命皇子尧骨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略地蓟北。   

  二年春正月丙申,大元帅尧骨克平州,获刺史赵思温、裨将张崇。二月,如平州。甲子,以平州为卢龙军,置节度使。三月戊寅,军于箭笴山,讨叛奚胡损,获之,射以鬼箭。诛其党三百人,沉之狗河。置奚堕瑰部,以勃鲁恩权总其事。夏四月己酉,梁遣使来聘,吴越王遣使来贡。癸丑,命尧骨攻幽州,迭剌部夷离堇觌烈徇山西地。庚申,尧骨军幽州东,节度使符存审遣人出战,败之,擒其将裴信父子。闰月庚辰,尧骨抵镇州。壬午,拔曲阳。丙戌,下北平。是月,晋王李存勖即皇帝位,国号唐。五月戊午,尧骨师还。癸亥,大飨军士,赏赉有差。六月辛丑,波斯国来贡。秋七月,前北府宰相萧阿古只及王郁徇地燕、赵。冬十月辛未朔,日有食之。己卯,唐兵灭梁。   

  三年春正月,遣兵略地燕南。夏五月丙午,以惕隐迭里为南院夷离堇。是月,徙蓟州民实辽州地。渤海杀其刺史张秀实而掠其民。六月乙酉,召皇后、皇太子、大元帅及二宰相、诸部头等诏曰:“上天降监,惠及烝民。圣主明王,万载一遇。朕既上承天命,下统群生,每有征行,皆奉天意。是以机谋在己,取舍如神,国令既行,人情大附,舛讹归正,遐迩无愆。可谓大含溟海,安纳泰山矣!自我国之经营,为群方之父母。宪章斯在,胤嗣何忧?升降有期,去来在我。良筹圣会,自有契于天人;众国群王,岂可化其凡骨?三年之后,岁在丙戌,时值初秋,必有归处。然未终两事,岂负亲诚?日月非遥,戒严是速。”闻诏者皆惊惧,莫识其意。是日,大举征吐浑、党项、阻卜等部。诏皇太子监国,大元帅尧骨从行。秋七月辛亥,曷剌等击素昆那山东部族,破之。八月乙酉,至乌孤山,以鹅祭天。甲午,次古单于国,登阿里典压得斯山,以麃鹿祭。九月丙申朔,次古回鹘城,勒石纪功。庚子,拜日于蹛林。丙午,遣骑攻阻卜。南府宰相苏、南院夷离堇迭里略地西南。乙卯,苏等献俘。丁巳,取金河水,凿乌山石,辇致潢河、木叶山,以示山川朝海宗岳之意。癸亥,大食国来贡。甲子,诏砻辟遏可汗故碑,以契丹、突厥、汉字纪其功。是月,破胡母思山诸蕃部,次业得思山,以赤牛青马祭天地。回鹘霸里遣使来贡。冬十月丙寅朔,猎寓乐山,获野兽数千,以充军食。丁卯,军于霸离思山。遣兵逾流沙,拔浮图城,尽取西鄙诸部。十一月乙未朔,获甘州回鹘都督毕离遏,因遣使谕其主乌母主可汗。射虎于乌剌邪里山,抵霸室山。六百馀里且行且猎,日有鲜食,军士皆给。   

  四年春正月壬寅,以捷报皇后、皇太子。二月丙寅,大元帅尧骨略党项。丁卯,皇后遣康末怛问起居,进御服、酒膳。乙亥,萧阿古只略燕、赵还,进牙旗兵仗。辛卯,尧骨献党项俘。三月丙申,飨军于水精山。夏四月甲子,南攻小蕃,下之。皇后、皇太子迎谒于札里河。癸酉,回鹘乌母主可汗遣使贡谢。五月甲寅,清暑室韦北陉。秋九月癸巳,至自西征。冬十月丁卯,唐以灭梁来告,即遣使报聘。庚辰,日本国来贡。辛巳,高丽国来贡。十一月丁酉,幸安国寺,饭僧,赦京师囚,纵五坊鹰鹘。己酉,新罗国来贡。十二月乙亥,诏曰:“所谓两事,一事已毕,惟渤海世仇未雪,岂宜安驻!”乃举兵新征渤海大諲歙。皇后、皇太子、大元帅尧骨皆从。闰月壬辰,祠木叶山。壬寅,以青牛白马祭天地于乌山。己酉,次撒葛山,射鬼箭。丁巳,次商岭,夜围扶馀府。   

  天显元年春正月己未,白气贯日。庚申,拔扶馀城,诛其守将。丙寅,命惕隐安端、前北府宰相萧阿古只等将万骑为先锋,遇諲歙老相兵,破之。皇太子、大元帅尧骨、南府宰相苏、北院夷离堇斜涅赤,南院夷离堇迭里是夜围忽汗城。己巳,諲歙请降。庚午,驻军于忽汗城南。辛未,諲歙素服,稿索牵羊,率僚属三百馀人出降。上优礼而释之。甲戌,诏谕渤海郡县。丙子,遣近侍康末怛等十三人入城索兵器,为逻卒所害。丁丑,諲歙复叛,攻其城,破之。驾幸城中,諲歙请罪马前。诏以兵卫諲歙及族属以出。祭告天地,复还军中。二月庚寅,安边、鄚颉、南海、定理等府及诸道节度、刺史来朝,慰劳遣之,以所获器币诸物赐将士。壬辰,以青牛白马祭天地。大赦,改元天显。以平渤海遣使报唐。甲午,复幸忽汗城,阅府库物,赐从臣有差。以奚部长勃鲁恩、王郁自回鹘、新罗、吐蕃、党项、室韦、沙陀、乌古等从征有功,优加赏赉。丙午,改渤海国为东丹,忽汗城为天福。册皇太子倍为人皇王以主之。以皇弟迭剌为左大相,渤海老相为右大相,渤海司徒大素贤为左次相,耶律羽之为右次相。赦其国内殊死以下。丁未,高丽、濊貊、铁骊、靺轲来贡。三月戊午,遣夷离毕康默记、左仆射韩延徽攻长岭府。甲子,祭天。丁卯,幸人皇王宫。己巳,安边、鄚颉、定理三府叛,遣安端讨之。丁丑,三府平。壬午,安端献俘,诛安边府叛帅二人。癸未,宴东丹国僚佐,颁赐有差。甲申,幸天福城。乙酉,班师,以大諲歙举族行。夏四月丁亥朔,次伞子山。辛卯,人皇王率东丹国僚属辞。是月,唐养子李嗣源反,郭存谦弑其主存勖,嗣源遂即位。五月辛酉,南海、定理二府复叛,大元帅尧骨讨之。六月丁酉,二府平。丙午,次慎州,唐遣姚坤以国哀来告。秋七月丙辰,铁州刺史卫钧反。乙丑,尧骨攻拔铁州。庚午,东丹国左大相迭剌卒。辛未,卫送大諲歙于皇都西,筑城以居之。赐諲歙名曰乌鲁古,妻曰阿里只。卢龙行军司马张崇叛,奔唐。甲戌,次扶馀府,上不豫。是夕,大星陨于幄前。辛巳平旦,子城上见黄龙缭绕,可长一里,光耀夺目,入于行宫。有紫黑气蔽天,逾日乃散。是日,上崩,年五十五。天赞三年上所谓“丙戌秋初,必有归处”,至是乃验。壬午,皇后称制,权决军国事。八月辛卯,康默记等攻下长岭府。甲午,皇后奉梓宫西还。壬寅,尧骨讨平诸州,奔赴行在。乙巳,人皇王倍继至。九月壬戌,南府宰相苏薨。丁卯,梓宫至皇都,权殡于子城西北。己巳,上谥升天皇帝,庙号太祖。冬十月,卢龙军节度使卢国用叛,奔于唐。十一月丙寅,杀南院夷离堇耶律迭里、郎君耶律匹鲁等。   

  二年八月丁酉,葬太祖皇帝于祖陵,置祖州天城军节度使以奉陵寝。统和二十六年七月,进谥大圣大明天皇帝。重熙二十一年九月,加谥大圣大明神烈天皇帝。太祖所崩行宫在扶馀城西南两河之间,后建升天殿于此,而以扶馀为黄龙府云。   

  赞曰:辽之先,出自炎帝,世为审吉国,其可知者盖自奇首云。奇首生都菴山,徙潢河之滨。传至雅里,始立制,置官属,刻木为契,穴地为牢,让阻午而不肯自立。雅里生毗牒。毗牒生颏领。颏领生耨里思,大度寡欲,令不严而人化,是为肃祖。肃祖生萨剌德,尝与黄室韦挑战,矢贯数札,是为懿祖。懿祖生匀德实,始教民稼穑,善畜牧,国以殷富,是为玄祖。玄祖生撒剌的,仁民爱物,始置铁冶,教民鼓铸,是为德祖,即太祖之父也,世为契丹遥辇氏之离堇,执其政柄。德祖之弟述澜,北征于厥、室韦,南略易、定、奚、霫,始兴板筑,置城邑,教民种桑麻,习织组,已有广土众民之志。而太祖受可汗之禅,遂建国。东征西讨,如折枯拉朽。东自海,西至于流沙,北绝大漠,信威万里,历年二百,岂一日之故哉!周公诛管、蔡,人未有能非之者。剌葛、安端之乱,太祖既贷其死而复用之,非人君之度乎?旧史扶馀之变,亦异矣夫!


    2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