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905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q88621yeahnet (2015/7/20 15:09:31)  最新编辑:q88621yeahnet (2015/7/20 15:09:31)
桑田(作家)
拼音:sangtian
英文:sangtian
目录[ 隐藏 ]
    桑田,著名网络作家,本名周焕,80后女作家、诗人、策展人,喜欢音乐、绘画、旅行,曾任职大专法学教师、网站编辑、文化公司策划专员、摄影师,现就职于媒体。
    1985年春天出生于云南昭通某乡村的书香门第,祖辈是当地道士兼私塾先生,自幼喜欢文学,高中在报刊杂志上开始发表文章,大学时代接触互联网,利用互联网发布作品,继而转战各类报刊杂志,题材多围绕现代人的感情、信仰、人性、世俗生活,探寻精神与世俗的关系,兼具审美和批评。文风多变,常有阴阳两种风格,前期作品尖锐深刻,阴郁颓靡,中期文风开始发生转变,趋于柔和,有着冲击人心的力量,在互联网拥有大量读者群。
    认为一生中对自己影响最大的是父亲,父亲的支持是自己逐梦的最大动力。
作家桑田
作家桑田

个人年表

 
2006年,进入大学法学专业,开始在互联网各大论坛上写作。
2007年,编辑个人散文集《软哑光》,限量赠送。
2008年,北漂生活开始,在北京留居,出任“音乐中国”网站总监。
2009年,与付林(《妈妈的吻》、《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小螺号》作者)合作《昊龙之歌》、《可爱的家乡》,其中《昊》被韩磊演唱,同年进入云南某学院任教。
2011年,辞职开始流浪生活,在中国南方四处游荡,期间创作大量诗歌、散文、游记,从互联网转战报刊杂志,在实体报刊杂志上百篇作品,电台也同期播出小说《老柴》。
2012,更多报刊杂志开始约稿,在“昆明信息港”、《太阳岛》等杂志开设专栏,尝试编剧,拍摄微电影《一支口红》。
2013年,以策展人的身份主办《滇缅公路壹号  云南十二艺术家联展》大获成功。
2014年,任职云南某网站文化主编,担任行为艺术家“九坑行为艺术小组”艺术总监。
2015 年,担任《蒙顿 马傲》、《翰墨家风》画展策展人,“普洱中国”、“51普洱网”、《中国日报》专栏作家。
作家桑田
作家桑田
 

重要作品年表

2006   小说《青涩》
2007   散文集《软哑光》、《大山包散记》
2008   《阳光在回来的路上》
2009    小说《雪与枫》、《春城北方》
2011    《论题集》、《翠翠和阿蝶》、《两日》
2012    《乌蒙江南》、《舌尖上的昭通》
2013    九十九节微电影脚本《一座清真寺》
2014   《落花犹似坠楼人》《吃茶》、《摄影记》
2015    《迟来的爱》电影脚本 《顺城街清真寺》、《有关灵魂和信仰的十四行诗》
 
 
作家桑田
作家桑田

讲座年表

20143  昭通学院《文学让心灵丰厚》讲座
             昭阳区第二中学《文学与阅读》讲座
20154  云南国投大朝山 《阅读与写作》讲座
             云南大学《文学、阅读与人生》讲座
 
作家桑田
作家桑田

行为艺术作品

2014云南“九坑”行为艺术展  《烧手稿,并埋在大地里》
        行为艺术展“普者黑计划”之 《桑田:我的内心有无限的自由》
        行为艺术《传灯》
2015  与德国、美国、日本等十多个国家艺术家共同完成了“在云上”行为艺术展、云南五三青年艺术节青年诗人手稿展、诺地卡“瑞典——昆明”艺术家连展 
        在五百里音乐节前一个月与中外艺术家共同完成《五百里行为计划》
作家桑田
作家桑田

个人语录

  
你爱我,真是笑话,你没有钱,你拿什么来爱我?---------------------《不爱的借口》
 
婚姻从来都有悖于人性。------------------------《那个和你灵魂作伴的人》
 
这种感觉就好像为一个妓女赎身,从此它将专属于我,不再被万人瞻观,不再被路人触摸,对于女人,有时一个包,就是她的全部世界。-------------------《包包里的世界》
 
丑女人就像《小王子》里那只等待爱的狐狸,小狐狸的心里有着巨大的秘密:肉眼看不见事物的本质,只有用心灵才能洞察一切。-----------------------《丑女人》
 
这年月一个男人选择卖身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君不见大街小巷张贴出的求包养的小广告尽是满墙混乱。-----------------------------------《爱情买卖》
 
假如说,尘世的爱情是可以成为弥漫法国文艺片一般色泽的童话,在现实中重演,无非两种,一种生离,一种死别。---------------《一种生离   一种死别》
 
优秀的男人,喜欢他的女人总是太多,也许不经意间,你就成为小三小四的斗争对象,天下最毒妇人心,最能让女人死无全尸的还是女人。----------------《豆质男人》
 
无需介绍,无需吹捧,更无需神话谁,心与心之间,只能用真诚抵达。----------------《读的作品》
 
只有两种能量,可以让你崛起,一种是巨大的爱,一种是巨大的恨,有爱,才可以义无反顾,有恨,才可以破釜沉舟。----------------------《完整的感情》
 
这该死的摄影师你为什么不用长焦镜头,偏要将如此巨大的炮筒贴到我的脸上近距离摄影,你早点去死吧,你要是在阴曹地府里没长焦镜头用我会在七月半烧一大堆给你。------------《摄影记》
 
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争斗,则是悄无声息,甚至很多场合,他们称兄道弟,勾肩搭背,义气非常。------------《你的男人和你的闺蜜》

有时候,在深夜里,会起身,打开衣柜,看着满满一衣柜的衣服发呆,把各种衣服穿在身上,对着镜子梳头,涂抹口红,搭衬高跟鞋,束腰,顺手拿起相机,拍摄,自恋,彻夜不眠。----------《女人的衣服》
 
每一个女人,生命中总有起码两个让她怀念的男人,无论那两个男人赏赐过她多深刻的伤痕。一个,是初恋情人,给过青涩的萌动,美丽的幻想,未曾开化的纯粹爱欲。一个,给过云端的快乐,互相不放过,纠缠到天亮的放纵,不需言语的肢体交流。----------------《青涩》
 
总有那么一些人,不懂得感恩也不会弯腰劳作,但他们懂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道理,太相信命中有贵人相助,只要靠上一棵大树,自己就成为了不愁吃穿的寄生虫,拿可以着刀叉流着口水磨刀霍霍地等待着享用美味。-----------------------《啃噬》
 
想起很久之前流行的词语,当年若是不学着说上几句,便被认为思想落伍了,不洋气了,心灵的空虚让人疯狂地追捧着大众文化以此彰显自己有文化,这些词语如今读起来亦是相当惊悚:哇靠!哇塞!帅呆了!酷毙了!靓妹啊!假小子!欧卖嘎!嗷嘢!抗忙背比!!!-------------《过时的文字》
 
他一生都无法忘记那些岁月,赤裸的双腿蹬开窗帘,阳光照射在同样赤裸的身体上,他躺在她的怀里,含着她的奶头慢慢就睡着了,像弱小的婴儿,满屋子里都是少妇的气息,少女的味道是青涩的,羞羞答答适合久经沙场的老男人,少妇的味道则非常辛辣,让他刚开始发育的身体里充满了暴力的野兽。---------------------------《女教师》
 
老人们经验太多,望见平静的水面便可以揣测它底层暗流汹涌,有着危险的信号,不敢妄自前行,他们甚至没有了过河的勇气,安于现状和出门冒险比起来,他们更容易接受前者,没事就是最大的安全,反正人已经老了,颐养天年成为第一要务,除非将他们逼上绝路,否则他们会装死到底给你看。---------------------《精脚板踩石头》
 
连续剧是一个造梦的场所,年长一些的孩子,心也跟着激荡起来,他们会将剧中人安插在自己身上,告诉你诸多不完美,如果他是剧中某一个人,那么,他应当如何做,才可以使得剧情完美,才不留下诸多遗憾。---------------------《连续剧》
 
入夜,不曾睡眠,起身看着这破落萧瑟的风景,瓦屋一角的天空有明亮辉煌的灯光,是对面百货大楼的楼顶,楼顶上有两个蜜蜂样子的灯管,于深夜闪耀,富丽堂皇,人坐在这腐朽的建筑里,会感到晚年一般的凄凉和寂寞,望着满院的垃圾和破门,听着隔壁邻居因为白日里劳累而打雷一般的鼾声,内心没有光芒,无法平衡。------------------《两日》
 
在读书和行路的途中,人的心胸被不断撑大,思维的碰撞是一种乐趣,你见得惯一切新奇的事物,也看见了繁华和腐烂,原来日落的地方是远方的山谷正在日出,家园的另一面居住着同样有血有肉的灵物。----------------------《上路》
 
邂逅玉兰,纯洁白亮,像李若彤版的小龙女的一袭白衫,幽冷清香,采下花朵,放在手心里,揉碎,花汁浓烈芬芳,芬芳到你想要将它的汁液涂抹在脸上,对着太阳闪耀。------------------《失落西山》
 
我的乡愁如此寂寥,总在梦里总荡起涟漪般的半透明清欢,流年如刺,遥望我的乌蒙江南,生当复来归,死当常相思,无论我天命攸归身在何处,都终将为她婉约一生。---------------------《乌蒙江南》
 
女人,一旦遇见爱情,哪怕爱情只属于一个人,她也会感到幸福,心中充盈着巨大的能量,正热烈燃烧着,独自一人跋涉万水千山也会去寻找也甘心情愿,爱是一种醉酒的迷幻状态,像躺在大海的波纹里,也是放血之后的幻觉,清醒得发凉。----------------------《诗意爱人》
 
在雨季来临的时候,我用纯黑色的指甲油涂满十根手指,阳光有多浓烈,我的指甲就有多黑暗,它照射着我内心无法释怀的潮湿,在这个本该潮湿的季节,想要烘干,却不能烘干,此刻我不愿想起,我想静茶听雨,青梅煮酒,于尘世抵达一种山林的意境,以此掩埋我湿润的,苦涩的梦。---------------------------《深水莲花》
 
没有人不惧怕苦难,少有人越挫越勇,经验总是在不断提醒你,不该去触痛一些东西,又敲打着你的心脏,告诉你行路的方向,我在想,命运之神,你在考验我生命的韧性和耐力,不断拉长,切断,糅合,身体上不断沾染灰尘,灵魂在浴火中得到毁灭,又获得重生,也许这就是人生,从始至终,总是不断经历,不断遭受折磨,然后,一点一点流失了青春的面孔和相爱的单纯眼神,人变得麻木,直到时间里剩下衰老。-------------------《高桥的冬天》
 
女人对感情是痴迷的,而男人,总是花心的,女人的寿命比男人更长久,守寡的女人不见得多嫁,性欲旺盛的鳏夫倒是老来澎湃,红喜不断,男人若是念旧,莫不是新欢不够好,方才想想旧人,若是后者有着惊人的美貌贤惠的脾气,那就成为乐不思蜀,君不见,抛家弃子的多是男人,男人在外有了新欢,夜夜春宵,女人在家里拖着孩子,替人浆洗,辛苦度日。-------------《男儿爱后妇》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林满脸惊恐,光着脚倒退着走进湄公河里,她的身体上有血迹,而前方,是荷枪实弹穿着绿色军装而没有军衔的毒贩,他们逼迫着她携带毒品,她不愿意,他们将她逼进湄公河里,果断地开了枪,林的尸体漂流在湄公河上,如一盏凄艳的水灯。-------------------《南方》
 
很多年之后,你都不会知道,那个曾经站在你身后的人,默默记得了当年的味道,她不说,你永远不会知道,那些味道,会成为陪伴很久的佐料,可以在雨夜里下酒,可以在酒桌上当佐料,可以在寂寞的时候默默发酵,可以在一如既往快乐坚强的同时,突然感到失落,这个时候,你也许已经不记得她的名字,她的面容,就连曾经清晰的一刻,也被熙攘的人群掩盖,当一个没有流过你心灵的面孔被无数个面孔遮掩,岁月,也逐渐淡漠。-------------------《桂花树》
 
初恋时候找一个豆汁男人,享受单纯美好的小幸福,享受无缘无故的赌气、吃醋、发怒、吵架和疯狂的做爱,找豆渣男人作为第二个男朋友,在懂事之前尽情挥霍,受尽折磨,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生活,是空虚的富裕,还是清贫的幸福,于是结婚的时候仔细考察,寻找一个豆腐男人作为托付终身的安全场所,生活安稳踏实,衣食无忧,守护着一个家,孩子懂事,老人健康,找一个豆油精男人作为情人,体会爱情的高度和美好,体会这个世界的疼痛和尖叫,最后,在年老色衰之时,再寻觅一个豆汁男人,栽培他,在容颜尽失的最后阶段,成为教母,顺带着回忆,初恋的美好。--------------------《豆质男人》
 
一个矿工,在长久的黑暗劳作与生死交疲中,得到了一叠厚厚的血汗钱,他高兴地将钱财保管在身上,在山花烂漫中手舞足蹈,在回家的路上,他像一只逃出五行山快乐的孙猴子,他在山野脱下衣服,在山泉中洗干净了身体上的黑色煤渣,换上干净的服装,回到家中,自豪无比地将钱财交给了她的妻子,他咧着嘴巴开笑,发黄的牙齿上还残留着黑色的煤渣,他的妻子莞尔一笑,看看憔悴的丈夫又觉得辛酸,转身捂住脸嘤嘤哭了。---------------《可怜无定河边骨》
 
我仿佛望见了一个裹脚的年轻女子,忽高忽低曲折蜿蜒着肢体线条,缓缓挪动着脆弱羞涩的三寸金莲,小心翼翼跟在后背拖着小辫子戴个地主瓜皮帽留着山羊胡须的老头子后面,老头的心灵和他的身体一样干瘪,他的年龄和他的辫子一样漫长,他的余寿和他的胡须一样枯燥短暂,在这样一个寒冷的腊月里,老头的山羊胡须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身边娇小美貌的女子,头发高高绾成一个发髻,发髻上插着白银打造的簪子,簪子末端是丝绸做成的花朵,她口中呵出白雾,有芝兰的香气,她红袖卷过的风中,有清冷的冰凉,他嘴角的笑意,激荡起明镜池塘的波纹,那是冬天里被风吹皱的一池春水。--------------------《老宅子》
 
我无数次地自大,为故乡悬崖上的尸体,为沉沦于烧酒和妓女自生自灭的文人,为放荡的思想和狂风扬起的尘埃,为粗粝的北风和漫天扬起的刺眼风沙,为马背上提着烧酒搂着女人的狂野男人,为古老的煤层里拾起的古老的象牙,我站在古老的太阳底下梳理那金黄色的光线,我一直在想,故乡是什么?命运赋予你的使命是什么?乌蒙江南这四个字,在混沌恶俗的肮脏尘世,在天穹下衰草连天的荒原深处,轻而易举地解脱了我所有的茫然和困惑,乌蒙江南,这是一生无法干涸,比爱情更加浓烈的源头和能量,即使穷得只剩下一片荷叶包住下体,他的思想也是不贫瘠的,乌蒙江南可以将尘世的冥想梳理得秋江带雨,文辞疏荡,或者雨收云散,叶凋花残,又有着等万物萧疏而看大江东流的气度,文学,这是所有的美满和幸福,是伟大的苦难,世代受人敬仰的光芒和神话中殉道者光洁的模样。-----------------《乌蒙江南》
 
 

[title2 class="title2"]诗歌创作[/title2]

 
《我所认识的世界不过如此》
这一夜像像河水一样宁静
又像松涛一样汹涌
所有的果实都埋藏着秘密
所有的昏迷都让人伤感
我扛着锄头去野地里埋藏悲悯
和世间一切美好的天堂
花朵在枝头摇摇欲坠
无知的风把花瓣吹向四方
大声疾呼的微风卷不走泥土
我所等待的渔舟不是这样
渡船人走了 操劳只是徒劳
每一只鸟都睡着 也都醒着
对于毁灭和地狱的降临
鸟儿们又总是半梦半醒着
等到冬天的寒风来临
衣服和皮鞋都埋进了土地
一捧黄土把朱颜洗净
也就可以总结所有过程
一个人的心可以死去
却不能打开所有人的大门
一个人的头颅可以砍下
却砍不走永生的庄稼
等到尘埃落定 生命也就这样
我所认识的世界不过如此
农耕文明里走来的人英年早逝
天堂是一场圣洁和庄重
谁用悲悯的目光注视肉身腐烂
看着坏掉的村庄一言不发
只等尘埃落下 掩盖所有雪花
 
 
 
《孙世祥》
一个诗人不修边幅
扛着锄头去药山挖地
他一锄头把太阳刨出来
又一锄头把它埋下去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
直到裤兜里只剩下洋芋
时间一年一年过去
直到眉毛上站着小鸡
他把挖地变成奇迹
最后一锄头埋掉自己
 
 
《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想和你在一起
天晴了去院子里晒晒太阳
天阴了就在家里不声不响
我想和你在一起
天晴和天阴都一样
 
我想和你在一起
年轻的时候去流浪
走不动了就告老还乡
我想和你在一起
二十岁和六十岁都一样
 
我想和你在一起
开心的时候就说说话
不开心也就不说了
我想和你在一起
说话不说话都一样
 
我想和你在一起
躺在床上谈谈梦想
谈谈远方的爹娘
睡觉不睡觉 都一样
 
我想和你在一起
爱的时候就疯狂
不爱了也可以彻底疯狂
你爱或不爱我  都一样
 
《发春季》
第一声鸟啼
总是由春天引发
从秦岭以北向南望去
华夏的版图苍山野地
山峦在晨雾中阴柔起伏
夏花的内心早已含苞
只等待湿热的山风
打开最后一道闸门
秋水按捺住蠢蠢欲动
发够了春的花朵凋零
她知道什么叫耐性
飘零的雪花
明白了等待的心情
一样一样来吧
遵循着上帝的法则
成长都是心的仪式
轮回都是神的旨意
因为冬天的嫩叶不禁寒霜
而夏天的冰块注定消融
 
 
 
《忙和忙》
忙和忙在一起
很忙和很忙在一起
忙字拆开是心亡
比忙更忙的忙
终于可以躺在床上
就像终于忙死掉一样
 
 
《堕胎少女》
堕胎少女惊恐地梦见
一个血淋淋的娃娃
叫她妈妈
每一种快乐 都有惩罚
 
很多年以后
她生不出娃娃
在梦里她幸福地看见
很多可爱的娃娃
叫她妈妈
 
《猫》
一只猫对着镜子怒吼
幻想自己是老虎
它砸碎了胡须和猫爪
只因为饱受侮辱
它撕开镜子寻找敌人
又割伤了皮肤
把仇人的名字
一刀一刀刻在心尖上
注定无法幸福
在神灵恩宠的安详之夜
很多猫都含着眼泪睡着了
它们在梦里打死强壮的野兔
又杀了凶猛的豪猪
 
 
《失去的永远最好》
不要给得太多
还不起   他会跑
你掏出心肝
只求一个拥抱
他在旧迹里织一张网   
把旧情人打捞
得到的总不珍惜   
失去的永远最好
她是问号句号    
顿号和感叹号
我是读过的书    
被你随意丢掉
 
《在埃德蒙顿古老的天空下》
为了观看被酸雨侵蚀的著名建筑  
你和孤独在寒冷中结伴出游
历史的苍凉覆盖着永远的过去
就像一个迟暮的老人谈论一个老处女
去吧  去吧  挖空一切浅薄的风景
去吧  去吧  填塞你那空虚的心灵
一架相机  在埃德蒙顿古老的天空下
捕捉距离灵魂最近的影像
后工业时代  气质是永恒的孤儿
弥漫着石油味  歌舞剧场和老电影院
大雪纷飞的坚硬土地  黎明滴水成冰
你在梦中穿行着杂货铺和古董店
想要疯狂吸烟   或者找老妓女聊天
却看见美丽的姑娘低下头  冷得群星闪烁
你在深夜的大海上迷航  等待灯塔
你考虑着这流浪的路途究竟下贱不下贱
看看天上那许多星星都有运行的轨迹
唯独你排斥在离经叛道的体制之外
思想是石头里  猛然诞生的长毛猴子
一切诚恳的语言都代指着精神的内核
妖娆的口舌再绚烂   终将沦落尘土
当创世之神盘点着那些不在拘泥于形式的生命
你像一颗急速燃烧的星球突然爆炸
尘埃落下的地方曾经耀眼  被交错激荡
唯有流浪的能量历久弥新   精神不朽
 
 
《我那么爱你》
过去的终将远遁
失去的也不应该再想起
只是    在那些醉酒又失控的夜里
我时常问自己      为什么那么爱你
为什么用全部生命和单薄的血浆去爱你
再用残存的耐心和眼泪去等待一个奇迹
如果在初次的照会里懂得彼此珍惜
如果在阴暗的角落
不必忍受折磨    悲伤和生气
再浓烈的风景都将成为过去
青春的无尽苍凉也终将埋没大地
我们将灵魂交给无常的命轮
余生在失败  孤独和消亡中趔趄继续
再也不会有疯狂的傻子    那么勇敢地爱你
 
《一半翅膀》
生命只给了我一半
我在漫漫长夜之中
耐心等待另一只翅膀
我要忍痛割开身体将它安上
我要蓄积一生的力量带他飞翔
 
 
《去墓地吧》
最好是深夜    独自一人
穿越林间呼啸的北风
到墓地去
看看闪烁的鬼火
看看死去的人   他们曾经活过
 
拨开荒草    抚摸墓碑
伤心的春天爬满骷髅
邂逅灵异的鬼怪    
和披头散发 失落的女人 
 
尽情哭吧    脆弱的灵魂
睡在土里的人    学不会嘲笑
谁都是想要得太多     而万事蹉跎
 
浮躁的心    去墓地吧
听听满腹心事的坟墓
夜风萧瑟     沉默中    你会安静许多
 
ERA十年挚爱》
万物都已逝去 唯有音乐依然怀春
在古墓中邂逅 一束石缝赏赐的光
从大地深处拔出的宝剑
带着十字架上 基督的笑容
密林里 做弥撒的少女
把阳光衔在嘴上 青春飞舞
骑士 高头大马穿越冷河水
在清晨的花地里 一路狂奔
寂寞的女巫看守城堡 寒光闪耀
冲撞 冲撞是打铁的火花 飞溅肆虐
风箱拉动着几滴雨水 在沙漠里滚滚落下
战争是 鹅毛笔 书写的漫长家信
沾满了人类的粘稠血液和灵感
吉普赛女人 神奇的首饰地摊
摆满神秘的声音 和一副黄金手套
盐巴砌成的房子 强盗点燃白蜡烛等待晚餐
顶着盖头的黑衣女人 如花朵盛开
穿越古堡的隧道 遇见童年的小蜗牛
邂逅所有山路和云海 拥抱野花
一只鹰 飞越神赐的草原和湖泊
落在年轻女巫手上 枯枝上穿行的妇人
站在山谷里 仰望秋草和坟墓
修女追逐 泥浆里滚打的裸体
火焰的余烬 神父高举圣杯
教堂的钟声会终结所有噩梦
晚祷时心灵斑斓 如原野空旷
火焰 灵感和精神 始终与上帝有关
 
《新世纪》
厚音悦世者   难有灵性之光
内向是纯洁的精神世界里
灵魂往回收的过程    喜悦
时光潮湿深处  尚未开启的门
沉默是尘土  存在于永恒之中
双手合十是闭目聆听的天籁
任一切庄严和神秘悄悄隐藏
 
在雨夜里  穿着斗篷的黑衣人
安静地进入新世纪   冥想时间
内向是充盈  饱满 敏锐和执着
是沉默抚慰的灵魂安然平淡
冰山下跳跃的火焰正蠢蠢欲动
 
遭受委屈的时候选择沉默
沉默是无言的解脱
内心欢喜的时候选择沉默
沉默是一首蜿蜒的歌
 
幸福需要与人分享
悲伤却只能独自承受
音乐真实地表达着
卑微的人 内心深处
傲然于世的坚强和凶猛的倔强
 
那些光着身子飞行的灵魂
孤灯是永远点不燃的软伤
一个寂寞的灵魂拥抱天空
看落在肩上的青霜 看暮下夕阳
 
《葬礼》
太阳鞭打着枯死的流水
把静穆化为悲伤之美
在冬日黎明的浓浓白雾里
闪现出一座废弃的旧工厂
教堂的钟声镶在五彩的宝石上
犹如风吹田野带来远古的稻浪
河上的木船早已被时光毁坏
现在的死亡和未来的死亡
都将成为过去的死亡
如果你还眷恋秋虫悲伤的呢喃
就从坟墓里穿衣起床 来参加死者葬礼 
亡灵在秋夜里散播着奇迹
火炉里残留着灼烧过后的余烬
面包上还留着生前的齿痕
久久抚慰着疾病的神经
神殿上的人们
叹息一个天才被时间隠灭
忘记了他蹲过牛棚和猪笼
总以为不值钱的眼泪可以洗刷过去
毒药和火焰安静着沉默着
就像遥远的孤独海面
在阴郁的季节里漂泊太久
老处女  也只好把死亡当做嫁妆
衍生出千万条河流  呻吟着奔向南方
 

[title2 class="title2"]个人专访[/title2]
   (中国青年网讯 记者王素晶)
    她是高产的业界劳模,每天都在读书写作,从不间断。
  她的文风多变,尖锐深刻又饱含神秘主义,常常将人引入幻觉。
  她的作品有很大争议,但她也用她的才气赢得了属于她的读者。
  她不爱说话的时候,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可以冥思苦想一整天。
  她是桑田,互联网成名案例。
  自小家境贫寒 受父亲影响很大
  桑田,本名周焕,1985年出生在云南昭通一户农民家庭里,父亲在外地当兵,母亲一个人操持家务。桑田的童年几乎都在乡下度过,七岁的时候,桑田住在乡下外婆家,这个时候已经到了该上小学的年纪,桑田就近在当地上了小学,学校离家很远,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翻过两座山头才能到学校,天黑才能走到家,非常艰苦,母亲要下地干农活,桑田除了照顾自己,还要照顾刚出生的弟弟,回忆起小时候,桑田无不感概:“我认为童年的艰苦让我在成年之后更有耐力,但这造就了我阴郁的性格。”
  转折就在桑田七岁那年:父亲回到老家的市里,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就把桑田接到城里,让她上了市里最好的小学,这个时候,她家的户口本上,也由农民变成了居民。从这个时候开始,桑田一个人跟着父亲在城里生活,因为父亲的工作经常要出差,所以桑田常常被寄养在父亲的朋友家里,家人长期不在身边,这大概也是造成他作品风格阴郁的一部分原因。
  谈起童年,桑田不断地说起自己的父亲,在桑田眼睛里,父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小时候父亲工资不高,但在教育上的花费很多,经常买儿童故事磁带给桑田听,还买了很多书,诸如《十万个为什么》、《一千零一夜》、《格林童话》。桑田看了书以后,父亲还要让她把故事复述出来。
  “我受父亲的影响很大,他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可以说善良得老实巴交,但他对文艺非常敏感,在部队上他就是小有名气的文艺兵,从写书法到画画弄得很不错,我二姨出嫁的嫁妆就是她画出来的,他居然在一块木板上,用手指画竹子,用气球画熊猫,我当时太震惊了,这个东西也能画画?”
  中学开始写作 文学填满叛逆期
  中学时候,桑田已经不满足于读书,他开始写日记,每天都写几百字,但日记上写满的都是青春的苦闷。青春期需要关心,但得不到家人的关心,桑田开始反抗家庭,方式就是逃学,经常一逃一个星期,去郊外晒太阳或是写小说,也不回家。第一年的中考,只考了222分,这让父亲很伤心,第二年,桑田意识到自己的赌气会毁了自己,就回到学校专心读书,这一年,她非常努力,最终以532分的优异成绩考上了昭通市第一中学。
  “我写过关于母亲的小说,我希望她有一天能读到,我是爱她的,只是我要的爱她不给我,这让我很纠结。后来我有了一个女儿,我原谅了自己的母亲,因为我知道养大一个孩子有多不容易,但我会给我的女儿更多的爱。”
  桑田还谈起她的中学老师,那时候班主任老师让写周记,桑田总是第一个交,班主任老师看完后,会给桑田写上一些评语和鼓励的话,每次语文老师讲作文,都会把她的作文在班上念,还会贴在学校张贴栏里给同学们看,这让她在写作上又有了十足的动力和成就感。
  大学一年级,已经有一些报刊杂志开始发表桑田的作品。那时候她还没有使用“桑田”这个名字,用的是她的本名“周换”。
  她会把自己的文集编辑整理,打印出来送人,有一次,她送给了一个同学,后来去同学宿舍的时候,看见自己的诗集被同学拿来垫桌子吃饭,诗集上布满油腻,她说她看着心疼,从此以后她再也没有送过自己的作品给别人。
  桑田写作的风格阴郁奇怪,不随大流,思维跳跃,没有报刊杂志愿意要她的作品,她很灰心,继而转战互联网,一开始,她把QQ空间当做博客,不断地有人来看,QQ空间的局限是,读者必须加了QQ号才能看,几年的时间里,访问量已经接近百万次,“很多不认识的人,他们给我留言,但是我没时间回他们,我太忙了,我会看看,然后关掉。”
  由于她的努力,也赢得了一些机会,桑田说:“我运气好,出门总是遇见贵人,应该说么与他们我就走不到今天,努力就好,啥都好”
  文学作品颇丰 互联网读者居多
  桑田对文艺很敏感,画画、摄影、茶道都是她的爱好,学画画的时候,在青年画家刘和焦的画室里,刘和焦在前面画,她坐在刘和焦后面画,她只用了两个小时,就临摹了刘和焦的一副雪景,刘和焦走过来看看,开玩笑地说:“我气了,居然画得比我好,我的画了半个月呢。”
  桑田喜欢旅行,经常一个人背着包就出门了,带着相机和写作的电脑,去过一种类似于流浪的生活。“旅途很有意义,你可以看到很多风景很多人心,很多你平时觉得奇奇怪怪的事情,你的心包容性更强,看问题的角度也会不一样,因为你见得多了,见怪不怪。”
  在所有的文艺爱好里,桑田都没有脱离开文字,画画就写画评,爱茶就写茶,她的生命好像生来就是和文字相关的,桑田说:“文学的功夫在文学之外,文字只是筋骨的支撑,要触类旁通学习更多的知识,才能激活属于自己的文字。”
  因为在互联网上名气越来越大,报刊杂志终于向桑田约稿,她的作品也越积越多。谈起互联网,桑田说:“从我的作品放在互联网上到现在一共五年了,我并不排斥世俗的生活,但写作是属于一个人的事,这五年在互联网上,看到自己的作品被传播,流言和争议不少,这些都不重要,成长如疾风骤雨,遇到的磨难远比成就更多,渐渐地人变得更加平静,我要做的仅只是完成世俗生活之后,回到内心的房间里,持续地写着自己的字,静听涛声。“
  网络作家最后的成书都是在线下,桑田也是,从互联网到线下她一共用了五年,这五年平均每一年写一本书,眼下,她已经积累了五本书,正在出版中,分别是《桑田的诗》、《千年茶香 一枕繁华》、《一座清真寺》、《关于青春期的论题集》、《乌蒙江南》。
  链接:桑田,本名周焕,80后女作家、诗人、策展人,汉族穆斯林,喜欢音乐、绘画、旅行,曾任职大专法学教师、网站编辑、文化公司策划专员、摄影师,现就职于媒体。1985年春天出生于云南昭通某乡村的书香门第,祖辈是当地道士兼私塾先生,自幼喜欢文学,高中在报刊杂志上开始发表文章,大学时代接触互联网,利用互联网发布作品,继而转战各类报刊杂志,题材多围绕现代人的感情、信仰、人性、世俗生活,探寻精神与世俗的关系,兼具审美和批评。文风多变,常有阴阳两种风格,前期作品尖锐深刻,阴郁颓靡,中期文风开始发生转变,趋于柔和,有着冲击人心的力量,在互联网拥有大量读者群。

 
 

    词条分类[我来完善]

  • 按学科分类: 文化
  • 按行业分类:
  • 按地域分类:
  • 开放式分类: .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