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3893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德弘天下 (2010/5/24 11:45:21)  最新编辑:德弘天下 (2010/5/24 13:28:09)
第一百零八回 乔道清兴雾取城 小旋风藏炮击贼(120回本)
目录[ 隐藏 ]
  上一回: 第一百零七回 宋江大胜纪山军 朱武打破六花阵(120回本)
  下一回: 第一百零九回 王庆渡江被捉 宋江剿寇成功(120回本)


  话说杨志、孙安、卞祥正追赶奚胜,到伊阙山侧,不提防山坡后有贼将埋伏,领一万骑兵突出,与杨志等大杀一阵。奚胜得脱,领败残兵进城去了。孙安奋勇厮并,杀死贼将二人,却是众寡不敌,这千余甲马骑兵,都被贼兵驱入深谷中去。那谷四面都是峭壁,却无出路,被贼兵搬运木石,塞断谷口。贼人进城,报知龚端。龚端差二千兵把住谷口,杨志、孙安等,便是插翅也飞不出来。

  不说杨志等被困,且说卢俊义等得破奚胜六花阵,大半亏马灵用金砖术,打翻若干贼兵,更兼众将勇猛,得获全胜,杀了贼中猛将三员,乘势驱兵,夺了龙门关,斩级万余,夺获马匹、盔甲、金鼓无算,贼兵退入城中去了。卢俊义计点军马,只不见了冲头阵的杨志、孙安、卞祥一千军马。当下卢俊义教解珍、解宝、邹渊、邹润,各领一千人马,分四路去寻,至日暮,却无影响。

  次日,卢俊义按兵不动,再令解珍等去寻访。解宝领一支军,攀藤附葛,爬山越岭, 到伊阙山东最高的一个山岭上。望见山岭之西,下面深谷中,隐隐的有一簇人马, 被树林丛密遮蔽了,不能够看得详细。又且高下悬隔,声唤不闻。解宝领军卒下山, 寻个居民访问,那里有一个人家,都因兵乱迁避去了。次后到一个最深僻的山凹平 旷处,方才有几家穷苦的村农,见了若干军马,都慌做一团。解宝道:“我们是朝 廷兵马,来此剿捕贼寇的。”那些人听说是官兵,更是慌张。解宝用好言抚慰说道: “我们军将是宋先锋部下。”那些人道:“可是那杀鞑子,擒田虎,不骚扰地方的 宋先锋么?”解宝道:“正是。”那些村农跪拜道:“可知道将军等不来抓鸡缚狗! 前年也有官兵到此剿捕贼人,那些军士与强盗一般掳掠。因此,我等避到这个所在 来。今日得将军到此,使我们再见天日。”解宝把那杨志等一千人马,不知下落, 并那岭西深谷去处,问访众人。那些人都道:“这个谷叫谷,只有一条进去的 路。”农人遂引解宝等来到谷口,恰好邹渊、邹润两支军马,也寻到来。合兵一处, 杀散贼兵,一同上前,搬开木石,解宝、邹渊领兵马进谷。此时已是深秋天气,果 然好个深岩幽谷。但见:
  玉露雕伤枫树林,深岩邃谷气萧森。 岭巅云雾连天涌,壁峭松筠接地阴。

  杨志、孙安、卞祥与一千军士,马罢人困,都在树林下,坐以待毙。见了解宝等人 马,众人都喜跃欢呼。解宝将带来的干粮,分散杨志等众人,先且充饥。食罢,众 军一齐出谷。解宝叫村农随到大寨,来见卢先锋。卢俊义大喜,取银两米谷,赈济 穷民。村农磕头感激,千恩万谢去了。随后解珍这支军马,也回寨了。是日天晚歇 息,一宿无话。

  次早,卢俊义正与朱武调遣兵马,攻取城池,忽有流星探马报将来说:“王庆差伪 都督杜领十二员将佐,兵马二万,前来救援,兵马已到三十里外了。”卢俊义闻 报,教朱武、杨志、孙立、单廷、魏定国,同乔道清、马灵,管领兵马二万,列 阵于大寨前,以当城中贼兵突出;教解珍、解宝、穆春、薛永,管领军马五千,看 守山寨。卢俊义亲自统领其余将佐,军马三万五千,迎敌杜。当有浪子燕青禀道: “主人今日不宜亲自临阵。”卢俊义道:“却是为何?”燕青道:“小人昨夜,有 不祥的梦兆。”卢俊义道:“梦寐之事,何足凭信。既以身许国,也顾不得利害。” 燕青道:“若是主人决意要行,乞拨五百步兵,与小人自去行事。”卢俊义笑道: “小乙,你待要怎么?”燕青道:“主人勿管,只拨与小人便了。”卢俊义道:“便 拨与你,看你做出甚事来!”随即拨五百步兵与燕青。燕青领了自去,卢俊义冷笑 不止。统领众将兵马,离了大寨,由平泉桥经过。那平泉中多奇异的石子,乃唐朝 李德裕旧庄,只见燕青引著众人,在那里砍伐树木。卢俊义心下虽是好笑,忙忙地 要去厮杀,无暇去问他。兵马过了龙门关西十里外,向西列阵等候。至一个时辰, 贼兵方到。

  两阵相对,擂鼓呐喊。西阵里偏将卫鹤,舞大杆刀,拍马当先。宋阵中山士奇跃马 挺枪,更不打话,接住厮杀。两骑马在阵前斗过三十合,山士奇挺枪刺中卫鹤的战 马后腿,那马后蹄蹒将下去,把卫鹤闪下马来,山士奇又一枪戳死。西阵中酆泰大 怒,舞两条铁简,拍马直抢山士奇。二将斗到十合之上,卞祥见山士奇斗不过酆泰, 拈枪拍马助战。被酆泰大喝一声,只一简,把山士奇打下马来,再加一简,结果了 性命,拍马舞剑来迎。怎奈卞祥更是勇猛。酆泰马头才到,大喝一声,一枪刺中酆 泰心窝,死于马下。两军大喊。西阵主帅杜壆,见连折了二将,心如火炽,气若烟 生,挺一条丈八蛇矛,骤马亲自出阵。宋阵主帅卢俊义也亲自出阵,与杜壆斗过五 十合,不分胜败。杜壆那条蛇矛,神出鬼没。孙安见卢先锋不能取胜,挥剑拍马助 战。贼将卓茂,舞条狼牙棍,纵马来迎。与孙安斗不上四五合,孙安奋神威,将卓 茂一剑,斩于马下。拨转马,骤上前,挥剑来砍杜壆。杜壆见他杀了卓茂,措手不 及,被孙安手起剑落,砍断右臂,翻身落马,卢俊义再一枪,结果了性命。卢俊义 等驱兵卷杀过去,贼兵大败。

  忽地西南上铲斜小路里,冲出一队骑兵,当先马上一将,状貌粗黑丑恶,一头蓬松 短发,顶个铁道冠,穿领绛征袍,坐匹赤炭马,仗剑指挥众军,弯环踢跳,飞奔前 来。卢俊义等看是贼兵号衣,驱兵一拥上前冲杀。那将不来与你厮杀,口中喃喃呐 呐地念了两句,望正南离位上砍了一剑,转眼间,贼将口中喷出火来。须臾,平空 地上,腾腾火炽,烈烈烟生,望宋军烧将来。卢俊义走避不叠,宋军大败,弃下金 鼓、马匹,乱窜奔逃。走不叠的,都烧得焦头烂额。军士死者,五千余人。众将保 护着卢俊义,奔走到平泉桥。军士争先上桥,登时把桥挤踏得倾圮下来。幸得燕青 砍伐树木,于桥两旁,刚搭得完浮桥,军士得渡,全活者二万人。卢俊义与卞祥两 骑马落后,行至桥边,被贼将赶上,一口火望卞祥喷来。卞祥满身是火,烧损坠马, 被贼兵所杀。卢俊义幸得浮桥接济,驰窜去了。

  贼将领兵追杀到来,却得前军报知乔道清。乔道清单骑仗剑,迎著贼将。那贼将见 乔道清迎上来,再把剑望南砍去,那火比前番更是炽焰。乔道清捏诀念咒,把剑望 坎方一指,使出三昧神水的法。霎时间,有千百道黑气,飞迎前来,却变成瀑布飞 泉,又如亿兆斛的琼珠玉屑,望贼将泼去,灭了妖火。那贼将见破了妖术,拨马逃 奔,战马踏着一块水石,马蹄后失,把那贼将闪下马来。乔道清飞马赶上,挥剑砍 为两段。那五千骑兵,掀翻跌伤者,五百余人。乔道清仗剑大喝道:“如肯归降, 都留下驴头!”贼人见乔道清如此法力,都下马投戈,拜伏乞命。乔道清再用好言 抚慰,枭了贼将首级,率领降贼,来见卢先锋献捷。卢俊义感谢不已,并称赞燕青 功劳,众将问降贼,方晓得那妖人姓寇名,惯用妖火烧人。人因他貌相丑恶,叫 他做毒焰鬼王。昔年助王庆造反的,不知往那里去了二年,近日又到南丰说:“宋 兵势大,待俺去剿他。”因此,王庆差他星驰到此。龚端、奚胜望见救兵输了,不 敢出来厮杀,只添兵坚守城池。当下乔道清说:“这里城池深固,急切不能得破。 今夜待贫道略施小术,助先锋成功,以报二位先锋厚恩。”卢俊义道:“愿闻神术。” 乔道清附耳低言说道:“如此,如此。”卢俊义大喜,随即调遣将士,各去行事, 准备攻城。一面教军士以礼殡葬山士奇、卞祥,卢俊义亲自设祭。

  是夜二更时分,乔道清出来仗剑作法。须臾雾起,把西京一座城池,周回都遮漫了, 守城军士,咫尺不辨,你我不能相顾。宋兵乘黑暗里,从飞桥转关辘上,攀缘上 女墙,只听得一声炮响,重雾忽然光敛,城上四面,都是宋兵,各向身边取出火种, 燃点火炬,上下照耀,如同白昼一般。守城军士,先是惊得麻木了,都动弹不得, 被宋兵掣出兵器砍杀,贼兵坠城死者无算。龚端、奚胜见变起仓卒,急引兵来救应, 已被宋军夺了四门。卢俊义大驱兵马进城,龚端、奚胜都被乱兵杀死,其余偏牙将 佐头目俱降,军士降服者三万人,百姓秋毫无犯。 天明,卢俊义出榜安民,标录乔道清大功,重赏三军将士,差马灵到宋先锋处报捷。 马灵遵令去了,至晚便来回话说:“宋先锋等攻打荆南,连日与贼人交战,大败南 丰救兵,主帅谢宁被擒。宋先锋因戎事焦劳,染病在营中,数日军务,都是吴军师 统握。”卢俊义闻报,郁郁不乐,连忙料理军务,将西京城池。交与乔道清、马灵 统兵镇守。卢俊义次日,辞别乔道清、马灵,统领朱武等二十员将佐,离了西京, 急急忙忙望荆南进发。不则一日,兵马已到荆南城北大寨中,卢俊义等入寨问候。 宋江亏神医安道全疗治,病势已减了六七分,卢俊义等甚是喜慰。

  正在叙阔,各述军务,忽有逃回军士报说:“唐斌正护送萧让等,离大寨行至三十 里,忽被荆南贼将縻、马,领一万精兵,从斜僻小路抄出,乘先锋卧病,要来 劫大寨之后,正遇着我们人马。唐斌力敌二将,怎奈众寡不敌,更兼縻十分勇猛。 唐斌被縻杀死,萧让、裴宣、金大坚都被活捉去。他们正要来劫寨,探听得卢先 锋等大兵到来,贼人只掳了萧让等遁去。”宋江听罢,不觉失声哭道:“萧让等性 命休矣!”病势仍旧沈重。卢俊义等众将,都来劝解。

  卢俊义问道:“萧让等到何处去?”宋江呜咽答道:“萧让知我有病,特辞了陈安 抚来看视我,并奉陈安抚命,即取金大坚、裴宣到宛州,要他们写勒碑石,及查勘 文卷。我今日特差唐斌,领一千人马护送他三个去。不料被贼人捉掳,三人必被杀 害!”宋江遂教卢俊义帮助吴用,攻打城池,拿住縻、马报仇,卢俊义等遵令, 来到城北军前。众人与吴学究叙礼毕,卢俊义连忙说萧让等被掳之事。吴用大惊道: “苦也!断送了这三个人!”传令教众将围城,并力攻打城池。众将遵令,四面攻 城。吴用又令军汉上云梯,望城中高叫道:“速将萧让、金大坚、裴宣送出来!若 稍迟延,打破城池,不论军民,尽行屠戮!”

  却说城中守将梁永伪授留守之职,同正偏将佐,在城镇守。那縻、马都战败, 逃遁到此。当日捉了萧让等三人,因宋兵尚未围城,縻叫开城门进城,将萧让等 解到帅府献功。梁永颇闻得圣手书生的名目,教军士解放绑缚,要他降服。萧让、 裴宣、金大坚三人睁眼大骂道:“无知逆贼,汝等看我们是何等样人?逆贼快把我 三人一刀两段罢了!这六个膝盖骨,休想有半个儿着地!即日宋先锋打破城池,拿你 们这伙鼠辈,碎尸万段!”梁永大怒,叫军汉:“打那三个奴狗跪着!”军汉拿起 杆棒便打,只打得跌仆,那里有一个肯跪。三人骂不绝口。梁永道:“你们要一刀 两段,俺偏要慢慢地摆布你。”喝叫军士:“将这三个奴狗,立枷在辕门外,只顾 打他两腿,打折了驴腿,自然跪将下来。”军汉得令,便来套枷扒摆布。

  帅府前军士居民,都来看宋军中人物,内中早恼怒了一个真正有男子气的须眉丈夫。 那男子姓萧,双名叫嘉穗,寓居帅府南街纸张铺间壁。他高祖萧,字僧达,南北 朝时人,为荆南刺史。江水败堤,萧亲率将吏,冒雨修筑。雨甚水壮,将吏请少 避之,萧道:“王尊欲以身塞河,我独何心哉?”言毕,而水退堤立。是岁,嘉 禾生,一茎六穗,萧嘉穗取名在此。那萧嘉穗偶游荆南,荆南人思慕其上祖仁德, 把萧嘉穗十分敬重。那萧嘉穗襟怀豪爽,志气高远,度量宽宏,膂力过人,武艺精 熟,乃是十分有胆气的人。凡遇有肝胆者,不论贵贱,都交给他。适遇王庆作乱, 侵夺城池,萧嘉穗献计御贼。当事的不肯用他计策,以致城陷。贼人下令,凡百姓 只许入城,并不许一个出去。萧嘉穗在城中,日夜留心图贼,却是单丝不成线。今 日见贼人将萧让等三个扒,又听得宋兵为萧让等攻城紧急,军民都有惊恐之状。 萧嘉穗想了一回道:“机会在此。只此一著,可以保全城中几许生灵。”忙归寓所。 此时已是申牌时分,连忙叫小厮磨了一碗墨汁,向间壁纸铺里买了数张皮料厚棉纸, 在灯下濡墨挥毫,大书特书的写道: 城中都是宋朝良民,必不肯甘心助贼。宋先锋是朝廷良将,杀鞑子,擒田虎, 到处莫敢撄其锋。手下将佐一百单八人,情同股肱。辕门前扒的三人,义不屈膝, 宋先锋等英雄忠义可知。今日贼人若害了这三人,城中兵微将寡,早晚打破城池, 玉石俱焚。城中军民,要保全性命的,都跟我去杀贼!

  萧嘉穗将那数张纸都写完了,悄地探听消息,只听得百姓们都在家里哭泣。萧嘉穗 道:“民心如此,我计成矣!”挨到昧爽时分,踅出寓所,将写下的数张字纸,抛 向帅府前左右街市闹处。

  少顷,天明,军士居民,这边方拾一张来看,那边又有人拾了一张,登时聚着数簇 军民观看。早有巡风军卒,抢一张去,飞报与梁永知道。梁永大惊,急差宣令官出 府传令,教军士谨守辕门及各营,著一面严行缉捕奸细。那萧嘉穗身边藏一把宝刀, 挨入人丛中,也来观看,将纸上言语,高声朗诵了两遍,军民都错愕相顾。那宣令 官奉著主将的令,骑着马,五六个军汉,跟随到各营传令。萧嘉穗抢上前,大吼一 声,一刀砍断马足,宣令官撞下马去,一刀剁下头来。萧嘉穗左手抓了人头,右手 提刀,大呼道:“要保全性命的,都跟萧嘉穗去杀贼!”帅府前军士,平素认得萧 嘉穗,又晓得他是铁汉,霎时有五六百人,拥着他结做一块。

  萧嘉穗见军士聚拢来,复连声大呼道:“百姓有胆量的,都来相助!”声音响振数 百步。那时四面响应,百姓都抢棍棒,拔杉剌,折桌脚,拈指间已有五六千人。叠 声呐喊,萧嘉穗当先,领众抢入帅府。那梁永平日暴虐军民,鞭挞士卒,护卫军将, 都恨入骨髓。一闻变起,都来相助,赶入去,把梁永等一家老小都杀了。萧嘉穗领 众军民人等,拥出帅府,此时已有二万余人。把萧让、裴宣、金大坚放了扒,都 打开了枷。萧嘉穗选三个有膂力的人,背着萧让等三人。萧嘉穗当先,抓了梁永首 级,赶到北门,杀死守门将马,赶散把门军士,开城门,放吊桥。

  那时吴用正到北门,亲督将士攻城,听的城中呐喊,又是开城门,只道贼人出来冲 击,忙教军马退下三四箭之地,列阵迎敌。只见萧嘉穗抓着人头,背后三个军汉, 背负萧让等,过了吊桥,忙奔前来。吴用正在惊讶,萧让等高叫道:“吴军师,实 亏这个壮士,激聚众民,杀了贼将,救我等出来。”吴用听了,又惊又喜。萧嘉穗 对吴用道:“事在仓卒,不及叙礼。请军师快领兵入城!”那吊桥边已有若干军民, 都齐声叫道:“请宋先锋入城!”吴用见诸色人等,都有在里面,遂传令教将士统 军马入城,如有妄杀一人者,同伍皆斩。北城上守城军士,看见事势如此,都投戈 下城。其东西南三面守城军士,闻了这个消息,都捆缚了守城贼将,大开城门,香 花灯烛,迎接宋兵入城。只有縻那厮勇猛,人近他不得,出西门,杀出重围走了。 吴用差人飞报宋江。宋江闻报,把那忧国家、哭兄弟的病证退了九分九厘,欣喜雀 跃,同众将拔寨都起。大军来到荆南城中,宋江升坐帅府,安抚军民,慰劳将士。 宋江请萧嘉穗到帅府,问了姓名,扶他上坐。宋江纳头便拜道:“壮士豪举,诛锄 叛逆,保全生灵,兵不血刃,克复城池,又救了宋某的三个兄弟,宋江合当下拜。” 萧嘉穗答拜不叠道:“此非萧某之能,皆众军民之力也!”宋江听了这句,愈加钦 敬。宋江以下将佐,都叙礼毕。城中军士,将贼将解来。宋江问愿降者,尽行免罪。 因此满城欢声雷动,降服数万人。恰好水军头领李俊等,统领水军船只。到了汉江, 都来参见。

  宋江教置酒款待萧壮士。宋江亲自执杯劝酒,说道:“足下鸿才茂德,宋某回朝, 面奏天子,一定优擢。”萧嘉穗道:“这个倒不必,萧某今日之举,非为功名富贵。 萧某少负不羁之行,长无乡曲之誉,是孤陋寡闻的一个人。方今谗人高张,贤士无 名,虽材怀随和,行若由夷的,终不能达九重。萧某见若干有抱负的英雄,不计生 死,赴公家之难者,倘举事一有不当,那些全躯保妻子的,随而媒孽其短,身家性 命,都在权奸掌握之中。象萧某今日,无官守之责,却似那闲云野鹤,何天之不可 飞耶!”这一席话,说得宋江以下,无不嗟叹。座中公孙胜、鲁智深、武松、燕青、 李俊、童威、童猛、戴宗、柴进、樊瑞、朱武、蒋敬等这十余个人,把萧壮士这段 话,更是点头玩味。当晚酒散,萧嘉穗辞谢出府。次早,宋江差戴宗到陈安抚处报 捷。宋江亲自到萧壮士寓所,特地拜望,却是一个空寓。间壁纸铺里说:“萧嘉穗 今早天未明时,收拾了琴剑书囊,辞别了小人,不知往那里去了。”后人有诗赞萧 祖孙之德云:

  冒雨修堤萧僧达,波狂涛怒心不怛。 恪诚止水堤功成,六穗嘉禾一茎发。 贤孙豪俊侔厥翁,咄叱民从贼首。 泽及生灵哲保身,闲云野鹤真超脱。

  宋江回到帅府,对众头领说萧嘉穗飘然而去,众将无不叹息。至晚,戴宗回报,说 宛州、山南两处所属未克州县,陈安抚、侯参谋授方略与罗及林冲、花荣等,俱 各讨平。朝廷已差若干新官到来,各行交代讫。陈安抚已率领诸将起程,即日便到。 宋江与吴用计议:“待陈安抚到这里镇守,我们好起大兵,前去剿灭渠魁。”宋江 却在荆南调摄五六日,病已全愈。一日,报陈安抚等兵马到来,宋江等接入城中。 参见毕,陈安抚大赏三军将士。次后山南守将史进等,已将州务交代新官,随后也 到。宋江将州务请陈安抚治理。宋江等拜别陈安抚,统领大军,水陆并进,战骑同 行,来剿南丰贼人巢穴。此时一百单八个英雄,都在一处,又有河北降将孙安等十 一人,军马二十余万,连战连捷,兵威大振,所到地方,贼人望风降顺。宋江将复 过州县,呈报陈安抚。陈瓘差罗统领将士兵马,前来镇守。

  宋江等水陆大兵,长驱直至南丰地界。哨马报到,说侦探得贼人王庆将李助为统军 大元帅,就本处调选水陆兵马五万。又调云安、东川、安德三路各兵马二万,都是 本处伪兵马都监刘以敬、上官义等统领。数十员猛将,及十一万雄兵,前来拒敌。 王庆亲自督征。宋江闻报,与吴用计议道:“贼兵倾巢而来,必是抵死厮并。我将 何策胜之?”吴用道:“兵法只是‘多方以误之’这一句。俺们如今将士都在一处, 多分调几路前去厮杀,教他应接不暇。”宋江依议传令,分调兵将。

  先一日,有扑天雕李应、小旋风柴进,奉宋先锋将令,统领马步头领单廷、魏定 国、施恩、薛永、穆春、李忠,领兵五千,护送粮草车仗,并缎帛、火炮、车辆。 在大兵之后,地名龙门山,南麓下傍山有一村庄,四围都是高泥冈子,却象个土城, 三面有路出入。居民空下草瓦房数百间,居民因避兵迁避去了。是晚,东北风大作, 浓云泼墨,李应、柴进见天色已暮,恐天雨沾湿了粮草,教军士拆开门扇,把车辆 推送屋里。军士方欲造饭食息,忽见病大虫薛永领兵巡哨,捉了一个奸细,来报柴 进说:“审问得奸细说,贼人縻,领精兵一万,今夜二更,要来劫烧粮草,现今 伏在龙门山中。”

  原来,那龙门山两崖对峙如门,其中可通舟楫,树木丛密。李应听说,便对柴进道: “待小弟去庄前,等那鸟败贼,杀他片甲不回。”柴进道:“那縻十分勇猛,不 可力敌。况且我这里兵少,待小弟略施小计,拼五六车火炮,百十车柴薪,与唐斌 等报仇,把那奸细杀了。教军士将粮草、火炮、车辆,教李应领兵三千,都备弓弩 火箭,护卫粮车。在黄昏时候,尽数出了土冈,望南先行,却留下百十辆柴薪车, 四散列于西南下风头草房茅檐边。将百十辆空车,五六处结队摆列,上面略放些粮 米。各处藏下火炮,及铺放硫黄焰硝灌过的干柴。教施恩、薛永、穆春、李忠领兵 二千,埋于东泥冈路口。教单廷领马兵一千,于庄南路口,等候贼人到来,都是 恁般恁般,依我行事。”柴进同神火将军魏定国,领步兵三百人,都带火种火器, 上山埋伏于丛密树林里。

  等到二更时分,贼将縻果然同了二个偏将,领着万余军马,人披软战,马摘銮铃,掩旗息鼓,疾驰到南土冈门口来。单廷见贼兵来,教军士燃点火把,接住厮杀。单廷与縻斗不到四五合,单廷拨马领兵退入去。那縻是有勇无谋的人,领兵一径抢进来。薛永、施恩见南路举火,即教李忠、穆春分兵一千,疾驰到庄南,把住路口。那时贼兵都喊杀连天抢入去,只望东北上风头杀来,乃是空屋,不见粮草。縻领兵四面搜索,看见下风头只有一二百辆粮草车,有五六百军士看守,见贼兵来,发声喊,都奔散了。縻道:“原来不多粮草!”叫军士打火把照看,中间车队里,每队有两辆缎匹车。那些贼兵见了,便去乱抢。縻急要止遏时,又被山上将火箭火把乱打射下来,草房柴车上,都燔烧起来。贼兵发喊,急躲避时,早被火炮药线引着火,传递得快,如轰雷般打击出来,贼兵奔走不叠的,都被火炮击死。拈指间,烘烘火起,烈烈烟生。但见:
  风随火势,火趁风威。千枝火箭掣金蛇,万个轰雷震火焰。骊山顶上,料应褒姒逞英雄;扬子江头,不弱周郎施妙计。氤氲紫雾腾天起,闪烁红霞贯地来。必必剥剥响不绝,浑如除夜放炮竹。

  当下火势昌炽,炮声震响,如天摧地烈之声。须臾,百十间草房,变做烟团火块。縻被火炮击死,贼兵击死大半,焦头烂额者无数,又被单廷、施恩等三路追杀进来,二个偏将都被杀死,一万人马,只有千余人从土冈上爬出去,逃脱性命。天明,柴进等仍与李应等合兵一处,将粮草运送大寨来。宋先锋正升帐,遣调兵马杀贼,只见马军拴束马匹,步军安排器械,正是:旌旗红展一天霞,刀剑白铺千里雪。

  毕竟宋江等如何厮杀,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 第一百零七回 宋江大胜纪山军 朱武打破六花阵(120回本)
  下一回: 第一百零九回 王庆渡江被捉 宋江剿寇成功(120回本)


    2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