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460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wanfeiqwer (2014/3/6 11:45:03)  最新编辑:wanfeiqwer (2014/3/6 11:45:03)
太虚观
目录[ 隐藏 ]
  
太虚
太虚
太虚弟子永远在明与暗之间徘徊。他们中有人终生一心向善,清心寡欲;也有人一辈子满心权欲,不择手段。他们被世人所爱,所惧,所憎,所悔,但却终究泰然自若。他们行走于正与邪的中央,仿佛行走在八卦阵的阴阳两极,左转是仙,右转成魔。

  但无论是力量还是永恒,是生存还是毁灭,对一个超凡脱俗的太虚弟子而言,都只不过是过眼云烟,他们只是孤独地、自信地在尘世中行走着,如仙鹤在蓝天上翱翔而过,没有痕迹,任人评说。

  

简介



  太虚观,3D动作角色扮演类网络游戏《天下三》中十大门派之一。行走在善与恶之间的人。

  外形特色

  装束道冠道袍,信道修真,朴实无华。修龙虎之道,参阴阳之法。天长日久,与天地互为知应,和仙灵互为交心。道家装束一般变化不大,但在服饰的小花样上,可以看出不同。

  性格行为

  修道之人本应是性格恬淡,但太虚观长年为皇家所用,已属入世之派。观中弟子大多热心于世间事物,对局面情势非常关注。言谈举止,已没有太多恬淡冲虚之意,而带上了很多世间俗人的感觉。

  武功特色

  太虚观虽然入世,但武功还是道家武功,因此仍然抱有中正平和之意,符合道家武功的本源。一招一式都非常清晰明了,没有多大花巧,也不拖泥带水,更不带开山裂地的霸气。

  使用武器

  武器:法剑

  法剑不同于普通武林中人所用的长剑,它更多类似于一种施展法术的灵媒介质,以桃木,乌金等蕴涵有灵力的材料制造。

  

门派介绍



  

起源



  太虚源自西昆仑。云华夫人觅得聪慧弟子凌虚子、凌桓子、凌玄子、凌空子、凌君子,史称“太虚五杰”,

  万不得已,勿用邪影。云华夫人离开之际嘱咐弟子。

  

传承



  自首任太虚掌门凌虚子创派以来,太虚观已逾五百余年,其间共出十二代弟子,其间共出十五位掌门。
太虚观
太虚观


  五百年沧桑变幻,太虚观历代掌门都坚守着云华夫人的训诫,克己避世,清修向道。但其中也屡屡有长老弟子为心魔邪影所惑,败坏朝纲,混乱门派。

  但无论如何,历代太虚弟子都在掌门领导下,克服了各种变数和混乱,将太虚道法发扬光大,受到民众的信赖和王朝的嘉许。哪怕兵荒马乱,王朝宗室始终有给予太虚观的月例香供银两。

  只是,到了近代,太虚观蒙上了耻辱。太古铜门打开,太虚前掌门宋御风隐遁于太古铜门之内的幽暗世界。

  有人说,宋御风是受邪影所惑,投效了幽都妖魔;而接下来,太虚观师叔玉玑子与幽都勾结,研习元魂幻化导致幽魔裂隙扩大,事发后,玉玑子彻底背叛了王朝,甚至带领其弟子,攻陷太虚观与云麓仙居……

  此时,太虚观一片慌乱,有些人干脆投效了玉玑子,有些人手足无措,终日在陷落的门派周围徘徊……

  这时,站出来的,是个年轻人,前太虚掌门宋御风的独子宋屿寒,在危难之际,他以一己之力保护下云华夫人留下的嫡传秘籍封印之书,然后始终站在中原前线,率领剩余的年轻弟子,与玉玑子对抗,与定勇将军的西陵守卫军遥相呼应。

  其实,他是个孤独的少年。

  他的父亲背着恶名遁入太古铜门,许多人说,他是叛逆的儿子,何况,他如此年轻,不值得信任。

  他始终身处熊熊战火中心,他的周围可能潜伏着玉玑子的奸细,睡梦中随时可能有一把尖刀刺入他胸膛。

  他不敢哭泣也不敢大笑,他甚至不敢提父亲的名字,他只是挺立着,在持久的战事中,在中原熊熊燃烧的烽火中,用自己有些单瘦的身躯,用自己平和的微笑和坚定的鼓励,告诉剩下的弟子,告诉整个王朝和大荒,太虚观没有被毁灭,太虚观不会消失在历史之中。

  这个少年一定会被写入未来的历史,因为在最困难的时候,他成为了支撑起整个太虚观中流砥柱。

  

现状



  阴云,终有消散的迹象。

  “我承认你。”当前太虚观法宗宗主莫道然在宋屿寒面前惊天一跪,太虚观的人心终于聚拢了来,当人们回眸,终于发现,在这些血与火的悲惨岁月里,一直站在他们中间,支撑着他们的,并不是德高望重的宋御风和惊才绝艳的玉玑子,而是这个单瘦、清秀、并不那么多话的英俊少年,他总是冲在每一场战役的前面,吟唱咒诀,用仙鹤袭击前方最可怕的敌人;他总用坚定的语气安慰着每一个哭泣的弟子,我们是正义的,我们必将夺回门派。

  再仔细看,这个清秀白皙的少年,曾几何时身体上也满是伤口,他却从不言语,只在寂静冷夜,自己悄悄走到医官那里,要一些疗伤的药。

  “也请你,相信我。”莫道然向宋屿寒伸出手来,“去太古铜门的白云观吧,那里,你父亲的旧友白云道长已筹措妥当,准备重建太虚观。”

  “新的太虚观需要你,而老的太虚观,请相信我,总有一天会为你夺回。”坚毅的男子向少年长长伸出手,被利剑磨出的厚茧分明,明明白白表彰着他的决心。

  宋屿寒握住了莫道然的手,很重的力道。然后他笑了,笑得明朗而开心:“莫宗主,我相信你能夺回以前的门派,但不是为我,而是,为了整个太虚门派。”

  说罢,宋屿寒一骑绝尘,便消失在中原漫漫黄沙之中。

  少年知道,他会在太古铜门,兴建一个更庞大更兴盛的太虚观;而莫道然,会坚守在中原战场,将玉玑子叛党赶出门派旧址。

  这是,宋屿寒与莫道然的君子之约,承君此诺,必守一生。

  白云观后的高山之中,悠悠白云,寂寂道场。

  年轻的弟子簇拥在年轻的掌门周围,丹炉间香烟渺渺,道观里窗明几净。

  宋屿寒坐在云华殿内,沉静地蹙着眉头翻看中原战报,他知道,眼前的歌舞升平只是表相,中原依旧战火纷飞,玉玑子的叛党从未被剿灭,而太古铜门深处,也许隐藏着更大的危机……

  不过,年轻的掌门并不畏惧,因为他知道,他身边有白云道长、莫道然、以及许许多多同门兄弟,无论遇到怎样的危难,他们都将站在一起。

  只要齐心协力,太虚观,没有过不去的关。

  

秘境



  太虚观,是个隐藏了太多秘密的门派。

  与天演院比邻的地落窟,是个看起来很简单的书房,但守卫它的,却是兵宗和法宗的精锐弟子,寻常弟子不得入内。

  据说,地落窟里不仅有太虚至宝封印之书,还收藏着历代禁书,甚至有邪影和元魂盘踞在其中……

  当你真正翻开封印之书,真的能到达昆仑山,见到西王母吗?

  而每个太虚弟子心中的另一个黑色自我,真的会构成一个邪影的世界吗?
晚空
晚空


  所有的秘密,都等待你来探索……

  

门派小说



  太虚卷-乌有之乡

  燕离巢

  秋天来到太虚观的时候,太虚观没有一点反应。

  宋屿寒的母亲安婆婆正在屋门口闲坐,梁间的燕子叫了几声。它们就要离开了,要去温暖的南方了。燕子巢旁的罅隙间也已经生了草,草黄了。黄得透明脆弱,风微微一吹,细瘦着腰两边摇摆。安婆婆虽已苍老,却也被家燕不舍的鸣啼击打了一下。她透过湿眼望了它好几秒,然后长叹,又过了一年。

  宋御风不见有几年了。儿子宋屿寒随后出门去寻找父亲,追剿背叛的师叔玉玑子,也几年未归。家里只有一个孙子宋边城,还有宋屿寒的挚友飞雪独樵。

  蝉离壳

  安婆婆还记得那段已经快被埋葬在岁月里的历史。

  世上有八大门派,其中有两派传自仙界:云麓和太虚。

  云麓自古便得皇家青睐,炎黄战蚩尤,黄帝得九天玄女所赐天书三卷,将之授于旱神转世的女魃,这三卷天书分别是:天书火卷,天书水卷,天书风卷。凭借着天书与神体,女魃一举击败风伯雨师,功勋无量。

  女魃成立了云麓仙居,战后避世修身,不久便羽化成仙。

  太虚则源自西昆仑。西王母居于昆仑,养异兽,有神通。炎黄之战,西王母委派云华夫人协助黄帝。云华夫人觅得聪慧弟子,授以西昆仑之无上道法:通灵真言,通灵真诀,太虚符法。临行前,诸弟子成立太虚观,供奉云华。

  昆仑道法中,尤其以通灵真言最为厉害,能以施法者自身法力召唤西昆仑异兽并驱使作战。只是,有一灵例外,那便是邪影。

  传说邪影源自盘古开天地,并不具备实体,由未沉入地下的通灵浊气形成。这一脉浊气缠绕着清气上升来到西昆仑,自西王母诞生便环绕在昆仑山。邪影以施法者本体为基,利用施法者潜意识里压抑的暴戾邪气为引,用法力凝成实体,威力无比。

  万不得已,勿用邪影。云华夫人离开之际嘱咐弟子。

  然战势万变,蚩尤、刑天驱异兽进逼黄帝大军,太虚弟子抵挡不住。万般无奈,诸弟子呼唤出邪影,瞬间逆转战局。

  没有想到的是,邪影失控,反噬主体,失去理智的太虚弟子无论敌我,见人就杀。临阵折杀了黄帝大将力牧。

  黄帝大为恼怒,遂将太虚功过相抵,而之后的历代帝王均畏惧太虚,始终不敢委以大任。自此,历代太虚观立下门规,无论何时何地,均不可再用邪影真言。

  因此,历代皇朝大国师之位均由云麓弟子担任,太虚弟子只能居次职。

  至夏朝,大国师之位由云麓弟子江浩天担任。江浩天是云麓掌门江栖雁之弟,不似兄长仙风道骨,与世无争,江浩天在官场上的天赋与生俱来,虽在道法修行上火候不及兄长,却仍旧当上了大国师。

  国师的继任者是玉玑子,此人邪术道法天文地理无一不精,是一个不会尊天敬地的人,为了谋求更高地位,玉玑子暗中向江浩天下手,无奈技逊一筹。气急之下,玉玑子回到太虚观,欲偷邪影真言法卷修习,不料练法时因功力不足,邪影反噬导致走火入魔。关键时刻掌门宋御风及时赶到,用毕生功力将正在吞噬玉玑子的邪影逼出体外,不料被部分邪影趁其力虚之际侵入体内。

  玉玑子恢复理智之后发现师兄有异,不再似以前英明神武满口仁义道德,甚至比起自己还更加狡诈阴暗——这一切,都是邪影所致。

  宋御风从此之后失踪,下落不明,门派一切事务由长子宋屿寒代为处理。

  宋屿寒在父亲失踪后,为寻找父亲的下落和玉玑子的行踪,独自浪迹大荒。

  而师叔玉玑子,如金蝉脱壳,不知所终。

  剑离鞘

  宋屿寒终于发现了那个黑衣人。他找了那么久。

  黑衣人站立在山崖之上,一袭黑衣无风自摆,仿佛与山崖连为一体。

  宋屿寒双手负后,目光如电,嘴角带着“终于找到你了”的笑意。他释然地看着傲立眼前、神态自若的黑衣人,半晌无语。

  黑衣人在宋屿寒的注视下抬头看了看天,忽然说道:“要下雨了。”山崖上隐隐升起了雾霭。

  宋屿寒擎着的是太虚观传统武器法剑。法剑不同于普通武林中人所用的长剑,它是一种施展法术的灵媒,以桃木、乌金等蕴涵灵力的材料制造,上面刻画有道家的符逯图样。当施展符法时,便可以借助法剑灵力,发挥出最大的功效。

  一阵似乎微不可闻的低吟,在黑衣人手中响起,连强劲的朔风声,亦不能掩盖。

  剑离鞘而出,像蛟龙出海,大鹏展翅,先是一团光芒,光芒蓦然爆开,化作一天光雨,漫天遍地迎向刺来的剑影。

  兵器交接的声音此起彼伏,如同骤雨打荷。黑衣人暴喝连声,身形闪电急移,每一变化,都卷起满天剑影暴雨狂风般,由不同的角度袭向宋屿寒。

  宋屿寒卓立原地不动,无论黑衣人怎样攻击,他总能靠腕下舞出的剑雨一一化解。

  黑衣人寸步难进。

  “是你父亲染上了邪影,打开太古铜门,放出了妖魔。”黑衣人收势说。

  “胡说!”宋屿寒怒道。他对这个师叔已然没有任何尊重可言。叛徒无疑是最可耻的。

  “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真相的。”黑衣人语气平缓,却透着了然。

  “锵!”宋屿寒中的剑蓦然脱离鞘身,一柄幽泓如月的剑。

  “好剑!”黑衣人轻言道。

  宋屿寒目光冰冷:“你当初叛教的时候,理应想到今日!”

  月光下,枯叶纷飞。宋屿寒纵身一跃,手中暴涌出一团光雨。黑衣人被夜风拂动着的衣衫倏地静止下来,他右脚轻轻踏地,随即发出有若闷雷的声音,整个山崖似乎摇晃了一下。

  光点渐渐散去。

  黑衣人仍是神态悠然地卓立于山崖之巅,宋屿寒的剑也早回鞘内,像是从来没有出过手。

  宋屿寒冷笑。那剑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深刺入喉,黑衣人眼里闪过一丝惊惧,随即转为悲哀。

  片刻后,黑衣人伏地,空谷传来坠落的回音,半晌不绝。

  当夜,宋屿寒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漂泊太久,舟车劳顿,但终于是解决了这个叛徒。

  入眠前他响起黑衣人的话,旋即便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冬。荒蛮雪原。幽都山麓。

  黑暗中,太虚掌门宋御风策马行至太古铜门前。

  太古铜门内似有妖魔受到感应。喧嚣回荡之声,不绝于耳。天元地极锁和门上铜栓剧烈颤抖起来。

  宋御风轻启行地无疆符。太古铜门瞬间开启。

  一时间,风起云涌。天地变色。众多妖魔蜂拥而出。及至宋御风面前,自动避开,宋御风竟站成湍急河流中的一座孤岛。

  在扑面迅疾的风中,宋御风缓缓转过身,双瞳在暗夜中放射出幽蓝色的光芒。

  影离身

  回程中,车突然停了下来。宋屿寒在马上,黑衣人在不远的道路对面。因中间有雾,他忽觉有相逢如梦的感觉,不觉心中一凉。

  从道袍中伸出的手不可抑止地痉挛起来,手是空的,似在期待什么。宋屿寒看见自己的手缓缓伸直,五指靠扰,手心向上,二指在前——试图紧紧握住一团虚空的空气。他分明感到心中一阵冰凉,他以为一切都已结束,可是黑衣人并没有死,而是如影随形,无处不在。

  四处散落的都是玉玑子。原来他并没有死,而是四处分身,如同魅影离身。

  宋屿寒准备再次出剑,却看见掌心腱鞘,已全是乌黑,自知已经感染了邪气。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武艺日益精湛的宋屿寒为了复兴太虚,也开始休习邪影真言。

  宋屿寒轻叹一声。始信师叔所说为真。

  宋屿寒放弃了杀死黑衣人的妄念,决心趁理性尚存,独自一人,化身为兽,冒死冲进冰心堂,取得药物,拯救祝夕啸。

  宋屿寒在妖魔中发现了荆一峰与妖魔界来往的证据。得到药物后,他在冰心堂外被妖魔发现。他整个人被常人和邪影交替控制,内心痛楚万分。

  赶来相救的飞雪独樵发现了这一幕,被宋屿寒所感动。宋屿寒临死前将宋边城托付给飞雪独樵,并嘱咐飞雪独樵找到太虚解脱妖魔困扰的办法。

  飞雪独樵含泪手刃宋屿寒。宋屿寒在漫天星光下魂飞魄散。

  魂离乡

  魍魉一破,士气大震。大家势如破竹,其他门派先后平复。

  众人终于重新关上太古铜门,却得知为时已晚,平静只是暂时的,荒火多年守护的神灵已经激活。

  众人心思重重返回各自门派。

  途中,众人决定为死去的将士烧纸。众人想到一路上死了这么多人,发生了这么多纠葛和恩怨,都黯然神伤。

  年幼的宋边城在一旁哭泣,他拢的火总是烧不旺。飞雪独樵帮他把火拨大。

  “父亲在天上会收到我们的祝福吗?”宋边城问飞雪独樵。

  飞雪独樵不知该如何回答。

  火越烧越大。火星轻盈地升入苍蓝的暮穹----不管天上的人能否收到,地上的人已先自暖和起来。

  春天回来的时候,太虚观依然没有一点反应。燕子在废弃了一冬的巢穴内外忙碌着。

  安婆婆染了眼疾,一缕春风吹出了她的泪水。她抬头揩眼泪,看到燕巢边青翠的草芽。草芽绿得透明,风微微一吹,细瘦着腰两边摆动。安婆婆更加苍老的心,又被这绿色击中了。

  安婆婆仿佛想起了什么,她叫道,屿寒,叫人把屋檐上的蛛丝灰尘清扫清扫。屋里出来的是飞雪独樵。

  看着落下来的灰尘,安婆婆终于想起,太虚观已经不再有宋屿寒这个人。

  原以为人有记忆,其实人一走,记忆也走了,而且一去不返。子虚之地,终成乌有之乡。

  只有燕子年年都记得回来一趟。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