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4036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德弘天下 (2010/5/18 10:46:16)  最新编辑:德弘天下 (2010/5/18 11:23:25)
第八十回 张顺凿漏海鳅船 宋江三败高太尉(120回本)
目录[ 隐藏 ]
  上一回: 第七十九回 刘唐放火烧战船 宋江两败高太尉(120回本)
  下一回: 第八十一回 燕青月夜遇道君 戴宗定计出乐和(120回本)


  话说高太尉在济州城中帅府坐地,喚过王煥等眾节度商议:传令将各路军马,拔寨收入城中。教现在节度使俱各全副披挂,伏于城內;各寨军士,尽数准备摆列于城中;城上俱各不竖旌旗,只于北门上立黃旗一面,上书“天诏”二字。高俅与天使眾官,都在城上,只等宋江到来。

  当日梁山泊中,先差,沒羽箭,张清,将带五百哨马,到济州城边周迴转了一遭,望北去了;须臾,“神行太保”戴宗,步行来探了一遭。人报与高太尉,亲自临月城上,女墙边,左右从者百馀人,大张麾盖,前设香案,遙望北边宋江军马到来。前面金鼓,五方旌旗,眾头领簸箕掌,栲栳圈,鴈翅一般,摆列将来。当先为首,宋江,卢俊义,吳用,公孙胜,在马上欠身,与高太尉声喏。高太尉见了,使人在城上叫道:“如今朝廷赦你们罪犯,特来招安,如何披甲前来?”宋江使戴宗至城下回覆道:“我等大小人员,未蒙恩泽,不知诏意如何?未敢去其介冑。望太尉周全,可尽喚在城百姓耆老,一同听诏,那时承恩卸甲。”高太尉出令,教喚在城耆老百姓,尽都上城听诏。无移时,纷纷滾滾,尽皆到了。宋江等在城下,看见城上百姓老幼摆满,方才勒马向前,鸣鼓一通,眾将下马;鸣鼓二通,眾将步行到城边。背后小校,牵著战马,离城一箭之地,齐齐地伺候著。鸣鼓三通,眾将在城下拱手,听城上开读诏书。那天使读遍:

  制曰:人之本心,本无二端;国之恆道,俱是一理。作善则为良民,造恶则为逆党。朕闻梁山泊聚眾已久,不蒙善化,未复良心。今差天使颁降诏书,除宋江,卢俊义等大小人眾,所犯过恶,并与赦免。其为首者,诣京谢恩;协随助者,各归乡闾。呜呼,速沾雨露,以就去邪归正之心;毋犯雷霆,当效革故鼎新之意。故茲诏示,想宜悉知。

  宣和  年  月  日

  当时军师吳用正听读到除宋江三字,便目视花荣道:“将军听得麼?”卻才读罢诏书,花荣大叫:“既不赦我哥哥,我等投降则甚?”搭上箭,拽满弓,望著那个开诏使臣道:“看花荣神箭!”一箭射中面门,眾人急救。城下眾好汉,一齐叫声“反!”乱箭望城上射来。高太尉迴避不迭。四门突出军马来。宋江军中一声鼓响,一齐上马便走。城中官军追赶,约有五六里回来。只听得后军炮响,东有李逵,引步军杀来;西有扈三娘,引马军杀来:两路军兵,一齐合到。官军只怕有埋伏,急退时,宋江全夥,卻回身卷杀将来。三面夹攻,城中军马大乱,急急奔回,杀死者多。宋江收军,不教追赶,自回梁山泊去了。

  卻说高太尉在济州写表,申奏朝廷说:“宋江贼寇,射死天使,不伏招安。”外写密书,送与蔡太师,童枢密,杨太尉,烦为商议;教太师奏过天子,沿途接应粮草,星夜发兵前来,并力勦捕群贼。

  卻说蔡太师收得高太尉密书,径自入朝,奏知天子。天子闻奏,龙颜不悅云:“此寇数辱朝廷,累犯大逆。”随即降敕,教诸路各助军马,并听高太尉调遣。杨太尉已知节次失利,再于御营司选拨二将,就于龙猛,虎翼,捧日,忠义四营內,各选精兵五百,共计二千,跟随两个上将,去助高太尉杀贼。

  这两员将军是谁?一个是八十万禁军都教头,官带左义卫亲军指挥使,护驾将军丘岳。一个是八十万禁军副教头,官带右义卫亲军指挥使,车骑将军周昂。这两个将军,累建奇功,名闻海外,深通武艺,威镇京师;又是高太尉心腹之人。当时杨太尉点定二将,限目下起身;来辞蔡太师。蔡京分付道:“小心在意,早建大功,必当重用!”二将辞谢了去。四营內,一个个选拣身长体健,腰细膀阔,山东河北,能登山,惯赴水,那一等精锐军汉,拨与二将。这丘岳,周昂,辞了眾省院官,去辞杨太尉稟说:“明日出城。”杨太尉各赐与二将五匹好马,以为战阵之用。二将谢了太尉,各自回营,收拾起身。次日,军兵拴著马行程,都在御营司前伺候。丘岳,周昂二将,分做四队:龙猛,虎翼二营一千军,有二千馀骑军马,丘岳总领;捧日,忠义二营一千军,也有二千馀骑军马,周昂总领。又有一千步军,分与二将随从。丘岳,周昂到辰牌时分,摆列出城。杨太尉亲自在城门上看军。且休说小校威雄,亲随勇猛,去那两面繡旗下,一丛战马之中,簇拥著护驾将军丘岳。怎生打扮,但见:

  戴一顶缨撒火、锦兜鍪、双凤翅照天盔。披一副绿绒穿、红绵套、嵌连环锁子甲;穿一领翠沿边、珠络缝、荔枝红、圈金繡戏狮袍;系一条衬金叶、玉玲珑、双獭尾、红钉盘螭带。著一双簇金線、海驴皮、胡桃纹、抹绿色云根靴;弯一张紫檀靶、泥金梢、龙角面、虎筋絃宝雕弓;悬一壶紫竹桿、朱红扣、凤尾翎、狼牙金点钢箭;挂一口七星装、沙鱼鞘、赛龙泉、欺巨阙霜锋剑;橫一把撒朱缨、水磨桿、龙吞头、偃月样三停刀;骑一匹快登山、能跳涧、背金鞍、搖玉勒胭脂马。

  那丘岳坐在马上,昂昂奇伟,领著左队人马。东京百姓,看了无不喝采。随后便是右队,捧日、忠义两营军马,端的整齐,去那两面繡旗下,一丛战马之中,簇拥著车骑将军周昂。怎生打扮,但见:

  戴一顶吞龙头、撒青缨、珠闪烁烂银盔;披一副损鎗尖、坏箭头、衬香绵熟钢甲;穿一领繡牡丹、飞双凤、圈金線绛红袍;系一条称狼腰、宜虎体、嵌七宝麒麟带;著一双起三尖、海兽皮、倒云根虎尾靴;弯一张雀画面、龙角靶、紫综繡六钧弓;攒一壶皁雕翎、铁木桿、透唐猊凿子箭;使一柄欺袁达、赛石丙、劈开山金蘸斧;驶一匹负千斤、高八尺、能冲阵火龙驹;悬一条简银桿、四方棱、赛金光劈楞简。

  这周昂坐在马上,停停威猛,领著右队人马,来到城边,与丘岳下马,来拜辞杨太尉,作别眾官,离了东京,取路望济州进发。

  且说高太尉在济州,和闻参谋商议:比及添拨得军马到来,先使人去近处山林,砍伐木植大树;附近州县,拘刷造船匠人,就济州城外,搭起船场,打造战船。一面出榜,招募敢勇水手军士。

  济州城中客店內,歇著一个客人,姓叶名春,原是泗州人氏,善会造船。因来山东,路经梁山泊过,被他那里小夥头目,劫了本钱,流落在济州,不能勾回乡。听得高太尉要伐木造船,征进梁山泊,以图取胜,将纸画成船样,来见高太尉。拜罢,稟道:“前者恩相以船征进,为何不能取胜?盖因船只皆是各处拘刷将来的,使风搖橹,俱不得法。更兼船小底尖,难以用武。叶春今献一计,若要收伏此寇,必须先造大船数百只。最大者名为大海鳅船,两边置二十四部水军,船中可容数百人。每军用十二个人踏动,外用竹笆遮护,可避箭矢,船面上竖立弩楼,另造划车,摆布放于上。如要进发,垛楼上一声梆子响,二十四部水车,一齐用力踏动,其船如飞,他将何等船只可以拦当!若是遇著敌军,船面上伏弩齐发,他将何物可以遮护!其第二等船,名为小海鳅船,两边只用十二部水车,船中可容百十人。前面后尾,都钉长钉,两边亦立弩楼,仍设遮洋笆片。这船卻行梁山泊小港,当住这廝私路伏兵。若依此计,梁山之寇,指日唾手可平。”高太尉听说,看了图样,心中大喜。便叫取酒食衣服,赏了叶春,就著做监造战船都作头。连日晓夜催并,砍伐木植,限日定时,要到济州交纳。各路府州县,均各合用造船物料。如若违限二日,笞四十,每一日加一等。若违限五日外者,定依军令处斩。各处逼迫守令催督,百姓亡者数多,眾民嗟怨。有诗为证:

    井蛙小见岂知天,可慨高俅听谲言。
    毕竟鳅船难取胜,伤财劳眾枉徒然。

  且不说叶春监造海鳅等船,卻说各处添拨水军人等,陆续都到济州。高太尉分拨各寨节度使下听调,不在话下。只见门吏报道:“朝廷差遣丘岳、周昂二将到来。”高太尉令眾节度使出城迎接。二将到帅府,参见了太尉,亲赐酒食,抚慰已毕。一面差人赏军,一面管待二将。二将便请太尉将令,引军出城搦战。高太尉道:“二公且消停数日,待海鳅船完备,那时水陆并进,船骑双行,一鼓可平贼寇。”丘岳、周昂稟道:“某等觑梁山泊草寇,如同儿戏,太尉放心,必然奏凯还京。”高俅道:“二将若果应口,吾当奏知天子前,必当重用。”是日宴散,就帅府前上马,回归本寨,且把军马屯驻听调。

  不说高太尉催促造船征进,卻说宋江与眾头领自从济州城下叫反杀人,奔上梁山泊来,卻与吳用等商议道:“两次招安,都伤犯了天使,越增的罪恶重了,朝廷必然又差军马来。”便差小喽囉下山,去探事情如何,火急回报。不数日,只见小喽囉探知备细,报上山来:“高俅近日招募一水军,叫叶春为作头,打造大小海鳅船数百只。东京又新遣差两个御前指挥,俱到来助战。一个姓丘名岳,一个姓周名昂,二将英勇。各路又添拨到许多人马,前来助战。”宋江便与吳用计议道:“似此大船,飞游水面,如何破得?”吳用笑道:“有何惧哉!只消得几个水军头领便了。旱路上交锋,自有猛将应敌。然虽如此,料这等大船,要造必在数旬间,方得成就。目今尚有四五十日光景,先教一两个弟兄去那造船厂里,先薅恼他一遭,后卻和他慢慢地放对。”宋江道:“此言最好!可教,鼓上皁,时迁、‘金毛犬’段景住,这两个走一遭。”吳用道:“再叫张青、孙新,扮作拽树民夫,杂在人丛里入船厂去。叫顾大嫂、孙二娘,扮做送饭妇人,和一般的妇人,杂将入去。卻叫时迁、段景住相帮。再用张清引军接应,方保万全。”前后喚到堂上,各各听令已了。眾人欢喜无限,分投下山,自去行事。

  卻说高太尉晓夜催促,督造船只,朝暮捉拿民夫供役。那济州东路上一带,都是船厂,趱造大海鳅船百只,何止匠人数千,纷纷攘攘。那等蛮军,都拔出刀来,諕吓民夫,无分星夜,要趱完备。是日,时迁、段景住先到了厂內,两个商量道:“眼见的孙、张二夫妻,只是去船厂里放火,我和你也去那里,不显我和你高强。我们只伏在这里左右,等他船厂里火发,我便卻去城门边伺候,必然有救军出来,乘势闪将入去,就城楼上放起火来。你便卻去城西草料场里,也放起把火来,教他两下里救应不迭。这场惊吓不小。”两个自暗暗地相约了,身边都藏了引火的药头,各自去寻个安身之处。卻说张青、孙新两个来到济州城下,看见三五百人,拽木头入船厂里去。张、孙二人,杂在人丛里,也去拽木头,投厂里去。厂门口约有二百来军汉,各带腰刀,手拿棍棒,打著民夫,尽力拖拽入厂里面交纳。团团一遭,都是排柵。前后搭盖茅草厂屋,有二三百间。张青、孙新入到里面看时,匠人数千:解板的在一处,钉船的在一处,黏船的在一处:匠人民夫,乱滾滾往人,不记其数。这两个径投做饭的笆柵下去躲避。孙二娘、顾大嫂两个穿了些腌腌臢臢衣服,各提著个饭罐,随著一般送饭的妇人,打开入去。看看天色渐晚,月色光明,眾匠人大半尚兀自在那里掙趱未办的工程。当时近有二更时分,孙新、张青在左边船厂里放火,孙二娘、顾大嫂在右边船厂里放火。两下火起,草屋焰腾腾地价烧起来。船厂內民夫工匠,一齐发喊,拔翻眾柵,各自逃生。

  高太尉正睡间,忽听得人报道:“船场里火起!”急忙起来,差拨官军,出城救应。丘岳、周昂二将,各引本部军兵,出城救火。去不多时,城楼上一把火起。高太尉听了,亲自上马,引军上城救火时,又见报道:“西草场內又一把火起!”照耀浑如白日。丘、周二将,引军去西草场中救护时,只听得鼓声振地,喊杀连天。原来“沒羽箭”张清,引著五百骠骑将军,在那里埋伏,看见丘岳、周昂引军来救应,张清便直杀将来,正迎著丘岳、周昂军马。张清大喝道:“梁山泊好汉全夥在此!”丘岳大怒,拍马舞刀,直取张清。张清手长鎗来迎,不过三合,拍马便走。丘岳要逞功劳,随后赶来,大喝:“反贼休走!”张清按住长鎗,轻轻去锦袋內,偷取个石子在手,匠回身躯,看丘岳来得较近,手起喝声道:“著!”一石子正中丘岳面门,翻身落马。周昂见了,便和数个牙将,死命来救丘岳。周昂战住张清,眾将救得丘岳上马去了。张清与周昂战不到数合,回马便走。周昂不赶。张清又回来,卻见王煥、徐京、杨溫、李从吉四路军到。张清手招引了五百骠骑军,竟回旧路去了。这里官军,恐有伏兵,不敢去赶,自收军兵回来,且只顾救火。三处火灭,天色已晓。

  高太尉教看丘岳中伤如何。原来那一石子,正打著面门脣口里,打落了四个牙齿,鼻子嘴唇,都打破了。高太尉著令医人治疗,见丘岳重伤,恨梁山泊深入骨髓。一面使人喚叶春,分付教在意造船征进。船厂四围,都教节度使下了寨柵,早晚隄备,不在话下。

  卻说张青、孙新夫妻四人,俱各欢喜。时迁、段景住两个,都回旧路:六人已都有部从人马,迎接回梁山泊去了。都到忠义堂,去说放火一事。宋江大喜,设宴时迁六人。自此之后,不时间使人探视。

  造船将完,看看冬到。其年天气甚煖,高太尉心中暗喜,以为天助。叶春造船,也都以办。高太尉催水军,都要上船,演习本事。大小海鳅等船,陆续下水。城中帅府招募到四山五岳水手人等,约有一万馀人。先教一半去各船上学踏车,著一半学放弩箭。不过二十馀日,战船演习已都完足了。叶春请太尉看船,有诗为证:

    自古兵机在速攻,锋摧师老岂成功。
    高俅卤莽无通变,经岁劳民造战艟。

  是日,高俅引领眾多节度使、军官头目,都来看船。把海鳅船三百馀只,分布水面。选十数只船,遍插旌旗,筛锣击鼓,梆子响处,两边水车,一齐踏动,端的是风飞电走。高太尉看了,心中大喜:似此如飞船只,此寇将何拦截,此战必胜。随取金银锻疋,赏赐叶春。其馀人匠,各给盘缠,疏放归家。次日,高俅令有司宰乌牛、白马、豬、羊、果品,摆列金、银、钱、纸,致祭水神。排列已了,眾将请太尉行香。丘岳疮口已完,恨入心髓,只要活捉张清报雠。当同周昂与眾节度使,一齐都上马,跟随高太尉到船边下马,随侍高俅,致祭水神。焚香赞礼已毕,烧化楮帛,眾将称贺已了,高俅叫取京师原带来的歌儿舞女,都令上船作乐侍宴。一面教军健车船,演习飞走水面,船上笙箫谩品,歌舞悠扬,游玩终夕不散。当夜就船中宿歇。次日,又设席面饮酌,一连三日筵宴,不肯开船。忽有人报道:“梁山泊贼人写一首诗,贴在济州城里土地庙前,有人揭得在此。”其诗写道:

    帮闲得志一高俅,漫领三军水上游。
    便有海鳅船万只,俱来泊內一齐休。

  高太尉看了诗大怒,便要起军征勦,“若不杀尽贼寇,誓不回军!”闻参谋谏道:“太尉暂息雷霆之怒。想此狂寇惧怕,特写恶言諕吓,不为大事。消停数日之间,拨定了水陆军马,那时征进未迟。目今深冬,天气和煖,此天子洪福,元帅虎威也。”高俅听罢甚喜。遂入城中,商议拨军遣将。旱路上便调周昂、王煥,同领大军,随行策应。卻调项元镇、张开,总领军马一万,直至梁山泊山前那条大路上守住廝杀。原来梁山泊自古四面八方,茫茫荡荡,都是芦苇烟水;近来只有山前这条大路,卻是宋公明方才新筑的,旧不曾有。高太尉教调马军先进,截住这条路口。其馀闻参谋、丘岳、徐京、梅展、王文德、杨溫、李从吉、长史王瑾、造船人叶春,随行牙将,大小军校随从人等,都跟高太尉上船征进。闻参谋谏道:“主帅只可监督马军,陆路进发,不可自登水路,亲领险地。”高太尉道:“无伤!前番二次,皆不得其人,以致失陷了人马,折了许多船只。今番造得若干好船,我若不亲临监督,如何擒捉此寇?今次正要与贼人決一死战,汝不必多言!”闻参谋再不敢开口,只得跟随高太尉上船。高俅拨三十只大海鳅船,与先锋丘岳、徐京、梅展管领,拨五十只小海鳅船开路,令杨溫同长史王瑾、船匠叶春管领。头船上立两面大红繡旗,上书十四个金字道:“搅海翻江冲巨浪,安邦定国灭洪妖。”中军船上,卻是高太尉、闻参谋,引著歌儿舞女,自守中军队伍。向那三五十只大海鳅船上,摆开碧油幢、帅字旗、黃铖白旄、朱幡皁盖、中军器械。后面船上,便令王文德、李从吉压阵。此是十一月中时。马军得令先行。水军先锋丘岳、徐京、梅展三个在头船上,首先进发,飞云卷雾,望梁山泊来。但见海鳅船:

  前排箭洞,上列弩楼,冲波如蛟蜃之形,走水似鲲鲸之势。龙鳞密布,左右排二十四部绞车;鴈翅齐分,前后列一十八般军器。青布织成皁盖,紫竹制作遮洋。往来冲击似飞梭,展转交锋欺快马。

  宋江、吳用已知备细,预先布置已定,单等官军船只到来。当下三个先锋,催动船只,把小海鳅分在两边,当住小港;大海鳅船,望中进发。眾军诸将,正如蟹眼鹤顶,只望前面奔窜,迤逦来到梁山泊深处。只见远远地早有一簇船来,每只船上,只有十四五人,身上都有衣甲,当中坐著一个头领。前面三只船上,插著三把白旗,旗上写道:“梁山泊阮氏三雄”,中间阮小二,左边阮小五,右边阮小七。远远地望见明晃晃都是戎装衣甲,卻原来尽把金银箔纸糊成的。三个先锋见了,便叫前船上将火炮、火鎗、火箭,一齐打放。那三阮全然不惧,料著船近,鎗箭射得著时,发声喊,齐跳下水里去了。丘岳等夺得三只空船。又行不过三里来水面,见三只快船,抢风搖来。头只船上,只见十数个人,都把青黛黃丹,土朱泥粉,抹在身上,头上披著发,口中打著胡哨,飞也似来。两边两只船上,都只五七个人,搽红画绿不等。中央是“玉旛竿”孟康,左边是“出洞蛟”童威,右边是“翻江蜃”童猛。这里先锋丘岳,又叫打放火器,只见对面发声喊,都弃了船,一齐跳下水里去了。又捉得三只空船。再行不得三里多路,又见水面上三只中等船来。每船上四把橹,八个人搖动,十馀个小喽囉,打著一面红旗,簇拥著一个头领坐在船头上,旗上写“水军头领,混江龙,李俊。”左边这只船上,坐著这个头领,手铁鎗,打著一面绿旗,上写道“水军头领‘船火儿’张橫”。右边那只船上,立著那个好汉,上面不穿衣服,下腿赤著双腳,腰间插著几个铁凿,手中挽个铜钟,打著一面皁旗,银字上书“头领‘浪里白跳’张顺”。乘著船,高声说道:“承谢送船到泊。”三个先锋听了,喝教:“放箭!”弓弩响时,对面三只船上眾好汉都翻筋斗跳下水里去了。此是暮冬天气,官军船上,招来的水手军士,那里敢下水去?

  正犹预间,只听得梁山泊顶上,号炮连珠价响,只见四分五落,芦苇丛中,钻出千百只小船来,水面如飞蝗一般。每只船上,只三五个人,船舱中竟不知有何物。大海鳅船要撞时,又撞不得。水车正要踏动时,前面水底下都填塞定了,车辐板竟踏不动。弩楼上放箭时,小船上人,一个个自顶片板遮护。看看逼将拢来,一个把铙鉤搭住了舵,一个把板刀便砍那踏车的军士。早有五六十个爬上先锋船来。官军急要退时,后面又塞定了,急切退不得。前船正混战间,后船又大叫起来。高太尉和闻参谋在中军船上,听得大乱,急要上岸,只听得芦苇中金鼓大振,舱內军士一齐喊道:“船底漏了。”滾滾走入水来。前船后船,尽皆都漏,看看沉下去。四下小船,如蚂蚁相似,望大船边来。高太尉新船,缘何得漏?卻原来是张顺引领一班儿高手水军,都把钟凿在船底下凿透船底,四下里滾入水来。

  高太尉爬去舵楼上,叫后船救应,只见一个人从水底下钻将起来,便跳上舵楼来,口里说道:“太尉,我救你性命。”高俅看时,卻不认得。那人近前,便一手揪住高太尉巾帻,一手提住腰间束带,喝一声:“下去!”把高太尉扑通地丟下水里去。堪嗟赫赫中军将,翻作淹淹水底人!只见旁边两只小船,飞来救应,拖起太尉上船去。那个人便是“浪里白跳”张顺,水里拿人,浑如甕中捉鳖,手到拈来。

  前船丘岳见阵势大乱,急寻脫身之计,只见傍边水手丛中,走出一个水军来。丘岳不曾提防,被他赶上,只一刀,把丘岳砍下船去。那个便是梁山泊“锦豹子”杨林。徐京、梅展见杀了先锋丘岳,两节度奔来杀杨林。水军丛中,连抢出四个小头领来:一个是“白面郎君”郑天寿,一个是“病大虫”薛永,一个是“打虎将”李忠,一个是“操刀鬼”曹正,一发从后面杀来。徐京见不是头,便跳下水去逃命,不想水底下已有人在彼,又吃拿了。薛永将梅展一鎗,搠著腿股,跌下舱里去。原来八个头领,来投充水军,尚兀自有三个在前船上:一个是“青眼虎”李云,一个是“金钱豹子”汤隆,一个是“鬼脸儿”杜兴。眾节度使便有三头六臂,到此也施展不得。

  梁山泊宋江、卢俊义,已自各分水陆进攻。宋江掌水路,卢俊义掌旱路。休说水路全胜,且说卢俊义引领诸将军马,从山前大路,杀将出来,正与先锋周昂、王煥马头相迎。周昂见了,当先出马,高声大罵:“反贼,认得俺麼?”卢俊义大喝:“无名小将,死在目前,尚且不知!”便挺鎗跃马,直奔周昂,周昂也轮动大斧,纵马来敌。两将就山前大路上交锋,斗不到二十馀合,未见胜败。只听得后队马军,发起喊来。原来梁山泊大队军马,都埋伏在山前两下大林丛中,一声喊起,四面杀将出来。东南关胜、秦明,西北林冲、呼延灼:眾多英雄,四路齐到。项元镇、张开那里拦当得住,杀开条路,先逃性命走了。周昂、王煥不敢恋战,拖了鎗斧,夺路而走,逃入济州城中,扎住军马,打听消息。

  再说宋江掌水路,捉了高太尉,急教戴宗传令,不可杀害军士。中军大海鳅船上闻参谋等,并歌儿舞女,一应部从,尽掳过船。鸣金收军,解投大寨。宋江、吳用、公孙胜等都在忠义堂上,见张顺水淥淥地解到高俅。宋江见了,慌忙下堂扶住,便取过罗缎新鲜衣服,与高太尉从新換了,扶上堂来,请在正面而坐。宋江纳头便拜,口称“死罪!”高俅慌忙答礼。宋江叫吳用、公孙胜扶住,拜罢,就请上坐。再叫燕青传令下去:“如若今后杀人者,定依军令,处以重刑!”号令下去,不多时,只见纷纷解上人来:童威、童猛解上徐京;李俊、张橫解上王文德;杨雄、石秀解上杨溫;三阮解上李从吉;郑天寿、薛永、李忠、曹正解上梅展;杨林解献丘岳首级;李云、汤隆、杜兴解献叶春、王瑾首级;解珍、解宝掳捉闻参谋并歌儿舞女,一应部从,解将到来。单单只走了四人:周昂、王煥、项元镇、张开。宋江都教換了衣服,从新整顿,尽皆请到忠义堂上,列坐相待。但是活捉军士,尽数放回济州。另教安排一只好船,安顿歌儿舞女,一应部从,令他自行看守。有诗为证:

    奉命高俅欠取裁,被人活捉上山来。
    不知忠义为何物,翻宴梁山啸聚台。

  当时宋江便教杀牛宰马,大设筵宴。一面分投赏军,一面大吹大擂,会集大小头领,都来与高太尉相见。各施礼毕,宋江持盏擎杯,吳用、公孙胜执瓶捧案,卢俊义等侍立相待。宋江开口道:“文面小吏,安敢叛逆圣朝,奈缘积累罪尤,逼得如此。二次虽奉天恩,中间委曲奸弊,难以缕陈。万望太尉慈悯,救拔深陷之人,得瞻天日,刻骨铭心,誓图死保。”高俅见了眾多好汉,一个个英雄猛烈,林冲、杨志怒目而视,有欲要发作之色,先有了十分惧怯,便道:“宋公明,你等放心!高某回朝,必当重奏,请降宽恩大赦,前来招安,重赏加官。大小义士,尽食天祿,以为良臣。”宋江听了大喜,拜谢太尉。当日筵会,甚是整齐。大小头领,轮番把盏,慇懃相劝。高太尉大醉,酒后不觉放荡,便道:“我自小学得一身相扑,天下无对。”卢俊义卻也醉了,怪高太尉自誇“天下无对”,便指著燕青道:“我这个小兄弟,也会相扑,三番上岱岳爭交,天下无对。”高俅便起身来,脫了衣裳,要与燕青廝扑。眾头领见宋江敬他是个天朝太尉,沒奈何处,只得随顺听他说,不想要勒燕青相扑,正要灭高俅的嘴,都起身来道:“好,好,且看相扑!”眾人都哄下堂去。宋江亦醉,主张不定。两个脫了衣裳,就厅阶上,宋江叫把软褥铺下。两个在剪绒毯上,吐个门戶。高俅抢将入来,燕青手到,把高俅扭捽得定,只一交,翻在地褥上,做一块,半晌掙不起。这一扑,喚做“守命扑”。宋江、卢俊义慌忙扶起高俅,再穿了衣服,都笑道:“太尉醉了,如何相扑得成功,切乞恕罪!”高俅惶恐无限,卻再入席,饮至夜深,扶入后堂歇了。

  次日,又排筵会,与高太尉压惊。高俅遂要辞回,与宋江等作别。宋江道:“某等淹留大贵人在此,并无異心。若有瞒昧,天地诛戮!”高俅道:“若是义士肯放高某回京,便好全家于天子前保奏义士,定来招安,国家重用。若更翻变,天所不盖,地所不载,死于鎗箭之下!”宋江听罢,叩首拜谢。高俅又道:“义士恐不信高某之言,可留下眾将为当。”宋江道:“太尉乃大贵人之言,焉肯失信?何必拘留眾将。容日各备鞍马,俱送回营。”高太尉谢了:“既承如此相款,深感厚意,只此告回。”宋江等眾苦留。当日再排大宴,序旧论新,筵席直至更深方散。

  第三日,高太尉定要下山,宋江等相留不住,再设筵宴送行。抬出金银彩缎之类,约数千金,专送太尉,为折席之礼。眾节度使以下,另有餽送。高太尉推卻不得,只得都受了。饮酒中间,宋江又提起招安一事。高俅道:“义士可叫一个精细之人,跟随某去,我直引他面见天子,奏知你梁山泊衷曲之事,随即好降诏敕。”宋江一心只要招安,便与吳用计议,教“圣手书生”萧让,跟随太尉前去。吳用便道:“再教‘铁叫子’乐和作伴,两个同去。”高太尉道:“既然义士相托,便留闻参谋在此为信。”宋江大喜。至第四日,宋江与吳用带二十馀骑,送高太尉并眾节度使下山,过金沙滩二十里外饯别,拜辞了高太尉,自回山寨,专等招安消息。

  卻说高太尉等一行人马,望济州回来,先有人报知。济州先锋周昂、王煥、项元镇、张开、太守张叔夜等出城迎接。高太尉进城,略住了数日,收拾军马,教眾节度使各自领兵回程暂歇,听候调用。高太尉自带了周昂,并大小牙将头目,领了三军,同萧让、乐和,一行部从,离了济州,迤逦望东京进发。不因高太尉带领梁山泊两个人来,有分教,风流出眾,洞房深处遇君王;细作通神,相府园中寻俊傑。毕竟高太尉回京,怎地保奏招安宋江等眾,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 第七十九回 刘唐放火烧战船 宋江两败高太尉(120回本)
  下一回: 第八十一回 燕青月夜遇道君 戴宗定计出乐和(120回本)


    1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