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3887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德弘天下 (2010/5/17 18:32:23)  最新编辑:德弘天下 (2010/5/17 18:52:59)
第七十回 没羽箭飞石打英雄 宋公明弃粮擒壮士(120回本)
目录[ 隐藏 ]
  上一回: 第六十九回 东平府误陷九纹龙 宋公明义释双枪将(120回本)
  下一回: 第七十一回 忠义堂石碣受天文 梁山泊英雄排座次(120回本)


  话说宋江打了东平府,收军回到安山镇,正待要回山寨,只见白胜前来报说:“卢俊义去打东昌府,连输了两阵。城中有个猛将,姓张,名清,原是彰德府人,虎骑出身;善会飞石打人,百发百中,人呼为“没羽箭。”手下两员副将:一个唤做“花项虎”龚旺,浑身上刺著虎斑,脖项上吞著虎头,马上会使飞枪;一个唤做“中箭虎”丁得孙,面颊连项都有疤痕,马上会使飞叉。卢员外提兵临境,一连十日,不出厮杀。前日张清出城交锋,郝思文出马迎敌。战无数合,张清便走。郝思文赶去,被他额角上打中一石子,跌下马来;却得燕青一弩箭,射中张清战马;因此救得郝思文性命,输了一阵。次日,‘混世魔王’樊瑞,引项充,李衮,舞牌去迎,不期被丁得孙从肋窝里飞出标叉,正中项充,因此又输了一阵。二人见在船中养病,军师特令小弟来请哥哥,早去救应。”宋江见说了,叹曰:“卢俊义直如此无缘!特地教吴学究,公孙胜帮他,只想要他见阵成功,山阵中也好眉目,谁想又逢敌手!既然如此,我等众兄弟引兵都去救应。”当时传令,便起三军。诸将上马,跟随宋江,直到东昌境界。卢俊义等接着,具说前事,权且下寨。

  正商议间,小军来报“没羽箭”张清搦战。宋江领众便起,向平川旷野,摆开阵势;大小头领,一齐上马,随到门旗下。宋江在马上看对阵时,阵排一字,旗分五色。三通鼓罢,“没羽箭”张清出马。怎生打扮,有一篇水调歌赞张清的英勇:头巾掩映茜红缨,狼腰猿臂体彪形。锦衣绣袄,袍中微露透深青。雕鞍侧坐,青骢玉勒马轻迎。葵花宝镫,振响熟铜铃。倒拖雉尾,飞走四蹄轻。金环摇动,飘飘玉蟒撒朱缨。锦袋石子,轻轻飞动似流星。不用强弓硬弩,何须打弹飞铃,但着处命须倾。东昌马骑将,“没羽箭”张清。

  宋江在门旗下见了喝采,张清在马上荡起征尘,往来驰走。门旗影里,左边闪出那个“花项虎”龚旺,右边闪出这个“中箭虎”丁得孙。三骑马来到阵前,张清手指宋江骂道:“水洼草贼,愿决一阵!”

  宋江问道:“谁可去战张清?”旁边恼犯这个英雄,忿怒跃马,手舞“钩镰枪,”出到阵前。宋江看时,乃是金枪手徐宁。宋江暗喜,便道:“此人正是对手。”徐宁飞马,直取张清。两马相交,双枪并举。斗不到五合,张清便走。徐宁去赶,张清把左手虚提长,右手便向锦袋中摸出石子,扭回身,觑得徐宁面门较近,只一石子,可怜悍勇英雄,石子眉心早中,翻身落马。龚旺、丁得孙便来捉人。宋江阵上人多,早有吕方,郭盛,两骑马,两枝戟,救回本阵。宋江等大惊,尽皆失色,再问:“那个头领接着枪厮杀?”宋江言未尽,马后一将飞出,看时,却是“锦毛虎”燕顺。宋江却待阻当,那骑马已自去了。燕顺接住张清,斗无数合,遮拦不住,拨回马便走。张清望后赶来,手取石子,看燕顺后心一掷,打在镗甲护镜上,铮然有声,伏鞍而走。宋江阵上一人大叫:“匹夫,何足惧哉!”拍马提搠,飞出阵去。宋江看时,乃是“百胜将”韩滔。不打话,便战张清。两马方交,喊声大举,韩滔要在宋江面前显能,抖擞精神,大战张清。不到十合,张清便走。韩滔疑他飞石打来,不去追赶。张清回头,不见赶来,翻身勒马便转。韩滔却待挺搠来迎,被张清暗藏石子,手起望韩滔鼻凹里打中,只见鲜血迸流,逃回本阵。彭见了大怒,不等宋公明将令,手舞三尖两刃刀,飞马直取张清。两个未曾交马,被张清暗藏石子在手,手起,正中彭面颊,丢了三尖两刃刀,奔马回阵。

  宋江见输了数将,心内惊惶,便要将军马收转。只见卢俊义背后一人大叫:“今日将威风折了,来日怎地厮杀!且看石子打得我么?”宋江看时,乃是“丑郡马”宣赞,拍马舞刀,直奔张清。张清便道:“一个来,一个走;两个来,两个逃。你知我飞石手段么?”宣赞道:“你打得别人,怎近得我!”说言未了,张清手起,一石子正中宣赞嘴边,翻身落马。龚旺,丁得孙却待来捉,怎当宋江阵上人多,众将救了回阵。宋江见了,怒气冲天,掣剑在手,割袍为誓:“我若不拿得此人,誓不回军!”呼延灼见宋江设誓,便道:“兄长此言,要我们弟兄何用!”就拍“踢雪乌骓”,直临阵前,大骂张清:“小儿得宠,一力一勇,认得大将呼延灼么?”张清便道:“辱国败将,也遭吾毒手!”言未绝,一石子飞来。呼延灼见石子飞来,急把鞭来隔时,却中在手腕上,早著一下,便使不动钢鞭,回归本阵。

  宋江道:“马军头领都被损伤,步军头领谁敢捉得这张清?”只见部下刘唐,手撚朴刀,挺身出战。张清见了大笑,骂道:“你那败将,马军尚且输了,何况步卒!”刘唐大怒,径奔张清。张清不战,跑马归阵。刘唐赶去,人马相迎。刘唐手疾,一朴刀砍去,却砍著张清战马。那马后蹄直踢起来,刘唐面门上扫著马尾,双眼生花,早被张清只一石子,打倒在地。急待挣扎,阵中走出军来,横拖倒拽,拿入阵中去了。宋江大叫:“那个去救刘唐?”只见青面兽杨志,便拍马舞刀,直取张清。张清虚把枪来迎,杨志一刀砍去,张清镫里藏身,杨志却砍了个空。张清手拿石子,喝声道:“著!”石子从肋窝里飞将过去。张清又一石子,铮的打在盔上,諕得杨志胆丧心寒,伏鞍归阵。宋江看了,辗转寻思:“若是今番输了锐气,怎生回梁山泊?谁与我出得这口气?”

  朱仝听得,目视雷横,说道:“一个不济事,我两个同去夹攻。”朱仝居左,雷横居右,两条朴刀,杀出阵前。张清笑道:“一个不济,又添一个!由你十个,更待如何!”全无惧色,在马上藏两个石子在手。雷横先到,张清手起,势如“招宝七郎”,石子来时,面门上怎生躲避,急待抬头看时,额上早中一石子,扑然倒地。朱仝急来快救,脖项上又一石子打着。关胜在阵上看见中伤,大挺神威,轮起青龙刀,纵开赤兔马,来救朱仝,雷横。刚抢得两个奔走还阵,张清又一石子打来,关胜急把刀一隔,正中著刀口,迸出火光。关胜无心恋战,勒马便回。

  “双枪将”董平见了,心中暗忖:“我今新降宋江,若不显我些武艺,上山去必无光彩。”手提双枪,飞马出阵。张清看见,大骂董平:“我和你邻近州府,唇齿之邦,共同灭贼,正当其理!你今缘何反背朝廷?岂不自羞!”董平大怒,直取张清,两马相交,军器并举。两条枪阵上交加,四双臂环中撩乱。约斗五七合,张清拨马便走,董平道:“别人中你石子,怎近得我!”张清带住枪杆,去锦袋中摸出一个石子。手起处真似流星掣电,石子来吓得鬼哭神惊。董平眼明手快,拨过了石子。张清见打不著,再取第二个石子,又打将去,董平又闪过了。两个石子打不著,张清却早心慌。那马尾相衔,张清走到阵门左侧,董平望后心刺一枪来。张清一闪,镫里藏身,董平却搠了空。那条枪却搠将过来,董平的马和张清的马两厮并著。张清便撇了枪,双手把董平和枪连臂膊只一拖,却拖不动,两个搅做一块。

  宋江阵上索超望见,轮动大斧,便来解救。对阵龚旺,丁得孙两骑马齐出,截住索超厮杀。张清,董平又分拆不开,索超,龚旺,丁得孙,三匹马搅做一团。林冲,花荣,吕方,郭盛四将一齐尽出,两条枪,两枝戟,来助董平,索超。张清见不是头,弃了董平,跑马入阵。董平不舍,直撞入去,却忘了提备石子。张清见董平追来,暗藏石子在手,待他马近,喝声道:“著!”董平急躲,那石子抹耳根上擦过去了。董平便回。索超撇了龚旺,丁得孙,也赶入阵来。张清停住枪,轻取石子,望索超打来,索超急躲不迭,打在脸上,鲜血迸流,提斧回阵。

  却说林冲,花荣把龚旺截住在一边;吕方,郭盛,把丁得孙也截住在一边。龚旺心慌,便把飞枪摽将来,却摽不着花荣,林冲。龚旺先没了军器,被林冲,花荣活捉归阵。这边丁得孙舞动飞叉,死命抵敌吕方,郭盛,不提防“浪子”燕青在阵门里看见,暗忖道:“我这里被他片时连打了一十五员大将,若拿他一个偏将不得,有何面目!”放下杆棒,身边取出弩弓,搭上弦,放一箭去,一声响,正中了丁得孙马蹄,那马便倒,却被吕方,郭盛捉过阵来。张清要来救时,寡不敌众,只得拿了刘唐,且回东昌府去。太守在城上看见张清前后打了梁山泊一十五员大将,虽然折了龚旺,丁得孙,也拿得这个刘唐。回到州衙,先把刘唐长枷送狱,却再商议。

  且说宋江收军回来,把龚旺,丁得孙,先送上梁山泊。宋江再与卢俊义,吴用道:“我闻五代时,大梁王彦章,日不移影,连打唐将三十六员。今日张清无一时,连打我一十五员大将,虽是不在此人之下,也当是个猛将。”众人无语。宋江又道:“我看此人,全仗龚旺,丁得孙为羽翼。如今手足羽翼被擒,可用良策,捉获此人。”吴用道:“兄长放心,小生见了此将出没,已自安排定了。虽然如此,且把中伤头领,送回山寨,却教鲁智深,武松,孙立,黄信,李立,尽数引领水军,安排车仗船只,水陆并进,船只相迎,赚出张清,便成大事。”吴用分拨已定。

  再说张清在城内与太守商议道:“虽是赢得,贼势根本未除,暗使人去探听虚实,却作道理。”只见探事人来回报:“寨后西北上,不知那里将许多粮米,有百十辆车子,河内又有粮草船,大小有五百余只。水陆并进,船马同来,沿路有几个头领监管。”太守道:“这贼们莫非有计?恐遭他毒手。再差人去打听,端的果是粮草也不是?”次日,小军回报说:“车上都是粮,尚且撒下米来。水中船只虽是遮盖著,尽有米布袋露将出来。”张清道:“今晚出城,先截岸上车子,后去取他水中船只。太守助战,一鼓而得。”太守道:“此计甚妙,只可善觑方便。”叫军汉饱餐酒食,尽行披挂,梢驮锦袋。张清手执长枪,引一千军兵,悄悄地出城。

  是夜月色微明,星光满天。行不到十里,望见一簇车子,旗上明写“水浒寨忠义粮。”张清看了,见鲁智深担著禅杖,阜直裰拽扎起,当头先走。张清道:“这秃驴脑袋上着我一下石子。”鲁智深担著禅杖,此时自望见了,只做不知,大踏步只顾走,却忘了提防他石子。正走之间,张清在马上喝声:“著!”一石子正飞在鲁智深头上,打得鲜血迸流,望后便倒。张清军马,一齐呐喊,都抢将来。武松急挺两口戒刀,死去救回鲁智深,撇了粮车便走。张清夺得粮车,见果是粮米,心中欢喜,不来追赶鲁智深,且押送粮车,推入城来。太守见了大喜,自行收管。张清道:“再抢河中米船。”太守道:“将军善觑方便。”

  张清上马,转过南门。此时望见河港内粮船,不计其数。张清便叫开城门,一齐呐喊,抢到河边都是阴云布满,黑雾遮天,马步军兵回头看时,你我对面不见。此是公孙胜行持道法。张清看见,心慌眼暗,却待要回,进退无路,四下里喊声乱起,正不知军兵从那里来。林冲引铁骑军兵,将张清连人和马,都赶下水去了。河内却是李俊,张横,张顺,三阮,两童,八个水军头领,一字儿摆在那里。张清便有三头六臂,也怎生挣扎得脱,被阮氏三雄捉住,绳缠索绑,送入寨中。水军头领飞报宋江,吴用便催大小头领连夜打城。

  太守独自一个,怎生支吾得住,听得城外四面炮响,城门开了,吓得太守无路可逃。宋江军马杀入城中,先救了刘唐;次后便开仓库,就将钱粮一分发送梁山泊,一分给散居民。太守平日清廉,饶了不杀。

  宋江等都在州衙里,聚集众人会面,只见水军头领早把张清解来。众多兄弟都被他打伤,咬牙切齿,尽要来杀张清。宋江见解将来,亲自直下堂阶迎接,便陪话道:“误犯虎威,请勿挂意。”邀上厅来。说言未了,只见阶下鲁智深使手帕包著头,拿着铁禅杖,迳奔来要打张清。宋江隔住,连声喝退:“怎肯教你下手。”张清见宋江如此义气,叩头下拜受降。宋江取酒奠地,折箭为誓:“众弟兄若要如此报仇,皇天不佑,死于刀剑之下。”众人听了,谁敢再言。也是天罡星合当会聚,自然义气相投。宋江设誓已罢,道:“众弟兄勿得伤情。”众人大笑,尽皆欢喜。收拾军马,都要回山。

  只见张清在宋公明面前,举荐东昌府一个兽医,复姓皇甫,名端。“此人善能相马,知得头口寒暑病症,下药用针,无不痊可,真有伯乐之材!原是幽州人氏。为他碧眼黄须,貌若番人,以此人称为“紫髯伯”。梁山泊亦有用他处,可唤此人带引妻小,一同上山。宋江闻言大喜:“若是皇甫端肯去相聚,大称心怀。”张清见宋江相爱甚厚,随即便去唤到医兽皇甫端,来拜见宋江,并众头领。有篇七言古风,单道皇甫端医术:传家艺术无人敌,安骥年来有神力。回生起死妙难言,拯惫扶危更多益。鄂公乌骓人尽夸,郭公騄駬来渥洼。吐蕃枣骝号神驳,北地又羡拳毛?。腾骧騋騉皆经见,衔橛背鞍亦多变。天闲十二旧驰名,手到病除难应验。古人已往名不刊,只今又见皇甫端。解治四百零八病,双瞳炯炯珠走盘。天集忠良真有意,张清鹗荐诚良计。梁山泊内添一人,号名紫髯伯乐裔。

  宋江看了皇甫端一表非俗,碧眼重瞳,虬髯过腹,夸奖不已。皇甫端见了宋江如此义气,心中甚喜,愿从大义。宋江大喜,抚慰已了,传下号令,诸多头领,收拾车仗、粮食、金银,一齐进发。把这两府钱粮,运回山寨。前后诸将都起。于路无话,早回到梁山泊忠义堂上。宋江叫放出龚旺、丁得孙来,亦用好言抚慰,二人叩首拜降。又添了皇甫端在山寨,专工医兽。董平、张清亦为山寨头领。宋江欢喜,忙叫排宴庆贺,都在忠义堂上,各依次席而坐。宋江看了众多头领,却好一百单八员。宋江开言说道:“我等兄弟,自从上山相聚,但到处并无疏失,皆是上天护佑,非人之能。今来扶我为尊,皆托众弟兄英勇。一者合当聚义,二乃我再有句言语,烦你众兄弟共听。”吴用便道:“愿请兄长约束。”宋江对着众头领,开口说这个主意下来。正是有分教,三十六天罡临化地,七十二地煞闹中原。毕竟宋公明说出什么主意,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 第六十九回 东平府误陷九纹龙 宋公明义释双枪将(120回本)
  下一回: 第七十一回 忠义堂石碣受天文 梁山泊英雄排座次(120回本)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