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6978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lanwei87 (2012/10/15 10:54:08)  最新编辑:lanwei87 (2012/10/15 10:54:08)
田中真纪子
拼音:tián zhōng zhēn jì zǐ
田中真纪子
田中真纪子


  田中真纪子(1944年1月14日-),摩羯座,AB型血。日本政治家,是前首相田中角荣的长女;出生在东京都,祖籍新潟县柏崎市;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商学部。1993年首次当选日本众议院议员;2001年,被小泉纯一郎任命为内阁外务大臣,成为日本首位女外相;她因讲话直率而出名。她尖锐地批评执政党现状,而且曾一度为此而受到纪律处分。后因为“NGO事件”而下台。

  田中真纪子于1969年4月和田中直纪(旧姓:铃木)结婚;两人育有一男、二女。田中直纪曾任日本防卫大臣。




  

田中真纪子经历


  田中真纪子早年曾在美国费城留学,讲一口流利的英语。高中毕业后回到日本,进入早稻田大学商学部学习。她的父亲田中角荣,是1970年代日本的重要政治人物,曾于1972年至1974年出任日本首相,并在任内实现了日本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
  1985年,田中角荣病重后,田中真纪子决心进入政界。1993年首次参加众议员选举,并成功当选。1994年6月至1995年8月,曾在宫泽喜一内阁中任科学技术厅长官。当选国会议员一年后就能入阁,在日本政坛颇为罕见。
  在自民党内,田中真纪子始终是小泉纯一郎的坚实“盟友”。在2001年4月举行的日本自民党总裁竞选中,田中曾全力支持小泉竞选;还自称是小泉的“政治妻子”。  在小泉当选后,即任命田中为外务大臣。这使得田中真纪子成为日本历史上第一位女外相。
  2002年1月,受反对党借“NGO事件”拒绝参与国会补充预算案表决等因素,小泉首相于1月29日当晚,急召田中入首相府,决定以解除田中真纪子职务为代价,来换取反对党的支持。当年6月,田中又受到自民党党纪委员会的处分,并要求她辞去众议院新潟县第五选区支部长的职务;8月,田中又辞去了众议院议员职务。
  2003年,田中真纪子退出自民党,以无党派身份参选,并成功回到众议院。2009年8月15日,田中真纪子宣布转投日本民主党,并代表该党于8月30日赢得众议员选举。
  2012年10月1日,田中真纪子在首相野田佳彦的第3次改造内阁中担任第17代文部科学大臣。 

田中真纪子立场


  田中真纪子属于亲华派,她认为日本的历史教育存在缺陷,古代史十分详尽,但近代史却十分单薄,故应当将完整、全面的历史事实告诉日本的下一代,由国民来作出思考和判断。    

田中真纪子的故事

孤寂的少年时代

  1944年真纪子出生于东京,父亲田中角荣当时还没有从政,他的企业田中土建株式会社正在初创阶段。两年后田中角荣参加了众议院议员大选,1947年初次当选为众议院议员,从此开始了他辉煌却短暂的政治生涯。
日本文部科学大臣田中真纪子
日本文部科学大臣田中真纪子

  少年时期的真纪子乖巧、文静,高高的个子,眉眼清秀,波浪般的卷曲长发总是自然地披在肩上,跟传统的日本女性形象很不一样。她喜欢穿红色或紫色的连衣裙,样子很时髦。每次学校组织同学们去海滨娱乐,其他人都穿着随意的便装,只有真纪子依然打扮得整齐漂亮,俨然一个深受宠爱的小公主。位于东京自白区的田中宅邸豪华而舒适。真纪子的房间在二楼,布置成西式风格,是她自由的小王国。平时她则很少出门,经常在家里玩过家家之类的游戏,少言寡语,不太显眼,完全不同于现在给人们的印象。生活在优越环境中的真纪子从来不娇纵自己,她有礼貌、举止端庄,从小就充分显现出大家闺秀的气质,学习成绩也非常优异。
  但是,田中家也早早经历了一件不幸的事。真纪子的哥哥田中正法5岁时因患小儿结核病而夭折。从那儿以后,真纪子作为唯一的“接班人”更是倍受关注。然而,这对于小小年纪的她来讲,就像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每逢正月或有法事的时候,父亲经常因为公事繁忙不能回家,真纪子就要代替父亲坐在母亲及全家亲戚之上的位置,这让她从心里感到十分不舒服。政治家的家里,来客总是络绎不绝,并且每每必要合影留念。于是,众多的政客中只有真纪子一个小女孩儿,和大人们一样穿着严肃的黑色服装,不苟言笑。只有每年寒暑假去新泻的爷爷奶奶家,跟着表兄弟一起到山里捉虫子,到湖里划船,浑身弄得脏希希也不用担心挨骂,在真纪子孤寂的少年时代中,可以如此尽情欢乐的美好时光实在太少了。
  在性格上,真纪子酷似父亲。从小学四年级时起,如果有人问她长大了想做什么,她一定会说自己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国会议员。中学时代,她还常常因为在家里替父亲接待客人而上课迟到。尽管如此,田中角荣并不甘心情愿让女儿从政,更希望真纪子做一个传统的东方女性。所以,在中学时代就把她送进了女子大学附属中学,计划着高中毕业后直接考入女大,专攻家政。  

几经逆反,却无法抗拒命运

  十六岁花季的真纪子开始对单调刻板的政治家庭生活感到厌倦。在奶奶的帮助下,经过再三请求,她终于说服父亲同意她前往美国费城的一家教会学校留学。作为必要条件,她答应父亲:第一,不交美国男朋友;第二,每星期都给家里写信汇报近况。她果然有言必行,在大学里学习非常努力。每逢父亲来华盛顿访问时,她还总是请假陪伴父亲,给父亲做翻译。为了父亲而牺牲自己的学习和娱乐时间,这对于以自我为中心的美国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她的老师曾多次对她说:“迄今为止,你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你的父亲,从现在开始,你应该为自己的将来负责任了。”三年的留美生活,真纪子不可避免地受到美国人这种思想的影响,在性格上也开朗了很多。
  回到日本以后,真纪子再一次违背了父亲让她继续攻读家政专业,学做贤妻良母的意愿,考入早稻田大学商学部。大学时代的真纪子是个快言快语、敢说敢做的姑娘。她特别喜欢和同学争论问题,夹杂在很多男生当中不甘示弱,总想驳倒对方的观点。有时她的提问咄咄逼人,连老师都有些招架不住。同时,她还显示出很强的组织调动能力,班里所有同学都听从她的指挥。后来,她又迷上了演戏,不仅参加学校里“回声剧团”的活动,还考入职业剧团“云”作了学员,有意成为专业演员。当时,要进入这个剧团的考试是相当严格的,竞争非常激烈,可见真纪子的表演才能不容置疑。然而,父亲并不赞成她做演员,所以在剧团中,她从来不讲自己是田中角荣的女儿。
  但是,有一件事使真纪子终于明白:无论怎样逆反,自己作为政治家女儿的命运是无法改变的,那就是与前外相河野洋平的恋爱。
  1961年,当真纪子还在美国留学时就和洋平相识了。当时,洋平是一家商社派往美国加州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身材瘦长,相貌英俊。作为农林水产省大臣的儿子,他对真纪子的名字早有耳闻。因为洋平的父亲河野一郎和田中角荣都爱好赛马,而田中角荣总是把最喜爱的马用女儿的名字命名。
  两人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很快就双双坠入情网,对终身大事的态度也非常认真。一次,洋平的父亲来美访问时,在华盛顿一家宾馆里,洋平正式把真纪子介绍给了父亲,并和代表团的成员一起共进晚餐。河野一郎显然很满意这桩婚事。餐后,他主动把其他人带到隔壁房间,给两个年轻人创造了一个独处的空间。洋平和真纪子一直聊到很晚,又把真纪子送回了费城。代表团回国后,关于田中家和河野家是不是要联姻这件事很快成为全日本议论和关注的话题。因为高级政府官员子女的恋爱婚姻无疑要考虑家庭背景的因素。
  当时,田中所在的政治派系首领是佐藤荣作,河野派和佐藤派是针锋相对的政敌。随着佐藤派势力的不断增强,优势已远远超过河野派,在日本政坛的统治地位势不可挡,田中角荣出任首相的趋势也日渐分明。佐藤听说真纪子与洋平恋爱的事后表示极力反对,声称“田中的女儿与河野的儿子拍拖,简直是荒唐,这决不能允许”。他还怒气冲冲地把田中叫来当面质问。不久,田中被迫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布了真纪子从华盛顿寄来的信,信上写道:“洋平的父亲一郎说让我们两个年轻人好好聊聊,说完就进了隔壁的房间,不久传来一阵呼噜声,气氛虽然不是那么浪漫,但我觉得非常亲切。”当记者问田中“洋平会不会是一个好女婿”时,田中只好断然地说:“不行,两人的家长还都没有同意呢”。
  就这样,在整个佐藤派系的强压下,田中不得不狠下心来,强迫女儿与河野洋平分手。这场恋爱就这样结束了。后来,洋平在父亲的催促和一手操办下先行成婚,娶了伊藤忠商社创始人的孙女。那时的真纪子一方面承受着失恋的巨大痛苦,一方面还要应付来自外界的舆论压力。终于有一天,面对众多的关注者,她坦然却又带有几分无奈地说:“我现在是一个独生女,我的父亲是国会议员,也许有一天我还会成为日本首相的独生女,所以我的命运不掌握在自己手中,我不能自由恋爱,也不能自由选择结婚的对象。”
  从16岁只身前往美国留学起,真纪子就开始了与命运的抗争。田中角荣曾经说过:“全日本只有一个人完全不听我的意见,那就是我的女儿,她就像一只好斗的小公鸡,是我们家里的‘家庭内野党’”。真纪子第一次毫无反抗地听从父亲的安排就是与铃木直纪的婚事。  

妇唱夫随的幸福生活

  1969年4月。奥克拉饭店的婚宴大厅里,真纪子身披婚纱,微笑着向来宾致意,新郎铃木直纪像一名保镖,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宴会接近尾声时,新娘的父亲田中角荣起身致词:“从今天起,直纪就是我的儿子。我给与真纪子的一切,我还拥有的一切,就全都交给直纪了。”说着说着不禁老泪纵横。原来,就在婚礼开始前30分钟,直纪同意入赘,改姓田中,终于让这位膝下只剩一女的老政治家放下了心。
  直纪出生在福岛县,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庆应大学毕业后,进入日本钢管做了一名公司职员。身为政治家的父亲时已过世,生前和田中并无交往。后来,姐姐嫁到新泻,结识了田中家的亲戚,这是两人缘分的开始。
  婚后不久,两人就搬到离田中宅邸不远的公寓,开始过上二人世界的小日子,还生下一男两女三个可爱的孩子。邻居们经常看到夫妻俩一起到附近的超市购物,真纪子负责结账,直纪手里拎着大大小小所有的物品。提起自己的夫君,真纪子总是款款深情地说:“他是个温柔体贴的人。”的确,直纪不仅宽宏大量,而且很会操心,经常为全家人炒菜做饭、刷锅洗碗。真纪子也十分珍惜眼前的幸福。为了直纪,她毅然放弃自己的演员梦,专心致志做起了家庭主妇,为的是不愿看到每次排练到很晚时丈夫人单影孤的情景。
  真纪子从政以后公务繁忙,经常很晚才能回家,直纪对此毫无怨言,宽厚地包容妻子的一切,默默操持家务、教育子女,甘心情愿地担当起妇唱夫随的贤内助角色。真纪子在拚搏于勾心斗角的政治舞台之余,能体会到作为一个普通女人的家庭欢乐,这里面丈夫给与她的太多了。在结婚20年时她说过这样一段话:“相伴一生的人,不管是恋爱结婚还是经人介绍结婚,只要在你的人生中是顺其自然的一段过程,你就能够获得幸福。”  

从政,对父亲的最后尽孝

  正当田中一家其乐融融的时候,1974年刚刚作了两年首相的田中角荣因资金来源问题被迫辞职,受到舆论界和所有政治团体的批判。1976年7月又因洛克希德事件被捕。那个时期,全家人都受到事件的波及,生活在阴影笼罩之下。每天都有宣传车在田中家门口用扩音器高声广播着田中角荣的罪行,真纪子不得不为此一次又一次向邻居们道歉。孩子们早上上学时要突破新闻记者的重重包围,经常是头上顶着毛毯急匆匆地钻进车里,那段日子的确很艰难。面对这种困境真纪子坚决表示:“这是田中家族遇到的困难,作为家庭的一员,我一定会承担起这个重任。”
  1985年2月,事件渐渐平息,田中角荣却因脑梗塞突然病到,住进医院。于是真纪子又开始了繁忙的护理工作。由于前来探视的人太多,再加上新闻记者不断地追踪报道,使得田中角荣无法安心养病。入院两个半月后,真纪子不顾院方及所有人的反对,毅然决定让父亲回家治疗,由她亲自看护。远离险恶的政治纷争,在温暖的家庭气氛中疗养,真纪子认为这是对父亲最好的一剂良药。
  终于不负她的苦心,父亲的病情真的逐渐好转了。1992年,日中邦交正常化20周年之际,田中一家应中国政府之邀,前往进行友好访问,受到热烈的欢迎和亲切的接见。在返程飞机上,看着安详凝视窗外景色的父亲,真纪子不禁感慨万分:父亲在动荡起伏的20年政治生涯中所做出的努力,如今终于得到了认可,也许这就是作为政治家的幸福,也就是政治本身的重要意义吧。这次中国之行使她决心继承父志,踏上从政之路。
  1993年6月,真纪子接受了父亲的家乡——新泻县的请求,代表新泻县出马竞选众议院议员,并一举获胜,以最多票数当选。摄入政坛的真纪子个性鲜明、作风果敢、贴近百姓,据说她进行街头演讲时经常自备椅子,为的是方便老人和身体衰弱的人听讲。她还一度为清除政府中的腐败现象和任人唯亲而奋力奔走。因此她在日本国民中赢得了很高的声望,被称为“平民政治家”。
  真纪子的政治素质和外交才干和跟随父亲多年的耳濡目染是分不开的。田中角荣出访的队伍中经常能见到真纪子的身影,人们都说她扮演了“第一夫人”的角色。
  在真纪子当选议员的5个月后,也就是1993年12月16日,田中角荣放心地离开了人世。当时在他上衣的口袋里装着两件东西:一块祖传的怀表和女儿以最高票数当选议员的新闻报道复印件。其实,在真纪子的结婚典礼上田中曾说:“你今后不要做政治家”,真纪子还是违背了父亲最初的意志。不过,她对政治环境的良好适应性、敏锐的头脑和犀利的口才,又注定她与政治有着不解之缘。所以在准备竞选议员时终于得到父亲的首肯:“你去做吧。”
  年轻时代的真纪子一直在抗争着自己出生在政治家家庭的宿命,从说服父亲只身到美国留学,到违背父愿选择了早稻田大学商学部,又梦想当一个话剧演员,她都在尽力想走出一条自己的路。然而最终她还是子继父业,踏上政坛,也算是她对父亲最后的尽孝吧。  

田中真纪子的秘密恋情


  田中真纪子17岁时,只身来到美国留学。
  一次,真纪子受驻美日本大使馆的邀请,参加了那里的新年派对。在那个派对上,真纪子结识了英俊潇洒的石家俊二郎。
  石家是《每日新闻》驻华盛顿的特派记者。当身着和服的真纪子端着香摈酒走向这个著名记者时,石家见到了他一生从未见过的美丽的眼眸。一见面,真纪子就向他发起了攻击:“石家君,你对于家父(田中角荣)在国内增税改制问题上的报告有失偏颇。
  在激烈的争论过后,石家重新采访了真纪子及相关人士,一个星期后重新作了报道。报道出来后,真纪子打电话给石家,问是否可以请他喝一杯咖啡。
  石家犹豫了半天,还是拒绝了对方,“理由”是他马上要去意大利出两个月的差。
  一个月后,他在华盛顿郊外的一家意大利餐馆和一身素装的真纪子不期而遇,望着那个正孤独地看着窗外落日的姑娘,石家犹豫了半天,还是走到了她的身边。他的问候打断了真纪子的遐想,她惊喜地笑道:“你该在罗马啊!”
  真纪子请石家喝了一杯咖啡,石家坐在了真纪子的面前。
  他们谈到了政治。后来,石家问她为什么会那么孤独地一个人望着窗外。真纪子说道:“在想着一个人,在等待着他的回来。”说完,她把目光投向了他。石家不敢正视她的目光,低下了头,想了许久才说道:“请你原谅,我是一个结了婚的男人,我的女儿今年两岁了。还有,实际上,我没有去意大利,而是一直呆在华盛顿。”
  听完他的话,真纪子好半天都没有说话。喝完了咖啡后,石家把真纪子送回了宿舍。这之后,他们偶尔相遇时,石家只是对视一下真纪子的目光,然后又匆匆地躲闪过去。5年后,田中角荣被卷入一起政治丑闻,真纪子匆匆从华盛顿赶回东京,成了父亲的私人秘书。那时,石家和真纪子成了一种采访者与被采访者的工作关系。  

父亲“挥刀斩乱麻”

  一晃,7年时间过去了。
  7年前,田中真纪子从第一眼看见石家时起,就爱上了他。
  7年中,她无数次在梦中哭醒,也常常试图忘记石家,试着与其他异性交往,但是真纪子发现,与石家相比,那些男人都苍白如水。7年后,当石家第一次劝她结婚的时候,真纪子的心碎了。
  不久,真纪子独自一个人到欧洲旅行,希望在旅途中重新考虑一下未来。可是真纪子发现,她无法忘记石家。真纪子把电话打到了石家的家里,可是话筒那头却传来了石家妻子温柔的声音:“您好,这里是石家府。”
  不久,刚刚出访回来的田中角荣意外地在家中书房里发现了本该在法国的女儿。几个月不见,女儿憔悴了许多,父亲心疼地坐在女儿的身边。真纪子向父亲说道:“父亲,我想让您知道一位男性的名字……”
  田中角荣平静地听完女儿叙述了她的故事。一个星期后的晚上,他让女儿坐在了自己的对面:“真纪子,我平生经过无数的风浪,与许多敌人斗过智,与许多困难遭遇过,但我从未认过输,我只凭一个信念:面对现实,不逃避。真纪子,对待爱情也是一样,如果你真爱他,就要替他着想,勇敢地面对现实。该放弃的时候就要放弃,一切随缘吧,不可强求。”
  真纪子望着父亲,眼泪流了下来,哭道:“爸爸,我知道了。”
  那晚过后,真纪子把对石家的感情深深地埋在了心底。转眼几年过去,真纪子已经29岁了。其间,田中角荣多次劝过女儿相亲,但是女儿总是以这样那样的借口拒绝。田中角荣65岁生日之夜,他再次对女儿说道:“真纪子,我老了,我想看外孙。我想在我还活着的时候,把你交给一个我放心的男人。”
  真纪子低下了头,说道:“爸爸,我已经嫁给了政治。”
  两天后,田中角荣在家中宴请了石家俊二郎。晚餐后真纪子亲自下厨为石家准备咖啡的时候,田中才缓缓地说道:“她是一个倔强的姑娘,非常像我。一旦爱上一个人,就是永世的忠贞不渝。她母亲去世后,许多人希望我再找,可是我做不到。我从不怀疑女儿的眼力。见到你,只不过更证实了我的想法:你身上有我们田中家的人不具备的东西。”
  石家见田中停住了话题,就说道:“我能为您做什么,您直说吧。”停了两秒钟,田中说道:“我不是作为一个首相,而是作为一个父亲请求你帮助我,帮助我说服她,说服她早日找到自己的归宿。”
  石家沉默了半天,点了点头。
  几日后,在东京一家著名的意大利餐厅,石家与真纪子会面了。他直截了当地讲明了希望她赶快结婚的意愿,而真纪子只是倔强地沉默着,从头到尾不声不响。最后,石家长叹一声道:“真纪子,我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我爱你,从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开始。12年来,我从来没有把你忘记,但是我12年来,从来不敢在你面前承认。因为,在认识你之前,我已经是一个丈夫和父亲,我要对她们负责任。所以,只能和你保持距离。今天,我要说的是,结婚吧。而我会是你最忠实的朋友和战友。我爱你,至死不渝。”
  真纪子第一次听到了心上人的表白,喜极而泣,然后对他说:“在成为别人的妻子之前,我想先成为你的新娘。”
  石家点了点头。  

情断东京生死恋

  半年后,真纪子披上了嫁衣。对方是父亲选中的对象,也是一个年轻、有着显赫的家族史的政治家。
  几年内,真纪子的3个孩子先后问世,而她也逐渐成了日本自民党女议员。
  1989年5月里的一个深夜,远在纽约的石家接到了真纪子的电话。她在电话中哭着:“父亲去了……”
  石家静静地举着话筒,一直到真纪子哭完。
  几天后,他们在田中家的一座别墅中相会。已近不惑之年的真纪子在石家怀里哭得像个孩子:“我现在随时可以结束婚姻。我结婚只是为了两个人,一个是父亲,一个是你。
  我结婚的时候,曾经向父亲承诺过,永远不离婚。现在父亲走了,我对他的承诺也可以终止了。现在如果你同意,我愿意结束这种虚伪的婚姻生活。”
  石家告诉她,他还是无法离开自己的家庭,而且离婚将大大地影响真纪子的形象,会给她的政治生涯造成伤害。
  真纪子绝望了,哭道:“难道我真的注定要为政治牺牲一切吗?你已经给了你夫人那么多年的好时光,为什么不能给我几年呢?”
  石家把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说道:“我的爱情永远都在这里,永远都不会对你背弃。但是,你离开了政坛,就像农民离开了土地,是不会存活很久的。不要为一时的儿女情长而抛弃一切,面对现实,真纪子。”
  在石家的劝慰下,真纪子彻底地打消了离婚的念头。2000年,田中真纪子成为日本第一女外相。
  2002年夏,田中真纪子没有听从石家的建议,加速了外务省改革的步伐,与保守官僚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使矛盾过于激化。最后,她成了小泉平衡政治权力的牺牲品。
  2003年3月,石家因患胃癌去世。半年后,石家夫人也因心脏病去世。临终前,她要求见真纪子一面。她握住真纪子的手,对她说:“他一生所爱的只有一个女人,但那个人不是我。我时常看着他一个人在书房凝视着远方,我知道他在深深地思念着一个人。如果有来世,我希望与那个女人换一个位置。”
  听完这位善良女人的临终遗言,真纪子顿时泣不成声……(摘自《知音·海外版》2004年第7期詹蒙文)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lanwei87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