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7073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lanwei87 (2012/10/13 15:50:51)  最新编辑:lanwei87 (2012/10/13 15:55:12)
吴翊凤
拼音:Wú Yìfèng (Wu Yifeng)
英文:Amy
同义词条:Amy,宝岛星妈
吴翊凤
台湾著名经纪人吴翊凤

  吴翊凤(英文名:Amy;呢称:宝岛星妈),台湾资深经纪人,毕业于台湾淡江大学大众传播系,大学没毕业便把握包括舒淇在内超过三百位妆点模特,年薪过百万台;28岁掌管琼瑶公司演艺经纪部,曾是林心如林熙蕾刘德凯焦恩俊刘雪华孙兴吴辰君的经纪人。2001年创立了星之国际(已经在上海北京建立分公司)后又陆续签下贾静雯陈莎莉叶全真俞小凡陈昭荣陈柏霖侯湘婷尹馨王琳等数十位两岸三地的优秀艺人。   

    近年来她与吴宗宪贾静雯的恩恩怨怨长期让其据娱乐头版。2009年2月18日在北京与爱人张彤举行盛大婚礼。她在婚礼现场回应关于“艺人上央视春晚要花100万”的传闻,并向央视道歉。  

入行经历


  网易娱乐独家访问“宝岛星妈”吴翊凤,听她讲述自己入行十多年的经历与感怀。
帅气知性的吴翊凤
帅气知性的吴翊凤
  

舒淇本想找我当经纪人

  Amy大学读的是台湾淡江大学大众传播系,大三暑假,她去一家广告公司打工,开始做模特经纪的。公司三百多位模特,Amy能记住每一个模特的名字、长相和特点:“我从小念书工作都很刻苦,我知道自己不够聪明,所以会比别人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我强迫自己像背书一样背那些模特的资料。”人缘不错,又肯下功夫跑业务,Amy还没毕业就成了年薪过百万台币的“小富婆”,由于手上的活儿多,全台湾几乎所有的模特都来巴结她,但是这些人里不包括一个叫做林立慧的16岁女孩,也就是后来的舒淇。在Amy印象中,那时的舒淇气质就很特别,“她那时经常翘课跑来公司玩,但其实人很天真可爱,甚至有点傻傻的。那时我们都还是小孩嘛,相处得很好,我帮她接了不少Case。”
  后来模特公司老板跑路,公司关门,舒淇去了台中,后来又准备去香港发展,去香港之前,舒淇找到Amy说希望Amy做她的经纪人,但是当时Amy已经去了琼瑶公司,而舒淇也已经拍过一些裸露的写真,虽然Amy很看好舒淇,但显然琼瑶是不会签走艳星路线的艺人的。“事业掌握在她自己手上,无论做什么都是她自己的选择。”Amy说,“很早就发现舒淇在演戏上的悟性很高,所以,她现在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真的完全是她应得的。” 

林心如原本不是紫薇

  做模特经纪赚了不少钱,可是Amy并不喜欢这行,她来到另一家台湾知名的演艺公司,很长一段时间里,Amy没有得到老板重用,但是她坚持自己做多功课,一天看六份报纸,然后做剪报,台湾演艺圈大大小小的事情也分析得清清楚楚,Amy相信“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那段时间,Amy最骄傲的是她发掘的两个新人:吴辰君和林心如。把年仅17岁、没有任何演出经验的吴辰君,推荐成了成龙电影《简单任务》的女一号,这在当时看来绝对是一个“不可能任务”!偏偏Amy做到了,接到剧组确认的电话后,“我简直想在忠孝东路上狂叫!”
  吴辰君确定了大银幕的路线,Amy又把林心如推给了琼瑶,并且选择放弃百万年薪的机会,和林心如一起进入琼瑶公司。后来琼瑶投拍《还珠格格》,女主角“小燕子”内定的是李婷宜,“紫薇”角色定的是赵薇,偏巧李婷宜档期不合适,Amy预感《还珠》一定要火,她帮林心如推掉了另一部已经签约的戏,几经试装、换角,终于争取到了“紫薇”。然而好事多磨,《还》开拍的第一个月,由于心如的扮相不够漂亮,国语不够标准,再加上中视高层的压力,心如面临换角噩运,琼瑶公司也已经暗示了林心如。Amy找到琼瑶:“我们公司会把心如害死,与其这种结果,当初就不要让她演。公司既然选择她就应该为她负责,不可以让她一个人扛下所有责任。”在Amy的据理力争下,紫薇保住了。《还珠》播出后,林心如火遍两岸三地。
  当Amy决定离开琼瑶公司的时候,林心如犹豫了,“琼瑶对她有恩,我可以理解”。直到现在,两人还保持着很好的联系。  

贾静雯伤我最深

  2001年,三十出头的Amy选择单干,她自己创立了星之国际娱乐有限公司。当时台湾最赚钱的两位演员贾静雯陈昭荣正是Amy旗下艺人,这两部活“印钞机”让星之国际成为台湾最大最有活力的经纪公司。说到贾静雯,Amy直言贾是十几年经纪人生涯中伤害她最深的一个人,“坦白说,静雯帮我成就了很多,我也为她收拾了很多烂摊子,得罪了很多人。”Amy甚至下跪为贾静雯求媒体不要曝出她的负面新闻,最令Amy耿耿于怀的其实是自己百分百真心付出换来的却是贾静雯的“有所保留”甚至是背叛。2004年,与贾静雯合约到期,原本说好了续约,Amy就安心带着员工出去旅游度假,结果接到记者的电话,说贾静雯已经在开记者会,签约给别人了。
  “那几年我们在事业上的合作还真是如鱼得水,但就是结尾收得不漂亮。我对她就像妈妈对女儿一般,偏偏这个世界上,会听妈妈话的女儿实在太少了。如果时光可以再回头,她能诚恳地对我说一句‘我们不能再合作’,我真的可以理解,我一定会比现在释怀。”回顾十几年职业生涯中与艺人分分合合的微妙关系,Amy给予了一句总结:“做经纪人就是要和艺人赛跑,而且你一定要跑得比艺人快,不然,他会觉得不再需要你。”
  这个“不漂亮的结尾”让Amy心灰意冷,甚至不想再做经纪人,而当时,她和吴宗宪的合作也遇到了很大的问题。
  

宪哥说什么媒体都有兴趣


  2003年,Amy的“星之国际”与吴宗宪的“宪宪家族”建立了合作关系,后来又传出分家不均的丑闻,吴宗宪炮轰Amy只用他的钱,自己却不拿出一分一毫,摆明吃定他;AMY则反驳两人当初说好是策略联盟,但到头来她掌管的经纪部门却得自给自足,根本没动用过吴宗宪一毛钱,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闹得沸沸扬扬。
  Amy分析说,吴宗宪喜欢玩的是架构,把门面做得很漂亮,可能里头什么也没有。“我们合拍《偶然》获得不错的成绩后,宪哥便把贾静雯和陈昭荣拿去和台视合作,120万一集的制作费,100集就是一亿两千万,问题是两个艺人的合约都不是他的,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他并不是我的老板,他和台视签合约的时候并没有征得我的同意,我说,‘宪哥你不要开玩笑,事情不是这样做的。’”Amy认为因为没有让他赚到这笔钱直接导致两人合作的崩盘,“我觉得没有关系,既然不能合作就好聚好散,但是他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他就在媒体上骂我,在台湾,宪哥讲什么媒体很有兴趣,我讲话媒体不会有兴趣,这就是差别。”
  “我和宪哥合作犯的最大的错误是,我并没有理解他要的是什么就贸然合作了。”Amy事后反省自己,“不过我也笑我自己说,我是唯一一个帮宪哥赚钱还被他骂得最难听的人。”  

背负750万债务

  很多人觉得Amy和吴宗宪闹成这样,也都不敢和她合作,再加上贾静雯的背叛,接二连三的打击让Amy觉得自己没有原来以为的那么棒,“我之前的事业确实太顺了,包括开公司,第一个月创业,第二个月持平,第三个月就开始赚钱,我很自以为是,觉得自己做经纪太牛了,特别嚣张,少年气盛。”刚刚惊觉自己的不懂事,更大的打击就来了,Amy的妈妈(后妈)生意失败,三千万台币(750万人民币)债务全部转到她身上,银行、黑道、讨债公司每天找上门来,完全让她措手不及。甚至有讨债公司为了逼她还钱,跑去《苹果日报》爆料,足足做了半版。当时Amy和华视合作了一个偶像剧(看相关剧评)的案子,都已经过批了,因为此事又黄了。“我从电视台走出来,眼泪掉到地上,我感觉自己的自尊被人踩到地上、吐口水。”

  Amy把台湾所有的房子和上海的房子全都卖了,都还不够,而公司人心动荡,艺人随时都可能离开,Amy也到了崩溃的边缘,开车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流泪,手发抖,“我想完了完了,我可能快得忧郁症了,一个朋友把我骂醒了,他说‘你每天哭,为什么不去用这个时间去赚钱呢?’我恍然大悟。”Amy告诉自己人生不能就这样完了,她努力把自己从那个情绪中抽离出来,拼了命去赚钱,重新整理自己的业务,慢慢又开始走上正轨了。

  曾经辉煌过,也到过人生的谷底,Amy自言现在的状态很平和。2009年2月,Amy在北京举行了自己的婚礼,并在婚礼上收到一份大礼——与金铭的合约,Amy也为这位昔日的小童星量身打造了新的知性气质路线。随着陈柏霖、吴辰君、焦恩俊等艺人也纷纷驻扎内地,星之国际的经营重点转移到北京,Amy和她的团队开始一段新的发展。  

吴翊凤:管理要参悟人性


  还在上大三的时候,Amy就已经是台湾小有名气的富婆了。教授在上课,她却拿着黑金刚手机到外面接听电话。当时她手下管理着300位模特,其中甚至包括舒淇等人。“那时我在读大众传播专业,学校鼓励我们实习,我很羡慕我的同学,他们的家庭都有关系,毕业后可以直接进电视台,报社,而我必须要自己奋斗。”Amy跑到广告公司打工,后来才知道是模特公司,让自己没想到的是,当年的误打误撞竟然让她在这个行业中越走越远。
吴翊凤与台湾著名艺人陈莎莉
吴翊凤与台湾著名艺人陈莎莉


  单亲家庭出身的Amy有强烈的成功欲望,事实上。她的家庭有不错的经济实力,但她也有强烈的不安全感,“我父母的生意如果不好,我希望自己可以帮到他们。”吴翊凤很害怕失败,还在高中的时候,她就在读《如何在30岁以前成功》类型的书。为了磨练自己,尽早独立,她甚至做过包装员、服务生。“我的成功来的比较早,也许就是心理的这份不信任造成的,我总会在工作中加倍努力,但这也成就了我的商业天地。” 

【口述实录】  

被管理与管理一样难

  我在工作中希望自己可以做到最好,即便在实习的时候。我的记忆力以前并不太好,但是那段时间却强迫自己记住300位模特的所有资料,还会不辞辛苦的带她们去试镜,老板发现我好像很会赚钱,就让我下课后到公司上班,虽然那时候好像是个风云人物,但我自己并没有想太多。

  在那个公司里,我甚至帮助了17岁的新人, 成为了成龙戏中的女一号。在随着成龙剧组去澳大利亚拍戏的时期, 我才真正见识了什么是专业,那种对待专业的态度影响了很长时间。之后,有人把我挖到的琼瑶公司工作。面试时琼瑶公司的企划总监问我,“来公司有什么条件?”我只是说“想要一个没有斗争的环境。”对方告诉我,“这你完全可以放心,因为这个部门只有你一个人。”

  所以虽然我当时毕业不久,在公司里的年龄很小,但是我带的人却很多,林心如刘雪华赵薇等等台湾一线的红人都在我手上。“金牌经纪人”的称呼也正是那段时间外界赋予我的美誉。那时候的我还是非常理智的,当别人赋予我很多赞美的时候,我会把耳朵捂住,因为怕这些声音会影响自己的进步。

  实际上,最初台湾有个更红的经纪人,我非常敬仰她,但是她对我完全不屑一顾,我就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超越。那时候真的很拼命,自己做的功课也很多,我查阅了很多资料,看世界各国的经纪公司都是如何运作的,当时我的工作时间很长,通常是第一个到公司,最晚一个离开,即便是休息日也没有休息过。因为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比任何人都专业。

  曾经有一次,我在深夜紧急处理一个艺人的签证问题,当我半夜两点钟给经纪人打电话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全部都处于关机状态,我当时就告诉自己,勤奋就是我快速进步的理由,艰苦的付出才会赢得事业的成功。

  这样的日子过了3年,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真的太疲乏了,我告诉老板想休息一下去充电,但他表示“公司这么忙,你怎么可以?”但我坚持出国读书,因为我希望看看外面的世界,强化自己的外语,让自己变得更加国际化。在去美国的几个月时间里,我的成长很快,也知道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当时台湾电台正准备播出《还珠格格》,虽然,电台和公司都对这个戏没有把握,但我的直觉是这个戏一定会火,果然最后的收视效果非常出色。

  实际上,一个剧和一个演员的迅速崛起是对经纪人最大的考验。当时我带林心如,坦白讲,我自己感觉跟不上她红的速度。那时候我手下有7个助理,一天时间内,我会同时处理她的6份合同,每天都在天上飞,那种感觉还是很“恐怖”的。

  同时,在艺人大红大紫的时候,人性中的很多东西就出来了,这其中甚至包括我公司的老板。因为这个行业很特殊,经纪人的独立性比较强,一个经纪人和艺人配合成功,很可能会把这个人带走。

  而且当时的我太年轻了,琼瑶公司有很高的社会声誉,他们并没有见到过多的黑暗面。而艺人的快速成长,我这样的年轻经纪人,甚至还要和台湾的黑社会打交道,因为他们会抢艺人的档期。黑道的人找到我恐吓说,如果不把档期给他们,要我后果自负,我很无助,找到老板,但公司方面却没有帮助到我。

  那时候,我只好毁掉已经签过的合同。有个场景我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我到制片人那里告诉她需要暂时毁约的时候,对方把门一摔,对我破口大骂,这让我感觉倍受打击。我的父母都反对我继续做这一行,而我能做的只是把自己的保险买好。因为艺人信任我,我要帮助她把事情处理好。最后,我到黑道老大那里去讲道理,算是走过了那一关。

  还有一次,公司把艺人集中在无锡拍戏,但老板却不过问,甚至没有薪水,也让我全权负责。那天是父亲节,我遇到难题给老板娘打电话,她正带着孩子在日本的迪斯尼,我却不得不处理一些本不该由我负责的事。在把演员一个个送走之后,我的眼泪也“喷”了出来。

  回过头来看,那个平台给我很多机会,但是当你功高盖主的时候,他们对我就在处处设防。同时,行业中的人也会嫉妒,他们会编纂出各种各样的歹毒语言恶意中伤,我自己感觉很委屈。老板不信任你,曾经许诺的报酬也没有如期给我。当然我也非常理解老板需要这样保护自己,但也就是这些因素坚定了我自己创业的决心。

  现在看来,一个人成功的太早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当时的我频繁出入五星级饭店,飞机坐在头等舱,总感觉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短短5年我在琼瑶公司一手创办了经纪部门,但是我高估了自己,对什么是真正的成功,理解的并不深刻。  

老板该做的事

  我在2001年的七月创办了现在的星之国际。我第二个月就打平了,第三个月开始盈利,香港的创业板甚至找我谈过,希望我可以在香港上市,因为这确实是了不起的业绩。

  我比较过,如果带几个助理单独作这一行,赚的钱一定可以比现在多,但是那样的企业不会有持续性的发展。做经纪公司,资讯平台很重要,几十个员工和我一个人做,得到的资源是不同,而公司的形态可以积累累更多的能量和资源来合作。“跑单帮”的经纪人,最后发展的路往往是越来越窄的。我和我同期的经纪人,甚至比我早的都不知道在哪里,但我还活着。

  当我作为一个领导者时, 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诚信。员工为企业卖命,我们要对得起他们,要充分信任员工。我开始领悟到,做经纪公司要真正去带人。因为我每天只有24小时,我不能让所有的人都执行我想好的东西,让他们打杂。我决定训练执行经纪人。这样的管理是我在琼瑶公司从未经历过的。因为当时我的助理都是帮助我做订机票等琐碎的事情。一家可以长久持续的企业,必须要传承,我要经营的企业不能成为个人英雄式的公司。

  但是, 当我训练执行经纪人的时候,同样要面对人性的威胁。我告诉他们如何去跑组、怎么见人、签单、如何包装艺人,但你不知道你训练的经纪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她感觉自己成熟了,会不会跑出来而甩开公司?

  这方面我也是摔过跟头的。在台湾就有人贪污了公司的钱。我刚到北京的时候,也面对了这样的考验,我带的一位执行经纪人,当着我的面说,一定会帮我做好,又跑到艺人那里说,还要在公司里做吗?企业又不投资你,我帮你做。她甚至拿了公司的章,私自去签合同。

  所以这个行业最难的是面对人性中的恶,因为这一切都和利益相关。这不是管理制度能解决的问题。这时候要考验老板的心态,我一直向她们灌输一个观念,“这个行业并不是单打独斗就可以做好的,因为一个人的精力有限,我们要集中团队在一起,在这个平台上利用更多的资源。”好在,现在我的经纪人到了一定阶段后反而会冷静的评估自己了。

  我们会设立奖金激励的办法, 做的好经纪人,公司可以给干股的方式,鼓励他和我们一起创业,同时给他足够的人脉资源和平台。与其在外面单打独斗,不如跟我们做,又可以得到实际和稳定的报酬。选择个人公司还是有前途的公司?他们自己就懂得选择了。管理经纪人是一门艺术,对他们的管理不能太死板,要充分给他们空间。我自己是从经纪人做起的,我了解他们想要什么,就尽量去给予和满足。所以我对他们比较放任,工作时间等形式上的东西我可以随便,但是我要看的是结果,因为艺人也要看结果。

  和其他的经纪公司不同,我很少去找在有经验的经纪人。我公司的人都是我训练出来的。我的合伙人希望公司可以快速成长,找到一些“熟人”,但只有自己培养的人才更容易和你的心连在一起,我训练了5位执行经纪人,也许有一个人不够好,但至少有4个是一心一意跟着我的。他们是一张白纸,向我来学习,我要让大家感觉跟着我做事是有希望的。这样企业的风险就会小很多。  

【吴翊凤管理答卷】


  如何看待个人勤奋与商业成功之间的关系?


  我自己曾经困惑,为什么在年轻的时候可以顺风顺水做得很出色,现在稍显艰难?一位了解我的朋友告诉我,那时候的我太单纯,完全因为喜欢这份事业,无欲无求,得到的就会多。而做了公司,担心的东西也会多,有压力、渴望成功,目的性会变强,既然有目的,对方为什么要给你?所以单纯的工作和有野心的创业对我来说是两个不同的状态,虽然我都很努力但结果不同。所以我现在学会了珍惜,珍惜我企业的员工、珍惜艺人和公司。

  你在刚创业的时候曾经面临过一次灭顶之灾,你认为女性领导者是否更容易跨越困难吗?

  我母亲的企业面临债务危机,直接影响到我的声誉和企业的资金链。那次对我的打击非常大。当媒体铺天盖地的袭来对我的问责的时候,没有人可以帮助你,当时身边的很多人都离开了我,我的自信心瞬间消失了。虽然身体和心理都超过了我的负荷,但是我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能倒下,这和个人的承受力相关,未必和性别相关,好在我很坚韧。

  男性管理的企业和女性管理的企业的差别是什么?

  我很羡慕男人经营企业,在疏通关系上面也许他们更方便,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女人的柔软对公司管理也非常有帮助。做企业一个差错也许就是致命的,虽然我们的决断力不一定很快,但这正意味着风险也会小很多,企业发展会更平稳。

  如何看待管理中的人性善与恶?

  我的个性是有缺陷的,比较容易相信别人,我希望在这方面自己可以更理性。如果自己够强大,员工、艺人都不会轻举妄动,否则,内心的毒蛇就会跑出来。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lanwei87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